Chapter108 太任性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今天一天都在外面跑,晚上更是没网了,所以提前发,仍然还有9000字,我也佩服自己的刻苦了,哈哈!

  ------题外话------

  “约你过圣诞。”电话那边,是夏晚低沉得有些压抑的声音……

  “我马上就好。”慕稀摇了摇手中的电话,匆匆接起了电话,却在听到电话那边的声音后,脸色微一变,下意识的看了顾止安一眼,转身往窗边走去,边声问道:“什么事?”

  “好,我知道了,这段时间我不会很忙,我尽量过来陪你。”顾止安微微笑了笑,示意她继续工作,不用专门陪自己。

  “过完年就好了,这阵子是最忙的。”慕稀话间,电话又已经响了无数次,她拿着电话,看着顾止安只是无奈的笑着。

  “今天的工作安排好了,而且我希望——我们相处的时间能更多些。”顾止安沉眸看着她。

  “当然不是,不想耽误你工作麻。”慕稀微微笑了笑。

  “你似乎希望我不去?”顾止安的眸光微微沉了沉。

  “是走店呢,你没有办法用电脑工作的。”慕稀看着他声道。

  “我陪你。”顾止安耸了耸肩,无所谓的道。

  “rr,今天晚上我要走店,可能是一通宵。”慕稀低头掠发,抱歉的道。

  顾止安看着她笑笑道:“我们好久没见面了,我想应该陪你一起过节。”

  “你今天不忙吗?”慕稀微微犹豫了一下,仍是将手放进了他的大手里,借着他的手劲,从样衣堆里走了出来。

  “把手给我。”顾止安微微笑了笑,将大手伸到了她的面前。

  “不好意思,实在是太忙了。”慕稀放下电话,伸手将落在额前的碎发掠到耳后,有些困难的从衣样衣堆里走出来。

  一直等了十五分钟,她总算是看到他。

  顾止安过来的时候,慕稀正在一堆衣服里打着电话,整个人都快被样衣给淹没了。

  ……

  “,我看过出库单后就过来。”

  “好,通知她们查货,我担心销售部会降低重复货品数。”

  “席怜,今天晚上下店的设计师都到位了吗?”

  “每店8款新品、相邻之间的店铺,货品只能有0%不重复的部分,?”

  *

  但是对于这段婚姻,顾止安还是非常的努力,在平安夜这天,愣是将手上的工作全部压了下来,准备提前下班去慕稀的办公室。

  至于慕稀,在与顾止安拿证后的生活,与之前也并没有太大的改变,每天还是一样的一个人上班下班、走店出差;顾止安因为忙地华安的项目跟进、还有行业年会的事情,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和她见面。偶尔抽空接送她上下班,两个人的时间又无法契合,几次之后他便放弃了。

  至于原本对明厉成的愤怒、对慕稀的心疼,也渐渐淡了去。

  所以这段时间慕允便将全副的精力放在了营运稳定和业务扩张上面,后面又去了一次监狱看慕青,告诉他公司的危机暂时解除了,他的钱暂时也不用上了。

  时间转眼到了12月底,离新年只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了,慕氏有了‘京都’银行的那笔贷款,年底资金最困难的时候总算是熬过去了。而顾止安的10亿周转资金的协议也已签了下来,只等着手续完备后,便可放款。

  第三节:约你过圣诞

  这样的男人,原本也不是自己要得起的,早些放手、早些走出来,才是正确的选择。

  “也不怪她那样一个有风度的女人,也在你面前失了分寸。”喻敏暗自低语,伸手合上了门,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打开邮箱开始给同事发邮件——越是如此,她越是平静,对他曾经的暗恋和好感,也越能放下。

  这样的他,于女人来,当真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呵,不知道亚安银行是个香饽饽、还是夏晚自己是个香饽饽。”喻敏无奈的笑笑,在走出夏晚的办公室后,回头帮他关门的时候,目光忍不住从还未合上的门缝往里看去——他虽见憔悴,却比平时冷硬的模样多了分让人心疼的脆弱。

  这个温茹安,不知道是因为项目的企图、还是对夏晚本身有好感呢?那么一个淡然温润的女人,今天的表现却有种女人的世俗感。

  “哦。”喻敏点了点头,在夏晚自己按住针孔后,她便离开了他的办公室——她知道自己试探性的问话,又让他不高兴了。

  “你的话越来越多了。”夏晚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淡淡道:“年底跟进一下即时支付上线的事情,还有网银平台联网的进度。”

  “行长,你刚才……”喻敏重新进来的时候,药水已经滴得差不多了,她伸手关了滴液开关后,熟练的将针拔下,然后用手按在夏晚的手背上,看着他道:“今天幸亏温医生来得巧呢。”

  *

  “谢谢。”喻敏点了点头,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便将温茹安送了出去。

  温茹安从喻敏手里接过资料后,从容的放进公包里,然后抬头看了看快要输完的药水,对喻敏道:“拔针很简单,用手按着针头处的棉球,将针头拔出来后,立即按住即可。”

  “恩。”夏晚点了点头,不再话。

  喻敏用余光轻瞥了一下温茹安——她仍是温温润润的笑着,看着夏晚道:“资料我会交给总部项目组做深层次需求分析,有结果了我给你电话。”

  “直接给温姐,然后帮我送她出去。”夏晚从件里抬起头,看着喻敏交待道——只是,前面一句话倒也正常,后面一句话却有些逐客的味道。

  “行长。”喻敏交资料递给夏晚。

  直到喻敏重新拿着资料走进来,温茹安才从件上收回手重新坐好。

  温茹安估摸着他的速度帮他翻动着件,诺大的办公室里,一时间便只剩下纸张翻动的声音,还有两人清浅的呼吸声,外人看来,倒也显得默契温暖。

  “。”夏晚点了点头,低下头去继续看方案。

  “当然,但我们总部的方案能力与谈判能力,我还是信得过的。”温茹安微微笑着道。

  “这套方案我先看一下,一会儿喻助理会把我们的需求分析报告交给你,你再分析一下。”夏晚点了点头,看着她道:“我们行采购任何的品,都会有三家以上的同资质供应商进行竞标选择,所以你要有心理准备,若中国分行决定做这个项目,也会有个竞标的过程。”

  温茹安见他一只手不甚方便,便早手帮他压住翻开的页面,语调淡然而轻缓的道:“这是我们总部做的方案。毕竟我只是个咨询医师,帮企业做方案并非我专长。”

  “你的建议是与一样,评估岗位心理压力值,再根据心理压力值,设定不同的辅导周期,也就是,从个体和团体的心理辅导开始介入?”夏晚翻开件,边看边问道。

  温茹安着,从刚才放在沙发上的公包里拿出一份件递给夏晚,话的声音仍如往常般的温温润润、淡然优雅。

  “亚安总部的我有过了解,是一个非常完善而庞大的系统,但这在中国并不适合——并不是中国的员工不需要、也不是亚安中国分行没有这个实力,而是从员工接受心理与企业的可操作性上分析,我们建议逐步推进,让员工熟悉心里援助系统,并习惯用这个系统去解决自己的问题,然后再找到一个适当的时间进行深化。”

  “我确实是因为这件事过来的,但看见你这样,也确实……”在喻敏出去后,温茹安抬起头看着夏晚,眸光微微流转,话只了一半便打住,略作停顿后,又低下头用胶带将药棉绑在第一个针眼处,细细的缠好后,起身走到他办公桌前的椅子上优雅的坐了下来。

  *

  “好的。”喻敏将夏晚的话快速记下后,起身抱了医药箱,转身往外走去。

  “安排一下年底政府各部门的打点、还有行业年会的事,你也给黎副市长一个正员的回复。还有……”夏晚转头看了温茹安一眼,想了想对喻敏道:“上次不是做了一个员工心理健康的问卷的调查?你把调查结果拿过来我看看,还有总部(心理援助)系统运行情况,也拿一份最近的分析报告过来。”

  “行长,没别的事我先出去了。”喻敏也看了一眼温茹安后,对夏晚道。

  夏晚微微笑了笑后,将话筒递给了喻敏,然后转头看向一直用药棉帮他探拭针口的温茹安,眸色不禁微微暗沉。

  “那就好。”

  “我还坐在办公室给你打电话,明没有大问题。”

  “恩,你身体还好吧?走的时候觉得你不太对劲呢?”

  “好,你安排吧,具体细节我也还要再想想。”

  “肯定得在竞标之后了,如果中标,总部会邮寄公章与合同章过来办理合约手续;我只有趁这个时候去注册分公司,否则我拿不到公章。”

  “谢谢。”夏晚点了点头,伸手接过喻敏手中的电话继续道:“另外,你安排一下在离国最近的中国城市,以‘华安’的名义注册一个分公司,能赶在投标以前注册成功是最好;如果实在赶不上,那我们就走一步看一步。”

  “旁边都淤了,会有点儿疼。”温茹安边调整着针头,边声道。

  “另外……嘶……”夏晚抬头看了温茹安一眼,她已经换好针头,拨开了他压在针口的手,将针重新扎了进去。

  “好。”

  “具体我以后再跟你解释,你先按我的,充分利用投资华安的动用,增加竞标的优势。”

  “做后期?”

  “做后期。”

  “夏行长,你那个顾止安知不知道国选标的内幕?以他的能力我想应该是知道的,所以我还真想不通,他为什么还要投资华安。”

  “没有太多,也就是还有;微弱的优势也是优势。而且,不是已经注资华安总部了吗?你在企业介绍里加上的合作介绍,以增加‘华安’的国际感,让国官员对华安的实力更加放心——跨国公司,总有些噱头可做的。”

  “我给总部和喻助理的标书,数据都做过调整。但原本利润空间就有限,所以调整幅度不大;若对方公司拿到我们的数据,再从利润上做一些让步,基本上我们就没有太多优势了。”

  “怎么?”

  “没有,我没有把握。”

  “郑工,我是夏晚。标书送过去了吗?”

  “哦,好。”喻敏也有些奇怪,这个温润如玉的温医生,今天为何如此的失态;只是她也同样担心夏晚的身体,也知道工作不处理完,他便不可能放安心治病,当下便拿起电话给郑迅拨了过去,在电话接通后,便走到他身边,将听筒贴近他的耳朵。

  “喻敏,给郑工打电话。”夏晚微微皱了皱眉头,脸上已有些不耐。

  “刚发烧就去医院,最多三针;现在呢,这是第七针了吧?我看七针打下去都不一定能完全恢复!”温茹安见他憔悴的样子,心里不由得隐隐心疼,原本压抑着的感情、控制着的节奏,一下子全乱了。

  “二十天?”喻敏不禁一声惊呼。

  “工作再忙,身体也还是最重要的,没有身体你拿什么工作?”温茹安看着他不禁有些发恼:“我看你病历上的记录,从发烧到现在都快二十天了,你怎么能对自己的身体这么大意!”

  “谢谢。”夏晚向温茹安微微晗首,淡淡道。

  “哦,好。”欣儿忙转身往外跑去。

  “有备用的针头。”喻敏知道她的意思,忙转头对站在门口的欣儿道:“欣儿,去我桌上将医药箱拿过来。”

  “我来吧。”温茹安从喻敏手里接过针头,看着她问道:“有医用酒精吗?”

  “温医生会打针吗?”喻敏朝着夏晚呶了呶嘴,一脸的无可奈何。

  “夏晚,上次和你的……哎,这是怎么啦?”欣儿的话音刚落,温茹安已经站在了门口,看见他旁边挂着的输液瓶、再转眼看喻敏手上捏着的针头,忙一路跑了过去:“针脱了吗?”

  “行长、喻助理,温医生来找。”秘书欣儿推开门,看见两人的模样不由得愣了愣。

  “行长……”喻敏紧皱着眉头,一脸不认同的看着夏晚。

  “哎呀,你……”喻敏不禁一阵手忙脚乱,伸手捏住了针头,看着直往外冒的药水,忙将调节器关掉。

  “给郑迅打个电话,打通后将电话交给我。”夏晚倒是一脸的沉静,伸手将那半截针头给扯了出来,然后拿了旁边盒子里的棉球将针孔按住。

  “行长!”喻敏忙站起来,伸手就按住了他的手,只是看着半脱的针头、冒血的针孔,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目的不是项目……”夏晚抬眼看向她,只觉得有个答案几乎是呼之欲出,半晌后,沉凝的眸子不由得一定,忘了自己还在输液,伸手就去拿桌上的电话,结果扯得针头半脱落,手背上的针眼一下子涌出一股鲜血。

  “或者,他的目的原本就不是国的项目,而是华安?”喻敏抬头看了一眼夏晚的输液瓶、又看了一眼蹙眉思索的他,心下不由得有些烦燥起来。

  “你别看着我,我也想不出来。”夏晚耸了耸肩,伸手将输液的速度调快了些,看着手中喻敏打出来的标书,唯一能动的右手轻轻敲打着桌面,努力的在脑袋里整理着整个事情的脉络——包括他刚才所的:顾止安希望在这个项目里得到的好处、或者目的。

  “对他个人有什么好处?”喻敏微微皱了皱眉头,看着夏晚道:“完成上头的投资指标?从项目利润里拿到分成?”

  “他只是一个投资人,而不是企业家,他要这个地位和风头干什么?”夏晚轻瞥了她一眼,淡淡道:“分析一个人的行为动机,不是看这件事对整体有什么好处、而是要看这件事对他个人有什么好处。”

  “呃……”喻敏不禁被他这句干脆的回答噎得不出话来,半晌之后,才重新找回自己的思路:“慕氏的案子让他挤掉了亚安,便在市稳了下来;输掉太古转做豆蔻是不得已而为之;现在再借华安,建立在市的行业地位。他同在可是风头大盛,连本市的新年行业盛会都由他们来主导,不定他就是冲着这个来的?你觉得呢?”

  “不知道。”夏晚干脆的答道。

  “而且,的资金对国的民建项目起不到任何作用,也扯不到华安的后腿,可他仍然做这样的投资决定,你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是啊,来也奇怪。如果用这个方案,顾止安肯定能帮助合作公司中标,可为什么他还要将资金投入华安呢?”喻敏点了点头,看着夏晚一脸疑惑的道:

  “有优势也没用,顾止安会把华安所有的资料都一份给合作公司,那边只会做得比华安更有优势。”夏晚微皱着眉头,对于这个问题,一时间似是没有化解的方案。

  “看过了,目前报的是两套方案,一套华安独立申报,优势放在价格上;一套是与国内建筑公司合资申报,优势放在技术上;从竞标书的制作来看,还是有相当的竞争力的。”喻敏担心的看了他一眼,暗自叹了口气。

  “华安的竟标书看过了?”夏晚边接过喻敏递过来的件,边问道。

  “行长,你可多少年没病过了呀?”喻敏看着他面容苍白、唇色干枯的样子,只觉得隐隐的心疼。

  夏晚在医院打了两天针后,便没有继续在家里养病,而是将药水带到了公司,请了社区医生帮他去公司输液。

  三天后。

  *

  慕稀脱了外衣站在窗前,看着楼下已经发动的车子,嘴角轻扯起一丝勉强的笑意。

  可她必须放下,她和顾止安结婚了、他身边也有温茹安照顾——可以放下了。

  确实放心不下,认识他到现在,他从来没病过。

  *

  “谢谢你。”慕稀点了点头,在顾止安的目光中,慢慢关上了门。

  “我理解,你不用和我解释。”顾止安微笑了笑,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柔声道:“早些休息,其实有温姐在旁边照顾就可以了。”

  “顾止安……”

  “好,你早些休息,想出去的时候打我电话,这个天气不适合开车。”顾止安点了点头,也不介意慕稀连门都没让他进。

  “不用了,我也不是医生,去看也没用。”慕稀摇了摇头,转身推开门,进去之后回头看着顾止安:“天气不好,你回去的时候开车心。”

  “要不要去医院看看?”看着慕稀失神的样子,顾止安体贴的问道。

  *

  “谢谢,这人的脾气……唉……”温茹安略显尴尬的欠了欠身体,快步走上去扶住了夏晚。

  “温姐,麻烦你送我一下。”夏晚没等顾止安把话完,便径自转身往电梯间走去。

  “夏……”

  “不用了,谢谢。”一直沉默的夏晚这才开口了一句话,只是仍努力的站直了,没有让顾止安扶他。

  “我看他病得不轻,温姐一个人可能搞不定,慕稀,和我一起送一下。”顾止安看了慕稀一眼,走到夏晚身边扶住了他。

  “那……快些去医院吧。”慕稀看了顾止安一眼,轻声道。

  “谁知道呢,我今天送病历过来,进去看着他就是这样——家里连门也没锁、出差的行李箱也就那么放在客厅里、整个人看起来糟糕透了。也不知道病了几天了。”温茹安紧皱着眉头,一脸担心的道。

  “他送我回来。”慕稀淡淡解释道,看着脸色苍白得过份的夏晚,慕稀声问道:“他怎么啦?”

  “你们?”温茹安有些诧异的看着他们——虽慕稀了他们在交往,但以顾止安的冷淡理性的性子,发展应该不会这么快吧:更何况,夏晚就住在隔壁?

  正开门的慕稀,看见温茹安扶着夏晚一起从房间走出来,脸色不由得猛然一变。而站在她身边的顾止安,却仍是风轻云淡的打着招呼——似乎看见他们两个并不意外、似乎看见慕稀变了脸色也不介意。

  “温姐?”

  “温医生?”

  *

  在温茹安给他送病历过来的时候,看见他脸色苍白的程度,不禁吓了一跳,用力的摇醒他、催着他穿了外衣后,便拖着他去医院。

  只是昏昏沉沉中,他似乎有些不知道日子了。

  夏晚在家里躺了两天,每天听着对面慕稀家的门,有规律的开关着,便也知道她什么时候出门、什么时候回家。

  *

  所以当市里通知各金融机构,今年年底的行业年会,公司为主要承办单位时,业内除了议论了两句:亚安的夏晚风头不在的话题的,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华安在建筑界的地位,相当于慕氏在服装介的地位,所以两家公司的官方新闻发布以后,在市的行业地位就此奠定、顾止安在投资领域的声望也越发的高涨了起来。

  随后便匆匆赶去了华安公司,将与华安的投资合同正式签了下来,并通过两家公司的官方平台、市财经媒体,做了正式发布。

  在慕稀与夏晚谈崩的时候,顾止安去了市政府,在与黎副市长聊了聊投资华安对市经济推动的好处后,随口提了提‘京都’银行新上任的明行长、然后又顺便提了下行业年会的话题。

  第二节:温茹安的进退之间

  ……

  你你会哭不是因为在乎

  记得你叫我忘了吧

  记得你叫我忘了吧

  你妆都花了要我怎么记得

  别融化了眼泪

  让我把记忆结成冰

  再给我两分钟

  爱是不是不开口才珍贵

  如果再重来会不会稍嫌狼狈

  冰刀画的圈圈起了谁改变

  朦胧的时间我们溜了多远

  望着你慢慢忘记你

  冰上的芭蕾脑海中还在旋转

  放映了三年我票都还留着

  我们的开始是很长的电影

  *

  慕稀看着大们被重重的关上、听着他的脚步声渐渐消失,紧闭的双唇只是一片倔强……

  “夏晚,你明知道,我怎么可能用惩罚自己以让爱我的人痛——你又不爱我!”

  “在你的心里,我自然是比不上她的。只是,你又何苦出来让我难堪。”

  看着他沉重的步子、一步一步的走向门外、一步一步的走出她的生命,慕稀在不觉间已是泪流满面……

  夏晚轻轻闭了闭眼睛,让发晕的头慢慢缓释下来,手指在她的脸上摩挲许久,凑唇在她的脸上轻吻了一下后,便松开了抚在她脸上的手,转身往外走去——虚浮的脚步,不知道是因为大病未痊愈、还是因为心里的难过失望……

  “既然这样,那就这样吧。希望,我们都不会自己的选择而后悔;我失去你是我的活该;还是希望你的选择是正确的。”

  “慕稀,我为自己的后知后觉而感到悔;我为自已又一次失去爱情而感到痛;但是对你,我更多的是失望。”夏晚伸出大手,将她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流下的眼泪轻轻的抹去,拇指在她柔润的脸上轻轻揉抚着:

  “可是你不是,你以为你很坚强、你以为你很聪明、你以为你懂得趋利避害。其实你只是个被家人宠坏的大姐、你不过是被那次的事故磨去了所有的自信;所以你任性、所以你不再懂得争取和坚持!你只会赌气,用自己的不幸去惩罚爱你的人。”

  “慕稀,我曾经放手让安言嫁给慕城,因为我知道她爱他,她嫁给他很幸福,所以我选择放手、选择祝福。”夏晚的语气一片萧瑟,还带着浓浓的失望:

  “慕稀,你真的让我很失望。”夏晚看着她冷冷的道:“我没想到,你会为了十亿而卖掉自己的婚姻。”

  “夏晚,你看,顾止安是我最好的选择。”到这里,慕稀闭上眼睛轻轻的笑了,笑容里有着连她自己也不懂的快意。

  “他只比我大三岁,年龄刚好合适;他与慕氏合作,他答应我会给慕氏十亿的现金支持公司运转;他工作忙碌,不需要我故作温柔状去讨好他;他不爱我,我可以偶尔的、偷偷的想想你,而不会感到愧疚。”

  “夏晚,我不是冲动之下的决定——我是认真的。”慕稀的情绪慢慢平静下来,看着他轻声道:“夏晚,没有爱情之后,对于婚姻我选择现实。于现实来,顾止安所有的条件,都满足我对结婚对像的要求——”

  慕稀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深深吸了口气后,看着他一字一句的道:“夏晚,我结婚也不是开玩笑。我和顾止安结婚,不是为了和你赌气。我是真的想结婚了、而且想找一个我不爱他、他也不爱我的人结婚,这样我不会因为心里放着你而对他感到愧疚;这样我不会因为爱而不得而觉得委屈。”

  “慕稀,我没有和你开玩笑!”夏晚看着她定定的道。

  “你凭什么不行!你是我的谁?你有什么权利管我的事情!”慕稀伸手一把将夏晚的手掌用力的打下,看着他恼怒的道。

  “跟我去找顾止安,把婚离了。”夏晚将手伸到她的面前:“我们的事情慢慢谈,但和他结婚就是不行。”

  “反正在你眼里,我从来都没有脑子。”慕稀看着他赌气着道。

  “慕稀,你2岁了,不是孩子了,你做事不用脑子的?结婚能随便抓着一个人就算数?”夏晚大声吼着她。

  “反正我不会嫁给你,至于嫁给谁,你管不着!”慕稀用力的甩开他的手,恼声道。

  “跟我走。”夏晚用力扯过她的手腕,大步往外走去,边走边道:“就算你不肯嫁给我,也不能嫁给他。”

  “夏晚,你太高估你自己了。”慕稀不禁扬起了下巴,冷然道:“我想结婚了,而他又是个不错的对像,就是这样。”

  “因为对我太失望?找他做代替品?”夏晚沉声低吼着。

  “是。”慕稀沉眸点头。

  夏晚上前一步,双手用力的握着她的肩膀,声音嘶哑的道:“你的是真的?”

  “我我已经结婚了,我今天和顾止安拿了结婚证。”慕稀重重的咬着下唇,一字一句的道。

  “你再一遍!”夏晚霍的一下站起来。

  慕稀看着他危险一片的眼睛,下意识的往沙发里面缩了缩,却仍是沉静的道:“我已经结婚了。”

  “为什么是今天?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夏晚从来不是感性的人,在慕稀一大段似诉又怨的话里,他轻易的就抓住了关键词——其实他自己不知道,这样的理性,却让慕稀爱他的心,一冷再冷;让慕稀心里偶尔起的希望一次一次的熄灭。

  “夏晚,在今天以前,或许我还会期待你对我的感情会有变化,即便我知道你所谓的爱只不过是怜悯、不忍、是对安言的一点点移情,我仍然会开心不已。”慕稀沉沉的吐了口气,看着他一字一句的道:“可是现在,我不想听你任何的话——爱或不爱都已经不重要,你若怜我,我们以后还是朋友;你若厌我,我们……老死不相往来。”

  “你完了?”夏晚沉眸看着她。

  慕稀大声吼过之后,看着一脸沉默的夏晚,不禁又用力的闭了闭眼睛,努力的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半晌之后,才又平静的对他道:“不好意思,是我有些失控了。”

  “夏晚,你不爱我,我从来没有怪过你。甚至我感谢你的真诚、感谢你不爱还要迁就我的脾气,可你不要太过份——夏晚,就算我爱惨了你,我也不会一直停在原地等你!”

  “我没过等你回来给你答案,我的答案在离开的时候已经给了。你若真的有心,为什么不肯当时去机场找我?”夏晚的怒气,让一直压抑的慕稀也大声喊了出来:“夏晚,你只不过是不习惯,一个无论你如何对待她都依然爱着的女人,突然间走就走而已。”

  “我也过,沙漠这七天我们之间一定会有些改变,五年时间都这么过来了,你为什么不肯再多等我一个月?”夏晚怒声吼道:“我带病从国飞到美国,再从美国飞回国;急着处理完所有的事情赶回来,你就给我这样的答案?”

  “我过,谢谢你陪我走过沙漠的七天。这七天,是我对过去感情的告别仪式——自那以后,我和你不会再有任何的交集,包括工作上。”慕稀的双手紧紧的拽着沙发,眸光却由慌张变得沉然——既然已经与顾止安拿了证,她就不能再放纵自已。

  “什么意思?”夏晚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眸色里的怒气与冷意,让慕稀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

  “我……”慕稀敛下眸子,沉默半晌后抬头看向夏晚,沉静而冷然的道:“从今天开始,我的事情,不要你管。”

  “吧,昨天是怎么回事。”夏晚沉眸看着她,不容置疑的问道。

  慕稀沉沉的吐了口气,走过去坐在夏晚的面前——两人这样面对面的坐着,脸色都不太好看,看起来颇有些对恃的味道。

  第一节:你真的太任性网址:.html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08 太任性》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