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10 今晚就住这里吧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与温茹安倾谈

  “温茹安,我是夏晚。”

  “慕稀在*月*日,有没有找过你?”

  “没有?后续的治疗情况怎么样?”

  “好,我现在去你的工作室。”

  夏晚挂了电话,打转方向盘往市中心方向开去。

  *

  “你好。”夏晚刚下电梯,便看见温茹安正送一个客人出来。

  温茹安朝着他微微点了点头,微笑着对客人说道:“记得按我们约定的周期过来,时间再晚都没有关系,我会在办公室等你。”

  “谢谢温医生。”大男孩看起来有些腼腆,特别是在看到夏晚后,头耷拉得更低了。在与温茹安说完话后,转头面对电梯,眼睛直直的盯着电梯,似乎一秒钟都不愿意在这里多呆。

  直到电梯门打开,他低着头快步踏进电梯,匆匆的说了句:“温医生再见。”便按下开关将门关上,将才踏出一只脚的温茹安给关在了外面。

  “这么晚还有病人?”夏晚淡淡问道。

  “恩,是自闭症,不习惯白天出门。”温茹安皱了皱眉头,收回迈出去的脚步,抬头看了一眼夏晚,想了想说道:“今天晚上人特别多,我担心他出去会害怕。”

  “没有家人陪着来吗?”夏晚轻挑了下眉梢,顺便问道——实际上,对于陌生人的事情,他还真是不太放在心上,也没那个热心肠。

  “姐姐,等我一下,我打个电话。”温茹安边说着,边拿了电话拨了出去:“你好,凌凌已经下去了,接到他了吗?”

  “好的,那那我就放心了。今天外面人多,你也可以让他适应适应,一会儿开车的时候可以慢点儿。”

  “恩,不要强迫,以他感觉舒服为主。”

  “好,我还有客人,就不和你多说了,记得下周再带他过来。”

  温茹安挂了电话后,才算是吁了一口气,抬头看着夏晚一脸无奈的说道:“这孩子特别单纯,但就是自闭这一点,很让人担心。”

  “看起来也有十七八了,你比他大不了多少吧。”夏晚微微笑了笑,从她口听听以‘这孩子’三个字,只觉得有些不适。

  “这个……”温茹安转眸看向夏晚,不由得笑了:“做惯了姐姐的角色,看谁都象小孩子,小稀也一样。”

  “你刚才问我的那个时间,并不是我与她约定的治疗时间,是有什么事情发生吗?”温茹安推开办公室的门,没有带夏晚去办公室,而是直接带他去了平时给慕稀治疗用的治疗室:,边走边说道:“小稀现在是每周来一次,节奏上我们保持得比较好;效果上,比我预期的略略有些偏差。”

  推开治疗室的门,温茹安将夏晚带到沙发边坐了下来,自己则去取了慕稀的治疗档案后,才重新过来在夏晚的身边坐下。

  “所谓的偏差是指?”夏晚看着她问道。

  “没有我预想的效果好。”温茹安翻开记录,快速的扫描了两眼后,便又合上,抬头看着夏晚,似是边回忆边说道:“第一次我们做了浅层次催眠式的回忆,进度差不多到她发布会结束,她回家、给她大哥打电话。这一步很平稳。”

  “原计划第二次我会往前推进一些,我的理想进度是她推开门,看到里面的一切。但实际上她反而退步了,连给慕城讲电话的内容都没办法顺利的回忆完。”温茹安的看着夏晚认真的说道:“所以这几次,我们都在推门之前打转,进入不了更深层次的画面。她的情绪非常抵触,所以最后一次只做了一半,我就放弃了。”

  “你没问她为什么?”夏晚的脸色一片沉暗。

  “她回避。”温茹安轻轻摇了摇头,若有所思的说道:“但是这并不重要,因为无论发生什么事,于她来说都重不过心里的这个坎儿,虽然会影响治疗进程,但最终不会影响治疗结果。所以我们的治疗重心仍然在本质事件上,其它的忽略。否则永远无法进行到更深层次的治疗。”

  “恩,这方面你是专家,自然是听你的。”夏晚点了点头。

  “小稀的事情你也不用太过担心,既然走到了现在这一步,我总有办法让她完全恢复,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而已。”温茹安沉眸看着他有些疲惫的脸,心里不禁漫上一层淡淡的心疼,只是表面依然将自己的感情控制得及好,看着他开玩笑似的说道:“你和小稀一起五年,再多等两年也不会介意吧。”

  “……恩,当然。”夏晚微微沉默,便点头轻应,淡淡说道:“其实治不好也没什么关系。”

  听了夏晚的话,温茹安脸上的笑容不由得微微僵了僵,半晌才回过神来,看着他勉强笑笑说道:“做为男友,你这样的想法自然是好的。但真是为她好的话,你这话千万别对她说,她原本也有放弃的打算,你再一支持,再治疗起来就更加困难了。”

  “我能理解你们的感情,但爱情的经营和维护是多方面的,你们现在无法进展的一方面,说实话,我处理过的婚姻家庭关系案例告诉我——非常重要。”温茹安看着他,神情不由得有些落寞,只是做为慕稀的治疗者,有些话却又不得不说。

  “恩,谢谢,有需要我配合的地方,你可以知会我。”夏晚轻瞥了她一眼,只觉和她聊这个话题有些尴尬,却也感谢她的坦诚与坚持。

  “当然,一切以小稀恢复的需要为主。你也算半个家人了,自然是要配合的。”温茹安笑了笑,起身将慕稀的卷宗放回到文件柜,然后对夏晚说道:“今天是平安夜,没有约会吗?”

  “越是年节,她越忙。”夏晚抬腕看了看时间,便站了起来,看着温茹安问道:“我送你回家?”

  “啊哈,我现在不回家,麻烦夏大行长送我到一个有东西吃的地方吧?今天外卖的都不送餐,我是连晚餐都没吃呢。”温茹安笑容满面的看着夏晚,脸上的笑容坦然而真诚。

  “好啊。”夏晚点了点头,做了个请的手势后,便与温茹安并肩一起往外走去。

  *

  平安夜的街道,到处都是圣诞老人、圣诞树、愿望球,还有商家的霓虹灯,也比平时亮了一倍不止。

  “我平时不太爱过节日,相反有些怕过节,感觉所有人都很热闹、都很快乐,只有自己最孤单。”坐在副驾驶的温茹安,将脸贴在车窗玻璃上,看着窗外的热闹突然小声说道——那样的轻声低语,似是害怕惊扰了别人的快乐、又似是害怕让身边的人看出自己脆弱的秘密。

  夏晚的视线从她的头顶扫过,心里不由得微微一动——这样的感觉,他一个人在国外的时候常有,于是他常常在最热闹的日子,一个人去酒吧喝酒,喝得足够多了,再一个人回家,一个人洗澡、一个人好好的睡上一觉醒来后,一个人的生活还是不得不继续。

  夏晚没有说话,伸手打开了车载音乐,希望有音乐的陪伴,让两个都孤单的人能感觉到一些节日的热闹。

  *

  想看你笑

  想和你闹

  想拥你入我怀抱

  上一秒红着脸在争吵

  下一秒转身就能和好

  不怕你哭

  不怕你叫

  因为你是我的骄傲

  一双眼睛追着你乱跑

  一颗心早已经准备好

  *

  “没想到你会听这样的歌,很有意思。”温茹安将目光从窗外收了回来,纤长的手指在CD播放器上轻轻的划动,笑笑说道。

  “慕稀放在车上的,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喜欢。”夏晚笑笑,侧头看了她一眼后,淡淡说道:“不习惯的话自己换一张,我这里比较多的是纯音乐。”

  “不用,挺好听的。”温茹安微微笑了笑,心思却微微松动——他若不是太迟钝、便是对慕稀的感情有些视若无睹了,这么明显的表白,希望得到他的呵护,他却说不知道慕稀不知道为什么会喜欢。

  唉,喜欢上这样一个男人,到底是幸运还是灾难?

  温茹安低下头,轻轻把玩着自己的手指,嘴角淡然而温柔的笑意,有着女孩对爱情的憧憬;而眼底复杂的眼神,却泄露了她对这段感情的迟疑——真的决定要爱他吗?是不是趁还没开始的时候努力的收回?是不是趁他还没发现的时候放下?

  “到了,今天这个日子,除了这里,我还想不出其它地方可以不排队吃到东西。”夏晚将车停好,扭头看着温茹安说道。

  在他心里一直专业干练的温医生,现在低头拧手指的样子,像极了一个小女生——简单而柔软。

  又或者这只是他一瞬间的错觉,在她抬头时,她目光里的沉稳、脸上的从容,让她又恢复到干练专业的模样。

  “‘华西’商务会所?听说很难成为他们的会员。”温茹安看着‘华西’的门头说道。

  “我早些年刚回国的时候,托朋友办了一张。”夏晚推开车门下车后,绕身走到副驾驶边,帮温茹安拉开车门:“下车吧,这个时间应该还有吃的。”

  “那就借你的光了。”温茹安微微笑了笑,下车后看着他说道。

  “我正好也没吃晚餐。”夏晚点了点头,与温茹安一起往会所里面走去。

  *

  “夏……行长,四小姐和顾先生刚刚离开。”夏晚进门的时候,商务经理正送在大堂。

  “是吗?明厉成还在?”夏晚的眸光微微闪了闪,沉声问道。

  “还在。”商务经理笑了笑,走到夏晚的身边,凑唇在他的耳边悄声说道:“两个小姑娘在里面闹着,他一时半会儿也走不了。”

  “用他的电话给他夫人打过去,让他夫人来接。这样的日子,他夫人应该还没休息才是。”夏晚轻扯了下嘴角,看着商务经理轻轻的笑了一下——带着些顽皮的邪气,倒让那商务经理看直了眼睛。

  “4楼的小包间还有吧?帮我安排两个人用量的晚餐,我存在这里的酒也拿过去。”夏晚交待完后,与温茹安打了招呼,便一起往电梯间走去。

  “有,您先上去,我这就安排。”商务经理伸手揉了揉眼睛,转身安排了夏晚的晚餐后,便去了明厉成的包间。

  只是他一路想着:这夏行长原来是和四小姐常来的,现在两个人的身边又都换了人;四小姐身边的顾先生来头不小,外貌气质比夏行长也没差;夏行长身边的这位女士麻,长得没有四小姐漂亮,不过看起来却比四小姐要温婉成熟,与夏行长站在一起也是般配的;

  这两个人,这是散了?

  还是从来都没有开始过?

  商务经理耸了耸肩,推开闹成一团的包间后,脸上的表情马上就换马了冷峻而礼貌的模样:“明先生,到我们这里来消费的客人都是在这J市有名声有地位的,我们华西自开业以来,还没发生过服务员被咸猪手揩油的事。”

  *

  后面的事自不用说,酒店对付这种客人,那是一套一套的。用明厉成的手机给他老婆打了电话后,他老婆过来又是买单、又是安抚、又是赔钱,才顺利的将明厉成带走。

  “他老婆没闹?”夏晚有些意外的看着商务经理。

  “没有。”商务经理也一脸的郁闷——大过节的他还在上班,也想看看热闹的,结果没看成。

  “女人有时候真是种不可思议的物种。”夏晚转头看着温茹安。

  “每个人的行为背后,必定有她的原因所在,无论如何表现,其内在逻辑一定是存在的。”温茹安摇了摇头,淡淡说道:“你们之所以不了解,不过是因为不知道她曾经的经历、还有她对这个男人的感情而已。”

  “是吗?”夏晚颇有兴味的看着她。

  “能到这儿来消费的客人,在事业上当是有一定成就的,他们的妻子自然不可能是泼妇之类,女人的自尊与修养,会让她人理智的处理这样的事情。”温茹安微微笑了笑,看着夏晚慢慢说道:“另外一层呢,这个男人的社会地位若有损伤,损失的不仅是男人自己,还有整个家庭、也还有女人自己的脸面,她心里有气,回去关着门撒就好,何必闹得人尽皆知?”

  “有道理。”夏晚点了点头。

  “再说,若这女人对这男人没感情,那就更不用闹了,抓着今天的把柄,在他身上十倍的讨回,可不更有价值?”温茹安笑笑说道。

  “没有感情、便没有要求;没有要求、便能理智对待;能理智对待,便不会让自己受伤;是这个逻辑对吗?”夏晚的手指,轻轻摩挲着酒杯的外壁,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凉意——慕稀,她所谓的公平,可就是这个逻辑?

  慕稀哭着和他说了多次,他都不曾用心去听,只是恼她的突然撤手、恼她的不给机会、恼她的莫明其妙,他从未曾真正的去理解她——理解她爱他的苦、理解她在说公平的时候,也在控诉对他的失望。

  “夏晚?”温茹安见夏晚半天不出声,不禁轻喊了一声。

  “两位慢用,我先出去了。”商务经理看了温茹安一眼,起身离开了包间,出去时,还帮他们将门关好。

  “你有心事?要不我陪你喝一杯?”温茹安沉眸看着夏晚——他变幻的眸色,有种让人心疼的忧郁。

  “不用了,谢谢。”夏晚似乎这才从思绪里回过神来,仰头将杯中的酒一口饮尽后,放下酒杯站了起来:“我喝了酒不能开车,就不送你回家了。”

  “我也吃好了,要不我送你吧。”温茹安缓缓站了起来。

  “不用,我一个人出去走走,你开我的车回去吧,明天帮我把车送到行里。”夏晚将车钥匙放在桌上后,拿了外套转身往外走去。

  温茹安抓起车钥匙跟上一步,却又犹豫着要不要跟着他——是心疼他这般强大的男子也会有这样的落寞无助?还是不忍看他一个人在这样全世界人都在欢呼的日子里独自寂寞?

  慕稀呢?为什么会扔下他而与顾止安在一起?

  慕稀,不是说爱他吗?为什么不陪着他?

  慕稀,多希望你好好爱他、让他快乐、让我死心,让我没有理由、没有机会让自己陷入这样的两难里……

  温茹安沉沉叹了口气,手里握着他的车钥匙,转身拿了自己的外套追了出去——终究,在这样热闹的夜晚,寂寞习惯了的她,不忍看到另一个同她一样寂寞的男人……。

  第二节:四个人相遇

  平安夜这天,深夜12点的时候,才是人们节日热情最高的时候,顾止安一直跟在慕稀的身边,看着她在店里忙进忙出:调货品、整货架、看数据、听顾客的意见……

  那样专注专业又温柔的样子,让他在欣赏之余,心里也多了几许柔情。

  “先生,麻烦你让一下,我看看这套内衣。”一个女孩子拉着男友的手走过来。

  顾止安往旁边让了让,抬头看那女孩看中的内衣,心里不由得微微一动,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正低头和驻店设计师说话的慕稀,又转头看这套内衣,心里不禁开始犹豫。

  “先生想买给女朋友吗?这套今天买很合算。”女孩子将样衣拿在手里,看了一会儿后,抬头看见顾止安也在看,不禁微微笑了笑。

  “谢谢。”顾止安只觉得耳根一阵发热,低低的说了一句后,便转身离开了店铺——在店外找了个人稍少的地方站着等她。

  夏晚在街头漫无目的的转悠之后,无意间便走到了步行街的这家店铺——或许并非无意,往年她平安夜走店的线路,也是这样安排的;陪她走了五年的店,很多事情、很多细节,已经无需大脑的记忆来反映了。

  很多事情,其实是自然而然的发生的——就像爱情,他不知道、没察觉、不承认的爱情,早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悄悄的来了……

  两个男人、隔着一条街、隔着满街的人,一脸沉峻的看着彼此——深遂的眸子里,平静而笃定。

  只是各自平静的原因、各自笃定的事情,有所不同而已。

  而在夏晚的不远处,抱着外套跟着他的温茹安,看着这样的他们,便知道了这三人之间纠葛的关系——慕稀为何为如此,她不得而知。却知道了,夏晚,不再是慕稀唯一、必然的选择。

  原本犹豫着、矛盾着的情绪,却在这个知道里,慢慢变得清晰——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爱情的权利,并不因为她是心理医生,所以她就只能在理智的分析后放弃自己的感情。

  人这一生,爱一个人不容易,既然男未婚、女未嫁,她又为什么不给自己一次争取的机会——哪怕结局并不完美,她也该为自己争取一次。

  “夏晚,你的车是老式自动档,我不会开。”温茹安走上前,将放在手心的车钥匙递到他的面前。

  *

  “不好意思,你是不是觉得特别无聊?”慕稀交待完工作走出店铺,便看见顾止安静静的站在那里——目光,却看着拥挤街道的对面:夏晚僵直的身影、温茹安沉然的面容,就这样直直的闯进她的眼帘。

  “要过去打声招呼吗?”顾止安将目光从夏晚的身上收了回来,低头对慕稀说道。

  “不用了,我还有两个店铺要走。”慕稀抬腕看了看时间后,摇头说道。

  “好,我们继续。”顾止安点了点头,伸手牵住她的手,与她一起转身往街的另一头走去。

  *

  “谢谢,那你自己打车回家吧。”夏晚的目光,一直跟随着那两个人——在攒动的人群中,最易失去目标,而他却一直没有将他们两人看丢。

  “夏晚……”温茹安顺着他的看着人群中渐行渐远的两个人,再回头看他平静的脸、沉静的眸,只觉得一阵心疼。

  “再见。”夏晚收回目光,自她的手心拿过车钥匙随手收进了口袋,然后转过身继续往前走去——没有刻意去跟顾止安与慕稀、也没有留意温茹安是否继续跟着他。

  只是随着人群慢慢往前走动,或者说是被人流推着往前移动,看见街边冒着热气的小吃,他会停下来买一份;遇见街上发传单的促销员,他也会接过来握在手心;

  一个人就这样闲闲的逛着,在这热闹的人群里,似乎他也有了过节的感觉……

  *

  “温茹安是后来的。”顾止安看着慕稀突然说道。

  “恩?”慕稀疑惑的看着他。

  “夏晚来得比较早,温茹安似乎是跟着他过来的,他们两个不是一起的。”顾止安努力的将自己的话表达得清楚。

  “哦,你刻意和我说这个?”慕稀的心底微微一暖,却只是睁大眼睛看着他。

  “不管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我不希望你误会他。”顾止安微笑着说道,眸色依然温润,脸上的笑意却真诚而温暖。

  “我对他是否有误会,都不影响我的决定。”慕稀轻扯嘴角,看着他时也一片认真:“顾止安,我们拿证了,不管我们的婚姻有多少功利与现实的因素,但我会很认真、很慎重的对待。我不会做出让你为难的事情。”

  “我知道,我只是在希望坚持这段婚姻的前提下,你能少些烦恼。”顾止安点了点头,有些语拙的说道:“慕稀,你得理解我,在工作和谈判之外,我并不擅长表达,所以我的意思你理解就好:就是不管你什么原因,你放开心思就好,不要为误会他而不舒服。”

  “知道了、知道了。”慕稀拽着他的手往前走去,边大声说道:“还说自己不会说话,就你这态度,什么样的女孩子都得被你追上。”

  “那我……”

  “你还是在外面等我吗?这次我半小时就OK!”慕稀没让他将话说完,站在店铺门口,转身看着他问道。

  “这个店铺人似乎要少一些,我陪你进去吧。”顾止安温润笑笑,未说完的话便也吞了回去——他们之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不急。

  “好,作为稀世的投资老板,你也要给些意见才好。我们拼死拼活的干着,你们就坐等收钱,有时候想想,真是觉得好委屈呢。”慕稀拉着他的手往店铺里走去,声音里满是轻快与娇嗔,让人听着好生心动。

  顾止安微笑着与她一起走进店铺——聪明如他,如何不知道她的快乐因何而来?

  只是他却更明白,只有让她快乐了,他们之间才能更好的相处;他们之间原本就没有爱情,那么就更需要坦诚,如此才能一起走得更远。

  他在商业场上可以手段用尽,但在感情上却决定用最简单的方式来对待。

  *

  平安夜最终还是不负所有人的期待,在1点的时候,天空纷纷扬扬的飘起了雪花。

  “下雪了,我送你回去。”顾止安解开羽绒外大的拉链,将慕稀拉着裹进了自己的怀里。

  “顾止安……”在贴近他的胸膛时,慕稀的身体微微僵直了一下。

  “这里暖和。”顾止安低头笃定的看着她:“而且,我们已经是夫妻,不是吗?”

  “我只是……有些不习惯。”慕稀低下头轻声说道。

  “所以下雪了,给你一个习惯的机会。”顾止安笑着,一手搂着她的肩膀、一手扯着羽绒外套,快步往前走去。

  “恩……”慕稀低低的应了一声,再抬起头时,人群里夏晚萧瑟的身影让她的眸色微沉,却依然狠心的转过头去,低头依在顾止安的怀里,和着他步伐的节奏快步往前走去。

  第三节:留宿顾止安

  顾止安送慕稀回到家时已经临晨3点,在请顾止安进门喝了杯热茶后,她在拉上窗帘的时候看见了楼下那辆熟悉的车、还有靠在车边那个熟悉的人。

  “不早了,你早些休息,明天我没有安排工作,过来接你去走店。”顾止安用热水捂了捂手后,起身对慕稀说道。

  “今天晚上就歇在这边吧,下雪天也不好开车,我客房的被子什么的都是现成的。”慕稀一把拉上窗帘,转身对顾止安说道。

  反倒是顾止安突然间紧张了起来,双手下意识的紧握成了拳,看着慕稀,张了张嘴,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不过明天早上你得自己出门去买洗漱用品,我不习惯起早床的呢。”慕稀也觉得隐隐的尴尬,说完话后便转身去到客房,将那边的空调调节器打开,又将被子从柜子里拿了出来扔在床上。

  转过身时,顾止安已经站在房间门口:“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我帮你去拿衣服,你先洗澡,我把今天看店的数据整理一下。”慕稀的脸微微一红,侧过身体自他的身边挤了出去。

  “慕稀……”顾止安伸手拉住她。

  “顾……”

  “谢谢你,我们一起努力。”顾止安微微笑着,俯下头去,在她唇间轻触了一下,低声说道:“谢谢你把我变成一个有温度的人,也谢谢你让我对婚姻有了期待。”

  “我……不早了,你早些洗了睡,我习惯了熬夜,会晚一些。”慕稀的身体下意识的往后仰了仰,在他主动松开手后,忙转身一路小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拉开样衣箱扯了几件睡衣出来——做设计的就是这点好,家里随时都有各式的衣服。

  “这衣服是打样的标准版,你穿可能会稍小,将就一晚上吧。”慕稀将衣服递给顾止安。

  “有的穿就不错了。”顾止安点了点头,拿着衣服去了浴室,没有对她有太多的动作。

  *

  听着浴室的门关上、听见浴室里传来流水的声音,慕稀轻轻闭了闭眼睛,心里仍为自己这个突然的决定而矛盾着。

  半晌之后,慕稀回到房间,忍不住将窗帘挑开一道缝,白色的雪花里,那一闪一闪的腥红色,是夏晚在漫不经心的抽着烟。

  他并没有抬头看楼上,似乎也不是专门过来找她,却只是静静的靠在那里,便让她的心止不住的狂跳不已。

  夏晚,为什么要这样!

  夏晚,你可知道,一个爱着你的女人,做不到无视你在风雪中的等待!可是,这样又有什么意义!

  “慕稀,我先睡了,你也早点儿睡吧。”门外传来顾止安的声音,慕稀合上窗帘沉沉的应了一声后,便拿了睡衣出去。

  “洗完就睡吧,不要加班了,明天早起我帮你整理。”顾止安看着她说道。

  “好,你那边长时间没有人住,被子有些薄,要是冷的话,你自己调一下空调的温度。”慕稀点了点头。

  “好,晚安。”顾止安凑唇在她脸上轻吻了一下。

  “晚安。”慕稀低低的应了一声,犹豫着,也惦起脚尖,凑唇在他的脸颊上轻触了一下,随即转身去了浴室。

  顾止安微微的笑着,情不自禁的伸手捂住被她吻过的脸颊,她唇间的柔软感觉,让他一直平静的心,也不由自主的漏跳了半拍——是否,这就是心动的感觉?

  *

  慕稀洗完澡后,忍着没去看窗外,而是直接回到了书房,打开电脑收取晚上销售的所有数据,在将文件下载完毕后,看着电脑里一串串的数据,脑袋只觉得一阵混乱。

  当下霍的一下站起来,快步走到客厅的窗前,撩开窗帘——楼下的车还在,可车边的人已经不在了。

  他是去到程成家里了吗?还是回到车里了?

  这种下着雪的夜晚,程成那边没有空调,他能行吗?若在车里,他这旧车,也支持不了发动机一晚上的空转。

  慕稀的手紧紧的拧着窗帘,随后又慢慢的松开,转身拿了外套披在身上往外走去——无论如何,她也不能看到他再次病倒。

  *

  “夏晚。”慕稀轻轻敲了敲驾驶室的车窗——车窗应声落下,里面是夏晚那张略带些憔悴却依然平静的脸。

  “这么晚,怎么还下来了?”夏晚看着雪花一片一片的落进她宽大羽绒服下光裸的脖子里,不禁轻轻皱起了眉头:“上去吧,我这就走了。”

  “我就是……担心你再病了,下来看看你。”慕稀用力扯了下羽绒服,有些哆嗦着往后退了一步,看着他说道:“那你快走吧,天晚了注意安全。”

  “他还没走?”夏晚突然问道。

  “他……”慕稀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名义上,顾止安是她丈夫啊。可夏晚这样问,却让她觉得是自己做错了事。

  “还是说,你留他住下了?”夏晚拉上手刹,推开车门下了车。

  “他……住客房。”慕稀小声解释道。

  “哦?”夏晚的嘴角突然噙起一丝忍不住的、即又难以察觉的笑意,突然伸手将她拉近自己的怀里,低头便沉沉吻住了她……

  要怎么说这个丫头呢,明明是自己的问话无礼,她却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在有些时候,她分明就是个孩子啊,这样的让人不放心……

  “夏晚……夏晚你别这样……”慕稀的双手用力的抵在他的胸前,脸慌张的往旁边躲去,却怎么也比不上他手臂桎梏的力度——她整身体都被他钳在怀里,唇含着她的唇,舌纠缠着她的舌,那样用力的允动缠绕,让她没有躲避的余地……

  “慕稀,不要嫁给他,行吗?”夏晚喘着气,边用力的吻着她、边低低的请求着她,那声间是她从没听过的柔软与嘶哑。

  “可是……”慕稀下意识的往后退着。

  “慕稀,我终于明白你说的公平了,你要公平,我给你公平;你要爱情,我给你爱情,可好……”夏晚的强势不容她后退、不容她说话,辗转的唇舌完全剥夺了她说话的能力、紧圈着她的双臂慢慢松开一些……

  夏晚的大手贴着她柔软的肌肤,感觉到里面的空荡,大手不由得微微一顿——

  “夏晚!”慕稀突然惊叫出声,在感觉到夏晚的大手停了下来后,慕稀的声音微微颤抖着说道:“夏晚,我结婚了。”

  一句话,如一盆凉水当头浇下,慢慢的帮她将宽大的羽绒服整理好,然后双手捧着她发烫的小脸,低声说道:“对不起,请原谅我的情不自禁。”

  “你……你快回去吧,我……我也要上去了。”慕稀看着他的眼睛里透着不舍、不忍,嘴里却说着让他离开的话。

  “慕稀,有些过去我不明白的感情,我现在明白了;有些过去我对你的不理解,现在理解了。所以慕稀,和他离婚吧。”夏晚看着她,满眼认真的说道。

  “怎么可能!”慕稀看着他的眼睛突然睁大了起来,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夏晚,你一定是疯了。”

  “你知道,我没有疯,只是对于感情我发现得太晚,你不相信而已。”夏晚有些无奈的说道。

  “我应该相信吗?”慕稀苦笑着摇了摇头,伸出双手拉下他捧在自己脸上的手,看着他轻轻的说道:“夏晚,我结婚了,我没打算离婚。”

  “所以夏晚,别再利用我对你的感情这样糟蹋自己的身体,我会心疼、会难过,但我做的决定不会因此而回头。”

  慕稀退后一步,摇着头说道:“夏晚,你知道吗,在看见你和温茹安的时候,顾止安告诉我:他说:慕稀,你别误会夏晚,他没有和温茹安在一起,温茹安是后来的。’”

  “夏晚,他明知道我心里放着你,却从来不迫我忘掉你去爱他。他就是那样安静的站在我的身边,只是希望我安心、我快乐,哪怕是那个快乐的原因是你。”

  慕稀再退两步,说话的声音更大了:“夏晚,顾止安从来都是让我安心的、平和的,而你,从来都是让我担心的、难过的、忐忑不安的、患得患失的。”

  “所以夏晚,我是疯了才会和他离婚而选择你。”慕稀说完后,用力的转身,却看见顾止安正安静的站在她的身后。

  “这么冷,脖子全在外面,该冷了吧。”顾止安将手里的围巾递给她。

  “顾止安——”在看见顾止安的那一刹那,慕稀的眼泪刷的一下就流了出来;泪眼里看着顾止安伸在自己面前的手,张开双臂便扑进了他的怀里,惦起脚尖吻住他的唇——当着夏晚的面,她就这样吻了这个她配偶栏上的男人,不再给夏晚继续的理由、也不再给自己回头的机会……

  “这里冷,我们回家。”顾止安只觉得耳根一阵微微的发热,却仍只是温柔的拍了拍她的背,将她的头按进自己的脖子里后,抬头对夏晚说道:“我并不欣赏你这种做法,她对自己的选择有决定的权利。”

  “顾……”慕稀的心里不由得微微一紧。

  “乖,我在和他说话。”顾止安伸手拍了拍她的背,看着夏晚继续说道:“你若不惹她伤心,我不介意你们继续做朋友;你若惹她伤心,还来对我们的婚姻指手划脚,对不起,夏行长,我们夫妻都不欢迎你。”

  顾止安说完,便搂着慕稀转身往楼道里走去。

  风雪中的夏晚,沉眸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半晌却说不出一句话——在这段感情里,他曾经拥有诸多优势,最后却败在了身份上。

  一纸婚书他从未认为有多重要,却在顾止安一句‘我们夫妻都不欢迎你’的话里,他才看清自己现在的身份有多尴尬……<!--over-->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10 今晚就住这里吧》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