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12 两个男人的对话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第一节:顾止安的分析

  【第二天,J市】

  “顾先生,亚安夏行长不在国内。”于佳佳顾止安说道:“而且,他的首席助理喻敏今天的航班,飞往S国。”

  “现在去S国?”顾止安无意识的转动着手里的签字笔,思索着事情可能会有的变化。

  “‘日夏’那边传过来消息,市政府通知他们在本周末,对政府责任部门,做面对面的方案陈述。”于佳佳将打印出来的邮件内容递给顾止安。

  “原流程里没有这一项。”顾止安的目光从那张只有廖廖数语的白纸上快速扫过后,看着于佳佳问道:“你了解的全部情况?”

  “临时通知的,四家公司都参加,原因不明。综合亚安行长助理的行程,可以判断夏行长已经提前过去。”于佳佳看着顾止安,利落的说道:“而且,S国方面要求我们的行业年会推迟2天,这个时间与‘日夏’所给的方案陈述会时间吻合。”

  “所以,我的判断是:推迟行业年会时间的原因是亚安行长的行程不及;也就是说,他会参加S国这次竞标公司的方案陈述会。”

  “他参与的目的是什么?是主动还是被动?对‘日夏’公司的竞标有否影响?这个我无法判断。”于佳佳沉然说道。

  “很好,进步很快。”顾止安看着手中的纸条,缓缓点了点头后,对于佳佳说道:“阿里内部有些阻力,若同时选两家公司都不能排除这个阻力,那么原因可能就是他对手的目标,不是这两家。”

  “亚安的夏行长过去,会起反作用吗?必竟他是项目最大的投资商,他的话有着相当的作用力。”于佳佳有些担心的看着顾止安。

  “不会,在他知道阿里的处境后,就知道同时选两家建筑公司虽然是我暂时的目的,却也是解决阿里目前困境最好的方法——连阿里都不能强势的决定中标公司的话,他做为投资商,也还没有这么大的影响力。”顾止安摇了摇头,想了想对于佳佳说道:“对于‘日夏’的竞标方案,你让专业组盯紧一些,最后关头,不要让人看出是抄袭。”

  “好的。”于佳佳点了点头,转身迅速离开了顾止安的办公室。

  而顾止安则毫不犹豫的将电话打给了夏晚——

  “我是顾止安。”

  “恩,我在S国。”电话那边,夏晚似乎对他的来电并不感觉到意外。

  “阿里的对手,目标不是‘华安’和‘日夏’吗?”顾止安的问题也非常直接——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他们都没有必要再去猜测对方的行动,直接的沟通才是最有效的。

  “我没有得到确实的消息,但以阿里的反应来看,想必是如此。”夏晚想了想问道:“你可否有过来的计划?”

  “……好!”顾止安只是略加思索,便明白了夏晚的意思——他们现在对情况都不明朗,所以夏晚会力保‘华安’,而‘日夏’是否中标,对‘华安’的入围是否有影响,他也拿不准。所以他的态度是不保、也不压。

  于是他将这个态度传递给顾止安——顾止安的态度若与他相同,两人便相当于联手打压‘华安’与‘日夏’之外的公司。

  临时合作,以期共同进入,的确是目前唯一保险的做法。

  “‘日夏’的标书我看过,有些地方需要再修。”夏晚淡淡的说道。

  “你……”顾止安知道他在阿里面前能说上话,却不知道已经熟络到这种地步,居然可以让他看标书——若这次没有阿里的政敌之阻,‘华安’在‘日夏’标书的基础上再做报价和技术支持的修改,‘日夏’中标的可能性基本为零。

  当真是福祸相依,每一次的危机,都会制造出下一次的机会——与夏晚过招,当真是步步危机,而这些危机却又不全是他制造出来。

  “我即刻启程,你住哪家酒店?”顾止安沉声问道。

  “你不知道?”夏晚淡淡问道。

  “OK,明天见。”顾止安轻扯嘴角,便即挂了电话——不知为何,在听到夏晚带着些落寞的反问时,他心里竟有股莫明的喜悦。

  *

  “佳佳,帮我订最早到S国的航班,订好后信息直接发在我手机上。”

  “好的。”

  “通知,将行业年会的议程和现场全部转给市商务部,她负责配合。”

  “好的。”

  *

  顾止安拿着外套,边打电话边往外走去,在路过于佳佳的办公室的时候,看见她正在网上订票,不禁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个女孩子成长很快,短短半年时间已经可以在项目里独挡一面。

  现在慕氏的项目暂时进入平稳期,和她的身份也不会有什么冲突。听说慕青在年底前会出狱,那么慕氏项目的平稳能否维持尚不能确定,于佳佳能否在项目里继续工作,或许也需要打个疑问号。

  “顾先生?”于佳佳似乎注意到玻璃窗外的目光,从电脑里抬起头来,便看见顾止安有些冷色的目光,当下便站了起来。

  “你忙吧。”顾止安点了点头,转身快步往外走去——即便她是个资质不错的投资新手,也不过是个新手,不干就不干吧,花时间再培养一个也非难事。

  第二节:主动吻慕稀

  顾止安回家收拾行李后,便收到了于佳佳发过来的航班信息。看了看时间,距离飞机起飞还有两小时——还好,应该够时间过去慕稀那边说一声。

  想到这里,顾止安轻笑着摇了摇头,似乎对自己过早进入婚姻状态感觉到有些意外——他读书和工作都一直在国外,早就习惯自己的情从不向任何的报备招呼。

  包括回国以后,也是半个月回去看一次父亲、与姐姐的相处也多是姐姐主动打电话过来才有联系。

  反而是后认识的慕稀,无论是因为工作的原因有着频繁的接触、还是因为拿了结婚证的原因,让他心里多了份牵挂和责任。

  让他在不知不觉中,将她视为家人,一个随时随地会想到的家人。

  *

  “慕稀,我一会儿的航班要去S国,你……”顾止安推开慕稀办公室的门,话还没说完便即打住了,一时间站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去S国?现在?这么急?”慕稀将软尺从模特儿身上移了下来,心不由得瞬间漏掉了半拍——S国,总能让她不自觉的想到夏晚。

  “你忙完我再和你说。”顾止安轻瞥了一眼她面前只穿着三点式内衣的模特儿,转身帮她带上了门。

  “他是?”模特儿见顾止安尴尬的表情,不由得笑了。

  “可以了,下周过来试穿小样,这段时间要加强一下锻炼,小腹和臀部感觉有些松。”慕稀随手拉了件外衣模特儿披上。

  “这男人比那个大行长,感觉差那么一丢丢。”模特儿扯了扯身上的外衣,看着慕稀笑着说道:“我们合作这么多年,我看男人的眼光,你要相信。”

  “哪里差了?”慕稀低头在本子上记着数据,似是无意的问道。

  “这个……感觉吧,就是一种感觉,这个男人感觉太正经,没情趣。”模特儿笑眯眯的看着她。

  “好了,你进去换衣服,我出去一下。”慕稀的眸光微微黯淡了一下,将软尺夹在记录本里,转身往外走去。

  *

  “怎么突然要去S国,是项目的事?”慕稀带顾止安在休息区坐下,看着他问道。

  “恩,项目有些变化,需要过去处理一下,顺利的话,在行业年会前一天能回来。”顾止安点了点头。

  “好。”慕稀点了点头,无意间拧在一起的手指,泄露了她心底的纠结与矛盾。

  “这次过去,和夏晚可能会有个合作,所以不会和他起冲突,你放心。”顾止安伸手拉过她拧在一起的手,一根一根的将她拧在一起的手指掰开,然后轻轻握在手心,看着她轻声说道:“你该对他有信心,他是个有风度的男人。”

  “怎么不说我该对你有信心?”慕稀看着自己被他包裹起来的手,微微漾起波澜的心绪,又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因为你现在在我身边,所以我没有不讲风度的理由。”顾止安笑笑说道:“我和他的交集只会有工作——其它的,我们谁也无法替你做决定。”

  “我知道了。”慕稀点了点头。

  “这周未该是我回家的日子,你若时间上能安排,替我回去看看我父亲,他也时常念叨着你。”顾止安微微笑了笑,拉着她的手站了起来:“还有一个半小时了,我必须得走了。”

  “哦,好。”慕稀点了点头。

  “那我走了,记得按时去温医生那边做治疗、有什么事记得给我打电话。”顾止安松开握着她的手。

  就在她以为他就此转身离开的时候,他的手却自她的手边移到了她的腰间,轻轻扶着她的腰,稍稍用力将她揽进自己怀里,在她愕然之间,低头轻轻吻住了她……

  “顾止安!”慕稀的心头不由得一震,下意识的用手推他。

  “听说,有些事情要多加练习才会更加熟练,而且,我很喜欢这样的练习。”顾止安沉眸看着她,低低的说道。

  “顾止安…。”慕稀的脸色一片慌张。

  “如果吓到你,我很抱歉,但是……我是真的想吻你了……”顾止安含住她的唇轻吮了一下、再一下后,久久的停在那里,不再有进一步的动作。

  “我们之间……”

  “我知道,注意休息,别熬夜,再见。”顾止安将唇慢慢的移开她的唇,转身快步离开。

  *

  “慕总监?”

  “四小姐……”

  “好温柔的吻哦,我的心都化了!”

  “顾先生吻你的动作太帅了,这样的男人,能不能给我来一打!”

  大办公室的设计师们,一下子都围了过来。

  “你们今天都太闲了是吧。”慕稀不禁满脸通红,下意识的用手捂住被顾止安吻过的唇。

  “忙,很忙。但是,四小姐,你是不是有事要向我们宣布?”娃娃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是啊是啊,慕总监,你这是和顾先生有进展了吗?夏行长不是要哭晕在厕所了?”小雅皱着眉头看着她——她两个月的工资啊,就这样输掉了。

  “我和顾止安结婚了,婚礼会在年后。”慕稀松开捂住唇的手,深深吸了口气后,看着她的同事、下属、熟悉的伙伴们,一字一句清晰的说道——这是第一次,她将自己的感情向别人交待;或许,这也是顾止安刚才这个吻的意思;也或许,这是在她一个人买了两张电影票之后的决定。

  *

  “啊?”

  “真的?”

  “不会吧,进展这么神速?”

  “难怪这么难舍难分的呢,新婚夫妻麻……”

  “真是虐死单身狗啊!”

  慕稀轻扯了下嘴角,转身快步往办公室走去。

  “小稀,到底怎么回事?”席怜越过同事和一办公室的货品,跟着她进了办公室。

  “就是你听到的那样,我和顾止安拿证已经快半个月了。只是大家都忙,没有公布。”慕稀看着席怜沉静的说道。

  “你的哥哥们都知道吗?城少知道吗?”席怜有些担心的看着她——怎么看,她的脸上也没有新婚的甜意;相反,那淡淡的笑容里,甚至还带着隐隐的涩意。

  “新年的时候,我和顾止安会一起与哥哥们商量婚礼的事。”慕稀淡淡说道:“怜姐,外面的同事帮我叮嘱一下,这个消息暂时不要散播出去。”

  “你怕人知道?”席怜沉眸看着她。

  “不是怕,是希望能更顺利一些。”慕稀摇了摇头:“顾止安这个人,在工作上强势犀利,在生活上……不太会处理一些事情。”

  “我看你是在怕夏晚吧。”席怜一针见血的问道。

  “夏晚知道。”慕稀轻轻扬起下巴,眸子里却在一瞬间染上一次倔强的骄傲。

  “!知道还没动作,他是不是男人啊!”席怜不由得气结。

  “怜姐,粗话可不是你这样的淑女说的。”慕稀伸手拍了拍席怜那张气恼的脸,笑着说道:“我和夏晚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与他认识和交往,都是因安言而起。”

  “所以?”席怜皱眉瞪着她。

  “所以他会给我一份大礼。”慕稀笑着,伸手推着席怜往外走:“怜姐,刚才我说的事就拜托你了,婚礼的时候,我让顾止安给你封个大红包。”

  “得,红包我是不想了,给我介绍个男人吧。”席怜瞪了她一眼,走到门口又停下来:“我说小稀,这婚事和公司的资金有没有关系。”

  “唉呀怜姐,你这想像力也太丰富了吧。我慕家四小姐,不比他一个打工的有钱啊。”慕稀娇嗔的笑着,伸手将席怜推出了办公室:“我还忙着测新年样衣的模特儿尺寸呢,你也去忙吧。”

  在关上门后,脸上的笑容却慢慢敛了下来——和公司的资金没关系吗?

  怎么可能。

  若顾止安没有开口说会维护慕氏直到合约终止、若顾止安没有拿出十亿现金流来解救公司的资金危机,她会这样坚持就选他吗?

  即便对夏晚失望、即便决定放弃这段感情,她还可以有别的选择——而她,在放弃爱情后,选择了最有价值和一种。

  现实也好、交换也罢,没有了爱情,她总得让这婚姻有些价值——而顾止安,给她的又岂只是她想要的价值!

  只是,顾止安,你最好不要爱上我,我们的婚姻这样就好;我怕,你若爱上,我会逃跑……

  第三节:两个男人的对话

  【两天后】

  顾止安到了S市后,便直接去了夏晚的房间——他正与喻敏一起在电脑里修改着文件,两人默契又干练的样子,倒让顾止安羡慕他有这样一个能干的助理。

  “‘日夏’的修改方案我看过了,在利润上多让了一个点,更加突出建筑设计的优势。”顾止安将‘日夏’修改过后的方案发给了夏晚。

  “我对这东西不懂,不过结合两家公司的方案来看,如果想要从方案上让阿里的选择变得理所当然,两套方案互补才有胜出的可能。”夏晚看着顾止安说道。

  “没错,所以让两家公司的工程师过来吧,让他们各自细数自己的优势,我们做互补组合的建议。”顾止安点头说道。

  “OK。”夏晚点了点头后,便与顾止安各自通知‘华安’与‘日夏’公司的项目负责人。

  半小时后,‘华安’的郑迅、‘日夏’的本田都来到了夏晚的房间——原本对立两个投资人,现在成了项目联盟者;原本处于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两家竞标公司,也在此刻开始合作。

  两天两夜的时间,五人将两套竞标方案做了完整的修改,交换看过后,终于确定了下来。

  “可以了,你们回去按标准将标书装祯好,要赶在方案陈述前重新递给项目组。”夏晚将‘日夏’的标书递还给顾止安,声音有些疲惫的说道。

  “好的,那我们就先走了。”

  郑迅和本田站了起来,拿了各自的标书,与夏晚和顾止安招呼过后,便匆匆离开。

  “将‘华安’的标书发给阿里。”夏晚交待了喻敏后,对顾止安说道:“你也把‘日夏’的发过去吧。”

  “已经发了。”顾止安点了头,双手推开电脑,整个人全部窝进身后的沙发里,看着夏晚说道:“标书若不需要再修改,我明天回国。”

  “我倒希望你留到出了结果再走。”夏晚也将身体窝进了沙发里,看着顾止安说道:“于公于私,我都希望不要比我更早回去。”

  顾止安不禁轻笑:“就算我比你更晚回去,我和慕稀结婚的事情,也不再有改变的余地。”

  “这么自信?”夏晚的眸色黯淡,却只是冷冷说道:“有时候太自信,并不是好事。”

  “不是自信,是事实。”顾止安轻眉梢,淡然却笃定的说道。

  “行长,我去订晚餐。”喻敏只觉得他们这段对话的信息量太大,大到她有些无法消化。

  “去吧。”夏晚点了点头。

  在喻敏离开后,夏晚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正准备点着,想了想便又扔给了顾止安,然后又重新摸出一支,径自点燃。

  两人沉默着抽着烟,直到半支烟功夫过去,夏晚才开口说话:“顾止安,什么条件你会放手?”

  “没有条件。”顾止安想也没想便答道。

  “你不爱她。”夏晚沉眸看着他。

  “在婚姻里,爱情有时候并不是先决条件,此其一;其二,我们已经是夫妻,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培养感情。”顾止安淡淡说道。

  “你为什么会选她?她会成为你在慕氏项目上的阻力。”夏晚再问。

  “C&A已经消失,现在的慕氏我也并非势在必得。更何况,我所经手的项目中,也并不是100%的成功。所以,慕氏的失败,我也承受得起。”顾止安伸手按熄了手中还余三分之一的烟,看着夏晚说道:“至于为什么选她,因为我们两个,都刚好出现在对方需要一段婚姻的时候;所以,自然就是她。”

  “同时,你还提出给慕氏10亿资金用于周转,是吗?”夏晚冷哼着说道。

  “你也给得起10亿,你若真的看重她,你为什么不给?”顾止安冷笑。

  “慕氏兄弟之间的纠葛你不知道。”夏晚沉声说道。

  “慕氏复杂的关系我不需要知道,我只知道她那时候需要,正好我也给得起,仅此而已。而你,在你心里所有的算计你,她根本就不算什么,你何必现在来和我争她。”顾止安的表情依然冷冷的,却在不知内情的情况下,直直的戳中夏晚心中的痛处——

  正是因为把她排除在了慕氏利益集团之外,所以忽略了她的需求;也正是恼怒慕允所为让安言的生活受到波动,所以对慕氏的动作毫不留情。

  只是,那时候的他,原本也没有将慕稀放在心中重要的位置。

  夏晚沉默着,只是大口大口的吸着烟,透过满室的烟雾,看着这个坐在自己对面的男子:眉宇间的坚毅、眸子里的深邃,都在传递着一个信息:这是目的性极强、且不会轻易放弃的男人。

  “如果有一天,你不得不离开J市,你觉得,她会跟你一起走吗?”夏晚突然说道。

  “温茹安和我说过她的病情,在她完全治愈之前,你不要有任何动作去刺激她;以后的事情,我们是男人,我们用男人的方式来解决。”顾止安的眸光微微收缩,稍许沉默后,看着夏晚,语还极为缓慢的说道。

  夏晚低头,将手中的烟蒂用力的按熄掉后,将头靠近沙发里,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久久沉默的他,似乎在考虑顾止安说的话、又似乎是并不给顾止安机会。

  “如果爱情带给她的是伤害,她凭什么还会一直爱你?”半晌之后,顾止安看着夏晚冷声说道。

  “好,如你所说。”夏晚的身体微微一震,想起慕稀对他的哭诉,冷硬的心不禁又柔软下去,眼开眼睛看着顾止安,低声说道:

  “我们之间的约定,不要告诉她、也不要让温茹安知道。无论结果如何,她该回到自己该有的模样。”

  “你不相信温茹安?”顾止安敏锐的觉察到夏晚话里隐透的信息,立即坐直了身体,目光锐利的看着夏晚:“如果如此,为什么不建议她换医生?”

  “一个人一旦有了私心,很多事情就不会尽全力。再说,慕稀的情况不适合换医生。”夏晚淡淡说道:“你放心,目前看来还不会有什么问题。”

  “我相信你的判断。”顾止安这才重新将身体窝进沙发里去。

  “你可以相信。”夏晚点了点头,也将身体窝进了沙发里,重新摸出一支烟来,慢慢的抽着……

  *

  晚餐后,顾止安和夏晚分别收了阿里回复的出件后,顾止安便起身拖过行李,准备回自己的房间——他下飞机后便直接到了夏晚的房间,五个人没日没夜的改方案,这两天谁也没有休息,他自然也没有回过房间。

  “顾先生,因为你没有及时办理入住手续,所以你的预定已经被取消了。”喻敏突然说道。

  “呃……你怎么知道?”顾止安不禁语结。

  “晚餐原本是分别定的,让他们送到你房间的时候,前台服务员告诉我的。”喻敏的眼珠子微微转动了一下,丝毫不介意自己这样的小动作被他发现。

  “我今天和你睡?”顾止安转头看着夏晚。

  “你这话让人有岐义。”夏晚伸手按熄手中的烟,同时合上桌上的电脑后,淡淡说道。

  “难道我睡喻助理的房间,你和喻助理睡?”顾止安的嘴角不禁轻扯。

  “顾止安,你这么大人,会不会说话呢!”喻敏立即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看着顾止安恼声说道,余光却有些害怕的看向夏晚。

  “难道还可以有别的安排吗?”顾止安嘴角的笑意更深了,脸上却是一片无辜的模样。

  “喻敏过去休息吧。”夏晚淡淡说了一句,喻敏满脸通红的抱着电脑转身离去。

  “你这助理很不错,我很羡慕。”顾止安这才转身看向夏晚。

  “我十二万分的不想收留你。”夏晚轻瞥了他一眼,起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我也不是多想让你收留,只不过这S国首都的酒店情况,让我没有别的选择。”顾止安打开行李箱,拿了衣服往浴室走去。

  回到房间的夏晚,将身体重重的扔进床上,闭上眼睛,脑海里全是慕稀的巧笑嫣然、娇嗔轻恼的模样。

  不知道是因为知道了对她的感情,所以想念便会特别的强烈;还是因为已经失去,所以才特别的怀念起来。

  无论因何,他却是越来越放不下了。

  *

  “慕稀,工作的事情刚刚处理完,两天两夜没睡,所以就不给你打电话了。你怎么样?没有熬夜吧?”顾止安在冲完澡后,打电话让服务台送了床被子过来,然后便裹着被子躺进了套房客厅的沙发里,然后给慕稀发了个信息。

  “昨天去过你家里了,你爸爸的情况还好。其它没什么事。”慕稀的信息很快回了过来,显然,她也并没有睡下。

  顾止安看了一眼夏晚睡着的房间,想了想,仍是没有打电话过去,只是仍回着信息:好,谢谢,尽量不要熬夜。我和夏晚在一起,沟通很好,你不要担心。

  这条信息发过去后,慕稀许久没有回信过来,就在顾止安以为她不会回信的时候,她的信息又闪了进来:“谢谢,晚安。”

  顾止安嘴角轻扯,淡淡的笑了:“晚安。”

  *

  或许他只认为,与夏晚的和平相处会让慕稀放心,却不知道女子婉转百回的心思里,夏晚能和平和他相处,当真是让人绝望又绝望的事情——说什么爱情?说什么要她离婚?已成定局已后,他也不过是顺势推舟而已。

  看着手机屏上,顾止安平和得没有情绪的一段话,她几乎能看到顾止安那张温润淳和的脸,心底却又是一阵连自己也不明白的气苦。

  第四节:夏晚的震慑

  【第二天】

  在离竞标公司面陈之前的4小时,夏晚收到了阿里发过来的密函。

  看过密函之后,夏晚不禁皱紧了眉头,立即联络在公司的投资部部长沈从宽,让他将亚安银行海外投资的财务制度与流程发过来。

  看来当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S国政府反对‘华安’而倾向于另一家公司的原因,便是那家公司在知道S国成立自己的建筑公司后,找到政府官员,承诺每收到一笔工程款,便给予1。2%的返点。

  在报价略低‘华安’、‘日夏’、所呈现出来的技术力量也不弱的情况下,加上私下贿赂,S国那些只看表现、不做深入分析、更不谈真正关心民生的官员,自然而然会选择了。

  “阿里,没想到你是这种工作环境。”

  “水至清则无鱼,我能理解他们,若不是民建工程,或许我也不会这样坚持。而实际上,这么多年我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来的。”

  “所以说,你问我为什么不走这条路,我走不了。”

  “……”

  “你放心,亚安有自己的体系,这些问题在我们的制度面前,不堪一击。”

  “我知道,所以我需要你留下来——不仅要让他们打消这个念头,更对他们是个警示:在国际大环境下,他们那点儿小心思,实在是可怜又可笑。”

  “我明白,我在整理文件,稍后的事情没问题。”

  “拜托了。”

  “应该的,上百亿的生意,我比你更需要他的纯净与安全。”

  “好。”

  *

  挂了阿里的电话,沈从宽的邮件也都发了过来。而与他合作默契的喻敏,已经用他的邮箱收了邮件,将密函中所涉数据与事实,以案例的形式做进了PPT里。

  夏晚轻扯了下唇角,对她做了个‘OK’的手势。

  “阿里部长那边有消息?”顾止安问道。

  “行贿。”夏晚只说了简单的两个字。

  顾止安的眉头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略作沉思后,对夏晚说道:“你有把握?”

  “自然。”夏晚点了点头,看着他淡淡说道:“下午喻敏会留在酒店,那边有任何情况,我会第一时间发过来,若涉及‘日夏’的方案,你配合一下喻敏。”

  “OK。”顾止安毫不犹豫的应了下来。

  *

  【下午2点30分,S国政务办公厅。】

  S国市政中心,包括‘华安’在内的四家公司,均与S国经济建设办公室、国家发展办公室、总理办公室,三个主管经济和民建部门的主要官员,共十二人,进行了分别的会谈。

  *

  四家竞标公司分别被安排在圆形会议外的四个小会议厅里,并给他们提供了临时网络(因为是国家级安全系统,内部网络是不对外开放的)、打印机、复印机、打印纸等临时办公用具,以供他们继续修改方案。

  圆形会议厅里面,阿里坐在半圆形主席台的主坐上,他的右手边是总理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左手边是夏晚,以及国家发展办公室的成员。

  “亚安银行与贵国的这次合作,将会为贵国打开国际资本之门,这样的合作对于亚安银行来说,同样是里和碑式的存在,所以不仅是我、包括亚安总行、总行所在的地区政府,都非常重视。”夏晚在与各成员简单寒暄之后,便起身走到台下圆形的展示区,边打开投影仪,边说道:

  “作为森亚银行的主要投资人,我应总行及当地政府的要求,借竞标结果公示之前,与各位领导沟通一下,关于亚安资本投入的流程,以及资金使用、反馈、审计的国际通用做法。”

  夏晚刚打开PPT第一页,将其中‘流程’‘审计’几个字加粗放大,台下便有人的表情发生了微小的变化。

  阿里只是神情不动的看着PPT,而夏晚则视作不见的继续往下演示——

  在做了资本投入的流程介绍后,夏晚朗声说道:“资金使用的过程中,超过单笔授权的费用,需将分解工程报价及工期说明、采购明细,报至森亚董事会进行复核;也就是说,资金使用过程,是由森亚公司来把关,我们董事会成员对每笔资金的使用负责;”

  “对于结果的审核,需要森亚公司以月度为单位,按标准资金流报表形式,报与投资方,即亚安银行中国分行。也就是说,结果是由投资执行银行来负责;”

  “对于森亚资金使用情况的审计,周期是半年,也就是每半年,亚安总行会安排审计到这里,对所有的项目、流程、资金使用,进行国际标准审核。”

  “OK,这就是资金整体运行流程,我想大家应该已经很清楚了。最后我给大家展示一组案例——抱歉,如果这个案例会让大家有什么不适,还请大家谅解,这是我们在做国际投资是,必须呈现的一个环节。”夏晚在将PPT翻到下一页时,朝着在座的各官员微微欠欠身体——专业的强势里,连带着这声‘抱歉’也显出咄咄逼人的味道,让在场某些官员的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

  “这是亚安在澳洲的一项投资,总行审计员在做例行审计时,发现同一笔款项分了两次支付,财往深查——然后发现这笔已被按流程签批的款项,从公司支出后,分别汇到了不同的户头,其中一个是私人户头。”

  “结果大家应该可以想到,这个私人户头,就是受资方的一位负责人;他的结局就是因受贿罪而入狱;至于行贿的人,结果当然相同。”

  夏晚笑笑说道:“这些都是很平常的案例,但让人震憾的是,这位受贿人认为是行贿人员诱导自己受贿,心怀岔意,在监狱将行贿人员杀害,最后因故意杀人罪,而被判死刑。”

  “OK,在这个案例之后,我们的审计周期由原来的一年期为半年,实际上是为了防止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夏晚微微笑了笑,关掉PPT后,看着几个脸色变成猪肝色的官员,神情自若的走回到阿里身边。

  “Sam,这个案例太极端。”阿里有些不满的说道。

  “防患于未然,是我们中国人常说的一句话,而有是一句非常有效的话。”夏晚微微笑道。

  “希望如此。”阿里做无奈状,耸了耸肩后说道:“或许有些多余,你们中国还有个成语,叫画蛇添足。”

  “你的中国成语学得不错,不过若真是画蛇添足的话,这个足也有添的必要——千百年来,物种变化,古代的蛇没有足,现在的,可不一定。”夏晚脸上的笑意就更深了。

  “你们中国人说话太深奥,我不明白。”阿里摇了摇头,眼底却也是笑意一片:“不过,既然是国际惯例,我们自然也就配合。”

  “谢谢。”夏晚起身,对着在坐所有官员欠了欠身体后,才又重新坐下。

  “中国人的智慧,确实可怕。阿里,你有个中国人的朋友,很历害。”一个官员看着阿里,声音沉暗的说道。

  “我们这次与亚安的合作,是借用了美国人的资金、中国人的智慧,所以大家对这次的项目,该有信心。”阿里起身,示意旁边的秘书将四家竞标单位最后递上来的标书分发了下去:“大家先看标书,十五分钟后,我们听取各投标公司的面陈。”

  阿里的话音刚落,便有两个官员拂袖而去,另有两个官员则沉默的看着手中的标书,眸色不停变幻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他们的胆子再大,想来也不敢了。”阿里看着夏晚说道。

  “我倒担心,他们愿意放弃那两家单位所给的好处,但就是不让你如愿。”夏晚小声说道。

  “我这么多年的部长是白做的吗?”阿里冷笑一声,目光从主台上凌厉掠过,眼底却似有股杀气。

  “你还有后着?”夏晚诧异的看着他。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阿里轻哼一声,在看见离开的两人又重新回到大厅后,便也转身回到了自己坐位上。

  看着阿里不算高大的背影,想起他刚才的目光,夏晚只觉得浑身一阵冷意——在政局里摸爬滚打之人,果然都有一付狠心肠。

  不知道,他为这些人,又准备了什么样的后着?<!--章节内容结束-->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12 两个男人的对话》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