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14 避孕药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114慕青其人

  第一节:避孕药

  夏晚的手僵直的停在离她头顶几寸的地方,然后沉沉的放了下来,看着她淡淡说道:“不同班机。”

  “哦,这样,晚安。”慕稀扯着嘴角勉强笑了笑,伸手将门轻轻的关上。

  看着被关上的门,夏晚垂在身边的手,不禁微微一紧,却又慢慢松开,面无表情的转身回到了程成的公寓里——

  房间明显被清扫过的痕迹、沙发靠垫特殊叠放,让夏晚的心不由得微微一动,放下行李走进浴室,同样被人重新清理过,他和程成的日用品用不同的盒子分别放开;去到凉台——那几盆一直没有管的绿色植物,也被人翻了土,修剪了枝叶,枯枝黄叶全清理掉了,只留下翠绿的颜色,在这冬夜里,显出一片生机。

  夏晚知道是慕稀来过了,虽然不知道她为何而来、为何有这么多的时间将房间整理如许,却在看到这些小细节时,仍觉得一股暖意缓缓弥漫而来……

  爱情于她,始终没有放下,只是她执意的用这样的方式告诉自己:若不爱,请放手;执意的用这个选择来宣告:身为慕家的人,她的婚姻可以变得更有价值;执意用一纸婚书将爱情掩埋,坦诚却又让人心酸。

  “慕稀,只要你不爱上他,我们之间就还有机会,是吗?”

  “慕稀,时间是个可怕的东西,能改变人的感情,就像我以为我这辈子只会爱安言,而现在却爱上了你;所以,是不是也有可能,你有一天会爱上顾止安?”

  “我觉得,我不应该给你这个机会,所以你最好快些恢复,不要让我在对顾止安出手时有顾虑。”

  夏晚微眯着眼睛,拿起电话与温茹安约了见面的时间。

  *

  【第二天早,于佳佳在市区租的公寓】

  “你不是说买了别墅了?怎么还这么小家子气,住这么小的房子?”慕青洗过澡后,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又回到卧室,伸手拍了一下还蜷在被子里的于佳佳。

  “我一个人住,这可不小了。”于佳佳拉着被子,先露出一颗乱糟糟的头顶、然后才是一张困顿又慵懒的小脸。

  “今天去看你那房子?听你吹得天花乱坠的。不过,就你这小气的样子,看来也不能抱太大期望就是了。”慕青将被子往下扯了扯,伸手将她头顶乱糟糟的头发给拢了上去,看着她笑着说道:“还没睡够呢?我饿了。”

  “冰箱里有饺子。”于佳佳扭了一下动一动就难受的身体,看着他说道。

  “速冻饺……”

  “是餐厅现包的那种,不是超市买回来的速冻品!”于佳佳伸手捂住他要骂人的嘴,皱眉说道。

  “那也是速冻!”慕青瞪了她一眼,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不是出国留学了?不是见多识广了?不是进入国际投行做白领了?”

  “我……”于佳佳看着他不禁语结——不管多少年过去、不管经历过多少,他永远这么嚣张。

  “还是我给你的钱少了?至于让你这么省着吗?40平方,慕稀以前的猫窝都不只这么大!”慕青的脸的火气。

  “我和慕稀不一样,走得再远、见得再多,我也成不了她那样的人。”于佳佳将手收回到被子里,敛下眸子淡淡的说道:“我的积蓄都付了首付,现在每个月还了贷款后,余下的还要付这边的租金。要不是工资还算可以,这房子我可养不起。”

  “你的钱我都放着,买了些理财,是一个朋友推荐的产品,利率不高,但还稳妥。你这性子,我不知道你还会出什么事,这些钱我也不敢动,或许有一天,你还指着它们救命呢。”说到这里,于佳佳抬眼看着慕青,眼圈微微的发红:“慕青,我这人没什么大的梦想、也没有太多见识,只不过觉得,有一份工作、有一份收入,平平安安的就很好了。”

  “出息的你……”慕青用力的揉着她的头,说话的声音不禁一片暗哑。

  “我起来了,出去给你买点儿吃的,不知道你现在出来,我平时加班忙,回来吃饭的时候少,家里真是什么也没准备,”于佳佳低头勉强笑着,伸手拽着被子坐了起来。

  “你睡吧,我下去走走,顺便买上来。”慕青将她推倒后,帮她拉上被子,沉眸看了她一眼后,转身往外走去。

  “青,钱包在沙发上。”于佳佳喊了一声,慕青并不理会,径直往外走去。

  于佳佳轻叹了口气,扯过被子蒙住头后,却再也睡不着——慕青,不知道他身份的时候,一碗方便面共吃,他也没说什么;知道他的身份后,他便进了监狱。

  现在回来,似乎还是那个熟悉的慕青,却又不是那个熟悉的慕青了——慕家三少爷的身份、与慕稀站在一起时,那样风采卓然的风度、眸子里偶尔的沉思与冷洌,都告诉她:慕青当年瞒着身份与她交往,也不过是抱着玩一玩的态度。

  慕家三少爷,和她原本就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

  “事事不可强求,于佳佳,与他交往一场,换来你如此的成长,没什么不值得。”于佳佳用被子捂着头,眼泪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

  慕青打电话给慕稀,让她帮着订了惯吃那家酒店的早餐后,便坐在楼下的木椅上抽起烟来——在监狱里五年的时间,够他把一切都想清楚了。

  当年

  楚了。

  当年是于佳佳帮了慕城一把,从而把自己送进了监狱,然后获得出国留学的机会、然后由一个小小的打工妹,转身变成现在的高级白领。

  但他却并不怪她,以她的心智自然是斗不过慕城的,而以当时的情况,或许进去比在外面更安全吧。

  只是和她的未来……

  开始的时候,她不过是他众多女伴中的一个,年纪最小、样貌最好、最无心机、床上的配合也最好,所以一来二去也就将她留在了身边。

  说到感情……。她等了他五年、她会从1500块的工资里拿出1000块给他花,说是他花钱比她历害。

  好吧,爱不爱情有什么重要,一个男人的一生,能有几次机会遇到这样的傻女人呢。

  慕青眯起眼睛,抬头看向楼上,只是在看到这小区破旧的环境、还有大楼开裂的墙面时,不禁又想骂人——这个傻女人,也就这点儿出息了。

  “先生,请问‘华苑小区’是这里吗?”一个穿着酒店制服的人,拎着一个保温盒,满脸疑惑的东张西望着——大约,他也没送过外卖到这种地方吧。

  “皇庭酒店的是吗?”慕青站了起来,将订餐电话报给了他:“这餐是我点的。”

  “好的,这是四小姐的点餐清单、这是餐点,您核对一下。”服务生将餐点交给他。

  “不用了。”慕青接过餐单和保温盒,看了一眼服务生,问道:“你进来的时候,看到外面有药店吗?”

  “有的,门口有一家。”服务生仔细的将药店地址告诉慕青后,才返身离开。

  而慕青则拎着食盒,去药店买了紧急避孕药和两盒套后,才往回走去。

  *

  “把药吃了。”慕青将药扔在她的手边。

  “哦。”于佳佳的眸色微暗,却也一句话也没说,接过药后,自己去厨房倒了杯水,仔细看过说明书后,仰头喝下。

  “来吃饭,几年没吃,也不知道水准下降了没有。”慕青打开食盒,看着里面的菜色,不由得笑了——慕稀那小丫头,倒是还记得他爱吃什么。

  “慕青,我今天没和老板请假,一会儿我吃完饭先去公司一趟,办好请假手续再回来。”于佳佳吃完药后回到餐桌边,边将餐点拿出来,边和慕青商量着。

  “把你老板电话给我,我直接打给他。”慕青淡淡说道。

  “这个……我的事情,还是我自己处理吧。”于佳佳低头轻声说道。

  “你翅膀硬了、可以不听话了是吧?”慕青不悦的看着她。

  “我以前也是这样的,你从来不管我的!现在又发什么神经呢。”于佳佳瞪了他一眼,也不再理会他。

  “以前那是管不着,现在还管不着?”慕青用筷子用力的在她头上敲了一下,脸上挂着邪气的笑容。

  “管不着。”于佳佳缩了缩头,拿起正响起的电话在他面前晃了一下:“说曹操曹操到,我老板电话。”

  慕青伸手去抢,于佳佳却机灵的躲了开去:“刚才不是吵着说饿了?快吃吧,我先接电话。”

  慕青轻笑一声,端起饭大口吃起来。

  *

  “我现在要去公司,有两个文件急需处理,你有什么需要我买回来的,我下班给你带回来?”于佳佳接完电话后,看着正吃饭的慕青问道。

  “我送你吧,看看你们这世界一流的公司,到底长什么样。”慕青放下碗筷,起身对于佳佳说道:“你自己打包在车上吃。”

  “喂,你……”于佳佳有些意外的看着他。

  “还愣着干什么?还是说我见不得人呢?”慕青沉着脸说道。

  “当然不是。”于佳佳低头的笑了,快速的收拾好两盒饭菜后,一路小跑的跟在他身后。

  慕稀的车,性能非常好;慕青开车的技术也非常好,所以于佳佳坐在开动的车里吃饭,一点儿也没感觉到不适。

  车子到了写字楼广场,于佳佳推开车门,边下车边看着慕青问道:“是要和我一起上去吗?”

  “恩。”慕青吊儿郎当的应了一声,将车锁好后,伸手搂着于佳佳的腰,推着她往大楼里走去。

  “慕青,这是写字楼。”于佳佳小心的推了推他。

  “不用你提醒,我见过写字楼长什么样。”慕青瞪了她一眼,搂在她腰间的手,却更用力了些。

  于佳佳对于他近乎无赖的行为,只能是干瞪眼。还好这个时间,来往的人不多,否则她真会觉得自己没脸见人。

  到了办公室门口,慕青终于放开了他——沉下表情、一脸冷峻的样子,又让她生出一股陌生的感觉。

  “我进去了。”于佳佳的眸色微暗,推开他后,匆匆往里走去。

  第二节:慕青其人

  “顾先生,对不起,昨天临时有事,来不及向您请假。”于佳佳抱着文件夹,低头小声说道。

  “马上联络‘日夏’,跟进那边完整的项目执行方案,让他们将项目执行的优势、劣势完完整整的标清楚。”顾止安提都没提昨天的事,只是一如往常的交待着工作。

  “好的。”于佳佳快速记录着他的要求。

  “豆蔻的报表,整理一下发给我,并就下期资金方案给出建议。”

  “好的。”

  “给慕氏的10亿资金,继续跟进批复进度,如果年前

  ,如果年前不能批复下来,用豆蔻的利润先划一笔资金过去。”

  “好的。”

  “‘稀世’的市场占有率分析报告、销售业绩与各因素的关联报告,今天下班前给我。”

  “顾先生,这个报告原计划是周未出的,所以我手上还没有完整的数据。”于佳佳停下快速记录的笔,有些慌张的看着顾止安。

  “慕青不是回来了吗?所以这些数据现在必须提前。”顾止安这才抬起头来,沉眸看着她。

  “慕……”

  “顾止安?”慕青带着凉意的声音从门口飘来。

  “你、你怎么进来了?”于佳佳怯怯的看了顾止安一眼,心下不由得慌张。

  “你的秘书不在,所以我自己进来了。”慕青大步走进来,看着顾止安淡淡说道。

  “你先安排前面几项工作。”顾止安朝于佳佳点了点头,起身将手伸向慕青:“久闻大名。”

  “我这两年听得最多的名字,就是‘顾止安’,所以你是我出来后,正式拜访的第一个合作商。”慕青微微笑了笑,伸手与顾止安握住——他目光里的审视、言谈间的傲气、握手里的笃定,竟然是一个能完全与顾止安抗衡的姿态。

  于佳佳心里隐隐的骄傲,却又微微叹息,转身默默的往外走去。

  “亲爱的,今天晚上不可以加班,我会在家里等你。”慕青松开顾止安的手,对正往外走的于佳佳扬声说道。

  于佳佳也不理他,只是快步往外走去,走出办公室后,还帮他们将门给带上。

  *

  “慕先生今天过来,是私事还是公事?”顾止安看着慕青微微笑了笑。

  “顾先生从法国来?”慕青看着他,沉眸如水般淡然而沉静。

  “没错。”顾止安点头。

  “最近在欧美流行一本书,叫做《门口的野蛮人》,顾先生看过?”慕青再问。

  “慕先生在里面也这么好学,当真让人敬佩。”顾止安微微笑了笑。

  “野蛮人的结局,顾先生可想过?”慕青的眸色一片冷然。

  “那是美国,在中国,野蛮人向来有市场。”顾止安淡淡说道。

  “总会有个企业,让顾先生意外才是。”慕青冷冷说道。

  “我拭目以待。”顾止安淡淡说道。

  “OK,那我们现在再来谈谈私事。”慕青敛下眸光里的冷意,又恢复到吊儿郎当的样子,看着顾止安说道:“于佳佳是我老婆。”

  “据我了解,是前女友。”顾止安轻挑了下眉梢,起身倒了杯水递给他。

  “她会在近期辞职。”慕青并不理会他的纠正,只是自顾自的说道。

  “这个我需要她来告诉我,而不是你,慕先生。”顾止安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他喝水,坐下后接着说道:“实际上她的能力相当的不错,我很希望她能留下来。不过我依然会尊重她的个人选择。”

  “OK,那我们就没什么要谈的了。”慕青站起来,看着顾止安淡淡说道:“至于你和慕稀,我同样尊重慕稀的选择;但若你以那些条件迫她就犯,又另当别论。”

  “顾止安,我慕家的女儿,任何时候都不会以婚姻换利益,你最好记住。”提到慕稀,慕青的神情又凝重起来。

  “婚姻的达成与很多因素有关,我给了条件,但这些条件不用于交换,只因为她需要。”顾止安也站了起来,看着慕青认真的说道:“从一个投资人的角度来说,我与慕稀的婚姻已经价值最大化;从亲人角度来说,在慕稀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我在她的身边,你应该感激我。”

  “我倒要回去问问,这个婚姻是如何价值最大化的;慕家的女儿有人排着队要帮忙,不差你一个。”慕青冷冷的回了过去,转身往外走去。

  *

  看着慕青转身离去的背景,顾止安脸上的笑容慢慢敛了下去——慕青,据说阴狠毒辣,却又极其护短。

  他原想用以时间换空间的做法,在合约期内压制慕氏的品牌发展,拖到合约结束后,慕氏再如何发展都和他没关系了。

  而他的这个决定是因为慕稀——正如他对夏晚所说,拿掉了C&A,慕氏已不再具备品牌威胁性,他自然不会因着这个没有太多价值的项目让慕稀为难。

  所以他与慕允多次沟通,并达成共识——慕氏若在品牌推广上有所动作,势必推动资金控制,最后收购慕氏。

  慕允借的资金力量拿掉了C&A,已然激起公司员工的不满情绪,若再让慕氏改姓,他就真的没脸在业界混下去了。

  所以慕允是同意他的节奏的——赶走了亚安这个大股东、去掉了C&A的心头之恶、保住了对慕氏的控制权,损失的不过是三年的市场机会。

  这个帐,怎么算,他慕允也是赚了的。

  一切的发展,都在顾止安的控制之中。

  但现在,慕青回来了。

  他回来的第一件事,便是来找自己——《门口的野蛮人》,呵,他这是警告、也是表态:从企业角度,他不愿企业发展为慕允的私心买单:于一个企业来说,不前进就意味着后退、三年不往前走,就意味着等死,他慕青不同意;

  从家人角度,他不允许顾止安这一切的让步与慕稀有关——他妹妹的婚姻,不是任何条件可以交换的;他的妹妹,要最

  妹妹,要最简单的婚姻、最单纯的生活!

  “慕稀,难怪你生在这样的家庭,却又如此单纯,你的哥哥们真是把你保护得太好了。”顾止安摇了摇头,拿起电话给慕稀打了过去——

  “慕青来找过我了。”

  “为了公司,还是佳佳?”

  “公司、你、于佳佳。”

  “我?和我什么关系。”

  “他认为我们的婚姻,与我的妥协和条件有关。”

  “……”

  “慕稀,我妥协是因为你成为了我太太,而不是妥协着让你成为我太太。”

  “……我知道,我会和他聊的。”

  “他很护着你。”

  “我的哥哥们都护着我!”

  “现在加我一个。”

  “顾先生,你可是越来越会说话了。”

  “呵呵,你这个小哥比你大哥有锐气,但少了你大哥的王者风范;比你二哥更强势,也少了你二哥的圆滑;所以他最难搞。”

  “顾先生,我的哥哥们,个个优秀。”

  “是,所以我很有压力。”

  “……”

  “你小哥说不让于佳佳工作了,我突然想你要是不工作也挺好。”

  “不可能。”

  “我知道,就说说。晚上下班我过来接你,从S国买了礼物给你。”

  “好,晚上见。”

  挂了慕稀的电话,顾止安轻扯了下嘴角,眸色有些暗暗的低沉——他们的婚姻,必竟还是与慕青的不同,所以他与慕稀之间,永远不可能像慕青与于佳佳这边无拘随意。

  没关系,每一种婚姻都有他自己的模样,何必羡慕别人。

  顾止安沉沉吐了口气,起身走到落地玻璃窗边,看着窗外层叠的高架桥、看着那桥小密如模具的车流,突然有种累了的感觉……

  *

  “下班我来接你。”慕青敲了敲于佳佳的门,看着她说道。

  “不一定能……”

  “可以。”慕青有些不耐的打断了她:“我这几天闲呢,你先陪我几天,后面的事儿再商量。”

  于佳佳站起来,咬着下唇看着他——戴着帽子的光头、眼角比同龄人多出来的皱纹、眸底隐隐的不耐暴恹之气,都那么明显的告诉她:他刚坐了五年牢、他其实还需要时间来适应这个五年都没有接触的社会、他的内心也还有无助和不安。

  “好,下班等你来接我。”于佳佳柔声说道。

  “工作不用太卖力了,你那个老板是我对头。”慕青朝她挥了挥手后,便转身往外走去——一幅吊儿郎当的样子,让人直觉得无奈。

  “于佳佳,这人是谁?和老板谈了好久。”见慕青离开,便凑过来问道。

  “慕氏的三少爷。”于佳佳淡淡说道。

  “和你很熟?”八卦的问道。

  “我男朋友。”于佳佳点了点头。

  “你……”不禁愣在了那里——慕氏的三少爷,那可是与老板有平等对话权的人物,居然是这个小助理的男朋友。

  “我还有工作要做,不和你聊了。”于佳佳打开桌上的文件夹,低下头去忙碌,不再理会。

  “了不起,攀上慕氏的公子爷,还这么努力的工作,真是够励志的。”冷笑了一声,转身回到自己的坐位上——深深吸了口气后,重新埋头在自己的工作里。

  她是个认命又识时务的人,知道自己背景比不上人家,想打压她的心思也没有了——既然这样,大家各自做好自己的工作呗;

  职场就是这样,即便是顾止安那样只看工作能力的人,在某些背景面前,也多少有些妥协吧。

  第三节:戒指

  慕青离开后,并没有回慕氏——在完全了解慕氏的运作前,他还没准备出手;他也需要时间缓冲、要重新适应这个五年没有接触过的社会、要让慕允猜不透他要干什么。

  【某精装现房售楼部】

  “这套房子我全款付款,多长时间可以入住?”

  “您可以先拿钥匙入住,手续我们会为您办理。”

  “好,帮我找人打扫一下,我明天搬过来。”

  “好的,很高兴为您服务。”

  *

  【保时捷销售中心】

  “先生看中哪款?我安排您试驾。”

  “这两年的新款,你介绍一下。”

  “先生是您自己开吗?您对空间和操控有什么要求?”

  “给车型我看一下。”

  “好的,这是画册,您先看看,我安排一下库房那边将车开到展示厅来。”

  “碳灰色、乳白色,全款,多长时间可以提车?”

  “一周就可以了。”

  “手续可以代办?”

  “可以,但车主还是要过去一趟。”

  “恩,这两张身份证,你先办购车手续。”

  “好的,我为先生开票,我同事带先生去展示厅看实物。”

  “恩。”

  *

  买房买车这等大事,在慕青看来,也不过和买件衣服一样,款式合适、舒适度够了,也不过是刷卡的功夫可以办好。

  这两件大事定下来后,慕青去游乐场买了周日的三张套票,对慕稀欠了五年的陪伴,希望现在能有小小的弥

  有小小的弥补。

  买完票后,看看时间还早,又去娱乐城买了两张情侣坐的电影票——这是第一次为于佳佳花心思吧?好在自己现在也闲,以后忙了,也顾不上她了。

  想到这里,慕青又跑去商场买了两枚戒指——早上让她吃避孕药的时候,她黯淡的眸色他不是没看见。只是他这个人,向来不惯解释、也不喜承诺。

  不过既然她已经等了五年,好歹还是应该让她放心的。

  *

  差不多就这些了吧?

  慕青看着车里七七八八的手袋,想了想,似乎没什么遗漏的了。看看时间,已经六点了,那个女人自然不会准时下班,所以——

  “下班了吗?”

  “青啊,还差一点点。”

  “恩,我在过来的路上,你加快速度。”

  “哦,好,你开车小心。现在的路改了很多,有些单行道和禁行线,你要弄清楚啊。”

  “啰嗦!”

  慕青说完便挂了电话,看着完全陌生的街道,嘴角不禁噙起一丝苦笑——五年时间,在监狱里每天做工、训话中度过;日子一天一天的重复度过,时间长了,以为整个世界都与那里一样:停止着不会往前走。

  现在才发现,这世界于他来说,已经变得太陌生了。

  五年的时间,所有人的、所有的事都已经改变——刚上新闻的方式不同了、智能手机他也不怎么会用了。

  五年时间,真是太长了——长到他有些怕了。

  *

  “先生,这里是单行线,请往右拐。”

  “谢谢。”

  *

  五年时间,连警察的警服都变了、执勤用的机器也变了;若说还有什么没变——就是那个傻女人了吧。

  “于佳佳……”

  “马上就好、马上就好、我还回老板一个邮件。”

  “傻女人,我想你了……”

  “……”

  “不许哭,你哭起来最难看了。”

  “我、我马上就好了,还有一封邮件。”

  “不慌,我这儿堵着呢。”

  “哦,好……”

  ……

  *

  于佳佳挂了慕青的电话后,却没有心思再工作下去,匆匆与顾止安打了招呼后,抱着资料和公文包,便冲了下去——就在早上看着他将避孕药冷冷的扔在桌上时,她已经做好了陪他最后一段,然后离开的准备。

  可刚才他说……他说想她了。

  他那个人,玩世不恭、花心好色、对谁都从来没有个认真——所以,哪怕他只是哄她开心的,她也愿意为他这一点点的用心而去飞蛾扑火。

  “你不是说堵车吗?怎么就到了?”匆匆的跑出来,这个一向没正经的男人,却好正以暇的抱臂靠在车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骗你的,傻丫头。”慕青笑着说道:“以为你多少长进一些,谁知道还这么好骗。”

  “因为是你,我心甘情愿。”于佳佳轻扯了下嘴角,站在原地调整了一下急促的喘息后,大步的走了过去——径直拉开车门,将文件和公文包扔进副驾驶里,边看着慕青说道:“是否请我吃晚餐?”

  “当然。”慕青微微笑了笑,弯腰从那一大堆的纸袋里拎出来一个,然后将里面的盒子打开、将戒指拿出来,将袋子扔回进车里后,绕身走到车的另一边,拉过于佳佳的手便将戒指套了进去。

  在于佳佳呆若木鸡的时候,慕青将她的手拉到眼睛,欣赏着看了一下后,笑着说道:“大小刚刚好,看起来还不错。”

  “你……”于佳佳脸色微变。

  慕青拉着她的手绕到自己的脖子后面,看着她认真的说道:“佳佳,五年时间,真的什么都变了。”

  “恩。”于佳佳抬头看他。

  “我变得有些害怕变化了。”慕青继续说道。

  “恩。”于佳佳的心开始有些微微的慌乱。

  “所以,你不许再变!”慕青低头,唇凑近了她的唇。

  “你……到底什么意思!”于佳佳的眼珠慌乱的转动着。

  慕青不禁低低叹了口气,轻笑着说道:“你说我这么聪明,怎么就找了你这么个笨丫头,你说咱们的孩子,要是像你可怎么办!”

  “喂,慕青,你的意思是不是要和我结婚!不结婚我可不生孩子、生了也不给你。”于佳佳轻咬下唇,想哭、却又想笑。

  “你这女人,给你三分颜色,你就要开染房了。我看是不收拾你,你欠揍!”慕青大笑,一把将她推倒在车子的后排座,用力拉上车门后,沉身压住了她。

  “喂,你干什么!”于佳佳满脸通红的看着他。

  “办你!”慕青的回答简单而干脆,伸手按下车子的摇控器,便将车窗和车锁完全锁住……

  “喂,这在我公司楼下呢……”于佳佳躲避着他。

  “以前你不是这样的,刚说过了,什么都可以变,唯你不行!”说话间,两人已是袒裸相见……

  “可……”于佳佳沉眸看着他,片刻的沉默之后,咧唇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容,双臂主动的圈住了他的脖子…。

  “这才乖!”慕青低低的笑了……

  *

  “有钱人可真会玩儿……”

  “车震啊,看这情况,战况激烈啊!”

  “喂,别看了,多不好意思啊。”

  “人家

  “人家做的都不嫌不好意思,你看的怕什么。”

  “你们真是,只看到得车动,又看不到实况,你们也能激动成这样,走吧!”

  “唉呀,这车好象是……”

  几个人同时看着对方,颇有默契的同时开口:“慕家四小姐的车!”

  “车里莫非是……”

  几个人同时回头看还在震动的车,又回头看向彼此:“顾先生?”

  “不会吧,我走的时候,顾先生办公室里的灯还亮着。”

  “说不定在你没注意的时候下来了。”

  “我觉得不会是顾先生,他没这么猛吧。”

  “除了他,还有谁会和慕家四小姐在车里……还是在这里呀……”

  “什么事?”

  几个人正议论着,顾止安清雅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顾……”

  “顾先生……”

  “我们遇着了,随口聊聊……”

  “对,随口聊聊,没说什么。”

  几个人一脸尴尬,说完后齐齐转身,一路小跑而去。

  *

  顾止安微微皱了皱眉头,抬眼往前看去——慕稀的车正静静的停在哪里。

  “慕稀?”顾止安的眸光微转,拿起电话给慕稀打了过去——“我看见你的车了,在我公司楼下。”

  “你小哥?”

  “好,我知道了,下班了吗?我现在过来?”

  “好,马上就到。”

  顾止安挂了电话,微微笑了笑,快步走到自己的专用停车位,发动车子快速离去。

  蜜婚晚爱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14 避孕药》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