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15 结婚又不是不能离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记住我顾太太的身份

  两人站在园的喷泉边,透过琉璃光彩的水线看着彼此,竟有些恍如隔世之感。

  “温茹安说你中断了治疗?”夏晚脱下外衣披在她的肩上,深邃的眸子流动着变幻的颜色,似是如从前般,关心着她的一切;却又比从前多了几分让人难懂的温柔。

  “温茹安喜欢你。”慕稀坦诚说道。

  “这和你的治疗有什么关系?”夏晚微微皱起眉头。

  “你不了解女人!”慕稀不禁也皱起了眉头。

  “我自认为对你还算了解。”夏晚微微一笑,眉头慢慢舒展。

  “就算是好了。”慕稀拉了下披在身上的外套,转身看着喷泉,淡淡说道:“夏晚,刚才你也看到了,我现在的身份是顾太太。”

  “实际上我也慢慢适应了这个身份,在和顾止安的相处中,他让我觉得很舒服、很轻松,没有压力。与他的婚姻,是我想要的生活状态。”慕稀也不管夏晚什么反应,看着喷泉自顾自的径直往下说着:

  “夏晚,我对过去并不留恋,而实际上也没有值得我留恋的地方;夏晚,每个女孩子都会*情的梦,可那仅仅是梦,聪明的女人知道什么选择对自己好。而我,自认为还不太笨。”

  说到这里,慕稀转过身来,看着夏晚微微的笑了:“夏晚,温茹安问我为什么放弃,我说我不是放弃,只是有了更好的选择。”

  “温茹安问我为什么不是你,我说夏晚的心是冷的,我花了五年的时间都捂不热,我不想再花五年时间,然后连自己也冻冷掉。”

  “所以……”

  “说这些话有意思吗?”夏晚有些不耐的打断了她。

  “你看,你对我总是这么不耐烦,可顾止安不,我慌话连篇也好、我蛮不讲理也好,他都依着我。”慕稀嘴角的笑意更深了----这样说着,连她自己都相信了:她的选择完全正确。

  “没有爱情就没有期待、没有期待就没有要求,他也不过如此而已。”夏晚将慕稀曾说的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了慕稀。

  “没有要求就没有矛盾,我们可以相近如宾,这是婚姻长久并和睦的密诀;最后,我们会成为彼此不可替代的亲人。”慕稀深深吸了口气,声音平缓的说道:“多少爱情轰轰烈烈,却死无葬身之地;多少夫妻平平淡淡,却相濡以沫直至终老。”

  “夏晚,我今年27岁,已经过了为爱不顾一切的年龄,我以前不讳言对你的爱情、我现在同样不讳言对顾止安的欣赏。在我年轻的时候遇上你,给我一段关于爱情的梦想;在我成熟的时候遇到顾止安,给我一个现世安稳的未来。我想,我是幸运的。”

  “夏晚,其实你也是幸运的,在少年时候,有一段值得倾尽一切去守护的感情;在青年时候,有一个女孩曾经那么梦幻的爱着你;那么,在中年以后,你该找个安静而懂得生活的女子,相伴相许。”

  “夏晚,我们都不要回头、我们都要一直往前走----在前面,看见我们的幸福。”

  慕稀脱下披在肩上的外套,走到夏晚的面前递回给他:“我要进去了,无论如何,我该是个让丈夫放心的妻子。”

  夏晚慢慢的伸手、慢慢的接过衣服,就在慕稀以为他已经被说服的时候,夏晚却伸长手臂用力的握住了她的手腕,一把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用额头抵着她的额头,声音嘶哑的说了四个字:“自以为是!”

  “喂!”慕稀不禁恼怒。

  “梦幻的爱情与现世的安稳,原本就不矛盾,你强自将两者对立起来,是因为你不敢回头;顾止安可以给你平稳的生活,可他也只能给你平稳的生活;我可以给你爱情、同时给你平稳的生活;这帐,你不会算吗?”夏晚沉眸看着她。

  “有一个帐,你算漏了----那就是我爱你。”慕稀同样沉眸回望着他:“如果有一天,我不爱你了,或许可以和你试试。”

  “你真是莫明其妙!”夏晚不由得恼怒----爱也不对、不爱也不对,她到底闹哪样!

  夏晚懒得和她再说,用力圈住她的腰,低头变沉沉吻住了她……

  “喂、喂,你……”

  “你这个莫明其妙的女人,我非把你吻醒不可!”

  “夏晚的手臂圈她更紧了,她的挣扎变成了摩擦、她的恼怒变成了回应,在七彩的喷泉边,这个吻变得越来越热烈、越来越缠绵……

  “慕稀?”

  感觉到她脸上的眼泪,夏晚不禁微微一愣,搂着她的手臂下意识就松了松。

  “欺负我很好玩儿吗!”慕稀低下头,眼泪却大颗的滴了下来。

  “说什么呢?”夏晚只觉得今天与她的沟通,无法好好的进行。

  “夏晚,说一千道一万,所有的理由、所有的道理,我们也都不要再说了----我现在结婚了,我是别人的妻子。你若还有半分怜我,不要让我成为让人骂的女人;你若只是不甘一个死心踏地爱你的女人放弃离开,你大可一直纠缠下去,甚至抱我、吻我、和我上床;多一个情人床伴、又没有婚姻的责任,多好。”慕稀深深吸了口气,脸色冷冽的说道。

  夏晚只觉得心头一冷,下意识的松开圈着她的胳膊,踉跄的后退了一大步。

  “谢谢,自己保重。”慕稀抱了抱有些冷意的胳膊,转身快步往那灯火通明的大厅走去----她没有后悔,所以她不会回头;她还爱着,所以不想让这份爱情变成暧昧、更不想让这份爱情将两个人的关系弄得一团糟。

  她的骄傲不允许、而他的明朗也不允许----他在她心里是完美的:永远。

  *

  灯光摇曳、舞曲荡漾的大厅里,顾止安见慕稀提着裙子跑过来,便离开窗边,慢慢往餐台那边走去。

  “顾止安!”慕稀抱着胳膊跑了过去。

  “去哪里了?”顾止安将一盅热汤递给她:“新上的,我刚喝了一碗,味道不错。”

  慕稀接过来捧在手里,直呼暖和:“刚出去了一会儿,和夏晚说点儿事,外面好冷!”

  顾止安的眸光微闪,眸底却是一丝明亮的喜悦与欣赏----这个女孩,当真是大气,与夏晚的感情那样明显、夏晚的企图那样明显,她依然不屑于说慌。

  这样的女子,相处起来当真让人舒服、也同样提醒着他----对于这个意外得来的老婆,可以动感情、却不可以小气。

  她的明朗与率直,真正是许多男人都比不上的。

  “就这样出去?夏晚没给你外套?”顾止安将手贴在她裸露在外的肩膀上,眉头当下皱了起来,迅速脱下自己的外套罩在她的肩膀上。

  “给了,还他了。”慕稀喝了一大口汤后,看着顾止安平静的说道:“顾止安,既然你今天宣布了,那么我顶着顾太太的身份,绝不会让你为难。”

  “这个不重要。”顾止安摇了摇头。

  “因爱而成的婚姻,需要妥协和改变;没有爱情的婚姻需要经营。我对婚姻有十足的诚意,我会努力经营我们的婚姻----我、慕稀,只会为你加分,而不是减分。”慕稀轻扬起下巴,傲然说道。

  “我相信你,但我真的不需要你有太多的改变----认真、随性,就可以。”顾止安伸手揉了揉她的头,伸手将她揽进怀里,大手帮她拢了拢披在肩上的外套,将下巴轻轻的抵在了她的头顶----对于婚姻,他原本只是为了满足父亲的愿望,现在却多了几许期待;慕稀于他来说,也不再只是结婚本上配偶那一栏的一个名字而已。

  她总是让他情不自禁的柔软,这样一个傲气又强势的女子,并没有让他觉得霸道与悍气,相反总让他情不自禁的想呵护、想让她不需要一下这么坚强。

  第二节:推荐明厉成的后手

  人群中的喻敏,在看见大厅一角相拥着的顾止安与慕稀后,眸光不由得微微黯淡了下来----她连暗恋都觉得高攀的那个男子,这位千金大小姐却弃之不顾。

  是说她天生的好命呢、还是说她不知道珍惜呢。

  唉,人与人的差别就是这么大,有什么办法。

  喻敏仰头将酒饮下,放下杯子后,提着裙子大步往外走去。

  *

  “我的资料已经给顾止安了,看过之后,他表示有把握。”喻敏看着倚在车边抽烟的夏晚,只觉得心里隐隐的心疼,只是:他却不需要她的心疼,而他也不是她该心疼的对像。

  夏晚转身拉开车门,将她放在车上的衣服拿了递给她:“外面冷,披上吧。”

  “谢谢。”喻敏接过衣服,边披上边说道:“可能有华安的合作在前,黎副市长对顾止安的意见很重视,所以在我和顾止安离开后,便即招了明厉成进去单独谈话。”

  “其它资本方有没有对这个工程表示出兴趣的?”离开慕稀的话题,夏晚的思路依然敏捷而精准。

  “大家看到明厉成进去,大约都明白黎副市长的意思,所以就算有想法,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表现出来。但这个工程的利润空间非常大,肯定会有机构看中。所以刚才我将另一个银行的资料递了进去----我们和的关系,黎副市长很清楚,在你知道顾止安推荐明厉成后,你另有推荐,这也很正常,同时也符合黎副市长习惯做平衡的做法。”喻敏将刚才与顾止安去见黎副市长的情况,简单汇报了一下。

  “恩,从正常项目的委托程序上来看,委托给两家银行,分别做材料和工程的资金借贷,也是安全和稳妥的作法,而且你是和顾止安一起进去的,所以在推荐的透明度上,他不会有疑问----而且,他若选明厉成而不选我推荐的,他这个副市长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好过,这一点,他也很清楚。”夏晚冷冷笑了笑,眸子里的漠然,有种天然的冷意与距离感。

  “这也是为他好,否则后面明厉成出了事,他临时哪里再去找一家银行、重新做招标流程。”喻敏轻扯嘴角,淡淡的笑了笑。

  “恩,现在和我一起进去。”夏晚点了点头,从车上拿出车载烟灰缸,将烟按熄后,喻敏也已经将外套放回在了车上。

  锁好车后,喻敏挽着夏晚的胳膊,仪态万方的往会场里走去。

  *

  进门后,喻敏下意识的朝刚才顾止安与慕稀相拥而立的方位----在没看到两人后,心里暗自吁了一口气。

  下意识里,她不希望自己的偶像输给别人、也不希望看到这个一直高高在上的男人,难过尴尬的模样----更不想看到他对另一个男人吃醋的样子。

  那个男人,还真不配。

  “喻敏?”夏晚喻敏停下脚步,不禁皱眉低头看向她。

  “对不起,脚下刚绊了一下。”喻敏忙扯了裙摆,两人默契的往里间的包房走去。

  而坐在偏厅喝热茶吃蛋糕、边等着顾止安的慕稀,看着挽手前行的夏晚与喻敏,不禁在心里一阵赞叹----他们两个站在一起,那气场、那表情、那气势,当真是强大得让人仰望。

  这种女子配在他的身边,与他的才气与能力,才算是当得益彰。只是这么多年,他同样一直忽略着这个不仅能力出众、样貌也顶尖的女子。

  “夏晚,你总是这样,身边好的女人,总是不知道珍惜,一定要等到失去,才发现自己爱着。”

  “不过夏晚,或许单纯一些的小女生才最适合你----她们不介意你曾经爱过多少人、不介意你心里还放着谁、她们会如于佳佳那样简单,只看现在、只看未来、单纯得不让你费心。”

  看着夏晚与喻敏的背影转进转角,慕稀轻轻的低上头来,将捧在手里的热茶凑近唇边,唇角微微翘着,似乎已将爱情放下----于夏晚,如哥哥那般,操心着他的未来。

  *

  “我还以为你先走了呢。”黎副市长在看见夏晚后,眼底的笑意不由得更深了。

  “出去抽了支烟。”夏晚微微笑了笑,矫身在黎副市长的身边坐下。

  “我看了喻助理给我的名单,这可是正好解了我的难。这么大的工程,一做就是好几年,只有一家银行我肯定不能放心。”黎副市长点了点头,看着夏晚说道:“我说夏行长,你和我说个实话,亚安中国有没有可能,在股权上做一些调整?”

  “谢谢黎副市长抬爱,只是亚安在全世界的分行,都由总部控股,即便现在中国的经济上行,支撑着整个总部的业绩,却也不能改变这种历史和现状。”夏晚诚恳的说道。

  “恩……”黎副市长用手轻轻敲打着大腿,沉思良久,才对夏晚说道:“夏行长,我的难处你应该明白,再好,也只是一个投资机构,我能运用他的资金去扶持一些需要的企业,但政府项目是不可能用到的。”

  “对于银行方面,国字号的形式太单一,我们只会在最核心的业务上,由他们来出资。对于外包的项目,原则上由外包单外自行选择融资渠道,而实际上这个融资渠道是由政府指定的。所以我需要政策灵活、业务多样、行长有金融背景这样的银行----目前看来,也只有你夏行长能满足这些条件,只是……”黎副市长为难的看着他。

  “倒也不是完全不可为。”夏晚微微笑了笑。

  “哦?”黎副市长放下叠着的腿,将身体往前挪了挪,看着夏晚说道:“愿闻其详。”

  “亚安自己的股权结构是无法改变,但亚安可以入股别的公司,成为某家公司的股东。”夏晚微笑着说道。

  “之前,我们与慕氏的合作也是如此。当时慕家也是抵触纯外资的。”喻敏接着说道。

  “夏行长的意思,是准备投资一家建筑公司,然后由这家建筑公司承接这次的公路工程吗?”黎副市长思索着看着他。

  “‘华安’是家不错的建筑公司,承接这样的工程,能力和技术上完全没有问题。但现在‘华安’有了的资本,所以我们基本是不考虑了。”夏晚点了点头,看着黎副市长说道:“但我们之前投资的一家中级建筑公司,与华安有合作关系。”

  “所以这家公司应该能满足市政公路建设的技术与能力需求、而他有了华安和市政的项目在手里,利润自然没话说,亚安的资金安全也能保证,所以我们加大投资也是可以的。”

  夏晚说完后,看了喻敏一眼。

  喻敏便即从礼服的内袋里拿出一个U盘递给黎副市长,干练的说道:“这家公司是夏行长出差时,我谈下来的,这里是他们全部的资料,以及我们做的信用调查报告,黎市长可以参考一下。”

  “好好好、有详细的资料,我们考察起来就容易得多了。”黎副市长接过U盘,连连点头,看着夏晚问道:“夏行长晚上可有其它安排?您的朋友阿里先生正在楼上与江市长喝花,是否过去一起座座?”

  “不用了。他是我学长,走前我会单独陪陪他。”夏晚的眸光微微闪了一下,边起身边说道:“他这次过来是考察‘华安’的对外项目能力,黎副市长可以介绍一下。在招标的时候地,他对‘华安’的印象非常好。”

  “恩,好,咱们市里有走出去的企业是好事。”黎副市长点了点头,站起来与夏晚握了握手后,做了个请的手势,也没送他们出门。

  第三节:时机

  夏晚与喻敏刚走到大厅,便被一些同行给截住了。

  “夏行长,刚才一曲舞毕,就不见了踪影,不知道……”这些人知道喻敏与他的关系,而平时更多打交道的喻敏,那也是强势得毫不遁让的女人,所以也没人拿他们的关系开玩笑。

  “黎副市长向我了解一下,除了京都,我对其它银行怎么看。”夏晚从服务生手里接过一杯红酒,散散漫漫的说道:“我当然是力争亚安能有机会拿到项目了。”

  “亚安光做股东都赚过所有银行贷款的钱了,哪里在乎这点儿项目,再说亚安的纯外资身份,就算黎副市长想例外,怕也是不能作主的。”有人说道。

  “确实,所以没办法,我只能推荐京都了,明行长在业内的口碑不错,又新来J市,我们该给新人多一些机会。”夏晚笑笑说道。

  “听说的顾止安也推荐了‘京都’,市政项目当然不会只选一家合作银行,依夏行长的分析,我们‘万和’有没有机会?”‘万和’的行长略带紧张的问道。

  “当然有,只要一天没定下来,大家都还有机会。”夏晚微笑着,将酒杯对着众人举了举,仰头喝下后,淡然说道:“所有的机会都需要用资源去争取,相信各位比我更懂这其中的关键,所以大家也别围着我了,正主儿在那边。”

  说完后,便将酒杯递给路过的侍者,然后与喻敏快步往外走去。

  “夏行长,再聊聊吧。”

  “哎,夏行长,后面还有节目呢……”

  后面的声音远远近近,夏晚与喻敏却是脚步不停。

  “有了那份‘齐鑫’建筑公司的资格审查模板、加上我们刚才刻意提到的合作资格审查,想来市里在做招标流程时,会有所参考。”喻敏拉上车门,拎起外套将自己裹了起来。

  “这样最好,如果他不启动这个流程,就让人将明厉成的资料直接寄到黎副市长上一级领导手里去。”夏晚淡淡的说道。

  “这样的话,‘齐鑫’的合作怕是会受影响。”喻敏疑惑的问道。

  “没有‘齐鑫’还会有其它建筑公司,我们亚安投资一家小小的建筑公司,应该不难吧?”夏晚转过身去看着她。

  喻敏尴尬的笑了笑:“不难,只是习惯了用现成的资源。一个‘齐鑫’的功能,只做了资格审查的引子,想来总觉着有些不合算。”

  “有些资源,可以一用再用、大用特用;有的资源,只用一次就够了。如何用,并不取决于这个资源的大小和得来容易与否,而是取决于他的实用度。”夏晚低笑着说道:“喻敏,不要被性别束缚了你的思维----该用就用、该放就放,不要对任何资源有舍不的情绪。”

  “是,我知道了。谢谢行长。”喻敏点了点头,微眯的目光在看着夏晚时,却更加清醒了----这个男人,于他来说,只能是上级、只能是伙伴、只能是助他成长的师长!

  “行了,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我什么时候不肯教你们了,偏做出这副样子。”夏晚叹了口气,转过身去,发动车子慢慢往外驶去。

  “行长,你和慕小姐她……”喻敏看着他轻声问道。

  “分了。”夏晚淡淡说道:“我的样子很明显吗?被人甩的样子?”

  “就是话比平时多了些,其它还好。”喻敏小声说道。

  “恩。”夏晚轻应了一声再说话。

  “你……你怎么就让人家拿证了?”喻敏仍是忍不住问道----失恋也不是大事,总有机会再追回来;可让人家拿了证,这就难了:

  追人家的老婆,那可是有失道德的。

  “谁知道她发什么神经,一不高兴就跑去把证拿了。”夏晚略显烦燥的说道:“让她去,吃了亏、受了屈,哭的时候,看她的谁后悔去。”

  “当然还是找你啦,你舍得看她受欺负?”喻敏轻轻笑了笑:“不过行长,你准备真的就这样放手?”

  “你看我像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吗?”夏晚轻哼一声。

  “像不像不重要,重要的是以慕小姐的个性,似乎没用。”喻敏见他一副嘴硬的样子,不由得失笑。

  “女人,都有些莫明其妙的坏毛病。”夏晚淡淡说道:“她一直都任性,由她去吧。结婚又不是不能离婚,哪儿有那么要紧的。”

  “离……”喻敏不禁说不出话来----他这思维也够奇葩的。

  不过……

  对慕小姐也太放任了-----被人欺负了一下,就要把人家整得行业里没办法混一去;情人间吵个架、赌个气,转身和别人结婚了,他也由她去。

  只是夏行长,她结婚了,你可是很难追回来了的----真不知道他有没有这个自觉。

  只是……

  一个只是欺负了她的明厉成,就被整成这样;那个娶了她的顾止安,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吧?

  喻敏不禁侧眸看着她的偶像,推测着他的行事风格----他在等什么?等她玩够自己回来?还是在等一个合适的时机,让那个男人自己滚蛋?

  想到这里,喻敏轻轻的笑了……<!--over-->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15 结婚又不是不能离》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