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17 夏晚相亲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周一新闻

  “小晚啊,小稀怎么就结婚了?”夏妈妈的电话,如约而至。

  “恩。”夏晚边伸手揉着额头,边应着,旁边的喻敏自觉的拿着手中的文件退了出去。

  “唉,你看人家下手可多快,杂志上说,这个人才来我们市里没一年呢。你看看你,都回来多久了。杂志上说,目前在J市的地位,你还是压过那个顾什么一头。可我看追老婆这方面,你真是输得太远了。我说……”

  “妈,说重点!”

  “臭小子,嫌妈啰索呢?”

  “我还有五分钟给你,马上有个国际会议。”

  “你出差的时候我给你发的信息和照片都看了没有?你当时没有回信,我就当你默认了,我已经托人约了年前和人家女孩子见面,具体时间和地点我马上发在你手机上。几分钟了?”

  “我现在不想……”

  “你一个大行长,对自己的妈妈都不讲信誉,你让你的合作伙伴怎么信任你?”

  “妈,你能不能别掺……”

  “我看五分钟也到了,就这么说定了。你要是不来,我就去找那个顾什么,告诉他别抢我儿子的媳妇儿!”

  “妈----”

  “我儿子工作最重要,妈就不打扰你了,儿子再见,记得收我短信,然后保存起来。”

  电话那边‘喀’的一声被挂断,夏晚只觉得一阵头大----

  没错,周日行业年会上的信息,在周一已经报道了出来,无论从行业格局、还是从私人密辛,在那些没有感情色彩的方块字里,似乎都透露着让人欢喜让人忧的信息。

  只是他没想到,一向不看金融报道的母亲,居然也第一时间知道了消息----而后果,则是不允许他再装聋作哑。

  *

  媒体上关于这次行业年会的报道,在阿里私人来访的报道下面,大篇幅报道了夏晚与顾止安的消息。

  报道夏晚,自然是因为阿里在与市长‘闲聊’时提到这位学弟,说是专门为他的迟规而道歉----一句不轻不重、淡然却亲昵的‘替他道歉’,让夏晚在J市政府要员心中的地位,越发的高了起来。

  这算是阿里对夏晚的回谢礼,所以无论是年会当时、还是年会之后,夏晚都没有对阿里有特别的表示----这样的淡然,却让外人看出了随意。

  既然能够随意,关系自然够铁。所以一直认为亚安做为纯美资银行,只能做企业信贷与投资的业内同行,不禁开始猜测----他是否借S国政府要员的这次探路,要打开在J市的政府合作之路?

  但无论多少猜测,也只是猜测。亚安的对外采访口径,依然由公关部把关、喻敏发言----夏晚依然只会在每年初、每年末,接受专业财经频道的专访,就国际国内金融环境、亚安国际战略做出分析与回应。

  *

  “喻助理,今年情况与往年不同,半路打劫,从亚安手里夺走了慕氏的项目,又投资了慕氏看好的‘华安’,请问这是夏行长的策略、还是亚安的势头已弱?我认为这种情况上,夏行长应该有一次正式的对外发言。”

  “对,业内同行都很想了解,夏行长对于顾止安的评价。”

  “或者夏行长有一些态度,需要喻助理代为表达?”

  对于喻敏一惯而官方的态度,记者们仍不死心。在公关部告知夏晚和喻敏均不在此时接受正式采访后,仍然围着喻敏不愿离去。

  喻敏从公关经理手里接过亚安特制的礼品袋,随秘书一起边分发给各记者,边淡淡笑着说道:“谢谢各位的关心,亚安银行整体的投资计划和策略,不会因为某个机构而有所改变。我和各位一样,相信夏行长有预见与预防投资规划过程中的某些意外。”

  “国外投资机构纷纷看中中国资本市场,这对于中国来说,是件可喜的事情,我们愿与所有金融机构共同繁荣中国资本市场。”

  “喻助理,你的意思是,亚安对于的介入,早有预料,并已有对策是吗?”记者趁着接过礼品的机会,将话筒伸到了喻敏面前。

  “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字面意思,请各位不要过度解读。”喻敏脸上职业的笑容越见深邃。

  “那么喻助理,可知道顾先生与慕氏四小姐之间是怎么回事?业内一直传言,四小姐与夏行长的关系非常亲密。”记者见挖不出行业内幕,便又将话题转到了私人事情上。

  听到这问话,喻敏不禁失笑:“若不是各位胸前的身份挂牌,我倒要怀疑站在这里的是否娱乐记者了。”

  “不过……”喻敏突然话锋一转。

  “喻小姐!”

  “喻助理----”

  听见喻敏话风转向,各记者立即重新围拢了过来。

  “我建议各位去采访一下的顾先生,关于顾先生昨晚在行业年会上宣布的信息,现在可是在金融版面、娱乐版面都有大篇幅报道,可见这位顾先生的新闻价值,比我们夏行长要大得多。”喻敏笑着,抬腕看了看时间后,对各记者欠了欠身体,朗身说道:“抱歉各们,我现在还有个国际会议,下次再聊。”

  说完便转身往连着国际会议室的内门走去,公关部的同事则将各记者拦在了她身后。

  了她身后。

  *

  没错,顾止安的报道,在财经杂志上是紧挨着夏晚的----篇幅相同、版面相同,似乎隐隐有着与夏晚分庭抗礼之势。

  只是专业财经杂志,确实足够的专业,对于慕稀的消息只字未提,仅在文中对顾止安以太太的名义进行捐款,在额度上压过亚安、在气势上又软绵低调的做法,进行了各方分析----当然,主要是对与亚安在J市地位与关系上的分析。

  当然,对于这个初来窄到、行为上如狼似虎、外形象优雅俊朗的年轻投资人,以这种迅雷不及掩耳的方式宣布了他与慕氏联姻的作法,如此有看点的新闻,即便是专业的财经杂志也不会放过。

  所以在人物副刊的头条版面,又以顾止安、慕稀、夏晚三人之间的私人关系,做了大篇幅的回顾----最后总结一句话:慕家四小姐的婚姻,将是本年度最具价值的一项投资。

  *

  “最具价值的一项投资?”慕青将杂志摔在了慕稀的面前。

  “商业的圈子,又有什么不是论斤称两的来算的呢?这个规则,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慕稀拿起被慕青摔在办公桌上的杂志,优雅的翻了开来,看着上面的图片,不禁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笑眯眯的说道:“小哥,我看起来好象还不算老呢?”

  “是夏晚不肯要你吗?”慕青并不理会她的打岔,看着她直直的说道。

  慕稀低着头,半晌才说道:“原来你也知道。”

  “哼,那个人和慕城蛇鼠一窝,真不知道你是哪只眼睛看上了他。看上他就算了,好歹你自己喜欢。可现在这个顾止安又算是怎么回事!”慕青看着慕稀,只觉得恨铁不成钢,却又觉得心疼。

  “顾止安……”慕稀放下杂志,想了想后,抬起头来看着慕青说道:“他是个不错的人,我上次遇到点儿事,他出手帮了我。”

  “然后我出去相亲,对像又正好是他。我觉得也挺巧的,怎么着也算是一场缘分吧。”慕稀起身,从办公桌后面走到慕青的身后,伸手圈住他的脖子,将身体半依在他的背上,轻轻的说道:“小哥,我总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吧?”

  “小稀,小哥不希望你将自己的婚姻作赌注。”慕青伸手抓住慕稀的手,皱着眉头说道。

  “慕氏已经在的掌握之中,我拿什么和顾止安交换?”慕稀侧脸看着慕青,笑着说道:“若硬要说交换,也是顾止安吃亏不是。”

  慕稀伸手在她脑袋上拍了两下,叹了口气说道:“婚姻大事,爸妈都不在了,我又一直在里面,是管不到你了。现在这样,我只能说:过得不开心就离婚,这不是什么大事,不要委屈了自己。”

  “好,我会记得小哥的话。”慕稀用力的点了点头。

  “公司的事你也不用担心,慕氏十多年的基业,也不是别人想拿走就能拿走的。小哥自有办法对付那些外来资本。”慕青冷冷的说道。

  “恩,我知道了。”慕稀的眸光微微闪烁了一下,轻声应了下来。

  “好了,小哥最近要忙一阵子,不会天天到公司来,你有事给我打电话。”慕青拍了拍她圈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轻轻扯开后,站起来看着她说道。

  “忙什么呢?我听佳佳说你送她戒指了,结婚的事准备怎么安排?”慕稀点了点头,边送慕青往外走边问道。

  “恩,在安排。”慕青点了点头,却没有说其中的细节。

  “喂,人家可等了你五年哦!”慕稀一脸不认同的看着他:“小哥,该玩儿的你也都玩儿够了,定下来吧。”

  “知道。”慕青挑了挑眉梢,笑笑说道:“过完年拿证、慕氏拿回来后婚礼。”

  “说话算数哦!”慕稀紧跟了一句。

  “我说四小姐,你到底向着谁呢?”慕青停下脚步,有些无奈的看着她。

  “向着你呀。”慕稀目光清澈的看着他认真的说道:“你以前处的那些女人,可没一个是真心的。”

  “知道了,我先走了。”慕青的眸色微微一暗,转身快步往外走去。

  看着慕青走远,慕稀脸上一直挂着的笑容才慢慢收了起来,暗暗叹了口气后,转身慢慢往回走去----她知道自己的理由无法说服任何人,却只得一次又一次的用这种理由来说服别人、再说服自己。

  其实,真实的情况----不过是夏晚不要她而已、不过是她不相信对她五年的感情视而不见的夏晚,会突然醒悟一样。

  或许,他和哥哥们一样,只是希望自己别拿婚姻做筹码;或许,在安言之后他对婚姻、对未来便没有了期待,以为可以陪着自己一直找到除他以外相爱的人,所以在看着自己急急出嫁时,便又担心自己会伤了自己。

  夏晚,没关系,或许我们以后都不会再爱别人,但我们还是可以拥有平静的生活。

  *

  “刚才是慕青来了?”慕稀刚走到办公室门口,便看见慕允正等着她。

  “恩,真巧,他刚走,你们没碰上。”慕稀轻轻点了点头。

  “他来干什么?说了什么时候回公司吗?”慕允帮她推开办公室门,边往里走边问道。

  “来看我,说了和佳佳的婚事,没谈公司的事。”慕稀淡淡说道。

  “真……”慕允脸色一沉,在转头看见慕稀

  头看见慕稀淡然疏离的表情时,便又转口说道:“原本想和他商量一下他回公司的事情,不过他在里面呆了5年多,想必还需要一些时日适应,我就再等等吧。”

  “恩。”慕稀只是轻轻应了一声,没有对慕青的情况多说一个字。

  “新闻我看到了,感觉顾止安挺护你的。”慕允见她神情怏怏的样子,情绪不由得也有些低落。

  “是啊,他很好的。”慕稀点了点头,转身回到自己的办公桌里面坐下后,看着慕允问道:“还有什么事吗?我约了市场部沟通新年陈列设计的事。”

  “新闻上说,顾止安和夏晚都推荐明厉成投资市政公路业务,是怎么回事?”慕允看着她问道。

  “这个我真不清楚。他们那个圈子里的事情,和我们商业圈完全不同,有时候看起来是机会,可能却是陷阱;有时候明明是敌人,却做着朋友才会做的事。”慕稀摇了摇头,沉思的说道:“他们的圈子,真是太复杂了。”

  “恩,你能借这个机会,走进这个圈子,也是好事。”慕允见慕稀似是真的不懂,便也没财多问,随意问了两句后,便离开了她的办公室。

  只是,他当然不相信慕青来公司只是问慕稀的事----这样一个权利欲、利益欲比谁都重的人,怎么可能对现在的慕氏没有一点想法。

  不过,公司现在不缺钱,所以他死守着手里的股份,慕青是完全没有可乘之机的!

  想到这里,慕允的眼睛不禁微微眯了起来----慕青,似乎我还得感谢慕城,将你的势利削得一干二净、将你的股份全变成干股,让慕氏的股权结构变得简单而明朗。

  第二节:夏晚相亲

  行业年会及其新闻,算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外人和媒体等着看亚安与的较是;身边的人则为这几个孩子的婚姻大事操碎了心。

  “小晚,人家女孩子已经到了。”

  “恩。”

  “小晚,出发没有。”

  “恩。”

  “小晚,到哪儿了?”

  “路上。”

  “还要多久?”

  “这份文件还要再修改一下;这份数据让老沈再确认一次,没问题的话可以报给总部了。”

  “小晚,你到底在哪里,怎么还在谈工作?”

  “还有十分钟。”

  “哦、好好好,那老妈先撤了!记得8号桌,小姑娘穿明黄色毛衣。”

  “恩。”

  *

  “行长?”喻敏看着他,只觉得一阵意外。

  “这几份我都批好了,你接着处理吧。”夏晚将手上签好的文件递还给她后,收好笔,随意的伸了伸腿。

  “哦,好。”喻敏忙接过文件,快速的扫了两眼后,便收了起来,而司机也正好将车停了下来。

  喻敏扭头往车窗外看去----冬日里一片繁花似锦的小店,看起来格外的明媚而温暖,当真是个相亲的好地方。

  *

  下车后的夏晚,也与喻敏有同样的想法----确实是个相亲的好地方,再平凡的人往这里一站,也沾了几分仙气。

  “夏先生吗?这……”靠窗的位子上,一个穿着明黄色宽松毛衣的女孩朝他招着手,只是话说了一半便愣在了那里----连刚刚举起的手,也尴尬的在半突中握了下去。

  “伊小姐?”夏晚微微皱了皱眉头,快步走了过去,看着一脸明媚的女孩子问道:“我们见过?”

  “好像是见过。”小女孩尴尬的点了点头:“S国的时候,我将朋友的给男朋友做的营粥错送到你的病房了。

  “抱歉。”夏晚定睛看了看她,似乎有些印象。

  “没关系,是我弄错了。”伊念笑着摇了摇头,睁大眼睛看着夏晚,试探着问道:“你是我今天的相亲对像吗?”

  “大概是的。”夏晚轻轻叹了口气,看着女孩子,心里不禁有些烦燥----女孩看起来大约只有20岁的模样,比自己小了十岁有多。

  以他的身份、他的年龄,坐在这里和这样一个小女孩相亲,真是滑稽。

  “哦,听阿姨说你很忙,可能没有看过我的资料,我自己说吧:我叫伊念,今年22岁,刚刚大学毕业。”看着夏晚严肃而有些不奈的样子,刚才还一脸笑容的少女,不禁有些紧张起来,双手捧着咖啡,不停的转来转去。

  “很抱歉,我目前没有结婚的打算。”夏晚轻挑了下眉梢,看着小女孩黯淡下去的眸子,淡淡的说了下去:“当然,你若不介意的话,我可以……”

  夏晚的话还没说完,突然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下意识的回过头去----慕稀与顾止安正并肩站走进门来!

  果然说慌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夏晚伸手揉了揉额头,缓缓的转过身去,将刚才没说完的话继续说完:“我可以介绍一些朋友给你认识。”

  “要换一家吗?”身后传来顾止安温润的声音。

  “这里太浪漫了,不适合我们这样的老夫老妻。”慕稀淡淡说道。

  “好。”顾止安轻应了一声,然后传来两人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夏晚的眸色依然淡淡的,看着伊念说道:“刚才走的那们女士,是我女朋友。”

  “啊?”伊念不禁睁大了眼睛。

  “就在上个月,她嫁给了别人。”夏晚点了点头。

  “因

  “因为你很灰心,所以就来相亲;突然又觉得,爱情还是很重要的,婚姻不能将就,所以刚才又后悔了是吧?”伊念的眼睛睁得更大了。

  “算是吧。”夏晚不禁无语----这小女孩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

  “那位先生看起来很疼你女朋友,我觉得你抢回来的可能性不大。”伊念低头喝了一大口咖啡,却被苦得皱起了整张小脸和鼻子,忙回头向服务员招手:“麻烦再给我拿两包砂糖。”

  说完后,似乎思索了一下,看着夏晚说道:“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戏。”

  “恩?”夏晚只是应付着,眼睛却看着玻璃窗外,顾止安和慕稀沿街步行的身影。

  “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会分手,可你女朋友心里肯定有你。”伊念肯定的说道。

  “是吗……”夏晚听了只是苦笑----她心里有他,他何尝不知;只是,爱情不再是她的最优选择而已。

  “当然啊,她进来的时候,目光立即落在你身上----女人可只有对自己爱的人,才会有这样的敏感和关……”伊念话还没说完,脸不由得微微红了起来----刚才他走进来的时候,她可也是第一眼就看到了他!

  伊念偷偷的看了他一眼,见他似乎没在意自己的话,便又接着说道:“所以她一定是爱你的;而且,她看到你和我在一起后,她立即和先生离开了,这说明她在吃醋哦----我这么年轻又这么可爱,还是有被人吃醋的价值啦。”

  伊念说完,伸手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两包砂粮,拆开来全倒进了咖啡里。

  夏晚这才回过头来看她----只觉得这女孩子的思维异地常人;不过,也确实如她所说:年轻而明媚的她,身上有一股让人眼前一亮的阳光感觉,这感觉会让人轻易的忘掉烦恼。

  “所以说呢,你还是有希望的。但是呢,破坏别人的婚姻,好象又不太好。”伊念一边搅动着杯中的咖啡,一边看着夏晚,一脸苦恼的说道。

  “今天的事谢谢你,我公司还有个会,先走了。”夏晚轻扯了下嘴角,招手叫来服务员买单。

  “不用谢。”伊念看起来似乎有些失望:“看来我还要继续相亲呢。”

  “这么急着嫁人?”夏晚好笑的看着她。

  伊念挑了挑眉梢,明媚的眸子里有股淡淡的忧愁,却又很快被她的笑意给冲走了:“我刚毕业麻,我妈说了,要么马上找到工作、要么马上找到老公,家里可不会再养我了。”

  “也对。”夏晚接过服务员的单看了一眼,拿出信用卡递和单一起递给了服务员。

  “其实我一直有打工,倒不需要家里养我,只不过……我妈那个人……呵呵,不说了,反正咱们各有各的难。你刚才可说了,有朋友就介绍给我,做做样子也好麻。”伊念哈哈笑着,见服务员拿了发票和卡回来,便也站了起来:“谢谢你的咖啡。”

  “这是我的电话,以后有事可以找我。”夏晚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在发票背面写了自己的号码递给她。

  “谢谢,或许有一天我真的用得着。”伊念将号码念了一遍后,便仔细的折起来收进了包里。

  “你学什么的?”夏晚起身,与她一起边往外走边问道。

  “金融。”伊念说道:“不过我不喜欢这个专业,我喜欢旅游,我的理想是先走遍中国、再走遍世界。”

  “好理想。”夏晚轻扯了下嘴角,看见喻敏的车后,连再见也没说,便快速走过去拉开车门上了车。

  *

  看着这辆老奔驰迅速的消失在视野里,伊念明媚的眸子里微微黯淡,转身边踢着路上的石子边往前走去----前面顾止安和慕稀并未走远,似乎只是在路边散步,而并未打算另找一家进行午餐。

  伊念眼珠转了两圈,从包里拿出纸笔快速的写了一句话后,便朝着慕稀和顾止安散步的方向跑过去----

  蜜婚晚爱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17 夏晚相亲》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