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18 结婚的事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年轻的伊念

  “嗨,美女!”伊念快步跑到慕稀的面前站了下来,气喘嘘嘘的样子,满身、满脸洋溢着一股子少女独有的朝气。

  “你好。”慕稀的眸色微暗,脸上的笑容略显迟疑。

  “怎么?年纪大的阿姨就喜欢这样装模做样的故作优雅,虽然现在是冬天,你穿得未免也太多了些,看起来当真是暮气沉沉啊。我说阿姨,你有30岁了吗?”伊念顶着红扑扑的小脸,眨巴着眼睛看着慕稀,单纯的样子,让人觉得她连挑衅也这么可爱。

  “小姐……”

  “我可没和你说话,男人还是要有风度些才好!”伊念转头瞪了顾止安一眼,见他被噎回去的样子,便伸手将手里的纸条塞进了慕稀的手里,扬起下巴、一脸明媚的说道:“成熟有时候并不是优势,年轻有时候代表勇敢。当你裹步不前的时候,有人正在努力奔跑,所以,你拭目以待吧。”

  说完便转身往前跑去,高高的马尾在冬日的阳光下一甩一甩的,全身上下都跃动着满满的青春音符,让慕稀突然间觉得----自己确实老了!

  “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莫明其妙吗?”顾止安不禁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年轻啊!”慕稀低头看手中的纸条,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写的什么?”顾止安难得有好奇心。

  “孩子气的话。”慕稀笑着摇了摇头,将纸条撕成一条一条的,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那就别理会她。”顾止安点了点头,伸臂揽着慕稀的肩膀,慢慢的往前走去----而慕稀的情绪,似乎受这个小女孩的影响,居然一直保持着愉悦的感觉。

  “他现在喜欢你,可以后会喜欢我的。因为你真的太老了。喂,敢和我赌吗!”

  这是伊念递给慕稀的纸条----她知道自己已经老了,甚至心灵比外表更老!可她也知道了,他对一个陌生的女孩子说喜欢她。

  喜欢?

  对于年轻人来说,是很容易说出口的。而对于他们这样年龄的人来说,这喜欢里,多多少少会参杂着不愿明说的爱意。

  夏晚,第一次感觉到爱情离我这么近,居然是在一个陌生的女孩这里;

  夏晚,或许真如她所说,我已经太老了,听到你的爱情,我居然只有喜悦,却鼓不起勇气改变现在。

  夏晚,错位的时间、错位的表达,我们----是否终究还是要错过?

  “小心!”

  一个男孩子仅穿着长袖t恤,追着一个球跑了过来,差点儿撞上慕稀,被顾止安及时的扶住了。

  “叔叔阿姨对不起。”男孩子伸手擦了擦额头的汗,向顾止安和慕稀弯腰致歉后,抱起球又跑回到街心小花园。

  “我就成阿姨了?”慕稀看着这在7度的天气里,只穿着一件球衣的孩子,不禁失语。

  “现在的孩子个儿长得大,这孩子看起来才十来岁。”顾止安笑着说道。

  “你看他只穿一件球衣,刚才与夏晚相亲的那个女孩子也只穿一件毛衣一条短裙。”慕稀只觉得自己被打击得不行:“顾止安,我看我真的是老了,穿着大衣还觉得冷。”

  “他们天天除了学习就是运动,哪儿有像你这样熬夜画图的,身体自然不一样。”顾止安安慰似的拍了拍她的腰,轻笑着说道:“所以以后,每天早上起来跑步,恩?”

  “天暖和些再说吧,我是真的怕冷。”慕稀的眸光微闪,又将手插进羊绒大衣的口袋里,脖子还作势缩了一下。

  “真懒。”顾止安看着她俏皮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谁说她老了?一双高跟鞋、一条小脚裤,露出半寸的脚踝,说实话,他看着也觉得冷;上面倒还算多,一件军绿色羊绒短大衣,腰间束一条黑皮腰带,几分俏皮里,还透着几分帅气;行走间的优雅里,带着都市女子独有的自信与风度,不是那些小女生能比的。

  “你很好,那女孩即便到了你这个年龄,也未见得能有你这样的优雅与风度。”顾止安沉眸看着她----沉静的面容里,因阳光而生动起来的眸子,有着平日里没有的光彩。

  似乎?

  只有在夏晚的面前、只有提到夏晚的时候,她才会这样。

  时间当真是个神奇的东西,还好,她与夏晚之间有五年,而他与她之间,会有很多个五年。

  顾止安微眯着眼睛看着冬日阳光里的她,突然有种想吻她的冲动----只是……

  他眸光沉了沉,仍是克制住了这有些莫明的冲动,揽着她慢慢往前走去。

  只是……

  第一次有这种感觉----做一件事情,没有目的、没有算计,只有情不自禁……

  第二节:出差美国

  夏晚的相亲终究还是没有成功,在夏妈妈的唠叨与咆哮里,夏晚去了美国总部,说是至少要呆一周,直至年前回来。

  “夏晚,我只有这么一个要求,让你找个老婆也这么难?”

  “夏晚,你爸已经走了,难道你想让我也带着遗憾走?”

  夏妈妈终于忍不住冲到了夏晚的办公室,拦着不让他走。

  “为什么会遗憾?我上学的时候不让我谈,现在我不谈你又逼我谈。妈,我真的很想孝顺你、按着你的想法去做,可人生不是程序,只需要录入年龄就可以;生活也不是报表,看到数字就能统计出未来。”夏晚闭了闭眼睛,看着一头白发的母亲,心里也难受,却又莫可耐何----在s国出事差点儿死掉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是真的需要结婚了,至于对像,也真的是谁都行。

  只是现在……

  他不知道自己在坚持些什么,他从没认为爱情有多重要,却又不想在爱上之后轻易的放开,最后----最后他还想再争取一次,如果这一次还不行,他就放弃。

  “小晚,你是在怪妈妈逼你吗?”夏妈妈忧伤的看着夏晚----他虽然从小顽劣,可在长大后,却一次没和自己发过脾气。

  “没有。”夏晚伸手抱了抱母亲,低低的说道:“妈,明年吧,明年我会安排好这件事。”

  “其实,想你结婚、想你生孩子,也不过是希望妈百年之后,你身边还有亲人,不至于孤孤单单的一个人。你要是自己喜欢一个人、那就一个人吧。”夏妈将头依在儿子的胸前,眼圈红红的说道:“其实一个人也好,省得有一个人走了,你还要伤心难过、还要不习惯。”

  “妈……”夏晚轻轻的拍着母亲的肩膀,记忆中那个乐观无谓的母亲、那个声音总是很大、又不肯承认自己比她高的母亲,什么时候,已经不到自己的肩膀了。

  时间的残酷这处在于----你永远都无法回头。

  或者慕稀是对的,如他们这般年龄,爱情早已不是生活的必须品,有什么比一份安稳的生活来得更重要呢!

  曾经以为非安言不可,现在不也变了吗?

  “唉,妈看来是真的老了,老犯些老人病。你去吧,不耽误你工作了。一个人,真没什么不好。”夏妈妈拉着儿子的衣服擦了擦有些湿润的眼睛后,扯下他拥着自己的手,朝他挥了挥手,转身往外走去。

  夏妈妈这临去前小女生般的动作,让夏晚不由得失笑,却又伤感----母亲一向开朗明快,从来不如别的母亲一样将关注力全放在孩子身上。

  这样的母亲,如果父亲还在,或许不会老得这么快;如果能多陪陪她,或许也不会总感觉到寂寞。

  “慕稀,我们再给彼此一次机会吧。如果还不行,我也不能等了----到现在才发现,曾经的执着,不过是和时间开的玩笑,走过了光阴,却连执着的理由也没有了。”

  “慕稀,或许是年纪大了,我没办法做到对你如对当年的安言,我想,我等不了那么久、我母亲也不能等那么久。”

  夏晚低头看了看被胸前被母亲扯皱的衬衣,下意识的伸手捂住----似乎捂住了独属于他的那份温暖:没有任何人可以代替。

  *

  “阿里,回国了吗?”夏晚边往机场赶边给阿里打电话。

  “‘华安’与‘日夏’的项目最后怎么确定?”

  “‘华安’我了解,技术和资金都完全没有问题,设计‘日夏’考虑得会更周全,但正因为如此,他们有些自负,实地考察与技术参数方面,你们的专家还是要一项一项的过问。”

  “恩,与‘日夏’的关系是双向投资的关系,比较复杂。我建议你与的顾止安能够有一次面谈。”

  “双向投资让人不放心的地方是:如果有新的项目需要大笔资金的话,‘日夏’总部就需要抽调资金----据我了解,在顾止安手上有一个大的项目:慕氏,国内顶尖服装企业。投资其中一个品牌,拼控制这个品牌所有的市场策略与市场赢利,这一点遭到了慕氏另一个继承人的强烈反对;若这个继承人发起反攻的话,顾止安需要大量的资金对慕氏进行收购,而这个进程以我判断,大约会在两年内发生。”

  “ok,其实你需要的是‘日夏’的承诺,而不是的,不过,若你先定下‘华安’负责的部分、再找顾止安去谈话,‘日夏’会主动给你这个承诺的。”

  “没错。”

  “拜,等你好消息。”

  夏晚挂了电话后,机场广播里正传来登机的提示。夏晚放下电话,拖着行李箱快步往登机通道走去。

  *

  在夏晚离开后,顾止安也接到了阿里的电话,言语间似与‘日夏’的项目相关,但具体又没有说太清楚。

  联想到夏晚在年前不得不离开j市回美国总部做述职、联想到阿里与夏晚的关系,顾止安不由得明眸暗沉,却又咧唇而笑----夏晚,你以为这样,就能让事情逆转吗?

  夏晚,没想到你如此好斗,我不在的五年你独占慕稀所有的时间,现在才发现非她不可吧?

  “慕稀,我需要去s国一趟,与你家人见面的时间能否改在这两天?”

  “恩,那边项目有些问题。”

  “你先和家人商量一下,如果这两天不行,确定一个时间也可以,我并非必须天天留在那边。”

  “好,我等你电话。”

  顾止安放下电话后,即通知于佳佳将‘日夏’公司项目进展的所有资料都拿了进来。

  虽然他猜到阿里的邀约与夏晚会有关系,但从阿里的角度来说,冒这么大风险、不惜用假莫须有的证据摧毁对手的防线,才取得这次项目的如愿以偿,那么对于两个中标公司的各方条件,他必然是核实又核实,绝不允许有一点纰漏出现。

  “顾先生,这是您要的资料,这段时间‘日夏’公司一直在做最后分标的争取,在您的电话之后,有新的消息传来,s国已经定下‘华安’为基建施工、框架施工的项目方。”于佳佳将手中的资料递给顾止安,表情严肃的说道。

  “刚刚确定的?”顾止安的眸光不由得一收,沉声问道。

  “正式通知函还没下,只是通知‘华安’开始做这两个项目的细节进度、材料说明以及分拆报价。而且消息并不保密。”于佳佳点头说道。

  “我知道了,继续关注。”顾止安点了点头,一只手随意的翻弄着文件,一只手轻轻敲打着桌面,眉头微微的皱着,似乎感觉到有些难办。

  “顾先生,我先出去了。”于佳佳小声打过招呼后,转身离开了他的办公室----原本在想如何开口说辞职,可在看见顾止安陷入工作里专注的模样,她又不愿意开口了。

  第三节:发现与慕青之间的差异

  于佳佳回到办公室坐下,盯着电脑屏幕,有些微微的发愣----她不知道自己这样选择对不对。

  几年留学,努力的让自己走上另一种生活的层次,在工作的这近一年的时间,她觉得自己几乎就要和慕稀、温茹安一样了,在职业的领域里占有一席之地,成为一个被别人需要、也能创造价值的职业人;在高档的写字楼里,工作的时候可以累得像头牛似的没有日夜,休闲的时候可以一本闲书、一杯咖啡,晒着日光悠闲着,不为生活所累。

  她虽然还是买不起慕稀推荐的那些品牌,但她的收入说起来,仍会让同龄的女孩子羡慕得眼睛发光。

  可这一切,却在慕青回来后全打乱了。

  原本以前对他就不够了现,而现在的他与从又,少了不羁多了沉重;脾气比以前暴躁许多,似乎是监狱生活带来的后遗症,一有不如意就会摔东西。

  而对于她,也少了过去那份随意。以前她忙的时候,他们时常是十天半月不见面,而他也从不会主动联络她;现在她只是每天会多一些时间加班,回去的时间比常规公司会略晚,他就会很不高兴,甚至是拿起东西就往她身上砸。

  温茹安说,他在这几年失去得太多----地位、金钱、自由,所以心里的压抑是非常重的,让她一定要让着他;

  温茹安还说,现在的科技和互联网发展时代,信息和知识的更新速度太快了,而他五年不与外界接触,已经到了对社会无法了解、无法融入、更无法掌控的状态,而他过去则是人人巴结的慕家三少、上层精英,这样的落差,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偏偏他的兄妹们还都特别忙碌、特别成就,这就让他的落差感更甚了,所以提醒她:一定要多陪他,陪他去各个场所、陪他认识所有的新产品。

  什么也不做,只是陪着他吗?

  于佳佳用双手捧着头,情绪不禁也是一片矛盾与烦燥----她想她一定是个自私的女人,她享受现在努力工作加班加点的状态,她对他竟也生出了几分怨意。

  与他在一起的未来就是这样吗?没有自己、没有未来?

  偏偏与他在一起时,会沉溺于他大男人式的霸道与宠爱;而与分开时,又想要有一个**、成就的自己。

  温茹安说,这并非不能两全;她说宠爱并不是控制,你必须得有自己的生活和职业,你的生命中除了爱情、除了男人、还得有朋友、有事业、有自己的爱好。”

  是啊,可是我为什么就不能两全呢?再多说,都会责怪慕青的强势与霸道吧;他有时候像个孩子,而自己有时候,则是他的玩具。

  *

  “顾先生,我今天可以提前一点走吗?”于佳佳鼓起勇气推开顾止安办公室的门,看着他小声说道。

  “好,手机保持通畅。”顾止安点了点头,并没有为难她。

  “谢谢顾先生。”于佳佳重新拉上顾止安办公室的门,心里却又是一阵负疚感----‘日夏’的项目现在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几乎每一个消息的反应,都能决定一个分拆项目的去留。

  连老板都要为这个项目在国内与s国之间奔波,她却不能全力以赴。

  “顾先生……”于佳佳重新推开了顾止安办公室的门。

  “有新消息?”顾止安立即抬头看她。

  “我……对不起,我想,您还是重新招个助理吧。”于佳佳小声说道。

  “哦?”顾止安的眸光微动,点了点头:“你通知人力资源部发招聘通知吧,可能的话,你自己带新人三个月。”

  “谢谢顾先生。”于佳佳再次拉上顾止安办公室的门,看了一眼因为视力不好,在电脑上夹了个照明灯在工作的,想起初来时候她的为难,现在却只觉得她专业敬业与可爱。

  “今天这么早结束工作了?”抬头看了她一眼,又低下头去继续在一堆报表里奋斗。

  “恩。”于佳佳轻应了一声,重新回到办公室后,登陆内部系统,做了招聘申请发给了顾止安,等到他在系统里批复后,显示申请已经进入人力资源部的后台,她才关了电脑,起身往外走去。

  她和慕青之间,似乎一直是慕青在做决定,她能做的只是接受。而她的一辈子,不能就这样接受下去。

  *

  “今天还挺早。”看着进门的于佳佳,慕青从电脑里抬起头来。

  “我今天和老板说了辞职的事,大约还需要三个月,工作要有人接手。”于佳佳换了鞋走进来,见他开着中控的暖气、却又大开着窗子,不禁皱起了眉头,伸手想去将窗子关掉,余光轻瞥了他一眼,又忍了下来。

  “我不是反对你工作,但我希望你的工作能有规律。至少不会是一周七天,有六天都在熬通宵。”慕青点了点头,起身伸了个懒腰后,走到她的身边搂住她,笑着说道:“你知道投行的女人,一般都是什么情况吗?”

  “什么情况?”于佳佳皱眉看着他----从他的嘴里吐出来的,准没好话。

  “要么剩着嫁不出去、要么老公孩子都成了别人的,还有可能就不孕不育了。”慕青挑了挑眉梢,看着于佳佳意味深长的说道:“女人还是该有女人的样子,你不是主修设计吗?往这方面发展会更好。”

  “那你是担心我换了你?还是担心我不孕不育呢?”于佳佳微眯起眼睛看着他。

  “都担心、也都不担心。”慕青的态度突然又淡了下来,松开搂着她的手后又回到窗边的书桌旁:“我订了餐,还有20分钟就到了。”

  “又订……”于佳佳张了张嘴,又咽了下去,暗暗叹了口气后,脱了外套往卫生间走去。

  慕青连头都没抬,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确实她有许多小气、甚至是抠门的习惯,让他很看不惯,刚开始或许是对比着过去那些看中他口袋里钱的女人,觉得她这样挺实在、挺可爱;可时间长了后,却也有些心烦----钱这东西,他从小都没缺过。

  所以于他来说,钱是用来实现想要生活的一种工具,人当然不能因工具,而降低生活品质----那可不本末倒置了麻!

  “佳佳,过年有假吗?”慕青想了想,抬头对着浴室的方向问道。

  “应该没有,在下一个财政年度前,s国那边的项目必须定下来,现在还在定分包项目的阶段,会很忙。”于佳佳边冲澡边大声喊道。

  “年后我就要开始忙了,想和你去旅游呢?”慕青起身走过去,站在浴室门口,欣赏着她姣好的身材印在玻璃上的影子,只觉得整个身体又有些蠢蠢欲动起来。

  “要不咱们就在市内各处转转?”于佳佳拉开门,探出一个头来看着他。

  “你准备蜜月就这样打发掉?”慕青不禁轻笑。

  “我……”于佳佳伸手抹去脸上的水,敛着眸子沉默了下来,好一会儿后才缩回头去,然后重新拉上门,在里面闷闷的说道:“就结婚了吗?”

  “同居后若要分手,你可是白被我干了这么些年;结婚后要离婚,几百万是要给你的吧!”慕青将身体斜倚在门边上,眯着眼睛看着她滴水的身体,吊儿郎当的说道。

  “同居后分手,你不会给我一点儿青春损失费吗?”于佳佳轻哼一声。

  “想得倒挺美。”慕青不禁失笑,眸色却渐暗:“我看你现在还挺青春,怎么?想走了?”

  “不是啊,这不是你说的吗,又是分居、又是离婚的,好象……”于佳佳转过身全,透过玻璃看着他靠在门上的影子,想了想说道:“慕青,你别因为这五年的时间而觉得非得和我结婚,我不想你委屈了自己。”

  “我这五年和你没关系吗?我会因为这个和你结婚?”慕青冷笑,站直了身体后,边往浴室里面走边解着皮带。

  “那你……”看着慕青穿着衣服走进来,于佳佳忙伸手去关淋浴器,却被他一把扯进了怀里----连带着他的头发、卫衣、运动裤,全被淋了个透。

  “于佳佳,你确实有很多让人很烦的地方,比如说爱唠叨、小气到抠门儿、比如说不温柔、比如说不会哄人……”慕青任喷头的水一直往下流,却是一脸嫌弃的看着她,无可奈何的说道:“你说,你这样一个女人,年纪又不小了,我不娶你,你还能嫁出去吗?”

  “喂!”于佳佳不禁气结----这个男人,还有脸说她,他自己可多会哄人呢。

  “算了,我吃点儿亏,把你给解决了算了。”慕青轻笑,低头含住她的耳唇,和着头顶的流水,轻轻吮动着:“年后就结了吧,委不委屈也就是你了,再找别人也挺麻烦。”

  “不想嫁行不行?”于佳佳轻哼一声,不乐意的说道。

  “行,给我一个我认可的原因就成。”慕青说着,已经把她抵在了浴室的墙上,唇从她的耳边游移到唇边,对着她的唇又是啃、又是咬,虽然下嘴很重,手上却还知道疼人,一直护在她背后贴着墙的地方。

  “我们好多生活习惯都不合拍,我们真正在一起相处的时间加起来一个月也没有,我是真的怕你会烦了我。”于佳佳双臂搂在他的脖子间,轻轻叹了口气:“以前在你身边的那些女人,个个都又优秀又漂亮、还聪明。”

  “行了,哪儿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呢?你想的一切都还没发生,过得一天是一天;有一天我真的厌了你、或者你烦了我,咱们一拍两散,你还怕我不让你走?”慕青的眸子微暗,手现却搂得她更紧了些----或许他们最契合的就是身体。似乎每一次有什么烦燥不安的事、每一次想对她发脾气,只要和她来上一回,便一切都烟消云散。

  “如果婚姻这么简单,那为什么好多人会想来想去?”于佳佳皱着眉头看着他。

  “那是因为他们不够聪明,又想得太多。”慕青轻哼一声,淡淡说道:“什么合适不合适,试试不就知道了?”

  “所以……”于佳佳不禁佩服他的将复杂的事情变简单的能力----明明那么多问题,在他这里却都不复存在:婚姻在他来看,也不过是适合就继续、不适合就分开这么简单的事情而已。

  “所以我们结了吧,好歹这个也算合法吧!”慕青大笑之中,却又弄得她气喘嘘嘘。

  “你这人,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于佳佳伸臂拥紧了他,低低的叹息的,自然的闭上了眼睛----就是他了吧,或许他有很多缺点、很多毛病、很多不搭的地方,但他们在一起,好象也没有过多大矛盾。

  要不……就如他所说,试试吧,不行再离,或许越往后走,他们会越来越好呢?

  想到这里,于佳佳搂得他更紧了一些,心里纠结多时的矛盾,在他听似无理的话中,又豁然开朗----或许是注定了的,在两个人的关系中,她总是习惯的他的。

  “好象门铃响了……”于佳佳推了慕青一下。

  “没有,你听错了。”

  “你不是订了……”

  “专心点儿!”

  头顶温热的水喷洒得满屋的雾气,漓漓的水流声,将那若有若无的门铃声给掩盖……

  第四节:安言心疼夏晚

  【第二天】

  慕稀还是在顾止安出发之间,约了顾止安去见慕允、慕青和于佳佳。

  “今天的见面,不会成了项目沟通会吧?”慕稀用手托着下巴,看着顾止安笑着问道。

  “不会。”顾止安放下手中的笔,抬头看着坐在对面的慕稀,笑笑说道:“于佳佳今天的身份,是我的嫂子,对不对?”

  “恩。”慕稀咧开嘴笑了:“会不会很尴尬?”

  “所以今天我的身份不是的中国区项目组长,而是慕稀的丈夫。”顾止安微微的笑着说道:“而且,你的哥哥们,绝不会在和你婚事有关的见面上,谈起工作的事情。”

  “恩,确实,谁谈我和谁没完。”慕稀点了点头,起身走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下,然后对顾止安说道:“你忙吧,不用管我。”

  “还有二十分钟就好。”顾止安点了点头,重新低下头去,将注意力全部放在面前‘日夏’的资料里。

  坐在沙发里的慕稀则拿着电话,似是闲闲的翻看着电话号码本,而实际上,手指却一直在慕城和安言这两个名字上徘徊。

  通知他们肯定也来不及回来,只是----

  不通知吗?大哥会不会怪她?

  通知吗?她却不想让安言知道----她的爱情,在安言那里是一败涂地;骄傲如她、敏感如她,又如何愿意将自己随手抓来的婚姻,呈现在她的面前?

  可是,迟早都会知道的,下周过年、三月婚礼,又能瞒多久呢!

  慕稀轻轻叹了口气,在电话里慢慢写着:大哥,大嫂,我结婚了。因为顾止安有个项目需要临时出差,所以不及通知你们回来见面。二哥和小哥先见。

  婚礼的时间,我再通知你们。----稀。

  信息发过去,也不过是一秒的时间,慕稀却莫明的紧张起来,甚至将手机快速的放进衣兜里,就怕看见慕城会打电话过来质问。

  *

  【法国】

  “已经决定了,只是通知你。”安言淡淡的说道。

  “恩。”慕城的眸色微黯,半晌才说道:“或许多一些经历也好,现在的她也抓不住夏晚那样的人。”

  “是夏晚没这个福气。”安言轻轻叹了口气,从他手里接过电话,将那一排字看了又看,终究也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要给夏晚打个电话吗?”慕城看着她。

  “前两天他去相亲了,一个叫伊念的小女生,结果没成。”安言突然说道。

  “所以你觉得他有自己的安排?”慕城看着她问道。

  “阿姨说,夏晚临出差的时候,对她发了脾气。”安言摇了摇头,眸子有些微微的担忧:“叔叔去世好多年了,夏晚从不曾对阿姨发脾气。所以……所以他心里也是挺难过的。”

  “以他的能力与个性,如果有了决定,该不至于到此地步。”慕城轻轻皱眉,似是不信。

  “正因为他的个性,加上慕稀的脾气,还有慕氏的现状,才让别人有机可乘吧。”安言耸了耸肩,想想不放心,还是决定和夏晚联系一下:“我还是问问他吧。”

  “只提现在,不许提过去。”慕城伸手点了一下她的脾气,貌似严肃的警告了一句。

  “病得不轻哈!”安言瞪了他一眼,直接用他的电话给夏晚拨了过去:“在哪儿呢?”

  “年度述职?”

  “收到慕稀的信息了,说和那个顾止安约了家长见面,到底怎么回事?”

  “已经拿证了?”安言转头看向慕城,他却只觉满脸黑线----这丫头,竟然先斩后奏。

  “结婚了也能离,这倒不是关键,重点是你的意思呢?”

  “你……这样太消极了……”

  “夏姨她……恩,我知道,我懂……”

  “反正,不想看到你委屈的样子。”

  “行了行了,不说了,烦。”

  “怎么混的,在j市丢了城池、还要丢女人。”

  “恩,回国后给我个电话,过年我们不一定回去。”

  “挂了,我们回去的话提前通知你,给安安和果果准备红包。”

  挂了夏晚的电话,安言转向慕城,有些恼意的说道:“他求过婚了,是慕稀不同意。”

  “我们都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什么事,他们也都是成年人了,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慕城淡淡说道。

  “那今年就不回去了,我原本也嫌跑来跑去的累。”安言轻哼一声,脸上仍是不悦。

  “回去吧,顾止安那个人,怎么也得见见。”慕城拍了拍她的头,温润说道。

  “是当妹夫见?还是当端掉c&a的商业对手见?又或是当作慕氏现在的投资人去见?”安言不禁冷笑。

  “好了,别生气了,她只是个孩子,就算任性了些,既然嫁了,也不能让她给人欺负了去。”慕城伸手搂住她的肩膀,叹了口气说道:“这丫头,或许就是因为慕氏资金的问题,加上又搞不定夏晚,所以一时情急就嫁了。”

  “我看很有可能。”安言点了点头。

  “慕允连带着慕氏,齐齐被顾止安制着;慕青还没开始介入公司管理,你说我不回去,岂不是让那姓顾的认为:我们慕家就这么被他拿捏住了?”慕城微微笑了笑,看着安言说道:“c&a在这边的工商注册这两天就下来了,至少要知会顾止安一声:c&a与亚安的撤离,不是因为他的资本力量占了上风,而是我们根本就不恋战。”

  “真是天下好哥哥,妹妹就这样随意的嫁了,你还要回去给他撑腰。”安言皱了皱鼻子,伸手扯下他搂在自己腰间的手,懒懒的说道:“你安排吧,我给我妈打电话,让他把安安和果果的房间收拾出来。”

  “你上次和顾止安有过一次正面交锋,对那人感觉如何?”慕城看着她问道。

  “处变不惊、城府极深。”安言给出简短的八个字,然后看着慕城说道:“其实不排除他对慕稀是真心的,必竟这场婚姻若是交易,于他并无半分好处,反而慕稀会逼着他在这场对赌里让步。”

  “所以,这婚若结成了、顾止安也让步了、慕氏最后安然渡过了危局,这段婚姻即便不是交易、也变成了交易。”安言沉眸看着慕城,轻轻叹了口气:“所以,还是回去吧,有你和慕青在,就算这段婚姻原本是交易,也要让它变成没有交易的价值。”

  “知道你聪明,不知道你有这么聪明。”慕城伸手圈住她的腰,一脸满足的笑容。

  “知道你疼妹妹,不知道你这么疼妹妹。”安言轻哼一声,伸手捏了捏他的脸,皱眉说道:“要是我,便会直接让他们离婚;偏你还惯着她,替她收拾这残局。”

  “有一点我很肯定,就是小稀对顾止安应该是没有感情的,没有一个人愿意用自己的爱情去做一场金钱的交易。所以我帮小稀拿回在婚姻里的主动权,若有一天他们分开,或许与夏晚之间还有可能。”慕城的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

  “哈,偏你想得远。那时候,我们家夏晚还不知道结婚没有呢。”安言一脸的傲娇,在心里却是心疼夏晚的失意。

  “那就看小稀的运气了,我再多也只能做到这一步。”慕城伸手拍了拍安言的脸,低头在她唇间轻啄了一下,有些不满的说道:“还有,夏晚什么时候成了你们家的了?亲爱的,注意分寸!”

  “呀,我们家夏晚和我说:你们家慕城了不起,又大气又智慧。今天看起来好象……哪儿他说得那么好。那家伙,生怕我恼了你,又回去找他麻烦,把你夸得天上少有地下绝无的。”安言张嘴在他唇上用力的咬了一下,发泄着心里的不愉快。

  “说明他有眼光。”慕城低低的笑了。

  只是眸子里仍是漫上了一层淡淡的担心,在没有父母之后,这个曾经最依赖他的小妹妹,他是关心得少了些。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18 结婚的事》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