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19 哥哥们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见哥哥

  “我和安言,新年回来。代问顾先生好。”

  这是慕城回过来的信息,一句新年回来,让慕稀的心里微微激动、又隐隐期待、还有些些的担心——大哥为了给安言一个没有纷扰的生活环境,不仅放弃了慕氏、同时还放弃了与安言共创的C&A。

  这次回来,若看到慕氏如此境况,是否会留下?

  只是,他若留下,与二哥、小哥之间,又会是一番什么样的景像?

  还有,她在安言面前,又该如何自处?

  慕稀沉沉吐了口气,抬眼看向正低头工作的顾止安时,眸色里浅浅染上安宁的影子。

  生活是自己的、选择是自己的,自从父母离开以后,她便不再是所有人护着的小公主了,她必须、也能够为自己的人生负责。

  *

  “好了,你今天好象有些奇怪。”顾止安合上桌上的文件,一样一样的收进随包后,走到慕稀的面前,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我紧张啊。”慕稀收好电话,抬头看他:“我大哥说,过年要回来。”

  “慕城……”顾止安的眸色微微闪了闪,看着慕稀若有所思的说道:“我见过你大嫂,一个很有气势的女人。”

  “是啊,我大哥可宝贝她呢,惯得无法无天的。”慕稀微微笑笑,抓着手包站了起来。

  “看得出来,嚣张强势,不过逻辑非常好,如果做金融这一行,会是个不错的苗子。”顾止安与她一起边往外走边说道。

  “她和夏晚一起长大的,她父亲是**大学金融系教授,对于金融作和规则,她可是从不耳濡目染。”慕稀轻挑了下眉梢,以尽量客观的语气说道:“只是她自己不喜欢,听夏晚说,高考之前,数学稀烂,夏晚给她补课都补得要哭了。”

  “看不出来。”顾止安不由得诧异——想起当天见面的形,可不像是个对数字无感的感女子。

  “基因遗传的数字天份应该还是有的,只是她生懒,不愿想太过复杂的事。后来遇到我大哥,就更用不着她想事了。”慕稀笑笑说道:“她是个很幸运的女人,一直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

  “她也是个很智慧的女人,在自己选定的路上,从未犹豫。懂得坚持也懂得妥协、懂得让步也懂得争取。她和我大哥之间,也不容易的。”慕稀低低叹了口气,回忆起当年他们夫妻经历过的事,又觉得自己对安言的介意和嫉妒,有些不对。

  “你对她,很特别。”顾止安敏锐的察觉到,她在谈到安言时,用词特别慎重、而话也不自觉的多了起来。

  “我三个哥哥,只有大哥结婚了麻,自然对她会特别一些。”慕稀的心里微微一惊,掩饰着笑道:“她和我大哥当年的,可是惊天动地的。别看他们现在好得不得了,当年也是闹过离婚的。”

  “哦?”顾止安微微笑了笑。

  慕稀也没有再说话,心里却想着:对于安言,她终究还是没能完全释怀。

  不过,她也不想自己完全接受她——她的,被一个女人碾压得毫无还手之力。她想她还真没有那么豁达。

  *

  【第二天晚上,华西会所。】

  顾止安和慕稀最先到,慕接着就来了。

  “二哥。”

  “二哥。”

  慕稀与顾止安站起来将慕迎进里间,只是顾止安这一声二哥倒让慕多少有些不习惯——毕竟在公司里,顾止安对慕几乎是碾压状态。

  “我先表明态度,对于小稀,我们家人一惯的态度就是只要她好、她喜欢、她愿意,我们都支持。”慕伸手出顾止安握了握,坐下后,看着顾止安严肃的说道。

  “或许顾先生觉得,我们对她是不是太纵容了。我的回答是:确实。”慕侧眸看了一眼慕稀,暖暖的笑了笑说道:“所以有时候明知道是错误,可她若要坚持,我们也不忍责备。”

  “谢谢二哥。”慕稀对着慕乖巧的一笑。

  “所以她才这么大的胆子,不和哥哥们打招呼,就把结婚证给拿了。”慕青揽着于佳佳,边快步进来边扬声说道。

  “顾先生、二少、小稀。”于佳佳温和的打着扫呼。

  “小哥、佳佳。”顾止安起,将手伸到慕青面前。

  “今天其实不是亲家见面,你们因何结婚,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例行走个过场也就罢了,一些虚礼也不必演。”慕青伸手与他随意的握了握后,带着于佳佳在慕的旁坐下。

  “我了解两位哥哥的担心,对于我们没有提前通知两位哥哥就拿了证,十分抱歉。”顾止安微微笑了笑,在慕稀边坐下后,温润说道:“以我对慕家人的了解,慕家的每一个人,都有独挡一面的能力、都有果决担当的魄力,所以慕稀在做这样决定的时候,我倒是觉得理所当然——她是慕家人,和几个哥哥有着同能力和担当。”

  “女孩子该有女孩子的柔弱与依赖,我们不需要她担当。”慕青毫不客气的说道。

  “我们更应该尊重每个人自由成长的权利,你们是否需要想来并不重要,她希望自己做什么样的人才最重要。”顾止安提起桌上的小茶壶,给每个人倒了一杯茶后,接着说道:“对于这段婚姻,我和慕稀之间都有慎重的考虑。”

  慕点了点头,沉声说

  $link1

  慕点了点头,沉声说道:“无论起因是什么,你们慎重考虑的方向是什么,既然拿了证,就好好对待。”

  “当然。”顾止安点头。

  “我曾经说过,慕家的事业,还用不着慕家的女儿用婚姻来交换。所以无论你们考虑了哪些现实因素,若慕稀有不愉快,你必须放手,关于条件,你来和我谈。”慕青端起手中的茶杯,平平的推到顾止安的面前。

  “请。”顾止安端起自己的茶杯,与慕青轻轻碰杯,收回后,却并未饮用。

  “慕家人都习惯自己决定自己的事,小稀也是如此,所以我们当哥哥的对她的婚姻没有祝福,因为祝福并没有什么卵用。我们必须告诉你,顾止安:慕家人还同样有另一个习惯,就是不被人威胁。”慕青看着顾止安直直的说道:

  “你给出的条件,不要和我们说是你自愿、也不要说是你的聘礼,在商言商,所有与商业有关的,我们放到谈判桌上去谈;所有和婚姻有关的,在这间屋子里我们是你哥哥、你是小稀的丈夫,你对她好的方式,与慕氏无关。”慕青将茶杯抬起,放在唇边轻抿了一口。

  “我尊重慕稀所有的决定,包括现在和未来。我也感谢各位哥哥对慕稀的护,但请各位也要明晰一点:结婚后,慕稀的份除了是妹妹之外,另一个重要的份是妻子。所以她未来很多事,我们会有新的沟通和处理方式,可能会与哥哥们要求的不同,还请理解。”顾止安微微抬杯,轻抿一口后,将话说得不软不硬,却立场鲜明——慕青这话的意思,就是他顾止安所有的让步,都只与商业有关、与慕稀无关。

  若有一天慕稀想离婚,他必须无条件放手!

  这自然是不行的——离婚是夫妻间的事,决定权在两个人,而不在慕稀自己或慕稀的家人。

  他顾止安会以谦和的姿态去尊重慕与慕青此刻的份,但他也决不受人威胁——被人碾压不是他的个,没有强势反击,已经是在调整自己的角色了。

  “哦?是初婚吧?”慕青眯起眼睛笑了。

  “是。”顾止安不知道他突然转变话锋是什么意思,只是简单的答了一个字。

  “对婚姻的责任和义务还有些研究。”慕青转动着手里精致的茶杯,敛下眸子之后,没有再说话的意思——在他的概念里,顾止安的态度越强硬,自然是对这段婚姻越重视。

  无论慕稀选择他的初衷是什么、无论他自己有多不靠谱,对于慕稀未来的生活,他这个做哥哥的自然还是希望能够顺风顺水。

  婚姻不是谈判,不需要在桌上争个输赢,所以慕的态度很清楚——自家妹妹是所有人都疼着的,无论她用这段婚姻换来你多少投入和让步,你都不能以此为要挟对她做出不当的行为。

  而慕青的态度则更嚣张——你的投入和让步都是你自愿的,与婚姻和慕稀都没有关系,想谈细节,来找我;在慕稀面前,你只是丈夫,不要自以为有施予者的资态。

  他们都很清楚,慕稀的选择,肯定与慕氏的困境有关;他们也都能做到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却不愿意这个拿婚姻为条件的人,是自己的妹妹。

  *

  “慕稀有些小孩子脾气,你要多包容。”慕见慕青不再说话,便接过了话题。

  “好。”顾止安点头。

  “小稀习惯吃张婶儿做的菜,以前出国留学,张婶儿也是跟着的,所以你们婚后,张婶还是要跟着。”慕继续说道。

  “好。”

  “小稀的工作时间不固定,出差什么的也是家常便饭,你多理解。”

  “好。”

  “小稀之前受过一些创伤,心理方面还没有完全恢复,若有这方面的意外,你要第一时间通知我们。”

  “好。”

  “夫妻相处,矛盾争执难免,任何况,你必须保证她的安全;若是她的错,你可以将她送回来,我们来教育。”

  “好。”

  “慕,可以了,还有什么你回去列清单吧,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了,婚礼的事等你们通知。”慕青突然站起来,看着慕说道。

  “好,今天就到这里,小稀交给你照顾了。”慕微微笑了笑,起向顾止安微微欠了欠体。

  “应该的。”顾止安也起,和慕和慕青微微欠,以示回礼。

  “小稀,你的决定哥哥们都无条件支持,包括这次结婚、也包括以后任何其它的选择。你是你自己,不需要有其它的顾虑。”慕青走过去,张开双臂给了慕稀一个大大的拥抱,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哥哥就是你最大的靠山,想做什么就去做,不要怕。”

  “好,谢谢小哥。”慕稀用力的回抱了他一下,软的说道:“小哥和佳佳什么时候结婚?婚礼可以在一起吗?”

  “年前会拿证,婚礼要晚些,她比你还忙。”慕青轻瞥一眼于佳佳,淡淡说道。

  “女人忙是好事,不会天天缠着你,你有福了。”慕稀也看了一眼于佳佳,笑笑说道:“小哥,站在女人的立场来看,你以前那些坏毛病,可得改了。别欺负佳佳单纯,她可是只在你面前单纯——一个女孩子,一个人出国留学、一个人买了别墅、一个人等一个男人五年、一个人在职场打拼成高级白领,没有任何背景和助理。”

  “小哥,没有聪明的头脑和坚韧的个

  $link1

  和坚韧的个,要做到哪一点都不容易。她现在缺的,只是在你面前的自信。”

  “小哥,优秀的男人该让自己的女人自信,而不是让他担心,OK?”

  慕稀搂着慕青,贴着他的耳朵小声说道。

  “长大了?教训起哥哥来了。”慕青伸手用力的刮她的鼻子。

  “哈,你忘了?小时候我也教训你呀,因为你太不听话了!”慕稀皱了皱鼻子,笑着说道。

  “倒是。”慕青哈哈大笑,拍了拍她的脑袋,看着她沉沉吐了口气后,牵着她的手,将她交给了顾止安:“法律的前提下,我把她交给你。”

  “谢谢。”顾止安伸手牵过慕稀的手,低头看着她暖暖的笑了。

  *

  “去看电影?”在慕三人离开后,顾止安看着她微笑着问道。

  “吃饭吧,刚才你们吵架似的,我可没吃好。”慕稀吐了吐舌头笑着说道:“顾止安,没想到你还能说的。”

  “是他们想得太多了,我虽然对工作严苛,生活上还算是随意;而且我也怕麻烦,结婚的事,一辈子一次也就够了。”顾止安点了点头,按下服务铃,让服务员将已经冷掉的菜撤了,重新点了两人的晚餐。

  “有时候,哥哥多了也不是好事,没有人自由的。”慕稀笑着说道:“我大学里同宿舍的舍友,被我二哥一个一个的请吃饭,去了解人家的个喜好,就怕我吃亏了。”

  “我参加学校社团,每次活动我小哥都要跑过去,好象我什么也不懂一样。”

  “我学设计的麻,我大哥就跑到我学校做客座教授,盯着我上学啊……”

  “顾止安,你能想象那种悲惨生活吗?”慕稀做了一个痛苦的表,眸底却尽是幸福的笑意——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三个哥哥为了继承权,从小争到大,唯有在对她的疼上,却是从小到大都是一致的;

  而从那场大火之后,家里就完全变了样;从小哥入狱以后,她与大哥的关系也越发的疏离,甚至经年都不联系一次;直到现在,他们还在争着、斗着,但对自己的疼,却一如昨天。

  而她多想,能回到过去单纯的世界里去,即便所谓的单纯向来只有她自己。

  “你的哥哥们都很出色,也很好,你很幸运。”顾止安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轻声说道:“我理解他们有恋妹结,舍不得你出嫁。但我们好好过,就能让他们放心。”

  慕稀低头轻应了一声,并没有说话——当一切都成定局以后,她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不舍与难受,有的只是平静。

  平静到连她都认为,她欣然接受这样的结果,安心等待婚礼的那一天——与这个外人眼里优秀得一塌糊涂的男人,走进同一个家门。

  第二节:慕与慕青的对峙

  【华西会所停车场】

  慕与慕青面对面站在院子里,于佳佳意会的先上了慕青的车。

  这是慕青出狱后,两人第一次见面;而他们兄弟之间的气氛,自然不会如面对慕稀时一样,有兄妹乖的大好局面——现在的他们,虽谈不上剑拔驽张,却也冷淡紧张。

  “你既然出来了,休息好了就回公司上班吧。”慕看着慕青,淡淡说道。

  “上班?”慕青冷冷的笑了:“请问慕总,你给我准备的是什么位子?”

  “你手上有公司25%的干股,你愿意做个甩手股东,每年只拿分红也可以;你愿意为公司分忧解难,重回你销售的位置上,发挥你的优势也没问题。”慕沉眸看着他,恰度的用两条看似合理的路,试探着他的态度。

  “好主意。”慕青点了点头,脸上带着轻讽的笑意,对慕说道:“如果,这两条路我都不选呢?”

  “你有更好的建议?”慕微微笑了。

  “老二,我们两个谁不了解谁?就没必要在这里兜圈子、扮友了。”慕青淡淡说道:“我要什么你很清楚,但现在我也不和你谈这些。”

  “那你想谈什么?”慕淡淡道。

  “谈与Carlyle的对赌协议。”慕青沉声说道。

  “我们与顾止安已经达成默契,在三年的合同期内,我们只做业绩不做市场,他确保我们安然渡过合同期。”慕扬起下巴,笃定的说道。

  “三年?”慕青不冷笑:“第一,这是小稀的婚姻换来的承诺,意思是:这三年时间,小稀与他的婚姻不能有任何变化。”

  “第二,三年不做市场,他可以承诺不采取收购行为,但你能保证业绩能达以对赌的约定?大家心知肚明的事,他为什么愿意承诺?不过是暗示你从公司整体业绩报表上入手,而你一旦做了这个行为,合约期满的五年内,你右有任何异动,品牌实力超出他们的预期,他借此理由反诉慕氏,连收购的钱都省了,是不是很合算?当然,若小稀和他还是夫妻关系,或许他会手下留。”

  “第三,三年,加上五年,就是八年,八年时间,会有多少自创品牌、外来品牌,对整个服装界进行大洗牌?慕氏因着这一次的融资,生生把自己的国际格调成国内二三线的品味,然后慢慢消失在服装界,或沦落为卖批发赚差价的小生意,而唯一的价值就是让C&A不再碍你的眼?”

  慕青说到这里,声音不带了些恼怒,上前一步看着慕低声吼

  $link1

  慕低声吼道:“我没想到你这么狭隘!你想完全掌握慕氏,方法何其之多,你偏用自杀这一种!夏晚是商业投资人,他和慕城关系再好,除了感,还要利润;他再向着慕城,中间也还有个安言青梅竹马的关系可以利用、可以挑拨,你偏扔掉这个财神爷,找来一个想吃掉自己的野蛮人。”

  “慕,你脑子进水也就算了,你还把小稀也拉进去。”

  “小稀的结婚…。”

  “你TM给老子住嘴!”慕青怒声吼道:“夏晚那德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小稀怎么早不嫁迟不嫁,偏偏现在嫁?”

  “她嫁谁不好,偏嫁给对慕氏儿狼子野心的顾止安?”

  “慕,慕氏我慕青终有一天会拿在手里,而不是你;而小稀的婚姻,也绝不能成为顾止安收手的筹码与条件。我的做法我会提前通知你,你同意,咱们合作;你不同意,那就等着瞧——我慕青当年没斗过慕城,那是因为于佳佳这笨妞;现在我要是斗不过你慕,我慕青再进去就不用出来了。”慕青紧了紧手中的拳头,转大步往自己的车边走去——他能够暂时的认可慕稀与顾止安的关系,不代表他要承认这其中的交易本质。

  *

  “青,怎么啦?”倚在车门边的于佳佳忙走过来拉住他。

  “没事。”慕青拉开驾驶室的门径直坐了进去。

  于佳佳忙绕到副驾驶那边,赶在他发动之前急急的上了车。

  “工作的事我不管你,但Carlyle那边的工作必须辞掉。”慕青冷冷的说道。

  “好,已经辞了,等交接。”于佳佳不知道他与慕之间的谈话,为何会牵扯到自己,但见他神不对,还是乖顺的答应了。

  “恩。”慕青沉声应了一声,抬头看了一眼还站在原地的慕,一脚油门,连缓冲的时间都没有,便将车子开了出去。

  *

  “青啊,不回家吗?”看着陌生的行车路线,于佳佳小心的问道。

  “去看电影。”慕青冷冷说道。

  “看……哦。”于佳佳只觉得他的决定有些奇怪,因为他在新买的整层公寓里,已经装了家庭影院,效果一点儿也不比正式影院的差;而且,他并不是一个喜欢浪费时间在这上头的人。

  虽然他不羁、虽然他狂放、虽然他有些不靠谱,但在本质上,他仍有着慕家的传统——那就是工作第一、生活第二。

  “年后会非常忙,没什么时间陪你了。婚礼的事也没办法提前计划,现在有时间多陪陪你。”慕青突然说道。

  “谢谢。”于佳佳转头看向窗外,掩饰着自己的绪——一场电影而已、一句陪伴而已,她却轻易的红了眼圈。

  “真是个傻女人。”慕青伸手揉了揉她的头,紧绷的脸慢慢柔和下来,将手从她的头上放下,握着她放在膝上的左手,便又觉得烦燥恼怒的绪,缓解许多。

  第三节:夏晚挖的坑、顾止安做的桥

  【新年前一周】

  这段时间,夏晚在美国总部进行年度述职,除了常会与喻敏联络外,便是偶尔与阿里联系,这段时间他的生活主题,作了工作还是工作。

  而顾止安的况与他差不多,但遇到的问题却比他复杂得多。

  在初去之时,与阿里做了一次深入的沟通后,便去了R国,与‘夏’总部就合作细节、S国的项目做资金使用方式的探讨。

  “解除‘夏’与Carlyle的合作?”‘夏’董事长桑本皱眉看着顾止安。

  “不是解除合作,而解除合作合约!”顾止安着重强调着‘合约’二字。

  “你的意思?”桑本有些不解的看着顾止安——在他的思维里,解约了,就不存在合作了。

  “解除合约,向S国发公函,证明‘夏’完全有实力承接S国民建工程任何分拆项目。”顾止安一脸沉峻的说道:“至于‘夏’与Carlyle的合作,你去中国成立一家分公司,用分公司的名义再与Carlyle中国分公司重新签约,在合约里注明,由我协助中国分公司的项目即可。”

  桑本微微皱了皱眉头,一脸思虑的说道:“如此一来,我们的款项往来,只是总部与分公司之间;与Carlyle没有任何关系?”

  “没错。”顾止安点头。

  “实际上,我们现在的合作,也完全不影响‘夏’在S民建项目上的资金投入——第一,S国自己有民建分公司,工程费用是按预算打给项目单位的,项目单位用到自有资金的额度不大;第二,即便有大额用度,也与Carlyle无关,是‘夏’自己的事。S国的这个经济部长,是不是糊涂了!”桑本有些气恼的说道。

  “您分析的都有道理,但对于一个整体项目来说,若承建单位没有自已的资金支持系统,项目方绝不会放心将项目交给他。”顾止安沉声说道。

  “OK,这个我能理解,那‘夏’与Carlyle的合作关系,确实与项目无关。”桑本点了点头。

  “确实无关。只是与S民建分公司合作的亚安银行,给了S国经济部长这样的暗示:‘夏’与Carlyle有项目合作,Carlyle没有实体经济,只做投资,所以只有帐面资金而没有现金流与固这资产。那么当Carlyle有大的项目启

  $link1

  大的项目启动时,便会用到合作单位的资金。”

  “虽然我再三解释,Carlyle所有项目都是独立运作,不会相互交叉,阿里部长表面也表示认可我们这种运营方式。但如果‘夏’不给他们一个明确的承诺,分到‘夏’手里的项目,一定会是对资金量需求小的——资金量需求越小,利润率也就越小。所以即便我们有理,我们也必须改变。”顾止安严肃的说道。

  “成立分公司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与Carlyle的合作,中间应该不会有变化?”桑本沉眸看着顾止安。

  “Carlyle开门做生意,哪儿有把生意往外推的道理?”顾止安不由得扬声而笑:“再说,我如此急切的希望通过取消合约的行动,打消S国的顾虑,为‘夏’取得更好的利润,若我们不再合作,我做此何益?”

  “当然,我只是确认一下,我一向对我们的合作充满信心。”桑田眼神里的凝厉与戒备,这才慢慢的缓了下来,当即打电话给自己的助理,安排其做合约中止的文件。

  “刚才你提到亚安中国的行长,这个人对我们这次的行动阻力很大,没能在中标之前就把‘华安’拿下,都是他的问题。”桑本对助理交待完事后,看着顾止安说道。

  “他只是个商人,求的是利。”顾止安淡淡笑了笑:“他之前是想投资‘华安’,助其拿下项目;后Carlyle抢先一步,他失去机会的,进而改变方向,利用S国想更好控制项目的想法,说服阿里将项目资金的使用权转移至本国,而他则将钱投到S国政府,这样既安全、利润又高。”

  “在金融界,夏晚基本没有丢掉项目的先例,加之现在亚安总部的经济下行,总部对他的依赖渐加重,他也必须在这些大项目上有所作为。”

  “听你的意思,并不以他为敌?”桑田有些意外的看着顾止安。

  “在项目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有的只是共同的利益不同的目标。他是个值得尊敬和佩服的对手,我以他为榜样。”顾止安轻扬眉梢,凛冽笑道:“他虽然让这个项目的过程变得困难重重、让项目的结果也变得不再明晰,但我们却因此弥补了项目作过和中的盲点——也就是政府内部分岐与对手行贿危机。”

  “不错,有时候,敌人也可以当朋友来用。顾先生,你很优秀。在我的眼里,你比夏晚更优秀。”桑本轻轻站起,朝顾止安整整齐齐的鞠了一个躬:“‘夏’公司,很高兴能继续得到您的帮助。”

  “应该的。”顾止安起回了个礼,嘴角的笑意却不达眼底。

  没错,他与‘夏’确实是合作关系,他也在这合作里全力以赴,漂亮的化解了夏晚一次次的防御与攻击,也将继续在夏晚的围追拦堵中将华安做死的案子进行到底。

  但这是他与夏晚之争、是项目手段与商业能力之争,而不是顾止安与夏晚的个人之争,他更不会让这个异国人,看到他与夏晚,为了他这个异国人而斗。

  他不国,比夏晚说的自己不国更甚,甚至没有国家的概念。但在异国之后,任何人提起夏晚,他仍有同宗的认识——在心里上,更认可夏晚是自己人。

  这种感觉很微妙,却又很真实。

  *

  顾止安在R国停留了3天,给桑本手写了一份Carlyle与‘夏’合作方改变更说明书,并传至法国总部签认备案后,桑本将与Carlyle中止合同的决定书与办理流程,同时传给了Carlyle法国总部,得到对方的确认后,即刻起草与S国民建项目的合作诚意报告,将‘夏’与Carlyle合作中目的意见函、‘夏’民建工程历年合作客户的评价、公司的优势所在与可接分折项目的说明,大书特书一番,不仅将‘夏’的优势再次强调,也向S国表达了十足的诚意。

  “我现在出发去S国,在‘夏’分包项目没有确定下来之前我不会离开。‘夏’中国分公司的成立,你安排人去办,手续下来后,签约还是会由总部进行,签约执行方为中国分公司,项目协助人为中国项目组。”顾止安在看过桑本给阿里发的公函和扫描附件后,便离开了夏公司,同时离开了R国,启程赶往S国。

  第四节:适应有对方的生活

  “回来的时间不确定,我刚下飞机,要看这边项目的进度。”顾止安刚进R国机场,正在书店帮慕稀挑书,便接到慕稀的电话。

  “他们的新年和我们不同,所以这段时间他们也还是要工作的。”听到慕稀问归期,顾止安不微微笑了笑,抬头看见书店玻璃中映出的自己的笑脸,也意外这笑容竟如此的有暖意。

  “你大哥?”顾止安微微停顿,刚刚染上微温的眸子,慢慢沉静了下来——听说慕城对慕稀的感,与那两个哥哥又自不同,所以平时虽然不闻不问,关键的事,态度必然比慕、慕青会更强硬。

  而他们夫妻的手段自己也是见识过的,看似迅雷不及掩耳,实则准备得密而不疏。

  所以那天在办公室时,听慕稀说他们夫妻要回来,他便开始算计慕城可能会谈到的方向。只是一到S国,便被这边的事务给缠住,倒没时间来寻找对慕城的对策了。

  “你把他们具体的行程发给我,我会在这个时

  $link1

  会在这个时间之前赶回来。”顾止安微微停顿之后,便迅速做了决定——

  看来与慕稀这段相亲得来的,双方都觉得刚刚好的婚姻,却仍然充满了意外——而这些意外,却将他与慕稀的距离拉得更近了。

  否则,岂不与所有相亲结婚的夫妻一样,彼此都不了解、结婚象陌生人合租、直到生孩子可能还觉得陌生。

  好,与她一起走过这些障碍,他们彼此的了解与心意,才会更加走近。

  “没关系,这是我现在这个份必须面对的,我有准备。”

  “恩,稍后我等你信息。我现在R国机场书店,有几本设计的书我觉得比上次S国的要好,一会儿我拍目录发给你,合适的话,我给你带回来。”

  “上次两本书,我看你更喜欢夏晚挑的那本;现在他在美国、我在R国,决定权交给你自己好了。”

  “没关系,只要你喜欢。”

  “好,我先挂了。”

  挂了慕稀的电话,想想刚才提到夏晚时,她声音里微微的尴尬,嘴角不轻扯出若有所思的笑意——是的,他承认自己有些故意,不是为了让她尴尬,而是为了让她习惯。

  习惯他们之间的关系里,夏晚的影从没有淡去;这样的习惯,会让她将夏晚的存在只视为平常,而不会有更多的期待和想念。

  某次和温茹安的交流,提到前任这个话题,温茹安举了一个频率心理学案例,他认为相当合适。

  而目前看来——多少有效。

  于他来说,与不、着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共同拥有的这段关系里,彼此忠诚、用心经营。

  “第三本、第四本、第六本。”照片发了过去,慕稀迅速回了过来,看来对自己的需要非常清楚。

  “好的。”顾止安回过去后,直接将这三本书拿到了收银台。

  “在二楼候机厅左侧,有Jucci内衣专卖店,你方便的话,帮我拍几张照片——门面整体、门头、内部结构、主陈列面,这几张就可以了。”慕稀再次发信息过来的时候,顾止安不觉得有些为难:他一个大男人,去拍内衣店?还不如买两件内衣来得光明正大!

  只是……

  夏晚与她合作五年、夏晚知道她在设计中最看中的是什么、夏晚的工作也是满世界的飞,所以……

  “好,买完书就过去。”

  顾止安轻轻叹了口气——谁让你找了个做内衣的老婆呢,会慢慢适应的。

  拿好书后,转离开,嘴角却是轻盈的笑意……

  $link1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19 哥哥们》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