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20 家人的暖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温暖一家人

  慕城与安言的行程,比计划提早了一天,当然是因为慕城要有时间来安排安言和孩子们。上次回来,安言几乎没时间和家人相聚,急匆匆的去和顾止安谈判一场,强制收了c&a的货后,因为挂念留在法国的孩子们,便又匆匆的赶回去了。

  这次回来正好新年,自然要让她和家人和闺蜜们好好儿聚聚。

  “说得好象真是为了我一样。”安言推着双胞胎的推椅,边往外走边笑着说道。

  “难道不是?”慕城拖着一家四口两个超大行李箱,安然的跟在她的身边。

  “慕青出来半个多月了,还没有任何动静。以他的性子,也该在这时候有所动作了。”安言轻扯了下嘴角,意思是我都不爱揭穿你,还装。

  “那只是顺便,我和他的沟通,并非一定要面对面。”慕城弯腰将女儿嘴边的口水擦了一下后,笑笑说道。

  “也就这么一说吧。”安言笑笑,抬头看见来接机的安齐哥哥,便扬起手用力的挥了挥。

  “舅舅来接安安和果果了”安齐一手拎起一个小家伙,单手举起在空中转了两圈才又放下,惹得两个有些抽条的小家伙咯咯直笑。

  “小……舅舅?”

  “妈咪,小舅舅还是大舅舅?”

  两个小家伙同时扭头看向安言。

  “小舅舅。”安言将推车交给安齐,示意他收起来:“你们大舅舅现在美国,他可以把你们扔到天上去,再掉下来”

  “喂,丫头,你说这个什么意思?”安齐伸手去拍她的脑袋。

  “我说事实好不好”安言大笑,拿起电话给夏晚拨了过去:“嗨,方便说话吗?”

  “我在j市机场,安安果果说想你了。”

  “视频吧?”

  “好。”

  安言将手机视频打开,然后蹲下身体将屏幕放到宝贝女儿和儿子的面前:“和大舅舅说话,现在是中国年哦”

  “大舅舅新年快乐”两个孩子将头一齐挤在了屏幕前。

  “安安果果新年快乐,有没有听妈咪爹地的话?”手机屏幕里,夏晚俊朗的笑容一片温暖。

  “有听,妈咪说我最乖。”慕安安抢着说道。

  慕果果侧头轻瞥了她一眼,低头想了想倒也没说话似乎还是挺给妹妹面子的。

  “大舅舅,妈妈说现在是中国年,安安可不可以要礼物?”慕安安用胖胖的小身体,将哥哥往旁边挤了挤,一个人的脸便霸占了整个屏幕。

  “可以,安安想要什么?”夏晚温润的问道。

  “想要……想要大舅舅丢高高,再接住。”慕安笑眯眯的说道。

  “好,大舅舅还有两天就回来。还有没有什么想要的?比如说娃娃?画版?图书?”夏晚柔声问道。

  “我想想……”慕安安抬头看了一眼安言,不发声的征询道:“妈咪,可以吗?”

  在看到安言点头后,脸上的笑容更盛了,大大的眼睛也笑成了月弯状,看得旁边的果果一脸的嫌弃。

  “大舅舅,安安要神秘花园的手绘书;果果要哈利波特的绘本,可以吗?”慕安软糯的声音,在要礼物的时候,显得越发的乖巧与柔软,原本就没有大人能够抵抗得了,加上这一句软软的可以吗,别说是电话那边的夏晚,连身边的安齐和慕城也觉得心都化了。

  “好,大舅舅给你们带回来。”手机屏幕里,夏晚的眸色变得越发的温柔了。

  而旁边的慕果,则悄悄的红了一下脸,再看妹妹时,眼中的嫌弃没有了,却有些小小的羡慕妹妹的脸皮就是厚啊,要礼物还要双份,也舍得开口。

  他自己,确实不好意思。

  “谢谢大舅舅,我和果果还有爹地妈咪小舅舅还有外公外婆,都会很想你很想你的”慕安嘴巴甜甜的,将所有的人都拉进想念的队伍,光听着这一连串的称呼,都已觉得热闹非常。

  “果果,你和大舅舅说谢谢”慕安小宝贝这才将头移开一些,让了半边镜头给哥哥。

  “谢谢大舅舅。”慕果生硬的说了一句后,便害羞的不肯再说话。

  “要听爹地妈咪的话,中国年天气很冷,你们要穿多些别冻坏了,大舅舅要开会了,再鸳见。”夏晚轻轻的交待着,轻言细语的模样,似乎让人轻易的想象,在他有孩子后,会是什么模样。

  “大舅舅辛苦了,要注意身体哦。”

  “大舅舅再见。”

  两个小宝贝乖巧的说了再见后,慕果沉静的收起电话,熟练的按了关闭后,递还给了安言。

  “妈咪,好想大舅舅哦。”慕安对着双手哈了哈气,软软的说道。

  “是想礼物吧。”慕果轻哼一声,帅气的走在前面,一会儿功夫,又被机场大厅满满中国味儿的装扮吸引了注意力,又回头拉着妹妹的手,对着大厅里火红的中国结别具特色的年画儿,指指点点。

  “安安是个温暖又精怪的孩子。”安齐看着两人抽条后仍然胖呼呼的身影,欣慰的说道。

  “小心思特别多,不过对她哥哥是真的好。”安言点了点头。

  “走吧,爸妈该等急了。”慕城将手中的行李递给安齐,走过去抱起女儿,一手牵着儿子,边往外走,边和他们介绍中国年的许多趣事。

  “听说慕稀结婚了。”安齐与安言跟在后面,小声的聊着天。

  “恩,慕氏的一个新投资商,看起来不错的样子。”安言点了点头。

  “顾止安刚来j市的时候,也了解过安绚安齐舅舅家的产业,与慕氏同为中国内衣四大品牌之一,但舅舅坚持不上市不融资,所以没有与他达成合作。”安齐想了想说道:“我倒觉得舅舅这个做法保守了。现在是资本为王的时代,没有资金的支撑,规模始终做不大。”

  “别和我谈这些,听了头疼。”安言瞪了他一眼,伸手按了按太阳穴,一脸嫌弃的表情。

  “我说你在爸身边长大,还有个夏晚成天的跟着,怎么就一点儿投资细胞都没有,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爸亲生的了。”安齐伸手敲她的额头,对她的这种不理世事的安然模样既感到欣慰安心,又对她这置身事外的样子心生无奈。

  “你才不是亲生的。”安言不禁瞪了他一眼。

  几人一路说说笑笑,一路上逗着两个宝贝,也没有再提商场上的事情。

  回到家里,自然又是一番又是责怪又是想念的唠叨;还有四个小鬼唧唧喳喳的各说各的故事,男人们倒安静得多,相互问了好,两盘围棋之后,便相约出门去买新年用品,将家里的主战场留给了女人和孩子们。

  一直到男人们重新回来,家里才又重新安静下来。一直到晚间,兴奋了一天的孩子们都各自入睡后,慕城才起身准备去见慕青。

  “暖气开三个小时就关掉,你辛苦一下留心他们踢被子。”慕城对靠在床上看漫画的安言说道。

  “恩,知道。”安言点了点头。

  “我12点前应该可以回来,带钥匙了,不用等门。我回来了再抱你回房。”慕城伸手帮儿子女儿掖好被子后,弯腰在安言的唇上亲吻了一下。

  “我爸会给你等门的,我也会一直看着你儿子女儿的,放心去吧,当真是啰嗦。”安言放下手中的漫画书,眯起眼睛看着脸上早已没有锐气的慕城,不禁生出一些嫌弃来:“我说慕城,你们家慕青可是一匹狼,当年差点儿就把你给整进监狱了,你去和他谈判,怎么着也要拿出点儿霸气来吧。”

  “我的霸气早被你和这一对小家伙给磨得没有了。”慕城不禁轻笑,伸手捏了捏她的脸,淡淡说道:“你不会是嫌弃老公了吧?”

  “没有。”安言重新拿起漫画书,敛下眸子重新看起来,只是嘴角温暖的笑意却怎么也止不住。

  “好了,我出去了,早些休息。”慕城大手用力的揉了揉她的头发,这才转身往外走去。

  “慕城这么晚还出去?”安爸爸正下安齐在下棋。

  “家里有些事,要和弟弟妹妹见一面。”慕城点了点头。

  “大新年的,你又是大哥,可不能空手回去。你等我一下,给家里人带的东西我都准备好了。”正看剧的安妈妈忙站起来,和慕城打了招呼后,快速往厨房走去。

  “妈,他们都是单身,不需要这些。”慕城站在门口,心里却是阵阵暖意安言的家,才是真正的家。

  “知道知道,单身也要吃饭不是。就是三罐汤,放在窝里微波炉里热都行,方便得很。”

  “安齐,你帮慕城提下去。”安妈妈将汤拿到客厅,对正下棋的安齐说道。

  “好。”安齐点了点头,自己拎了两罐后,示意慕城将余下的一罐也拎着。

  “妈辛苦了。”慕城点了点头,从安妈妈手上接过了另一罐。

  “妈只负责分派打包,煲汤的整个工序都是爸完成的。”安齐笑着说道。

  “你这臭小子,就知道为着你爸,还不快去。”安妈妈伸手在安齐的背上狠狠拍了一下,笑着说道。

  “不过喝起来还是只想到妈。”安齐嘿嘿笑着,与慕城快步往外走去。

  “这个臭小子,越来越皮了。”安妈妈笑笑关了门,转身对安爸爸说道:“夏晚什么时候回来?”

  “听言言说还有两天。”安爸爸慢慢收着棋,边对安妈妈说道。

  “这孩子也真该结婚了,他妈不管事儿的一个人,也开始急了。听说在他出差前,还为相亲的事和他吵了一架。”安妈妈去卫生间洗了个手再出来,坐在安爸爸身边,边帮他收棋边说道:“这孩子倒还听你的话,这次回来,要不你给他说说?”

  “说什么?”安爸爸抬头瞪了安妈妈一眼,不悦的说道:“你别以为言言和慕城过得不错,就以为相亲这种方式没问题,孩子们的婚事还得靠他们自己去张罗,你们别瞎急。”

  “他和他妈吵,说明他心里有主意,你们都不许逼他。”安爸爸沉声说道。

  “听你这话,倒像是只有你一个人疼他。”安妈妈不乐意的说道:“听说和慕家那孩子关系不错,可那孩子怎么就突然嫁了呢。”

  “唉,现在的孩子们,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老安,你说咱们夏晚论长相论职业论气质论经济实力,哪儿点儿不是人中龙fèng,生活圈子也单纯,这种男人现在哪儿找去。”安妈妈停下手中的动作,轻轻叹了口气。

  “他的问题就在于对于感情太迟钝,有些事吧,一拖,感觉就不对了。”安爸爸叹了口气说道:“这也说明夏晚成熟考虑周道,晚就晚些,也不会随便将就了,未来哪个女孩子嫁给他,那是福气。”

  “现在男人32岁算什么,就夏晚这条件,40岁还有人抢着要,你们两老也别操心了,妈让夏姨跟你学色彩去,让她没时间操夏晚的心。”安齐推开们进来,便听见安爸和安妈在聊夏晚的事,当即站在了安爸这边,不赞成逼他结婚。

  “你们都有道理,你儿子女儿该上学的时候不上学,我看你急还是不急。”安妈瞪了他一眼,起身继续去看剧。

  “妈,这是哪儿跟哪儿呀。”安齐看着安妈,不由得哭笑不得。

  “女人的逻辑,不用懂。”安爸笑笑,拉着安齐继续下棋。

  没一会儿,将孩子哄好的安言和成绯安齐的太太也出来,两人盘膝坐在沙发的地毯上,边吃着零食边聊着天。

  安言将下棋的老爸和安齐看剧的老妈吃零食的成绯睡觉的四个宝宝,都拍了照片发给夏晚新年了,快些回来,家里人都惦着你。

  第二节:工作中的夏晚

  远在美国的夏晚,收到照片的时候,正在述职会议之中,在看了照片后,心思似乎动了动,开会从不走神的他,也不禁有那么一小会儿,耳朵里没听进上面的人在讲什么。

  “hi,sam,你看,总部为中国同事安排了中国年节目,怎么样,留下来?”会后,一直在总部工作的中国同事拍了拍夏晚的肩膀,热情的邀请着他。

  “不了,家里有人等。”夏晚笑着摇了摇头,深邃的眸色里有着淡淡的暖意,与那个在谈判桌前会议室里的连上司也防备着的投资人,几乎是判若两人。

  “妈妈?”同事看着他问道。

  “是啊。”夏晚没有更多的解释,在看完邮件后,抬头对同事说道:“这里越来越有中国年的味道了,你家人在这里,倒是不用想着新年回国。”

  “我是想回也回不了,你也知道,业务好的时候,大家都忙着手上的单子;业务不好的时候,又要忙着明年的新单子;各分行的初审没问题也还好,有问题的话,还要飞来飞去的复审。唉,真是好多年都没有回国了。”同事感叹着说道。

  “你这飞来飞去的机会,好多人想要还没有呢,知足吧”夏晚笑着,低头收了面前的资料,站起来对同事说道:“mike找我,我过去一下。”

  “现在你可是老板面前的大红人啊。也是咱们中国经济形式好。”同事微笑着与他一起往外走去,说话的语气里,倒有些荣嫣与共的隐隐骄傲感。

  “可别忘了,你已经是地道的美国人了。”夏晚不禁失笑,走到mike的门口停下脚步,看着同事说道:“经济形式的好坏是一个方面,这两年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对银行业冲击太大。所以中国经济情况虽好,但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势头却也更猛,我们的业务模式不做调整,将会很难发展,但上百年积累下来的业务模式,却又轻易难以转得了身。”

  “我明白,也正因为如此,审计的技术性和工作量都增加了难度。这次年终审计完后,我给你一些资料,先看看别国银行业转型的经验,有了模式,咱们财找途径。”同事点了点头,对夏晚说道。

  “正有此意,在这里我先谢过了。中国的发展,太过快速,很多时候不容我们细想,机会便是稍纵即逝。处于那个环境,我每天都被超大的信息量弄得焦虑不堪。”夏晚点了点头,在看见有别的同事走过来后,便朝同事点了点头,转身推门进了mike的办公室。

  “sam,你过来还没有一周?”mike递给他一个大红包,笑着说道。

  “说明我效率高。”夏晚当着他的面拆开红包里面一对中国队联,让夏晚不禁笑了:“mike,这是仿宋古迹,你写的?”

  “怎么样?”mike得意的问道。

  “一个字:好”夏晚欣赏的点了点头。

  “我的真迹,可是只送了你一人。”mike笑着说道。

  “。”夏晚仔细收好后,将手中的计划书递给他:“中国分公司因为纯美资的股权背景,在中国的发展受到很多限制。”

  “同时,中国互联网业的快速发展,对银行业的冲击已经越来越严重。这是我对于未来1年,中国分公司发展的计划书,你看看可有执行的条件。”

  mike也收起玩笑之心,翻开报告细细的看了起来。

  夏晚趁着他看的时间,慢慢说道:“我今年在分公司启动的函盖超市购物功能的银行电子商务平台,也只是将银行业务平台进行全面升级,建立以银行业态为闭环的顾客服务平台。但在业务形态和创新上,并没有突破。”

  “也就是说,银行电子商务平台,只是原有业务的升级,是面对客户的需求服务功能开发,而对于银行金融本质来说,并无裨益。”mike边看着文件边与他讨论。

  “是的。”夏晚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以从前的经验来说,我原本计划将业务形态的改革放在三年以后,也就是在电子商务平台的商品数据模型建立起来之后。但国内这两年互联网金融的异军突起,让我不得不加快节奏。”

  “恩,我明白。”mike点了点头,抬头看着夏晚,表情严肃的说道:“从亚安的系统发展上来说,你这个计划太过大胆;但从之前你操作c&a的案例来说,以入股形式投资企业,是一个不错的盈利模式。”

  “你说得不错,如果我们一直在银行系统里,那么我们能做的最大胆的动作,也不过是以入股形式投资企业;我们银行拿到的不良实物资产,依然只能低价拍卖,而不能转为有效资产。”

  夏晚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为什么投行在世界投资领域越来越活跃?为什么保险业与银行一样没有实业,却有越来越多的资本流动甚至大肆控股企业?而银行即便入股企业,也只能做个坐地收钱的股东,是不可能真正介入企业发展的。”

  “银行有最好的现金流有稳定的利率收益,但这些优势,在投行与保险业资金灵活优势的逼迫下,已经显得越来越无力了。”

  “你的计划,需要多长时间可以启动?有哪些风险?”mike看着他问道。

  “随时启动。”夏晚沉声说道:“亚安在国内收购一家小型投行,以此投行为业务基底,全面开展投资型业务对于相信银行的客户,他的钱我们放进亚安系统,承诺以银行利率;对于投资型客户,我们走投资路线,将钱转入实业里进行轮转。”

  “比你的电子平台还快”mike听了有些动容,却又有些犹豫毕竟他快退休了,不想在退休之前还闹出什么大事儿:银行没有投行的经验,万一亏了呢?拿亚安的担保去抵,他可撑不住这样的事情。

  “是的,因为这个不需要建立数据模型,只需要找准要收购的投行找准未来我们要控股的企业。”夏晚点头说道:“以国内资本的热度,许多做p2p平台的,拿到钱都找不到项目;而我们银行,既不缺资金也不缺项目,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sam,我要退休了。”mike沉眸看着他。

  “mike,我以为你会为这个计划而兴奋。”夏晚没有给他承诺,全新的开局,有机会,也意味着会有风险,他不能承诺什么。

  “我再考虑考虑,你的计划书,我也要再推敲推敲。”mike老而精明的眼底,透着思索的慎重:“或许你再多呆两天?”

  “我定了下午的票,必须得走了。细节我们邮件或电话讨论。”夏晚摇了摇头,站起来看着sam说道:“sam,这不是件小事,你慢慢考虑,我能等;而且,我相信我的老板,不会让我失望。”

  mike也从坐位上站了起来,沉眸看着他半晌,终于慢慢点了点头,沉稳说道:“我想,我也不会让你失望。”

  “新年快乐”夏晚没有再提项目的事,利落的将手伸到了mike面前。

  “新年快乐”mike伸手与他用力一握,两人初见面时的相互欣赏与锐气,似乎又重新回来。

  夏晚回到在总部的临时办公室,快速整理了资料后,直接用电话叫了车,去了一趟儿童书城,给两个小家伙买了书后,又给安齐家的孩子挑了两套书。

  乘计程车到机场后,逛着机场商店时,想给老妈安爸和安妈买点儿礼物,却又觉得这里的东西当真没有国内的好,当即只得作罢。

  只是在看到机场内衣店时,倒是习惯性的进去,问了营业员上货的时间后,给安言和慕稀各买了几套样衣。

  当他在飞机上坐定后,打开手机看着安言发来的照片,心里仍是满满的暖意这才是家,不管身在何方,也总能让人感到温暖。

  若是没有蹉跎这五年,与慕稀之间,是不是也有了家有了孩子……

  第三节:慕青的计划

  国内,j市,华西会所

  “大哥。”慕稀站在门口,在看见慕城时,压抑着心里的想念,只是定定的站在那里,轻轻的喊了一声。

  “瘦了。”慕城快步走过来,张开双臂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大哥还是没变。”慕稀低低的说道。

  “顾止安还没有回来?”慕城松开拥着她的手,帮她整理了一下被风吹乱的头发,轻声问道。

  “今天的航班,明天晚上可以到。不好意思,还要让大哥等他。”慕稀小声说道。

  “没关系,是我的时间提前了。”慕城抬腕看了看时间,对慕稀说道:“明天和他一起来见大哥,今天晚上我和慕青还有事谈。”

  “哦,好。”慕稀点了点头,看着慕城,想了想才问道:“大哥,小哥现在变化很大,和佳佳也拿了结婚证,整个人都安定下来了。”

  “大哥知道,你放心,我和他谈公司的事。”慕城的眸色微闪,淡淡说道。

  “哦,好,大哥我先走了,明天见。”慕稀点了点头,退后一步,身体站得笔直。

  “我车上有三罐汤,安言妈妈给你们准备的,你去拿两罐,一罐给慕允送过去,另一罐你自己处理。”慕城将车钥匙递给她,交待完后,便往里走去。

  “谢谢大哥。”慕稀接过车钥匙,看着慕城一如从前般的从容儒雅,却也一如从前班的亲密中带着疏离,心里不由得暗暗叹了口气。

  转身去到慕城的车上,看着三罐包得家常的汤,想着四兄妹里,虽然只有大哥一人常年在国外,却也只有他一个能享受到家庭的温暖了安言,我总说你幸运,遇着了我大哥。其实何尝不是我大哥的幸运,遇到你还有你的家人。

  慕稀将汤拿到自己车上后,将慕城的车钥匙送到了服务台,然后躯车离开大哥回来,小哥应该是早有准备二哥怕是又有的担心了。

  唉,公司已经这样,他们还争些什么呢。

  会所包间里,慕青已经点了酒和烟等着慕城。

  “酒就不喝了,我开了车过来。”慕城进来坐下后,看着桌上的酒问道。

  “安言没和你一起过来?”慕青不禁有些意外。

  “她要带孩子,还要陪老人。”慕城拆开烟,扔给慕青一支后,自顾的点燃了一支。

  “恩,那就不喝吧。”慕青接过烟后,打了服务台的电话,换了功夫茶过来,然后看着慕城问道:“公司这种情况,你也不出手,你还真坐得住。”

  “为什么坐不住?你我手中虽然是干股,但也还是公司的大股东,想要恶意收购,只怕还做不到。”慕城淡淡说道:“至于对赌协议,就算控制稀世的市场投入与收益率,没有一年的时间,他也无法出手。”

  “所以,快一年了,你不是也出来了吗?”慕城看着慕青,淡淡的笑了。

  “慕城,这件事,我还真有些没搞懂:你是因为才把我弄出来呢?还是为了把我弄出来才放手的介入。”慕青眸色锐利的看着慕城,似是要看穿他所有的算计。

  “监狱又不是我开的。”慕城淡淡说道。

  “我以为你神通广大呢。”慕青轻哼了一声。

  “你了解的情况,说说看。”慕城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茶,轻啜了一口的,看着慕青问道。

  慕青也没再提别的话题,直接将自己了解到的情况一一说来:

  “公司主要收入来源在稀世系列,占到整体销售收入的68,增加300,老品牌20,增加20工厂委外加工12,增加30。”

  “整体销售收入下降38其中利润最薄的生产加工的增幅,贪薄了可增长利润;稀世的利润也不如c&a,老品牌利润率有所上长,但增幅却最小;所以仅销售利润上,下滑52。”

  “在放10亿资金钱,公司现金流断裂,各种高息贷款都有涉及,包括慕允做的企业p2p平台,面向普通投资者集资,年利率高达18;支付了这些利息之后,公司已呈亏损状态。”

  “公司与签的对赌业绩,并非以纯利达标为约定,而是以业绩曾长率为约定:即第一年业绩比签约年增长15为达成约定第二年18第三年15。”

  “若是整体投资,这个数据也是行规;若拿走c&a投资只在稀世的项目,业绩核算却是公司整体盈利水平,这个合同就是流氓约定。”

  “而且,慕氏的市场排名,也由曾经的第一,跌至10名之外,并且还在继续往后跌。”

  “慕城,你说慕允该是有多恨你,宁愿自杀也要毁了c&a。”慕青不禁冷笑。

  慕城淡淡笑了笑,缓缓说道:“他倒不是要自杀,他有两个算盘:第一,万一整体盈利达到了呢?他慕允就是公司的大功程,因为只要利润不要股份,慕氏再无资方控制的隐患;虽然亚安从没有控制过慕氏,他这担心,我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

  “第二,万一对赌输了,他便将稀世卖给,损失的也不过是小稀的品牌和慕氏的生意额。他慕允可以用慕氏的老架子,花个数十年时间,重新经营起一个新的慕氏来。”

  “因为只投了稀世,所以只卖稀世是说得过去的;而且,没有了品牌没有利润慕氏空架子,人家也不会收,所以这个算盘,他倒是可以打一打。”

  慕城看着慕青说道:“依我看来,会是第二种结局。所以……”慕城淡淡笑了笑,继续说道:“你是想把赶出去?还是等稀世卖掉后,与慕允一起重振慕氏新河山?”

  “你把我提前弄出来,不就是为了让我把赶出去吗?这会儿来试探的我态度。这可不像你的风格。”慕青冷笑着说道。

  “我确实这样打算,但不代表你的想法和我一致我们的想法,可从来没有一致过。”慕城笑了笑,也不绕圈了,看着慕青说道:“若你选第一种,我知道你会有办法,所以我会帮你将25的干股变成有实权的股东,其它的还要靠你自己,我无能为力。”

  “若你选第二种,你和慕允将没有留在慕氏的机会,因为在稀世被卖掉之后,亚安会收购整体慕氏。”慕城淡淡说道:“夏晚这次去总部,已经在谈银行业资本改革的事情,至迟半年内会有成效。公司现在的股权结构我和我一样清楚,只要亚安举牌,收购所有市场散股;而你我皆是干股,说不上话。那时候慕氏整体易主,很简单的事情。”

  “你这是在威胁我?”慕青看着慕城冷冷说道。

  “不是。”慕城摇了摇头:“我把你提前弄出来,就没想过第二种方案。但我还是得给你一个选择,你说呢?”

  “那我就和你直说了吧,我没打算让在公司继续横行下去也没打算让慕允继续在公司折腾下去。”慕青冷哼一声淡淡说道:“你助我恢复股东话语权再把你的股份卖些给我,我要成为公司最大股东。”

  “我想办法拉高公司股价,从股市里抽一部分钱回来,全力推动稀世的市场推广;想做死稀世,当然会利用资金与合约进行拦截可是他不过是有钱我也有钱,我怕他什么”

  “顾止安如果突然撤资,你那点儿够不上。”慕城沉眸说道。

  “以小博大,有机会就有风险。这些你不用管了,我说的两点,你能做到?”慕青深深吸了口烟,斜眼看着慕城。

  “好。”慕城连想都没想便答应了似乎早已算到他的条件,也早已做好了这样的准备。

  慕青有多大兄弟俩儿就争了多少年,到最后,却是慕城放手。

  “开年第一天,股东大会做意见征询,让所有股东同意你参与公司管理;同时我个人转让10的股份给你,加上你的25,一共35,高于慕允现在的32;价格按市价,同意你分期支付,首期支付25,以增加股东对你的信心。”慕城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茶后,便站了起来:“后面的事情,我帮不上忙。最后若失败,慕氏就此从服装界里消失。”

  “上次对付你,于佳佳是意外;我不相信我每次都会遇到意外。”慕青也站了起来,看着慕城沉声说道。

  “我想也是。”慕城点了点头,想了想又问道:“如果小稀执着于顾止安的婚姻呢?”

  “顾止安若真的顾念她,就该适时放手,不要等到最后我无法收手;若不顾念她,我就替她下这个离婚的决心。”慕青沉声说道。

  慕城敛下眸子,沉默半晌之后,淡淡说道:“顾止安若收手,你就不必再逼。不管他们的婚姻起因如何,她总还是嫁了。”

  “她是我亲妹妹,无须你假惺惺的来关心。”慕青冷声说道。

  “也好。”慕城点了点头,转身从容往外走去,背影里给人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或许,他是早就想放手了,只是没找到更好的机会而已;与他争了这么多年,即便最后慕氏捏在了自己手里,却是因为他不想要了慕青突然生出这样的想法,满心的斗志又觉生出一股寞然来。

  慕城回到车上后,看见后排坐上剩下的那罐汤,嘴角噙起一弯冷笑,发动车子往外开去,直到记忆中特别多流浪汉出没的天桥下面,将那罐汤放在了一个最老的流浪汉的身边。

  “谢谢谢谢”

  老流浪汉嘶哑的声音,被风吹散。

  慕城大步往前,眸色里一片清冷对于慕青,他可以合作;为了慕氏,也可以出手相帮;可在感情上,他则永远不会把人当作亲人……

  “大哥,你和小哥聊完了吗?”电话是慕稀打过来的,慕城清冷的眸子微微缓和。

  “聊完了,正往家里去。”慕城轻声说道。

  “我刚才给二哥送汤过去了,他……”慕稀似乎正考虑着要怎么说。

  “小稀,你和顾止安结婚这件事,虽然大哥并不同意也觉得你任性。但仍觉得你做得有慕家女儿的气魄。”慕城突然说道。

  电话那边的慕稀,突然沉默下来。

  “就算所有人都在怪你,只要你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做就好以后的任何一次选择,都不要让这次的决定变得毫无价值。”慕城沉声说道。

  “大哥,我明白你的意思。”慕稀轻轻的慢慢的说道。

  “明白就好。大哥就告诉你一句话:慕青你可以全心信任;其它人,你要惦量。”慕城的声音放轻缓了些。

  “大哥……”慕稀的声音有些微微的哽咽。

  “你长大了,大哥有些难过,却也欣慰。”慕城的话,总是在暗示着什么,而这暗示,却又总是让慕稀觉着现在的大哥现在的家离她好远。

  “大哥,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大哥再见。”慕稀轻轻的挂了电话,看着信息里闪烁着慕允的留言,当即轻咬下唇,按下了删除……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20 家人的暖》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