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21 一起守岁的那个人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机场再遇

  新年,在所有人不同的期待中来了,不管过去一年过得如何、不管曾经有多少磕磕碰碰、沟沟坎坎,在新年的日子里,所有人都希望不顺全部过去,新的一年全是美好。

  即便是身陷商战囫囵中的人们也是一样。

  *

  “新年好。”

  “新年好。”

  从不同航站楼走出来的夏晚和顾止安,在走进国内行李大厅时,又遇见了彼此。

  “没想到你老板会这时候放你回来。”顾止安笑笑说道。

  “我也没想到你会在分标没有确定的情况下离开。”夏晚轻扯嘴角,淡淡应道。

  “慕稀的大哥要回来,这个比较重要。”顾止安的声音轻缓,自然的少了与夏晚对峙时的强硬与冷意。

  “哦。”夏晚淡淡应了一句,抬头看了看外面有些阴沉的天气,情绪越发的低落了。

  “S国的案子,你怎么看?”顾止安问道。

  “从项目本身来说,‘华安’和‘日夏’确实是各有优势;‘华安’只想做好这个项目,挣得自己应得的名声与利润;我们‘亚安’也只想通过这个工程,有一份长期稳定的收益,以支撑中国分行的业务改革。但单纯的目的是否能以单纯的行为来支持,就要看‘日夏’的目的和做法了。”提到项目,夏晚原本就因情绪低落而显得阴沉的表情,更多了几分严肃与冷峻。

  “商业竟争一旦走出国门,就不会只是单纯的事情,你做的是国际银行,想来和我一样明白这个道理。”顾止安的眸色微沉,淡然说道。

  “我只是告诉你,有能力应对一切危机的人,就有单纯的能力、才有单纯的资本。”夏晚轻扯嘴角,淡淡的笑了笑。

  “没错。”顾止安点了点头,看着夏晚说道:“那么,项目中再见。”

  “项目中再见。”夏晚微微颔首,拖着行李箱大步往外走去……

  *

  “大舅舅,我们在这里!”

  “大舅舅,新年快乐!”

  刚走进接机大厅,一身红衣的慕果便向他用力的挥着手,而娃娃头的慕安则快速的冲了过来——象个小肉球般的冲进了他的怀里。

  “新年快乐!”夏晚只觉得心里一阵暖意,将手中的行李箱递给慕城后,双手将小家伙抛向高处,再伸手接住,乐得小家伙咯咯直笑:“大舅舅比小舅舅高!”

  “好象瘦了?”夏晚伸手捏着她的脸,笑着问道。

  “妈咪说,再胖下去,大舅舅就扔不动安安了。”慕安兴奋的得在夏晚的身上直蹦,穿着雪地靴的小脚,也将他的衣服踩得满是脚印。

  “确实,这样刚刚好。”夏晚与安安碰了碰额头,看见旁边的慕果——虽然小身体站得笔直,黑亮的眼珠却微微的闪烁,似乎很羡慕妹妹的活泼。

  “来,慕果,让大舅舅抱抱,看你有没有长重一点。”夏晚笑着将慕安放回到地上,一只手将慕果拎了起来,在他还没有完全稳住时,便将他抛向半空中,随即伸双手接住。

  一向稳重的慕果,也轻易的兴奋了起来,在这一抛一接之间,咯咯的大笑着。

  “你再多抛几次,他们都得嫌弃我这个当爹地的了。”慕城笑着说道。

  “当爹地的要有稳重的形象吧?”夏晚将慕果放回到地上后,又将慕安抱在了怀里。

  “还好还好。”慕城笑了笑,转身看着刚才夏晚走过来的方向,眸色淡然的问道:“顾止安?”

  “恩。”夏晚点了点头:“说是你约了他。”

  “C&A在法国的注册已经完成了。”慕城淡淡说道,看着顾止安轻轻点了点头后,转身与夏晚一起,推着行李、牵着孩子,慢慢往外走去。

  对于慕城的回答夏晚并不感到意外,只是这时候在慕氏的争夺上给顾止安压力,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

  看着两人的背影,顾止安的思绪一直停留在慕城转身前的那段目光上——他在看到夏晚时便看到了自己,却和夏晚一起逗弄孩子许久,才抬头与自己招呼;而这招呼:淡淡的,却带着明显的对峙味道。

  自己于他来说,只是商业上的对手,而不是妹妹的丈夫——见面之后的冷淡、点头之间的漠然,将这个意图表达得很明显。

  那么,他新年回来见自己,又是为了什么?只是因为妹妹的婚讯而履行一个长兄的责任吗?

  想来不是。

  那么,便是为了慕氏的事。

  只是,若是为慕氏,他为何现在才来找自己?以他的能力与魄力,当不会让的资金如此顺利的进入慕氏,而让亲创的C&A就此毁掉。

  可他两次出现的时机,都让人捉摸不透——一次是C&A下市清货,他匆匆归来只为拿回无法再继续销售的存货,似是对C&A的退市混不在意,却又对存货的去向重视万分;这次回来,看似为慕稀的婚姻而归,却又恰缝慕青出狱,这其间,又有什么样的关联?

  顾止安站在原地,直到看着两人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才收起思绪,拖着行李箱快步往外走去。

  “顾先生,不好意思,路上有点堵车,所以来得迟了。”走到机场门口,才看见过来接机的。

  “恩,招聘进行到哪一步了?”顾止安将手中一个大行李箱递给她,边往外走边问道。

  “处于收集资料的阶段,总部人力资源部推荐了两位候选人、分公司收集的资料已经全部发在您的邮箱里。”快速答道。

  “于佳佳有没有参与?”顾止安再问。

  “没有,她正常跟进‘日夏’那边的进度,工作与平日无异,只是加班的时候少了。”的眸光微微转动了一下,听似客观、实则告状的说道。

  “恩。”顾止安也没有特别表示,上车后,轻轻闭上眼睛,思虑着明天与慕城的见面,会出现什么问题。

  见状也不再说话,认真的开着车,保持着车速的平稳,尽量不打扰他的思索。

  第二节:温暖的家

  “安姨、安叔,新年好。”夏晚推开门,看着安爸和安妈打着招呼。

  “回家去过了吗?怎么就你一个人?”安妈伸长脖子看了看他的身后,夏妈妈没有一起过来,不禁皱起了眉头。

  “我妈生我气呢,一个人出去旅游了。”夏晚抱着慕安走进来,脸上是无奈的苦笑——明明知道他今天回来,夏妈妈偏选了今天出发的行程。

  所以夏晚赶到机场只打了个招呼,夏妈妈便随团出发了。

  “你妈这是想得开,一个人出去玩,自由自在,哪像我,在家里给你们当老妈子。”安妈妈嘴角的微扯了一下,马上笑着说道。

  “安安,这是大家的礼物,安安分一下好不好?”夏晚弯腰将慕安放回到地上,然后将左手里的一个大纸盒交给慕安。

  “好,我们所有的小朋友都谢谢大舅舅。大舅舅新年快乐、万事如意!”慕安嘴巴抹了蜜似的,听得所有人都笑了。

  夏晚更是笑得不能自抑:“安姨,安言小时候好像就是这样?”

  “她小时候要有这么聪明可爱,哪儿还需要我操这些心。”安妈妈牵着慕安的手带她到玩具房,眼里的疼爱与宠溺都要溢了出来。

  “喂,能别提我小时候吗?”坐在沙发上的安言给了他一脚,警告着说道:“我爸妈现在一看到他们,就想起我小时候怎么不听话。”

  “还好还好。”夏晚哈哈笑了起来,走过去在安爸身边坐下,看了一眼棋盘的,指了指安爸的白棋:“这里,打劫。”

  “唉~对!”安爸目光一亮,当即落下一子。

  “在这里冲一子。”安齐对执黑字的慕城说道。

  “只能这样了。”慕城将棋子在指尖转了两圈,是后还是落在了安齐说的点位上。

  “你们俩儿重开一局算了,我爸说,下棋最讨厌人家在旁边说话了。”安言看着他们说道。

  “现在下着玩儿,没那么多规矩。”安爸爸边看着棋盘边说道。

  “好吧,反正都是你说的。”安言笑了笑,起身去孩子们的房间拆礼物。

  一下午的时间,只有棋、只有菜、只有孩子、只有东家长西家短,没有人在这时候提工作、提商场。

  平平淡淡、却又热闹温馨。

  晚餐后,安妈妈见夏晚还挺喜欢逗孩子们的,与当年给安言补课时,总是发脾气、不耐烦的个性,温和了不知道多少倍。

  当下便趁机坐在他的身边,笑眯眯的看着他说道:“小晚啊,你看时间过得真快,安安和果果都6岁了,明年就要上小学了呢。”

  “是啊。”夏晚点了点头。

  “我记得,我们两家做邻居的时候,我们家言言也就六岁,这一转眼,她自己的孩子都这么大了。”安妈看了一眼夏晚,笑了笑后,声音放得更轻了些:“我说小晚,你比言言大一岁吧?我看也可以结婚了。”

  “安姨,你这是和我妈商量好了?”夏晚不由得无奈的笑了。

  “也不是,你妈说你和她吵架,还说不许我和你提这事儿呢,怕你脾气不好,再和我吵。”安妈妈将削好的水果递给夏晚,看着他不以为然的说道:“我说你就和我儿子似的,和我发脾气就发脾气,我可不在乎。”

  “安姨,我这阵子确实很忙,年后会考虑这事的。”夏晚的眸光微微黯淡了一下,只是在看着安妈妈时,清浅的笑容里仍带着微微的暖意。

  是啊,这么多年,安爸是真的把他当儿子了。但安爸比安妈更豁达,从不催这些事情。

  “你别看言言他爸,他哪儿知道操心。”安妈妈见夏晚看着在厨房忙碌的安爸,小声说道:“你刚才说年后就考虑,这就好。我和你妈都是一个意思,也不是要你现在就结婚。你能花点儿时间在这上头、有合适的对像就慢慢儿的处着,还有个选择的余地。”

  “恩,我知道。”夏晚点了点头,眸色淡然、神情温和,似是真的将安妈妈的话听进去了。

  “你这种条件的男孩子呀,多少女孩子排着队争着抢着呢。用你们学经济的话来说,要在自己市场价值最高的时候,找到最匹配的那个人;等到贬值了,就只能找同样贬值的对像了。”安妈妈将手放在夏晚的腿上轻轻拍了拍,笑着说道。

  “妈,你不懂就别乱说话,什么市场价值、什么贬值的。”安言在将双胞胎哄睡之后,出来正听见妈妈在和夏晚说话,不禁瞪了她一眼。

  “你妈在家里没事看了我几本经济学的书,以为自己懂不少了,见着人都想卖弄一下。”安爸走过来坐在安妈妈的身边,笑着说道。

  “懒得理你们,小晚知道我在说什么就行。你们继续看,我去准备点儿宵夜。”安妈妈用力的在安爸手背上拍了一下,便起身往厨房走去。

  “你别笑我妈啊,而且,你得夸她,多不容易呀,都看经济学的书了。”安言盘膝在夏晚身边坐下来,朝着安爸挤了挤眼睛,对夏晚笑着说道。

  一会儿之后,安齐、慕城、成绯也都出来,围着客厅的长绒地毯坐在地上,边吃着零食边聊着边,偶尔看两眼电视里演着的春节晚会。

  电视里的春晚,其实大家都不怎么爱看,但好象是新年的固定节目一样,总觉得不看就不是过年。

  所以大家吃吃聊聊、说说笑笑、看看谈谈,只觉得整个人都静了下来,连平时谈话都要卡着时间紧凑,也在这时候完全放松了下来——原来,生活并不是只有工作;原来,用这些所谓没有价值的事情来消磨时间,并不会让人有负罪感。

  第三节:二人世界

  顾止安从机场出来后,直接去了公司,将一周积下的国内的工作处理完后,才在10点的时候从公司出来,然后直接去了慕稀家里。

  “你一个人?”顾止安见慕稀家里冷冷清清的样子,没有半分过年的气氛,连平日里给她做饭的秦婶儿也不在,不由得意外。

  “恩,哥哥们都有自己的家,我自然是一个人。”慕稀微微笑了笑,将他让进门后,关上门与他一起往客厅走去。

  “刚到吗?在飞机上吃的晚餐?”慕稀给他倒了杯水,看着他问道。

  “下午到的,去公司处理了一些事情。”顾止安接过水杯,看了看她没有烟火气息的厨房,不禁摇头:“午餐是在飞机上吃的,也确实没吃晚餐,不过,你这里好象也没有可吃的。”

  “有饺子,秦婶放假前帮我包好的。”慕稀看着他:“我给你煮一些?”

  “不用了,去我家吧,我爸和姐姐应该准备了。”顾止安放下水杯,站起来看着慕稀说道。

  “你家……”慕稀沉眸停顿了一下,轻轻摇了摇头:“虽然我们拿了证,但礼节上你还没见过我大哥,我们就还不算得到家人的认可。年后我去看伯父和大姐,今天就不去了。”

  “哦?”顾止安的语气微微一顿,在眸光微转之后便点了点头:“也好,家里有面包吗?我随便吃点儿东西,在你这儿休息一下再回去。”

  “我给你煮饺子吧,新年吃这个也应景。”慕稀心里暗自松气,转身往厨房走去——虽然已经拿了证、虽然已经见过二哥和小哥、虽然也和他父亲姐姐有偶尔的接触,却仍自然的排斥在这样重要的日子,与他一起过去。

  或许在内心里,她仍当自己还是个未嫁女孩吧;

  或许,婚礼过后一切都会好起来,自己只是需要一个习惯的过程而已。

  “顾止安,要吃几个?二十个好吧,算十全十美呢?”慕稀边打开冰箱边扬声说道。

  “好。”顾止安起身走了过去,帮她将冰箱里的饺子拿出来:“我来吧,你哥哥说你没做过家事,万一烫着就不好了。”

  “喂,没这么夸张好吧。”慕稀不禁翻了翻白眼。

  “你在家里有三个哥哥疼着宠着,我只能加倍做好,你才能习惯吧?”顾止安将她拉到旁边,熟练的操作起炉具来。

  “其实我一个人的时候多。”慕稀微微笑了笑,看着穿着毛衣、卷着袖子的顾止安,这个金融界的精英,在炉灶面前的居家模样,竟毫无违和之感——几乎比夏晚的感觉更居家。

  夏晚?他今天也该回国了吧,他又在哪里过年三十呢?是在自己家里与妈妈一起过?还是和妈妈一起去了安言的家里,一大家人热热闹闹的过?

  呵,不管是哪种过法,他的新年里,没有自己……

  “那些样衣,我第一次买,不知道买得对不对,你去看看。”顾止安将饺子放进煮沸的水里后,回头看见慕稀还站在厨房,便对她说道。

  “我不会帮倒忙吧?”慕稀将思绪从夏晚的身上收了回来,看着顾止安微微笑了笑说道——想他也是一种习惯,待习惯了有顾止安的生活后,就不会再想起他的。

  在以前的心里,会拿夏晚和大哥去比;而现在,会拿顾止安去和夏晚比;所以,顾止安在她心里的份量,至少不低于夏晚了吧。

  “不会,只是觉得你不该站在厨房这种地方。”顾止安笑着说道。

  “是在暗示我,要学着做吗?”慕希眯着眼睛看着他,眸子深处对夏晚的想念,已经全部掩下。

  “是在暗示你,做顾太太真的很容易,和你做慕家四小姐没有太多的区别。”顾止安走到她身边,自然的伸手圈住她的腰,额头轻轻抵在了她的额前:“慕稀,虽然我们是相亲认识、虽然我们已经拿了结婚证、但这并不影响我们更深入的了解对方,你说呢?”

  “……当然。”慕稀的身体微微僵了一下,又在他沉然而温柔的目光中慢慢放松下来,看着他低低的说道:“我一直有在努力。”

  “好,我们一起努力。”顾止安轻轻一笑,慢慢俯下头在她唇上轻吻了一下,在感觉到她微微的抵触,最终却又忍受之后,在她唇上停留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移开:“慕稀,我们的婚姻有诸多现实的因素,但这又如何?这是个现实的社会,每个人都有自己现实的需求。”

  “我需要的你正好可以满足、你需要的我也刚好可以给予,这说明我们有相互需求、相互扶持的基础。一段婚姻里,有了需要的基础,再加上日积月累的感情,我认为这是最牢固的一种模式。”

  “我听说过很多人是因为爱情而结婚,所以我也特意去了解了一组世界婚姻数据:恋爱结婚与相亲结婚的离婚率持相同;恋爱5年以上离婚率最高、相亲结婚的离婚率最低。这说明什么?成年人对婚姻的考虑是理性的、夫妻双方同等的需求与给予能力、认可的经济能力,是婚姻稳定和长久的重要因素。”

  慕稀觉得自己若不打断他,不知道他还要说出多少理论与数据来,当下失笑着接过话:“所以我们这样的婚姻关系,会是最长久、最稳定的,对吧!”

  “对,所以你要有信心。”顾止安看着她沉眸而笑。

  “有,当然有。”慕稀的眸光在他的脸上转了两圈后,停留在他的唇间——薄利而凌角分明的唇,让慕稀有瞬间的心慌意乱。

  慕稀闭上眼睛,耳边响起他刚才那一连串的数据分析,有那么一瞬间,有种想逃的感觉,理智却告诉自己——如果没有爱情,这是最适合自己的那个男人。

  他的优秀不亚于夏晚、他对她有着十足的诚意、他更是个满足她所有要求不懂爱情却要婚姻长久的男人——这样的男人,百年难遇,她还犹豫什么!

  慕稀轻咽一下口水,慢慢的侧过头,将唇轻轻的印在了他的唇间,低低的说道:“顾止安,我没有想逃,我只是有些不习惯、有些怕而已。”

  “以后我尽量多一些时间在你身边,我们都需要慢慢习惯两个人的生活——而我觉得,两个人比一个人,还是要好很多。”顾止安低语着,伸手托着她的头,加深了这个吻——轻吮浅吸、辗转摩挲,动作不算熟练,却虔诚温柔、让人感觉他心跳加速里的悸动……

  *

  一锅水煮得干了,饺子到底还是熟了。

  看着一锅变了形的饺子,顾止安不禁失笑,而慕稀只看了一眼,便转身从柜子里拿了碗递给他:“还能吃吗?”

  “可以。”顾止安微微笑了笑,接过碗后对她说道:“你去看看样衣和书,我马上就过来。”

  “恩。”慕稀点了点头,转身回到客厅,沉默的打开顾止安带过来的小纸箱,手却微微的发着抖——适应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情,曾几何时连牵手都排斥,现在却已可以与他吻着而并不觉得厌恶。

  是不是,是不是在一天一天之后,她便可以完全的适应他——可以与他做任何亲密的事情?就像与夏晚那样……

  “怎么?买得不对吗?”顾止安走过来,看着抓着衣服发呆的慕稀,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不是,挺好,没想到你挑产品的眼光还真不错。”慕稀忙将袋子里的样衣一一倒在沙发上,按类别和尺码放好后,对顾止安说道:“你吃,我整理一下。”

  “好。”顾止安点了点头,甚是习惯她随时随地工作的状态——就如他自己一样。

  从这点上来看,他们两个当真是十分的合适。

  看着慕稀忙碌而专业的样子,顾止安的嘴角噙起一弯温柔的笑意;而想到刚才那个柔软而绵长的吻,他的耳根不自觉的就热了起来——女孩子天生就如此柔软与香甜吗?仅是这样的亲吻,便让理性得一塌糊涂的他,也不由自由的混沌与心猿意马起来。

  “不能吃就再重新煮。”慕稀抬头看见他端盘子,却一直盯着自己,还以为煮干了的饺子不能吃。

  “可以,就是对你的工作很好奇。”顾止安的耳根不由得又是一阵发热,忙低下头来吃饺子。

  屋子里,电视里放着春节联欢晚会,阵阵笑声自电视里传来,也算是让这冷静的屋子多了点儿年节的味道;慕稀专注的将样衣进地分类记录、顾止安悠然的吃着饺子;只有两个人的空气里,涌动着淡淡的温馨,让人感觉懒懒的,只想沉浸期……

  第四节:守岁的那个人

  当时间指向11:30分的时候,夏晚对安言和慕城说道:“我先回去了。”

  “好,路上开车小心。”安言点了点头,起身将他放在沙发上的外套递给了他。

  “恩。”夏晚接过衣服,边穿边对慕城说道:“慕稀现在中止了在温茹安处的治疗,这件事你找时间和她聊一下,看看她是怎么打算的。”

  “好。”慕城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淡淡说道:“我送你出去。”

  夏晚点了点头,与他一起往外走去。

  “打算结婚了吗?”慕城轻声问道。

  “还没决定。”夏晚低声说道。

  “小稀对你,是因为安言?”慕城问得很直接。

  “曾经发生过的过去,我们谁都无法抹去。她的介意是必然的、孰轻孰重我不能给她一个答案,这是我的错。”夏晚低低叹了口气,对慕城说道:“我与安言的感情、与安叔安姨之间的情谊你也看到了,我不知道你能理解几分,但对你毫无芥蒂的去爱安言,我是真的感谢。”

  “但慕稀……”夏晚低低的叹了口气,有些无奈、有些落漠的说道:“她不像你,她的个性有些地方像慕青。”

  “有些疙瘩,时间可以化解;有些隔阂,时间可以跨越。你们都在还没走到那一步的时候,把困难想得太多。”慕城点了点头,看着夏晚说道:“相较于顾止安,我当然更希望小稀能和你在一起。”

  “但她长大了,有自己的选择,我们谁都不能勉强。但我想,你若能让她肯定、能让她安心,她会回头的。给彼此一个机会吧。”慕城的声音轻缓而低沉,没有在安言面前的温润、也不是平时在夏晚面前的果决——那一丝丝的矛盾与犹豫,仍让夏晚有些意外。

  “很奇怪吗?”慕城轻轻笑了笑:“慕稀是我妹妹、你是安言的哥哥,你说我要向着谁?但你是男人,所以我还是自私的希望你给她一次回头的机会。”

  “安言不喜欢慕稀。”夏晚轻哼了一声。

  “可你还是喜欢了。”慕城轻轻挑了下眉梢。

  “谁做嫂子她不介意,但你是向着慕稀还是我,她可能会介意。”夏晚不禁笑了。

  “嗯哼,我就送你到这里,我要回去陪她了。”慕城趁夏晚不注意,伸手给了他一拳,然后转身边往回走边大声说道:“开车小心,到了给安言打个电话。”

  “我去慕稀那边,有礼物给她——”夏晚对着慕城离去的身影大声说道。

  “替我问她新年好。”慕城连头都没回,大步往前走去。

  “新年好……”夏晚轻轻叹了口气,拉开车门,发动车子,在近12点的时间里,驱车快速往慕稀住的地方开去……

  *

  【慕稀公寓】

  顾止安与慕稀盘膝坐在沙发上,有一岔没一岔的评论着春晚的节目。看着时间指向11点30分,顾止安起来活动了下腿脚,对慕稀说道:“我得回去了,陪爸爸和姐姐跨年。”

  “好啊,代我问伯父和大姐新年好。”慕稀也站了起来,活动了下腿脚后,跑到厨房,将慕城给她的那提汤拿了递给顾止安:“我大嫂的妈妈做的,很好喝,送给伯父。”

  “他会高兴地,若你喜欢,他还会研究配方和做法。”顾止安点了点头,也不推辞。

  “开车来了吧?我送你下去。”慕稀伸手拿了外套,与顾止安一起往外走去。

  “外面冷,你就别出来了,我到了给你电话。”走到门口,顾止安低头在慕稀脸颊上亲吻了一下后,将她推进了门,顺手帮她将门关上。

  在转身离开时,低头看着怀里的汤,嘴角一片暖洋洋的笑意……

  *

  12点差10分,一个人将电视的声音开到最大的慕稀,在听到门铃时,条件反射似的说道:“顾止安,有什么东西落在这里了吗?”

  说着便打着赤脚跑到门口将门拉开:“顾止安……”

  “夏……夏晚,是你……”慕稀只觉得心里一阵慌张,脸也下意识的红了起来——这算什么,这么急吼吼的来开门、这么急切的喊着一个男人的名字,似乎多想要见到那个人一样。

  他……他会怎么看自己……

  “在等他吗?”夏晚沉眸看着她,深邃的眸子里,印着深深浅浅的想念,还有……那么明显的酸涩与失落……

  ------题外话------

  很抱歉,小朋友发烧了,所以今天更晚了些<!--over-->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21 一起守岁的那个人》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