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22 共度一宵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第一节:坦诚所有

  “我……”

  “新年快乐,有礼物送给你。”

  夏晚微微笑了笑,将手中包装好的纸盒拿到她的面前。

  “进来坐,一会儿12点了。”慕稀的眸光微微闪了闪,拉开门侧身让他进去。

  “在机场买的几件样衣,VS在美国本地上的款式,依然是首秀款,在别的城市基本不上货。”夏晚将盒子放在电视机前的长绒地毯上后,转身去书房拿了剪刀和她常用的样衣记录本、软尺过来。

  “在安言家里吃过宵夜了吧?现在是喝咖啡还是茶?”慕稀站在他的身后,看着他熟练如自家班的自如,心里不禁隐隐难受——回国后的每一个新年,似乎都是这样过的。

  大哥大嫂基本不回国过年、二哥会一个人在工厂上班、今天也是不能去监狱看小哥的,陪着她的就只有夏晚了。

  他总是先陪母亲、再陪安言的父母、等到两边老人都睡下了,再过来与她一起守岁——时间比今年要更早一些,大约11点就会过来。

  今年……

  或许是因为安言回来了,所以要陪她吧。

  “红酒。”夏晚坐在地上边拆纸箱边说道。

  “还是别……好吧……”慕稀转身去吧台,拿了两人过去年夜常喝的酒,打开冰块机制作碎冰。

  机器低低运转的声音,伴着电视里最后一个节目热闹的笑声,两人都没有再说一句话——还是新年、身边还是旧日陪着的那个人,只是心境却已完全不同。

  听着机器停下来的声音,慕稀转身将碎冰倒进醒酒器里,然后倒了两杯端到客厅,递了一杯给刚刚将样衣从纸箱中拿出来的夏晚:“给。”

  在夏晚起身接过红酒时,电视里正好开始凌晨时间的倒计时——‘十、九、八……”

  12点的钟声敲响,清亮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房间里。

  “新年快乐!”夏晚向她举起杯。

  “新年快乐!”慕稀浅浅笑着,举杯与他相碰,仰头将半杯酒饮尽。

  “去看电影?”夏晚放下酒杯,看着她柔声问道。

  “不去了,现在就喜欢没事的时候呆在家里,不想动。”慕稀轻声说道。

  “也好。”夏晚点了点头,起身去酒吧将余酒拿了过来,给两人分别倒上后,淡淡说道:“陪你到1点,我就回去了。”

  “别喝了吧,一会儿怎么开车?”习惯是件可怕的东西,他陪了她五年,都是在12点的钟声敲响后,两人一起去看一起开年的电影,然后再慢慢的走回家。

  下雪的时候会在外面多呆一会儿、不下雪的时候就在楼下互道新年好,然后各自回家。

  没有约定、没有计划,五年来却已将这样的陪伴过成了习惯——每一次分开,都是凌晨一点。

  在心里总是怪他,怪他的心太冷太硬、看不到自己爱他的心;现在才发现,他对她一直好了五年,没有给她爱情、却给了她最温暖的陪伴。

  这样的陪伴,要放弃,是不是也会痛、也会难过?

  “和往年一样,走回去。”夏晚举杯与她轻轻碰杯,也不理会她喝不喝,自顾自的喝了个干净。

  “我去弄点儿水果小吃。”慕稀的眼圈微微一红,转身快步往吧台走去,从柜子里将零食点心装好盘后,放到推车里推过来时,夏晚已经将电视接入了网络新年电影。

  “什么片子?”慕稀将推车放到手边,也盘膝坐在了地毯上。

  “《华尔街之狼》。”夏晚看了她一眼,将遥控器递给她:“你选?”

  “这个算不算是你的经历?”慕稀摇了摇头,接过遥控器放在身边看着屏幕问道。

  “有点儿枯燥,换个喜欢的吧,过年还是喜庆一些才好。”夏晚伸手越过她的身体,拿过遥控器一个台一个台的换着。

  “夏晚,对不起……”慕稀突然说道。

  “恩?”夏晚转眸看她,深邃的目光里,涌动着复杂的情绪。

  “我……”慕稀低下头,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年前我和我妈吵了一架,因为相亲的事情。”夏晚放下手中的遥控器,端起手边的酒杯,轻抿了一口后,慢慢说道:“所以我妈在我回来这天,自己随团出国旅游去了。”

  “呃……伯母她……”慕稀不由得吃惊。

  “我妈的个性你是知道的,但凡我没有表态的事情,她都可以视作是我已经同意——你看到我相亲那天,她威胁我。”夏晚低头轻轻笑了笑。

  “威胁?我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慕稀不禁哑然失笑。

  “她说,我若不去,她便直接去找你、去找顾止安。”夏晚的眸光微闪,看着她低低的笑了起来。

  “喂,不会……不会吧……”慕稀侧过脸去不看他,却知道他说的一定是真的——以夏妈妈的个性,倒是真的做得出来。

  “那女孩儿你也看到了,一个小孩子。”夏晚拿起酒帮她倒了半杯,看着她淡淡的说道:“所以我想你也不会放在心上,所以也没和你解释。”

  “谁说的,她……”慕稀不暇思索的接过话,却在目光与夏晚的目光相撞时,急急的收了声:“你相你的亲,和她提我干什么。现在年轻的女孩子都是又大胆又直接。”

  “她做什么了吗?”夏晚不禁惊讶。

  “她……”慕稀不禁轻笑:“她和我说,她比我年轻、比我漂亮、比我勇敢,所以一定能追上你。她说,我只是过去式。”

  “她倒是有几句话没说错。”夏晚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我知道,我只是过去式麻!”慕稀口是心非的转过脸去,眸子里的笑意却掩也掩不住。

  “她比你年轻、比你漂亮、比你勇敢,这都对。”夏晚看着她,声音温润而低沉。

  “喂!”慕稀转过头来用力瞪着他。

  “慕稀,你花了五年时间来等待一份感情,却不愿意多花一年时间来证实一份感情、更不愿意多花一个月的时间来判断一份感情。”夏晚轻叹了口气,低低的说道:“所以,你没有她勇敢。”

  “我……”慕稀沉眸看着他,轻咬着下唇半晌,慢慢低下了头,轻轻晃了晃杯中的红酒,又给自己加了几块碎冰后,缓缓说道:“夏晚,我们的缘分,五年尽了。”

  “虽然下定决心和你分开,可我也没想到自己能这么快嫁出去。”慕稀看着杯中晃动的玫瑰色液体,声音轻得要凝神才能听清。

  “我相亲的第一个男人,是个奇葩,我当时对自己说:若下一个也这样,我真是不去相亲了。结果第二个,却是顾止安。”慕稀轻轻笑了笑,抬头看向夏晚:“夏晚,当时公司的情况你是知道的,能抵押的、不能抵押的,都已经抵出去了。那段时间我天天去财务看报表,每天焦虑失眠,一直想到我爹地和妈咪。”

  “我妈咪为了公司,害死了大哥的妈妈、害死了爹地;我小哥为了公司进了监狱;一家人死的死、散的散,可公司现在成这样……”慕稀深深吸了口气,仰头一口将杯中的酒喝完,重新给自己倒了一杯后,接着说道:“大哥是不管公司的了、二哥为了自己的私心让公司走到这个地步、小哥在里面没有自由,做为慕家的女儿,我不能看着公司就这样跨掉。”

  “而顾止安,是这一切的源头;而你告诉过我,这是他工作的一部分——只是工作、不是自己的事业,所以我赌他在项目与婚姻之间的选择。或者说,我做好了以自已为筹码的准备——他不选,我可以去谈,对吧。”

  “你——”夏晚不由得恼怒。

  “后来,我陪慕允去见京都的明厉成,出事的时候遇到顾止安——后来……”慕稀微微笑了笑,神情慢慢安稳下来:“后来他主动来找我谈,我们对相互的需求都很清楚,所以我们也很容易就达成共识。”

  “当然,这其中他的让步更多,他虽然不是一个懂感情的人,却对我——真的很好。抛开爱情不说,他会是一个非常好的丈夫。”

  “所以夏晚,今天和你说这些是希望你明白:我的选择,与爱情无关、与我想要的生活方式有关、与慕氏的生存有关。”慕稀轻轻说道。

  “慕城已经安排了慕青的出狱、我也和他一起安排C&A重新上市以对顾止安进行反击;无论从C&A的挽救上、还是从慕氏后续的操控上,我们已经有完整的计划,你一个大小姐,你瞎操个什么心!”夏晚听了不禁恼怒。

  慕稀却只是轻笑着摇了摇头:“夏晚,你们的计划里从来都没有我,而我确实又不够聪明,能够在你们的一招一式里看到你们的筹划。”

  “但我想尽自己所能,为爹地留下来来的公司尽一份力。无论如何,慕氏也挨过了最困难的时候、无论如何,顾止安也是一个不错的结婚对像——我不后悔我的选择。”

  “你在危机贷款的时候都知道要来问我,拿自己的终身去交换10亿资金和顾止安的不出手,你为什么不来问我!”夏晚将手中的酒杯重重的放下,语气里既有愤怒、又有不解。

  “我不想让你看到我的窘迫。”慕稀一字一句的说道。

  “你就是个傻瓜。”夏晚紧皱着眉头看着她,拿起酒杯,将杯中的酒一口干掉后,看着她认真的说道:“慕稀,我要你和顾止安离婚。”

  “夏晚”慕稀不禁争起了眉头。

  “第一,我们已经有完备的方案去保住慕氏,而不需要用你的婚姻去换取他的条件——所以你和他结婚的前提条件根本不存在,这个婚姻还有什么意义?”夏晚直接说道。

  “我说过,我和他结婚,因为他能给我想要的生活模式、能给保住慕氏不被投资公司给吞掉。”慕稀沉眸看着夏晚,同样沉静的说道:“无论需不需要,他给出了诚意:合同期内不收购慕氏、给慕氏十亿流动资金以供周转,这是他对这段婚姻的诚意。”

  “你不需要的诚意,要他干什么!”夏晚怒声说道。

  “我需要!”慕稀沉声说道:“夏晚,我需要。我是真的想结婚了。”

  “嫁给我。”夏晚放下酒杯,伸手将她揽进怀里:“慕稀,嫁给我,我爱你!”

  “夏晚……”慕稀睁大眼睛看着他,不敢相信他能够如此直白的说出这三个字——即便在沙漠里向她求婚的时候,他也只说让她再给一年动时间、他也只说喜欢。

  “慕稀,安言从来没有爱过我,所以她爱慕城、嫁给慕城,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而我曾经爱过安言,我若再爱上别人,便是被叛——对自己曾经爱情的背叛、曾经坚持的背叛。”

  “所以我不想、也不敢承认自己爱上别人;所以我以为,我再也不会爱上别人。但是今天从安言那里出来,我那么喜欢她与慕城在一起时的安宁与平和。”

  “你说,没有嫉妒的感情还是爱情吗?”夏晚低低的看着慕稀,在大半瓶酒落肚后,他的眼神有些迷蒙起来,可对感情的确认,却是前所未有的清晰:

  “慕稀,在S国的时候,我说:我想结婚了。那时候是真的想结婚,我怕自己死掉了,我妈就一个亲人也没有了;我怕自己死掉了,就没有机会再看清楚对你的感情了。”

  “现在我想结婚,因为我知道我爱你。我不能看着你嫁给别的男人,我会心痛——和安言出嫁的时候,一样痛。”

  这个男人,从来都是理性冷静、从来都是话说三分留七分,他这样赤裸裸的表白,让她的脑袋一片混沌,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才好。

  第二节:求婚戒指

  “慕稀,嫁给我。”夏晚低头吻住她,唇间红酒的醇香阵阵传来,让她不知道自己的头晕是因为他唇间的酒气、还是因为他这让人震撼的表白、还是他此刻感性得一塌糊涂的模样;所以明知道不可以、明知道不应该,却仍然没有推开他——

  “答应了,是不是?”夏晚摸索过她的手,将一枚戒指套进了她仍然光裸的手指。

  戒指的凉意让她瞬间清醒,低喊一声之后,用力的推开了他:“夏晚,不行!”

  “为什么不行?”夏晚沉眸看着她。

  “因为、因为我已经结婚了。”慕稀用手撑着地面站了起来,用力的将指间的戒指脱了下来,直直的递到他的面前:“夏晚,你刚才也说过,我不是个勇敢的人。”

  “我和顾止安结婚了,对这段婚姻,他表现得超乎想象,我没有理由离婚、我没有理由利用了他又伤害他。”

  “夏晚,我不能……”慕稀看见夏晚的眸光里闪过难堪、受伤、难过,当下弯腰将戒指放进他的手心,低低的说道:“我说过了,我们五年的缘分结束了,我们都重新开始吧。你连对安言的深情都能放下,何况对我。”

  “所以夏晚,我们都可以放下过去,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夏晚敛着眸子,直直的盯着她捻着戒指的手指——苍白得没有一丝温度,就似她现在说出的话一样。

  “夏晚……”慕稀低低的喊了一声。

  “除了不想对不起顾止安、除了担心慕氏之外,还有什么理由让你不想离婚?”夏晚抬起头,微眯起眼睛看着她。

  “这是我自己选择的婚姻,我没有离婚的理由。”慕稀轻轻松开捻着戒指的手指,任颗粉钻闪着冷冷的光,跌落在夏晚的掌心——她也第一次这么清晰的看到:他掌心的纹,出人意料的简单。

  “你结婚的理由都是错的,为什么要倔强着不回头?”夏晚伸手将她苍白的手抓在手心,任那枚戒指横陈在两人的手间——让两人的掌心都一阵疼痛。

  “我……”慕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慕稀,你是想看着我痛也一定要对得起他?”夏晚手上的力度更大了,而他们掌心的疼痛也更甚了。

  “慕稀,他现在还没有爱上你,你尚可进退自如;哪一天他爱上了你,你想退也无路可退;哪一天他爱上了你,他也会想要你同等的爱情回报,你想要的公平同样得不到。”夏晚伸出右臂,将她用力的揽进怀里,认真的说道:“慕稀,你说他对你很好很好——为什么很好,从喜欢到爱上,也不过是几步之遥。”

  “我……”

  “所以,他给不了你要的生活;所以离婚、嫁给我!”夏晚直直的看着她。

  “夏晚,你别逼我。”慕稀一只手用力的抵在他的胸前,用力想将他推开——他这样桎梏式的拥抱、这样呼吸相闻的距离,真的让她无法好好的思考。

  而她脑子里有一个声音,却大声告诉她——慕稀,不行,你现在是有夫之妇;慕稀,不行,你不能利用了顾止安又放弃他,他是无辜的!

  可偏偏在脑海的另一边,却仍有一个微弱的声音细细的传来——慕稀,离婚,嫁给夏晚;慕稀,夏晚说他爱你了;慕稀,你等了五年的爱情就在眼睛,不要放弃……

  “夏晚、夏晚、夏晚,不要逼我!”慕稀突然将头用力的撞在他的胸口,低声吼道:“夏晚,不要逼我……”

  “慕稀?”夏晚微微一愣,低头看见她痛苦的表情,不由得轻轻叹了口气,声音低低的说道:“慕稀,我不逼你,你慢慢想,想好了告诉我你的答案。”

  “别逼我。”慕稀低低的说道。

  “好。”夏晚的声音微微的暗哑。

  “我脑袋里有两个声音在打架,头很疼。”慕稀将头埋在他的胸口,声音里带着些撒娇的委屈。

  “知道了,你让‘嫁给夏晚’的那个声音打赢了,头就不痛了。”夏晚的嘴角情不自禁的弯起一道喜悦的弧度。

  “那个声音很小呢。”慕稀轻轻抬起头,被蒙上一层雾气的眸子,带着几分无助、几分恳求、几分不确定……

  “很小,但很坚定。”夏晚暖暖的笑了,温柔说道:“既然头痛,那就不要想了,让自己的决定跟着心走、让自己的感受跟着身体走。”

  “我……”慕稀的眸子慌张的转动着,不知道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夏晚轻轻俯下头,慢慢的贴近她的唇,以一种折磨人的力度在她的唇间轻轻的摩挲扫动着,和着慕稀低沉着有些压抑呼息,慢慢的加深了这个吻……

  两人相握的手慢慢松开、慢慢的拥住对方、渐渐的拥得更紧、吻越来越缠绵,最后已经分不清那淳香的酒味儿,是来自于她的唇间、还是来自于他的唇间……

  只是,原本握在两人手心之间的戒指,却在两人松开手后,悄悄跌落在了地上——在厚厚的地毯上,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

  晨曦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斜斜的打了进来,慕稀轻轻睁开眼睛,一直心心念念的这个男人正安静的躺在自己的胸前。线条冷硬的五官在晨曦中也显得一片柔和。

  曾经在沙漠里看过他的睡颜,却不如此时的安静喜乐——他是真心的吧?他爱自己、他想和自己结婚,这对爱了他五年的自己来说,该是多大的诱惑。

  好象……

  好象自他说出‘爱’字后,自己完全没有想起安言、想起在他的心里,安言还有一个重要的位置。

  因为这爱来得太不容易了吗?因为太想得到他的爱了吗?

  慕稀用一只手指轻轻戳了戳他的脸,他却仍是熟睡不醒;慕稀低头试着在他的唇间轻吻了一下、再一下、到是后竟有些情不自禁的深深吻住了他……

  一阵清脆的手机铃声,让她对自己这偷吻的行为不禁一阵羞怯,满面通红的抬起头来,却看见夏晚正笑眯眯的看着她。

  “喂,你什么时候醒的…….”慕稀的声音简直比蚊子还小。

  “在……”夏晚的眸光微微转动了一下,伸手拉下她的头,在她唇间亲吻了一下,小声说道:“电话铃响起的时候。”

  “哦。”慕稀心里暗自庆幸着,推了推他压在身上沉重的身体,低低的说道:“起来吧,我接电话。”

  “谁的电话,这么早?”夏晚微微笑了笑,用手撑着沙发坐了起来,顺手将她也抱了起来。

  在看见屏慕上的来电显示时,夏晚的表情依然不变,而慕稀脸上的笑容却瞬间凝结了起来——顾止安。

  她现在的合法丈夫!

  第三节:道义挣扎

  她这是在做什么?她居然在婚后与夏晚这样相拥着过了一夜、她居然在他熟睡的时候主动吻他。

  即便爱情太美好、即便这爱情来得太不容易,可能因为这个,就能放弃做人的道德、做人的道义吗?

  “我只需要你的决定,其它的事情我会解决。”夏晚看着她沉下去的表情,伸手握住她握着电话的手,沉声说道。

  “我……”慕稀轻咬下唇,软软的说道:“你说过不逼我的?”

  “我也认为不拒绝就表示同意。”夏晚直直的看着她,不给她丝毫退缩的机会。

  “就算是这样,这件事也应该由我来向他解释,而不是你。这是我应该给他的尊重与道歉。”看着他一瞬不转的眼睛,慕稀不敢在他面前说‘不’,却也不能就此决定——这对顾止安,不公平。

  “我相信你有解决问题的能力,但我需要你给我一个时限。”夏晚慢慢松开握着她的手,轻抚上她的脸,温柔的说道:“你知道,我担心爱情再次从我的指尖溜走。”

  “我……”慕稀看着他,勉强笑了笑:“我先接电话。”

  夏晚眸光闪了闪,当下松开握着她的手,边起身边对她说道:“你先接电话,我先去冲个澡。”

  “好。”慕稀连忙点了点头。

  夏晚弯腰在她唇间轻啄了一下,却在转身之后,眸色变得暗淡而清冷——他知道她还在犹豫。

  这个女人,有时候真是傻得冒泡——她与自己之间是感情的问题,自然用感情的方式来解释;她与顾止安之间是交易的问题,以交易的方式去解决最直接、最干脆,有什么为难的!

  *

  “顾止安,有事吗?”慕稀看了一眼走进浴室的夏晚,起身走到窗边,说话的声音也放得很轻。

  “这么久才接电话,昨天睡得很晚吗?是不是还没起来?”电话那边,顾止安的声音依然如故的温润清浪,让慕稀心里涌起一股浓浓的犯罪感——昨天,昨天还亲吻着说:要一起努力让这段婚姻变得长久而平稳。

  可接着就与其它男人相拥而卧一整夜、接着就与别的男人忘情拥吻……

  慕稀紧咬住下唇,翻涌的情绪在道德与忘情之间纠缠打架,竟让她无颜面对顾止安。

  “还没睡醒呢?”顾止安轻声笑了起来:“那你睡吧,也没什么事,醒了给我个信息,你给我爸打个电话,他喝了你送的汤,一直惦着你。”

  “哦,好。”慕稀心虚的应着。

  “我先挂了,再见。”顾止安的声音依然淡然温润,毫无变化。

  紧握着电话,慕稀的心里一片矛盾。

  夏晚冲澡的水声阵阵传来,却不再如沙漠里的那几天一样,给她的全是安宁和平静;现在听起来,却只觉一片烦燥和焦虑。

  她默默的走到另一间洗浴间,快速的刷牙洗脸后,回房间换了衣服出来,夏晚也已经冲浣澡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要出去?”夏晚看着她问道。

  “去买早点,家里没东西吃。”慕稀将手中捏着的零钱伸给他看。

  “我记得秦婶儿有习惯给你包饺子的。”夏晚轻挑了下眉梢,笑笑说道:“大年初一该吃饺子。我去给你煮。”

  “可我今天想吃楼下的鸭血粉丝煲。”慕稀皱了皱鼻子,有些撒娇的说道。

  “是不是觉得我让你很有压力?”夏晚也不和她绕圈子,看着她直接说道。

  慕稀轻轻闭了闭眼睛后,慢慢点了点头:“是。”

  “原因?”夏晚直直问道。

  “我想有更多思考的时间,可是你不给我;你那么强势,我又无法拒绝你。”慕稀也说得很坦诚。

  “你还要……”夏晚看着她不禁叹气,想了想便又将没说完的话收了回来,点头说道:“我知道了,我去给你买鸭血粉丝煲,然后我走。”

  “夏晚……”慕稀低下头,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不敢看他。

  “好了,我知道你的为难。不过为难一会儿就好,想多了就没意思了——事情该怎么办,已经很清楚。他开出的离婚条件,你可以全部同意。”夏晚伸手拍了拍她的脸,从她手里将那一把零钱拿了过来,笑笑说道:“拖得越久,越难做决定,恩?”

  “哦。记得帮我单独加两个鹌鹑蛋。”慕稀点了点头。

  “知道了。”夏晚笑得眉眼弯弯的,转身往外走去。

  *

  在夏晚出门后,慕稀快步走到窗边,拉开窗帘、打开窗子,视线一直追随着他的身影——仍然沉稳优雅的步子、依然从容笃定的身姿,即便是拿着十几块的零钱、即便是走在冒着热气的早餐摊前,他身上那股精英气质却丝毫不减。

  反而是顾止安,却在这样居家的环境里,会有居家男人的味道,看起来比他温暖许多。

  真的要这样决定吗?

  夏晚真的太强势,强势到让自己无法拒绝;而他的条件太诱人——爱情,她等了五年的爱情啊。

  *

  “顾止安,我是夏晚。”夏晚转角之后,便给顾止安打过去电话。

  “你好。”顾止安的声音淡淡的,似乎早就知道他会打电话过来。

  “若慕稀对你提出什么要求,我希望你不要为难她。”夏晚沉声说道。

  “你以什么身份和我说这话?”顾止安淡然的声音里,不禁隐带着一丝火气:“夏晚,你不要太小人,在S国的时候,你和我说过什么?”

  “我没有做任何刺激她的事情,我将选择权交给她自己——她任何的选择,我从不为难她。”夏晚冷声说道。

  “OK,既然如此,我会与她沟通。”顾止安淡淡说道:“夏晚,我不得不提醒你一点,我们是夫妻,夫妻之间的沟通方式,与情人不同。”

  “我对你们的沟通方式不感兴趣,我知道结果是我想要的即可。”夏晚的语气比顾止安沉静得多——当然,他从来都笃定于慕稀对他的爱情,他相信自己能赢。<!--章节内容结束-->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22 共度一宵》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