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23 以情换情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蜜婚晚爱蜜婚晚爱123-再读中文网();

  再读中文网最新改版,欢迎来再读中文网!蜜婚晚爱无弹窗阅读,袁雨新书蜜婚晚爱最新章节这里更新最快!

  当前位置:>>>

  《》

  ();

  蜜婚晚爱

  1();2();3();

  ();

    第一节:亲情与爱情

  “很抱歉,你想要的结果,恐怕不是我能给的。”顾止安冷哼一声,语气里已带上了几分火气。

  “我习惯让对手知道我的目的,以免失了谈判的机会。”夏晚淡淡说道。

  “好习惯,可惜这件事,我们不可能有谈判的机会。”顾止安说完后,便即挂了电话。

  看着被挂掉的电话,夏晚的眼睛不禁微微眯了起来——顾止安,你坚持的理由是什么?

  *

  顾止安过来的时候,慕稀正一个人慢慢吃着一碗冒着热气的鸭血粉丝煲。

  “起来了?怎么不给我电话。”顾止安将一盅汤放在餐桌上:“我爸做的。”

  “顾止安?”慕稀口里的粉丝还没完全咽下,抬起头后,睁大眼睛看着顾止安,神色里却是隐隐的尴尬。

  “慢慢吃,吃完再说话。”顾止安伸手去揉她的头发,她却下意识的往后躲了躲。

  顾止安的大手停在半空中,脸上的笑容微微僵了僵,瞬即又恢复了常态,拎着汤走到炉子边,边打开炉子边说道:“我还没吃早餐,我爸听到我打电话,知道你还没起来,非催着我给送过来。”

  “哦,我帮你热。”慕稀忙咽下口中的粉丝,起身走到顾止安的身边。

  “不用了,要不要再来一点儿?我爸煲了一晚上,被止念唠叨许久。”顾止安边说着,也没等慕稀答应,便舀了两人的份量放进锅里。

  “好啊。”慕稀轻应了一声,拿了锅盖盖上后,低低的说道:“伯父不是身体不好吗,你以后劝着他点儿,别让他熬夜什么的了。

  1();”

  “说了,止念也好说歹说的都说了,我爸就一句话,让我们都闭了嘴。”顾止安的眸色微微沉暗,语气却依然轻缓淡然。

  “什么?”慕稀的眼睛盯着锅盖,小声问道。

  “他说别人家的媳妇儿都有婆婆照顾,我们家没有,他这个做公公的,能做一些是一些;以他的身体情况,还不知道能照顾媳妇儿几天呢。这媳妇儿,也是惯可怜的。”顾止安转过身去,将余下的汤分开装进单独的汤盅里,然后分别放到冰箱里:

  “你要喝的时候,就拿一盅出来蒸在蒸锅里,做个定时就好了,人不用守在炉子边。”

  “顾……”看着顾止安的熟练的动作、温暖的背景,慕稀只觉得喉头一阵发哽,不知道能说什么。

  “我想起你的饮食一般是秦婶儿照顾的,她几号过来?”顾止安回过身来,看着慕稀温润的说道。

  “初五。”慕稀轻声应道。

  “我今天见过你大哥后,后面几天你看是去我家里吃饭,顺便陪陪我爸;还是我过来陪你?”顾止安见锅里已经冒烟,便关了炉子、揭开锅盖,将手伸到慕稀面前:“拿碗。”

  “哦。”慕稀忙拿了一只碗递给他,而关于他刚才的问题,她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既然有了离婚的想法,自然不宜与他、与他的家人走得太近;

  可‘离婚’这两个字她又如何说得出口——他的父亲……那么好的一个老人……

  就算她可以丢掉道义而毁婚、就算她可以腆着脸找顾止安谈判离婚、可她怎么能去伤害一个因这希婚姻而重新焕发生命活力的老人!

  虽然老人不在乎婚姻里的那个媳妇儿是谁,可偏偏她让自己成为了这个随便是谁的选择——慕稀低头沉默着,这段婚姻她只想到爱情、想到条件,却从没想过亲情!

  她只想过没有爱情的婚姻,条件是婚姻存亡的关键,现在却发现——被孱弱和生命所裹挟的亲情,比爱情更让人无法抵御。

  2();

  她可以在爱情里任性,接受也罢、拒绝也罢,也不过是自己的心痛而已;可她却不能在亲情里任性,亲情从不给人后悔的机会。

  “好了,可以吃了。”顾止安将两碗热气腾腾的汤端到餐桌上,拿了汤勺后,拉着一直没说话的慕稀回到餐桌上,看着她笑笑说道:“尝尝看。”

  “顾止安……”慕稀捧着碗里的热汤,看着沉着淡然、淳和温润的顾止安,突然觉得自己原来没有想象中的独立坚强有主见。

  刚答应顾止安要好好将婚姻继续、却又夏晚的爱情告白里喜不自胜;在挣扎又挣扎之后,在看到夏晚捧着这碗鸭血粉丝煲的站在门口时,她几乎是抛开一切的顾虑,决定和他在一起。

  可现在……

  第二节:夫妻吵架

  “这个冷了,吃了对胃不好,喝点热汤吧。”顾止安伸手将她面前那碗已经冷掉的鸭血粉丝煲拿了扔进了垃圾桶。

  “喂,你干什么!”慕稀突然发恼的站了起来。

  “恩?怎么?”顾止安沉静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再好吃的东西,过期冷掉也就变质了;就象有些事情一样,过去的终究过去了,再找回来的,也没有从前的感觉。”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慕稀握紧拳头,大声说道:“顾止安,不论我们是什么关系,你都没有权利过问我的过去、没有权利随意处置我的任何东西——包括我不要的,那也只能由我自己来处理。”

  顾止安慢慢站起来,静静的看着她——这是两人认识之后的第一次争执:为了一碗冷掉的鸭血粉丝煲、为了……夏晚。

  3();

  “我对自己的事情有自己的判断,不需要你们任何人来给我意见。顾止安,我们拿证了,没错,但我们实际的关系如何,你我同样清楚。”慕稀看着他越见冷冽的脸,冷声说道:“顾止安,不要妄图用任何方式来打动我,你的婚姻因你父亲而起,而我却不是。”

  “好,以后我父亲的任何事情,我都不再向你提起。”顾止安轻轻闭了闭眼睛,复又慢慢睁开,声音里已不带一丝温度。

  “顾……”

  “我其实不习惯帮别人处理事情、或东西,只是因为是你而已。”顾止安打断她的话,冷冷说道:“除了工作,对于生活我没有太多的技巧,我只知道:你是我妻子、我希望和你过一辈子,所以我努力让自己变得更有温度一些。”

  “如果这些让你难受、让你觉得是对某种情绪的背叛,那我……抱歉。”

  顾止安说完后,转身走到垃圾桶旁边蹲了下来,伸手将纸碗拿起,然后用一次性的筷子将被倒掉的食物一点一点的重新夹进碗里,最后用纸巾将碗外围一点一点的擦干净后,站起来走到慕稀的面前:“对不起,你的东西,任何时候我都不会随意的处置。”

  慕稀转过身去背对着他,却只觉得心里犹如被石头压住般的难受。

  “这个……。虽然救起来了,却也不能吃了,我下去再买一份上来。”顾止安平静的将食盒放回到桌面上后,拿了钱包往外走去。

  “不用了。”慕稀的声音沉闷的传来。

  “早点还是要吃的。”顾止安停下脚步回过身来。

  “这汤就可以了。”慕稀看了一眼桌上的鸭血粉丝煲,双手端起来放到了厨房的窗台上,回到餐厅后重新坐在了餐桌边。

  “好。”顾止安轻扯嘴角,微微笑了笑,又重新走回到餐厅——依然平静的表情、依然淳和的眸子,没有人看出他心里的紧张:如果她发大小姐脾气,一定要他再去买一份鸭血粉丝煲回来呢?他真的能忍下夏晚给的难堪,而去买回来吗?

  如果她真的恼了他,将父亲煲的汤扔了呢?他真的还能保持平静而不和她发火吗?

  他赌的,不过是她本性中的善良与软弱而已——温茹安说过,一个被罪恶纠缠多年而无法自愈的人,内心有种善良的软弱,让她无法接受自己犯错。

  *

  两人都沉默着,慢慢的喝着碗里的汤,慕稀的电话响起很久,她都没有接起,而顾止安轻瞥了一眼电话上闪烁的名字,眸底划过一片冷意。

  “碗放着我过来洗,我和你大哥约的时间差不多了。”优雅的喝完碗里的最后一口汤,顾止安伸手将慕稀面前的餐具收到一起,看着她说道。

  慕稀的目光停留在手机屏幕闪动的名字上,只是一语不发着。

  “我时间差不多了,有话等我回来再说。你的事情我清楚,我没有逼你的意思,但我顾止安从没不战而退过。即便这个取胜的关键在于你,但我更相信,我们生活中有太多要在意的人和事,都比爱情更重要。”

  “虽然我有一脑子的数据想说给你听,但你现在自然没情绪听我说,我确实也没时间现在和你说。无论你如何想,我对你的每一个家人都很重视。”

  顾止安站起来,倾身向她,俯唇在她的额间轻吻了一下,柔声说道:“抱歉让你为难了,但我必须这样做。”

  “你先去吧,我会给你一个决定。”慕稀的身体微微往后让了让,抬眼看着他,沉眸说道:“我也和你说过,我的决定不是儿戏;但事情的变化总是让我们措不及手,再一次的决定,我依然慎重。”

  顾止安的眸色猛然暗了下去,眸子里再没有一直力持的笃定与平静。

  “我决定嫁的时候,家里人、夏晚,没有人能拦住我;我决定离,也没有人能拦住我,所以顾止安,你说我现实也好、说我任性也罢,我慕稀有这个资本;我任何的决定,从没有人能拦住过——包括,曾经纵火、杀……”说到这里,慕稀的脸色一片苍白,坐在椅子上的身体也有些摇晃不稳起来。

  “好了,别说了。”顾止安快步走过去,伸手将她摇晃的身体圈在怀里,冷硬而低沉的说道:“别说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了。”

  “谢谢,对不起……”慕稀轻轻闭起眼睛,双手无力的抓在他的胳膊上。只是头被他揽在胸前,却仍感觉以一股平静的力量。

  “男人之间的竞争,若最终以伤害女人为结果,那么这场战争便没有胜利者。”顾止安轻轻叹了口气,轻轻揉着她的头说道:“我不会逼你,你永远是独立的自己。但如你所说,做决定要慎重。在你做决定之前,我也还有些话要对你说。”

  *

  在离开慕稀的公寓后,顾止安的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为什么在知道她终会放弃的时候,他的心里不仅是愤怒,还有心痛?

  为什么看到她苍白难受的样子,他要妥协?

  若他拿出做项目的手段来对付慕稀,即便夏晚有爱情、他也能用婚姻赢了他——可他为什么会半途而废?

  坚持这段婚姻的理由是什么?是父亲?还是因为她是慕稀?

  顾止安一拳用力的锤在方向盘上,车子发出尖锐的锋鸣声,在这新年的清晨,显得格外的突兀。

  “慕稀,夏晚能在五年后爱上你,那么你也可以在五年后爱上我;而我,当然也会在某一天、或许就是现在,爱上你。”

  “所以,我当然没理由放弃我们之间的可能,而去成全你们;所以,我不会伤害你,但也不会就此放手。”

  顾止安松开手刹、踩下油门,车子平稳的驶了出去——在理性与执着上,他从未输人,包括夏晚;所以既然锁定了目标,他要做的不是放手,只是调整方法而已。

  第三节:贪恋甜蜜

  “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在电话终于被接起后,夏晚清雅的声音淡淡的传来。

  “刚才顾止安在这里。”电话那边,慕稀的声音有点低沉。

  “……你顾虑他?”夏晚沉声问道。

  “用正常人的眼光来看,我们现在的交往是偷情,而他是我丈夫。”慕稀低低的说道。

  “慕……”

  “我只是打个比方。夏晚,无论如何,对于顾止安现在的身份,我们必须尊重,好吗?”慕稀低低的说道。

  “……好。”夏晚沉声应道。

  “恩。”慕稀轻应着,沉默半晌后,又低低的喊了一声:“夏晚……”

  “恩?你声音听起来不太对,发生什么事了吗?和他起争执了吗?”夏晚敏锐的问道。

  “没有,就是……就是有点儿想你了。”慕稀低低的叹了口气,有些沮丧的问道:“夏晚,我是不是特别不知羞?我都结婚了呀……”

  “我现在过来。”夏晚低声轻笑了一下,暖暖的说道。

  “不要了,我一会儿要出门,约了同学去看老师,你知道的,这是每年的固定节目。”慕稀轻轻摇了摇头,声音娇软的说道:“夏晚,你昨天说爱我,是真的吗?”

  “我爱你。”夏晚直接说道。

  “……”慕稀的眼圈红了红,嘴角却是甜甜的笑意。

  “夏晚爱慕稀。”夏晚肯定的说道。

  “好了啦,听你说这话,当真别扭得很。”慕稀低低的笑着,心里的矛盾与犹豫,在他确认之后的爱语里,也稍稍缓解。

  “出门要穿厚一些的外套,别穿裙子;你们聚会是三个多小时吧?我一会儿去接你好了。”夏晚还是那个现实理智的夏晚,情话说一遍两遍之后,便再没有更多了。

  “不要你去接,虽说不是所有人都看财经杂志,但同学也都是做服装的,或许也会有那么几个看过我结婚的消息。”说到这里,慕稀脸上的笑容慢慢敛下——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最后会怎么决定;她也不知道,享受这爱情的甜蜜,能有多久。

  “都是我不好,愣是把自己名正言顺的男友身份,变成了地下情人。”夏晚低低的笑了,只是那话里,却浑然听不出他对这身份的介意——于他来说,似乎只有爱与不爱的区别,而没有身份的区别。

  慕稀想了想,轻声说道:“夏晚,你和顾止安在项目上的事情我不过问,我和他婚姻的事情上,让我自己处理,你也别插手,行吗?”

  “……”夏晚突然沉默,只是通过电流传过来的呼吸声里,却明显的听出他气息里的不稳。

  “夏晚,我应该自己做决定,不是吗?”慕稀轻咬着下唇,低声说道。

  “是,但你这话让我感觉到危险。”夏晚轻哼一声,不悦的说道。

  “那个……夏晚,我爱你。”慕稀的声音更小了,可夏晚却听得很清楚,情绪不由自主的就好了起来:“好,你自己处理,我不插手,过程可以复杂一些、但结果不可以有意外。”

  “知道了,我要走了,先挂了。”慕稀模糊的应着,挂了电话后,心里甜甜的、脑袋里却混乱着。

  第四节:长兄的意见

  【华西会所】

  顾止安到的时候,慕城已经到了——年轻的时候他习惯让人等,年纪大些之后,他便不再让人等了。

  “不好意思,来晚了。”顾止安将手伸到慕城面前,态度谦和而自若——因着他是慕稀的大哥,他自然的比平时与客户谈判的时候,多了份柔软。

  “没关系,是我早到了。”慕城起身,伸手略显力度的握住他的,微笑的脸上一片温雅,眉眼间的淳和温润,透着慵懒散漫的味道;微微欠下的身体,谦和中带着优雅,却没有想象中的凛厉与锐气。

  这样的气度——甚至比他的妻子,那个叫做安言的女子,还要温雅。

  不同于慕允近乎平庸的沉稳、也不同于慕青近乎嚣张的犀利、更没有夏晚身上那股强势霸气——说到底,就是不像个商业人,反有些学院派的艺术风度。

  两人相互打量了一会儿,才慢慢松开握着的手,同时做了个请的手势后,走到桌前坐了下来——一人占据了小会议桌的一边,自然的形成了对峙的占位。

  “听小稀说,你们已经拿证了?”没有寒暄问候、也没有试探,问得开门见山。

  “是。”顾止安轻轻点头。

  “小稀见过你家人了?”慕城再问。

  “是。”顾止安点头。

  “你和慕允、慕青见过面了?”慕城继续问。

  “是。”顾止安再点头。

  “好。”慕城点了点头:“我们慕家每个人的事情,都是自己做决定。所以你们先拿证、再见家长,并没有什么不妥,你不要有心理压力。”

  “好。”对于慕城长辈似的口吻,顾止安没有觉得任何的不妥,这是他身份该说的话,而他也说得自然,完全没有以辈份压人的意思。

  “不过因为慕稀是慕家唯一的女孩子,所以虽然给她自由,但我们做哥哥的总是会多些担心。比如说上次京都银行的事,她的处理确实不够漂亮,让我很失望。所以她结婚的事,我也难免要多些关注。”慕城目光淡然的看着顾止安,安安静静、沉沉然然的语气,让人看不出他的态度。

  “您是慕稀最敬重的大哥,多关注是应该的。”顾止安脸上带着诚恳的微笑,却在慕城软软的话里露出隐隐的锋芒时,便将他的话锋转到了他长兄的身份上。

  “所以她在处理自己的婚姻大事上,也有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慕城并不接他的话,只是顺着自己的思路说了下去:“好在你在业内有不错的口碑,以你的能力和业内地位,她选你也算是有眼光。”

  顾止安看着慕城,等他继续说下去。

  “所以,无论你们的婚姻是否能够长久,我的意思是:在你们的婚姻续存之间,你的所作所为要能配得起她的选择;你对婚姻的态度、对待她的方式,要能值得她为这选择而放弃一些珍贵的东西。”慕城端起茶杯轻啜了一口之后,抬眼看他,温雅的问道:“我的意思,你可明白?”

  “明白。”顾止安认真的点了点头,在看着他时,目光里却又带上了隐隐的戒备。

  聪明如他,已经知道慕城接下来要谈的话题——他是个比慕允和慕青都聪明太多的人,没有如他们一般,生硬的将这段婚姻里交易的部分与婚姻本身撕扯开来,却用一种纯粹家长的态度,来告诉他:在婚姻里他最应该做到的是哪些。

  而这些,都与那些交易无关、只与他丈夫的身份有关!

  那么,以慕家人如此的骄傲,要抹煞他在这段婚姻里的付出与让步,自然有足以匹配的资源拿出手。

  “很好,你很聪明。”慕城点了点头,伸手拿起身边的包,打开后,将一沓证件拿了出来,慢慢的推到他的手边:“C&A在法国的注册信息。”

  顾止安的脸色不由得一变,眼睛看着慕城,手里慢慢翻动着那沓资料——申请注册的日期是存货处理完后的第二个月;申请批复日期是两个月前;证照下来的日期就是中国年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

  也就是说,C&A如此轻易的就撤出,是因为他们早已做好了放手的准备——的资金,也不过是给了他们一个契机而已。

  “确实如你所想。”慕城点了点头:“我和太太习惯了法国的生活,没打算再回来,这个品牌是我为我太太而创,所以也不想让他留在国内,加上慕允的经营思路我也不认可,所以撤出是迟早的事。但显然,慕氏没有C&A,就不再是一个一流的公司,所以我原本有计划让亚安再扶持一个新品牌,而C&A会慢慢以海外为主,而后自然的淡出慕氏的品系。”

  “倒是没想到慕允这么急着要对它动手,所以,在不对的时机撤出来,让慕氏蒙受损失,还是让人心痛的。”

  顾止安将资料推回到慕城的面前,看着他沉声说道:“所以C&A的项目上,我并未完成客户所托。”

  “这是你的事情,我给你看这些是要告诉你:你对慕氏没有什么可让步的——慕青手上有慕氏25%的股份,有几亿的现金,慕氏真走到资金断裂的那天,我会给他一个合适的条件让他出手。”

  “与慕氏的对赌协议,于慕氏来说,覆灭的危险确实很大,但你承诺小稀在合约内,只要慕氏不动,便不启动收购方案。这并不现实——一个企业三年不做品牌推广,原本就死了,要来何益?”慕城淡淡说道:

  “所以慕青出来,会完成慕氏与对赌的业绩,他有这个能力——现在C&A在法国重启,除中国外的海外市场同步重启,这个品牌的杀伤力远大于‘稀世’,所以慕氏不会在是的目标,慕青又能带着慕氏完成对赌业绩,慕氏成为的赚钱机器,那么,慕氏何须以暂停收购的方式来让步?”

  “至于你要对付的C&A,那是我与安言的个人产业,与慕氏无关、也与小稀无关——就如这次覆没式的撤出一样,她不过是难过一阵而已。”

  “所以,你与慕稀之间,只是简单的夫妻关系,不涉其它;你可明白?”慕城放下手中的茶杯,在说到最后四个字时,神色间的温润已变得凛冽。

  “原本就是简单的夫妻关系,我从来也没想得有多复杂。”顾止安淡淡说道:“以我的立场来说,她的我妻子,她担心的事情我正好有能力化解,所以我便去做了,仅此而已。”

  “慕家人有慕家人的骄傲,你们如此费力只为了让慕稀的婚姻变得简单,我很感动。但一个男人帮妻子解决问题、给妻子送礼物,为的是哄她开心、为的是让她在婚姻里多一些愉悦感,这可以说是男人的风度、也可以说是一种交换,我并不认为有什么不对、有什么不好。”

  慕城点了点头,冷洌的神色渐缓,依然温润的说道:“我只是告诉你,慕家不需靠女孩子的婚姻为换取什么资源,别说我们兄弟还有有力撑起这个家;就算我们兄弟都是窝囊废,只会败家,也不会败自己妹妹的婚姻。”

  “好。你的意思我收到了。”顾止安点点头。

  “和聪明人谈话就是轻松,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夏晚是一个、你是一个。”慕城端起茶杯,轻轻举起。

  顾止安微微点头,端起自己的茶杯与他轻轻碰过后,低头轻抿。

  “慕氏当年遇到极大的危机,夏晚看在安言的面子上,与慕氏合作了C&A的项目,然后拿走了C&A60%的股份。”慕城笑着说道:“所以,我们慕家人,一向生意是生意、人情是人情,从不混淆。”

  “慕家人,值得敬佩。”顾止安点了点头。

  “今天就聊到这里,在C&A的项目上,我们还有做对手的机会;在你和慕稀的婚姻上,她若任性,你多体谅,必竟家里唯一的女孩子,是被我们惯坏了的;她若理性,希望支持,捆绑的婚姻只会让人痛苦,无论是谁都有选择的自由,不要被一段不合适的婚姻捆绑一生。”慕城站起来,再次向顾止安举起手中的茶杯。

  “抱歉,这一杯我就不喝了。”顾止安也站了起来,却只是看了面前的茶杯一眼,淡淡的说道:“在项目上的执着,成就投资界的顾止安;在婚姻上,我也没有打算轻易的放弃。”

  “慕先生,我敬你在商业上的才能,C&A的项目,若有后续,我必先知会你——这是对对手的尊重;我也敬你是慕稀的长兄,但凡你对我们婚姻的期待,我都以男人的身份承诺你做到;至于其它的要求,我只能说抱歉。”

  顾止安沉眸看着慕城,在他强大的气场里,他依然沉静——不见项目变故的慌张、不见兄长暗示放手的怒气。

  “好,我知道了。”慕城抬杯,自己独自饮掉——明明白白的表示:你有你的决定,而我的态度依然不变。

  “大哥好走。”顾止安的眸光微冷,做了个请的手势。

  “再会。”慕城淡淡点头,从容离开——对于他的拒绝,也无半分情绪的表达。

  而在慕城离开后,顾止安却慢慢端起桌上的茶杯、慢慢的放到唇边、慢慢的抿了一口之后,用力的摔在了门上——他顾止安的脾气,自然不是他们看到的这样。

  只是,他从来都知道,在什么时候该忍、在什么时候该发……

  *

  “慕稀,在家里吗?我刚和大哥聊完,现在过来?”拿起电话,顾止安的声音依然温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4();5();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

  读蜜婚晚爱,请记好我们的地址:,下载蜜婚晚爱请到

  (152401,'',7899896,'./','');

  小说《蜜婚晚爱》文字章节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再读中文网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23 以情换情》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