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4 婚姻的价值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婚姻的价值

  “恩,目前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慕城意有所指的看了她一眼。

  “我明白!”安言点了点头----这样的消息,于公,会影响股价;于私,涉及到财产纠纷;这样的世家与普通家庭不一样,连治疗和伤心,都变得不那么单纯。

  慕城看着她点了点头,说话间,已经到了慕子岩的病房。在推门而入的那一刹那,慕城经卸下一脸的沉重,换上一副轻松的表情。

  “爸,今天感觉怎么样?王叔说您情神不错呢!”慕城同慕子岩打着招呼,被两人忽略的是,他一直没有松开牵着安言的手。

  “恩,还好!”慕子岩抬眼看了看慕城,目光在他牵着安言的手上微微打了个转,才又转到安言的脸上:“不给爸爸介绍一下?”

  “安言,‘锦?国际’首席设计师。”慕城简单只介绍了安言的名字和职业,其它的并未多说,而目光在安言的脸上微微流转了一下后,定定的看向了父亲,父子两人做着无声的交流。

  而安言并没有介入他们父子这样的交流,在心里只是想着----这个白手起家的业界神话,这个在任何时候出现在公众面前都是一副精神奕奕、精明睿智的企业家,现在一脸衰老的躺在这里,也不过是一个生病了的老人而已。

  *

  “对不起,我出去接个电话!”安静的病房里,安言的电话突兀的响起,她忙拿出来按了静音,对慕城小声说道。

  “一起出去吧,我爸要休息了。”慕城点了点头,对慕子岩说道:“爸,我们先走了,晚上我再过来。”

  “恩。”病床上的慕子岩轻应了一声,目光在安言身上转了一圈后,缓缓闭上了眼睛。

  慕城松开安言的手,调高了空调的温度后,帮老人掖了掖被子,然后轻轻的带上了门。

  安言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便快步走了出去接通了电话:“你好,安言!”

  “安小姐,胳膊是扭不过大腿的!陈升的事,公司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我希望你立即删除视频与声明的原始文件!”原来,这个电话是‘锦?国际’总部公关部的部长祁蓝打过来的。

  “原来‘锦?国际’的人都习惯用威胁这一招!只不过我已经辞职了,你的威胁,对我来说无效!”安言眯着眼睛淡淡的说道。

  刚刚出来的慕城听见安言的话,朝她做了个手势,便从她手里接过了电话:“你好,我是‘慕氏国际’的慕城!”

  “对,是我发的!”慕城淡淡的说道。

  “为什么?”慕城微微一笑,转头看了一眼正看着他的安言,好整以暇的说道:“因为她是我的未婚妻!”

  一句话,吓着了电话两边的两个人----

  “这个陈升怎么这么不长眼,惹着慕氏的太子爷的未婚妻了?”电话那边的祁蓝对此消息毫无准备,任她平时多么的巧言巧言令色、能言善辩,仍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给震住了。

  而电话这边的安言则不悦的皱着眉头快步走了上来:“慕城----”

  慕城朝她微微点了点头,对电话那边半天不出声的祁蓝说道:“请转告贵公司董事长,慕氏对这件事情很重视,至于怎么处理,我希望看到‘锦?国际’的态度。”

  除却慕城说自己是他未婚妻这点让安言有些不悦外,对于他这种淡然却气势十足的话,安言只感觉大为解气!

  慕城说完便挂了电话,转身将手机递给有些发愣的安言:“这件事我会处理,你不必担心。”

  “那个慕城,你刚才……”

  “下去车上说吧!”慕城抬眉看了一眼病房里面----他知道,以老头子的精明,自己随便带个女人来,自然是瞒不过他的!而刚才这通电话,他自然也是会竖起耳朵来听的----他这番话,是说给‘锦?国际’听的,更是说给老头子听的。

  安言见他的神情,点了点头,接过电话快步往电梯口走去。

  慕城的目光从病房的方向收回来,转身跟在安言身后,看着她仍然从容的模样,不由得微微的笑了----这个女人,不仅聪明,而且识时务!

  确实有点儿意思。

  *

  “慕城,很感谢你的帮忙,但如果是以未婚夫妻这种关系,我想就不必了!你还要娶、我还要嫁,这弄到媒体上去,可不太好!”一上车,安言便严肃的对慕城说道。

  “我未婚、你未嫁,成就一段关系,又有何不可?”慕城眯着眼看着她,脸上清浅的笑意,让人看不清他的话里几分是真、几分是假。

  慕城见安言脸色一沉就要发恼,便收起了笑容一本正经的说道:“这正是我要找你帮忙的地方!”

  “恩?”安言皱眉看着他。

  “我父亲的情况你刚才已经看到了,是癌症晚期,配合治疗活五年,保守治疗活三年,不治疗两年都活不到!”慕城敛下一脸的玩世不恭,看着安言低沉的说道。

  “恩,你就看看老人有什么心愿未了,帮他了一下吧。”安言不知道老人的病与自己能帮上什么忙,见他一脸低沉,只得安慰着说道。

  “是啊,他的心愿就是能看到我结婚生子。”慕城看着安言定定的说道。

  “呃?”安言直接无语。

  “简单的说,我现在需要一段婚姻、一个妻

  需要一段婚姻、一个妻子、一个孩子,让我爸能够走得安心!而你现在也需要一段婚姻让你父母放心,所以,我们结婚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事!”慕城淡淡的说道,似乎在说今天的天气不错一样----婚姻这件大事于他来说,也仅仅是为了满足父亲心愿的一场游戏。

  安言盯着他看了半晌,从他的眼里确实看不出来玩笑的意思,这才说道:“以你的条件,即便临时去找个妻子也并非难事,为什么要找我?”

  慕城轻轻扯了一下嘴角,依旧淡然的说道:“一天遇到三次,怎么也是缘分----或许就是夫妻缘呢?”

  “喂----”提起这事安言还来气。

  只是看着他有些萧瑟的神情,又不忍再多说什么。

  “原本没打算结这么急,所以一直让朋友介绍着慢慢在看;昨天刚接到医生电话,才知道我能等、他却已不能再等。”慕城神色黯淡的说道:“这几天连续见到的,也只有你了吧,而你又刚好在相亲。”

  “安言,请你帮我这个忙,好吗?”慕城诚恳的说道。

  “只是,婚姻,真的可以这样吗?”安言低头不语。

  “那日相亲的男人,你了解吗?”慕城突然问道。

  “不了解!”安言的眉头微微一皱。

  “如果没有我的搅局,你们会怎么样?”慕城继续问道。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安言抬眼看着他,想起当日自己的决定----于她来说,婚姻,也只能如此!

  当下看对着慕城烂然一笑:“好吧,我同意。能顺利把自己嫁出去,还了解老人家的一个心愿,这婚结得还挺有价值。”

  “爽快!你不会后悔这个决定的。”慕城举起右手,与安言击掌而定,随后拿下自己小指上的黑色墨玉戒指套在她的中指上:“明天十点,我去接你,记得带上身份证和户口本。”

  安言看着被套上中指的戒指,心里微微一震,却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好!”

  谈妥后,安言没有让慕城送,直接抱了自己的箱子,下车后,利落的拦了一辆计程车,快速的消失在慕城的面前!

  好个干脆利落的女子----一如当年的苏荷,决定离开,便半点也不留恋

  慕城摇开车窗,点燃了一支烟,烟雾缭绕中,苏荷那张清丽明媚的脸,离开时眸子里的义无反顾,在五年之后的现在想起来,仍是清晰如昨。

  *

  “慕城,我要走了。”机场大厅里,苏荷的眼里满是沉静的希冀。

  “苏荷,再给我三年的时间,那个男人能给你的,我全部都能给你!”

  “三年?”苏荷凄婉的笑了:“慕城,你别天真了,一个女人最好的年华不是用来等待的!”

  “三年的感情,比不上一张绿卡?”慕城嘶哑着喉咙,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

  “感情?”苏荷沉默了一下,张开双臂用力的抱了抱慕城,看着他绝然的说道:“慕城,我穷够了、穷怕了!我知道你的家庭、你的才华,都会让你的未来无比的耀眼,可是我没有时间去等、我等不起。”

  “爱情是件奢侈品,我这样的女人大约也要不起!”苏荷说完,伸手用力的擦掉了眼里的泪,头也不回的大步往登机口走去----长发在转身时旋起的弧度、她与那个一直等着她的美国男子相拥前行的身影、刺痛了他爱她的眼睛。

  *

  三年的感情太轻、非君不嫁的诺言太轻,大都抵不过一张绿卡之重!

  爱情?不过如此!

  婚姻,也只能如此!

  扔掉烟头,看了看摘下戒指后手指上那一圈白,想起父亲知道检查结果后与他的谈判,心下便再无犹豫----如果婚姻与爱情无关,那就让它再发挥一些别的价值吧!

  *

  安言回家的时候,父母都还没有回来。

  她抱着箱子回到房间,随手拿起书架上的相框----那两张明亮的笑脸,被定格在了那个不知忧愁的青葱岁月里,再也无法走向前。

  结婚?她与另一个清朗如皎月的男子,也有过一场关于婚姻的约定,只不过,在岁月过后,那段约定便也随风而去!

  “成绯,帮我看着言言,别让她被人拐走了。她这辈子注定了只能是我的新娘!”那个男孩子同成绯说话时,眼睛却一直只盯着安言看。

  注定?

  呵,这个怕她被拐走的男子,如今却被别人拐走了!

  结了吧!

  安言看了一眼中指上的黑玉戒,下意识的将相框扑在了桌上----不管是否忘记,换一种方式生活,挺好!

  第二节:闪婚

  第二天.

  安言起床的时候,爸爸妈妈已经出门了,妈妈给她留了张纸条:“言言,你辞职的事我知道了,这段时间就好好儿休息,趁这段假期多见几个人。”

  安言看着纸条上秀气飘逸的字体,暖暖的笑了----爸爸妈妈从不逼她在工作上要做成什么样,对这个女儿,她们的愿望也不过是平安的长大、安稳的生活、适当的时候嫁给一个适当的人而已。

  “爸爸妈妈,不管这婚是为什么而结,总之是结了!女儿长大了,不要你们再继续操心了!”安言捏着纸条,跳下床后,将纸条贴在梳妆镜上,对着镜子给了自己一个大大的笑脸。

  一件粉色T恤,上

  色T恤,上面印着金色的英文字母----那是她的英文名字,下身一条洗水白的牛仔裤,微卷的长发自然的散在脑后,虽然已经26岁,却自有一股带着成熟味道的青春气息自然的散发出来,比一般年轻的女子,更多了一股淡泊、丛容的味道。

  “我在楼下!”刚刚放下唇膏,放在桌上的手机便闪出了慕城的信息。

  “知道了。”安言快速的回了信息,拿起放在沙发上的帆布大包往外走去----在关上门的那一刹那,心里似乎被什么东西震动了一下,脚下微顿之后,便毫不犹豫的往电梯间走去。

  *

  “华姐,那男人好帅哦,像不像蓝色生死恋那个宋承宪?”

  “是啊是啊,好像呢,就是比宋承宪要黑点儿!”

  安言顺着这对邻居姐妹花的眼睛看过去,慕城正靠在一辆黑色的奔弛车旁抽着烟----不得不说,抛开对他的那些成见,这个男人的气质真是一流。

  当然不是美男的那种,应该是属于气质型男的那种,怎么说呢,就是给人一种有故事的感觉----对,就是故事!

  他微眯的眼里、吐出来的烟圈里、若有若无的笑容里,都写着故事!

  和一个有故事的男人谈婚姻,或许会是安全的----安言捏紧了手里的包,最后的犹豫,也因着‘安全’这两个字而被打消了。

  后来她才发现,有故事的男人,其实,最不安全----只是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

  *

  显然,慕城也看见了她,他即刻掐灭了手中的烟大步向她走来:“今天很漂亮!”慕城的脸上带着惯有的清浅笑容,话里也听不出是客套的敷衍,还是真心的夸奖。

  “好歹是结婚麻,总要有点儿喜气。”安言看着他耸了耸肩。

  “身份证和户口本都带了?”慕城也笑笑说道,语气依然淡淡的。

  “恩。”安言轻轻的点头。

  “上车吧,去晚了民政局该下班了!”慕城拉起她的手,大步往车边走去。

  *

  站在民政局的门口,安言心跳突然加速起来,有那么一瞬间有种想逃的感觉。

  “进去吧!”慕城一把抓住安言的手臂,没有给她逃走的机会。

  “身份证和户口本给我。”慕城将安言按在等候的椅子上坐下,在将手伸到她面前时,看见她拿包的手稍稍往后缩了一下,轻笑着说道:“你在怕?”

  “我?”安言一时语结,抬头看见慕城似笑非笑的眼神,当下眉头轻扬,倔强的说道:“为什么怕!”说着,便从包里拿出户口本和身份证递给了他。

  慕城接过户口本和身份证,随意翻看了一下,抬眼看着安言轻笑着说道:“嫁给我,绝对比嫁给一个随意相亲的男人来得好。至少,你是自由的。”

  “记住你今天说的话----我是自由的。”安言看着他微微一笑,不再犹豫。

  慕城敛眸轻笑,过去排队拿了登记表,又带着安言去隔壁照了登记照后,便在领证窗口排着队,等着用这两张表,换回两个大红本本。

  *

  机场。

  “妈咪,?”一个洋娃娃似的女孩儿拖着一个的行李箱,看见机场里走来走去全是黑头发、黄皮肤的人时,好奇的问道。

  “是啊,这就是妈咪的故乡。”苏荷看着涌动的人群,心里一时间感慨万千----离开五年,终于回来了!

  离开时,她是一个以婚姻为跳板来达到出国目的的势利女子;现在回来,却是个带着女儿离异的女人、一个跨国公司的执行CEO。

  “慕城,这一次,我有能力选择爱情了!这一次,我再不会轻易的放手了!”苏荷轻握着女儿的手,看着前方的目光一片坚定。

  *

  “苏总,这边!”一个高大的男子朝苏荷用力的挥着手----他是苏荷未来的助理尹函,也是代表‘锦?国际’来接这位新任的中国区总裁的。

  苏荷看见他手上举着的牌子,牵着女儿的手快步走过来。

  “苏总。”尹函快步的走过来,接过她手里的行李箱,边往外走边问道:“苏总,现在是直接去公司,还是先回酒店?”

  “先回酒店,需要休息。”苏荷看着女儿,温柔的笑了。

  “好的。”尹函看着苏荷那眩目的笑容微微一愣,随即恢复了正常----这个苏总,真是太年轻了!

  “妈咪,我不累!”有着小孩子共有的毛病----那就是精力旺盛,不知疲倦。

  “妈咪累了,妈咪需要休息!”苏荷看着女儿温婉的一笑,女儿立刻伸出小手帮她揉着手臂,甜甜的声音糯糯的说道:“那我们快回酒店吧。”

  苏荷牵着女儿的手,跟在尹函身后,大步的往外走去。

  这个当年为了绿卡离开的女子,如今,又是为了什么而回来呢?

  *

  “你好,慕太太!”慕城拿着两本盖了大红章的结婚证,向安言伸出右手。

  “你好,慕先生。”安言伸出手与他轻轻一握----一股干燥温暖的感觉,自手心传来,让人只觉得一阵心安。

  婚姻,无论是什么目的,只要诚心,便都足以让人心安----安言看着慕城微微一笑,眼里不

  笑,眼里不再有退缩,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明澄的坦荡----既然是明明白白的交易,就没什么可怕的。

  “晚上我去你家里。”慕城收好结婚证,对安言说道。

  “去我家?”安言一惊,看着慕城为难的说道:“我怕把我妈吓着,要不再缓缓?”

  “也行,那就先去我家吧,我父亲的情况你是看到了,他不能再等了。”慕城坦诚的说道。

  “好!”安言点了点头。

  “恩,现在我带你去我公寓,我家里有些情况你必须得熟悉一下。”慕城点头说道。

  “你的公寓?”安言语气略略有些犹疑。

  “怎么?怕我吃了你?”慕城看着她紧张的样子,好笑的说道。

  “倒不是,只是觉得我们还没那么熟而已。”安言自己拉开车门坐了进去,看着慕城说道。

  “很快就熟了。”慕城轻笑着,拉开车门坐进了驾驶室,看了一眼表情淡然的安言后,突然俯下身去,安言下意识的往后一仰,一脸惊疑的说道:“你?”

  “安全带系好!”慕城淡淡的说着,伸手拉过安全带帮她仔细的扣好,那几乎要贴到她胸前的身体,还有那直窜入鼻息的薄荷味,让安言的心快速的跳动起来,直到他直起身体,发动车子,她的心跳才慢慢的恢复正常的速度。

  慕城也不说话,只是随手打开了车载CD,随着音乐流泄而出的,是林宥嘉的一首《说谎》,听似洒脱实则无奈的声在车厢里缓缓流淌,那种自以为遗忘,却又无法忘掉感觉,有一种绝望的、淡淡的、让人无法自拔的哀伤。

  ……

  我没有说谎我何必说谎

  你懂我的我对你从来就不会假装

  我哪有说谎请别以为你有多难忘

  笑是真的不是我逞强

  ……

  我没有说谎我何必说谎

  爱一个人没爱到难道就会怎麽样

  别说我说谎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

  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

  ……

  “爱一个人,没爱到难道就会怎么样……”安言转头看向窗外,还是这座城市、还是这些街巷,她却已不再是她!

  “爱一个人,没爱到,也不会怎么样……”安言轻轻的闭上眼睛,面对这段突如其来的婚姻、面对这个陌生的丈夫,突然有种新生的感觉----至少,不用再天天去相亲了;

  至少----

  不用对着相框去想那个撕毁她关于爱情一切幻想的男人了。

  第三节:后悔

  慕城的公寓是浦东的城市公寓顶层,三居室的房子,格局特别的通透与开阔,从客厅的落地阳台上看下去,视野与风景都及好。一看就知道他是个会享受生活的人。

  这不禁让人怀疑刚才在车上听那种忧郁流行音乐的男人是不是他。

  想到这里,安言侧目看了慕城一眼----线条分明的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意;眸子里一片深遂,却让人看不清、摸不透。

  慕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

  “这是家里的一些情况,这是我草拟的婚内协议,你先看着,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随时问我。”慕城带她到书房,从书架上拿下两个文件夹递到她手里的一,便拿出了电脑,开始在书房里办公。

  安言抬眼看了看专注在电脑里的他,便认真的翻开了他递给自己的文件夹:

  慕城,慕氏国际的大公子,家里的人口并不复杂,除了她见过的董事长慕子岩之外,就是继母方稚,以及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当然,都是同父异母的。

  除了一个妹妹尚未大学毕业外,继母和两个弟弟均在慕氏身居要职!

  慕城,虽为家里的长子,却只负责公司的产品研发与采购,而最重要的营销财务,却分别由继母和继母的小儿子慕青所把持!

  那个继母,以身家100亿的董事长夫人,并不在家里过着富太太的生活,而是从嫁进来起,便控制着企业的人、财两大板块,牢牢掌握十几年,想来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董事长和你也应该有交易吧?”安言抬头看着正在电脑里忙碌的慕城直接问道。

  慕城闻言抬起头,看着她半晌,才淡淡的说道:“他虽贵为董事长兼总裁,但许多事情已经受制于方稚和慕青,包括管生产的老二慕允。”

  “哪个儿子接班,他并不介意,但他介意方稚不念夫妻情份,企图架空他的做法。所以,他希望我能放弃对设计的执着,慢慢收回方稚手里的权力。”

  “而婚姻,是这其中的环节之一,是吗?”安言看着他肯定的说道。

  “第一,他需要一个理由来移交股份和权利;第二,他确实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儿子结婚生子。”慕城淡淡的说道。

  “那你同意的原因是什么呢?仅仅是为了满足老人的愿望?”安言直言不讳的问道。

  “当然不是!”慕城紧紧的盯着安言,似乎在考量,这个女人是否值得信任。

  “如果为难,你可以选择不说,总之我们是各取所需,需要我怎么演,你给我写好剧本就行。”安言合上文件夹,看着慕城淡淡的说道:“看来这段婚姻,我的戏码比你重!”

  “老二慕允只比我小半岁,我妈是车祸去世的。”慕城看着安言定定的说道。

  “对不起,我不该问的。

  不该问的。”安言闻言一愣,抬头看着他依然平静的脸,低声说道。

  “没关系,无论什么原因拿的证,我们已经是夫妻了。这些,你知道了也有个思想准备。”

  “的确如你所说,你的戏份会比较重。”慕城的语气仍然淡淡的,边说边站起来,帮她打开另一个文件夹:“所以,我支付的代价也不少。”

  “你慢慢看,我要回公司一趟,见我父亲的事情,我再通知你。”慕城收起桌上的电脑,丢了一串钥匙在桌面上。

  “那个,结婚证是不是给我一份?”安言突然想起,两本结婚证都放在慕城那儿了。

  “等举行完婚礼再给你!”慕城也不问安言是否同意,说完便拿着电脑离开了。

  *

  听见门被‘啪’的一声关上后,安言无力的伸手撑住了额头----这段契约婚姻,远不如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真不知道自己是运好还是运被,这随手一抓,究竟抓了个怎样的男人回来了----江湖传言,此君低调冷峻,可她却觉得他腹黑兼奸诈!

  江湖传言,此君是设计界的天才,为人亦正亦邪,有着艺术家独有的天真与单纯;可她却得他其实是深不可测!

  江湖传言,慕家人个个是商业好手,同心合作,将慕氏打点得斐声业界;可实际上,里面权利争夺激烈非常!

  “看来,江湖传言多不准!”安言轻轻皱起眉头,低声自语着。

  她,不过是想要一段婚姻来告慰父母,可现在?

  这是掉进了一个什么样的旋涡?

  又将与这个算不上熟悉的男人,一起面对什么样的风暴呢?

  而在看到慕城所拟的简单而清晰的婚后协议后,这种即将踏入风暴旋涡的感觉就更加明显了!

  婚姻协议:

  经男女双方协商,共同拟定如下协议:

  一,协议的生效:

  ?本协议以结婚证、婚礼完成为有效,协议生效后,男方即转5%股份至女方名下;

  二,协议内容:

  ?协议期间:在不影响协议执行的前提下,双方都不得干涉对方的私生活;

  ?重大节假日,家庭重要纪念日,重要商务宴会,双方必须按对方要求配合出席;

  ?夫妻双方必须洁身自好,不能被媒体拍到有损对方及家族声誉的行为;

  三,协议期限,五年。

  四,协议终止或延长:

  ?协议期满,女方如选择终止协议,男方再转公司5%股份至女方名下;有子女,子女的抚养权归男方;其它权责,可另立协义确认;

  ?协议期满,女方如选择延长协议,男方不得提出异议;

  ?双方均不得提前终止协议;

  五,补充条款:

  ?协议时长与所有条款,均不以生育为条件,生育为男女双方自愿行为。”

  看着这份工整的协议,不得不说,慕城确实花了很大的代价,而且优势几乎全部朝着安言这面在倾斜!

  看来,对于慕城来说,通过这场婚姻将要得到的东西,自然就更多了!而他的母亲是车祸死亡,那自己要安然活过这五年的协议期,恐怕也并不容易!

  现在后悔?

  怕是来不有及了,证都拿了呢!

  直到此刻,安言才有些后悔自己的草率来----她要的是一段与爱情无关的婚姻、一段可以将自己的过去和父母的期待都交待过去的婚姻,可并不想因此而卷入一场豪门利益的争夺战里!

  “慕城,我后悔了。”安言打过电话,低低的说道。

  电话那边,慕城微微沉默了一下,轻声问道:“条件不够好?”

  “不是,条件太好了,我觉得不踏实。”安言如实说道。

  话刚说完,便听到电话里传来慕城低沉的笑声:“安言,如果正常离婚,你得分走我一半的财产,而协议里要给你的,只是十分之一,明白了吗?”

  “我选择婚姻,就是想给我爸妈一个交待,可我发现,我的生活会因为这段婚姻变得复杂起来,似乎已经背离了我的初衷。”安言皱眉说道。

  “不会,想简单或复杂完全在于你自己,你只要在需要慕城的妻子出现的时候亮个相即可,其它的事你不用参与!而且……”慕城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低低的说道:“难道你希望自己花一小时成为已婚妇女,然后再花半天时间成为离异妇女?”

  “我?”安言顿时哑口无言----好不容易才找到个男人弄张结婚证,不到半天再去换成离婚证,这事,她可真干不出来。

  “安言,你只是这出戏里的一个临时演员,时候到了,我会让你安全离场的,或许,并不需要五年。”慕城清雅的嗓音,带着些诱哄的味道,而低低的声音里,那股子自然散发出来的淡然与忧伤,让她中了蛊似的无法拒绝。

  最后到底也没有拒绝了!

  一心只想结婚的她,毕竟还是做不出闪婚闪离这种前卫的事。

  在挂了电话后,她也终于明白慕城为什么揣着结婚证不给她了----明显是反悔无效麻!

  “好吧,好歹也是一帅哥、好歹也算一豪门,怎么着也能给咱这样的大龄剩女挣点儿面子!”既然不能闪婚闪离,那就让自己那点儿小小的虚荣心再满足一下吧!

  安言自我催眠似的安慰着自己,

  慰着自己,看了看那字面上似乎对慕城不公平的协议,咬咬牙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而现在比较头痛的是,要怎么和爸爸妈妈说----对于这个从天而降的老公,爸妈不会把自己给吃了吧!

  安言放下协议,不禁又为自己回家后的待遇而担心起来。

  *

  “言言,现在哪儿呢?你王姨帮你约了靳先生喝晚茶,你准备一下吧。”说曹操,曹操到,才想着怎么向父母交待,妈妈就打电话过来了----仍是一个目的:相亲!

  “妈妈,我?”安言一时间语结,不知道该如何向妈妈说起这件事。

  “言言,那靳先生这两天要出差,主动找到王姨,说要约你见面,看来靳先生对你的印象很好啊!这么好的机会可不能再错过了。”秦菁听出安言的犹豫,警告着说道。

  “妈,上次你说的男闺密还记得吗,我们今天拿了证了!”安言把心一横,也不管秦菁听到这个地震似的消息会有什么反应,快速说完后,便挂了电话----然后心脏扑通直跳的坐在那儿直发呆!

  良久,放在桌上的电话又猛然响起来,安言伸长脖子小心冀冀的瞟了一眼----没错,还是妈妈。

  “安言,你立刻给我滚回来说清楚!”安言还没来得及说话,秦菁高八度的声音便在电话里响起,透过电话震得安言的耳膜直发疼。

  “妈,你别激动,我这就滚回来和你说清楚。”安言叹了口气----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回去吧!

  “现在、立刻、马上!”秦菁听见女儿小媳妇儿一样的声音,气势十足的命令着。

  “好,现在、立刻、马上!”安言无奈的翻了翻白眼,等着秦菁挂了电话后,这才将电话挂掉!

  第四节:苏荷

  安言离开了慕城的公寓,想了想,便跑去商场买了个玉镯----帮慕城收买一下准丈母娘!

  拿着买好的黑玉镯站在斑马线的这一边,正准备过马路,电话响了起来:“喂,你好!”

  “我是慕城!在家里等我,我接你一起见个朋友。”电话那边传来慕城清雅而略显淡然的声音。

  “不好意思,我已经离开你家了。”安言没想到才拿证就有任务来了,不过还是回去和妈妈说清楚比较重要了。

  “在哪里,我来接你。”慕城淡淡的说道。

  “我妈知道我拿证了,要我现在立刻回家受审,我不能陪你去见朋友了,能约改天吗?”安言很有合作的意识,商量的语气对慕城说道。

  “哦?”电话那边慕城轻笑了一声,轻声说道:“告诉我你现在的方位,我来接你,一起过去!”

  “喂,我……”安言正要拒绝,突然看见马路对面冲过来一个洋娃娃般的小女孩,正在这时绿灯变红灯,前行的车量如开了闸般的往前冲来。

  “妈咪----”小女孩吓得大叫起来,安言快步冲过去将小女孩护在怀里,紧张的站在车流里一动也不敢动。

  “安言!安言?安言,你还在不在?有没有事?”电话那头,慕城的声音陡然沉了下去。

  “!”一个女子的声音同样焦急的传来。

  而安言和小女孩紧紧的拥在一起,看着身边连速都没有降一下的车流,一动也不敢动!

  “别怕,没事了!”当人行绿灯再次亮起的时候,穿行的车都整齐的停在了人行道两边,吓得一身冷汗的安言这才松开一直护在怀里的小女孩,牵着她快速的走到马路对面。

  “谢谢阿姨。”洋娃娃似的小女孩看着安言甜甜的说道。

  “,你吓死妈咪了!”苏荷将女儿紧紧的抱在怀里,连连对安言说着谢谢。

  “不用!”安言笑着点了点头,对刚才还没来得及挂掉的电话说道:“慕城,还在吗?你不用来接我了,我先回去和我妈说清楚!”

  抱着女儿的苏荷一听到这个名字,浑身一僵,愣愣的看着安言半晌没有移动脚步。

  “妈咪,阿姨身上写着我的名字!”指着安言身上的T恤糯糯的说道。

  “恩。”苏荷轻应了一声,看着安言半晌提不起脚步----慕城,五年了,没有再提起过,却在自己回国的第一天,由一个陌生女子口里听到他的名字!

  苏荷的心慌乱的跳动起来,直直的看着安言----听说他还没有结婚!听说他五年来没有正经同一个女孩交往过,那这个漂亮得惹火的女子和他是什么关系?

  蜜婚晚爱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4 婚姻的价值》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