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24 选择伤谁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蜜婚晚爱蜜婚晚爱124-再读中文网();

  再读中文网最新改版,欢迎来再读中文网!蜜婚晚爱无弹窗阅读,袁雨新书蜜婚晚爱最新章节这里更新最快!

  当前位置:>>>

  《》

  ();

  蜜婚晚爱

  1();2();3();

  ();

    &lt;!--章节内容开始--&gt;

  第一节:三小我私家脱离的新年

  “在导师家里,可能会较量晚竣事。”

  *

  “慕稀,老公电话吗?”

  “是谁人新来咱们J市的顾先生?”

  “让他过来吧,我们好想见见哦,国际投行的精英啊!”

  “真是少见多怪,也不怕人家笑话。”

  “小稀,虽然没说可以带眷属,大过年的,我们也不嫌人多,要不就让顾先生过来吧。”

  “让他来,看我们不灌倒他。”

  “女神嫁了,好伤心啊……”

  “还以为你会嫁给亚……”

  “慕稀,老师适才不是说想团结建设一个校园品牌吗,要不让顾先生过来聊聊?”

  *

  慕稀的电话那里一片嘈杂,种种声音都有,是顾止安没有履历过的杂乱局势。只是这些乱糟糟的声音,却让他有股温暖的感受——这才是生活吧,事情之外的慕稀,是什么样子的?认识她的朋侪,才算真正走进她的生活吧。

  而显然,夏晚在这方面比他早了五年,而她的朋侪竟然也是都熟识夏晚的。

  “开车去的吗?喝酒了吗?”顾止安听见电话那里的声音小了些,便接着问道。

  “开车了,没喝酒。

  1();这帮同学较量闹,你就别过来了。我们老师有个项目想让你从投资的角度看看,稍后我把企图书给你带回来。”慕稀的语气淡淡的,让人听不出情绪。

  “好,那我先去公司,有事给我电话。”顾止安也不纠缠,嘱咐了一句后便挂了电话。

  *

  走出‘华西会所’的时候,时间还没到中午,但天色却显得有些阴沉昏暗,浓重的乌云背后,隐隐的阳光也很难透出来。

  顾止安低低的叹了口吻,开着车直接往公司去——他的生活即是如此,若不是父亲病重、若不是慕稀突然间的突入,他生活的全部便全是事情。

  *

  大年月朔,办公室里没有人。一向最敬业的,留在他桌上的最后一张留言条,是大年三十晚上10点的。

  这个女孩子的事情能力和敬业精神都是极佳的,唯一让他不满足的,就是喜欢玩一点儿小心思和办公室政治,这会让她在操作详细项目时,成为团队的阻力。

  但凡做项目,就一定要简朴、直接、快速,这样才气让项目的效率到达极致,而且不会因员工内讧而忽略了项目细节,甚至让对手有机可乘。

  所以再优秀再敬业,他也不会让她进入项目焦点。

  顾止安打开电脑,仍然单独发了新年问候的邮件给,以及项目组的其它同事;对于中国分公司的员工和专业协助小组,则群发了一封问候邮件——

  很快,各人的邮件回复便回传了过来!

  顾止安眯着眼睛淡淡的笑了——这就是他的团队!即便不在办公室,也不会离事情太远。

  齐刷刷的邮件,让顾止安连忙回到事情的状态,打开留下的候选人文件包,一个一个的仔细看起来。

  2();

  *

  这时候的夏晚,也在办公室里,虽然银行的事情强度,在某些方面比起投行来,照旧要纪律得多。但因为现在全球经济特殊时期,他又正好有个项目在推进,所以事情时间必须与总部相同——所以对他来说圣诞节反而比中国新年更新松一些。

  比竟老美会过圣诞节,但不会过中国年!

  “秦行长,新年好!”在接到‘京都’总行行长的电话时,他着实照旧有些意外——岂非明厉成以前犯的那些事,总行也有加入?

  如果是这样,这次玩儿得就有些大了。

  “是的,投行的顾止安,向市长推荐了明行长;我只是略略提了一下,必竟两小我私家同时推荐目的太大,怕引起不须要的误会。”夏晚微微眯起眼睛——果真是这件事。

  “我才从总部回来,还不知道这个项目的希望。我这就去问。”

  “您的意思是?”

  “好,我探询一下。”

  挂了‘京都’总行行长的电话,夏晚的眉头不禁微微的皱了皱——果真不出他所料,明厉成的往事,与‘京都’总部的银行高层,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种情况下,动明厉成一小我私家,即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情——要继续吗?

  “喻敏,将‘京都’所有的资料拿给我,包罗提供的。”

  夏晚放下电话5分钟后,喻敏便抱着一沓资料敲门进来:

  “政府不是过了十五才办公的吗?”喻敏将资料放在夏晚的桌上,看着她疑惑的问道。

  3();

  “资料看过了?”夏晚没有答话,接过资料直接问道。

  “看了。”喻敏拖过椅子在他扑面坐了下来:“明厉成现在调过来,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他手上的一个路政工程现处置惩罚竣工验收期,只要他过了离任审计这一关,留下的信贷问题,要在下一任行长正式上任前做帐务弃捐处置惩罚——也就是面上能过的都市给过、面上过不了的就搁起来,成为历史遗留问题。”

  “所以这不是他一小我私家的问题,京都总部审计部,也加入其中?”夏晚逐步翻看着手中的资料,淡淡问道。

  “是的。”喻敏点了颔首,看着夏晚说道:“不外事情到底有多大,要看我们市里的态度。市里只做招标资质审核,他不切合资质,直接PK掉即可,然后政府将京都拉入相助黑名单。”

  “如果是这样,对‘京都’的影响便只有业务量了,虽然,因为业务量的问题,明厉成在这个位置上自然也就坐不稳,这个效果基本到达我们的目的。”

  “恩。”夏晚点了颔首,并不说话。

  “行长你的意思?”喻敏看着他。

  “这边的方案出来后,透露一些消息给‘京都’总部,让他们买通首都官员对这边政府施压。”夏晚淡淡说道。

  “可那样一来,事情就按下去了!”喻敏不明确的看着他。

  “是吗?”夏晚抬头看了喻敏一眼。喻敏以为他要说什么,却只见他点了颔首,便又低下头去看资料,不再说话。

  “行长没有此外事,我就先出去了。”喻敏只以为郁闷——她的道行是没有他那么深,可这是明摆的效果好吧!

  他到底是要明厉成失事、照旧要明厉成不失事?他的目的到底是明厉成、照旧这个市政工程?

  “是明厉成,但顺便做做生意也无妨。”夏晚突然说道。

  “你的意思是不是,帝都对这边施压,您再让‘京都’总部换小我私家来?所以项目照做、明厉成照样完蛋、京都还买您一个体面?”喻敏想起他和京都总行的关系,突然明确过来。

  “果真长大一岁了。”夏晚抬起头来,看着她笑着说道。

  “行长,能不攻击人吗?”喻敏咧开嘴笑了:“我去部署了。对了,祝你新的愉快。”

  “新年愉快,下班的时候到我这里来领开门利是。”夏晚笑笑说道。

  “好!”喻敏愉快的转身脱离,却又叹息他心思的缜密,企图里的每一次变化,都能被他使用到极致。

  第二节:如何选,才最不伤人

  虽然是大年月朔,但顾止安和夏晚仍如寻常一样加班到晚上6点。慕稀对夏晚的事情纪律是相识的,所以从同学那儿脱离后,直接去了慕允、慕青和安言的家里,例行的拜了年后,便一小我私家去了公墓处——一如往年,没有进去,只站在湖边遥望着父亲的墓地,那里显着有人来拜祭过,不用想,也知道会是几个哥哥。

  当天空完全阴下来,似有下雪的感受时,慕稀才挪动步子,逐步的走到另一个区——一个离父亲墓地很远的区域、葬着她母亲的地方。

  站在青石板的小路上,慕稀只以为冷得历害。

  她想过无数次的问题,又一次在脑海里翻腾起来——人为什么总要去强求不属于自己的工具?即即是支付凄切的价钱?

  那些工业、那些权势,获得又如何?她害死年迈的母亲、害死父亲、害小哥坐牢,而那些工业却从来也没有属于过她。

  她现在酷寒的躺在这里,连看她的人都没有——今年似乎是有人来过,想来应该是慕青了。

  慕稀低低的叹了口吻,低头看着脚下的台阶,逐步的抬脚拾阶而上——上面,是来得最早的、慕城的母亲。

  她每年过来只买一束花、只去一小我私家墓碑前拜祭,那就是慕城的母亲——赎罪似的,总要站上半天,看着墓碑上那张笑得单纯安然的脸,才气心安的离去。

  *

  “你来了。”走到墓园的门口,慕稀看到夏晚正倚在车旁吸烟。

  “你今天比往年要晚些?”夏晚拉开车门,将烟按熄在车载烟灰缸里后,将她的手拉进自己的大手里,用力的搓了搓,皱眉说道:“怎么这么凉?”

  “内里风大。”慕稀抬眼看他,心里不禁有些微微的发酸——这段情感终于不是自己一小我私家的独角戏了,可她却失去了爱他的身份。

  她多想象所有恋爱中的女人一样,可以在爱人眼前撒娇耍赖、任性妄为,可现在却不敢——想到顾止安那张温润的脸、想到顾爸爸慈详的笑脸,她便下意识的克制着自己想要放纵的情绪。

  “回去吧。”夏晚点了颔首,转身拉开车门。

  “我开车来了。”慕稀指了指停车场自己的那辆车,摇了摇头。

  “好,你在前面。”夏晚点了颔首。

  “你回家照旧去程成那里?”慕稀突然问道。

  夏晚的眸色不禁一沉,顿了顿才说道:“你后面几天怎么部署?”

  “我……”慕稀低下头,轻轻咬了咬下唇,小声说道:“按礼,我要去顾止安家里拜个年。”

  “恩,你自己部署吧,我这几天都在公司,部署完自己的事情去公司找我。”夏晚看着低头小心的样子,伸手在她的头顶重重的揉了一下,柔声说道:“我说过,你和他的事情我不加入,我相信你能妥善处置惩罚。”

  “夏晚……”慕稀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片晌后轻声说道:“这事顾止安没错,所以……。无论如何,你和年迈都不要为难他,行吗?”

  “不存在,项目上的事是商业之争,而且,他有主动权;你和他婚姻的事,我说过只要效果。”夏晚抚在她头顶的手,逐步移到她的肩膀上,用力的握住后,低低的说道:“若不是我想要的效果,或许我真的会脱手。”

  “夏晚……”慕稀有些无助的看着他。

  “好了,不说这些了,我相信你能处置惩罚好,你也要对自己有信心。”夏晚微微笑了笑,俯头在她面颊上亲吻了一下后,牵着她的手,将她送到自己的车上。

  “专心开车,我在后面随着你。你抵家后,我还去造访几个客户,后面有事给我电话。”夏晚边说边帮她拉上了清静带,然后帮她将车门关上,退后两步后,微笑着看着她。

  慕稀轻轻按下车窗,柔声说道:“外面冷,你也上车吧,我还好。”

  “好。”夏晚点了颔首,转身回到自己的车上。

  慕稀的车速放得很缓,跟在她车后的夏晚,险些轻易的就能看出她降低的情绪——每年的大年月朔她都市如此,现在年,似乎又多了一件关于他的烦心事。

  这一切虽然只能怪自己——为什么非要等到她嫁了,才看清楚自己的情感?以至于让她如此为难、让自己如此被动。

  只是,若让他此时再放手,他却是不能的——慕稀,这一次时机再错过,我们或许就真的要错过一生了。

  *

  “慕稀,若我们的决议真的会对不起谁,那也就对不起了吧,人这一生,我们做不到对得起每小我私家,那我自私的选择,让你对不起他;”

  “选择一个,就会伤害另一个,我也自私的选择玉成自己;”

  “在他爱上你之前,这样的伤害便只关乎尊严;若在他爱上你之后,这伤害即是切肤之痛。我的意思,你要懂?”

  两辆车子并排停在公寓的车位里,两人同时拉开车门下了车。

  望见慕稀的情绪越见降低,夏晚不禁上前拦住她,双手握着她的双肩,将她轻轻的抵在了车边。

  “我懂。”慕稀轻轻的点了颔首,小声说道:“他不会爱上我,他那么一个理智的人,想来都不知道要怎么去爱人。”

  “所以夏晚,我们是伤了他的自尊和自满,对吧。”慕稀看着夏晚,眸色里的犹豫与挣扎,在夏晚的笃定与强势里,又逐步的偏向了他这边。

  “只要不伤心,什么都好办。”夏晚轻轻点了颔首。

  “也纷歧定,尚有顾爸爸,他对我真是很好、很好……”慕稀轻轻叹了口吻,紧皱着眉头说道:“对他来说,应该不止是自尊,尚有对父亲的交待。”

  “夏晚,我相信顾止安能处置惩罚任何的突发情况,包罗我的悔婚,所以即即是对不起他了,我也可以自私这一回。但我不能不管他父亲——这是他这么快完婚的最主要原因。”慕稀刚刚明亮起来的眸子,禁不住又黯淡了下去:“这也是他坚持的唯一理由。”

  “所以?”夏晚眸色一沉。

  “所以多给我一些时间,我得和老人好好儿相同。”慕稀轻声说道。

  夏晚伸手用力的揉着她的头,低低的叹了口吻后,重重的点了颔首:“这是应该的。”

  “你也这样认为吗?”慕稀的眸光再次明亮了起来。

  “怎么,你以为我是不能情理的人吗?”夏晚失笑的看着她。

  “也不是,就是你较量犷悍、较量自我、较量的不会思量别人的感受。”慕稀一连串的‘较量’让夏晚的脸不禁越来越黑。

  “我知道错了,现在知道了,我们夏大行长,是个有爱心、懂情感的人。”慕稀的声音立时的轻快起来,惦起脚尖在他脸上轻吻了一下后,朝摆了摆手:“我回家了,你去忙吧。”

  “恩,注意保暖,家里的灯都开着,有事给我电话。”夏晚微微笑着,直到她转身进入电梯间,才重新回到车里,发动车子往外开去。

  只是对于他和慕稀的未来,他似乎没有之前那样笃定了——他以为,他们能否在一起,只取决于他们是否相爱、他是否能给她想要的爱情和生活;至于其它,都是轻而易举可选择的事情。

  他从未想到过,一纸婚书,将然将所有的都改变——慕城说,顾止安对慕稀已然不光纯是完婚证上的一个名字而已,所以他不会轻言放弃;慕稀说,老人家的身体,是她最要思量的因素,而这一点,将会成为顾止安留下她最好的武器。

  若真如此,他当如何?

  “行长,市里黎副市长的秘书来电话,约您初三那天在‘艺茗’茶吧品茗。”电话是喻敏打过来的。

  “好,帮我准备礼物。”夏晚沉声应道。

  “行长,总部Mike发来邮件,在中国区建设独立投资公司的企图已经确认,他需要与您有更详细的操作方式相同。”喻敏说起这件事,语气里有着隐隐压抑的兴奋。

  “邮件转到我手机邮箱,我现在马上回公司。”夏晚的声音依然岑寂,但语速却也是情不自禁的加速了起来。

  在挂了喻敏的电话后,夏晚便将自己的私事暂且放下,开着车快速往公司开去——在中国建设独立的投资公司,这在亚安、在整个银行业,都是件大事。

  而有了投资者的资格,团结亚安银行的主体,以贷款加控股双模式投资海内企业,可以抵御一切经济风暴。

  *

  夏晚接下来两天,便在忙碌的事情中渡过。天天只是早上和晚上与慕稀互通一个电话——只是,从电话里,他仍能从慕稀轻快的声音里,听出她的盛情情。

  而她的盛情情,自然也让他的情绪一直上扬,连带着事情效率都大增。

  第三节:谁受伤?

  【真月初六】

  “我在煮饺子。”慕稀声音轻快的说道。

  “是啊是啊,我晚上绘图了麻,最近灵感较量多,年迈和小哥说,稀世要做推广,所以年后得有形象款出来。”

  “恩,是今天。”

  “我吃完早餐,出去买点适合老人的营养品,然后就已往了。”

  “谁人……我真是有点儿紧张呢。”

  “我知道了,我会的,你一定一定不要催我。”

  “恩,饺子熟了,我先挂了。晚些再向你汇报。”

  “知道了,烦琐。”

  慕稀挂了电话,看着锅里沸腾的水、尚有翻腾的饺子,手心却是微微的出汗——顾止安自月朔那天打过一次电话后,这三天便再没电话过来。

  慕稀每次拿起电话想打已往,想起他那张温润淳和的脸,心里便情不自禁的生怯;想起那么强势自尊的他,因着好莫明其妙的性情,居然蹲在垃圾桶边捡一碗被扔掉的粉丝,她就以为一阵心虚。

  好吧,他一定是生气了。

  完婚是自己同意的,现在却因为他商业上的对手而忏悔,他多没体面;进入J市的第一个大项目,原以为胜券在握,却又被年迈的一纸注册书,搅得毫无胜算,他多气馁呀。

  这种时候……

  横竖都是自己差池,他虽然有生气的理由了。

  “啊!”

  慕稀一声尖叫——一大勺滚水和饺子,就这样直接的淋在了她拿碗的手上。

  “疼死我了。”

  “慕稀你活该,谁让你出尔反尔呢!”

  慕稀忙将手放到冷水下冲起来,看着迅速红起来的皮肤,却并不以为疼痛——或者,身体上的疼痛,能减轻一些她心里的忸怩吧。

  冲了十分钟的水,慕稀便拿保鲜膜将被烫处包了起来,一时间自然也没有了吃早点的兴致,回房换了衣服后,便急遽的出门了。

  *

  “慕小姐,找顾伯吗?”

  按了半天的门铃,顾止安家里没人开门,倒将隔邻的夏千语给吵了出来。

  “是啊,我来看看顾伯父,他们不在家吗?”慕稀放下按门铃的手,转身看着夏千语问道。

  “顾伯父住院了,怎么?你不知道?”夏千语睁大眼睛看着她,眸光微微转动着——眼底浓浓的疑惑,便已让慕稀以为尴尬。

  “哦,我最近在赶稿子,所以手机一直关机。”慕稀尴尬的说着,忙放下手中的礼物盒,从包里拿脱手机给顾止安打了已往:

  “顾止安,我在你家里门口。”

  “恩,在哪个医院?我现在过来。”

  “好。”

  挂了顾止安的电话,只以为心里一阵难受——他是有多生自己的气,他父亲生病三天了,他却不通知自己来看。

  “我现在去医院,这些工具贫困帮我收一下。”慕稀的手,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电话,低声对夏千语说了一句后,转身快步往楼梯间走去。

  “慕小姐,电梯在这边。”夏千语见她跑到步行梯那里,禁不住高声喊她。

  “我走步行梯。”慕稀边往下跑边答道。

  实际上,她也是走步行梯上来的——这里的电梯,又黑又响,没有顾止安陪着她是真的不敢坐的。

  在上来之前,她还在犹豫要不要打电话让顾止安下去接她,却因为想尽可能的与他保持距离而作罢——却不知,她的想法、她的做法,早已伤了他。

  *

  “顾止安……”重症监护室外,顾止安与顾止念正站在走廊里。

  “恩。”顾止安点了颔首。

  “大姐。”慕稀心虚的看了顾止念一眼,探头看向重症监护室内里——戴着呼吸机的顾爸爸半坐在病床上,几天不见,肚子大得她差点儿认不出来。

  “肺癌晚期,肺部有大量积水,平躺会压迫心脏。症状稳定后就抽水,抽一次水可以挺差不多两个月。”顾止安伸手握住她微微有些哆嗦的手,轻声说道。

  “睡觉也只能坐着吗?”慕稀低低的问道,眼睛一直盯在顾爸爸的身上。

  “恩。”顾止安点了颔首:“你来了也帮不上什么忙,所以没通知你。”

  “确实帮不上忙,反而担忧你来了提仳离,我爸可就完了。”顾止念冷冷的说道。

  “止念,呼吸好象平稳了些,你再问问,可不行以抽了。”顾止安的眸色神情、包罗声音,沉静如故——没有对父亲病重的忙乱、也没有对慕稀不懂事的责怪——只是抓在慕稀手间的力度,仍让人轻易的感受到他心里的恐惧。

  慕稀下意识的与他站得更近了些,用另一只手,将他的大手轻轻覆住。

  顾止安的身体微微一震,瞬间便又恢复成淡然的容貌。

  *

  “恩。”顾止念隔着玻璃看了一眼仪器上的数据后,便急遽往值班室走去。

  “顾止安,对不起……”慕稀紧咬下唇,心里忸怩万分。

  “我对你说过,不会向你提我父亲的任何事情。你有选择的权利,我不想用这种方式要挟你。”顾止安淡淡说道,在感受得手中的异常后,将她的手拿起来——望见她手上包着的保鲜膜,禁不住又是一阵生恼:

  “怎么?他就是这样照顾你的?”

  “我们没有在一起。”慕稀连连摇头:“我自己弄的。”

  “不用跟我解释,我们三小我私家之间在决议之前,我不会对你有任何限制、包罗与夏晚的来往。”顾止安淡淡说道。

  “我们三小我私家之间在决议之前,我不会做任何有辱顾止安太太这个身份的事。”慕稀看着他沉声说道。

  顾止安微微默然沉静,良久之后,轻声说道:“一会儿去医务室包扎一下,这样不行。”

  “恩。”慕稀点了颔首,手任由他抓着,一直到顾止念与主治医生一起进去,快速做了各项检查后,便即部署了抽水。

  整个历程,顾止念很是专业的按着针头,控制着接水袋的高度,以控制整病人的体内压,以让身体内的水能顺利的抽出来。

  而顾止安只是悄悄的站在那里——这样的抽水,原来是三个月抽一次,厥后是两个月,现在已经是半个月了。

  “止念说,他已经没有治疗的价值,反而会增加他身体的疼痛感,所以我们只和他说是肺积水,效果不错,这次抽水比上次多距离了三天。”顾止安轻声说道。

  “顾止安,上次在我家里对你说的话,是我太任性了。原本你完婚就是为了顾伯伯,他的情况虽然是第一时间让我知道。”慕稀哽咽着说道。

  “原本如此,可现在……”顾止安转眸看她,低低的叹了口吻,重新转过眼光看向父亲,沉静的说道:“仳离的事,这段时间别再提,等他恢复一些吧。”

  “慕稀,我原本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而让我父亲开心放心,就是我现在的目的。只是……对像是你……”顾止安禁不住苦笑:“我再说一次,我不想用这种方式留住你,所以你再多给我一些时间。”

  “好。”慕稀眼圈微红,用力的颔首——她想说,只要顾爸爸在世一天,她就不会再提仳离的事情。

  只是话到嘴边,她又咽了下去——这件事,已经不止是她一小我私家的事,即即是决议,也该给顾止安、给夏晚,一个正式的回复。

  这一次,无论是伤谁,她都不再摇摆——如夏晚所说,无论伤谁,都必须要快刀斩乱麻……

  ------题外话------

  今天终于被家里两个男子给熏染了,没挺住。

  照这情况,明天更新照旧会略晚,各人错日来看就好。

  前传是现成的稿子,明天10点会准时发。&lt;!--章节内容竣事--&gt;

  我们的网址:();

  4();5();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

  读蜜婚晚爱,请记好我们的地址:,下载蜜婚晚爱请到

  (152401,'',7900178,'','');

  小说《蜜婚晚爱》文字章节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再读中文网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24 选择伤谁》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