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5 十个糖水蛋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第一节:陪老婆回娘家

  “行,我在**百货对面的停车场。”安言点了点头便挂了电话。

  “阿姨,我叫!”小兴奋的指着安言的粉色T恤。

  “是吗?阿姨的英文名也叫呢!”安言低头看看自己T恤上的浅金色英文字母,笑着说道——不过,英文名字重名的情况特别多,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只是这小女孩长得着实可爱。

  “真的?我爹地说我是小可爱,阿姨是不是也是小可爱!”看着安言好奇的问道。

  “我?”安言看着这个可爱的小女孩,眼前晃过小时候自己坐在父亲肩上的调皮模样——她从来都是父亲的小可爱呢!

  “是啊,阿姨也是小可爱!”安言点了点头,浑然没有发现的妈妈,这个年轻漂亮的女子神色有什么不对。

  “小姐贵姓,谢谢你今天救了我女儿,又和她同一个名字,算来也是有缘分的,有时间一起喝茶?”苏荷突然说道。

  “不用谢,应该的。你女儿很可爱!”安言对着她微微笑了笑,朝着小摇了摇手,便大步往停车场走去。

  “阿姨再见——”小用力的朝安言挥了挥手。

  苏荷却看着安言的背影久久无法挪动脚步——她是和慕城约好了吗?那么一会儿就能见到慕城了吗?

  苏荷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做好见他的一切准备,却不想现在只是听到他的名字,便开始心慌意乱起来——五年,他仍未婚,可还是在等她?

  “妈咪,阿姨走远了。”小看见妈咪一直盯着苏荷,小手拍了拍她的肩,脆声提醒着。

  “,妈咪的头有点儿晕,我们回车里坐一下好吗?”苏荷转头对女儿轻声说着,没等女儿同意,便抱着她走回到停车场里的车里——离安言停车的地方只有几步之遥。

  *

  半小时后,一辆黑色奔驰慢慢的驶进停车场,苏荷看见安言从车里走出来,朝车里的人招了招手,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

  车子缓缓的停在安言的身边,推开车门——那个帅气而丛容的男子,不是慕城又是谁!

  一个她熟悉又不熟悉的慕城——五年时间,将一个青涩的少年,打磨成了一个成熟优雅的男人,除却本身的帅气外,身上更有了一种岁月磨砺后的淡泊与从容,比之五年前带着稚气的阳光,更加吸引人了。

  苏荷下意识的低头看看自己——还好,五年,自己了没有变老多少;这样的自己,应该还是配得起他的吧?

  慕城和安言低头说了句什么,安言点了点头,绕过车身坐进了副驾驶。透过玻璃车穿,苏荷看见慕城仔细的帮安言扣上了安全带——两人的关系?

  看起来有些扑朔迷离:说是恋人,似乎没有恋人间该有的亲昵;说是普通朋友,慕城又似乎过于仔细了些。

  *

  “你好,慕城!”慕城刚发动车子,便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

  “我是苏荷。”苏荷轻声说道,目光透过玻璃车窗,看着慕城接起了电话。

  慕城的脚下意识的踩下了刹车,还好车子刚刚发动,这样的急刹除了让安言头晕了一下外,倒也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

  “怎么啦?有事?”安言看见他脸色突然阴沉下来,皱眉问道。

  慕城还没回答,秦菁的电话又打了过来:“死丫头,怎么还没回来?”

  “妈,路上堵车呢!这就回来了。”安言侧过头去对秦菁低声说道。

  “我还以为你不敢回来了呢!这种胆大包天的事你也敢做出来,你给我快点儿滚回来,你爸也回来了,这次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还护着你!”电话里,秦菁的语气一片的气急败坏。

  “我知道了。”安言对着车顶翻了翻白眼,怏怏的挂了电话,在转眸看向慕城时,他的神情已经恢了正常。

  “我现在有事,改天联系。”慕城平静的说道。

  “城,我今天刚到,一起坐坐?”苏荷的声音还如五年前般的柔媚,只是比五年前更多了份坚决与力量。

  “改天吧,今天我要陪老婆回娘家。”慕城轻声的吐出这几个字,电话那边刹时没有了声音。

  “没别的事我先挂了。”慕城轻轻的按下电话,平稳的发动车子,只是他并不知道,他的车子正从苏荷的眼前开过去。

  *

  “老婆?”

  “娘家?”

  “他结婚了?”

  苏荷想过一万种见面的情景,包括他不原谅自己。

  唯独没有想过他已经结婚这种——不是说没结婚、没女朋友吗?怎么突然冒出个老婆来?

  苏荷慢慢的从耳旁将电话收回来,刚才还迷茫柔媚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冷硬起来,快速的拨通了一个电话,冷冷的说道:“阿三,你给我的资料有问题,他已经结婚了。”

  “是的,我亲耳听到他说的,还看见他老婆了。”

  “你再去查一下,他什么时候结的婚,老婆是什么样的人,夫妻感情如何!”

  苏荷慢慢的挂了电话,思绪却一直停留在他说‘陪老婆回娘家’那句话里——城,我回来晚了吗?

  *

  “你朋友?”安言看着慕城沉默的样子,淡淡的说道:“你有事的话就先走吧,我也没准备好带你回去呢!”

  “当然要去,不把丈母娘哄好,接下来你也无法安心演戏不是!”慕城淡淡的说着,只是他眼底不经意流露出的痛意,仍然让安言感觉到刚才那个电话的份量!

  第二节:妈妈发怒

  “言言回来了。”刚下车,便碰见了隔壁的张阿姨,她在同安言说话时,目光却不自觉的瞟向她身边的慕城,眼里满是考量与猜测。

  “张姨好。”安言看见张姨,不免觉得有些尴尬——这个张姨对她的婚事是最热心的,她的相亲对相,绝对有50%都是这个张姨介绍的。

  “言言啊,靳先生本来想约你今天喝下午茶,你妈妈说你另有约会,我就帮你给推了!要是你想约,随时给张姨电话,那个靳先生的条件真是不错,可别错过了。”张姨一边打量着她身边的慕城,一边拉过安言对她小声说道:“结婚前多比较一下,别亏了自己。”

  “安言,不介绍一下吗?”慕城从后备箱拎出一个纸袋,锁好车后走过来对安言说道,看她的神情似笑非笑,显然是听见了张姨刚刚说的话。

  “改天给你们介绍。”安言朝张姨尴尬的笑了笑,伸手拉过慕城便匆匆的往楼道里走去。

  “虽然我们互不干涉对方的自由,相亲这事儿,以后还是不要有了。”慕城看着安言温润的说道:“反正你有了我这个备胎,以后有时间慢慢儿找!”

  “有道理。”安言点了点头。他说的确实在理,只是这次婚姻之后,她是不打算再嫁了的——嫁过一次就够了!

  只是这话,倒也没必要和慕城说就是了。

  *

  站在家门口,安言深深吸了一口气,举起的手犹豫了一下,转眸看了一眼一脸沉稳淡定的慕城,不得已才又敲了下去:“爸爸妈妈,我回来了——”

  “言言,到底怎么回事?”来开门的是老爸安正山,估计是怕她被秦菁骂,所以听见敲门声便抢先来开门了。

  看见女儿身边的慕城,突然意识到女儿电话里说的——很可能是真的!

  “爸,我是慕城。”慕城看着安正山,礼貌的打着招呼,一脸的坦然与从容,似乎做好了被责难的各种准备。

  “慕先生别这么叫,这婚做不做数还说不准呢!”安正山看着他冷冷的说着,转头看着安言,一改往日维护的的姿态,带着恼意说道:“让你回来说清楚,你倒好,把人都给我带回来了。带回来也没用,要是我和你妈不同意,结了也得离!”

  “爸,女儿嫁了你该高兴才是,板着脸干麻,来笑一个!”安言一脸心虚的开着玩笑。

  “少不正经!快进去,你妈正恼着呢!一会儿小心点儿说话,这次我也不会帮你。”安正山看着女儿没大没小的样子,斜眼瞥了一眼慕城——那张清雅的脸上,不知什么时候挂上了一抹清浅的笑意,看着女儿的目光,也在刚才的淡然里,多了一丝惊奇、一丝暖意!

  “正山,是不是死丫头回来了?”秦菁见安正山开门半天也不见进去,便扬声喊了起来。

  “言言她妈,言言带朋友回来了!”安正山只说带朋友,一方面并不承认慕城女婿的身份,一方面提醒秦菁这个新晋为女儿老公的男人也来了。

  说完,便也不理安言和慕城,径直往里走去。

  安言转身向着慕城耸了耸肩,对他低声说道:“你放心,我爸妈疼我,最多为难你一下。”

  “没事。”慕城淡淡的说道。

  *

  安言家的客厅,大约40平米的模样,素色的墙、黑底黄点的帘、墙上由色块妆点的抽像画,满透着现代艺术气息,

  与窗帘同色系的布艺沙发旁,是随手可取的各类书籍,杂乱中显出随意与方便,让走进来的人有一种放松的感觉。看得出来,这屋子的主人极爱读书,个性随意而不刻板。

  只是这样的感觉,却被秦菁一身的怒气所破坏了,加上的慕城往这面积本就不大的客厅里一站,整个客厅越发显得局促起来,就如现在这僵硬的气氛一样,多少让人感觉有些不自在。

  “妈,我回来了。”安言见冷着脸坐以沙发上的妈妈,怯怯的小声喊道。

  “你还知道回来?你以为随便拉个男人说结婚了,我就信了?你今年几岁,还玩这种幼稚的游戏!”秦菁看着安言气都不打一处来——打个电话说拿证了,不声不响还把人给带回来了!

  “妈~”安言无奈的喊着。

  “妈,我和安言……”

  “你别乱喊,我只有一个女儿,没生过儿子!”慕城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冷着脸的秦菁毫不留情面的打断了。

  “妈,这是你女婿呢,喊你妈原本也不错!”安言见妈妈连基本的客套都不讲了,不禁也有些着恼了——虽然自己不对,可这证已经拿了,她就不能给自己一点儿面子?

  “女婿?我和你爸承认了吗?”秦菁瞪了安言一眼,气恼的说道:“你这丫头从小让人不省心,现在还不声不响给我弄个女婿回来,你长大了?能干了?可以自己做主了?”

  “妈~”安言看着妈妈连珠炮似的,跟本不容自己解释,不禁一脸无奈的转头又看向父亲:“爸~”

  “这次喊你爸也没用,让你这样结婚,还不如让我养你一辈子!”秦菁冷声说道。

  “你早说这话,也不至于这样了!”安言看着秦菁小声嘀咕着。

  “安言别急,听妈妈说。”慕城将安言的手拉过来放在自己的手心轻轻的拍了一下。

  安言的脸微微一红,下意识的挣扎了一下。慕城轻轻的松开后,低声说道:“妈妈生气呢,你别说话!”

  “哦。”安言小声应了一声,却在心里将慕城给腹诽了一通:“这丫的演戏成精了!”

  安正山看着慕城与安言的互动,对秦菁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都坐下再说吧!”

  “让你坐下,不等于承认!”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安言和慕城,秦菁拿起茶杯轻啜了一口,语气极其不好。

  安正山接过秦菁的话,看着慕城极其认真的说道:“慕先生,这件婚事我和言言妈妈不同意。”

  安言听了眉头微皱,沉默的看了慕城一眼,慕城朝着她摇了摇头,并不介意秦菁恶劣的态度,以及安正山完全没有回转余地的话,而是好整以暇的拿出两个大红的本本放在桌面上,依旧面色温润的说道:“爸,妈,这是我和安言的结婚证,我们两个决定结婚是完全自愿的,也是经过慎重考虑的。因为家父突然病重,所以就办得急了些,没提前和爸妈打招呼,我今天特意来给爸妈陪罪。”

  虽然他刻意收敛了身上那股自然散发出来的高贵之气,只是满脸诚恳的说着赔罪的话,可他出身富豪之家自小熏陶出来的修养和高贵之气,却是怎么也无法收敛得完全。

  而无论安正山和秦菁如何刁难,他表情始终平和而淡然。这巍然不让的态度加上这两本大刺刺的红色婚书,让安正山和秦菁不由得心里泄了气——气归气,总不能真的让女儿才拿结婚证、又换离婚证吧!

  一边不能看着女儿的婚姻如此的随便,一边又不能看着她才结又离,秦菁一时间不由得纠结起来。

  第三节:慕城的腹黑

  这个慕城,看起来温温润润,其实是个腹黑的主,口里说着道歉的话,手里却拿出证件来威胁:天下有几个父母能看着孩子才结婚又离婚的呢!

  想到这里,秦菁不由得对慕城多看了两眼——这么一个有计谋的男孩子,女儿能把控得住吗?

  “结婚是件大事儿,再怎么讲婚姻自由,这也是要知会父母一声的,这是基本的礼节!安言是女孩子,可以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就说不过去了。办事这样不稳妥的男人,我是不可能将女儿交给你的!”秦菁虽然仍在指责,语气却已经软了下来。

  “妈,对不起,是我考虑不周!”慕城依然保持着温润的语调,脸上不见一丝不耐与敷衍。

  “爸,妈,我和安言认识一段时间了!我们的交往一直是以结婚为目的!之前一直没来拜访爸妈,是想给安言更多一些的选择机会!”

  “这次突然去拿证,是因为家父突然查出肺癌,我身为家里的长子,希望父亲在走之前能够满足他的愿望。所以和安言商量着把证拿了。还希望爸爸、妈妈能够体谅。”

  慕城清雅的嗓音徐徐道来,只是沉稳的陈述着,丝毫不见推诿和辩解,而他诚恳的语气和不卑不亢的态度,自有一股让人信服的力量。

  秦菁却不为所动,只是淡淡的说道:“你考虑了你父亲,可有同等考虑安言的父母?”

  “是,这是我不对。”慕城站起来,对着秦菁和安正山深深的鞠了一躬,面色微沉的说道:“我自小没有妈妈,所以父亲一生病就有点儿乱了,也没考虑到您和爸的心情。希望您和爸能给我个改正的机会,也给我一个照顾安言的机会。”

  他的语调仍是不急不徐,保持着十足的耐性,只是在提到母亲时,一直清朗的眸光微微暗了一下。

  他高大的个子站在秦菁的面前,就如一个请求母亲原谅的儿子一般——在诚恳恭顺里,带着坚持的倔强。

  话说到这份儿上,人家都把死去的母亲搬出来了,秦菁就是有再大的火也发不出来了——其实气的不是安言不打招呼就结婚,而是担心女儿为了应付她的逼婚,随便拉了个男人来凑数!

  秦菁看了一眼安静坐着的安言正要说什么,安正山拍了拍她的手,转头看向女儿,严肃的说道:“言言,爸爸妈妈要的不是一个女婿,而是你的幸福!婚姻里的另一半,不只是个男人,而是一个懂你、爱你的人!”

  安言抬头看着父亲,半晌说不出话来。

  幸福?

  在安言的定义里,幸福就是像爸爸妈妈这样,相互扶持、相濡以沫;幸福就是和一个懂得自己的男人,共看每天的日升日落,牵手走在菜市场仍能体味出温暖的味道。

  而在她深爱的那个人,当着她的面选择另一个女人时,她就不再奢望幸福了!

  曾经那样的爱过一次以后,她不认为自己还能够那样投入的再爱一次;让人粉身碎骨的爱情,她再也要不起!

  一段平稳的婚姻,足亦——即便是契约的。

  安言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父母认真的说道:“爸,妈,我和慕城交往有一段时间了,他就是我妈说的那个男闺蜜。我仔细的考虑了妈的话,我想我现在需要的是一段平稳的婚姻,而不是一段让人奋不顾身的爱情。所以,我觉得他是合适的。”

  看着女儿由进门时的调皮,到现在满脸的淡然,虽然眸子里还带着淡淡的忧伤,只是那忧伤,似乎被这样的淡然给冲散了不少,显得平静而安然——与她身边坐着的慕城,竟有几分相似。

  “你可想好了?不后悔?”安正山看着女儿,认真的问道。

  “不后悔,路都是要靠自己走的!我现在更相信用心的婚姻比冲动的爱情更可靠!”安言看着父母定定的说道——这是她决定找个男人结婚时最真实的想法!

  爱情?她要不起,也给不起!

  “你呢?”安正山看着慕城。

  “在这方面的观点上,我和安言极为一致。”慕城转头看了安言一眼,嘴角微微的向上翘起,认真的说道:“我认为我是最适合安言的那个人,因为她所要的,正是我想给、我能给的!”

  如果不知道这段婚姻实质的人,一定会被他的这翻话所打动!

  而安言却在心里暗暗的笑了——一句话,便说出了这段婚姻的本质,却又深藏不露!

  慕城,何其厉害!却又何其坦诚!

  *

  看着安言和慕城颇有默契的表达,安正山拍了拍秦菁的手,看着她轻声说道:“算了,女大不中留,让她去吧!”

  安言也冲着秦菁讨好的笑着,慕城自那一鞠躬后,一直也没有坐下来,一家人都在等着秦菁表态。

  “我同不同意有什么关系,反正证也拿了,我总不能拿刀子架在他们脖子上让他们去离!”秦菁怏怏的说着,抬眼看了慕城一眼,淡淡的说道:“坐吧!我去给你们弄点儿吃的。”

  “谢谢妈!”慕城轻声说着,眼睛笑得微微眯了起来——一直淡然而清雅的面容,因着秦菁的同意,而染上一丝喜悦,就似他真的很担心秦菁不同意一样。

  “妈,你别忙了!”安言忙说道——能同意就千恩万谢了,哪儿还能让妈妈下厨呢!

  “安言,你去帮妈妈吧,我和爸爸聊聊!”慕城倒是不拒绝,反而很自然的的安排着安言——就似他们真的交往很久了一样!

  *

  “妈,你干什么?十个蛋?”安言跟着秦菁到厨房,看着她从冰箱里拿出十个蛋,一时间不由得目瞪口呆。

  看安言大惊小怪的样子,秦菁低吼了一声:“叫什么叫?这是习俗!”

  “哦!我怎么发现这是整人呢?”安言看着妈妈疑惑的说道。

  “臭丫头,这就开始心疼了?”秦菁白了她一眼,往锅里加满水后,打着了炉子。

  安言只是笑笑,心里想着,这场戏,谁都不轻松啊——十个糖水蛋,慕城,你的脸上还能保持那淡然清雅吗?

  第四节:丈母娘第一题

  “会下棋?”安正山看着慕城淡淡的问道。

  “会。”慕城点了点头。

  “来一局吧!”安正山起来带慕城去书房,里面有一个榻榻米的棋台,上面除了棋台和两个圆形席坐外,就是一排绿色植物,看起来简洁而赏心悦目。

  *

  两人相对而坐,安正山执了白子,将黑子让给慕城,慕城微微一笑,便先落了子。

  两人边下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时事、政局、社会热点,安正山并没有详细的去了解慕城的家里情况,这倒让慕城有些意外。

  而安正山在下棋时,看似随意,每每落子却又别有用意——并非为求一局胜局而下,似是每一步都在考验慕城的应对!

  “慕城,过来吃东西了!”一局棋未完,便听见安言的声音。

  “就到这里吧!”安正山看了看棋局,轻轻叹了口气——这个男孩子,棋风飘逸,不拘小节!表面上看似稳重,其实骨子里洒脱不羁,颇有些天马行空的大胆与随性,而其中又不乏谋略,这样的男人,言言把控得住吗?

  “我是做设计的,和安言同行。”慕城看着安正山眼里的疑虑,微微笑了一下——一个人的棋风最能反映他的个性,所以他知道安正山在担心什么。

  “难怪,思路天马行空,看似无理,却藏着大理!往往最能迷惑对手的就是你这种下法!”安正山点头说道。

  “下棋了?”秦菁问道。

  “恩,慕城的棋艺不错。”安正山意有所指的说道。

  “谁赢了?我爸可是高手!”安言将手中的筷子递给慕城,见他正想答话,却在看见那个大汤碗里满满一碗的糖水蛋后,所有的话都被噎在了喉咙里——一直从容的脸上,也瞬间变了几变。

  看得安言转身对着妈妈,偷偷的乐了起来。

  “我一个人吃吗?”慕城忍不住问道。

  “恩,吃不完可以放着,没关系!”秦菁优雅的坐下,好心的说道。安正山却看着她摇了摇头——这个女人,心也够黑的!要是慕城不吃完这十个蛋,不知道又要怎么为难他了。

  不过,这是女婿上门必过的一关,他也没打算去帮慕城就是了。

  “吃得完。”慕城在镇惊之后,便恢复了平静——丈母娘出的第一题,他能不完成吗?

  在吃了6个后,安言看他的脸色已经有些不正常,走过去低声问道:“喂,行不行啊?不行就算了!”

  “行,味道挺好!”慕城抬头看着安言勉强笑了一下,快速的将最后两个蛋解决后,便端起碗来准备将汤水喝掉!

  “水就不用喝了!”秦菁走过来,从他手里接过筷子,淡淡的说道。

  “谢谢妈妈!”慕城终于松了一口气——如果让他把这碗水再喝下去,他一定会当场吐出来。

  安言看着他难受的样子,想笑又不敢笑——怎么说,人家也是为了这张个红本本在家里也具有合法效应,才受这个罪的,她是不应该取笑的!

  “想笑就笑,别憋出内伤了!”慕城瞪了她一眼——戏演到这份儿上,几乎是以假乱真了!只是这女人太不入戏了:有这样的新娘子吗?

  “没有!哪儿有想笑了。”安言转过身,看着爸爸正安静的看着她,一时间笑闹的情绪也没有了,走过去轻轻的偎在安正山的身边,轻声说道:“爸爸,谢谢你。”

  “谢我什么!你嫁了正好,以后让别人操心你去!”安正山伸出大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低沉的声音里是浓浓的不舍。

  “爸~”安言将头依在安正山的肩膀上,娇嗔的撒着娇。

  “结婚了,就是大人了!夫妻相处,没有别的窍门,就是凡事为对方着想!你们认识时间不长,凡事都需要磨合,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要记得选择对方的初衷,只要初衷还在,就没有什么克服不了的困难。”安正山看着慕城说道。

  “是,谢谢爸爸提醒,您放心,我会好好照慕安言的。”慕城强自压下快漫到喉咙的蛋,对安正山诚恳的说道。

  “言言,你呢?嫁人了不比在家里,凡事要有分寸,知道吗?”秦菁走过来坐在安言的身边,看着她叹了口气。

  “爸,妈,我知道,我会的!你们放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安言话里的意思,她和慕城都明白!

  父母给了她选择的自由,她便还父母一个放心!他们期望的,她做到了,自此后的路该怎么走,都是她自己的事情了!

  看着安言眼里的眩然,慕城的眉头微微皱了皱,突然间很想知道她曾经的故事,是怎样的伤害,让她从此关上心门,甚至宁愿将婚姻当作一场交易?

  *

  因为慕城吃了十个糖水蛋,所以秦菁也没留他吃晚饭,秦菁详细的问了慕城家里的情况,商量了待慕城的父亲病情稳定些后,两家人见面商量婚礼的事情后,一家人坐在一起又随意的聊了聊,慕城便告辞了。

  “因为来得仓促,也不知道爸妈喜欢什么,只能将家里的收藏品拿了两件过来,爸妈别嫌弃才好。”临走前慕城将来时拎进来的袋子打开,拿出一张榧木棋盘放在茶几上后,又拿出一个黑丝绒的手饰盒,看得安言一愣,这才想起自己也是买了东西的——不过,既然他买了,自己那个就不用再拿出来了!

  “这么贵重的礼物,你拿回去吧!”安正山没看那首饰盒里的东西,光这个榧木的棋盘,价值都在2万以上,他当然不能收了。

  “爸就体谅我一下,第一次来,不知道送什么好!您就将就着收了吧!再说,物品的价值不在价格,在于使用!我平时不下棋,放我那儿就是个废物!”慕城笑着说道,只是脸上的笑容已经有些勉强,看得出来,他吃了那些蛋后极不舒服。

  “那就先放这里吧。”安正山看出他的不适,也不再留他。

  “爸、妈,我先走了!”慕城站起来,强压着胃部翻滚的不适,和安正山、秦菁打了招呼后,便快步往外走去。

  *

  “喂,你怎么啦?”安言见他难受的样子,一出大门便扶住了他。

  “想吐!”慕城用手按着胃,大步走进电梯,一到一楼,便冲了出去,找到一处垃圾桶大吐特吐起来。<!--章节内容结束-->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5 十个糖水蛋》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