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pater006 演戏高手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心乱了

  “给!”安言递给他一包纸巾,见他看着这个自认识起一直保持着翩翩风度的男人,这会儿却吐得形象全无,一时间倒觉得和他之间没那么生疏了。

  “谢谢!”慕城接过纸巾擦了嘴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看着安言说道:“我这角色也不好演呢?”

  “先在我这儿练练,以后真正找老婆时可不有经验了!”安言轻挑起眉头,大言不惭的说道。

  看着她没心没肺的样子,慕城的眸光不由得微微暗了一下,想到来之前接到苏荷的电话,心不由得有些乱了。

  “我先走了,改天我接你一起去医院。”慕城沉声说道。

  “再见!”安言点了点头,没等他上车,便转身往回走去。

  *

  “爸、妈,你们这是干什么?”安言推开门,安正山和秦菁正并排坐在沙发上,一脸严肃的表情。

  “言言,老实告诉妈妈,你和这个慕城认识多久了?”秦菁严肃的问道。

  “妈,刚才不都……”

  “少给我打马虎眼!要是早就认识,你还会老老实实的去相亲?”安言的话还没说完,便被秦菁粗暴的给打断了。

  “言言,这个男孩子你了解吗?”安正山温柔的拍了拍秦菁的手背,看着安言认真的说道。

  “我们认识很早,他在设计界很有名,从出道的新人奖一直拿到后来的最具创意奖,再到现在的各种设计大赛的评委,我想不了解都难。”安言走过去挤在父母中间坐下来,耸了耸肩继续说道:

  “我一直没和你们说,是因为他家庭环境太复杂,他2岁死了母亲,后妈生了三个孩子,不怎么待见他,加上他爸爸对媳妇儿挑剔得很,所以我不爱嫁。现在他爸不是不行了吗,我也不好意思再拖着他了,所以就去把证拿了。”

  安言半真半假的讲着,偷偷瞥了瞥爸妈,果然,严肃冰冷的表情,慢慢的缓和了下来,在说到慕城不受后妈待见时,脸上还露出同情的表情——果然是同情票好使!

  “既然是这样,你嫁过去会不会很为难?他平时对你怎么样?”秦菁担心的问道。

  “我们和他爸妈不住一起的。他对我麻,您说我不停的相亲他都能忍,还有什么不能忍的。”说到这里,安言笑了起来——没有感情的牵绊,要做到豁达并非难事,所以她这样说,也并非完全撒谎。

  “恩,男人对女人,什么情呀、爱呀、浪漫呀都不重要!只有包容才是最重要的。”秦菁点了点头,一直的担心又略略放下了一些:“既然结了,两个人以后好好相处,别再任性了。过去的事情也不要再想了。”

  “我就知道妈妈最好了。”安言伸手搂着秦菁,将头蹭在她的肩上撒着娇。

  “都多大了,还撒娇呢!”秦菁伸手摸了摸女儿的头,眼圈不由得有些微微的泛红。

  “我在妈妈眼里永远只是个孩子!”安言腻在秦菁怀里软软的说道。

  “你这丫头……”秦菁看着在自己怀里娇爱的女儿,心里也不禁一片柔软。

  “爸爸妈妈放心,我出嫁了,一定表现得贤良淑德,绝不给爸爸妈妈丢了脸去!”安言从秦菁怀里抽出身来,看着安正山和秦菁一本正经的说道。

  “只要你自己开心,爸爸妈妈就放心了,管你丢不丢脸呢。”安正山看着女儿一如从前的小淘气模样,不禁无奈又欣慰的笑了——疼了快三十年的女儿就要嫁人了,唉,他怎么也和妻子一样,心里酸酸的呢。

  “我的爸爸妈妈,是天底下最好的爸爸妈妈!”安言站起来拦腰抱住安正山,将头蹭在他有胸前,一脸夸张的说道——在将脸埋进父亲的怀里时,微红了眼圈没让他们看见。

  “不早了,早点儿休息吧。”安正山轻轻拍了拍她的背,轻声说道。

  “哎呀,爸爸怕妈妈吃醋呢!我还是赶快回房吧!”安言收拾好自己的情绪,从安正山的怀里抬起头来,给了妈妈一个大大的笑脸后,回头跑进了自己的房间。

  “这孩子,总这么没大没小的。”听了安言的话,安正山不禁又好气又好笑。

  “还不是你惯的!”秦菁的脸不禁微微的红了起来。

  “正山,你说言言这次能完全走出来吗?”秦菁轻声问着安正山。

  “走不走出来,也要断了她的念头。”安正山沉声说道。

  对于女儿的死心眼儿,他是再清楚不过了——宁远当年虽然玩儿劈腿,却又一直未婚。对此,或许安言还有过想回头的想法?

  他绝对不允许!

  *

  安言跑进房间后,脸上的笑容便再也支撑不住了——她任身体呈自由落体般直直的倒在了床上,双眼呆呆的盯着白白的天花,早已红了的眼圈,再也圈不住那不想再忍的眼泪。

  “言言,我不求你原谅,只求你幸福!”

  呵,宁远,即便是背叛、即便是放手,仍能说出如此漂亮的话来!让人恨都恨不起来呵!

  安言给了自己一个无声的,却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后,翻身将脸埋进了被子里——终于,有了这一层保护,她放心的大哭起来!

  从分手,到现在,整整四年的时间,她只哭过一次——是不是,用这一场痛哭,借这一段契约,将这页不敢翻开的爱和痛用力的撕下?

  *

  “言言

  *

  “言言,睡了没!”秦菁敲着安颜的房门。

  安言从被子里抬起头来,正想答话,却发现声音嘶哑得发不了声。

  “言言?”秦菁不放心的又喊了一声。

  “就来了!”安言深深的吸了口气,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只是暗哑的声音却出卖了她的状态。

  “言……”

  门外,听见安正山走过来的脚步声,似乎和秦菁说了句什么,两人便一起离开了。

  “让她一个人安静会儿。这孩子太要强,那事儿憋在心里这许久,也该让她发泄出来了。”安正山揽着秦菁的肩膀,轻声说道。

  “恩。”秦菁默默点了点头,随着安正山一起回到了房间。

  第二节:我男人

  听见爸爸妈妈离开的脚步声,安言又重新窝回了被子里,放任眼泪一片汹涌——她真的不想哭,可眼泪却不听话的一股又一股的流了出来,怎么止都止不住……

  是不是,在心底深处还曾报过希望——希望他发现她的好,希望他还会回头?

  是不是,爱他,终于大过了他背叛带来的痛?心里的原谅,只是倔强着不肯说出口?

  是不是,这一段婚姻,会逼着她与过去做一个了结——是否真的可以了结?

  宁远,你说你希望我幸福,如果我的幸福只有你,我该怎么办?

  *

  不记得哭了多久,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是手机铃声响的时候,安言只觉得整个人昏昏沉沉的。

  她闭着眼睛摸到放在枕头下面的手机伸手就按掉了。

  才放下,却又再响起。

  安言再摸起手机,努力的睁开眼睛:原来不是闹钟,是有电话呢:“你好,安言!”安言模模糊糊的说道。

  “你真辞职了?还在睡觉?”电话里是成绯讶然的声音。

  “恩。”安言闭着眼睛应着。

  “别睡了!快说到底怎么回事?那颗烂白菜有没有把你怎么样?为什么发微博的又是慕氏的少东家呢?”成绯的问题连珠炮似的抛了过来。

  “成大小姐,我昨天被我妈审了一晚上,半夜才睡呢。你就饶了我吧,我起来就去你那儿还不成吗。”安言伸手掏了掏耳朵,对着电话懒懒的说道。

  “我现在来你家里。”成绯是个行动派,说完就挂了电话,直冲着安言家里而来。

  而安言放下电话后则继续睡她的回笼觉!

  谁知道刚拉起被子,电话又响了起来:“这还让不让人活了!”安言郁闷得拉着被子将头整个都蒙住。

  可那电话铃声却竟比她的睡意还有有决心,一直响个不停——

  安言只得掀开被子、拿起电话郁闷的说道:“我的成大小姐,你来了自己开门进来得了,干麻又打电话!”

  “还没起来?”电话里是慕城清雅而富有磁性的声音。

  “慕城?什么事?”慕城的声音几乎比闹钟还管用,安言一听就立刻醒了——这个男人,现在是她老公了呢。

  “我爸今天下午会出院,明天想见你!”慕城淡淡的说道。

  “几点?在哪里?我要准备什么?”安言快速进入了工作状态的样子,倒让电话那边的慕城微微愣了一下,仍是淡然的说道:“明天下午2点,你先来我办公室,不用准备什么!”

  “好,我知道了!”安言点了点头,想了想又问道:“你有什么要交待我的吗?”

  “交待?”听着她认真的语气,慕城轻轻笑了一下,戏谑的说道:“老爷子若问你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你就说正在努力!”

  “这个笑话有点儿冷。”安言黑着脸将慕城的话给堵了回去,只是心里仍然有些微微的慌乱——结婚,还真不只是两个本本的问题!

  而听了安言脱口而出的拒绝,慕城不由得笑出了声。

  “还笑!”安言听见他戏谑的笑声恼怒的说道。

  “开个玩笑,别生气!这些事情明天来了再谈!”慕城也不计较她的坏脾气,敛下笑容后声音仍是淡淡的。

  “那就这样吧!”安言对着电话做了个鬼脸。

  “恩,早些起床,白天睡多了晚上会失眠的。”慕城淡淡的提醒了一句便挂了电话,却听得安言愣在那里半晌——这男人进入角色确实快,看样子她也得好好儿练习才成!像她刚才的态度,要是旁边有人准得露陷儿!

  *

  “安言,刚才跟谁打电话呢?”才放下电话,成绯已经自己开门走了进来。

  “我男人。”安言裹着被子懒懒的靠在床头,看着成绯随意的说道。

  “我看你是想男人想疯了!”成绯将椅子拉到床边坐了下来,看着安言有些浮肿的脸、还有肿得胡桃似的眼睛,不由得紧紧皱起了眉头,看着她担心的说道:“你老实跟我说,那个烂白菜真没怎么样你?你怎么哭成这样?脸都是肿的,难看死了!”

  “没有,全部事实就是网上说的那样!”安言一听她说脸肿了,忙掀开被子跑到梳妆台前照镜子——鸡窝似的头发、红肿的眼睛、微微浮肿的脸,加上还带着眼屎半眯的眼睛,完全一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我不要见人了!”安言翻身又窝进被子里,拉起被子将整个人都罩了起来。

  “快给我起来收拾收拾!和宁远分手的时候也不见你弄成这个鬼样子,到底是

  子,到底是怎么啦!”成绯上去扯下她的被子,愣是将她从床上挖了起来。

  *

  “烂白菜想‘潜’你,所以你辞职了!然后将他的话录下来放到网上了?”

  “恩,就是这样!”

  “然后那个设计天才慕城帮了你,所以你以身相许了?”

  “恩,就是这样!”

  “然后叔叔阿姨昨天和那个慕城见了面,和他下了一盘棋、让他吃了十个蛋,然后就认了这个女婿了?”

  “恩,就是这样!”

  “还就这样!”成绯仰头将杯里的果汁一口喝光,睁大眼睛瞪着安言:“我看你是疯了,叔叔阿姨也跟着你发疯!”

  “你不觉得我嫁了挺好吗?”安言微微敛下双眸,无意识的搅拌着杯里的咖啡,声音淡然而轻忽:“再也不用天天赶场似的相亲了、我爸妈也不用再为我操心了、对宁远?也可以完完全全放下了!”

  “为一个劈腿的男人,把自己弄成这样子你值吗?你这和在路上拉个男人结婚有什么两样!”成绯定定的看着一脸委靡的安言,心疼的说道:“你可以不再去爱,可也别这样随意的打发自己的婚姻呀!”

  “这样挺好!”安言抬起头,给了成绯一个放心的笑脸:“和富豪结婚的好处就是离婚后,我也能成为一个小富婆!多好。”

  “你就自欺欺人吧你!我还不知道你?反正除了宁远,随便拉个男人……”

  “打住!”安言在桌下踢了成绯一脚后,朝她打了个眼色,微微尴尬的看着成绯身后正若有所思看着她的男人……

  第三节:坏脾气女人

  “和朋友吃饭?”慕城走过来打着招呼。

  “是啊,这么巧。”安言边点着头,边又踢了成绯一脚,自己则站起来给两人做了简单的介绍:

  “成绯。”

  “慕城。”

  成绯抬起头来,以一种打量的目光上下看着慕城:好一副韩星范儿,与那个《蓝色生死恋》的宋承宪竟有着八分的相似!而身上散发的气质,自然又不同于明星的张扬,是一种内敛的高贵与优雅,而且还多了一份艺术人独有的不羁与散漫——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却似刻意的藏起了这样的散漫,以另一种不协调的沉稳掩盖了他的本性!

  “你好!”慕城优雅的伸出右手,脸上带着淡淡的浅笑。

  “你好!”成绯站起来,淡淡的伸出了自己的手与他轻轻握了握,一双带着锐气的眸子直直的看着他:“内衣界的设计天才?慕城?”

  “不敢!”慕城微微眯起了本就不大的眼睛,看着成绯时仍是一脸的沉静与淡然。

  “看起来倒不像做设计的,不知道在工作中会是什么样子呢!”成绯话中有话的说道。

  “哦?成小姐心目中做设计的人应该是什么样子?或者与言言一样?”慕城看着成绯淡淡的回问道——一句‘与言言一样?’,便将成绯想抵毁他的话全堵了回去!

  成绯看着他不显山不露水,却腹黑至极的样子,不由得失笑起来:“那你认识的言言是什么样子?”

  慕城回头淡淡看了安言一眼,似乎不满意她置身事外的做法,拉开椅子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一只手轻轻的搭上了她的椅背——看着她下意识的挺直了背脊时,不由得咧开嘴笑了!

  —在他带着几分沉静、带着几分魅惑的脸上,因这笑容,突然间便如阳光般灿烂起来、如春天的花儿一般层层绽放起来,看愣了想刁难他的成绯,也看愣了坐在一旁的安言!

  这个男人,笑容居然这么有杀伤力,走出去,绝对是个害人的主儿!

  “我现在发现,我们言言做了件大好事,解救了W市的女人们。”良久,在他慢慢敛下笑容后,成绯终于收回心神,恢复了她作为一个资深培训师的牙尖嘴利。

  “是吗?这么说来,我和言言是天作之合?”慕城感受到了安言的抗拒和不自在,却也没有收回搭在她椅背上,只是回头看着成绯淡然说道:“安言,有着设计师的敏感灵气,却又有着比一般设计师更多的理性与克制,她是个理性与感性结合的矛盾体!”

  “所以她的作品往往能将美感与实用进行完美的结合。不过或许是放在产品上的心思多了,对自己似乎不太关注,明明是个大美女,却总把自己弄得很狼狈。”慕城并没有看看安言,淡然的表情就像坐在评委席上,客观的评价着一个参赛选手一样——精准,却不带感情!

  狼狈?

  可不是,几乎遇见慕城的每一次,都是狼狈的。

  安言暗自叹了口气,嘴角轻轻扯出无奈的笑意。

  “我不得不说,你看得很准——她最让人不放心的地方,就是明明一个很聪明、很理性的女人,却总把自己弄得很狼狈!”成绯看了一眼坐得笔直,被慕城的靠近弄得浑身不自在的安言一眼,转眸对顾城说道:“婚姻的形式有千万种,婚姻的结局却是谁也不能预测的!作为朋友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不要让她更狼狈!”

  “当然!”慕城侧头看着安言,温润的点了点头!似乎是对成绯的回答,又似乎是对安言的承诺——既然婚姻里已经无关爱情,那么在各自的目的达到后,持续这样一段婚姻,以一个男人的胸怀给她一个足以保护的家,也算是他的责任!

  “你眼睛肿了,今天回去好好休

  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我去家里接你。”慕城对安言轻声说道。

  “不用,我还安排了别的事情!”安言淡淡的拒绝了他,回身拉下他一直放在自己椅背上的手,不悦的说道:“绯绯是我最好的朋友,知道我所有的事情!所以你在她面前不需要演戏!”

  虽然不至于怕他,可被一个还不算熟悉的男人如此的接近,多少是让人不舒服的。

  对于她的拒人于千里之外,慕城倒也不以为忤,只是淡淡的说道:“夫妻就该有夫妻的样子!我没有太多的时间让你慢慢适应。明天开始,每天我去接你到我办公室,你有事交待司机跟着你去办!”

  “你说过我有充分的自由!”安言皱眉说道。

  “自由是在演好戏的前提下。”慕城不理她的反对,站起来淡淡的说道:“昨天我回去又吐了半晚上。”

  “我?”本来已经挑起眉梢就要发怒的安言,在听了他后面一句话后,态度不禁又软了下来,只得无奈的说道:“我知道了。”

  “恩,这就对了。我说过的话绝对算数,在剧本以外,你的自由绝对保障。”慕城满意的点了点头,一边招来服务员买单一边对安言说道:“眼睛有些肿了,吃完饭就回去,我让人给你送点儿碎冰和药过去敷一下,在办公室见面和在医院是不同的。”

  “你知不知道你的态度能轻易的让人发火?”安言一把扯下服务员拿过来的单扔给了成绯,粗声粗气的说道:“矗在那儿干麻?买单去!”

  “知道了。”成绯暗自笑了一下,接过单将服务员拉到了一边。

  “你?”慕城看着安言恼怒的样子,有些不解的问道,好看的浓眉也微微皱了起来。

  “你以为你是谁?你凭什么随便安排我的事情?凭什么对我指手划脚的告诉我要做这个要做那个?还擅自买我的单?如果你想我们和平相处,希望你收起你的霸道和自我,学会尊重别人!”安言看着他一脸无辜的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或许你多发几次脾气,我就会慢慢改了呢!”慕城看着一脸恼意的安言突然有了开玩笑的心情……

  蜜婚晚爱006演戏高手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pater006 演戏高手》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