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25 最后的晚餐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第一节:那一瞬间的柔软

  肺部抽水花了大约一个半小时,抽了满满三袋。而抽出来的水,在未做成份检测前,他们这些外行,也能轻易的看出,里面含杂着血的成份。

  “这样,是很严重吧?”慕稀小声问道。

  “晚期都是这样,血不是主要问题,要查癌细胞转移的情况,和抽出来水里的病毒成份。”顾止安见病房里面已经处理好,便松开握着慕稀的手,快步往病房走去。

  “现在呼吸好多了,你看呼吸机。”顾止念将针头部分的纱布处理好后,将呼吸机的数据拿给顾止安看:“已经调到最小档位了,还很顺畅,再观察一小时,可以下掉呼吸机。”

  “恩。”顾止安点了点头,看着已经醒来的父亲,笑笑说道:“爸,这次晚了三天,不错啊。”

  “有血吗?”顾爸爸问道。

  “表面看不出来,等检查结果。”顾止安轻声答道。

  “我自己感觉还不错,你和小稀结婚,我应该可以参加。”顾爸爸笑呵呵的说道,灰白的面色与唇色,却不见半点喜气。

  顾止安转头看了一眼窗外的慕稀,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低低的说道:“止念是医生,说你只要按时吃药、保持心情愉快、定时来抽水,没什么大问题,你别瞎想。”

  “小安啊,爸爸说的话你又不信,觉得爸爸迷信。”顾爸爸叹了口气说道:“人的身体都有个极限,这极限身体的主人最清楚不过。这一次一次的抽水,爸觉得,都快油尽灯枯了。”

  “你们说,一个正常人死亡,难道医学也能检查出他什么时候死?不行的是吧。所以不是爸不相信医学,但爸更相信自己的感觉。”

  顾爸爸顺着顾止安的目光看出去,灰白的唇咧开着笑容,这才带了些喜悦的味道。

  “是,爸说得有道理。”顾止安伸手握住父亲干瘦得能摸到血管的手,沉沉的叹了口气——既然父亲有这个感觉,那他们就不要再做无谓的安慰了。坦然接受,比突然面临死亡,大约还是要好过一点儿吧。

  “顾医生,老人家现在可以平躺休息,一小时后可转入特护病房。还有什么人要看老人家,现在可以进来了。”一位医生过来看了下顾爸爸的各项体征记录后,对顾止念说道。

  “好。”顾止念朝同事点了点头以示谢意后,对顾爸爸说道:“爸,小稀过来看您了。”

  “我看见了。”顾爸爸笑眯眯的说道。

  “她刚才还问我,能不能进来呢,说是怕医生不允许。我现在让她进来?”顾止念柔声问道。

  “不用了,这病房里污气重,我这又是肺病,别让这孩子难受了。”顾爸爸摇了摇头。

  “爸,不是所有的肺病都会传染;这病房里不是污气,是药香气;她在这里也不是什么大小姐,是您的媳妇儿。”顾止念心头的火一下子串了上来,恼怒的说道。

  “止念,你这个脾气,得把人家姑娘给吓跑了。”顾爸爸皱着眉头,担心的说道。

  “爸,我让慕稀过来看看您就走,您也该休息了。她在外面也站了许久了。”顾止安拍了拍父亲的手,示意顾止念不再说话。

  “也好,难得这孩子有心。不过,你拿个口罩给她戴上,终归还是病房,这病又不是什么好病。”顾爸爸侧头看向顾止安,认真的叮嘱着。

  “爸!”顾止念不禁气恼。

  “好。”顾止安温润的笑了笑,从旁边柜子的抽屉里拿了口罩后,拉着顾止念边往外走边说道:“你还是医生呢,照顾病人的情绪和需求不懂吗?”

  “他自己都这样了,还想那么多,听着就让人难受。”顾止念眼圈红红的说道。

  “他喜欢慕稀,我们就和他一样喜欢,不好吗?”出门后,顾止安停下脚步,看着顾止念反问道:“这是最简单、让他心安的方式。”

  “我……”顾止念看着弟弟,不由得一时语结,半晌之后才点头说道:“我先回办公室了。一会儿去办公室找我,我有话对她说。”

  “止念,我的事情交给我自己处理,不会比你来处理结果更坏。”顾止安沉眸看着她,认真的说道。

  “那你告诉她,爸实际上的生命周期也不过是半年时间了,她若还有一些人性,就不要在这个时候提离婚。”顾止念冷冷说道:“想结婚就结婚、想离婚就离婚,这种大小姐我们还真是伺候不起,若不是爸的事情,凭你的条件还求她怎么着?你让她不要太过份。”

  “她不是不懂事的人,只是正好遇到了点儿事。好了,这件事交给我处理,你照顾好爸就笔。恩?”顾止安伸手拍了拍顾止念的手,微笑着说道。

  “恩,那我先回办公室了。”顾止念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往办公室方向走去。

  顾止安这才拿着口罩转出了侧门走廊往外走去。

  “我可以进去吗?”慕稀轻声问道。

  “恩,进去看一下,他一会儿得休息了。”顾止安点了点头,将口置递给她。

  慕稀边接过口罩戴上边问道:“我要换无菌服吗?”

  顾止安见她紧张的样子,不由得失笑:“不用,不是手术、没有伤口。除了身体虚弱一些外,和正常人一样。”

  “哦,知道了。”慕稀点了点头,随顾止安一起走进了病房。

  *

  “小稀来了。”顾爸爸微笑着打着招呼:“这大过年的,让你跑医院,唉,真是的。”

  “顾伯伯也是老人了麻,老人就是要服老,这生病住院的事,可不会管你是不是过年呢。”慕稀坐在床边,看起来很乖巧懂事的样子。

  “服老、服老,你顾伯伯最服老了。唉,就是这又老又病的,以后你和小安生了孩子,还不知道能不能给你带呢。小稀呀,没有公公婆婆,你以后要多辛苦了。”顾爸爸看着慕稀,克制着自己想拉过她手的冲动,只是叹息着说道。

  “这……”慕稀抬眼看了看顾止安,脸上不禁有些尴尬。

  “爸,就算你身体好,这孩子也是不要你带的。现在的父母都是自己带孩子。”顾止安笑着说道。

  “也是,嫌我们老人的教育方法不够好对吧!”顾爸爸不禁叹了口气,又有些委屈的说道:“那我还不是把你和止念带大了?我看你们现在也挺好。小稀,你说呢?”

  “老人应该有自己的生活麻。”慕稀勉强笑着,尴尬的说道。

  “不要我带就不要我带吧,我乐得轻闲。”顾爸爸轻哼一声,似是有些疲惫的闭上了眼睛,只是那眼角眉梢,却全是满足与喜悦的笑意。

  “爸,你该休息。休息得好,我们就可以转普通病房了。若休息不好,就还要在这里呆一阵子。”顾止安弯腰凑在父亲耳边说道。

  “好。”顾爸爸点了点头,轻轻说道:“让小稀出去吧,这里空气不好。”

  “爸,你先休息,我送小稀出去,晚些过来看你。”顾止安点了点头,直起身体后,向慕稀示意了一下。

  “顾伯伯,我先走了。”慕稀轻轻柔柔的说道,在看着顾爸爸闭着眼睛点了点头后,这才起身与顾止安一起离开。

  *

  “我爸这会儿要睡一小时左右,你过去把手包一下。”走出病房后,顾止安对慕稀说道。

  “已经好了,不用包了。”慕稀将手伸到他面前——上面的保鲜膜已经扯掉,皮肤上还留有微微的红痕,看起来似乎是真的不碍事了。

  “真的不用?”顾止安伸手揉了一下。

  “不用,以前有人试过,后面就好了。”慕稀点了点头——第一次,被他这样的握着手、这样亲昵的揉抚,却没有想逃的冲动。

  “那就好。”顾止安点了点头,放下她的手后,对她说道:“一小时后会转特护病房,你若有事就先回去,明天他清醒的时候,我给你打电话——方便的话,就过来看看他。”

  “顾止安,我……”慕稀抬头看向他——顾爸爸抽水时的紧张褪去后,他依然如往常般的淡然从容,从表情上看不出丝毫的情绪。

  “不方便也没关系。就算我不会同意与你离婚,也不会利用我爸的病情——还是那句话:我爸的事情,我不会麻烦你。”顾止安看着她,冷冷的说道。

  “方便。”慕稀沉沉的吐了口气,看着顾止安说道:“我们俩个婚姻的事情以后再说,伯父有什么情况你随时告诉我。”

  “你不需要……”

  “我父亲也是癌症去世的,去世前一直是我大哥在照顾,因为父亲的身份,不能让更多人知道他的病情,所以我陪他的时间并不多——直到最后他重病不治、然后被我妈咪气死。”

  “所以顾止安,我们的关系先放在一边,我也想陪陪老人家最后一程。”慕稀轻声说道。

  “……好。”顾止安伸手用力握住她的肩膀,半晌之后,才声音嘶哑的说道:“慕稀,谢谢你。”

  “对……不起,顾止安。”第一次看到脆弱得有些感性的顾止安,慕稀只觉得心里一软,伸臂给了他一个轻轻的拥抱:“顾止安,这段时间,我会陪你一起。”

  “好。”顾止安用力的拥住她,将脸埋在她的颈窝里,有股想哭的冲动——或许,一个人坚强得太久,真的需要一个发泄的出口。

  他和顾止念都知道父亲在世的时间不久,也都以为自己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姐弟俩儿都积极安排着父亲最后这段日子的一应治疗与生活,谁也没在对方面前表达过悲伤与脆弱。

  工作继续、生活继续,麻木到让他以为,死亡本就是生活的一部分,照顾好最后一段便可,无须悲伤、也没有悲伤。

  从没想过,此刻会在一个小女子柔软的怀里,心里深处自己也不知道的脆弱,会迸发得如此没有预照……

  “你和止念都做得很好,实际情况应该比医学定义的会好。”慕稀微微愣了愣之后,伸手轻轻拍着他的背,低低的劝道。

  “不好意思,我送你回去吧。”顾止安控制住有些失控的情绪,似乎片刻又平静下来——只是,拥着她的手臂,却越发的用力了。

  慕稀只是静静的站着、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由着他发泄似的拥抱。

  良久以后,慕稀的电话响起,将顾止安从软弱的情绪里一下了拉了回来。

  “不早了,我送你回去,明天我给你电话,你再过来看我爸。”顾止安松开拥着她的手,轻声说道。

  “要不你就不用送我了,伯父这里你守着吧。”慕稀拿出手机,直接按掉了来电后,看着顾止安说道。

  “也好,你开车小心些,手真的没事?”顾止安点了点头,也不勉强。

  “没事,刚才也就这么开过来了。”慕稀摇了摇头,看了一眼病房里已经睡着的顾爸爸后,下意识的又看了一眼已经恢复情绪的顾止安,这才转身离开。

  第二节:最后的晚餐

  直到发动车子,慕稀才拿出电话,看着显示着‘夏晚’的未接来电,心里却是矛盾一片——该怎么和他说呢?

  知道了自己的决定,他会不会发脾气?会不会找顾止安麻烦?会不会闹到顾爸爸那里?

  唉,慕稀你真是太没用了,两个男人,没一个是你搞得定的。

  慕稀烦燥的将电话扔到一边的副驾驶坐上,半晌之后也没见电话再响起,不由得又重新将电话拿了起来,想了想还是给夏晚又重新拨了过去:“喂,夏晚。”

  “刚才不方便接电话?”电话那边,夏晚的声音淡然温柔。

  “恩。”慕稀轻应了一声,接下来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我买了些零食,正往你公寓方向去,你大约几点回家?”夏晚也没问她详细情况,直接说了自己的安排。

  “还有30分钟吧。”慕稀看了看时间,小声说道。

  “那我在家里等你。”夏晚迅速答道。

  “哦。”慕稀轻声应下后,便挂了电话。

  只是,心里却乱成了一团——她要怎么和夏晚说自己的决定?真的要为了与顾止安演一场戏,而放弃好不容易才得到的爱情吗?

  对于顾止安,除了抱歉就没有其它的情绪了吗?

  近一年的相处,顾止安的细心、顾止安理智之外的关心、顾止安在父亲病痛面前的脆弱,她都可以视而不见吗!

  慕稀只觉得脑子里一片乱七八糟,可当夏晚与顾止安两个人的脸同时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时,顾爸爸那张灰白而没有生机的脸,却那么容易的将他们都挤了下去。

  “慕稀,很明显,现在你必须这样选择。”慕稀轻咬下唇,却松开了脚下的油门——要面对拒绝夏晚的这一刻,潜意识里她仍是希望越晚越好。

  *

  “来了。”按下门铃,夏晚熟悉的声音由远而近,拉开门后,便是他带着笑意的埋怨:“四小姐,你的30分钟,愣是走成了50分钟,很让人担心,知道吗!”

  夏晚伸手刮了下她的鼻子,笑眯眯眯的看着她。

  “路上堵车。”慕稀抬头看着他温润又贴心的样子,只觉得那种砰然心动的感觉越来越浓烈,连说话的声音也变得柔软乖巧——在他的面前,她永远只能是那个等爱的女孩:虔诚的仰望着,因他每一次的表白而心动、因他每一次的温柔而柔软。

  “所以不敢给你打电话。”夏晚伸手将她拉了进来,随手关上门后,搂着她边往里走边说道:“中午是不是太紧张了?我看你煮的饺子没有吃呢?”

  “不是啊,是我水平不够,没煮好,所以就放弃了。”慕稀摇了摇头,不承认的说道。

  “在那边有没有吃饭?”夏晚笑着摇了摇头,对她的手艺确实不敢恭维。

  “那个……顾止安的父亲住院了,所以我刚才直接去医院了。”慕稀小声说道,在感觉到夏晚的脚步微微顿了一下后,声音不由得更小了。

  “恩,一会儿再说这事儿。先把肚子填饱再说。”夏晚的眸色微微黯淡了下去,对着慕稀仍是温润的说道。

  “好。”慕稀点了点头,抬头看着夏晚轻声说道:“那有什么可以吃的?还煮饺子吗?”

  “买了牛排,你先把其它的小食打开,我去煎。”夏晚见她温软的样了,不由得笑了,低下头便是一个柔软的吻,印在她的唇上:“或者,你现在还不是太饿?”

  “唔……”慕稀的脸仍是忍不住的红了——似乎自他说爱她以后,他便开始特别喜欢吻她;而她,每次都特别提醒自己已为人妻的身份,却又贪恋着他的热情与温柔,不愿意将他从身边推开。

  “看来是的。”夏晚的喉头发出低低的笑声,手臂拥得她更紧了些,低头辗转里,唇舌妖娆缠绵着——似乎,两情相悦的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甜蜜、都让人更动情忘物……

  *

  煎牛排的香味儿在房间里弥漫着,客厅里,慕稀将旁边低矮的小几拼到了中间,成为一个临时的日式餐台,然后将夏晚买回来的小点心,用漂亮的餐具盛好;然后将上次没喝完的红酒也拿了出来。

  家里有一组漂亮的烛台,是卢浮宫的曾经的展品,她通过同学拍下来的,今天才第一次拿出来用。

  所有的等待,在年三十那天成为现实;原本简单的事情在现实里却已变得复杂;但多年来的梦想,她依然坚持——与爱人安享一顿烛光晚餐,就当她在这段感情里最后的任性好了。

  最后将蜡烛点上、再在桌旁放上两个软垫,慕稀从地上站起来,看着自己布置的餐台,给了自己一个满意的笑容。

  “我的餐桌收拾好了,你的牛排煎好没有?”慕稀冲着夏晚喊道。

  “好了,再煎两个蛋,你要双面煎还是单面煎?”夏晚扬声问道。

  “你还会单面?”慕稀跑过去,看着刚盛起来的牛排,不禁吐了吐舌头:“真的不错啊,比我的水平好多了。”

  “你的意思是,以后家里做饭的事儿归我了?”夏晚调小了炉火后,回头看着她笑着说道。

  “啊哈,真的饿了,鸡蛋要单面煎,你快些吧!”慕稀打了个哈哈,没有接夏晚的话。

  “马上就好。”夏晚转过向去,也打住了这个话题——顾止安父亲生病住院,对于他们之间来说,自然不是什么好消息。

  而慕稀的决定?

  这个傻丫头,总是会做出一些傻气的事情。不过还是等她吃完饭再说吧,饿着不仅会影响情绪,同样也会影响智商。

  “好了,鸡蛋单面煎好了,盘子拿过来。”夏晚关掉炉火,对慕稀说道。

  “来了。”慕稀将放着牛排的餐盘推了过去,看着夏晚卷起袖了、抄起锅的样子,只觉得比他在谈判桌上的样子还帅。

  “黑椒汁放多少?”夏晚放下锅,边打开黑椒汁的瓶子边问道。

  “我自己来。”慕稀从他手里接过瓶子,往两个盘子都淋了差不多的量,然后倒了半杯在旁边的盛器里:“一会儿不够再加。”

  “差不多够了,我们的口味还是蛮相近的。”夏晚转过身背对着慕稀,笑着说道:“帮我把围裙解开。”

  “我怎么觉得,你穿围裙比穿西服还帅呢!”慕稀解开围裙后面的扣子,惦着脚帮他脱了下去:“喂,蹲下来,你太高了,我脱不掉!”

  夏晚伸手扯了下去,转过身看着她低笑着说道:“你这话很容易引起岐义。”

  “什么……”

  “喂!你怎么是这样的!”

  慕稀一时间不禁脸胀得通红,跳起来伸手去拍他的头:“夏晚,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无聊……”

  “因为以前我们不太熟!”夏晚笑着,伸手抱起跳起的她,用额头抵住她的额头轻笑着说道:“慕稀,有时候我们压抑着自己感情的时候,会觉得感情原本如被压抑的模样,是很少的、是理智的、是可控的;当我们接纳自己的真心时,才恍然发现,原来爱已汹涌,不容退袪。”

  “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夏晚吗?居然会说这样的话,我都听不习惯了。”慕稀双手圈住他的脖子,歪着脸看着他。

  “还是那个夏晚,只是他从那个不愿承认爱情的男人,变成现在这个发现爱情的男人……”夏晚低低的轻叹一声,情不自禁的又吻了她一下:“慕稀,突然变得很想抱你、很想吻你、很想和你在一起。”

  “夏晚,你……变得很不一样……”

  “情人与朋友,怎么会一样……”

  “夏晚,我现在觉得很幸福、很开心……”

  “只要你愿意,你就可以一直幸福、开心下去。”

  “我……”

  “恩?”

  “夏大行长,小女子请求吃晚餐!”

  “调皮!”

  夏晚张嘴在她鼻尖用力的咬了一口,用力的抱起她,作势要把她出去。

  直到她吓得搂紧了他的脖子大声尖叫起来,他才大笑着将她放了下来:“吓你的,舍不得呢。”

  “逗你玩儿的,知道你舍不得。”慕稀给了他一个调皮的笑脸,端起两份牛排转身往客厅走去。

  现在的慕稀,似乎有了些初时候的明朗与快乐——那时候的她,刁蛮任性、霸道可爱,是与安言完全不同的样子。

  或许是因为如此,所以一直忽略她的感情——以为自己,绝不会喜欢上这样一个任性的大小姐。

  理性的他,却也没有分析透爱情——爱情有太多种可能,爱上便是爱上,与那个人是什么模样,并没有什么关系。

  *

  “这烛台漂亮,我在法国卢浮宫见过这个,后来被拍卖了,不会是你买的吧?”夏晚走到客厅,在她的身边坐下。

  “正是。”慕稀向夏晚要了打火机,点燃了蜡烛,然后用遥控关了客厅的灯后,看着夏晚说道:“感觉怎么样?”

  “有情调。”夏晚满意的点了点头,却皱着眉头看向慕稀:“你这么有情调,偏我脑子里只有数字、公式、报表,你说这可怎么办?”

  “你负责做吃的就好。”慕稀轻哼一声,拿起刀叉,优雅的切起盘里的牛排来。

  “恩,这个主意不错,我负责实际、你负责浪漫。”夏晚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拿了摇控器,打开了中控音响,浪漫的轻音乐自房间的顶空流泄而出,直将人带入夏夜浪星空的繁盛与璀璨里。

  直如在沙漠一直度过的那些夜晚——天上繁星闪烁、身边情人相偎;美得令人想往,却又信远在天边让人觉得遥不可及……

  在这样的音乐与烛光里,两人都安静着不再说话,静静的体味着彼此在身边的安心感觉,默契的不去打扰此刻唯美的静谧。

  *

  “夏晚,你选的片子都不好看。”晚餐后,慕稀躺在夏晚的怀里,两人边看着片子边聊着边。

  “说了让你选你又不选。”夏晚将摇控器塞进她的手里。

  “我担心我选的你不喜欢看麻。”慕稀有些气馁的说道——她在他面前就是这么没出息,总是希望他与自己在一起的时间能是开心的、轻松的。

  “我可以迁就你。”夏晚低头看着她,烛光将她的脸色印得朦胧而柔润,带着些神秘的气息,却让人越发的喜爱:“或者,你看片子,我看你。”

  “夏晚,你也会说情话了……”慕稀从他怀里爬起来后,跪坐在他的面前,双手圈住他的脖子,低婉而温柔的说道:“夏晚,我那么爱你,怎么办呢?”

  “为什么这么问?”夏晚伸手圈住她的腰,沉眸看着她。

  “因为……”慕稀想了想说道:“有人说,先爱上的那个人会很惨。这句话原来是对的,所以我一直都这么惨呢。”

  “以前是我太笨,不知道我爱你。”夏晚低头在她唇上轻啄了一下,柔声说道:“以后不会了,以后我们都好好爱对方,我们都会幸福。”

  “夏晚,我想去坐摩天轮了。”慕稀突然说道。

  “怎么突然想到这个?”夏晚有些诧异的看着她。

  “就是想麻,陪不陪我去?”慕稀收紧搂着他脖子的双臂,作势不去就勒死他的模样,又霸道又凶悍——只是,她的笑容,却怎么看,也没有娇爱幸福的味道。

  “陪。”夏晚用力拥紧了她,在她的耳边低低的说道:“慕稀,不要胡思乱想、不要傻傻的一个人做决定。只要坚持初心,所有的问题都会有完美的解决方案。你要相信我。”

  “恩,相信。在我心里,夏晚是无所不能的。”慕稀用力的点了点头,带着小女孩似的崇拜,认真的说道:“除了不爱我这一点,其它都特别棒。”

  “还说,想让我说‘我爱你’多少遍才能相信?才能安心?”夏晚大笑,张嘴咬住她的耳朵,恨恨的说道。

  “是说以前麻,现在所有的都特别棒了。”慕稀也笑了起来,两人笑笑闹闹,一会儿又拥吻在一起——气息交缠、唇舌交互、缠绵不分……

  “还要去坐摩天轮吗?”许久之后,夏晚有些气息不稳的问道。

  “恩,要去。”慕稀轻轻的点了点头。

  “好,走吧。”夏晚沉沉的吸了口气,用手撑在地上坐起来后,一把将她也拉了起来:“你进去加件厚外套。”

  “好。”慕稀凑过唇去,主动吻了他一下后,转身轻快的往房间跑去——她想,如果他们早些相爱、如果没有那些错过、如果他们能一直如此快乐,生活是不是就没有遗憾了。

  第三节:摩天轮的心愿

  “夏晚,可以象我生日那天一样吗?停在最高处?”

  “今天不可以,这个要提前预约才行。”

  “我们去和师傅说一说?”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一起去吧,看看我们夏晚怎么和人说好话。”

  “听话,乖乖在这里等我。”

  夏晚伸手拍了拍她的脸,顺手将帮她将羽绒服的帽子拉上后,转身快步跑到摩天轮的控制室。

  “师傅,我今天向我女朋友求婚,可以帮我停在最上层不动吗?”

  “真的?”

  “嗨,是真的,我女朋友在那边。”

  “好吧,一小时够不够?”

  “可能不够。”

  “两小时?”

  “到明天早上6点行吗?”

  “开什么玩笑,当然不行,我还要睡觉呢。”

  “师傅,一小时一百块,谢谢了。”

  “不行,你有钱了不起呀!”

  “不是不是,是我女朋友特别败家,我这也是没办法麻。”

  “我看看……看起来是个不知道柴米油盐有多贵的大小姐,你确定要一小时一百?”

  “一百五行吗?求您了,您看我这年纪,找个老婆也不容易。”

  “好吧,去吧。”

  “谢谢师傅,到时候请您喝喜酒。”

  夏晚拿出钱包掏出一沓百元大钞放在师傅的控制台上,转身往回跑去。

  “现在人,有这钱干点儿什么不好,非得玩儿这个,还冷呢。”师傅拿着钱点了一点——一共一千六,就算到明早6点,也多了好几百。

  “小伙子,钱多了。”

  “给您的加班费,不用找了,谢谢!”夏晚回头,朝着师傅用力的挥挥手后,回身跑到慕稀的身边,伸手将她揽在怀里,一起看着师傅开始启动摩天轮。

  “真是有钱烧的。”师傅边摇着头、边笑眯眯的说着、边把钱仔细的放进贴身的口袋里去的,这才开始不紧不慢的将摩天轮最下面一个格子间打开:“小伙子,进去吧,祝你成功。”

  “谢谢师傅。”

  夏晚朝师傅用力的挥了挥手,搂着慕稀快步往摩天轮走去。

  “喂,你和师傅说什么了?”

  “说我女朋友特别想坐这个,还特别想坐在最高层看J市的风景。”

  “然后呢?”

  “然后师傅就答应了。”

  “骗人,要是我就不答应。”

  夏晚伸手帮慕稀将安全带系好,然后将格子间的门关上后,这才在她的身边坐下。

  “快说麻,师傅怎么会答应你的?”

  “一定要说吗?”夏晚伸手将她搂在怀里,看着她笑着说道。

  “当然,看看我们夏大行长,在生活中是不是和在工作中一样历害。”慕稀仰头看着她。

  “那你算说对了。”夏晚笑着说道:“首先,博得老师傅的同情:我女朋友非得让我在这上头向她求婚。老师傅觉得:这小伙子挺可怜的,被女朋友这样折腾。”

  “然后我再出合适的价钱,让他整晚的加班和拒绝其它客人的成本全赚回来,还有过半的盈余,这样他就没有不同意的理由了——他坐一晚上也是白坐,还不如将我们送到上面,又轻松又有我赚,还帮我一个大忙,多好!”

  “哈,夏晚,你真是什么时候都忘不了用钱办事啊!”慕稀不禁叹息。

  “因为刚刚好,这件事可以用钱解决。”夏晚挑了挑眉梢。

  “那你说,什么事是钱不能解决的?”慕稀轻哼一声,嘟起嘴看着他。

  “比如说……”夏晚作势思考,直到摩天轮慢慢转动起来,才吻了她一下后温柔说道:“比如说向你求婚这件事,钱真是不能解决。”

  “夏晚,咱们今天晚上不谈这事儿好吗?”慕稀慢慢低下头,声音低低的说道。

  “好。”夏晚的眸色微暗,知道她对于与顾止安离婚的事情已有决定,而这决定对他来说,似乎并非好消息。

  但他更知道,这时候逼她也没有用——那么,就如她所愿,陪着她,直到她愿意说出来为止。

  *

  “那边是家里。”当她们坐的那一格升到最高空的时候,摩天轮便停了下来。慕稀指着生日那晚曾看过的方向对夏晚说道。

  “终有一天,你会坦然的回去面对一切,而不再逃避和害怕。我心目中的慕稀,有时候会犯糊涂、有时候会胆小,但在你决定的事情上,你是坚持而勇敢的。”夏晚解开两个人的安全带,拥着她站起来,低头看着她认真的说道。

  “夏晚,其实我一直在逃避,或者说是在等待,我希望陪我熬过治疗最痛苦那一段的人是你、希望最终能陪我回家的人是你,如果不是你,我宁愿不要治好。”慕稀轻轻吸了吸鼻子,回过头来看着夏晚,笑着说道:“现在的你是不是不会拒绝了?”

  “我有拒绝过吗?”夏晚低头看着她。

  “夏晚,有人说,在摩天轮上接吻的人,会幸福一辈子。你说,我们会有一辈子的机会吗?”慕稀仰头看着他,明亮的眸子里依然闪烁着希冀。

  “傻瓜,当然有。”夏晚用力的拥紧了她,俯头沉沉的吻住她:“慕稀,所有的困难交给我去解决,不要自己做一些傻气的决定。”

  “慕稀,一定一定要相信我……”

  “夏晚,我是真的有些后悔了……”

  慕稀惦起脚尖,用力的回吻着他——明明知道,摩天轮的传说不可能实现,却仍拉着他过来、拉着他陪她一起实现这个一直以来的梦:这个与他相爱、与他幸福一辈子的梦!

  她现在才知道,在与顾止安拿证的那一刻,她便与夏晚的爱情擦肩而过——他的幸福里不再有她、她的幸福里也不再有他……

  *

  坐摩天轮送你一程

  慢慢升高心慢慢冷

  趁着机身划过云层

  愿你收到我留的吻

  离别气氛往往会拉长泪痕

  怕我郁闷打起十二分精神

  僵硬的唇是逞强的后遗症

  不想谁看见你泪在翻滚

  心真的疼目送着我爱的人

  难舍难分却隔一道玻璃门

  转身飞奔到常去的游乐城

  在空中才道别能不能

  ……<!--章节内容结束-->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25 最后的晚餐》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