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27 布局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慕氏的局

  真月初八,公司正式开工第一天。

  9点整的时候,慕家四兄妹整齐的站在公司大堂迎接新年上班的员工,并亲自给员工派发开工利是——

  慕城穿一条牛仔裤、上身是一件中国红的毛衣,外套一件黑色双排扣夹克,然后绕一条高级灰的格纹羊绒围巾,帅气而潇洒;

  慕允是中规中矩的深灰色羊绒西服,配一条酒红色丝绸领带,沉稳而老派;

  慕青穿一件范思哲的花纹衬衣,外套一件开扣的毛线被线,然后绕一条姨妈红的毛线围巾,酷拽劲儿十足。

  慕稀则是一件高级灰的及膝毛线连衣裙,腰间一条中国红的细腰带,端庄中透着俏皮。

  四人一排站在那儿,端的是一道让人错不开眼去的风景。

  *

  “大家新年好。”

  “大少、二少、三少、四小姐新年好。”

  “大家辛苦了。”

  *

  “大少回来了呢!”

  “三少也回来了。”

  “大少还是那么帅。”

  “恩恩,三少倒是苍老了些。”

  “四小姐结婚后好象也成熟了。”

  “不知道大少这次是不是就留下来不走了。”

  “四兄妹回到老爷子在的时候多好呀,咱们慕氏又有希望了。”

  *

  “阿城,好啊。”

  “简叔、季叔,新年好。”

  “好、好,公司是该变变了。”

  *

  显然,久不管事的大少慕城、一直在监狱服刑的三少慕青,一起出现在办公室,让所有人心里都觉得惊诧,也疑惑着——新的一年,公司难道要有什么大的变化(变故)?

  刚过去的一年,公司撤掉了C&A、引进了、业绩下滑数据保密,但听说也不少;员工最直观的感觉就是:裁员20%,有两个月工资发不出来。

  可以说,刚过去的一年,是慕氏自老爷子去世以后,公司最狼狈的一年。大家都心有戚戚的想着,新的一年是能够熬过去、还是会更坏。

  现在大少和三少都回来了,看来是要有所改变了——而且,应该是好的。

  9点30分,去各楼层例行巡视后,四人齐齐回到慕允的办公室。

  “怎么季叔和简叔(公司仅剩的两个老股东)也来了?”慕允看着慕城,沉着脸问道。

  “十点董事会议,我有事情要宣布。”慕城淡淡说道。

  “今天董事会议,我作为公司的执行董事,我怎么不知道?”慕允的心不由得一沉——早知道慕城这次回国呆这么久,不会有什么好事,只是他要召开董事会干什么?

  难道他想重掌公司?

  他现在手上只有15%的干股,就算两个老股东将手上全部的股份卖给他,他也只有30%,比自己还差了2%;若小稀也支持她,将她的2%卖给他,他也不过32%与自己持平;股份上与自己持平、股东人数上,自己与他比起来,慕青自然是向着自己的,他依然占不了便宜去,所以应该不会是这个方案。

  那么,他会怎么做?

  慕允微微皱眉,看着慕城说道:“当然,大哥以慕家长子和股东的身份,召集股东开会,只要过半的人数通过,自然也是可以的。不知道大哥是有什么事情,可否提前告知一声?”

  “公司的股权分配是时候动一动了。”慕城淡淡说道。

  “大哥的意思是?”慕允的眸光微转,一时间摸不透他的意思。

  慕城抬腕看了看时间后,对慕允说道:“还有5分钟就开会了,到时候一起说吧。”

  “大哥……”

  “六年时间,公司市值平稳进120亿,顶峰时300亿,现在80亿,身上背的贷款历史最多、贷款利率历史最高、外来资金历史最多。怎么,你认为还不需要改变?”慕城的眸色一片清冷。

  “公司的发展是需要一个过程的,而……”

  “各位慕总,会议时间到了。”董事会秘书敲门进来。

  “一起过去吧。”慕城起身率先往外走去。

  “慕青、小稀,是怎么回事?”慕允起身,看着正起身往外走的慕稀与慕青,脸色一片阴沉。

  “不知道,大哥没告诉我。”慕稀摇了摇头。

  “进去不就知道了?”慕青邪气的笑着,伸手揽了慕稀的肩膀,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越是将慕允气得不行。

  *

  “城少。”

  “大家好。”

  慕城走进会议室,自然的走到主座上坐了下来——六年未归,回到熟悉的会议室、坐在这熟悉的位置上,他已不是公司最大的股东、也不是公司的执行董事,可他坐在那里,没有人认为不合适。

  所以当慕青和慕然走进来的时候,自然的坐在了董事们对面;而慕允走进来时,看见主坐上泰然从容的慕城,脸色冷得都要结成冰了,却也只能走到董事们的旁边坐了下来。

  “在正式会议之前,我有几句话要问问在坐各位。”慕城看着在坐各人沉然说道。

  慕青接着便将一份报告推到慕城的面前——一个简单的动作,却在各人的心里掀起如潮般思绪:这两个当年斗得你死我活的人,现在是要合作了吗?

  慕城并没有给大家太多猜测和思考的时间,打开手中的文件夹迅速扫过一眼后,冷冷说道:“公司去年的业绩报告相信各位都看过了——慕氏品牌市场占有率下滑至第十名以后、整体利润下滑58%、市值跌至80亿。”

  “看着这几组数据,各位有什么想法?”

  “就算你们不关心这些大数据,员工每个月能不能按时拿到工资,你们总该关心吧?”

  “这个还不关心的话,年终你们拿到自己口袋里的分红总该关心吧?”

  慕城说着,将手中的资料夹用力的甩在了会议桌的中间。一时间各人面面相觑,无话可说。

  “城少,公司大的趋势一直平稳,只是去年……我们确实认为公司去年的战略发生了偏移,但执行董事一意孤行,加上公司这五年来也确实没有大的突破,我们也希望借这次外来资金的引进,对公司进行一次升级。可谁知道……”董事简书看了一眼脸色铁青的慕允,叹了口气说道。

  “求突破,没问题;引外资,也没问题。”慕城眸色清冷的说道:“那么我问各位:公司财务副总离职,董事会有没有履行考核留职的责任?若财务副总是公司自己培养的员工,签再大的单我们都有把控的余地,可是你们没有!”

  “执行董事与签的对赌协议,你们看过没有?仅凭稀世一个新品牌,业绩能做到年升25%?还是在被对方控制资金调拨权的情况下?如果你们认为做得到,现在我就走人,你们做给我看看!”慕城怒声说道。

  “确实……做不到。”董事之一的季晚金叹息说道。

  “对于执行董事的不当决策、对公司有损的方案,董事会为什么不及时劝阻?如果劝阻不了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股东们赋予你们的权利呢?你们觉得那不是权利,不需要了是吧?”慕城的声音一片沉怒。

  “大哥,这几年你不在公司,公司管理的情况你不清楚,公司业绩的事情,我向你解释。”慕允的脸色一片难看——他的意思,是让董事会行使对执行董事职务罢免权!

  “这几个数据还不能说明问题吗?还需要你解释?”慕允沉眸看着他。

  “大哥,企业的发展总是危险与机会并存,我们不能因为有危险,而放弃引进外资的机会,而让公司失去一个扶持新品牌、扩大市场占有率的机会。”慕允一脸阴郁的说道。

  “在引进资金之前,公司到了生死存亡之际吗?”慕城冷声问道。

  “没有。”慕允气短的答道。

  “只有在公司生死存亡之际,才会在危险大于机会的时候,仍然选择冒险;而对于一个成熟的企业来说,至少要机会与危险各半的情况下、企业家又有明确的应对危机能力,才会选择冒险。”慕城看着慕允毫不客气的说道。

  “公司不发展,等于等死。”

  “公司交到你手上六年,为什么不发展?”

  “所以我利用这次机会求变!”

  “所以你利用这次机会,踢掉C&A、引狼入室!”

  “慕城!”

  “还需要我说得更明白一些吗?”

  *

  “大哥,今天的会议……”慕稀从未见过慕城发如此大的火——在她的印象里,慕城任何时候,都保持着极佳的风度。

  今天,是真的恼了,还是要给二哥下马威?

  “大少,我们确实监管不利,有负老爷子和您临走时的托付,公司现在这种情况,您看要怎么应对。”简书见慕稀出声劝阻,便也趁势说话。

  “你让我太失望了。”慕城看着慕允,以这样一句话做了结尾。

  “大哥……”

  “接下来有几个决定,大家表个态。”慕城淡淡说道:“第一,恢复慕青实际股东的身份,在公司行使股东的权利和义务;第二,我的股份以市价转让给慕青15%,之后慕青以公司最大股东的身份,执掌公司实际管理;第三,解除慕允执行董事、公司执行总裁的职务,聘其为公司制造总监。”

  “以上决定,大家直接举手表态吧。”慕城没有给大家发表意见的机会——在这种情况下,便只有同意、和不同意之分了。

  “慕城,你不要太过份了,你一个小股东、久不管公司的具体事务,有什么权利做这样的决定!”慕允拍着桌了站了起来。

  “大少,是不是您亲自……”简书疑惑的看着慕城。

  “怎么,简书是觉得我是扶不起来的阿斗呢?”一直没有说话的慕青,这时才冷冷的开口。

  “我有没有权利,董事会的各董事都知道,不用你来提醒。”慕城轻瞥了慕允一眼后,不再理会他,看着在座各股东说道:“我回来只是我一个人的力量,慕青做幕前、我做幕后,就是两个人的力量。我擅长资源整合,适合幕后;慕青擅长营销公关,适合幕前。”

  “原来是这样。”简书点了点头——只要慕城不撤手,他们才觉得公司有希望。

  只是他们却不知道,慕城这也不过是一句空话,骗着他们同意而已——如他对慕青所说:帮他上位、给他股份,余下的,全靠他自己。

  慕允看着各董事已经完全一边倒的站在了慕城这边,当下气得摔门离开——只是,他一个人的拒绝已经改变不了什么。

  而关于慕城刚才所说的三项决定,慕青早已准备好文件,在慕允离开后,便逐一交给各董事签字——慕氏的董事会成员,除了全员股东外,还有外聘的两位独立董事,所以董事签完字后,也无需再单独如开股东大会,此事便就此定了下来。

  “慕允与慕青的交接,一周内完成,监事会监交、审计部进行离任审计,一个月内,将离任审计报告报于董事会。”

  “慕青的新年度发展计划,正式到职后一个月内,提交给董事会审核。”

  “但凡关乎公司品牌发展变更、战略合作伙伴引进的战略性发展事项,必须由董事会审议通过才可进行。”

  “大家还有什么问题?”

  慕城在重申了董事会对公司发展、对执行董事、执行总裁的部分监管职能后,看着大家沉声问道。

  “希望公司今年不要再走弯路了,再大的品牌都经不起折腾啊。”董事们叹息着说道。

  “一个公司说话算数的人多了,必然混乱。慕青有大事会和我商量,平时公司还是以慕青的意见为主,希望各位叔伯多支持;在重大决策问题上,也请各位董事严格把关。慕城在这里,代替家父向各位叔伯表示感谢。我们都希望慕氏能做成百年基业、各位也能慕氏创始人的身份名留慕氏史册。”慕城起身,朝着各董事弯腰鞠了一躬后,便宣布散会。

  第二节:慕城的关心

  “大哥,二哥他……”慕稀跟在慕城的身边,小声的说道。

  “余下的事情慕青自会处理。”慕城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温润的说道。

  “恩,那大哥和安言就要走了吗?”慕稀看着慕城,眼底是一片不舍。

  “恩,这边事办完了,该走了。”慕城点了点头:“大哥请你喝杯咖啡?”

  “好。”慕稀用力的点了点头。

  见她孩子气的样子,慕城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淡淡的温柔,却很快被一片淡然所掩盖。

  *

  “你决定和顾止安在一起?”在咖啡厅坐定后,慕城看着慕稀问道。

  “恩,他父亲病重。”慕稀点了点头。

  “当年安言也是这样嫁给我的。”慕城突然笑了。

  “这个……我……和安言可能不一样。”慕稀的脸微微一红,小声解释道。

  “恩,大哥的意思是,婚姻的初衷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心里装着谁。夏晚和顾止安都不错,我也不会向着谁,我要向着的,是那个真正能给你幸福的人。”慕城看着她认真说道。

  “谢谢大哥,我会慎重的。”慕稀轻轻点了点头。

  “虽然我对夏晚更了解,他的脾性为人大家也都清楚,但最终相处一辈子的还是你自己,所以你也趁这个机会与顾止安好好相处,多一次选择也并非坏事。若最终还是觉得夏晚好,也要更珍惜与他的缘分。”慕城温和的说道。

  “如果我非要大哥做个决定,大哥会选谁?”慕稀睁大眼睛看着慕城,心跳突然间加快了起来。

  “夏晚。”慕城想都不想便答道。

  “你偏心。”慕稀轻哼一声,却仍忍不住笑了起来,眼角眉梢全是喜悦的笑意,就象一个孩子做了件大事,被大人认可了一样。

  “夏晚脾气不算好,但为人直接,相处起来简单,不用你猜来猜去;顾止安的个性过于沉深,如你真的选他,大哥倒是担心你这简单的性子,会被他给憋着。”慕城笑着说道。

  “我知道了。”慕稀低下头,端起咖啡喝了一大口,脸上的笑容一直没有收回。

  “还有温医生是怎么回事?”慕城也喝了口咖啡,随意问道。

  “她喜欢夏晚。”慕稀小声说道。

  “你嫉妒了?”慕城轻笑。

  “不是,是担心她心不由己。”慕稀轻轻摇了摇头。

  “恩,这件事做得聪明。”慕城点了点头:“那件事,不要医生可以吗?”

  “如果有需要,我找大哥帮我介绍医生,这件事情,我只信大哥。”慕稀轻轻咬着下唇,低低的说道。

  “好。”慕城点了点头:“你和温医生现在的关系如何?没有交恶吧?”

  “谈不上,遇到打个招呼,不过她好象在和亚安谈什么合作。同时她与也是合作关系,还是顾止安的私人心理辅导师。”慕稀想了想说道。

  “恩,我知道了。”慕城点了点头,将刚上的甜点推到慕稀面前,看着她说道:“大哥明天的航班,现在要回去帮安言收拾行李,你有什么事都要和慕青商量,恩?”

  “大哥不能就留下来吗?”慕稀看着慕城,眼圈红红的问道:“大哥,你对公司完全放弃了吗?”

  “大哥习惯了现在的生活,教教书、画画图、带带孩子,再回到商业中来,真是力不从心。”慕城轻轻摇了摇头:“况且,大哥对于商业,从来也没有从容过。”

  “那C&A呢,不也要你自己来经营吗?”慕稀看着他问道。

  “我和安言只做品牌,销售交给代理商或品牌管理公司去做。慕氏说不定也会成为C&A在国内的代理商也不一定。”慕城笑笑说道。

  “总之,你就是不愿意留下来了。”慕稀轻声说道。

  “留下来……还有什么呢……”慕城微微眯起眼睛,看往窗外早已不再熟悉的街景,脸上是慕稀没见过的落寞。

  这片土地上,还有什么是他留恋的呢。

  亲手将公司交给慕允,慕允却为了建立自己的权威和地位而将他独创的核心品牌驱赶出去;与慕青曾经斗得你死我活、甚至拿走了慕青所有的股分与现金,而现在,为了挽救公司,甚至连自己的股份也送了出去;她这个曾经最亲爱的小妹妹,也一度为了母亲的事情,与他有长达两年的时间没有交流。

  是啊,这里还有什么是值得他留恋的呢。

  “大哥先走了,一会儿你买单。”慕城起身,拉了拉身上的短外套后大步往外走去。

  岁月让他变得稳重而从容,也将他身上属于天才设计师的那股傲气,打磨得沉稳内敛,曾经在T台上耀眼的明星,现在只是一个优雅温润的谦和男子。

  “大哥,其实特别怀念你在T台上神采飞扬的样子,只是现在想起来,也不知道哪个才是真实的你。背负着母亲的仇恨十几年的人,又怎么可能飞扬得起来。”

  “或者,当年的耀眼与张扬,只是你的保护色;现在这个安于温雅如玉的你,才是真正的你。”

  慕稀看着慕城的背影慢慢走远,却久久没有收回视线——在她的心里,从没有一个人比得上过慕城的光芒;可自母亲事件后,慕城便再不是从前的大哥了……

  第三节:夏千语如愿

  【公司会议室】

  “你是学金融的?”顾止安看着一身正装的夏千语,神情淡淡的,丝毫没有认识熟人的态度。

  “是。”今天的夏千语,穿着一身藏青色的职业套装,将头发低低的盘在后面,这让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了五岁不止,却也让她显得成熟而知性。

  “大学还没毕业?”顾止安再问。

  “我大学课程已经结束,但学校不允许提前毕业,所以我只能挂着科。我有过多家投资公司的实习经历,但他们的做事方式、管理风格并非我所喜;投资手法与对企业考察的严谨程度也不够专业,所以当前有许多不成熟、无潜力的项目拿到投资者的资金,但最的都倒下了。”

  “对地融资者来说,想方设法拿到融资是必然的,而对于投资者来说,没有专业的判断、敏锐的洞察,就只能投死项目,那不是我想做的。”

  夏千语敏捷的说道。

  “你想做什么?”顾止安微微皱眉,觉得她的话有些多了。

  “我想做一个成功的投资者,让投出去的每一分钱都得到最大的收益。”夏千语语气坚定的说道。

  “你的优势?”顾止安淡淡问道。

  “专业、目的性强。”说到这里,夏千语的目光一片闪亮。

  “举例说明。”顾止安的表情仍然淡淡的。

  夏千语睁大眼睛看着他,眸光不停的闪烁着,却半晌不说话。

  “不方便说也没关系。”顾止安敛下眸子,将手中的资料慢慢的合上。

  “我研究了所有所有投行的投资顾问,认为你最有适合、也最有资格做我的老师,所以我将你锁定为目标,从你回国那一刻起,我就制造一切机会与你接近,只为有机会成为你的徒弟。”夏千语看着顾止安,缓缓的说道:

  “你第一次招聘中国区助理,我也投了简历,但是资料没有被选中,所以我选择了在员工常去吃工作餐的地方,开了‘千语茶吧’;为了不让你察觉到我别有目的的接近,我不敢在你的住处租房子,而是租在了顾伯伯隔壁。这一切,只为有机会成为你的徒弟。”

  顾止安轻扬了下眉梢,又重新翻开她的资料,沉默了大约有两分钟的时间,才缓缓说道:“你的目的性,可以让你在这个专业上全力以赴。但你做事的方法不够直接,这会让你失去一些珍贵的机会。”

  “比起你的行事风格,我更欣赏大胆、直接的做法。”

  “你刚才还在犹豫要不要告诉我你为达目的所做的事情,说明你认为自己的方法手段或许会被不认可,是吗?”

  “我……我觉得是不是不够光明磊落。”夏千语底气不足的说道。

  “你必须学会为自己能达成目的而喝彩,而不是在意过程是光明还是黑暗。”顾止安定定的看着她。

  夏千语也直直的回望着他,眸底仅有的犹疑,渐渐被一股坚定所代替:“顾先生,我会成为你最出色的徒弟。”

  “去人力资源部报道吧。”顾止安轻扯了下嘴角,拿起笔在她的资料上签下‘同意录用’四个字后,将资料夹扔回到她的面前。

  “谢谢顾先生。”夏千语接过资料夹,起身朝着顾止安恭谨的敬了个礼后,才转身大步往外走去——眼底闪烁的激动,让她要很努力才能克制住不让自己激动的情绪影响自己步履的节奏。

  *

  “我是夏千语,请多关照。”

  “我是于佳佳,以后你接手我的工作,我的交接期是一个月,但如果你能够胜任的话,我希望是一周。”

  “没问题。”

  “这是顾先生的工作习惯,以及中国区、中国项目组,不同部门、不同职位的事项对接表,你最后花3天时间背熟。”

  “好的。”

  “这是目前在跟进的项目,所有项目跟进的时间节点、报告时间段、配合同事、关键事项分析点都有目标,你可以花三天时间来熟悉,并提出你的疑问。”

  “好的。”

  “这间办公室现在就是你的,里面的物品随便用。电脑在交接完后我会交给你。”

  “好的。”

  *

  于佳佳与夏千语的交接非常的高效,因为于佳佳的准备工作做得很细、而夏千语对数字和行业的敏感度又相当的高。

  所以一周的时间,夏千语已能做到与于佳佳同样熟练的处理手中各项事宜,并与项目所有对接口都已经熟悉起来。

  “慕氏财务部已经做了信息分层管理,有些数据和预算,我们派驻的人员已经看不到。”

  “慕氏的市场部最近有些动作,与‘稀世’产品推广策划有关。”

  “S国的民建项目分包方案已经确认下来,‘日夏’分包三项、‘华安’分包五项。”

  ……

  夏千语迅速的汇报着各项工作的进展,边汇报边看着顾止安的反应,并用笔将自己汇报过程中他偶尔的表情与反应,全都用铅笔快速记在了自己的文件上。

  “通知慕氏出本月财报、通知财务冻结给慕氏的本月款项、十亿专用资金比原计划迟两天到位。”

  “好的。”

  “通知服装支持组,了解各大推广渠道最近的档期,一周内报给我。”

  “是。”

  “‘日夏’的资料留下来。通知于佳佳明天正式离职。”

  “是。”

  夏千语见顾止安没有再说话的意思,便抽了一沓文件安静的放在顾止安的桌上,自己则合上做满了记号的文件,迅速转身离开。

  *

  “说到慕氏项目的时候,他神色不动,那么这个结果早在他的预料之中,对策也是早就准备好了的。”

  “冻住合约资金、却放出支持资金,表明了官方的态度和个人友好的做法,高明!”

  “说到‘日夏’的项目时,他的眉头皱了一下,说明这个结果他不满意,那么他会亲自与‘日夏’那边沟通,我也得跟进细节才行。”

  夏千语回到办公室,将所有的信息整理到的私人笔记上后,便开始做下一步工作的确认。

  这样的工作节奏与深入程度,于佳佳看了也佩服;加上她每天中餐只吃快餐或泡面、晚餐也买了面包咖啡在办公室备着,这样的投入,已经不仅是让人佩服了,而是让人害怕——这哪里像刚满20岁的女孩子,简直是个拼命三郎。

  也好,顾先生就需要这样的工作搭档。

  “千语,我先走了。”于佳佳轻声说了一句,没打算她能听见。没想到她条件反射似的马上放下电话站了起来:“佳佳姐,我送你下去。”

  “你忙吧,这里的工作节奏快,大家习惯了处理自己的事情,不需要送我。”于佳佳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和颜悦色的说道:“还有,他们让你买咖啡小点这些事情,你以后不要做,你是顾先生的助理,走出去要够份儿,顾先生只看重工作结果,其它影响工作结果的事情,他心里有分寸。”

  夏千语眼睛一亮,用力的点了点头:“只要工作结果,OK,我明白了。”

  “恩,好好努力,你会是顾先生最好的下属,我很看好你。”于佳佳点了点头,双手按着夏千语坐了下去后,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这个工作了近一年的地方,就这样离开,似乎并没有什么不舍——想得到一种生活、就必须舍弃另一种生活,她比谁都明白这一点。

  而她现在的情况,只能先配合慕青的时间,找一份能养活自己、工作压力不大、能照顾到慕青时间的工作。

  “青啊,我的手续已经办完了,整整一周时间。”

  “好,现在到我办公室来。”

  “啊?我准备买点儿鱼煲汤给你喝呢?”

  “过来吧,有些事帮我处理一下。”

  “哦,好。”

  挂了电话,于佳佳的心情突然好起来——原来,在他的眼里,自己还有伙伴的价值,并不只是室友、伙夫、床伴……

  第四节:华安项目的引患

  【亚安银行】

  夏晚看着郑迅发过来的讯息,也如顾止安听到夏千语的汇报后一样,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日夏’分包三项、‘华安’分包五项,应该是‘华安’占了优势呢?”喻敏看着夏晚问道。

  “表面上看是这样,但这八项分别咬合,两家公司相互制约得历害。特别是:设计、原材料采购、质检验收在‘日夏’;基建、水电气等配套采构、建筑、维修质保在‘华安’;从S国的角度来说,似乎是相互制约了;若是两家正常合作的公司,也确实是相互制约。”

  “但‘日夏’一心要挤掉‘华安’,并让‘华安’无法在国际建筑界立足,那么他能做手脚的地方可就多了。”夏晚沉吟着说道。

  “设计是施工的基础,他们做不了手脚;采购的资金是咱们银行调拨,咱们安排一个材料验收部门在那边,也应该出不了什么问题;至于质检验收上,这个也有国际验收标准,他们能把黑的说成白的?”喻敏不解的问道。

  “但凡和他们有关的项目,他们绝不会让他出一点问题;但施工是个长期的过程,而这过程中可利用的环节可就多了——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比如说建筑用的五分钢,在正常条件下的承重能力若是2T的话,在S国特有的高温与风沙暴雨条件下,多长时间会降低承重能力?降低多少?需要增加一方几的密度可以弥补?”

  “这些从技术、天气、时间上去做手脚的方式太多了,我们是外行,只能想到这些,他们内行能想到的。”夏晚轻轻摇了摇头,看着喻敏说道:“你刚才说的派检测队过去,你和郑迅联系一下,让他亲点几个人给我,我以亚安的名义安排过去。面上能控制住的风险,先全部阻死。”

  “好的,我这就去安排。”喻敏点了点头。

  “另外,投行项目上线,你过去负责。你短期内找个人来替你的工作,一个人不行就两个。”夏晚看着喻敏说道。

  “行长……”喻敏的眼圈突然红了起来。

  “唉唉,这是干什么呢!”夏晚不由得眉头直皱。

  “我怕别人和你配合不好,惹你发脾气。你不知道,你的脾气最近是越来越差了,这时候调我离开,可不是什么好事。”喻敏轻哼一声,低下头掩饰难舍的情绪。

  “你快些把投行的事情给上手了,做一笔漂亮的单给我看看,我脾气自然好了。”夏晚轻扯嘴角,淡淡说道。

  “你放心吧,整个项目的设计是我和你一起完成的,项目的事情没问题。”喻敏快速收敛下情绪,恢复到干练利落的模样:“‘华安’和‘京都’的事情我先跟着,其它就先交给小雅;新招人员的事情,年前已经有准备,我觉得再给你配两个秘书就可以了,助理就不必了。”

  “你兼着?”夏晚看着她。

  “两个项目其实是通的,有些事情原本就是我的职责。”喻敏点头。

  “好,你去安排,职责分工明确下来,人是你带,也由你自己挑选,我就不看了。”夏晚点头,让她直接去安排。

  “好。”喻敏点了点头,转身离开夏晚的办公室——虽然是升职、虽然从此后独立负责一个项目,以后真是会越来越忙了。

  自己不会和他一样了吧——就这么在工作中将就着,没办法结婚了。

  *

  喻敏招进来的人,很不凑巧的,正是与夏晚相亲的伊念,而这件事,还是在一周之后,喻敏正接客户电话,让伊念帮夏晚煮咖啡时,夏晚才知道。

  “你是喻助理新招的秘书?”

  “是,不好意思,我当天就知道了,就是不敢进来和你打招呼。”

  “工作能胜任?”

  “能,喻助理夸我适应能力强。”

  “不要和别人提起那天的事。”

  “哦,好。行长这是您要的咖啡,您看还有什么要交待的。”

  “跟着喻助理好好儿学,争取早日独档一面。”

  “是,谢谢行长教诲。”

  伊念转身对着自己吐了吐舌头,可在拉开办公室门,看到慕稀时,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

  “你?”慕稀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慕小姐好,我是喻助理秘书伊念,请问您找喻助理还是夏行长。”伊念小声说道。

  “麻烦帮我通报一下,我找喻助理。”慕稀敛下眸子,轻扯了下嘴角。

  “啊?不是夏行长?”伊念不禁脱口而出,又马上伸手捂住了嘴:“好的,我这就去。”

  “伊念,以前没煮过咖啡呢?水要放到88度才可以开始泡知道吗!”夏晚的声音从办公室里传来,随着门便被拉开了。

  “夏行长,要不我帮您重煮一杯?”慕稀笑着,将手伸在夏晚的面前。

  “闹什么呢。”夏晚瞪了她一眼,将手中的咖啡递给伊念:“再去煮两杯过来。”

  “知道了。”伊念接过咖啡,飞快的跑了开去。

  *

  “几天没过来了?”夏晚转身进了办公室,边走边说道。

  “我有点儿事和你商量。”走进夏晚的办公室,慕稀一副小媳妇儿的样子,与刚才在伊念面前的从容与俏皮,完全判若两人。

  ------题外话------

  大家新年快乐!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27 布局》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