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28 都不冷静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第一节:难得的约会

  “你说。”夏晚就势半坐在办公桌上,抬头看着气色还算是不错的慕稀。

  “今年秋冬的市场调查要开始了,我下周开始出差,时间大约是一个月。顾伯伯的身体恢复也比预期的差,所以……所以我会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时间过来看你了。”慕稀看着他小声说道。

  “除了出差,就是‘回家’?”夏晚看着她。

  “差不多就是这样了。”慕稀点了点头。

  “还真把那里当‘家’了?”夏晚的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

  “名义上是这样没错啊。”慕稀吐了吐舌头说道:“我的工作规律你是知道的,每到这时候就会特别的忙。”

  “家里有请护工吗?你一般过去都需要做些什么?”夏晚闭了闭眼睛,重新睁开后,看着她柔声问道。

  “请了一个护工和两个阿姨,我都不用做什么,就是在顾伯伯不舒服的时候,家里有家人,会放心一些。”慕稀点头说道。

  “住得还习惯?”听到她说‘家人’两个字,夏晚说话的声音不由得越发低沉下去。

  “不是很习惯,不过当住酒店就好了。”慕稀勉强笑了笑——这样说,他应该会好受一些吧。

  “慢慢习惯吧,还有半年或更长时间呢。”夏晚伸手用力揉着她的头发,低低叹了口气后,伸手将她揽进怀里,用力的拥紧了她。

  “夏晚,我觉得你越来越好了。”慕稀小声说道。

  “我现在敢不好吗?”夏晚低下头,看着被他按在怀里的小脑袋,不由得又好气又好笑。

  “顾止安很少回家,比你还忙呢。家里常常只有我和顾伯伯,然后是一个护工和两个阿姨。有时候也挺别扭的,我和老人其实没什么话说。护工和阿姨看我也觉得奇怪,总觉得我象个外人。”慕稀动了动被他按着的脑袋,说话时眼睛眯得弯弯的。

  “恩,好。”夏晚点了点头,拥着她站了会儿,才将她拉开:“那我请求慕四小姐,今天晚上陪我看场电影行吗?”

  “可以,在我家里看吧。”慕稀点了点头。

  夏晚盯着她看了半晌,慢慢点头:“好。”

  “那我先回去了,你想吃什么?想喝什么,我去买。”慕稀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容。

  “老习惯。”夏晚也笑着,只是那笑意却不达眼底。

  “好,那我去了。”慕稀惦脚在他脸上轻吻了一下,抓着自己的包转身。

  “伊念是喻敏新招的助理,这个职位不需要我批准。所以……”

  “所以只是凑巧。”慕稀笑得眉眼弯弯的说道:“夏晚,你不用对我解释,六年时间,我们彼此之间,有什么不可以信任的。”

  “现在的我们,还是越简单越好。”夏晚抓住她的手,牵着她慢慢往外走去。

  “行长、慕小姐,咖啡好了。”拉开门,伊念正端着托盘走过来。

  慕稀笑了笑,从托盘上端过一杯咖啡,轻抿了一口后,快步走到旁边的办公桌上,拿了桌上的纸和笔,快速写下几个煮咖啡的关键词,然后递给了伊念:“你们行长的味蕾比较叼,我建议喻助理给你所有的书面指导手册,这样你会上手比较快,工作上也能更快达到夏行长的要求。”

  “谢谢慕小姐,下次我会记住的。”伊念忙转身,将托盘放在办公桌上,然后将慕稀写的纸条收在了掌心。

  “不用谢。”慕稀笑了笑,回头朝夏晚挥了挥手,快步往电梯间走去。

  “夏行长,我请五分钟假可以吗?”伊念忙转身对夏晚问道。

  “我的事情你不要掺和;不准假。”夏晚瞪了她一眼,伸手拿了她那杯仍然不符合要求的咖啡,转身往办公室走去。

  “我是为你好麻,我这么个大活人在这里,容易让人误会的麻。”伊念恭谨的站在那儿,直到夏晚进了办公室,才急急转身,坐着电梯追了下去。

  *

  “有事找我?”慕稀看着追上来的伊念,自动的停下了脚步。

  “慕小姐,我就说两句话。”伊念气喘嘘嘘的说道。

  “喘喘气再说。”慕稀笑了笑,沉稳的看着她。

  “我和行长是相亲认识的我是喻助理招聘进来的行长今天才知道我是喻助理新的秘书我很崇拜行长但是我对行长没有其它想法我们行长说他很喜欢你可是你已经嫁给别人了如果你也喜欢我们行长那你不要误会他有机会可以离婚考虑我们行长我们行长很优秀。”伊念念经似的,一口气说完一整段话,连个停顿也没有。

  “你要喝水吗?”慕稀伸手顺着她的胸口,有些担心的看着她。

  “我说的话你听明白了吗?”伊念睁大眼睛看着她。

  “明白了。”慕稀收回自己的手,轻轻叹了口气,看着她微笑着说道:“夏晚不喜欢员工公私不分,既然你对他没有别的想法,就多花些心思在工作上。”

  “慕小姐,其实你很漂亮也很有气质。”伊念的语还这才缓下来。

  “谢谢,我还有事先走了,再见。”慕稀微微笑了笑,转身慢慢往外走去。

  如夏晚所说,他们之间现在的情况已经太敏感,经不起一点儿波折,所以他不敢让她误会、她也不敢将仅有相处的时间用在怀疑和猜测上。

  想起刚才说只能在家里看电影的时候,夏晚突然沉默下去的表情,慕然只觉得隐隐心疼——明明相爱的两个人,每一次约会都偷情似的只能在家里。

  夏晚,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

  *

  晚餐依然是夏晚煎的牛排,慕稀知道他忙,原本订了熟悉酒店的外卖,他却说喜欢吃自己做的东西,所以她也只能由着他了。

  晚餐后两人偎在沙发里看电影,其实电影放了些什么,两人谁都没有看进去,甚至两人沉默着不说话的气氛,比两人只是朋友时还要低沉几分。

  “我接个电话。”电影放了一半,慕稀的电话已经响起过几次,不过前几个她都按掉了,这个看来是不得不接了。

  “恩。”夏晚点了点头,搂在她腰间的手臂没有松开的意思。

  慕稀轻瞥了他一眼,也就这样接通了电话:“小林,什么事?”

  “太太,老先生今天情绪不对,把药和水杯都摔了。之后咳得历害,说话也有些喘,我感觉……感觉不太好。”电话那边的护工,声音一片急促。

  “你给医院那边打电话了吗?”慕稀霍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打过了,顾医生在手术中,顾先生已经往回赶了,所以、所以我现在通知您。”护工急急的说道。

  “我知道了,我马上回来。”慕稀说完便挂了电话,边穿外套边对夏晚说道:“顾伯伯不太好,我现在必须马上赶回去。”

  “我送你吧,你心里急,开车不安全。”夏晚点了点头,伸手关了电视、开了房间的灯后,拿了外套与车钥匙,便与慕稀一起匆匆往外走去。

  第二节:顾太太的身份

  “顾止安,你到家了吗?”

  “我在回来的路上。”

  “医学上我也不是很懂,但这两天的状态看起来还算平稳,应该不会突然怎么样。”

  “我想是不是天凉冷着了。”

  “恩,回去看了再说吧,你再联系一下止念。必竟我们都是外行。”

  “好,你开车小心。”

  *

  一上车,慕稀自然的给顾止安打了电话,两人商量了情况后,才各自挂断——那样自然、如真正的一家人一样。

  夏晚轻扯嘴角,微微苦笑着,却仍将车开得又快又稳——天天生活在一起、生活习惯慢慢变得相同;有共同要照顾的人,慢慢习惯了遇事相互商量;在这样的感情堆积里,他与慕稀原本就脆弱的感情,又能维持多久?

  不是不相信慕稀、不是不相信爱情,只是时间的力量、习惯的力量,让人不得不恐惧。

  *

  “夏晚,我先进去了,晚些我再给你打电话。”到了别墅门口,慕稀拉开门匆匆下车,走了几步,想起什么似的,又走了回来,看着夏晚说道:“夏晚,你今天住我那边,帮我把房间收拾一下。”

  “行了,快进去吧。”夏晚知道她怕他难过,只是笑笑,伸手用力的揉了揉她的头发,推着她转身。

  “夏晚,别生我的气,你知道的,我多想多想和你在一起。”慕稀转过身看着夏晚,边往后退边说道。

  “我知道,快进去,我会在这里晚一些再走,老人家有什么情况你给我电话。”夏晚温润的笑着,直到慕稀重新转身,快步跑进了别墅,他才重新回到车里。

  将车开到旁边隐蔽的地方,摸出一支烟慢慢抽起来——他不离开,确实是担心若顾止安没有及时赶到,她一个女人搞不定;他将车开到旁处,是担心被人看到,于她名誉有损。

  他现在是真心疼她,要照顾老人的情绪、在他面前也小心冀冀,她一个千金大小姐,不容易。

  *

  慕稀跑进去的时候,顾止安和顾止念姐弟俩儿都还没有回来。护工小林一边给顾爸爸喂着药、一边小声说道:“老先生,以后可别这样了,大家都会担心的。”

  “丫头,你可告诉我实话,我这真是癌症吗?”顾爸爸目光呆滞的看着小林,声音有些微微的发抖。

  “不是啊,大姐不是说过了吗,您瞎想什么呢。”慕稀快步走过去,从小林手上接过药,看着顾爸爸说道:“您先吃药吧。”

  “小稀,我不怕死,你告诉我实情。”顾爸爸伸出干枯的手,用力的抓住慕稀的,企求似的说道。

  “真的不是;要是的话,一定要化疗啊,您看止念是医生,她肯定会让您去化疗的;顾止安也是西方受教育的,最相信西方医学了,哄也要哄着您去做化疗呢。可现在还不是让您在家呆着。”慕稀微微笑着,柔声细语的说道:“您和我说说,是哪里不舒服了?怎么就胡思乱想了呢?”

  “小稀,这些药,都是化疗药。”顾爸爸声音颤抖的说道:“丫头,他们是不是怕我受不了,所以偷偷换了药。”

  “不是化疗药,是有化疗效果的药物。这个是不同的。”慕稀急得一头的汗,放下手中的杯子,拿起那药边看边说道:“您看,它的治疗范围很广,包括癌症。”

  “这并不能说明,吃这个药的人就是癌症啊!”

  “小稀,我不怕死,可我也不想死……”顾爸爸拉着慕稀的手,突然失声哭了起来——一时间,哭得像个孩子一样……

  顾止安回来的时候,便看见慕稀搂着老人家,边拍边哄着,老人家将头伏在她的怀里,哀哀的哭着。

  “爸,怎么啦?”顾止安只觉得鼻子一阵发酸。

  “小安,你们都骗爸爸。虽然我感觉自己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可爸爸希望是正常死去……”顾爸爸抬头看着儿子,目光里有着对死亡的恐惧与排斥。

  “爸,是不是住到这里太安静了,没有邻居说话,所以就胡思乱想了?”顾止安拍了拍慕稀的肩膀,示意她松手后,自己坐在床边搂住了顾爸爸。

  慕稀看了他一眼,与护工一起离开了顾爸爸的房间,留顾止安一个人在里面陪着——该怎么说,全部交给顾止安去处理。

  慕稀回到房间,也没心思工作,一直等到快半夜,顾止安才一脸疲倦的过来。

  “怎么样?”慕稀忙起身看着他。

  “止念回来,和他又解释了一下,他才睡了。”顾止安声音嘶哑的说道。

  “我听顾伯伯的意思,是看到药物说明书了。”慕稀看着顾止安一脸疲惫的样子,起身倒了一杯水递给他。

  顾止安接过水,仰头一饮而尽,长长的舒了口气后才说道:“癌症在我们国家,大家还是谈之色变。不知道的时候,似乎连生死都能坦然面对,一旦知道了,整个信念、精神,就全跨掉了。”

  “我爸原以为只是年纪大了,身体机能的正常老化,就这样慢慢死去,他倒是能接受。现在开始怀疑是癌症,心里一惊再一怕,怕是挨不了太久了。”

  说到这里,顾止安的眼圈不禁有些微微的发红。

  慕稀安静的坐在那里,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顾爸爸的情况,和当时父亲的完全不同。

  她记忆中的父亲,在知道癌症后,一边配合治疗、一边对所有人隐瞒的着病情,就怕企业会因着他的病情而发生什么变;如此一直坚持到了生命最后一刻。

  或许,父亲肩上的担子太重了,以至于不得不像一个战士一样,与病魔、与现实斗争到最后一刻。

  而顾爸爸的生活中,已经没有了任何有价值的事情,生命在等待中走向消亡,自然是件可怕的事情。

  “是我不好,我习惯了以工作为中心、习惯了父亲一个人在家里等待一周我回来一次,其实,就算一天见一次,也不知道还能再陪多久了。”顾止安放下水杯,将手用力的插入头发中,疲惫的情绪也越见低落。

  “有时候,其实不知道是该维持原状,让老人也以为一切如常的好;还是改变现状,努力的多陪他们更好。”慕稀看着他轻声说道。

  “我想改变一下,我以后会多回来,不管他发现什么、不管他在想什么,起码身边有亲人,会让他感到不害怕。”顾止安声音低低的说道。

  “恩,我这段时间除了出差在外面,其它时间也会在家里。”慕稀低低的应了一声,轻轻的说道。

  “慕稀……”顾止安将头从掌心抬起来,有些意外的看着她。

  “对不起,正好是秋冬新品的上市调查时间,这段时间也会很忙。”慕稀有些为难的说道。

  “谢谢你。”顾止安起身走到慕稀的身边,伸出双手轻轻握住她的肩膀,在看着她淳和温暖的眸子时,手上不禁加重了力度:“慕稀,感谢你这样的决定、感谢你现在这个家里、感谢你现在我的身边。”

  “顾止安,你……你怎么啦?”慕稀轻扯嘴角,勉强笑了笑,有些不明白他突如其来的激动。

  “慕稀,我以为我自己是铜墙铁壁坚不可催,可我现在才发现,面对父亲的即将离去,我其实……也害怕……”顾止安低低的、喃喃的说道,情不自禁的伸手将她揽进怀里,用力的拥住:“我刚才回家时,看到你那样温柔的哄着他老人家,我突然感觉——有个家真好、家里有人真好、你这样……真好……”

  “顾止安,你、你别这样……”慕稀转头看他贴在自己脖子上的脸,心里不禁隐隐抗拒,却又不忍在这时候推开他。

  “只是感觉很累、很沮丧、很无力……”顾止安低低的说道:“就抱一会儿,好吗?”

  慕稀微微一愣,许久之后,才将手轻轻的落在了他的头顶,低低的说道:“好……”

  “谢谢……”顾止安轻轻闭上眼睛,双臂间将她拥得更紧了……

  第三节:怒气难忍

  月影斜照下,窗边紧紧相拥的一对身影显得特别的清晰——清晰到让人的心生生的发疼。

  夏晚按熄不知道已经是第几支烟蒂后,锁上车门大步往别墅走去——

  “请问您找哪位?”

  “顾止安。”

  “您贵姓?”

  “夏晚。”

  “您稍等,我去喊顾先生。”

  *

  “夏晚……”慕稀在与顾止安一起下楼时,看到站在大厅里的夏晚,脸色吓得一片苍白。

  “我车子的遥控器没电了,备用钥匙是不是在你那边?”夏晚看着慕稀说道。

  “我今天正好拿去配了新电池,我去拿给你。”慕稀转身快步往楼上跑去。

  “不请我参观一下吗?”夏晚突然笑着问道。

  “好啊。”不等慕稀拒绝,顾止安便沉声应了下来。

  “那我就不客气了。”夏晚沉着脸,直接走在顾止安的身边。

  “夏晚!”慕稀转身看着他,眼里涌动着的不知道是什么情绪。

  “顾太太不欢迎吗?还是有什么秘密不方便让我这个外人看到?”夏晚冷笑着说道。

  “你在客厅等我,我拿了钥匙和你出去说话。”慕稀沉声说道。

  “和我出去?”夏晚的语气里压抑着浓浓的火气。

  “你一定要上去?”慕稀的语气里,也是一片火气。

  夏晚直直的盯着她,慕稀也毫不让步的直视着他,两人就这么谁也不让谁的看着对方,一时间似是谁也没有打算让步。

  “夏晚,我们出去聊聊。”顾止安上前一步,隔在两人的中间。

  “和你?”

  “你和他聊什么!”

  夏晚和慕稀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转头看着顾止安,怒声说道——那表情、那语气,简直是一模一样。

  “我去车上等你。”夏晚看了顾止安一眼,转身往外走去。

  慕稀看着夏晚转身离去,这才快步跑到楼上,从包里拿了他车子的遥控器又重新下来:“顾止安,我出去了一下。”

  “……”顾止安沉默着。

  “顾止安,我希望你能理解,我不想他误会我。”慕稀沉声说道。

  “记得回来。”顾止安侧过身体,让开她出门的路。

  慕稀没有说话,拿着遥控器快步往外走去。

  看着她匆匆的背影,顾止安的眸色一片深邃——慕稀,无论如何,你是我妻子;无论你和他的感情有多深,你最终还是得回到我这里来。

  我不会利用我父亲的身体去打动你,但我父亲的身体,也确实是我们未来的契机——我相信,你终会留在我的身边。

  *

  “给。”慕稀将遥控器递给夏晚。

  “这就是你们日常的相处?”夏晚看着她冷冷说道。

  “不是。”慕稀摇头:“他平时不回来,今天是特殊情况。”

  “OK,平时不回来,回来就抱上了;要是平时回来呢?是不是天天来这么一出?”夏晚恼怒的说道。

  “夏晚,你想说什么!”慕稀气得身体不禁微微的发抖。

  “慕稀,我想我不能同意,你和他这样继续下去。”夏晚看着她沉声说道。

  “我和你说了,这只是突发事件,他父亲发现自己是癌症,所以已经混乱了;他已经连续加班三天,现在赶回来又一直陪着老人家几个小时,所以累得有些失控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也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慕稀摇头说道。

  “我相信你,可是我不相信他。”夏晚沉声说道。

  “那你想怎么样?我现在就和他离婚?不管老人家听到这件事会有什么后果?拿一条人命去赌我们的爱情?”慕稀看着他大声说道。

  “如果赌输了,你是不是会怪我一辈子?”夏晚后退一步,低低的说道。

  “会。”慕稀用力的点头:“不是怪你,是怪我自己。”

  “……”夏晚沉默的看着她,双手紧握成拳,却只觉得自己憋了一身的力量无处发泄。

  “夏晚,我答应你,以后再不会和他有任何肢体上的接触。”

  “夏晚,是我不对,是我心软了,同情他身为人子此时的心情。”

  “夏晚,我会让自己的心变得更硬一些、更冷一些,你相信我,好不好?”

  慕稀上前一步,双手抓住夏晚的及袖,急急的说道。

  “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时间和距离,还有一些瘁不及妨的事情,都会成为我们无法跨越的鸿沟。”夏晚伸手将她拥进怀里,将下巴重重的抵在她的头顶,声音嘶哑的说道:“就这样吧,让你等了我五年,这是我欠你的。”

  “夏晚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慕稀哽咽着说道。

  “不早了,回去吧,你还有工作、还要照顾老人,你也不容易……”夏晚轻轻松开她,低头在她额间轻吻了一下后,转身上车,车子片刻间便以离弦之势开了出去。

  慕稀下意识的跟着车子离去的方向跑了两步,见他连后视镜也不看一下,不由得气恼的在原地蹲了下来,抱着膝盖委屈的哭了起来。

  *

  “他已经走了。”顾止安走过来,将外套披在她的身上。

  “都怪你,你离我远一些。”慕稀抬起头,看着顾止安恼怒的说道。

  “多远,这样够了吗?”顾止安作势往后退了两步,看着她柔声问道:“再退两步?”

  慕稀不禁看着他失笑出声,只是在转头看向夏晚离开的方向时,又烦恼起来。

  顾止安轻轻叹了口气,看着她温润的说道:“外面凉,你哭完了早些进去”

  慕稀也不理他,抱着膝盖发了许久的呆,要重新站起来的时候,只觉得双腿发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抱你进去。”久不出声的顾止安,原来一直站在原地等着她。

  “不许!”慕稀抬眼瞪着他。

  “和你生病比起来,我相信他更愿意我这时候把你抱进去。”顾止安淡淡说道,上前一步,弯腰将坐在地上的她抱在了臂弯。

  “顾……”

  “我们是夫妻,他生气也生得莫明。”

  “可是……”

  “你随便和我发脾气,我可以让着你,可不代表我可以让着他。”

  “明明……”

  “我知道你同意现在不离婚的原因,那原因依然存在,我们是夫妻也仍是事实,这道理到哪里都说得通。”

  “如果不是答应和你保持距离,他不会同意我和你继续保持婚姻关系;夏晚也不是别人,我顾你父亲的死活,他可是不顾的。”

  一直被他打断说话,慕稀不禁也恼了,说话也变得强势起来。

  “我只管慕稀怎么做,不管夏晚怎么做。若危及到我父亲的生命,我也不会让他好过了去。”顾止安低头看着她冷冷的说道。

  “你们……”慕稀不禁觉得自己有些抓狂:“我今天不住这里。”

  “可以,晚些我送你回去,先回房间休息。”顾止安点头。

  “你……”对于顾止安这种态度,慕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她将温柔、最小心的一面全给了夏晚,他却始终满意;她将最暴躁、最无理的一面全给了顾止安,他却给了她最无底限的包容。

  她害怕抓不住与夏晚这来之不易的爱情;她利用顾止安的包容无限放大着自己脾气里坏的因子——可是,可是,她仍然对这一切无可奈何。

  “我说过,我感谢你为我爸所做的一切;感谢你在我人生唯一脆弱的时候在我身边;你在这个家里,有绝对的自由。”顾止安低头看着她温柔的说道。

  看着她张了张嘴,却不再说话,顾止安轻扯嘴角,淡淡的笑了——夏晚,我不会轻易放手。你与她有六年的感情、而我只有这一纸婚约、和我父亲生病这个契机,你说,我不好好抓住这个机会,又要如何赢你!

  *

  我们的开始是很长的电影

  放映了三年我票都还留着

  冰上的芭蕾脑海中还在旋转

  望着你慢慢忘记你

  朦胧的时间我们溜了多远

  冰刀画的圈圈起了谁改变

  如果再重来会不会稍嫌狼狈

  爱是不是不开口才珍贵

  ……

  夏晚开着车一路狂飙,直到市内人多的地方才将车速放缓了下来。

  按下车窗、放缓车速,让三月里还带着寒意的冷风自脸上吹过;耳边的音乐,一遍又一遍的单曲循环着,似乎在说着——以为不爱的时候,一切都很简单;知道爱了以后,却那么难的都抓不住她。

  这到底是爱情开的玩笑、还是生活给的考验……

  第四节:巧遇温茹安

  不知道已经是第几杯下肚,夏晚觉得头有些疼。在电话响了N次以后,他才有些脚步虚浮的走到洒吧的外面。

  “你好,夏晚。”连电话都没看,直直的接了起来。

  “黎副市长?”夏晚只觉得人略略清醒了一些,只是被风一吹,却有种想吐的感觉。

  “恩,和朋友一起谈点事情。”夏晚用手按着胃,目光四处扫动着,希望找个避风的地方。

  “这边。”跟着夏晚从酒吧走出来的温茹安,伸手扶住夏晚,半扶半拖着他往路边一个临时休息区走去。

  “谢谢。”夏晚朝她轻轻点了点头,边跟着她往前走边对着电话里说道:“京都的明厉成?他怎么啦?”

  “资质有问题?哪方面?”

  “财……务……这个比较严重,能核实吗?是做资质审查出的问题,还是有人举报?他自己怎么说?”夏晚用手按着胃,慢慢的蹲了下去,却又极力保持着清醒。

  “恩,好,我知道了,我明天给你消息。”

  “告诉的顾止安了吗?我记得他也推荐明行长。”

  “恩,好,我知道了,我这就安排。”

  “黎副市长,这件事你不用着急,我和京都总行行长也熟,若明厉成真有问题,我让他马上换掉这个明厉成,京都与政府的合作不受影响、项目的工期也不会受影响。”

  “恩,所以你让资质审查部门将资料通报给我一份,我要确认是个人问题、还是系统问题。”

  “好,先到这里。”

  夏晚挂了电话,手用力的按着胃,半晌说不出话来。

  “夏晚,你有没有事?”温茹安担心的问道。

  夏晚摆了摆手,没有说话,撑着往前走了两步,趴着树干吐了起来——好一会儿之后,才算是止住了吐。

  “有水吗?”温茹安翻了翻包里,又看着夏晚。

  “车上有。”夏晚完全没形象的,伸手擦了擦嘴,脚步一片虚浮的,任温茹安扶着往马路对面的停车场走去,边走边眯着眼睛说道:“温茹安,麻烦你明天提醒我一下,今天黎副市长给我打过电话,我怕我会忘了。”

  “很重要。”夏晚将身体重重的靠在车上,带着温茹安的身体整个倒在了他的身上。

  “好,没问题。”温茹安的心不由得漏跳了半拍,身体依在他的身上,伸手拍了拍他的脸,轻声问道:“水在车上的哪里?要不要现在漱口?”

  “水,驾驶室右手边,麻烦你了……”夏晚的身体虚软的往下滑去,温茹安用力的抱着他,整个身体都趴在了他的身上,才算是将勉强将他抵在车身上……

  *

  “顾止安,停车!”慕稀看见两人恨不得是脸贴着脸抱着站在那儿,突然尖叫一声。

  “恩?什么事?”顾止安一个急刹,将车停下。

  “夏晚和温茹安。”慕稀莫明的眼泪就流了下来:“他怎么能这样?我还委屈呢,他这就抱上了。抱谁不好,偏抱她,我最不喜欢她了。伊念也比他好百倍。”

  慕稀边哭边解着安全带,边数落着:“他这就是要气死我。”

  “下去看看?”顾止安伸手帮她擦眼泪。

  “我要揍他!”慕稀抬起泪眼,看着顾止安凶悍的说道。

  “你要有风度,男人有时候是会逢场作戏的。”顾止安见她拉开了门,连忙推开驾驶室的门,跟着她快步走了过去。

  “你们干什么?这么贴着很好玩儿吗?”慕稀快步跑过去,站在温茹安的身后大声喊道。

  “是小稀吗?夏晚喝醉了,你过来帮我扶一下。”温茹安听见慕稀的声音,身体不由得微微一震,连说话的声音也小了八度——她再觉得自己有道理,潜意识还是将她这种行为归在了无理的一方。

  “你这样贴着他,别人想扶也扶不了啊。我说温医生,你治疗的手段真是有趣,需要近身肉博的吗?”慕稀轻哼一声,上前一步用力的拉开了温茹安。

  失去支撑的夏晚身体自然的往下滑去,滑到一半又下意识的用手撑住了车身,勉强站住。

  “你看,不用你扶他也能站稳,真不知道是你想倒贴、还是他喝醉了需要。”慕稀看着满脸通红的温茹安,不由得一阵冷哼。

  “没看出来你还这么牙尖嘴利。我和夏晚既是朋友、也是合作伙伴,看见他喝醉了自然要扶一程。”温茹安在最初的尴尬过后,立即恢复了惯有的温雅,只是这温雅中却带了女人独有的尖酸与犀利:

  “再说,就算我们的行为有什么不当,也轮不到顾太太来吃醋吧?顾先生还站在这里,我想你该问问他的意见。”

  “顾止安是什么态度和你没有半毛钱关系。你做为医生,心里一直惦着病人的男朋友,我倒想问问,你道德上,是不是高大得只有光影了?”慕稀怒火上心头,犀利霸道起来,也不是轻易就可以应付过去的。

  “对于一个怒火攻心、醋上心头的女人,我要是和她吵,倒真是有失风度。”温茹安轻扯嘴角,转身拉起夏晚的手臂绕在自己的脖子上,吃力的撑起他,边说道:“我扶你上车。”

  “慕稀……”夏晚却只看着慕稀,深邃的眸子里,涌动着隐隐的痛意。

  “你让开!”慕稀上前一步,将温茹安扯了开去,反身用力的将夏晚推倒在地上:“你喝多了就睡在这里好了!”

  “这么狠?”夏晚突然咧嘴笑了:“最毒妇人心。”

  慕稀眼圈红红的看着他,那么多想骂他的话,却是一句也骂不出来。

  “慕稀,别哭,我会心疼的。”夏晚伸手想去抚她的脸,却被她用力的甩开。

  “其实,我是怕你被顾止安拐走了。”夏晚伸手抓住她的手,叹息着说道:“慕稀,我不如你想象的那么历害、那么无所不能。面对一个将逝的老人,我什么也做不出来。”

  “因为,我父亲已经去世了、因为,我还有妈妈……”夏晚将她的手抓在自己的脸上轻轻摩挲着,轻轻闭上眼睛,将身体就软软的躺在地上,似乎身心的疲倦,已让他心力憔悴。

  而旁边看着的两个人,不禁也觉得微微动容——他们对夏晚都不算太熟悉,要说熟悉,也只是那个传奇的夏晚、那个对手的夏晚、那个狠辣果决的夏晚。

  而决不是现在这个一瘫软泥一样,睡在地上,对一个女人说害怕的夏晚……

  “没事喝这么多干什么,很容易让人占便宜知不知道。”慕稀嘟哝着,上前一步,用力的扶着他坐起来。

  “我帮你吧。”顾止安这才走过来,与她一起,将夏晚扶进了车里。

  “温茹安,明天给我打电话,提醒我黎副市长那个电话的事。”夏晚在倒下之前,又叮嘱了一句,却让慕稀的心里一阵难受。

  “黎副市长?”顾止安眸色一沉。

  “明厉成的事查出来了,这事就可以结了。”夏晚闭上眼睛,混乱的说道。

  “好,我知道了。”顾止安点了点头,与慕稀一起将他安顿好后,扶着慕稀站了起来。

  *

  “顾止安……”

  “我帮你送他回家,他这样你也弄不动。”顾止安知道她要说什么,便迅速的打断了她。

  慕稀转头看了一眼夏晚,只得点了点头。

  “温医生,你开车过来了吗?”顾止安看着温茹安问道。

  “没有,是陪客户过来的。”温茹安摇了摇头。

  “那你开我的车回去吧,明天我给你电话,黎副市长的事情,我和夏晚有个合作。”顾止安将车钥匙递给温茹安后,才转身上了夏晚的车。

  “是回你那边,还是他自己家里?”顾止安发动车子后,开口问着慕稀,眼睛却看着前方。<!--章节内容结束-->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28 都不冷静》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