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29 他着他粘着他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顾止安贴身伺候

  “他自己家里。”慕稀的双手不由得用力握了一下,轻声说道。

  “他们没什么,不要气了。”顾止安侧头看了她一眼,淡淡说道。

  慕稀转头看向窗外,只觉得事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变得复杂一片,而她与夏晚、顾止安之间的关系也陷入一片乱麻中。

  *

  顾止安扶着夏晚站在公寓的门口,慕稀熟练的录入自己的指纹后,门应声而开。

  顾止安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一语不发的扶着夏晚往里走去:“卧室在哪边?”

  “就扔沙发上吧。”慕稀恼声说道。

  “一会儿你心疼了想搬他去床上,恐怕困难。”顾止安淡淡说道。

  “就扔沙发上。”慕稀倔强的说道。

  顾止安也不再说话,将夏晚平放在沙发上后,直起身体看着气呼呼的慕稀,深邃的眸子里慢慢涌起一片莫明宠溺的情绪——虽然她的脾气、恼怒全是因着夏晚而生的醋意,但如此生动、娇恼的她,却是第一次见到。

  第一次,在家里看到那样温柔的她;第一次,在夏晚面前看到如此生动的她;第一次,听着她数落夏晚时候的可爱与蛮不讲理……第一次,对这个女孩突然生出心动来——不止因为婚姻、不止因为父亲、不止因要与夏晚一争输赢。

  “我去烧点热水,你看看家里有没有蜂蜜什么的,可以醒酒。”顾止安从她脸上收回视线,目光将整个房子大致扫了一眼后,往上面开放式厨房走过去——他确实没有打算,让慕稀一个人呆在这里照顾夏晚。

  “顾……”慕稀看着顾止安的背影,想让他先走,却又觉得不妥——他知道她与夏晚的感情是一回事,他愿意成全又是另一回事,更何况,她的身份,是他的妻子。

  想到这里,慕稀一肚子的恼火又蔫了下去,太多的无可奈何,都需要她小心冀冀的对待。

  “你还行吗?”慕稀走过去蹲在沙发面前,夏晚却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眼底的红血丝让人止不住的心疼。

  “你们回去吧,我睡一觉就好了。”夏晚伸手揉了揉她的头,淡淡说道。

  “你生我的气了?”慕稀看着他委屈的问道。

  “没有,喝多了头疼,不想看到你们。”夏晚摇了摇头,轻轻闭上了眼睛。

  “你……”慕稀只觉得心里一阵发堵——‘不想看到你们’,她与顾止安的婚姻,终究还是他心里的一根刺,让他疼痛难受。

  “走吧,看着你们头疼,是真的头疼。”夏晚闭着眼睛,朝她挥了挥手,似是连话也不想说了。

  “我走了,你好好儿休息。”慕稀沉沉看了他一眼,站起来后,也不与顾止安打招呼,径彼往外走去。

  “慕稀——”听见大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顾止安扬声喊她,她却已经离开。

  顾止安摇了摇头,等到开水烧好后,关掉炉子,比夏晚留了张纸条后,便也离开了。

  一直躺在沙发上的夏晚,这才慢慢的睁开眼睛,看着头顶的天花,只觉得头痛、更觉得心里发堵——一步迟、步步迟。

  到底,这场爱情的结局还要迟到什么时候……

  第二节:要给明厉成的结局

  【第二天】

  夏晚喝酒,从没影响过工作。所以依然准时在9点就进了办公室,也准时在9点10分接到了温茹安的电话——

  “昨天黎副市长给过你电话,关于京都银行明厉成的事情,你提到过总行与顾止安。”

  “知道了,谢谢。”

  “声音好象有些不对,还没恢复吗?”

  “还好,昨天晚上的事情谢谢你。”

  “还记得?”

  “慕稀冲你发脾气了?”

  “她大小姐脾气不小。”

  “我替她道歉,她这人就是这样,不开心的时候,蛮不讲理。”

  “算了,我还不至于和病人计较这些,你自己多注意身体,工作总是做不完的。你们银行心里援助项目,我明天就送最的方案过来。”

  “好。”

  “那我先挂了,再见。”

  “再见。”

  夏晚放下电话,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倒并不觉得温茹安的行为有什么不妥,只是听她说‘病人’这两个字,心里觉得有些不舒服。

  或许都是慕稀闹的,连自己都变得敏感起来。

  夏晚摇了摇头,起身走到大办公室,对正忙碌的喻敏问道:“有没有收到市政公路项目组的邮件?”

  “正在发送,附件比较大,可能还需要10分钟。”喻敏起身,将电脑屏幕转给夏晚看。

  “恩,收到后进行分类分析,然后给我意见。”夏晚点了点头。

  “顾止安的同步邮件。”喻敏盯着电脑,突然说道。

  “帮我拨通他的电话。”夏晚的眸光一闪,沉声说道。

  “好的。”

  喻敏拿起坐机立即给顾止安拨了过去,在电话接通后,便即将听筒交给了夏晚。

  “我是夏晚。”

  “黎副市长查到的资料,我正分类发给你,应该是你想要的分类方式。”

  “恩,京都与市政的合作不变,你通过其它渠道爆一些明厉成的料,时机把握一下——不影响京都与市政的合作,最好是在……在明厉成履任新职的途中。具

  成履任新职的途中。具体我会提前在媒体给你消息。”

  “OK,好。”

  “你父亲还好?”

  “只是顺便。”

  “再见。”

  夏晚脸色沉郁的将电话交给喻敏后,转身往自己办公室走去,临进门,还将办公室的关重重关上。

  “喻助理,行长他……脾气一直不好吗?”一直埋头在电脑里的伊念,在夏晚离开后,才将头从电脑里抬起来,看着喻敏小声问道。

  “和工作无关的事不要问。”喻敏冷声说道。

  “哦。”伊念将头缩了回去,却嘟哝着说道:“了解老板的脾气喜好,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闭嘴。”喻敏低吼一声,见伊念吓得埋头工作后,这才转眸看向夏晚的办公室——脾气倒是从来不小,只是如今天这般明显的火气,倒是少有。

  *

  夏晚回到办公椅里坐下,伸手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后,脸色依然一片阴沉。只是,现实已然如此,却也不是他发脾气能够改变的。在恼怒过后,打开电脑视频,看了会总部会议室的工作进度,整个人才慢慢平复下来。整个人又重新回到工作的状态。

  “行长,从资料分析,市公路项目审计组所审查的明厉成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他收受贿赂、不当放贷上。表面看来,都是职业问题。”

  “的顾先生发过来的资料,将审计问题归了类,重点也落在私德问题上。有两处影射京都首都总行,我不建议放大处理。”

  “太古的项目,上月的结算报表已经出来,是我们所有项目中,盈利最快的一个项目,所以太古郑总拟在这周发布年度业绩报告,并邀您对太古的投资做一份价值分析报告,希望在十五开市那边,股市也有个开门红。”

  “S国的项目合约均已签定,您要的采购质检小组人员,郑工发了名单过来。同时提醒您,在S国建筑分公司与‘日夏’、‘华安’有个签约仪式,阿里部长有可能会邀请您过去。”

  “总部的年度总结已经过来,中国分行是全世界分行里业绩最好、盈利率最高的分行,Mike给了200万奖励的承诺。”

  说到这里,喻敏的脸上一片喜气。

  “200万。”夏晚点了点头,情绪也瞬即好了起来,看着喻敏笑着说道:“你的意思是加薪还是给红包?”

  “给红包吧,全球经济下行,多数银行都在减薪,总部也在减薪,虽然我们的业绩逆势而行,却也不便风头太过。”喻敏看了夏晚一眼,忙又说道:“当然,也不是怕谁,而是从刺激的效果来说,加薪酬也就是加的那个月开心一下,后面就习惯了,都是自己应得的,没什么激励效果。”

  “放进奖金池的话,这次年终业绩拿一部分出来做奖励,留一部分进行阶段性持续奖励会更好。”喻敏知道夏晚的个性,忙否定了‘风头太过’这个说法。

  “恩,你去做计划吧。”夏晚倒是不置可否,低头边翻看着文件边说道。

  “Mike那边、还有其它分行,你可能需要回邮件表示一下感谢。”喻敏提醒着说道。

  “好。”夏晚点头。

  “我先出去了。”喻敏微笑着转身离开——这是中国分行连续三年在业绩和利润上拔得头筹了。

  今年掉了一个C&A的项目,但补进一个太古,算是基本持平;开劈独立投资新业务模式,加上S国的单,应该会是一个丰收年了。

  夏晚也做如是想,在电脑里翻看了一下给Mike的业绩预算,信心还是十足的。

  而Mike之所以这么大方,在总部减薪裁员的情况下,还给中国分行200万的年度员工奖励,自然也是看中了新年度中国分行的业绩贡献力。

  当下给Mike回了封感谢的邮件,然后在Mike那封业绩报告的群发邮件里,群回了一封新年问候的邮件后,便将这事儿放到了一边,开始着手处理明厉成的事情。

  只是刚刚将市公路项目审计处查到的问题,做了筛选分类,便接到了慕稀的电话——

  “京都的明行长在我这里,说是你让他过来的。”

  “找个地方让他等着,我一会儿过来。”夏晚伸手揉了揉额头淡淡说道。

  挂了慕稀的电话后,夏晚即刻将邮件发给了京都总行,并留言:“因是我推荐的京都,市里好歹给几分面子,事情现在还没闹开。无论这些事情是否属实,建议即刻调一位新的行长接任,否则项目有变。”

  合上电脑后,并将手机也调至振动状态——在这个时候,京都的电话自然是能不接、就不接。

  *

  “明厉成人呢?”来到慕氏,夏晚直接推开慕稀办公室的门,却并没有看到明厉成。

  “在会议室,我带你过去。”慕稀看了他一眼,眼底的红血丝依然隐约可见,心里微微一紧,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我自己过去。”夏晚同样没有提起昨晚的事,转身径直往会议室走去——五年合作,在慕氏的办公室来回过无数次,对这里自然是熟悉得与自己办公室一样了。

  “喂——”慕稀看着他的背影不禁跺脚,心里却又一片难过——爱她又怎么样,他们两个在一起,向来都是她让步。他从来都是连哄也不愿意哄她一下。

  只是,两个人好不容易走

  好不容易走到现在,她哪里还能去计较这些呢。

  慕稀低低叹了口气,亲自去咖啡煮了咖啡帮他送过去。

  *

  会议室里,夏晚进门便扔给明厉成一支烟,看着他安静的点燃后,直接问道:“我让你来找四小姐?”

  “夏行长,做到什么程度你才满意?”走到现在这一步,明厉成再笨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更何况,能坐到分行行长的位置,他又怎么可能真笨。

  也不过是色迷心窍,惹了不该惹的人而已。

  “我做了什么吗?”夏晚轻扯了下嘴角,将手中的一沓资料扔在他面前:“还是说,这些不是你做的,项目部冤枉你了?”

  明厉成不看那些东西也知道是什么,却见他并不慌张,只是沉眸说道:“这种事情,我有总行的人兜着,若不是有人故意去挖出来,就市政的两个审计,能查出什么?”

  明厉成眯眼看着夏晚,沉然说道:“夏行长,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四小姐这事是我做不得对,但当时我确实是喝多了,人有些失控。在喝酒之前,我一直是规规矩矩的。我明厉成虽然是初来乍道,但对于慕家的名头还是听说过,怎么玩儿,也不会玩儿到四小姐的头上去。”

  “这事儿你在华西、还有我老婆那里也给了我教训。我知道你就是想替四小姐出出气,我今天来就是想问问四小姐——这气她要出到什么程度,才算满意。”

  “出气是一方面,主要是我不喜欢你做京都J市分行的行长。”夏晚淡淡说道。

  “那么,我调离,你满意?”明厉成并不问这其中的原因,问也白问,这个男人,能想到用推荐项目的方式来整他,就没有什么招是他想不到的。所以他只要知道他的目的就好。

  “有亚安分行的地方,你都不去,怎么样?”夏晚这才慢慢点燃指尖的烟,敛着眸了淡淡说道。

  “夏晚,没必要做这么绝吧。”明厉成用力的吸了口烟,再大口的吐出来,看着夏晚,满眼阴翳的说道。

  “我夏晚做事,向来是赶尽杀绝,不给自己留麻烦。”夏晚也吐了口烟圈,眯着眼睛漫声说道:“慕家四小姐是顾止安的太太,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为她出头撑腰?”

  “你?”明厉成霍的站起来。

  “没错,亚安不需要京都成为对手,而未来京都派来的分行行长,来J市的第一件事,便是去亚安拜访——这就是我的目的。”夏晚淡淡说道。

  明厉成站在那里沉默着,算计着在他的目的里,自己是否还有活路。

  良久之后,才看着夏晚慢慢说道:“你和京都怎么斗,我不管。我从此以后离开银行业,如何?”

  “好。”夏晚连想都没想,欣然答道。

  “真的?”反而是明厉成不敢相信,双目紧张的看着他。

  “真的。”夏晚笑笑,只是简单的回答,多的一个字都没有——他出手只需做到如此,后面的事,顾止安自然会去做,所以说他答应明厉成,还真不算是骗他。

  “好,谢谢夏行长。后会无期。”明厉成用力的按熄手中的半截烟头,转身快步往外走去——原本高大魁梧的身材,在转身的那一刹那,竟似缩了水似的,看起来凄凉而可怜。

  第三节:爱着他粘着他

  “咖啡。”慕稀端着咖啡走进来。

  “谢谢。”夏晚接过咖啡轻啜一口,满足的叹了口气:“倒底是你煮的,好喝。”

  “我还以为,你会把源头都推到顾止安那边去。”慕稀沉眸看着他,意有所指的说道。

  “你很了解我,原计划就是这样。”夏晚又喝了口咖啡,点头说道。

  “为什么改变了呢?”慕稀问道。

  “这些人被逼急了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若只是商业之争,自然又另当别论。”夏晚放下咖啡杯,看着慕稀说道:“以后他再过来,你直接让保安拦着就行了。我先走了,行里还有事。”

  “昨天的事,你没有话要说吗?”慕稀起身看着他,眸底有着淡淡的失望。

  “昨天……昨天我喝多了些,温茹安中途碰到的,没发生什么。”夏晚想了想,还是解释了一遍。

  “我知道,可是……”慕稀点头。

  “我知道你不开心。”夏晚点头:“我以后要喝酒,只在家里。”

  “你……”慕稀见他如此干脆,心里不知道为什么,仍是隐隐的难过——他帮她解决所有的问题、他不做让她不开心的事情、他爽快的答应她有理或无理的要求,一点条件也不讲。

  可是,可是为什么她的心里仍然涩涩的难过着?

  “还不高兴吗?或者,要我答应你,在你和顾止安夫妻关系存续期间,都不要再管你的事?都不为你们过度亲密的举止而发脾气?”

  “还有什么,你一起说出来,我也想知道,我到底能做到哪一步。”夏晚的眸色淡然,不带一丝表情。

  “没有了,没有了,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我算什么。”慕稀猛的转身,眼泪一下子便涌了出来——这样的局面是她想的吗?他这是什么意思。

  看着慕稀微微耸动的肩膀,夏晚的眸色沉了再沉,半晌之后,直起身体边往外走边说道:“我先走了。”

  “夏晚,你混蛋!”慕稀抓起手边的咖啡杯,用力的往他身上砸去——没

  砸去——没喝完的咖啡一泼在了他的毛衣上,而咖啡杯砸在夏晚的肩膀上后弹落在地上,一下子摔得四分五裂。

  “慕总监。”

  听到动静的同事急急的推门而入,看着一脸沉郁却有又有些莫明的夏晚、一脸委屈脸上还挂着眼泪的慕稀,便又悄悄的掩上门退了出去。

  “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的事情以后都不要你管。”慕稀堵气的说着,大步往外走去。

  “要顾止安管吗?”夏晚伸手将她扯了回来,看着她沉声说道。

  “那你要我怎么办?”慕稀看着他大声喊道:“你说你在面对一个病弱的老人时无法出手、难道我面对一个病弱的老人,就能转身离开?”

  “你说我们之间不要再有误会、我们相处的时间那么少,要快快乐乐的,可你却让那个女人贴在你身上。”

  “夏晚,我真的很讨厌她。”

  慕稀看着夏晚,哭着说道。

  “那我以后不和她见面、不和她说话,行吗?”夏晚叹了口气,伸手将她揽进自己的怀里,轻轻抚着她的后背,无奈的说道:“我没有生你的气,我只是对现状有些无力。你告诉我,除了不让你误会、不让你难过,我还能做什么?”

  “夏晚,我越来越害怕,害怕你厌倦了这样的相处,厌倦到想放弃;害怕你觉得我这样很烦,后悔爱上我;害怕你又发现温茹安那么善解人意,比我好得多。”

  “夏晚,如果你不要我了,那我要怎么办……”慕稀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我记得你昨天好象很凶?”夏晚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那是因为她太讨厌了,你都不知道她是怎么贴在你身上的。”说到这里,慕稀不禁又是一阵恼火。

  “你这么凶,我怎么敢放弃、怎么敢后悔、怎么敢看上别人。”夏晚低低的叹了口气,用力的揉着她的头发,无奈的说道:“慕稀,以后和顾止安……还是保持距离,行吗?”

  “好。”慕稀用力的点着头。

  “慕稀,我的害怕并不你少。”夏晚拥紧着她,低低的说道:“慕稀,爱情的浓烈原本也比不上亲情的陪伴,更何况,我们的爱情原本也没有相守的时间。”

  “夏晚,你别害怕。你是夏晚呢,你是无所不能的;你是夏晚啊,我那么爱你。”慕稀用力的惦起脚尖,双臂圈着他的脖子,很认真、很用力的说道。

  夏晚沉眸看着她,红红的眼圈、明亮得发光的眸子、努力想讨好的笑脸,这样一个用力爱着他的女孩子啊,为什么,他竟然没有信心?

  “夏晚啊,昨天晚上是我们第一次吵架对不对?以后我们不吵架好不好?”慕稀双脚站到他的双脚上,这才感觉更轻松一些。

  “你想发脾气尽管发,没关系。我不和你吵。”夏晚双手抱着她在桌上坐下来,看着她温柔的笑了笑,柔声说道。

  “你的意思是,我这两天脾气都不太好吗?”慕稀吐了吐舌头,小声说道。

  “我的意思是,其实你吃醋的样子挺可爱,当然我还是会注意不让你有吃醋的机会。”夏晚笑着说道。

  “嗯哼。”慕稀将脸深深埋进他的胸前,只觉得心又安了下来——似乎不管发生多大的事情、只要他还在身边、他还肯抱她哄她,她就能心安下来。

  对于爱情,她看得比他简单,她一直相信,只要熬过这一段时间、只要他不烦她不后悔,她们最后就一定能够在一起!

  *

  “肩膀疼不疼啊?”收拾了会议室,送夏晚到电梯间,慕稀小声问道。

  “不疼,不过打老公以后可不能成为习惯。”夏晚伸手拧了一下她的鼻子,笑着说道。

  慕稀的脸不由得一红,轻声说道:“那个明厉成,会不会报复你?”

  “不怕。”夏晚摇了摇头,看见电梯过来,便拍了拍慕稀的脸,轻声说道:“不用担心,我能处理。最近有些忙,可能会少过来些,有时间过去我那边。”

  “我送你下去。”慕稀与他一起进了电梯,在电梯里搂着他的腰不肯松手。

  “要成小尾巴了。”夏晚伸手揉着她的头,看着她粘人的小模样,只觉得心底某处最柔软的地方,深深的沦陷了下去。

  “会不会烦?”慕稀笑眯眯的看着他。

  “喜欢。”夏晚低头,在她额头上轻吻了一下,看着她柔软的说道。

  “那我就一直跟着你。”慕稀小声说着,整个人缩在他的怀里,小小的、暖暖的样子,能够将他对未来所有的不确定,全都融化。

  “真的要走了,你也好好儿工作。稀世要推广,上货量也要大了。”下了电梯,夏晚拉下她绕在自己腰间的手,柔声说道。

  “知道了,再见,你要小心那个明厉成。”慕稀点了点头,朝他挥了挥手后,抱臂靠在墙边,看着他大步离去的背影,脸上暖暖的笑意一直没有敛下——如果没有结婚这档子事、如果和他就这么亲昵的相处着,该是多么幸福的事啊。

  *

  【一周后】

  京都总行一纸调令,将明厉成调离了J市分行,而另一个调来的行长,则如夏晚所说,到J市第一天,还没到行里报道,便去了亚安拜访夏晚。

  而夏晚则亲自将他带到了黎副市长办公室,三人就未来的合作,做了深入浅出的分析与沟通——这深入浅出的沟通,夏

  的沟通,夏晚让银行公关部以通稿的形式发在了财经新闻网上。

  第二天,夏晚便安排了去S国,参与S国与‘日夏’、‘华安’的公开签约仪式。

  *

  “银行新贵到职第一天便与市副行长共商合作计划;明厉成去向成迷?”顾止安看着财经新闻,沉吟了一句,对说道:“将明厉成的料报给财经新闻的记者。”

  “好的。”放下电话,一个早就准备好的文件包,便直接发给了财经新闻网的记者。

  当天,明厉成在原分行所有的经济问题,以他这么快落马为契机,全部被报料了出来;大小记者成功的在他离开J市以前,将他堵在了家里。

  直到银监会根据报料资料,发起公诉,前后三天的时间,他家里的财产、他个人的自由,全部被控制了起来。

  因为夏晚不在市内、而报料者的身份也被保密,所以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事系谁所为,又是为了什么这样做——至于顾止安,因为事发当晚他与顾止安没有见面,事后顾止安推荐他做公路项目,也一直以为是上头关系的原因。

  所以直到被公诉,他也没有将事情与顾止安联想在一起。

  这件事,对于京都与市政的合作,多少还是有些影响,但因为京都新上任的行长过来第一天,便与黎副市长见了面、加上总行的秦行长也托了首都的关系给黎副市长施压,所以这项合作,到底还是保了下来。

  但也正因为如此,加之为了不使京都总行受到明厉成的牵连,秦行长派了总行审计部来协助公检机关的公诉,与明厉成也暗中达成某种协议,最终将事情压在了明厉成这一层,以入狱十年、没收部分财产为终结。

  当然,这都是后话,最新的进展,则是京都银行总部急急的派了审计人员过来,一直盯着明厉成的案子。

  *

  “明厉成进去了,总行的态度是弃。”电话里,顾止安语言简练的说道。

  “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夏晚沉声说道。

  “因为你替新行长引荐了黎副市长,而且第二天就离开了J市,所以没有人将明厉成的事与亚安联系在一起。”顾止安淡淡说道。

  “听你的话,似乎觉得有些遗憾?”夏晚不禁冷然说道。

  “这件事我们是同盟,何来遗憾之说?”顾止安沉然说道:“再说,我也不想慕稀为你而担心——于她来说,你的消息越少越好;你越不需要人担心越好。”

  “我没有和你聊慕稀的兴趣。”夏晚冷冷的说道。

  “同样,我也不想和你聊。只是,因为你们交往六年,有些事情我还是要问你一下。”顾止安淡淡说道。

  “她有事?”夏晚的语气立即紧张起来。

  “在家里歇了两天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肯看医生,只说是老毛病。我看她脸色苍白得有些不正常,而她的工作安排,应该是这两天要出差河北。”顾止安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担心。

  只是等了半晌,也没等来夏晚的回答。

  “既然你也不清楚,我还是逼她去医院检查一下。”顾止安的声音越发焦燥起来。

  ------题外话------

  关于《权少的新妻》的年度类别文评选投票:

  书院开展2015年度类别文投票,《权少的新妻》为参选作品,请各位亲继续支持投票。

  投票地址:ong//

  投票方式:直接点击袁雨名字后的投票二字即可。

  投票资格:2015年下半年有30元以上的订阅消费、并绑定手机号的阅读帐号。

  恳请支持!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29 他着他粘着他》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