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30 逃开他的温柔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顾止安的心动

  “是老毛病,她公寓里有药,内服的红枣姜糖茶、外敷的贴剂,你让秦婶给她送过去。”在顾止安就要挂断电话前,夏晚淡淡说道。

  “好,谢谢。”顾止安似乎松了口气。

  “你家里不是有医生吗?这事儿还要你来问我?”夏晚的声音一片冷淡。

  “她有她的想法,她喜欢给人添麻烦。”顾止安的声音里,带着丝丝暖意。

  “倒是习惯给你添麻烦了。”夏晚不由得一声冷笑。

  “给我添麻烦是理所当然。”顾止安轻笑一声,再次道谢之后,便挂了电话。

  而远在S国的夏晚,却忍不住将手中的电话砸在了桌面上——时间在不知不觉的往前走,他们以夫妻身份的相处,将会越来越自然、越来越习惯。

  而他,纵有爱情,又能如何?

  当这个认知越来越清晰之后,他对与慕稀的未来,也渐生出一股无力的慌张来——爱情从来都比不过陪伴,一个远在天边的恋人、一个知病知暖的亲人,谁更重要,一目了然。

  *

  【J市,顾止安家里】

  “秦婶儿过来照顾你几天。”顾止安对盘膝坐在沙发里,一手按着小腹,一手在电脑上调整绘图的慕稀说道。

  “哦,好。”慕稀点了点头,又似想起什么,抬头看着顾止安问道:“我就这两天难受点儿,过去就好了。秦婶儿过来,会不会太麻烦?”

  “作为这个家庭的女主人,找个人来照顾自己,也怕别人会麻烦?”顾止安沉眸看着她,语气里有些淡淡的责怪。

  “我对我们关系的定位,一直很清楚。”慕稀‘啪’的一声合上电脑,看着顾止安认真的说道。

  “那也不影响你在这个家里女主人的地位。”顾止安温润的笑了笑,淡然说道:“慕稀,我希望我们的相处能更自在一些,我们之前的约定,我也没想过要改变。”

  “顾止安,对于你、对于这段婚姻,我一直感到很抱歉。是我因着自己的目的,将一段婚姻过成了儿戏。但我真的想成全自己一次,你能理解吗?”慕稀用手压着腹部,勉强笑笑说道。

  顾止安轻轻摇了摇头,声音依然轻缓温柔:“你身体不舒服就别想这些了,日子是要一天一天过的、不是用来一天一天想的。我是个典型的理工男,你和我说这些我确实有些理解困难。你知道我总是希望你快乐就行。”

  “顾止安,真不知道你是真的不懂还是装不懂。”慕稀低头失笑,整个人都疼得窝进了沙发里,只是虚弱而坚定的说道:“我和夏晚相处六年,我相信他所有的一切。”

  “他确实是个值得信任的男人,包括曾经对你的拒绝。”顾止安淡淡说道。

  “你也知道那是曾经了。”慕稀的脸色微微一变。

  “你们的感情发展,不符合我的分析逻辑。”顾止安微微一笑,看见慕稀的脸色越发难看,当下便又说道:“当然,有些事不能用逻辑来判断,这一点我还在学习。或许一段时间后,我能有新的发现。”

  “好了,不舒服就不要加班了,无论从朋友的角度、还是从合作者的角度、又或从家人的角度,我希望你这次去北方的行程,至少推迟到身体好了之后。”顾止安看着她柔声说道。

  “我有自己的计划。”慕稀抬眼看着他,并不打算就自己的事情,与他有更深入的讨论。

  “好,你自己安排。”顾止安的眸色微暗,却忍着心里的不快,保持着温润的态度:“我还有个视频会议,先下去了。”

  慕稀打开电脑,继续用一只手在电脑里工作着。

  顾止安暗自叹了口气,起身沉默着往外走去。

  直到小书房的门被关上,慕稀才有些吃力的将电脑放到地上,整个人疼得蜷缩在沙发的一角。

  “四小姐,你这是何苦。”秦婶端了红枣姜糖茶推门而入,看着她痛得要死要活的样子不禁直叹息。

  “秦婶儿,你可来了。”慕稀接过冒着热气的茶,贪婪的喝了一大口,虽然于疼痛并没有什么缓解,却仍从心理上感觉舒服了许多。

  “来,衣服掀起来,我帮你贴上。”秦婶儿从口袋里拿出外贴片后,在慕稀的身边坐下来,用脸试了试自己的手温后,才去揉她的肚子:“唉,你呀,就是年轻的时候不听话,冷的东西吃多了,你看,秦婶儿揉着就感觉里面硬硬的一块,都是冻的。这血冻住了下不来,自然是疼了。”

  “秦婶儿,你也知道那是年轻的时候了,现在我都一年四季不吃凉的了,可也不见好。”慕稀委屈的说道。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你任性了十几年,哪儿能儿一下就好了。好了,我给你贴上。”秦婶儿心疼的拍了拍她的小腹,将外贴片仔细的贴在她的小腹中心,然后又拿温水袋给她温着。

  “唉呀,真是太舒服了。”慕稀双手按着热水袋,一直蜣着的身体,这才略略放开了些。

  “都说生孩子了就不疼了,你这也结婚了,我看倒是可以考虑生孩子的事,也省得每次都疼得死去活来的。”秦婶儿端着姜糖水又喂了她几口,这才作罢。

  “生孩子……”慕稀敛下眸子,低低的重复了一句,半晌之后才说道:“秦婶儿,我有病,您知道的。”

  “傻孩子,咬咬牙过了心里

  孩子,咬咬牙过了心里那道坎儿,就什么都好了。”秦婶儿看着她心疼的说道。

  “以后再说吧,怎么也得熬过这几天,马上要出差了呢。”慕稀低低叹了口气,让秦婶儿帮她将电脑拿上来后,又开始专心致志的改稿。

  “都没见过哪个女孩子像你这么拼的,怎么说也是个千金小姐呢。”秦婶儿叹了口气,起身往外走去。

  慕稀绘图的手微微顿了顿,稍许沉默后,又重新开始修图。

  “千金小姐?”

  慕稀心里不禁苦笑。就因为这个‘千金小姐’的身份,才让她比一般的女子背负得更多。

  若不是‘千金小姐’这个身份,即便她任性,又怎会在对爱情失望的,连情绪缓冲的时间都不给自己,便将自己打包交给了顾止安。

  合约期内不收购、10亿的流动资金,哪一样,都是对她的诱惑——也正因为此,每每与顾止安提起未来的离婚,她总觉得愧疚。

  她是个没有良心的人、她也是个没有契约精神的人。因为她是女子吗?所以要让别人来承担她这许多的错误。

  ‘千金小姐’,或许就是这个身份,让她如此任性自私自我。

  慕稀越来越低落的情绪,将画面中国红的绘图,无意间全修成了灰色。

  *

  “秦婶儿,她怎么样?”晚餐的时候,慕稀没有下去,顾止安有些担心的问道。

  “我一会儿单独熬一碗粥送上去,她总是这样,您不用太担心。”秦婶儿看着顾止安说道。

  “一般持续几天?有什么要特别注意的?”顾止安点了点头,继续问道。

  “也就两三天,注意保暖就好。”秦婶儿说着,抬头看了顾止安一眼,似是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您可以直接告诉我,她大小姐有时候听不进去您的话,我大约还是能有些办法。”顾止安看着秦婶儿微微笑了笑。

  “也没什么,就是这几天她容易犯手脚冰凉的毛病,最好在家呆着哪儿都别去,特别是北方。”秦婶儿勉强笑笑说道。

  她知道慕稀一直喜欢夏晚,慕稀也常托自己照顾夏晚,现在虽然与顾止安结婚了、也各自见了双方的家长,可也没见她对夏晚疏远起来。

  慕稀到底怎么想的,她并不十分清楚;与顾止安相处得如何,她也并不十分清楚;倒是拿不定主意,是否要将慕稀的这些私事告诉他。

  “她正好有个出差计划。”顾止安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

  “这时候是这样,以前有保镖程成跟着照顾。现在,您看……”秦婶儿聪明的没有在顾止安面前提起夏晚,只是问着顾止安的安排。

  “我劝劝她,最好不要出门。”顾止安点了点头,放下碗筷后,对秦婶儿说道:“我先去书房,粥熬好了你先端给我。”

  “哎,好。”秦婶儿点了点头,目送顾止安上楼后,也放下了碗筷。

  其实在她看来,嫁给顾止安也没什么不好,这房子装修得,完全是四小姐喜欢的样式,可见顾先生还是很用心的。

  夏晚虽然也好,可夏晚不会哄人,对四小姐也不用心。女人麻,还是要有人疼才好,找个自己喜欢的,不如找个喜欢自己的。

  *

  晚上,当顾止安端着秦婶儿熬的粥去到楼上书房时,慕稀正卷着被子蜷在沙发里,没有关机的电脑静静的躺在地上,在昏暗的房间里,闪烁着跃动的光芒。

  “慕稀?”顾止安将粥放在旁边,轻轻拍了拍蜷在被子里的她。

  “恩?冷……”慕稀睁眼看了他一眼,整个人缩得更紧了。

  “喝碗热粥暖和一下?”顾止安轻声问道。

  “恩。”慕稀轻应一声,却连眼睛也没有睁开。

  顾止安将手探进被子里,找到她按在腹部的手,不由得大吃一惊——盖着被子,居然还冷得跟铁一样:“怎么这么冰?怎么能放在肚子上?”

  “睡会儿就好了。”慕稀轻扯了下嘴角,轻轻推开了他的手。

  顾止安沉着脸,用力的将她的双手握在自己的大手之间,慢慢的摩挲着:“我帮你捂捂,捂暖了我就走。”

  “顾止安……”慕稀睁开眼睛看着他。

  “聪明人都不会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顾止安粗声说道。

  “我现在就是想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也没力气推开你。”慕稀轻撇了下嘴角,慢慢闭上了眼睛。

  “恩,识时务终究还是聪明人的做法。”顾止安淡淡说道,一只大手摸到她的脚——简直和铁块有得一拼了。

  顾止安低低的叹了口气,用力拉直了她的腿,将她的脚塞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喂!”突然接触到温暖的慕稀,也被自己的温度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往回缩。

  “别动,一会儿就好。”顾止安用手按住她的脚。

  “哦……”慕稀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终是没有再拒绝,只是慢慢闭上眼睛后,双腿依然僵硬紧张。

  静谧的房间里,气氛亲昵中带着温暖,他将她的脚护在衣内、双手轻轻揉搓着她冰凉的双手,所有的动作都带着理所当然的安适与宠爱;她缩成小小的一团,身体有些紧张的不自在,而手脚在慢慢变暖间,却又无法拒绝他这样的接近。

  人与人的相处或者就是这样,你拼命想接近的那一个,总是在你需要的时候,他会

  时候,他会不在身边;你努力想保持距离的这一个,又总是理所当然的,将自己的好一股恼儿全给了你——而且,他的理性与冷静,让他这样温柔的动作,也显得刻板而实际,并不带一丝迤逦,以让她没有太担心夏晚的情绪。

  或者,顾止安的理智、冷静、理所当然,在他们现在的这段关系里,其实占了巨大的优势——至少,她在保持着对两者关系的警觉之外,对他并没有刻意的防备。

  *

  时间在她手脚慢慢变暖中,一分一秒的走过。

  当窗外第一缕晨曦穿透过透明的屋顶时,两人同时睁开了眼睛——他依然将她的手脚捂在怀里,额头低低的抵在她的膝盖处;她的身体早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全然的放松,并下意识的靠向了他的身边。

  “忘了拉上屋顶的帘子了。你要不要再睡会儿?”顾止安的声音有些初醒的嘶哑。

  “不睡了,今天要去公司。”慕稀淡淡说道,原本放松的身体,又重新紧张起来。

  “我都怀疑你是冷血的,我到半夜才睡着,那时候都捂了你三四个小时了,还是冷的。”顾止安看着她微微的笑了笑,声音与笑容里,满满都是微温的柔情。

  “不好意思啊。”慕稀自然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的,看着他不由得讪讪的笑了笑。

  “所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捂暖的,后来就睡着了。”顾止安笑笑说道。

  “哦。”慕稀轻应了一声,下意识的往回缩了缩自己的脚。

  “肚子还疼吗?今天一定要去公司?”顾止安松开双手,让她的双手和双脚都恢复自由。

  “好多了,出差前有些资料和图稿需要准备。”慕稀点头说道。

  “好,我今天去慕氏也有事,一起吧,一会儿我在楼下等你。”顾止安点了点头,伸手揉了揉有些发麻的双腿后,用手扶着沙发慢慢站了起来,然后转身离开——似乎并无半些留恋,却在拉开书房门的时候,嘴角不自觉的噙起暖暖的笑意。

  他没有与女子近距离相处的经验,但他知道自己喜欢与慕稀这样的相处——自然而温暖。

  或许这世界天然便有这样一种规则,一个男人在这一生中,总有那么一次,想要去爱一个女人、想要去宠一个女人、想要将自己的温柔、包容,给到一个女人。

  第二节:逃开他的温柔

  “千语,我上午直接去慕氏,你在30分钟内,将慕氏最近的资料送到我家里。”顾止安洗漱后便给夏千语打了电话,然后去一楼看了父亲后,又回到书房,打开邮件看最近慕青的动作。

  在慕青上任半个月的时间里,公司原本频临解散的市场推广部又重新启动了起来;同时,慕青花了10天的时间,将所有的客户全部走访了一遍,一来为稀世的一类客户专门订制了推广补贴政策——即客户自行推广的,达到公司对品牌的推广要求,便即给予费用补贴、柜台补贴、新款先拿货、免费在公司电子商务平台上给予推广;

  对于C&A下柜后,没有继续经营‘稀世’的老客户,慕青则拿了慕城留下来的几款设计稿、以及设计师席怜一起去,谈‘稀世+’的定制计划,但凡重新启动慕氏合作的老客户,根据其一次性打款情况,给予1至5款的专属订制产品;

  同时给产品做市场推广的客户,则再多给两款慕稀亲自设计的订制产品,那么这类客户最多就有7款定制,是全国市场皆不会重复的——这些产品,是国内顶级设计、占据慕氏自有推广渠道顶级推广,拿了这样产品的客户,不做起来都难。

  所以慕稀将所有的资金资源和设计资源,全部集中在了一级客户的身上,这些客户不仅有自己现成的渠道,还有一流的推广能力,正好可以与慕青全面启动产品推广的计划结合起来。

  显然,慕青拿到了与顾止安相同的资料——在全国各大小推广渠道里,临时可插进去的已经不多,仅凭慕氏自己的能量,恐怕是有心有钱也办不到的事。

  所以慕青拿出各种政策,推动客户自行推广,一来能找到最适合的推广渠道、二来推广方式也最贴近消费者。

  “顾先生,这种广撒网式的推广方式,对于品牌形象的保持和提升并没有帮助。”夏千语将资料递给顾止安,看着他冷静的说道。

  “在停止一年不推广的情况下,已经没有更多的渠道可供他选择。”顾止安接过资料边看边说道:“所以他选择最笨、最土、也是最有效的一种方式,就是广撒网,先把‘稀世’和慕氏从消费者记忆中拉回来,再求符合定位的推广。这是一个营销老手在短期内能想到的最有用的做法。”

  “如果这样,是不是已经违背了约定?”夏千语已经将公司与慕氏的合约,背了个滚瓜烂熟。

  “确实。”顾止安微微笑了笑,抬头对夏千语说道:“资金都安排好了?”

  “是。”夏千语肯定的点头。

  “今天和我一起去慕氏,有没有问题?”顾止安沉眸看她。

  “没问题。”夏千语用力的点头,沉着的眼底,划过一丝明亮的光彩。

  “去车里等我。”顾止安将看过的资料递回给她。

  “是。”夏千语接过资料,转身快速往外走去——慕青的行动,已经盯了有半个月了,今天才见动作,顾先生是准备出手了。

  了。

  夏千语如是想着,只是心里仍然没底——合作的款项依然压着、十亿流动资金的第二期已经划帐,听说慕青也在给公司分批注资,而这第二期款的到帐时间,正好是慕青资金到位的空档,也算是给慕氏救了急。

  而这件事,顾先生是没有与四小姐说的。四小姐最近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客秋冬新品开发以及客户定制款上,已经很久没有过问公司的资金情况。

  所以夏千语现在完全无法揣测顾止安的用意——既然想不通,那就照他的意思去做,做完了再分析。

  夏千语出门、上车,自觉的坐在了驾驶室的位置。

  *

  “哎——”刚刚在餐厅坐下,顾止安便伸手抓住了慕稀的手,倒让她意外得低呼出声。

  “怎么又成冰了?”顾止安皱眉看着她。

  “体外循环和体内循环的功能不同。”慕稀轻轻抽回自己的手,端起秦婶儿准备的粥边喝边问道:“顾伯伯看上去好多了。”

  “进去看过他了?”顾止安也习惯了她的态度,不以为意的拿起早报慢慢的看起来,在看以有关慕氏的新闻时,眸光微微闪了闪,想了想,拿了手机编辑信息给发了过去。

  刚给的信息发送完毕,慕稀也刚好吃完早点:“走吧。”

  “只吃这么些?”顾止安收起手机,拿了纸巾递给她后,看着她温润的问道。

  “恩,走吧。”慕稀抬腕看了看时间,边抓起放在身边的包边起身往外走:“我习惯自己开车,还是不坐你的车了。”

  “你……”顾止安的脸色不由得一沉,淡淡说道:“至于这样吗?你正常的时候我也没干涉过你什么,也不过是你身体不舒服,我才多关注一些。”

  “我……”慕稀脚下一顿,轻咬着下唇,低声说道:“顾止安,对不起。不过……我真是习惯了自己。”

  “若从心里抵触,有些习惯永远也改不了。所以到底是习惯,还是克意,你比我更清楚。”顾止安看着她冷冷说道。

  “顾……”

  “慕稀,我们都不是儿女情长之人、也不是谨小慎微的性格,无论我们以夫妻相处、还是现在合作伙伴以工作为理,都不值当你这样做——我认识的慕稀、慕家四小姐,光明磊落、大气利落。”顾止安打断了慕稀的话,直接拉起她的手,快步往外走去。

  “此一时彼一时,我有自己要维护的人、有自己想保护的事情,我便再做不到光明磊落、做不到大气利落。”慕稀从他手里抽回自己的手,看着他沉声说道:“顾止安,在这件事情上,我知道我对你失了信、对你心里有愧,可正因为如此,我至少要对得起一个人,那个爱我的人。”

  “他就值得你这样维护?”顾止安低声吼道。

  “他值得。”慕稀轻扬下巴,眸光明亮着,脸上、眼底,全是毫无顾忌的、爱情的光彩。

  “慕稀,你可以有更聪明的做法、你可以让自己有更多选择、你可以让自己的行为变得更有价值,而最后你也可以继续维护他,可你为什么偏要选这种最傻的做法?”顾止安的双手不禁意间紧握成拳,声音低沉着,已带着丝丝怒气。

  “我知道你的意思,也不过是利用你对这段婚姻的坚持,从你这里继续捞一些好处,最后再我们的婚姻不复续存的条件后,再和你离婚,回到夏晚的身边,是吗?”慕稀看着顾止安不停的摇着头,失笑着说道:

  “顾止安,如果我让你有这种感觉,我真的十分抱歉。如果我要利用你,我也会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我不会一边利用你给慕氏的资源、一边维护自己与夏晚的感情。”

  “我承认我不够聪明,在选择你时,便一条心只想到自己的逃避、只看到你的资源,便不计其它;在后悔的时候,便只想维护与夏晚的感情。我无法做到你说的那样。”

  “你说我笨也好、傻也好,我便是这样了。顾止安,对不起,我们的婚姻始终是我对不起你,但你现在不要逼我,或许我会真的自私的选择就此离开。”

  慕稀看着顾止安大声说着,转身快步走向了自己的车子——她知道她不对、她知道她自私,可她不想让自己陷处这样的两难里。

  顾止安,若还是当初拿证时候的那个顾止安,她或许可以更加心安理得一些;可现在的顾止安,不禁意间流露出的温柔、对她脾气里的呵护,让她不敢。

  她居然在害怕,怕他会爱上她。

  *

  脚下加大油门往前开去,慕稀的情绪一片纷杂——她要与自己的合法丈夫保持距离,去维护与另一个男人的感情,这是件多么可笑、多么任性、多么让人难堪的事情。

  这件事从头到尾,顾止安什么错也没有,她又有什么理由让他承受这样的屈辱。

  “真希望这样的日子能够早些结束。”

  “顾伯伯,我真的和你一样的希望,你的病情被误诊了,突然有一天医生告诉您,您只是普通的肺病。”

  “那样该多好啊。”

  慕稀低低的叹了口气,在一个十字路口将车速放缓,却因着腹部翻江倒海的疼痛、因着这理不断、剪还乱的感情,浑身越发的冷得难受了。

  *

  “客户都约好了吗?”

  “是的。”

  “图纸修改稿过了没有?”

  没有?”

  “过了,这三家客户,慕总交待您顺便走访一下。”

  “好,我出发后,帮我联络他们,告诉他们我的行程。”

  “OK,没有其它问题,这是您这次出去要带的资料。”

  “好。”

  *

  慕稀花了30分钟,处理完出差前所有的图纸确认与客户联络,在顾止安还在与慕青沟通的时候,便迅速离开了公司,回到自己公寓拿了行李后,便直接往B市而去——她不能与夏晚有更多相处的机会,至少也可以减少与顾止安相处的机会。

  至少,她该让夏晚放心,虽然这对顾止安真的不公平。

  在踏上飞机的那一刻,她面对阴沉的天空沉沉的吐了口气——连她自己也没察觉,这次的离开,竟有些逃跑的感觉。

  在逃什么?

  心底深处隐隐的想法刚冒出一点苗头,便被她压了下去——她不愿意让自己的愧疚、不忍,在顾止安的温柔里生了根、发了芽,而让这份愧疚与不忍,压过她对夏晚的感情。

  “顾止安,在你和夏晚之间,我只能选择对不起你了,对不起!”慕稀对着天空轻轻闭了闭眼睛,努力的让自己与夏晚的爱情,增加更多的可能。

  ------题外话------

  关于《权少的新妻》的年度类别文评选投票:

  书院开展2015年度类别文投票,《权少的新妻》为参选作品,请各位亲继续支持投票。

  投票地址:ong//

  投票方式:直接点击袁雨名字后的投票二字即可。

  投票资格:2015年下半年有30元以上的订阅消费、并绑定手机号的阅读帐号。

  恳请支持!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30 逃开他的温柔》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