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31 顾止安出手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慕青的对策

  “又不舒服了吗?让秦婶儿帮你调养一下,熬过这两天再去出差。”手机嘀嘀的响起,是夏晚发过来的信息。

  看着手机里并不算有温度的文字,慕稀握着电话的手下意识的收紧着——只要是他的话,哪怕是只言片语,她也甘之如饴。

  她想,她上辈子一定是中了夏晚的毒,以至于这辈子无论如何也逃不开他。

  “在干什么?是不是又在公司准备出差的资料?回话。”夏晚的信息接连着闪了进来。

  “已经在飞机上了,公司最近的情况有些紧,我必须得努力呀!”笑得眉眼弯弯的慕稀,看着这一句带着撒娇味道的话,‘咻’的一下飞了出去,心情一片明朗的温暖。

  “上飞机了?”夏晚的电话立即打了过来。

  “是啊,马上要关机了。”慕稀点了点头。

  “药带了没有?穿的什么?”夏晚沉声问道。

  “药都带了,穿了羽绒服啊,每年都走这么一趟,衣服都有的。”慕稀低头扯了扯在飞机上已经脱下来的羽绒服,轻声答道。

  “恩,飞机上有暖气也不要喝冷饮,找空姐要白开水就好。有事给我打电话,我还有两天回国,处理完行里的事就去你那边。”夏晚的声音淡然中带着温暖,比在身边的时候要温柔得多。

  “知道了,要关机了呢。我到了给你电话。”慕稀对走过来提示她关机的空姐点了点头后,对着电话那边小声说道。

  “好,你挂吧。”夏晚轻声应着,却第一次,在说了再见后,没有先于慕稀挂电话——这让慕稀有些不习惯,握着电话好一会儿,见他仍然没有挂掉,才轻声说道:“我挂了。”

  轻轻按下挂机键,慕稀的嘴角一直噙着甜蜜而温柔的笑意——那个永远淡漠自大的夏晚,终于也有些改变了呵。

  “是男朋友电话吧,小姐看起来好幸福的样子。”一直等在旁边的空姐,看着慕稀笑眯眯的说道。

  “不好意思。”慕稀当着空姐的面,将电话关机后,抱歉的说道。

  “没关系,这个时间刚刚好。”空姐微笑着晗首之后,继续往前走去。

  慕稀拉起羽绒服盖在自己的腹部后,转头看向窗外,天气依然阴沉,而她的心情却因着夏晚的这个电话,而变得明媚一片。

  *

  慕氏公司,慕青办公室里,顾止安与慕青的脸色都一片冷冽,看起来两个人谈得并不愉快,而两个人谁也没有让步的意思。

  “你这样做让我很为难,我答应过慕稀,在两家公司的合约期内,不会启动收购程序。”顾止安看着慕青淡淡说道。

  “启动又如何?慕氏就坐等你收购吗?”慕青的语调同样冷淡。

  “我们都是成人,最好还是用成人的方式来沟通,你这样和我赌气,没有什么意义。”顾止安不由得微微笑了笑——这个慕青,从某个角度看起来,与慕稀还真是相似。

  “顾止安,我想你是弄错了,第一我不会拿慕氏的前途来任性、第二我没有与对手赌气的习惯。”慕青轻扯嘴角,冷洌说道:“我不能说,慕氏与的对赌协议是个错误,但让企业、让品牌停滞不前、甚至倒退的做法,肯定是个错误。”

  “投资慕氏,慕氏如期、如约交给对赌的利润数据即可,你们偏要补充一条,在合约期内的推广必须得到的同意——这个补充条款于慕氏来说,肯定是个错误。而慕氏,换股东、改股权,就是为了修正这个错误。”

  “既然这样,那我们确实没有继续沟通的余地。”顾止安微微一笑,站了起来,看着慕青说道:“不管条款是否错误,慕氏违约,那么的投资资金便启动冻结程序;依合约给慕氏一周观察期,若上述行为没有得到有效控制,便启动收购程序。”

  “想来慕总是已经决定了,所以,我们下周股市见。”

  顾止安说完,转身往外走去。

  “顾先生。”夏千语迅速跟上,并喊住了顾止安。

  “还有什么需要提醒慕总吗?”顾止安回身,在对夏千语说话,眼睛却看着慕青。

  “关于十亿的支持资金的使用,您的决定是什么?”夏千语朗声问道。

  “十亿与项目无关,是我以慕稀丈夫的身份给公司的支持。”顾止安淡淡说道。

  “好的,我记住了。”夏千语微微一笑,转身向慕青鞠了个躬:“慕总,再见。”

  在顾止安和夏千语离开后,慕青的脸上是淡淡的沉郁——若只是业绩对赌,凭他现在的思路和做法,自然有把握达到协议的约定。

  但若启动收购程序,他便是内忧外患了——慕氏的流通股份占了整体股份的40%,慕氏大股东全部60%的股分,分散在两个老股东、慕家四兄妹的手里,慕青现在占其中可35%,按60%计算的话,也就是21%;也就是说,只需要购入流通股的22%,就能成为慕氏最大的股东。

  而以慕氏现行的股价来看,收购22%的流通股,只需要150亿——这对于一个跨国投行来说、对于一个轻易能从公司现金流里拿10亿零花的投资人来说,并不是一个大数目。

  一个大数目。

  而慕氏能做的,只能是申请停牌,让没有介入的机会;但停牌并不能最终解决问题;或是做庄拉高股价,增加的收购成本,但以现行股价来看,就算能够拉高一倍,也不过是300亿,他不能赌在慕氏上的决心。

  所以这一招的结果,除了把慕氏卖得更贵一些外,依然救不了慕氏。

  又或者启动毒丸计划,增发流通股,以摊薄持股的比例,同时说服其它拥有慕氏股票的小股东、散户股民,不要抛售手中现有的股票。

  增发他可以做到,但说服小股东,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当然,若是容易的话,也不至于有那么多企业在资本的恶意收购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这一招可以用,成功的几率不大,不到实在无法可想,他还不敢出。

  最稳妥的做法,便是他自己拿钱,将市场上流通的股份回购10%,那么他自己便能有31%的股份,流通股则减少至30%,就算对方全买去,成为慕氏第二大股东,也还无法掌控公司,但10%的股份,需要60—70亿——他真的没有这么多钱!

  父亲留给他的25亿现金,他用了10亿给慕城付首付,买了慕城10%的股份;还有15亿用作稀世全国的推广,已经是捉襟见肘。

  若没有顾止安的那十亿支持资金,公司的后台运转,也确实会出问题。

  而且在回购过程中,对方若高价抢单,这个收购的成本将会越来越大,翻倍都有可能——到那时候,在资金用光的情况下,慕氏便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儿了!

  所以,他必须找同盟者,而这个同盟者,还必须没有吃掉慕氏的野心。

  *

  “夏晚,我是慕青。”慕青想了想之后,还是给夏晚打过电话。

  “恩,什么事?”

  “与你谈一个合作。”

  “慕氏与亚安,刚刚解除合作。”

  “解除与重启,都不过是利益分配的问题。”

  “你说说看。”

  “投资慕氏,成为慕氏第二大股东。”

  “亚安曾有‘C&A’60%的股份,每年可分配‘C&A’60%的利润;若现在占有慕氏整体20%的股份,我将得到的利润便是慕氏整体的20%;慕青,这个帐你应该比我会算,第一,比例小了;第二,慕氏整体的利润率远低于C&A单一品牌的利润;你说我从高利投资中撤出,再重以低利方式投资,我要如何向总行要钱?”

  “慕氏与签了对赌之约,以C&A还在时的业绩为基础,业绩逐年递增幅度必须达到协议约定——也就是说,只要慕氏能达到这个业绩约定,亚安在第三年,便能拿到与之前相同的利润。再往后,结果自然不用我说。所以夏晚我有必保慕氏不死的决心、你也应该有对企业未来发展预期的眼光。”

  “听起来似乎是这个道理。你做个计划书给喻敏,她现在负责银行之外的一个投资体系,我见过她的分析报告后,会给你回复。”

  “你什么时候回国?”

  “两天后。”

  “两天内,我的计划书会给到喻敏。”

  “OK,冲着你这行动能力,投资评估项里,我给你加两分。”

  “有你夏大行长的2分,我结这次合作充满信心。”

  “达成合作前,你准备怎么应对?”

  “停牌。”

  “我提醒你,顾止安在操作慕氏这样的项目时,从不在乎股价、也不在乎因股价的浮动而增加的成本;他的目的就是拿到公司、然后将品牌做死。所以你不要和他玩儿拉高股价、增加收购成本、套住他一部分资金再申请停牌的做法——不要给他一丝机会,你才有机会。”

  “……多谢。”

  “不谢。”

  *

  挂了夏晚的电话后,慕青立即给于佳佳打了电话,让她立即到公司做融资分析报告——这方面,目前公司还没有比她更专业的。

  说到这里,倒是要感谢顾止安对她这一年的培养。

  “给亚安的?”于佳佳边开电脑边问道。

  “是给亚安,但不是给亚安的正统银行系统。”慕青点头。

  “亚安旗下的投行?”于佳佳抬眼看着他:“据我了解,亚安的这个项目刚刚启动,还处于筹建阶段。即便我们的报告通过,要拿到钱,至少也是两个月以后的事情。”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渠道,可以筹到150亿?”慕青问她。

  “我先做报告,但可以同时给几家投行看看。”于佳佳沉眸说道。

  “其它投行,我需要更多的时间说服他们只要20%、但又必须要20%的股份。”慕青轻轻的摇了摇头。

  “我明白了,希望夏行长能打通投行与银行系统,提前放款。我先做报告,待报告通过后,我们再找夏行长谈。”于佳佳点了点头。

  “你同时再做一份融资报告,80万资金,不拿公司股权、只拿公司分红。”慕青沉声说道——他必须两条腿一起走路,能筹来50万以上的资金,他就走自行收购这条路;筹不来钱,便只能卖股份。

  “好的,明白。”于佳佳点了点头,打开电脑,迅速的开始工作起来。

  看着即刻投入工

  即刻投入工作中的于佳佳,在这样紧张之余,慕青略感觉温暖——好在还有一个她在身边,从不问他要做什么、有几分把握,只要他需要,她便全力以赴。

  “佳佳,直接做我助理吧,我给你开工资。”慕青弯下腰看着她。

  “你想让我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听你指挥啊!”于佳佳嘟着嘴摇头。

  “有什么不好?”慕青伸手拧她的脸。

  “没有被爱的感觉。”于佳佳眯着眼睛看着他。

  “要求还挺高。”慕青笑着,直起身体转身离开,倒是并没有强求。

  “高吗?如果没有被爱的感觉,那还是什么爱人呢。”于佳佳看着他的背影,微微发了会儿呆,才又重新将头埋进电脑里开始工作。

  第二节:顾止安的出击

  而对于慕氏的反击,连夏千语也知道只有那么几条路。

  “顾先生,十亿对于整体收购金额来说,虽然只是杯水车薪,但慕氏想回购10%的股分,以现在的股价来看,大约只需要60亿左右,也就是6个10亿,就能让他成功的反收购了。”夏千语看着顾止安,提醒着说道。

  “那也要他有6个10亿才行。”顾止安淡淡说道:“现在去做一份收购慕氏的计划书,包括资金计划,要求今天完成计划书,明天得到对方公司的认可。”

  “好的。”夏千语点了点头,抱着文件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却仍觉得顾止安这次,做得不够果绝——私人感情依然影响了收购决策。

  若没有这10亿,慕氏后台营运便会陷入资金危机,那么慕青需要将手上的钱用于救急,就不能大举支持公司推广,股价也会平稳不动,那么收购起来自然轻松许多;

  若顾止安直接按照合同行事,而不去找慕青谈判,以慕氏现在流通股的市场活跃程度,第一天杀进去,便能收购至少5%的股份,在造成股市恐慌后,即便慕青拿出钱来救市,第二天还能再收回8%以上的股份。

  到时候即便股市停牌,握有13%的股份在手上,慕氏无论是反收购还是让其它股东增加持股、又或找新的合作伙伴来与yle始终占了先机。

  这将是一场速战速决的商战,赢面几乎有80%!

  可这提前的招呼一打,一场一个月便能见分晓的收购之战,至少要拖过两个月才会有结果了。

  “既然是对手,便不能以私情扰之!”

  夏千语在笔记本上写下这句话,眯着眼睛看了良久,才轻轻的合上笔记本,那颗少女的心,又冷又硬,毫无温度。

  *

  顾止安在回到办公室后给慕稀打电话,得到‘关机’的语音消息后,脸色当即便沉了下去,再打电话回家,说并没有回去。

  于是辗转打电话给席怜,才知道她不声不响的按原计划出差了。

  “开机后给我消息,我很担心。”发了信息过去后,顾止安将电话扔回到桌面上,伸手用力的揉了揉额头,冷峻的脸上一片沉郁。

  慕稀,我做事只有达到目的和达不到目的两种,没有方法手段之分,所以——别怨我用慕氏逼你,是你先用夏晚来逼我的。

  你是第一个让我有温度、而且越来越有温度的女人,所以我不会放手;夏晚是我进入金融界后认定的第一个对手,所以,我也不会输了他。

  “顾先生,你早上安排的事情,我已经发给媒体了,明天上午可以上网、下午可以见报。”敲门而入,将发给媒体的成型稿递给顾止安。

  顾止安接过后放在桌上,点头说道:“你去找夏千语,了解公司收购慕氏的计划,然后同步放消息给媒体——要在第一条新闻之后的两小时同步上。”

  “好的。”迅速记下后,便转身离开,而对于顾止安的做法,却并不了解——第一条新闻是私事、第二条新闻是公事,这两条新闻放在一起,是想促进什么?还是想达成什么?

  “放新闻给媒体?”夏千语疑惑的看着。

  “是的。”沉着点头。

  “可是我的报告还没出来,收购价格以及策略并无定案,放出消息去,慕氏不是更好针对性的应对了吗?”夏千语将目光转向顾止安办公室的方向,呐呐自语的说道。

  “我也不懂,顾先生做事有自己的策略,这其中一步计划,会算准对方好几步退路,上次‘日夏’的案子就是,与亚安的夏行长,打得难分难解。所以我们远不到顾先生的水平,就不要猜测他的目的了。”眸光微微转动了一下,淡淡说道。

  “也是。”夏千语微微一笑,便拿了资料夹与去到会议室,将收购计划详细说给她听——至于新闻要怎么放,那就不关她的事了。

  *

  【B市】

  慕稀在下飞机后,便收到了顾止安的信息,当下便回了信息过去:“刚到机场,正往外走,一切顺利,请勿担心。”

  “如果是因为我们早上的争吵,而导致你突然离开,我向你道歉。”顾止安的电话迅速的打了过来。

  “不是,这是我原有的工作安排。”慕稀淡淡说道。

  “好。出差几天?住在哪个酒店?行程如何安排?”顾止

  排?”顾止安沉声问道。

  “一周,北方大洒店,主要在B市三个主要商圈进行卖场和消费者双向调查,收集一些市场信息,是常规工作。”慕稀的语气依然冷淡,前两日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亲昵温暖感觉,一下子被拉回到原样。

  “好,我知道了。每次行程记得通知分公司,一定要有人知道你去了哪里;有事打我电话,我手机24小时开机。”顾止安点头,对她的态度似乎并无不悦。

  “常规工作,每年两次,不会有什么事。你没别的事的话,我先挂了。”慕稀的心头微微一暖,却仍克制着对他深深的内疚与淡淡的悸动,以不变的疏淡态度,拉开与他所有亲近的可能。

  在挂了顾止安的电话后,慕稀看了手机一眼,给夏晚发了一条‘平安达到’的信息后,便收起电话,快速往外走去。

  第三节:提前回国

  【S国。】

  “不是说好明天才走的吗?”郑迅看着夏晚问道。

  “那边的项目正处于启动关键时候。”夏晚看了一眼手机后,回了个:“注意保暖。”便收起了电话——她有她的工作安排,他也早已习惯她的工作节奏,从不会去打扰。

  “你对阿里的想法怎么看?我认为他还是偏向我们的。”郑迅看着手里的合约,若有所思的说道。

  “是偏向,但在合约签定之后,这种偏向基本起不到什么作用了。你这边新的分公司的手续继续办,但现在的重点是项目启动后与‘日夏’的合作——每一环、每一步,都要倍加小心。”夏晚点头说道:“另外,用尽一切办法,去抓‘日夏’在项目中的任何漏洞。”

  “哦?”郑迅的眉头微微扬起,看着夏晚说道:“化被动为主动。”

  “被动很难,只有主动。”夏晚点头。

  “恩,我来想办法。”郑迅点了点头,看夏晚感叹着说道:“原本是你我的合作,最后变成了分开三方的合作;原本只是一个单纯的项目,最后却变成了跨国商战。夏老弟,这一仗打得我战战兢兢,恐怕不到项目结束,这一仗就无法结束。”

  “若‘华安’能把‘日夏’赶出项目组,这一仗便结束了。”夏晚轻扯嘴角,笑得一脸的深意。

  “我向来最讨厌商业上的你死我活、尔虞我诈,想着只凭着自己过硬的技术与实诚的态度,拼下建筑这一片天,没想到还是要走到今天,去和对手用技术之外的手段,一争死活。”郑迅低低叹了口气,说完这番话的,便沉默了下来。

  夏晚沉眸看了他一眼,起身离开了他的办公室——郑迅这样想,不过是个性使然,真要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谁也不会将自己的命交到对手手里。

  何况,他身边还有个精明的黎华,所以夏晚对他的牢骚不过是听听而已,并不担心。

  有了今天这番对话,对于‘华安’与‘日夏’之争,他也可以就此放下,至少在这段时间里,可以将全副精力用于中国分行的新项目启动上——这个项目连Mike都是冒着风险同意的,他必须在短期内让总部看到盈利、看到积极的信息,才能让这个项目持续发展下去。

  夏晚回到酒店,迅速的收了行李后,便匆匆往机场赶去——其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这么急着赶回去,到底是为了不放心喻敏独自主持的项目启动、还是不放心慕稀离开J市后顾止安的动作。

  对于顾止安这个对手,他太了解——他不在、慕稀不在、与慕青谈判破裂,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做点儿什么,那他就不是顾止安了。

  “慕稀,一切都很难,但我们必须坚持。”夏晚拿起手机,给慕稀发了一条信息过去,只是在疲倦里想和她说说话,并没有告诉他提前往回赶的事情。

  开始习惯她是恋人的身份、开始会自言自语的和她说说话,却仍不习惯将行程时刻通报——或许,他们这样的成年人恋爱便是如此:有对彼此的想念,却又有着绝对独立自由的自我空间。

  第四节:车祸

  【第二天】

  慕稀到B市后的当天晚上,便下起了小雪。B市的温度一般都在零度以下,所以这小雪下下来没多大会儿,便在地面上凝结成一片薄薄的冰。

  “哇,真冷啊。”慕稀全副武装的站在酒店门口,边跺着脚、边对着手呵着气。

  “四小姐,这边。”分公司的司机慢慢的将车滑到慕稀的身边后,下车帮她拉开车门,笑笑说道:“咱们这儿不比南方,屋里屋外温差大,四小姐不习惯了吧。”

  “还好还好,每年都过来,习惯了。”慕稀快快的钻进车里,长长的吐了口气。

  “我们先去翠薇商圈。”司机上车后,发动车子,边对慕稀说道。

  “好。”慕稀点了点头,在缓过冷劲儿之后,便从随身包里拿出绘稿,快速的写下基础信息后,将事先做过的调查数据一一标明在基础信息旁。

  “四小姐,今天下雪路滑,您确定下午自己开车?”把慕稀送到商场后,小王有些担心的看着她。

  “我就在这商圈里转,要出去的时候给你电话。”慕稀接过钥匙,笑笑说道。

  “好的,那我就先回公司了,您要是有什么不妥,一定给我电话。”小王叮嘱再三后,才转身离开。

  慕稀混不在意的收好钥匙,拿着画板快速往楼上走去。

  内衣区、成衣区、国内区、国外区,每个区域都走了一圈后,差不多三个小时就过去了。坐在整理完数据后,起身边往外走边翻开手机,夏晚那条信息便猝不及防的闯了进来。

  慕稀用拇指轻轻摩挲着屏幕上的字,暖暖的笑了——夏晚,只要你不放手、我便不会放弃。

  有了夏晚的这条消息,她似乎连冷都不觉得了,站在飘着雪花的广场上,还买了一份章鱼小丸子,在雪地里边走边吃,像个小女孩一样,只觉得格外的开心。

  “好了,重新出发。”慕稀拿纸擦了擦嘴,快步走到停车场,发动车子后,往间隔不远的另一家商场开去。

  *

  想看你笑

  想和你闹

  想拥你入我怀抱

  上一秒红着脸在争吵

  下一秒转身就能和好

  不怕你哭

  不怕你叫

  因为你是我的骄傲

  一双眼睛追着你乱跑

  一颗心早已经准备好

  ……

  车载音乐是她喜欢的一首《一次就好》,和着轻快的节奏,她的心情如同这歌儿一样,一片的轻舞飞扬。

  “呀,怎么这么容易受他的影响呢?”

  “慕稀,这样会不会太没出息了?”

  “好吧,在夏晚的面前,你一直都没出息好吧。”

  慕稀轻哼着,暖暖的笑着,直到一通电话打断了她的愉悦:“你好,慕稀。”

  “慕稀,是我。”电话是顾止安打过来的。

  “有事?”慕稀下意识的收起嘴角的笑意——似乎,因着夏晚而起的开心,对于顾止安来说,便是一种伤害。

  她不爱他,却不想、不愿伤害他。

  “没有,问问你工作可还顺利。”顾止安的声音淡然而温暖。

  “挺好,刚走完一个商场,现在去另一家商场。”慕稀轻声说道。

  “在开车?你专心开车吧,我先挂了。”顾止安体贴的说道。

  “恩,这边下雪,路不太好,我先挂了。”慕稀仔细的盯着路的前方,慢慢说道。

  “下雪?你自己开车?”顾止安一愣,似乎是想了想才说道:“快把手机放下,开车的时候不要接电话、也不要看信息。”

  “先挂了,再见。”慕稀放下电话按掉挂机键,只是顾止安的话让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手机屏——一直关注的J市财经媒体的新闻,‘慕氏’这两个敏感的字眼,让她倏的紧张起来。

  “啊——”

  手指还没滑开屏幕,余光瞥见一辆大货从转弯的路口冲了过来,慕稀一个激凌,扔了手机急打方向盘后,总算与大货错肩而过。

  就在她惊魂未定时,却被后面一辆追尾的撞了上来,好不容易逃过那辆大货,却又被后面的车撞进了一辆卡车下面。

  慕稀只觉得浑身的汗一下子全涌了上来,边打方向盘边踩刹车,在前面的车也同时打方向盘时,终于将车头撞在了对方的车轮上——总算逃过钻入卡车车底的噩梦!

  一阵猛烈的撞击之后,只觉得浑身一阵疼痛,然后便是一股热流自额上流下来,整个人便是一阵猛然的眩晕,眼睛禁不住一阵发黑。

  *

  “天啦,前后夹击呢。”

  “是个女司机,不知道还有没有命啊。”

  “快报警,打120。”

  “还好大卡车转向了,否则冲进去,就凶多吉少了。”

  “这样前面大卡、后面微面,也不一定就能活。”

  “得快些弄出来才行,这种路,后面的车不一定能刹住,再撞上去,怕是连全尸也落不着了。”

  *

  外面一片嘈杂与混乱,在慕稀的耳里便只成了一种声音——她被前后夹击了、她的车头车尾都没了、她还活着……

  是的,她还活着。

  慕稀努力的睁开眼睛,将手伸到窗外吃力的挥了挥:“救命……”

  “还活着!”

  人群中一阵欢呼,人们自动的在后面设置了警示标记后,便快速跑过去将她从车里拖了出来。

  “姑娘,坚持一下,救护车一会儿就到了。”

  “电话,借、借我一下。”回头看着车头车尾都已经没有了的车,慕稀不禁浑身发抖。

  “是是,快打给家人。”一个路人热情的将电话递给她。

  只是,当那个烂熟于胸的号码拨出去后,‘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录音,让她瞬间觉得浑身冰冷,刚才觉得自己要死了都没有哭的她,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没打通吗?没关系,你先躺下、先躺下,去医院了再打。这血流得太多了……”

  慕稀哭着,拿着电话继续给顾止安拨过去,在电话接通的那一瞬间,慕稀一下子哭得撕心裂肺。

  “慕稀,什么事,不哭,慢慢说。”

  “顾止安,你快来。”

  “好,我马上过来,告诉我你在哪里,出了什么事。”

  “顾止安,你过来,我好怕……”

  “好好,我已经在路上了,你别怕,别哭,把电话给旁边的人。”

  “小姑娘出车祸了,很严重,我们这里的地址是**,马上有救护车过来。”路人拿了慕稀的电话,快速说到。

  “她受伤重不重?”顾止安急急的问道。

  “很惨,前后夹击,车头车尾都没了,能活着是命大……你们帮忙,把小姑娘扶着平躺。”路人边答话边和旁边的人说道。

  “请在120到后,您再给我打电话,告诉我是哪家医院,我现在正赶过来,万分感谢。”任顾止安冷静理智,声音也不由得发起抖来。

  “好,没问题,我先挂了,小姑娘失血过多晕过去了。”路人急急挂了电话,而慕稀在晕倒之前,只想到夏晚的那句话——慕稀,一切都很难,但我们必须坚持。

  她苦笑了一下,低低的说道:“夏晚,我在坚持,你在哪里……”

  随即,便陷入了沉沉的黑暗之中……

  ------题外话------

  关于《权少的新妻》的年度类别文评选投票:

  书院开展2015年度类别文投票,《权少的新妻》为参选作品,请各位亲继续支持投票。

  投票地址:ong//

  投票方式:直接点击袁雨名字后的投票二字即可。

  投票资格:2015年下半年有30元以上的订阅消费、并绑定手机号的阅读帐号。

  恳请支持!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31 顾止安出手》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