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32 车祸的消息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两则新闻的背后

  顾止安赶到B市的时候,已经是四个小时以后,缠着一身纱布的慕稀正躺在病床上输液,连头都被包得只余下一张小脸露在外面,可见当时的情况有多惨烈。

  “慕稀……”顾止安伸手捧住她的脸,嘶哑的声音,有种失而复得的害怕。

  “还好,都是外伤。”慕氏B市分公司经理拍了下顾止安的肩膀,示意他出去说话。

  “医生怎么说?”走出病房,顾止安急急的问道。

  “是外伤,脑部和内脏再观察一周,然后做个全身检查,确定没事后可以出院。”分公司经理沉声说道:“追尾的司机没了,这事儿您别和四小姐说,她胆子小,进医院的时候一直在哭。直到全部检查完出来才停。”

  “是别人撞她?”顾止安只觉得心里猛然一抖——有人死亡?那她当时该是有多危险、从现场爬出来后,又该有多害怕。

  想起当时电话一接通的时候,她整个人崩溃似的哭声,心里不禁又是害怕、又是心疼——即便冷静狠心如他,不禁也隐隐后悔:后悔那个时候给她打电话、后悔暗示她看当天的新闻。

  若没有那个电话,她一定没事——她开车的习惯很好,这一点他知道。

  “是前面的卡车过弯道未减速,四小姐刹车时,地面有冰,轮胎抓力不够,所以两车相错,小车撞上了卡车的侧护栏,而后后面一辆车不及刹住,又撞上了四小姐的车尾。”

  “其实最严重的是四小姐,车的头尾几乎都没有了,她居然只受了外伤,连交警都说是奇迹。后面那个司机,在撞上四小姐后,方向盘脱把,胸口被方向盘的中轴刺穿,当场死亡。”

  “听现场的人说,当时四小姐向外面的人求救,被拖出来后,没一会儿就昏倒了,所以没看到后面司机的情况,否则怕是要吓得不轻。”

  分公司的经理,将当时的情况简略的说了一遍后,看着顾止安问道:“二少和三少是您来通知还是?”

  “我来通知,这里就谢谢你了。”顾止安的眸光微微闪了闪,低声说道。

  “不用谢不用谢,唉,四小姐在我们这里出事,这真是……”分公司经理一脸的懊恼,他已经将司机小王给骂了个狗血淋头了,若不是慕稀醒来时和他说,不关小王的事,他非得把那家伙给炒掉不可。

  “都是意外,谁也不想。你先回去休息吧,四小姐我来照顾,有什么需要的,我再给你电话。”顾止安转身看着躺在床上、一身纱布的慕稀,心情一片沉重。

  “也好,我回办公室安排一下,稍后办公室文员会送些病人适合吃的餐点过来,后面的时间,就由文员给您打打下手,有什么要做的,您只管安排她。”分公司经理点了点头,想想自己一个大男人,也不适合与顾止安一起照顾。

  只是到底要不要通知慕允和慕青,他心里还在犹豫——由他来通知吧,这事儿就算是公中了,没准儿三少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由顾止安通知呢,倒算是他们家里私事,他分公司只配合处理和照顾即可。

  只是,四小姐和这个顾先生又没有举行婚礼、他们关系的暴露也只是去年行业年会上的一次捐款,到底这关系慕家是否认可?

  如果是认可的,为何昨天一天之内连爆两条新闻,一条是业内世伯质疑四小姐与顾先生的关系、一条是顾先生代表启动对慕氏的收购程序。

  到底是慕家不同意他们的婚事,以至于这个顾先生以收购逼婚?还是慕家为挽救企业,发新闻逼顾止安举行婚礼,并以联姻关系逼顾止安停止对慕氏的收购?

  唉,当具是扑朔迷离,让人不得其解。

  还是暂时不通知了吧,看四小姐自己的意思,再看看这个顾止安会怎么处理——看他紧张的样子,对四小姐应该也不止是联姻之情。

  *

  “了解一下外伤病人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每天换着花样送过去,费用公司报销。”回到办公室,分公司经理将办公室文员喊到面前,认真的交待着。

  “仔细盯着那个顾止安,看他对四小姐怎么样,一有异常,马上告诉我。”

  “不要问我为什么,让你去你就去。”

  “先去熟悉一下医院附近的餐厅酒店,注意一定要干净、新鲜,四小姐吃东西很挑;病人对食物也很挑。”

  “好了,快去吧。”

  分公司经理朝小丫头摆了摆手,一副我头疼别烦我的模样。

  第二节:慕稀的决定

  医院里,顾止安趁慕稀睡着的时间,找医生了解了她的伤情,知道确如分公司经理所说,只是外伤并无大碍、伤口护理得好的话,也不会留下太明显的疤痕,当下便放下了心。

  回到病房后,便一直坐在床边陪着她、等着她,直到天渐渐黑下去,她才慢慢醒来。

  “慕稀,醒了?”顾止安声音微微的嘶哑,却仍力持着表面的沉静与平稳。

  “顾止安……”慕稀转眸看向他——看到那熟悉的脸、熟悉的眉眼,让人有种历劫重生之感,只觉得现在的他看起来,前所未有的温暖、前所未有的让人安心。

  “别怕,我在。”顾止安伸手擦掉她满脸的眼泪,眼圈也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谢谢你还在……当时……真的好怕,都是血、身上好

  好怕,都是血、身上好疼、可是身边没有亲人……”慕稀说着又哭了起来,眼泪怎么擦也擦不尽。

  “是、是,是我不好,不该让你一个人出来的;不该在你开车的时候给你打电话的、不该这时候去和慕青谈收购的……。对不起……”顾止安俯下身体,将她的头紧紧搂在胸前,嘶哑的声音里,那么明显的后怕与后悔。

  慕稀轻轻闭上眼睛,无力的将头靠在他的胸前——只觉得,他来了,她不用一个人面对支离破碎的车子零件、不用一个人面对可能会有的死亡血光;他来了,有一双臂膀可以护住她、有一个胸膛可以给她安全感了。

  她不知道别的人在离死亡这样近的时候会怎么样,可她却只想有一个人可以让她感觉到安全——哪怕,只是一个声音也好。

  “哪怕,只是一个声音也好。”慕稀伸手抓住顾止安胸前的衣服,嘶哑的声音,哭得嘶心裂肺——这一场车祸,她经历的不止是生死,还有将爱情从身体里撕开的疼痛。

  在沙漠里准备放弃的时候,都不曾如此的疼,那时候她虽然选择放弃,却依然相信爱情、相信未来没有爱情的日子,曾经的爱情能丰满她平淡的生活。

  而现在,在她最需要他的那一刻没能听到他的声音,她终于知道,爱情再美,也比不过某一刻对陪伴的需要——哪怕只是一个声音,也能让她坚持下去。

  可是,没有。

  *

  【第二天.】

  “四小姐,顾先生对你真好,你的手可没受伤,还非要一口一口的喂你呢。”文员小姜边削水果,边笑着说道。

  “小姜,你的手机借我看一下新闻。”慕稀心里微微一酸,为自己、也为顾止安。

  “好啊,正好这两天还有您和慕氏的新闻呢,说实话,顾先生对您这么好,却又要收购慕氏,我都有些搞不懂了。”小姜将电话拿出来,调好新闻后递给慕稀:“不过四小姐一定明白,应该和企业内部股份分配有关吧。想来是好事。”

  “恩,我看看。”慕稀轻扯了下嘴角,伸手接过了手机。

  “行业年会后,顾止安与慕氏四小姐再无消息传出,两人夫妻关系是否系商业炒作?”

  “公主般的慕家四小姐,亲自照顾顾先生重病父亲,两人谈笑亲昵,慕家四小姐或已为顾家准媳妇儿?”

  “慕家四小姐与投资顾问顾止安,关系成迷。”

  慕稀打开内容,大多是说以慕家这么高调的做法、又是慕家唯一的女儿,没有一场婚礼,似乎不足以证明她是真的结婚了;

  而慕氏弃亚安而选,似乎与这段婚姻有很大的关系。

  慕稀的眸色微微暗沉,继续往下看去,便是的官方新闻:慕氏违反投资协议,与慕氏总裁就遵守合同约定的谈判失败,不日将启动对慕氏的收购程序。

  这则消息正式而官方,却只占了短短一条新闻的页面;而她与顾止安关系的正反猜想,加上他们在行业年会上的合影,却整整占据了三个图文版面。

  这其中的玄机,在慕稀看来,自是不言自明。

  慕稀将手机递还给小姜,眼睛看着天花,细细的想着这两件事中的关键点——新闻正好是她不在J市的时候出来的、也正好是她和顾止安发生了争执之后。

  新闻写得很客观,似乎是只是旁观者的疑惑,而放在慕稀这个局内人来看,加上紧接着而来的收购声明,似乎是个连环套,步步紧逼,让她在正视婚姻这件事情上,不能再拖;让她将待顾爸爸的身体有变后就离婚的想法打消。

  只要不是夏晚,慕稀基本都能保持大脑的清醒与客观——所以,收购慕氏确实是因为慕氏的违约;而这时候放出消息来,再加上他们关系的新闻,便是顾止安刻意为之了。

  慕稀低低叹了口气,轻轻闭上了眼睛——她讨厌自己在此刻还能如此的冷静,以至于让这样的事实,将他带来的安心、温暖全都变了味。

  慕稀,不能要求更多了,他是耍了手段、但他也不过是为了让自己安心,这原本没错;这段婚姻,原本是自己一直在消耗他的耐心与信任,又如何能怪他耍手段——他这样的男人,又如何肯让自己的婚姻一直陷入这样的被动里。

  更何况……他多少,还是有些动心了吧……

  *

  “要挂水了,要不要先去趟卫生间,一会儿会不方便。”

  “又要挂水,好烦……”

  听见顾止安的声音,慕稀慢慢睁开了眼睛,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后,给了他一个温婉的笑容——对于他所用的手段,她都能理解;她知道自己应该感谢他对这段婚姻的在意、感谢他在她那样的排斥依然待她温柔如故、感谢他用这样的方式,让慕氏还有余地;

  最重要的,是在她最需要的时候,他在身边!

  “我让小姜在手机里下了个听书的软件,无聊的话可以听听书。”顾止安将手机举到她面前,给她看他刚刚下载的新的应用软件。

  “帮我补个手机卡吧,我怕会漏掉重要电话。”慕稀突然说道。

  顾止安微微一愣,便即点头:“一会儿小姜过来,我就去帮你办。”

  “顾止安,我脸上不会留下疤痕吧?”慕稀的思路转得很快,一下子

  快,一下子又转换了方向。

  “会有一条小小的细痕,医生说换一下发型就看不出来了。”顾止安有些担心的看着她。

  “如果半个月后举行婚礼,应该不会影响吧。”慕稀笑笑说道:“我想漂漂亮亮的做新娘。”

  “慕稀?”顾止安一下子愣住了,似是没想到她会这么快做决定。

  “顾止安,我这次是真的决定了。”慕稀看着顾止安轻声说道:“愿意听我心里的话吗?”

  “好……”顾止安声音嘶哑的应道。

  “顾止安,你可能不懂得爱情,所以一定不理解,为什么我义无反顾的和你拿了证,却因夏晚的几句话,而奋不顾身的要回头。”

  “我爱了他五年,我一直希望有一天他也会爱上我。而终于,他说他爱我,于我来说,心里的那种幸福感觉,就像要飞起来一样。”

  “我觉得,只要他爱我,我愿意为此背负对你所有的愧疚与抱歉、被所有人指责,只要……他爱我……”

  “直到这次车祸,我突然发现,爱情真的没有我想象中的重要——在人生某些时候,有个人愿意陪你、有个人在陪着你,让我突然就觉得:安心了、放心了、这样就是一辈子了。”

  “顾止安,这是不同于爱情的那种轰轰烈烈,却是最让人安心的温暖柔软。”

  “顾止安,我不知道我这辈子还会不会爱人、我也不知道最终我会不会爱上你,但我是真的愿意和你在一起,相伴着去走未来的日子;我是真的希望,在未来每一个我需要你的时候,你都在我身边。”

  “顾止安,你愿意吗?”

  慕稀的声音平静而轻缓,从容中带着淡淡的温柔,心中那撕裂般的疼痛,似乎还有滴血,但她却已浑不在意。

  “当然愿意。”顾止安微点头,温柔说道:“想通了就好,以后别再犯傻了。”

  “不会。”慕稀扯着嘴角,看着他沉然的笑了。

  “我们会有一辈子的时间来适应彼此、有一辈子的时间来化解对彼此的愧久与不安。慕稀,我们会很好的。”顾止安将她的头搂在胸前,让她的耳朵贴在他的胸口,让自己温暖的怀抱和有力的心跳,带给她想要的心安与温暖。

  “慕氏的收购……”良久之后,顾止安慢慢说道。

  “工作的事情,我不想过问,我相信你不会刻意为难慕氏,我自然也不能要求你放弃自己的工作原则,来迁就公司的发展。”慕稀打断了他,敛着眸子低声说道:“只是,希望你在可能的情况下,让慕氏有一线生机。”

  “好。”顾止安低头看着她,眸子不禁微微转动——她很聪明,太过份的要求只会让自己为难,而只留一线生机的要求,自己却不能拒绝。

  慕稀,虽然我们的婚姻不是交易,但除了你要的陪伴,我会让你的婚姻更有价值。

  第三节:夏晚无力的痛楚

  【J市。】

  夏晚刚下飞机,便看到一个陌生电话的未接来电,以为是广告什么的,也未在意,删掉之后便匆匆往银行赶去。

  “行长,怎么今天……”喻敏看见行色匆匆的夏晚,不由得睁大了眼睛——明明应该是明天的行程,明天晚上才能到行里的呢。

  “恩,事情办得顺利,所以提前一天回来,慕氏有没有消息过来?方面有哪些动作?”夏晚站在喻敏的桌边,看着她问道。

  “有的,慕氏总裁亲自送了份计划书过来,我C了一份给老沈,他正在做数据和趋势的测算,大约需要三小时可以完成。发了一则关于对慕氏启动收购程序的官方声明。”喻敏拿起笔记本,起身跟在夏晚身后,边往他办公室走边汇报道:

  “奇怪的是,在这则声明发出的前两个小时,突然出现对慕家四小姐和顾止安夫妻关系猜测的新闻。我总觉得这两则消息之间,似乎有着若有若无的联系。”

  “恩,跟进老沈的进度,通知慕青过来找我。”夏晚的步子微微顿了顿,说完后又接着往前走去:“投行所有的工商批文到哪个环节了?”

  “资质审查环节,还有一周批文可以下来,然后办理工商营业执着需要半个月;在批文下来后,便可开始对目标企业进行接触和沟通。最快一个半月,可以全面启动新业务。”喻敏快速说道。

  “批文下来后,便向总部申请拨款;在新的工商执照下来前,用被收购的‘海天’投行的名义进行项目运作。”夏晚在办公桌前坐下后,便即拿出手机,快速搜索这几天的新闻。

  “我清楚了。”喻敏快速记下夏晚的要求后,见他专注于手机新闻里,便即转身离开。

  看来行长对慕氏的项目很重视,不仅想要达成合作、还希望在一个月内能开始启动。

  不过,以慕氏的底子,只要不胡乱操作,依然是国内一流的服装品牌;而有了慕青这个营销高手,盈利情况纵然比不上C&A最火的时候,却也不失一个赚钱的好项目。

  *

  夏晚在看过新闻后,眸色一片沉暗——对于顾止安的做法,他倒是有些猜不透了:

  若是想用慕氏危机对慕稀以逼婚,那么如果慕稀就范的话,他又要如何收手?又或者只做部分条件的让步?

  夏晚拿起电话给慕稀拨了过去——一次又一次,却都是不在服务区的录音,让

  的录音,让他的心里不自觉的有些着慌起来:今天应该是在人流最大的商圈做调研,怎么会不在服务区?

  “慕青,今天联系过慕稀没有?我打她电话一直没人接。”

  “你安排人打分公司电话,了解她现在的行程,然后马上给顾止安打电话,我要知道他的行踪。”

  “好,我等你电话。”

  挂了慕青的电话,夏晚的手心不禁微微潮湿——难道顾止安发了新闻后,便追去B市了?以慕氏为条件,诱慕稀将婚姻坐实?

  “喻敏,帮我订最早去B市的航班,我有急事。”夏晚拿了外套和随身公文包,匆匆走到喻敏的桌前,交待完后,便匆匆离开。

  “行长……”喻敏忙站起来。

  “慕氏的计划书,老沈做完评估后,发在我邮箱里。慕青我亲自约他。”夏晚边往外走边说道,说完后人已经走进了电梯里。

  “好的。”喻敏疑惑的回身坐下,亲自打电话给航空公司的朋友,要求无论如何给弄张票出来。

  *

  “慕稀昨天车祸,现在医院。顾止安已经过去了。我现在订机票赶过去。”慕青的电话很快回了过来。

  “车祸?情况严不严重?为什么顾止安知道你不知道?”夏晚一路小跑的往外走去。

  “被人追尾,然后撞上大卡车,命大,只受了外伤。可能是小稀昏迷前通知的顾止安,当时顾止安就给分公司打过电话,可能分公司以为他会通知,所以分公司没说,我们就都不知道。”电话那边,听得出来,慕青也是一片焦急。

  “知道了,先过去再说。我在去机场的路上。”夏晚说着便匆匆挂断了电话。

  刚拦上一辆计程车,便收到喻敏的信息,已经弄到一张票,但离现在只有40分钟就要起飞了。

  “师傅麻烦快点儿,我赶飞机,还有40分钟。”夏晚急急的说道。

  “有点儿悬。”司机师傅看了他一眼,轻描淡写的说道。

  “500块,您尽量赶,我女朋友在B市车祸。”夏晚掏出500块钱放在司机台上,沉声说道。

  “好,那咱们就赶赶。”司机一看那一沓钞票,眼睛不由得一亮,脚下猛踩油门,车子一下子就飙了出去。

  直到这时候,夏晚才想到刚下飞机时,被自己删掉的那个陌生的未接来电——肯定是慕稀打的。

  既然是三车相撞,手机肯定不在手上;那么就是施援人员的电话。她给自己打电话没打通,所以便打给了顾止安,而顾止安没有通知慕青和慕允,是为了利用慕稀身边没人的时候,逼她达成某种协议。

  “慕稀,对不起,我只是想早些见到你,却不想错过了你的电话。”

  “慕稀,对不起,在你这么害怕的时候,却不能在你的身边。”

  “只是慕稀,最后再坚持一次好不好?以后再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只是慕稀,你千万不要犯傻,不要答应顾止安什么、也不要和他提条件,慕氏的未来,我可以给你!”

  *

  仅凭一个未接来电,夏晚将顾止安的手段算得一清二楚——只是,算清楚又有何用?一切,都已发生……

  他不知道,慕稀可以不对顾止安提任何条件,只是死亡恐惧时的陪伴,便足以让她放弃一切留在他的身边……

  *

  “慕稀!”

  夏晚用力的推开病房,却无法再继续迈动刚才还匆匆的脚步——顾止安正抱着她从卫生间走出来,他低头浅笑的温柔、她抬头轻语的安然,刺痛了他的眼睛。

  “慕稀,还好吗?”夏晚的声音一片沙哑,必竟还是更担心她的身体,虽然脚步不前,却仍是问出了声。

  夏晚的声音,让慕稀脸上的笑容瞬间敛了下去,抬头看着行色匆匆、一脸倦色的夏晚,她张了张嘴,却半晌说不出话来——只是,眼角的泪水,如自来水般不受控制的哗哗流了下来。

  “怎么又哭了,眼角有伤口,要小心。”顾止安低低的叹了口气,将她小心的放回到床上后,拿了软纱布帮她仔细的擦拭眼角。

  “我……”慕稀语结着,眼睛却直直的停留在夏晚的脸上,久久的无法收回——是留恋?还是疼痛?

  她爱他爱了五年,好不容易等来他的回应,却终究还是要放手——他们,终究还是有缘无份的。

  “要不要和他聊会儿?”顾止安柔声问道。

  “好。”慕稀点头。

  “恩,我去拿你明天要用的药。”顾止安点了点头,把她的双手都放进被子后,起身拿了一块纱布,走到门口递给夏晚:“她眼角有伤,不能流泪。”

  夏晚只是一瞬不眨的看着慕稀,对于顾止安并不理会。

  “慕稀,我先出去了,你自己多注意些。”顾止安眸色里微光闪烁,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与站在门口的夏晚擦身而过后,离开了病房。

  *

  “医生怎么说?”夏晚走到床边,拿了顾止安留下的纱布,将她眼角的湿润拭干,看着被缠满纱布的头,只觉得心里一阵轻扯的疼痛:“身上还有哪里有伤?”

  “背上、腰上、腿上、肩上。”慕稀低低的答道。

  “我看一下,若不舒服就告诉我。”夏晚轻轻掀开被子、解开她身上宽大的病服,看见还五花大绑似的纱布里,还渗着殷红的血迹,双手不

  迹,双手不禁微微的颤抖起来。

  “还好,现在都不疼了。交警说,出这样的车祸,只是受些外伤,已经是奇迹了。”慕稀小声说道。

  “当时,是不是又疼、又害怕……”夏晚将手轻抚在她包着纱布的伤口上,声音里一片嘶哑。

  “……还……好……”两个字艰难的出口,眼泪却又止不住的涌了出来。

  “对不起,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飞机上,我想早些回去、想早些见到你……”夏晚低着头,慢慢的帮她将衣服扣好,只是,他说话的声音里,第一次有了一种再也无法挽回的无力感。

  “我们的缘分,也只能是这样了。夏晚,我认命了。”慕稀看着夏晚,深深吸了口气,低低的声音里,透着不可回转的坚决。

  “慕稀,只这一次,最后一次,以后任何时候,我都在你身边,好不好?”夏晚用力的抓住她的手,心里眼里声音里,全都是痛。

  “夏晚,我们得信命,真的。”慕稀用力的摇着头。

  “可是我不信!”夏晚伸手将她的头揽进怀里,大手轻抚着她头上的纱布,低声吼了出来。

  “夏晚,我已经答应顾止安了,做个好太太、做个好媳妇儿,再不会三心二意了。”慕稀只是哭着摇着头:“夏晚,我已经失信他一次,再不能失信他第二次。”

  “夏晚,我爱了你五年、等了你五年,这段爱情让我很累,我是真的想休息了。”

  “夏晚,对不起,是我逼你爱上我,却还是得放手。”

  “夏晚,我多想多想再坚持一下,我告诉自己,只要听听你的声音,我就有力量再坚持下去——可是……”

  “夏晚,算了,我放过你、你也放过我吧。”

  慕稀紧紧闭上眼睛,用力的控制住不断涌出来的眼泪,半晌之后,伸手推开了夏晚:“夏晚,我眼睛疼,不和你说了。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

  “这一次,绝无更改!”

  夏晚低头沉沉的看着她,大手帮她擦试眼泪的温柔、与眼底沉沉的怒意,不像是一个人同时呈现出来的状态——而他,面对这样的慕稀,却无言以对。

  在她几乎是生命最绝望的时候,连他的电话也打不通,他还能说什么!

  “你先休息,这件事,等回J市,我们再说。”半晌之后,夏晚低低的说道:“慕氏的新闻我看了,我和慕青已经有对策,这件事你不要找顾止安。”

  “商业上的争夺是男人间的事;商业上的斗争,我们该用商业的手段去解决。明白吗?”夏晚看着她低声叮嘱着——他没有说出顾止安连发两则新闻里交易要挟的意图。

  她若懂,不用他说;她若不懂,说了反而显得他狭隘。

  只要她知道,用商业竞争的手段来赢一个项目,是商人天然的职责;她的任何决定,都不需考虑商业的目的。

  “好,我知道了。”慕稀轻轻点头。

  “你休息吧,我陪你一会儿。”夏晚扶着她躺下来,看着她的眸子里,又是心疼、又是无力。

  “不要你陪。”慕稀摇头。

  “慕……”

  “你走吧,我看着你难受。”慕稀侧过脸去不再看他。

  “别哭了,我走。”夏晚伸手抓住她耸动的肩膀,紧紧闭上眼睛,好一会儿之后,才又慢慢睁开,从桌上拿了纱布塞进她的手里后,转身往外走去——高大的身影里,脚步微微的踉跄,出卖了他心底的痛……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32 车祸的消息》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