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35 越近越慌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收购进展

  【一周后】

  慕稀与顾止安回到J市后,慕稀明显感觉到J市的商业与新闻氛围与往日大不相同——慕氏与‘亚升’投行合作,以抗击收购的消息,连续几天占据了J市财经新闻的头条,一场关于以资本对抗资本、以管理反击资本的争论,在商业各界专业人士中展开,一时间热闹非凡。

  而‘亚升’投行,则是亚安收购本地一家小有名气的投行后,新成立的、由亚安银行占主要股权的投资公司。

  与这个消息并行的,还有的首席投资专家与慕氏四小姐婚礼的消息,原本名媛与才子的婚姻虽算佳话,却也不会这样受人关注。

  这段婚礼的高关注度,当然是受益于、亚安、慕氏三者现在并不明朗的竞争、或合作的关系。

  所以坊间各种猜测,大多猜测:慕氏利用联姻,阻止的收购决定;但顾止安只是项目负责人,所以他能起到的作用只能是延缓动作,却不能最终决定是否放弃收购,所以慕氏利用联姻拿到时间差,在这个时间差内,运用‘亚安’的资金,或转让一部分股份给‘亚安’,让市场上的流通股减少,那么再次启动收购程序时,也不足为惧了;

  慕氏的另一个打算,则是直接拿到‘亚安’的资金,自己回购流通股,让市场上的流通股额度低于慕氏最大股东的持股额度,然后支付给‘亚安’高额利息。

  至于慕氏与亚安的合作究竟是怎么样的,这就要看亚安希望从这次的合作中得到什么了,所以,业内不仅对三家的合作、两家的联姻保持着热议,并自动为慕顾婚礼、慕氏亚安签约仪式做着倒计时。

  *

  “小稀,你这个婚结得……拿证那阵子太低调、现在的婚礼又太高调。”席怜掠开慕稀额前的头发,仔细看她额头的那道疤。

  “怎么样?是不是很明显啊?我这头发也掉得历害,要是再弄点儿刘海下来,后面就没了。”慕稀紧张的看着席怜,郁闷的说道:“你的镜子借我照一下。”

  “你的化妆包里没有?”席怜伸手摸了一下,瞪了她一眼。

  “都没了。”慕稀尴尬的看着席怜。

  “你们家那位……嘿嘿,这管理工作做得好。”席怜笑着说道。

  “其实我也不是那么在意,已经这样了,不管好不好,总是要接受的。”慕稀淡淡说道。

  “还好,现在是冬天,戴上帽子也不怎么看得清楚,待到春天的时候,也该完全恢复了。”席怜犹豫了一下,还是拿了自己的镜子递给她:“现在看起来其实也还好,你别被自己吓着了。”

  慕稀轻扯嘴角,勉强笑了笑,接过镜子后,掠开额头的碎发,那条还泛着红色的疤痕,就那么张扬的横趴在那里,谈不上狰狞,却也让看着的人觉得很是难受——就似一个上好的瓷器上,多了一道补过的裂痕一样。

  “你说这张脸都这样了,顾止安也不嫌弃,他这人还真不挑啊。”慕稀苦笑着说道。

  “什么叫这样了?你是自己太在意,我看着和平时没太大区别。”席怜从她手上拿过镜子,无谓的说道:“再说,若他是那样的人,你的眼光也太差了吧。”

  “我的眼光原本就不怎么好。”慕稀轻扯嘴角,手在疤痕上轻轻的抚着,看着席怜时,眼底有些淡淡的伤感。

  “哪里不好了,一个顾止安、一个夏晚,多少女孩子排队也排不上的好男人,现在可是都围着你转呢。”席怜笑笑说道:“你嫁给他们任何一个,都会幸福,所以如果心里决定了,就不要再多想了。”

  “恩。”慕稀点了点头,回身走以办公桌里面坐了下来,对席怜说到:“这次在B市的市调资料,我整理一下后就发给你。你安排一下设计师分组沟通出稿;你自己要抽出身来,我想你负责线上系统的开发。”

  “好,我去安排。”席怜点了点头,看了慕稀一眼,想了想问道:“你马上婚礼了,工作上的事能放就放一放吧,一生也只这一次。”

  “再说,也不能就让人家一个人忙,你说呢?”

  “好象插不上手。”慕稀轻轻的说道。

  “他一个人都安排好了?包括场地、礼服、流程、宾客……好多事情啊!”席怜睁大眼睛看着她:“你还说你看男人没眼光,那个顾止安我看只会工作的,没想到居然这么能干。”

  “这些事情都有专业的公司好吧,他只需要和专业公司对接就行了,哪儿有什么难的。”慕稀翻开桌上的文件夹,似乎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

  “好吧,不难,不难也要有心,愿意全部承担才行啊。我先出去了,这半个月的工作报告你慢慢看。”席怜笑了笑,转身往外走去。

  慕稀慢慢的翻看着手中的文件,只觉得思维的速度很慢,慢得像是转不动似的——似乎回来以后就这样,不知道是否车祸的原因,看来还是要抽时间去对脑部做个检查才行。

  *

  【慕青办公室】

  “这边有动静吗?”夏晚问道。

  “有,股市开始有资金介入了,不过只是试探性的,并没有大肆收购。”慕青沉声说道:“这段时间公司开始全面推广、加上慕氏与亚安的合作消息满天飞,股价涨

  作消息满天飞,股价涨幅不小,所以股民基本都把股票捏在手里不会出。”

  “所以他们资金介入后,尝试着收购了抛出份额的10%,但股价依然没有受影响。所以我没办法分析出,他们是想通过部分买入来拉低整体价格后,造成大面积抛售,他们再大举收购;还是试探我们的底限,等着我们拿钱救市,用这个方法把我们手上的钱耗光后,再一举收购。”慕青思索着说道。

  “或许都不是。”夏晚淡淡说道。

  “哦?”慕青的眸光微闪,明白夏晚的意思:“我看顾止安不像是会为私事而影响投资项目的人。”

  “人都是会改变的,何况在婚礼前的关键时候,怎么也得让慕氏安稳挺过婚礼前的时间,否则他怎么向慕稀交待?”夏晚轻扯嘴角,冷冷说道。

  “倒也是。”慕青点了点头,看着夏晚问道:“我们的合同,能赶在婚礼之前签吗?”

  “工商注册那边已经在催了,合同是提前签不了,不过可以先开签约会,反正也没人在意签的是什么约、用的是什么公章,把这个势造出去,稳住股价和股民,确保有资金进入的情况下,也买不到。”夏晚挑了挑眉头,沉声说道。

  “好,你确定一下签约媒体见面会的时间;我在见面会前,发一份慕氏对收购意图的回应书在媒体上,两相呼应之下,股价定当只涨不跌。”慕青点了点头。

  “在股价上你最好控制一下,涨得太快,反而会促使那些想赚一笔就走的人,马上抛出来;若将涨势压在1%——3%之间,在月线上做做文章,反而会更稳。”夏晚看着他说道。

  “这方面没问题,在消息出来前,我们会有资金先入场,用消息和资金,双向控制股价。”慕青点头,这方面的操作方式,他与夏晚很容易就达成了共识。

  “好,我安排好后给你消息。我的审计在你的财务工作情况怎么样?”夏晚说着便站了起来。

  “一起过去看看,倒没听说查出什么不妥的。”慕青起身,与夏晚一起往财务部走去。

  第二节:成长的慕稀

  “的财务人员,最近有什么动静?”夏晚边走边问道。

  “没有。”慕青摇头,看见慕稀迎面走过来,便朝她摇了摇手:“小稀,怎么今天就过来了?”

  “恩,席怜这边催得紧,再说忙惯了,闲下来也不舒服。”慕稀看了一眼站在慕青身边的夏晚,声音下意识的放得很轻。

  “我看看伤口,都恢复得怎么样了?”慕青大步走过来,伸手掠起她的头发,看见这条带着针眼的红痕,不禁一阵心疼:“还疼不疼,看起来还是红的。”

  “不疼,还有半个月就恢复了,没事的。”慕稀低下头,下意识的捋了捋额头的碎发,将疤痕隐藏在后面。

  “工作的事情也不是缺你了就转不动了,还是多休息才好,额头上的况且这样,身上的怕是也没好。”慕青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心疼的说道。

  “身上的好了,额头是比较难恢复。”慕稀摇了摇头,看着慕青微微笑着:“好了小哥,你都啰嗦得要命了,我去财务部有事,不和你说了。”

  “我们也正去财务部,一起吧。”慕青点头说道。

  “那我一会儿……”

  “我回行还有个会议,慕青你帮我转告审计部长,审计报告今天必须完成。”夏晚打断了慕稀的话,沉眸看了她一眼后,转身大步往外走去。

  慕稀别过脸去不看他,待他离开后,才回过头来,面对着慕青轻声问道:“合作的事情谈得怎么样了?顾止安说,他如果在这个项目上,最多能拖过婚礼之后;婚礼后如果他辞去这个项目,另行安排人来接手的话,他辞职的三天内,便能启动收购程序。”

  “你一定要将自己置身其中是不是?你希望利用一切资源保住公司是不是?”慕青沉眸看着她。

  “是。”慕稀沉着的点头:“小哥,我今年27岁,手里有慕氏的股份、是慕家重要的一份子,爸又是在那种情况下去世的,我怎么可能置身事外!”

  “好,那我告诉你公司现在的情况。”慕青点了点头,牵着慕稀的手回到办公室。

  “我买慕城的股份实际上只花了很少的钱,我手上二十几亿,大部分用来启动产品的推广和补贴客户了。”

  “公司营运的钱,现在靠着顾止安调拨的10亿顶着。若他现在撤出这10亿,公司运转还真的会成问题。”

  “现在与亚安的合作基本没问题,但亚安的投行是新公司,一应手续急不来,所以亚安的钱没有那么快能到帐,现在为了应对的收购动作,公司必须从市场推广的费用中抽一部分出来,用作股票操控——我们手上没有流通股的话,很难将价格控制在理想价位。”

  “现在的情况并不是顾止安说的那么乐观,他想拖到什么时候是什么时候——而是一旦慕氏的股价开始大幅异动,无论是大涨还是大跌,便会立即展开收购,这是顾止安无法控制的。”

  “所以,关键不在顾止安,而在于收购的决心、以及我们自己是否能将行情和股民稳住。”慕青拿出股市报表放在慕稀面前,和她一一分析道。

  “我明

  “我明白了。”慕稀点了点头:“你的钱就放在市场上先不动,顾止安的十亿暂时不会撤回去,后台营运也没问题;我私人还有几亿,放进股市应该是不够,如果加上二哥手上的现金,多少能撑一段时间;你和夏晚谈,在投资公司挂牌营业前,能不能让亚安的钱先过来一部分,这部分计高息,不算后期合作款。”

  “小稀?”慕青抬头看向慕稀,只觉得这个妹妹确实和从前大不一样——以前的她,对于数据、对于商业完全是排斥的;而现在,她居然能根据公司的现状,将手中的资源分配得如此清晰。

  对于顾止安、夏晚的资源,也做了最大程度的利用——这样的慕稀,不再只是一个单纯的设计师,而是真真正正的慕氏当家人的担当。

  “因为我们现在这部分钱只是用于稳住股市,而不是要和抢购流通股,所以我估摸着,我和二哥的钱加起来,其实也够撑至少一周了。”慕稀轻轻咬了咬上唇,还是把夏晚从计划里删除了去。

  “暂时还用不着,我抽回来的资金,都是可以动的,你的钱可以备着,运转不过来的时候,可以直接打过来。”慕青看着这样的慕稀,有些心疼,更多的是欣慰——一个长大了的妹妹,有这样的能力与承担,无论公司需不需要,她在任何情况下,都足以自保了。

  “我相信小哥的控盘能力。这件事情上,小哥也不要和我客气。”慕稀点了点头。

  “小稀长大了。小哥怎么突然觉得有些伤感呢。”慕青眯起眼睛看着慕稀,嘴角是暖暖的笑意。

  “不是伤感、是伤心吧?妹妹不好骗了吧?”慕稀看着慕青笑了起来。

  “确实。”慕青站起来走到慕稀的身边,伸手用力的揉了揉她的头发,感叹着说道:“小稀再不是需要哥哥们倾力保护的小女孩了,现在小稀可以和哥哥一起并肩战斗了。”

  “是啊,所以你可不能小瞧我,有事记得要和妹妹我商量哦。”慕稀抬起头,笑眯眯的看着慕青,脸上是淡淡的笃定与沉着。

  “不敢。”慕青用力的点头。

  “我去财务部了,有几组数据需他们帮着整理一下。”慕稀伸手顺了顺被慕青揉乱的头发边说道。

  “小稀,既然你现在以大人的方式和我谈公司的事,在公司的事情上,你结婚的事情,我再郑重的和你说一次:公司现在的情况,顾止安无法控制;顾止安给的十亿资金确实很重要,但还不到需要你用婚姻换取的地步。”

  “换而言之,你是否与顾止安结婚,都不影响整体的布局;抛开你自己的感情倾向不谈,这次婚姻的商业价值并不大。”

  “所以……”

  “小哥,我知道你的意思。”慕稀打断了慕青的话,沉然说道:“小哥,就算没有公司的事,我也会和顾止安结婚;所以顺便让这婚结得更值些,也没什么不好。”

  慕青伸手用力的搂了一下她的肩膀,沉沉的叹了口气,低声问道:“小稀,小哥其实真的不希望你这样选择。你看你现在的样子,哪儿有一点儿新娘子的喜气?”

  “要是老爸和老妈还在,看到会心疼的。”慕青声音低低的说道。

  “不会。”慕稀笑着摇了摇头,眼圈却微微的发红:“小哥,全家只有我一个人,直到现在才开始有一点点商业的意识;爸妈这一生都趋利避害,为利而行;哥哥们从小就知道了什么是价值最大化。”

  “所以,他们若还在,当然会支持我的决定;又或者,会认为夏晚更有价值,逼我嫁给夏晚也不一定。”

  “如果逼有用,我也想逼你嫁给夏晚。”慕青叹息着说道:“虽然我不喜欢那老小子的德性,但你在他面前,才是你自己。”

  “你刚才不是说了吗,我长大了,哪儿还能是过去那般任性妄为。现在的我就是你看到的这样——又成熟、又漂亮、又懂事、又稳重,我现在不是率性的设计师、是知性高雅的慕氏股东。”慕稀看着慕青,故作调皮的说道。

  “你定了就定了吧,不管怎么样,不管公司和怎么斗,慕家四小姐的婚礼,那还是要隆重的办的。”慕青张开双臂用力的抱了抱她,温暖的说道:“别的你不用管,至少礼服、化妆师、婚礼前的保养,要亲自安排。”

  “知道了,啰嗦的小哥。我去财务部了。”慕稀笑着推开了慕青,转身往外走去。走到门口又想起什么似的,转身对慕青说道:“我请佳佳做我伴娘,过两天请她去试伴娘礼服。”

  “她随便你用。”慕青做了个OK的手势。

  “喂,小哥,你怎么说话呢,当着佳佳的面可千万别,该正经的时候正经点儿。”慕稀瞪了他一眼,笑着转过身去。

  只是,在转身之后,带着笑意的眸色却渐渐黯淡下来——夏晚,你一定很生气吧,那么粘着你的我,居然拒绝和你出现在同一场合。

  可是夏晚,你可知道?我只是不想被你看穿我的狼狈而已——在生死瞬间的决定之后,我居然还不能平静的面对你、面对你伤感的眼神。

  我是很没用,特别是在你面前,又格外的没用。

  但是,那又怎样,这世上,也不过一个夏晚而已;离开你的视线,我应该可以很历害吧——你看,刚才小哥也看到了,我可以和他一起讨论公司的发展、可以与他

  、可以与他并肩为公司而战。

  夏晚,我不再是那个被哥哥们护着的、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想懂的单纯女孩了;也不想再做那个等着你来爱我的小白痴了。

  夏晚,我想长大了……

  第三节:夏晚的怒气

  【亚安银行】

  “咖啡的味道不对,重新去煮。”

  “文件为什么没有正反印?去手抄一份在反面!”

  “喻敏,通知老沈到我办公室,投行的资金启动方案两天内要确定。”

  “通知公关部安排一个媒体见面会,公布投行的正式启动、同时宣布与慕氏的合作。”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夏晚边说边快步往办公室走去,喻敏拿着笔记本跟在他身边,边走边快速的写着,好在她早已练就一身速记的本事,虽然要一路小跑才能跟上夏晚大长腿的快步节奏,笔记本上的字却也记得丝毫不差。

  在夏晚说完后,喻敏立即对端着咖啡跟在身边的伊念说道:“你去重新煮咖啡,用四小姐上次给你写的方法和步骤,别搞错了。”

  “煮完咖啡就去文印室抄写,抄完后文件送到我这里。”

  “行长,老沈的方案两天内确定不了,审计部的报告今天下班才能出来,所以最快需要到周四才能确定资金方案。但这不影响我们的媒体见面会,也不影响与慕氏合作的进度,所有手续到位后,我会安排最快的资金方式。”

  “媒体见面会是否安排在周四?慕氏四小姐的婚礼是周五,所以周四媒体见面会我们是占先机的。”

  “我现在就通知公关部,具体通稿与流程,今天12点前可以给您确认。”

  “没有其它问题,刚才的问题,请您确认。”

  喻敏急急的跟在他的身后,一连串的确认与问题,与夏晚安排工作的速度一模一样,让旁边端着咖啡的伊念看得目瞪口呆——她知道她们行长今天情绪不对,连带着脾气都有些无理取闹。

  若是她,一定会觉得自己很委屈,但喻敏非旦没有这种感觉,还将他所有的安排,用最合理、最高效的方式安排了下去——平时她只觉得行长不是人,现在才觉得,喻助理也不是人。

  那她……以后也要变是不是人,才能适应这两个人的节奏了。

  所以伊念没有立即离开,而是亦步亦趋的跟在他们的身后,学习喻敏全套的应对方式。

  *

  夏晚停下脚步,沉眸看着喻敏。

  喻敏便也立即停下脚步,开着笔记本、握着笔,等着他确认刚才安排的工作。

  稍许沉默之后,夏晚才转身推开办公室的门,继续往里走去,只是脚步放慢了许多。

  “老沈的方案你盯着,越快出越好。我需要在媒体见面会前看到方案和数据——你刚才说的方案出来早晚都不影响签约和媒体见面会,这件事你下去反省,看看自己哪里错了。”

  “媒体见面会安排在周四上午10点30,流程和通稿出来后,同时C给慕氏总裁,他需要配合我们的节奏。”

  “还有问题?”

  夏晚回到办公桌里坐下来,看着喻敏淡淡的说道。

  “没有了,我这就去安排。”喻敏面色不改,回答之后,便即转身离开了夏晚的办公室,一直跟着她的伊念也一路小跑的跟了出去。

  *

  “喻助理,你哪儿错了?”伊念小声问道。

  喻敏轻抬眼皮看了她一眼,淡淡说道:“你今天很好学啊?”

  “我以后都要好好学。”伊念用力的点头。

  看着她认真的样子,喻敏不禁莞尔,手里边给沈从宽写邮件,边对伊念说道:“我说‘沈部长的方案不及时出来,也不影响公司与慕氏的合作、更不影响媒体见面会’这个说法,影射行长的这次合作有私心,无论数据方案如何,合作都会进行,所以不会影响。”

  “而实际上,行长的每一次合作与投资,即便是有私人因素的影响,但最终还是要看投资部的评估与意见,以调整他投资的方式与合作的形式,以确保合作利益最大化。”

  “所我刚才那么说,有对他突来脾气的不满和赌气,而这种不满和赌气,是我作为他的助理不该有的情绪,所以我需要反省,明白了吗?”

  喻敏说话间,给沈从宽的邮件也发送了出去。

  “哦,明白了,行长还这么敏感啊。人有七情六欲,有点儿不满也正常,只要工作没落下不就行了吗。”伊念皱着眉头,只觉得自己的心脏有些受不了——能像喻敏这样跟上他节奏的已经找不出第二个了,他居然还怪她有情绪。

  他怎么不怪自己有脾气呢!真是。

  “好了,快去重煮咖啡,还有手抄文件呢。”喻敏抬头看着她想解释的样子,便笑着说道:“我知道咖啡的事是你冤枉,我刚才也说了,按四小姐写的方法再去煮,所以他知道是自己的问题了,你是下属,所以你得给他台阶下。”

  “至于文件,这个行长可没批评错,文件能双面就不能单面,罚得应该。”

  “好吧,我怎么感觉像小学老师一样,还罚抄写。”伊念轻哼一声,端着已经冷掉的咖啡往茶水室走去。

  “小学老师?是有点儿像。”喻敏扬了扬眉梢,自语着说道。

  而办公室里的夏晚,正低头批着桌上的文件,对于他来

  ,对于他来说,工作上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从来没有反省一说。

  而刚才的一通发泄,根本不足以平息他胸中的恼火——看到她额上的疤痕心疼、想到她身上的疤痕更心疼、要到她对他的躲避却是十足的恼火。

  难道避开了,就可以当作没见过、没认识过、没爱过!

  夏晚抬起头,将手上的笔用力的砸在地上,着力的将椅子转了过去,面对着窗外的喷泉,只觉得心绪一阵烦乱。

  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这样影响他的情绪,连工作都无法继续。

  慕青今天应该当会与她说对抗的方式、周四的签约仪式更能让她知道,有了亚安的资金,慕氏对抗就只是技术问题,而没有资金之忧了。

  顾止安对慕氏的影响并非她想象的那么大,她还要一意孤行的嫁给他吗?就算是在生死瞬间对自己死了心,要嫁人也可以再挑挑吧,非得这么急着嫁出去?

  夏晚将手边的稿纸捏成纸团,一个一个的砸在前面的玻璃上,到最后一沓稿纸都被他砸完了,情绪才算稍稍平复——

  慕稀,你若聪明,便该及时回头。

  你右固执,那么你就等着顾止安身败名裂的那一天。

  *

  “行长,你要的咖啡。”伊念敲门进来,看到满地的纸团,只觉得怪异——她高高在上的大行长啊,居然玩儿这种无聊的游戏。

  “放下,去抄文件。”夏晚转过身来,随手打开一个文件,边看边说道。

  “好的。”伊念小心冀冀的将咖啡放在他的手边,轻声轻语的说道:“是按四小姐写的方法煮的,喻助理说,和当年四小姐煮的一样好喝。”

  “让你说话了吗?”夏晚抬头瞪她。

  “没让,我出去了。”伊念缩了缩脖子,转身一路小跑往外而去。

  夏晚低头看着面前冒着热气的咖啡,沉沉的叹了口气,却也没去动它——既然现在无可挽回,他便着力于以后。

  有什么脾气可发,他是夏晚,他要的从来就是最后的结果、他做的从来就是解决问题的方案,而不是无谓的生气——即便,慕稀真的很让他生气。

  第四节:顾止安暂时退出

  在慕青和夏晚达成了合作共识,与股市操作方的同时,顾止安确实如慕稀所说,在想办法拖住委托方对慕氏的紧盯不放。

  他放了五个帐户,拿出五亿做慕氏股票的试探,这动作不过是做给总部与委托方看的——当时发的收购声明,是警告慕青必须收敛推广的动作,同时也是告诉委托方:慕氏现在的资金状况不足以建立卓有成效的推广,所以警告足以,不必太过紧张。

  原本这招,已经将委托方的情绪稳定下来,慕氏与亚安的合作,再次让委托方跳了出来,与直接沟通,要求立即出收购计划。

  所以顾止安还在B市的时候,就安排了夏千语开始购买慕氏股份,让委托方和总部能够稳住情绪,同时试探慕青与夏晚的合作进度。

  他当然知道慕氏现在的资金实力,但不能确认亚安到底会在什么节点上拿钱出来——不同的节点,就意味着慕氏的对抗方式不同。

  因为委托方的压力,总部对于收购慕氏的决定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所以他这时候不退出项目,反而对慕氏有帮助——因为整个局他已经在前期布好,现在换任何一个投资顾问过来,收购慕氏都不是难事。

  所以最后慕氏是被收购、还是让亚安成功成为第二大股东,关键因素已经不在亚安和的策略与资金上——而在他们对股民心态的把握、对股价调控的结果上。

  所以最大的因素反而是慕青自己:能否精确判断出股民出手的价位、股民心里的预期,然后调控股价变化的节奏,在股民出手的判断时机内,拿到资金,一举出手,才有胜算。

  否则三方都是一个煎熬的过程——得守着股市的变化,盯着股民出手的情况;因为慕青绝对不敢一下子将价格拉下去,因为太明显的变化,所有等着的人都会一举出手,他也不能保证自己抢得过的速度。

  “所以我认为,不要给他这个操控的时间,而以我判断,他与亚安的合作还没最后落地,钱没有到位,现在没有资金去操控股价,所以我们这个时候出手,是最有把握的。”总部的看着听了顾止安的分析,看着他沉声说道。

  “没错,我与你判断相同。”顾止安点了点头,淡然说道:“他没有资金操控股价,却利用消息面,将股价稳住——有了消息面,股民不抛,我们如何进得去?”

  “我的五亿资金进去了一周,才买了2%不到,可见慕氏的流通股有多稳。”

  “这能难道你?我的顾大顾问!”冷声说道:“消息面他做我们也能做、他没有资金控制股价,我们有。你说呢?”

  顾止安的脸色微沉,淡淡说道:“你这是在教我怎么做事?”

  “我不是教你,我只是提醒你,这个项目你没有尽力。”冷冷说道:“止安,我不希望你因为私事影响工作,我知道你太太是慕家人,如果是这样,我要考虑你避嫌的问题。”

  “既然这样,这个案子我们就不要再谈了。”顾止安当下推开面前的文件夹,冷

  文件夹,冷然起身。

  “止安,你做案子这么多年,我都没有干涉过你,这是我们到中国的第一个案子,你应该比我更知道他的重要性。你要体谅我。”脸色微变,也站了起来。

  “你体谅我了吗?”顾止安冷冷说道:“我现在出手收购我太太的公司,我和你说过为难了吗?这些数据、这些报表你自己看,我有多少循私的成份,看好了再来找我谈。”

  “止安,你知道,这个案子你不做,别人来做结果是一样;而这个局是你布下的,即便你现在退出,若慕氏被收购,你太太也依然会认为是你的操控。你的退出,毫无意义。”努力劝着他。

  “,我的意思是让你先看这些报表,再来和我谈这个案子。我周五婚礼,这几天申请休假。”顾止安伸拿了放在椅背上的外套和桌上的车钥匙,一点儿面子都不给留的,大步往外走去。

  “止安……”脸色一片恼怒。

  *

  “今天这么早?”慕稀从样衣室回到办公室的时候,顾止安正在她办公室坐着。

  “恩,今天开始休假,所以过来陪你,明天去看礼服,你时间安排了吗?”顾止安微微笑着说道。

  “休假?”慕稀的眸光一顿,沉眸看着他问道:“这么突然?是有什么事吗?”

  “还有三天就婚礼了,也该休了。我说你也该休假了,没见过哪个新娘子忙成你这样的。”顾止安起身走到她面前,看着她微笑着说道。

  “是不是收购的事情?你公司那边有压力?”慕稀没有理会他的顾左右而言他,直直的问道。

  “你不是不爱听这些吗,公司的事情我有自己的安排,慕氏的收购肯定是会继续的,不是我也会是别人。我只是正常的休婚假,OK?”顾止安摇了摇头,不想在这个话题上与她说得更多。

  “好,我一会儿去和慕青申请假期,不一定明天可以休,最迟后天吧。”慕稀点了点头。

  “恩,今天几点可以下班?婚礼现场的流程和喜贴你要过一下。”顾止安这才放松下来。

  “好,我现在去慕青那边,确认了假期就可以了。”慕稀只觉得心里一阵隐隐的心慌,却又强迫自己镇静。

  “好,你去吧,我打电话约婚庆公司。”顾止安点了点头。

  慕稀慌乱的转身,脚步散乱的往外走去——原本担心公司的事情,却在提到婚礼之后,心一下子乱了起来。

  早就告诉自己,做一个平静的、努力的新娘,可离这一天越来越近的时候,她却越来越慌张——夏晚那张又恼又冷的脸,总是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她的面前……

  ------题外话------

  关于《权少的新妻》的年度类别文评选投票:

  书院开展2015年度类别文投票,《权少的新妻》为参选作品,请各位亲继续支持投票。

  投票地址:ong//

  投票方式:直接点击袁雨名字后的投票二字即可。

  投票资格:2015年下半年有30元以上的订阅消费、并绑定手机号的阅读帐号。

  恳请支持!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35 越近越慌》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