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36 交易里也有温暖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假期

  慕稀站在楼梯口许久,直到眼睛渐渐习惯了楼道间的黑间后,循着阶梯慢慢往上走去,借这样的缓慢与运动,以平复自己慌乱的情绪。

  *

  “顾止安被迫休假?”慕青看着慕稀,若有所思的问道。

  “恩,总部老大过来了,应该与这个有关系,具体他不肯说。”慕稀点了点头,思绪慢慢从婚礼上,转到了公司的事情上。

  “恩,应该是关于公司收购的事情。若他们老板够狠,那么便会在他休假期间开始有动作了。”慕青沉声说道。

  “什么动作?”慕稀担心的问道。

  “通过媒体和资金,动摇股民的信心,拉下股价,制造抛售恐慌,然后乘势介入。”慕青沉声说道。

  “能逼着顾止安休假,应该是下定决心要收购我们慕氏。”慕稀的声音也变得沉重。

  “当然,顾止安以前操作这种案子,少有失手的情况,所以他们老大被客户一逼,再看到这种结果,自然是要有所行动了。”慕青冷哼一声,看着慕稀说道:“实际上,顾止安在这个案子里的表现堪称完美,只不过最后收关这一刻手软了一下而已。”

  “我们现在必须启动股市介入方案了吧?”慕稀低声说道。

  “恩,5亿资金已经分别在10个帐户上,媒体消息也已经放出去,会在这两天有节奏的放出来。”慕青点了点头,看着慕稀说到:“你明天开始和顾止安同步休假,全力准备婚礼的事。”

  “是要形成慕氏面对收购的消息和行动,应对自如的状态吗?”慕稀问道。

  “没错。”慕青点了点头:“外松内紧,才能出其不意。”

  “现在也是如此,顾止安休假不代表不工作;以顾止安在的份量、在投资界的地位,他们公司不可能轻易的将他踢出项目——丢掉一个项目事小、丢掉一个世界一流的投资顾问事大。”

  “更何况,慕氏的案子,他们已经拿掉了C&A,稀世属后起之秀,对于世界一流品牌还不能形成任何威胁,所以收不收购也不过是给商家的一个交待,于和顾止安来说,没有任何损失。所以更不可能因为这个只余下尾巴的项目而丢掉顾止安这一员大将。”

  慕青仔细分析着说道:“所以,他们不会在顾止安休假期间找人来接替这个项目,而是会想办法说服顾止安继续操作。这就涉及到双方的谈判条件了——最多,不过是各让一步。”

  “要逼顾止安让步,在这几天也必然会有动作,要让顾止安知道:没有他,项目一样能运转得很好;但公司重视他,所以还愿意和他谈条件。”慕稀的眸光微微转了转,思索着说道。

  “所以我们要开始启动反攻行动,但还不到最紧张的时候。”慕青点头,对于慕稀敏锐的分析能力,只觉得欣喜与意外。

  “我知道了,外松的事情我来做,内紧的事情,小哥你就辛苦了。”慕稀用力点了点头。

  “好。”慕青点了点头,起身将慕稀送到办公室门口:“婚礼的事情,要不要佳佳陪着你?”

  “不用,难得公司有佳佳这样熟悉投资领域的事,同时还熟悉顾止安的操作手法,让她在你身边帮你吧。”慕稀摇了摇头。

  “没你想的那么紧张,你安心准备婚礼的事。”慕青淡淡的笑了。

  *

  慕稀回到办公室的时候,顾止安正慢慢翻看着明年秋冬设计的初稿画册。

  慕稀站在办公室门口,看着面容平静而从容的顾止安,完全无法从他的情绪上看出,刚刚经历了项目上这么大的变动。

  以前以为,因为大家合作的关系,所以他总是一副工作的姿态;现在才知道,他就是这样,遇到任何事情都不见情绪。

  对她可以温柔、可以耐心,却永远没有脾气——就算她无理取闹的责怪他扔了夏晚买的早点,他也不过平静的转身拾起。

  从项目里认识、到相亲、到拿证、到马上的婚礼,还有她住院这近半个月形影不离的相伴,他们也该算是最新近的人了吧。而她唯一看到他的情绪变化,也不过是刚到医院时,眼底明显的心疼而已。

  真是个自控能力超级好的男人,这样也好,若都像夏晚那般容易发怒,自己怕也是受不了的。

  想到这里,慕稀不禁淡淡的笑了——或许,婚礼并没有自己想的可怕;或许,自己想到商业的问题太多;只想生活,顾止安未尝不是一个好的伴侣。

  “下来了?这几套图案很熟?”顾止安抬眼看见慕稀,她嘴角温柔的笑意,让他微微一愣,只觉得情绪一下子好了起来。

  “恩,你和夏晚在S国买的那两本书,很多元素都用上了。”慕稀慢慢走过去,拿起画册指着几例特殊的图案说道:“这两款,是花边配饰里的图案,放大后,修饰三分之一罩杯处,非常有特色。”

  “这一款,是你买的那本书里的一个元素,原设计将这个元素用在罩杯上,我们把他移到侧杯带上,效果非常好。”

  “所以呀,找素材也不能被习惯所束缚,以为只有元素的资料才可用,成品资料里一样可以发现好的元素。”

  慕稀若有所指的看着顾止安,清然柔亮的声音,与平时的冷淡疏离大不相同,让顾止安心里生出淡淡的喜悦——每天进步一点,他们之间会越来越好的。

  “我还要一小时,把手上的工作交待一下就可以下班了,明天开始正式休假。”慕稀轻轻敛下眸子,将手中的书递给他:“你没事就翻翻,里面还有礼品包装盒的一些素材,明年秋冬的主题是复古,走的神秘东方风情的路线。”

  “不太看得懂,倒是可以让自己习惯一些。”顾止安点了点头。

  顾止安说完,看着慕稀,两人不禁相视一笑,都想起了顾止安第一次来她办公室的时候,对着她一屋子的样衣,尴尬得不行,后来还被娃娃给调戏了一番。

  “咳咳,太太是做内衣设计的,自己看不懂、看不了画册,这说不过去。”顾止安的耳根微微红了红,低下头去慢慢翻动着手中的画册。

  “恩。你慢慢看。”听到‘太太’两个字,慕稀嘴角的笑容变得有些勉强,轻声应了一句后,便往自己的大办公桌的面走去。

  *

  慕稀将工作计划和手中的资料,一一交待给席怜和娃娃后,一小时的时间已经过去了。

  “小稀,顾先生的耐性很好啊。”席怜抱着手中的资料,侧头看着沙发上的顾止安小声说道。

  “惯做数据分析的人,耐性都好。要从万千上万的数据中,找到自己想要的,没有耐性还真做不了。”慕稀边收拾着桌面,边笑笑说道。

  “可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这种耐性。”席怜挑了挑眉头,笑着说道:“亚安的夏大行长,不也是做投资出身,脾气和耐性,还真比不上眼前这位。”

  “那叫个性,男人就该有些个性才是。”一直力挺夏晚的娃娃,轻撇了下嘴角,郁闷的说道。

  “好了,我先走了,工作这几天就拜托你们了,婚礼那天,早些过去。”慕稀眯着眼睛微微笑着,拿了收好的随身大包和车钥匙走到顾止安身边。

  “好了?”顾止安合上画册站了起来。

  “可以走了。”慕稀点了点头。

  顾止安这才朝席怜和娃娃点了点头,以示招呼后,自然的牵起慕稀的手,并肩往外走去。

  *

  “以后别在她面前提夏晚。”席怜看着娃娃小声说道。

  “好吧,证都拿了,马上又要婚礼了,提也白提。”娃娃将资料抱在怀里,一脸的郁闷:“我的夏男神啊,不知道下一个让夏男神停留目光的女人会是谁。”

  “是谁也不会是你,醒醒吧,都有老公的人了,成天瞎想些什么。”席怜看着她摇了摇头,转身在旁边的绘图桌旁坐了下来。

  “我说席姐,你说四小姐对夏晚真没有一点儿心思?怎么就选了这个后来的顾止安呢?”娃娃抱着资料趴在绘图桌上,仍是一脸的不解。

  “爱得早不如爱得刚刚好。或许这就是缘分。”席怜淡淡说道,看着手中的文件,没有继续聊下去的意思。

  “或许吧。”娃娃轻叹了口气,抱着文件出去了。

  第二节:一个认真一个懒散

  【顾止安家里。】

  顾止安端了水果与零食去到二楼的工作室,为慕稀定制的超大枫木绘图桌上,放满了各请柬、照片、糖果样品之类的。

  “要请的客人,我都提前通知过了,喜贴只是个形式,所以明天寄出去也来得及。你挑一款,一会儿我来抄宾客名单。”

  “婚纱照我们的时间是不允许去拍了,这是我从你历来采访中找的比较正的几套照片,你看喜欢哪套,挑几张出来,婚礼现场布置会用到。”

  “婚礼当时需要发一些小礼品,我托法国那边的朋友订了些小娃娃、小手包、糖果之类的,明天都可以到货了。到时候你看看喜不喜欢,不喜欢再换,还来得及。”

  “这套礼服,是你大哥慕城找当地设计师帮你制作的,今天刚刚到。”

  顾止安将零食水果放在桌上,指着桌上的物品,向慕稀说着婚礼准备的进度。

  “我大哥?”慕稀伸手拿起放在盒子里的白纱裙,声音带着隐隐的低哑——大哥必竟还是没有亲自给自己设计婚纱,他对自己的婚姻,还是不满意的吧。

  “恩,前天给我打过电话。”顾止安点了点头:“现在试一下吧?若不合身,还有时间修改。”

  “不会,我大哥找人定制的,不会不合身。”慕稀抱着婚纱,轻轻的摇了摇头——慕稀做设计的能力,已经到了看一眼就知道尺寸的境界,他让人设计的礼服,哪里会不合身!

  慕稀轻轻抖开白纱,坠满裙摆的琥珀色蝴蝶,只只都振翅欲飞着,栩栩如生得让人怀疑那些都是真的,充满了甜美的少女情怀。

  只有慕稀知道,大哥的礼物,从来都不只是礼物,如那只跳着芭蕾的少女一样,大哥希望她无论遇到什么样的磨难,都能保持在绿茵上起舞的积极与从容;希望她即便是曾经浴火,也要重生。

  “很漂亮,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婚纱。”当礼服抖开的那一刹那,那只只蝴蝶生动的飞舞起来,让顾止安也不禁觉得眼睛一亮。

  “我大哥最有品味了。”慕稀骄傲的说道,仔细的将婚纱叠好放进纸盒后,在桌前坐了下来:“今天把喜贴和照片定了吧,我看看。”

  “恩。”顾止安在她身边坐下,将样品都拿到面前,与慕稀边看边讨论着——而慕稀基本没怎么看,很快就选定了下来。

  于她来说,婚礼不过是两人关系公开、正名的一场演出,她不得不演;于他来说,她做事风格向来爽快利落,很少为这些琐碎的事情纠结,正合他意。

  *

  “好,照片我现在发给婚庆公司。”顾止安点了点头,将慕稀挑选照片的编号发给了婚庆公司。

  “还有什么事吗?”慕稀看着一桌的混乱问道。

  “还有写喜贴,要不你一起写?”顾止安一脸笑意的看着她。

  “好啊。”慕稀点了点头,从顾止安手里接过一小摞刚选定的喜贴,然后拿了名单,开始抄起来。

  顾止安做事相当的高效,所有备选的喜贴样式,他都买了足够的数量的回来,只要选定,就可以拿来就用,而不需要等到第二天再去买了;至于备用照片,他则将每张照片进行了编号,然后将原稿放在婚庆公司,只要选定,便将编号发过去,婚庆公司便可以开始后续的事情了,一点儿时间都没有耽搁。

  想到这里,慕稀不禁又是一阵感叹——顾止安这个人,无论做什么,都是让人放心而安心的。

  她也再次告诉自己,顾止安真的是个好的结婚对像,他们的婚姻会很平稳的。

  *

  一小时后,两人将抄好的喜贴放在一起,分别在上面签上自己的名字——他的字庄正有力,如刀锋刻划;她的字飘逸奇巧,如临风起舞。

  两个名字并排在喜贴上,却怎么也看不出默契与契合来——慕稀与顾止安抬头对视一眼,眸底都隐隐生出莫明的慌张……

  *

  【第二天】

  公司的高层,果然如慕青所料,在知道顾止安甩手不干后,立即给打了电话,要求无论如何也要稳住他,不能因为一个项目而让顾止安不开心了。

  “止安,你现在哪里,我可以打扰你几分钟吗?”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坐在顾止安的办公室给他打电话。

  “在和我太太挑戒指,恐怕是不方便。”顾止安的声音淡淡的,不见丝毫情绪。

  “那我晚上去你家拜访你如何?听说中国的婚礼习俗,新婚前三天,新娘子与新郎不能住在一起,想来我也不会打扰到你和你太太。”快速说道。

  “,在我结婚前,我不想谈公事。项目的事情你看着安排吧,我现在也没有兴趣。我太太平时工作比我还忙,难得休几天假,我想我应该多陪她。”电话那边,顾止安淡然的声音里,流露出隐隐的不耐。

  “好,我去你家里等你,你几点回家,我们几点谈。”沉声说道。

  “……”顾止安一阵沉默,似是在思索是否要见他。

  “止安,我们合作这么多年,这点儿面子都不给吗?怎么说,你还在项目中;怎么说,在公司我还是你上级;不管你对这个项目怎么考虑,职业的态度,我想你总是有的。”沉说道。

  “那么,下午7点,你在办公室等我。”顾止安的声音依然淡淡的。

  “OK,下午见。”这才挂了电话,放下电话后,用手敲打着桌面,想着下午要与顾止安怎么谈。

  *

  在顾止安与见面之前,当天的媒体,便登出了顾止安与慕稀双双休假,人力备婚的新闻,两人一起出现在婚庆公司的照片,也作为新闻的主画面一起刊了出来。

  与此同时爆出来的消息,便是慕青给媒体的通稿,态度强势的指责公司——

  名为投资、实行打击国内优秀服装品牌之事,不仅阻断了C&A的国际化发展之路,并利用慕氏财务副总出走之际,诱慕氏签下不对等的对赌协议,逼迫慕氏这样一个一向以品牌先行、利益在后的品牌行公司,全盘放弃了旗下品牌现有的品牌知名度和影响力,成为一家只能卖货的生意公司。

  在慕氏了解了的真实目的后,慕氏绝不会将自己祖辈传下来的品牌拱手让人、不会让长兄建立的品牌为先的公司文化在自己手上断送、更不会让祖国品牌被外国公司所收购和击溃。

  所以慕氏现已与亚安银行重新启动合作,除了与亚安银行有融贷关系之外,并成为亚安新项目的战略合作伙伴,成为亚安银行新型投资方式下,首位合作一级类别合作商。

  在此慕氏欣赏亚安的眼光与远见,也感谢慕氏所有股东对公司管理层的信任,慕氏将在新的领导团队的带领与亚安资金的支持下,再创品牌新的高度。所以请各位股东不要被公司暂时的困难所吓到,不要抛弃曾与你们共同成长的慕氏品牌,希望所有的股东,永远是慕氏的股东、并分享慕氏成长所带来的成果。

  第三节:夏晚的努力

  “慕青确实比慕允历害太多。”喻敏看着新闻通稿,不禁赞许起来:“拉上亚安这个财神,再有钱也不可怕。对于普通股民来说,银行自然比投行更可靠。”

  “没错,在指出狼子野心的前提下,不忘大打爱国牌,这招我还真没想到。”夏晚微眯着眼睛淡淡说道:“而且,前面的新闻才提到顾止安休假,他马上发这个声明,显然削弱了慕稀与顾止安联姻的色彩,让受众将关注力放在公司的品牌之战、资本之争上;顾止安的角色,在这份声明里,显得还有那么几分无辜。”

  “看来这位新的慕氏总裁,对于顾止安,还有几分认可。”喻敏点头说道。

  “为了慕稀罢了。”夏晚淡淡说道:“你以我的名义、以力保国家品牌为切入点,在慕氏官网上去声援一下。”

  “好的,我这就去。”喻敏点了点头:“明天的会议,也已经安排就绪,沈部长的评估报告,今天晚上12点前可以出来。”

  “好。”夏晚点了点头。

  在喻敏出去后,他才将新闻翻回到前条——慕稀与顾止安并肩站在婚庆公司的一堆鲜花里时,脸上淡然平静的表情,只觉得胸口一阵发紧的难受。

  “慕稀,他都从项目里退出来了,你这婚结得还有什么意义?”

  “只是为了他第一时间接通你的电话、第一时间赶到了你的身边吗?只是为了,他是一个合适的结婚对像吗?”

  “慕稀,你有点儿脑子好不好!”

  夏晚用力的扑下电话,伸手用力的揉着发胀的额头——似乎头痛有所缓解,可心里的那份恼火、那份失落、那份发紧的疼痛却始终无法缓解。

  到了这一步她还不回头,明天开完签约会,她能看清整局势的关键点吗?她能醒悟回头吗……

  *

  “小晚,小稀的婚礼很热闹呢。”

  “恩。”

  “小稀没给妈妈喜贴呢?给你了吗?”

  “你想去?”

  “……不去了。”

  “那你要喜贴干什么。”

  “就是问问,你们两个那么好,这孩子倒是把我这个阿姨给忘了。”

  “妈,还有什么事?正忙着呢。”

  “也没什么事,就是和你说啊,小稀也结了、念念现在也在你身边工作,你多照顾一下她。找个合适的时候,也去见见念念的家人,然后把婚事给办了。”

  “谁说我要和她结婚了?”

  “她不是你自己相亲相中了,然后弄到公司去的吗?你没那个意思,把人家弄在身边干什什么?”

  “她是公司正式招聘的员工,和我没关系。妈,我现在忙着,结婚的事,过两天我回家再说。”

  “……反正,她是和你相亲了、她现在又在你身边工作,你多努力吧,别等到小稀孩子都生了,你还单着。”

  *

  夏妈妈无奈难受的语气,在电话的余音里久久缭绕。

  夏妈妈在年前与夏晚争过一次后,很长时间没有再提结婚的事了。只是现在看到慕稀结婚的消息铺天盖地而来,难免伤感——在他与慕稀交往的六年里,夏妈妈一直是将慕稀当媳妇来看的。

  现在,却看着她相中的媳妇儿,成了别人的媳妇儿——一连两次,她也够失落的了。

  *

  “行长,这是喻助理要我送进来的文件,这三份是沈部长做评估用的原始文件,他请您抽时间先看,12点前会准时将评估报告送进来。”

  “这些是明天媒体见面会要用到的资料,喻助理请您先熟悉一下。”

  伊念敲门进来后,将手中的文件分两套分别放在他的面前,然后站在桌边等着他的工作安排。

  “没事了,出去吧。”夏晚伸手拿了媒体资料,边翻开边说道。

  “好的。”伊念脆声应道,转身快步往外走去。

  夏晚停下手中翻资料的手,慢慢抬起头来看着刚刚被关上的门,心里沉沉的叹了口气——若伊念知道母亲的想法会怎么样?会生出一些麻烦事来吗?

  现在光是他与慕稀本身的问题都已经难以解决,他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又节外生枝的添出许多麻烦来。

  “喻敏,这段时间的项目全部是机密,伊念现在不适合介入。”

  “恩,她干些打杂的活儿就行了。与项目直接相关的不要交给她;向我汇报的所有工作,都不要假手于她。”

  “对,就是这样。”

  夏晚挂了电话,轻挑了下眉梢,重新打开面前的文件,仔细的看了起来。

  第四节:顾止安的计中计

  晚七点,公司,顾止安到办公室的时候,正坐在会谈桌边,边喝咖啡边看文件——看样子,似乎是没有吃晚饭的。

  “给你带了泡芙。”顾止安将手里的食品袋递给他。

  “还是你了解我。”抬头看着顾止安咧嘴一笑,接过食品袋便拆了开来。

  “资料看得怎么样了?”顾止安给自己泡了杯速溶咖啡后,在对面坐了下来。

  边吃泡芙边将手边的资料推到顾止安面前,利落的说道:“关于慕氏案子的所有资料我都看过了。”

  “这个案子如你所说,目前所有的一切都在控制之中。所以我为之前我的态度向你道歉。但案子毕竟关系到你太太,我想听听你关于后续操作的想法。”

  顾止安对他的态度并不意外——一来有总部压着,他这个上级的身份在他面前并不好用;二来从与对方公司的合约来说,这个案子操作到现在,只能用无懈可击来形容。

  他能说什么!

  顾止安轻瞥了一眼他推过来的资料,淡淡说道:“你们的方向都错了。”

  “怎么说?”不由得一愣。

  “慕氏最有价值的品牌是C&A,而C&A在被挤出慕氏后,看似在服装界消声匿迹,实则品牌创始人已经在法国重新做了注册,如果顺利的话,会在合适的时候重新登陆中国。”

  “你们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稀世’上,你们看过业务小组关于这个品牌发展的分析吗?”顾止安冷笑一声,沉眸说道:“C&A在有两个国际型的创始人为设计师的前题下,同时还有亚安的资金支持,花了四年时间才走出国门,然后并肩国际一流品牌。”

  “我之所以与慕氏签‘稀世’推广制约的条款,不是怕稀世会很快窜起来,而是借这次合作,压制‘稀世’的发展,同时又为这次投资争取最大的价值回报。”

  “慕氏换了执行人,对这个条款不认同,便开始寻找资金做品牌发展,所以你们就怕了——我其实不明白你们在怕什么!”

  “即便‘稀世’有C&A的实力,在品牌林立的现在,没有四年绝不可能成气候;在这四年之中,我们会有多少机会收购慕氏?为什么非要在现在,逼着他们去与亚安重启合作?逼着他们将所有的矛头都放在yle在中国难道只做这一个案子?我们与‘华安’的合作、我们与‘豆蔻’的合作,要不要继续?这样的口碑传出去,以后还要怎么继续找项目?”

  “,做项目有快慢之分,有的项目适合快打、有的目适合慢打。慕氏则是快慢结合,迅速拿掉C&A之后,用温水煮青蛙的做法让慕氏的经营者忽略我们最终的目的,而在合适的时候一举收购,何愁不成?”

  说到这里,顾止安的眸色更冷了:“现在倒好,逼得他们拿资金回购流通股,而股价和出货节奏我们无法控制,这时候我们只能拼运气去抢单——你认为,我们抢得赢吗?”

  “这个……”不禁语结。

  “现在已经到这个状态,多说无益。你们若信我,现在放弃收购——亚安与慕氏的合作与无关,违约的事情我已经警告过他们了,我们随时启动收购有理有据;”

  “而在我们放弃收购后,慕氏融来的钱便只做品牌发展,股市上不会再有动作——那么慕氏的声名就成了一纸空文、一个笑话,业内及股民还能有多相信?”

  “所以我们在中国的生意照做、慕氏的‘稀世’发展到可威胁程度的时候,我们照样收购。”

  顾止安低头喝了口咖啡后,看着淡淡说道:“我和你要这几天的婚假,不是和你赌气,是做出放弃收购的姿态来——让所有人都相信,放弃收购是你我之争,我的胜局;而我与你之争,是因为慕氏是我太太的娘家公司。”

  “好!”低声应喝:“止安,我就说你不会是个赌气的人,这一招使得好。”

  “你的输局,可还甘心?”顾止安挑了挑眉梢,轻瞥着他问道。

  “我是你老板,我输了表示我有风度,有什么不甘心的。”将余下的泡芙一口塞了进去,边咀嚼边说道:“这件事情就这样安排,我明天一早回法国,只当我是被你气走的。”

  “你演戏也不赖呀。”顾止安的眸光微闪,淡淡笑了。

  “这叫打配合。”无谓的说道:“只是,几年后再收购慕氏,你太太怎么办?”

  “现在她是慕家四小姐,几年后她是顾太太。”顾止安淡淡说道。

  “典型的中国人思维,不过我支持你。你又不是养不起她,娘家的事该放手就放手。”哈哈笑着说道。

  顾止安只是低头喝咖啡,听着放松的笑声、眼睛轻瞥着文件中的数据,嘴角噙起一股轻讽的笑意……

  第五节:暖

  “恩,谈完了。”

  “谈妥了。”

  “我到你这边来,见面聊吧。”

  “恩,想吃什么?我带过来。”

  “好。”

  8点30的时候,慕稀打了电话过来——她极少主动打电话。所以顾止安自然知道她的意思。

  不过也没什么不好,自己掌握着她关心的事情,多少可以让两个人多一些话题、多少可以拉近一些两个人的距离。

  顾止安出门的时候,外面又开始下雪,慕稀说的那个蛋糕小店还开着门。

  顾止安竖起大衣的领子快步走过去,路灯将他匆匆的身影拉长,雪花下的他看起来,却带着几分暖意。

  “一个支芝士餐包、两份双皮奶、两个6寸的鲜虾披萨。”

  “好的,先生请在这边取餐。”

  “谢谢。”

  顾止安买了单后,拎着热呼呼的甜点,扯着衣领快步往外走去,心里如这餐点一样——暖暖的。

  原来,被人需要,也会让人心生愉快;原来,在这样的冬夜,给在意的那个人送一份热呼的餐点,也能让人觉得温柔。

  *

  “你头上都是雪花,下雪了呀?”慕稀听到门铃出来开门,看着顶着雪花的顾止安,不禁轻呼出声。

  “你要的甜点,应该还是热的。”顾止安将手中的餐盒递给她。

  “这……”慕稀伸手捧住餐点,轻轻低下了头。

  “进去吧,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顾止安笑着,伸手拍掉头顶半融的雪花后,伸手搂着她的腰,与她一起往里走去——

  屋里温柔的灯光与柔软的暖气,将屋外的冰冷与雪花隔绝成两个世界,低头吃东西的两个人,各怀心思,却又同样感受着冬日里这别样的暖意……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36 交易里也有温暖》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