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37 媒体见面会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担心夏晚

  第二天,亚安银行新项目的挂牌仪式、亚安与慕氏新一轮战略性合作的签约仪式、暨合作媒体见面会,在亚安大厦顶楼的开放式会议厅举行。

  有意思的是,夏晚与慕青是签约仪式的两方主人,而慕稀与顾止安则以慕氏家人的身份出席签约会。

  亚安与慕氏合作多年,夏晚与慕家四小姐暧昧不清的关系,一直是许多媒体捕捉的话题,而现在慕氏与亚安继续合作、慕家四小姐却与夏晚的对手达成婚约,这样复杂而有趣的关系,让媒体也是充满了兴趣。

  主持这场会议的喻敏,神经更是高度紧张。

  “老沈,你一直跟在行长身边,必要的时候提醒一下他。”

  “伊念,你在外场维持秩序,一有不对,就通在安保部上来。”

  “小雅,你负责带领慕氏的员工入场,除了慕氏总裁外,其它人都与行长保持距离。”

  “老沈,帮我想想,我还有没有什么遗漏的?”

  喻敏交待完后,看着沈从宽一脸紧张的问道。

  “你想多了。”老沈轻瞥了她一眼,抱着文件往媒体大厅走去——受邀的媒体大多已经到场,有些在拍摄现场的图片、有些在整理提问大纲、有些在看会议流程、当然,也有在交头接耳,讨论着今天的媒体见面会与之前的收购声明、慕氏的反收购声明,之间明显的对抗情绪。

  “的顾止安。”

  “顾先生,请问你今天以什么身份过来?是中国项目组负责人吗?”

  “请况对慕氏的收购会什么时候启动?对于慕氏与亚安银行的合作,您有什么看法?”

  “您对慕氏昨天的报道,指责别有用意的收购有什么要说的?”

  “请问顾先生,亚安银行与慕氏的合作,是否因为慕氏与的合作出现问题?亚安与慕氏的合作,是否会影响对慕氏投资以及收购的态度?”

  ……

  自顾止安与慕稀一起走进会场起,便被记者包围了起来,各种问题层出不穷,居然没有一个是与他明天婚礼有关的。

  他轻扯了下嘴角,淡然的眸子不见丝毫情绪,只是一只手搂着慕稀的腰、一只手挡着面前递过来的各式麦克风,脚步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不解释一下?”慕稀突然问道。

  顾止安的脚步微顿,轻轻点了点头,停下脚步对各媒体说道:“亚安的媒体见面会后,我可以给各位15分钟的时间。”

  “顾先生,现在……”

  “喧宾夺主似乎是件不太礼貌的事情。”顾止安打断了媒体的话,淡然而坚持的说道。

  “是四小姐和顾先生吗?这边请。”媒体还想再说什么,亚安的员工小雅快步走了过来,礼貌却又粗鲁的拨开记者群后,一身职业而优雅的带着慕稀与顾止安往坐位上走去。

  “谢谢。”顾止安微微晗首。

  “四小姐越来越漂亮了。”小雅的嘴角挂着职业的笑容,客套的赞美在慕稀听来,却有着淡淡的轻讽。

  似乎感觉到她的不友善,慕稀的脸色有些微微的阴沉。

  “两位请坐,有什么要求请随时告诉我。”小雅将两人带到坐位的,转身回到迎宾处。

  “今天回国,暂时决定取消对慕氏的收购。”坐下后,顾止安打开一瓶水递给慕稀,看着她低声说道:“这些消息,不适合在签约之前透露。”

  “暂时取消……”慕稀的眸光微顿。

  “以时间换空间。”顾止安轻轻点头:“从项目本身来说,因为慕氏临时换了CEO、亚安资金的及时介入,已经失去最佳收购时机。拿钱与慕氏在股票上去对砸,是最下乘的做法。”

  “是专业做投资的,无论是要让目标品牌消失也好、还是与企业做对赌收购也好,最终目的是赚取投资利润。慕氏有了亚安的资金,可以给的利润空间非常大,而稀世的品牌在三五年内不会成为我们委托方的威胁。所以两相对比取其利,自然放弃现在没有100%胜算的收购。”

  顾止安沉眸看着慕稀,轻声问道:“我的意思,你可明白?”

  “从投资回报与竞争利弊的角度来分析,你这番说词是挺有说服力的。”慕稀看着他,眸光微微转动了一下,慢慢说道:“但这也是你对这个项目真实的计划,对吗?”

  “是。”顾止安丝毫没有隐瞒的意思,看着慕稀诚然说道:“这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现在能想到的最两全的方式。”

  “不过,若亚安与慕氏的合作,若仍以股份收购为主,那么明知不胜,也必须应战——在不放弃收购慕氏这个大前提下,能换取时间的就是慕氏确保有40%以上的流通股在市场上运转,否则以时间换空间,都是空话。”

  “我明白。”慕稀点点头:“如你所说,以时间换空间;慕氏给等待的时间和收购的空间、给慕氏发展的时间和反击的空间。”

  “你明白就好。”顾止安伸手去揉她的头,在她下意识的往回缩去之后,眸色不禁微变,却依然不动声色,举在空中的手自然的落在了她的肩膀,轻轻拍了两下。

  她对他的碰触其实已经习惯,只是在这里——应该是在夏晚的地盘吧,她还是在意夏晚的目光。

  顾止安微微笑了笑,拿起桌上的会议流程随意的翻看起来。

  慕稀暗自吸了口气,努力的忽略这突如其来莫明的不自在,却仍觉得浑身不适。

  “你好象有些不舒服?”顾止安抬头看着她。

  “我去一下卫生间。”慕稀只觉得微微的尴尬——他在情绪上不算是敏感的人,却也发现她的不对劲,可见她的表现有多明显、多差劲。

  “我陪你?”顾止安将手中的资料放回到桌上。

  “不用了,顺便出去透透气。”慕稀忙摇了摇头,拎着裙摆站起来,急急的转身往外走去——在转身时,甚至还撞歪了旁边的椅了。

  “小心。”顾止安一手扶着椅了、一手扶着她的腰,轻声叮嘱着。

  “太长时间没穿高跟鞋了,都不习惯了。”慕稀勉强扯了下嘴角,拎着裙摆快步往外走去。

  慕稀,你不能总是这么没用,只要在有他的地方,你就浑身的不自在。

  慕稀走到走廊的窗边,伸手推开窗子,对着窗外深深吸了口气,却被窗外的冷空气刺激得咳嗽起来。

  第二节:见面

  “冷气与热气的空气强对流,对身体不好。”

  夏晚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然后窗户便‘啪’的一声被关上了。

  “哦,只是有点儿闷,想过来透透气。”慕稀低头后退了一步,拉开与他的距离后,心里的压力才稍减。

  “身体还没恢复?”夏晚皱了皱眉头,想了想,拿起电话给喻敏打了过去:“会场的空气交换机开了没有?”

  “恩,安排人去检查一下。”

  挂了喻敏的电话后,夏晚看着慕稀轻声说道:“除了闷,还有哪里不舒服?伤口有什么反应吗?”

  “我就是长时间没来这种场合,所以有些不适应,和空气没关系,你别麻烦。”慕稀摇了摇头,转开身往前走去:“我去卫生间。”

  “卫生间在这边。”夏晚伸手抓住她的手腕,深邃的眸子似要将她的情绪看穿:“才多久没来呢?连办公室的布局都忘了?”

  “不该记得的,还是忘掉的好。”慕稀低头看着被他撰住的手,微微挣扎了一下。

  “哦?我的办公楼你要忘掉,那我这个人,你是不是也想忘掉?”夏晚手下不禁用力,恼声说道。

  “我忘了谁,也不能忘了慕氏未来最大的合作伙伴,你说是吧。”慕稀的脸色微变,抬起头来直直的看着他。

  夏晚脸色阴沉的看着她,在眼角瞥见顾止安正出门后,用力扯着慕稀的手往前走去:“我有话对你说。”

  “慕稀,你的外套忘记拿了。”顾止安拿着慕稀的大衣,快步往这边走来。

  “夏晚,放手。”慕稀瞪着夏晚,被他撰住的手用力往回扯着。

  “你在介意他的态度?”夏晚涩涩的看着她。

  “他是我丈夫。”慕稀沉眸看着他。

  夏晚的眸色倏然冷了下来,目光直直的盯着她,目光里的冷气让周身的空所都冷凝了起来。

  “外面冷气不足,穿这么点儿出来会冷。”顾止安将大衣披在她的肩上,语气间一片温柔,眸色里却是与夏晚相同的冷意。

  “恩,忘了。”慕稀用那只自由的手扯了扯大衣,低低的说道。

  “夏行长,我太太最近才受过伤,怕是无法承受你的力度。”顾止安伸手抓住夏晚握在慕稀手腕上的手,声音冷冷的说道。

  “夏行长正是在问我受伤后遗症的事。”慕稀抬眼看着夏晚,眸子里一片恼意。

  夏晚并不看顾止安,只是沉眸盯着慕稀良久,终于慢慢松开了握着她的手,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是,她身体似乎有些问题,麻烦你多留心照顾。”

  “夏……”

  “欢迎两位今天莅临亚安的媒体见面会。”夏晚没等顾止安将话说完,便转身大步往会场走去——周身的冷气,在转身那一刹那便自然的收敛了起来,远远看去,还是那个从容优雅、高贵沉峻的夏行长。

  “有没有问题?”顾止安拉起她的手——手腕上已有一圈隐隐的青色,加上她最近受伤,皮肤还有些苍白,所以这一圈青色看起来,就相当的惹眼。

  “没事,我皮肤是比较容易变色。”慕稀将手收进大衣里,低声说道。

  顾止安抬眼看着她认真的说道:“慕稀,我知道你们之间有六年,我们认识才一年,所以我不能要求你在感情上的公平,但我需要你给我机会。”

  “对不起。”慕稀低低的说道。

  “不需要对不起,因为我知道你是真实的,这比任何虚伪的应付都可贵。所以我看到你们的亲密我会有难受的情绪,但不会因此而责怪你。”

  顾止安微微笑了笑,柔声说道:“没有关系,我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我等得起、也愿意等。”

  “进去吧,该开始了。”慕稀暗自吸了口气,转身往里走去。

  “好。”顾止安保持着脸上的微笑,自然的伸手揽住她的腰,在感觉到她身体微微僵直了一下后,反而加重了力度。

  “夏晚的脾气不好,今天的签约对于慕氏很重要,所以我不希望因为我而生出变故来。”慕稀停下脚步,看着顾止安认真的说道:“顾止安,我确实还在乎他的目光,但这不会影响我们的相处;而他,也确实还在乎我们的关系,所以我不想在他的地盘上刺激他。”

  顾止安轻轻挑了挑眉梢,笑着点头:“OK,没问题,就当我敬他是前辈,给他这个面子。”

  “谢谢。”慕稀努力的笑了一下,伸手拉下他放在腰间的手,与他并肩往里走去。

  第节:态度

  诺大的会议厅里,下面已经坐满了媒体的人;贵宾席上,政府要员、行业协会的领导、J市企业家代表都已经到了;工作人员席位上,慕氏的慕青、亚安的夏晚、喻敏、沈从宽一身气度的从容而从;台上的主持人,则是亚安银行公关部的主任夏小菁。

  亚安的媒体见面会向来都是干货(有内容)大于形式,所以夏小菁只是做了简单的流程介绍、以及采访规则后,便直接由夏晚做亚安银行在中国发展规划的演说——包括基于用户角度开发的银行超市平台、包括独立于银行体系之外的投行成立、包括对将投资行业、企业的规划。

  整个演说就如他的个性一样:直接、有力、而振奋人心。

  “有人说,美国经济不好,所以亚安银行总部将业绩压力全放在了中国和其它东南亚发展中国家,所以很抵触这种以国内经济填补美国公司业绩的做法,并本能的排斥亚安这样的纯外资公司。”演说的最后,夏晚关掉PPT,看着着在座宾客和媒体朗声说道:

  “而我要说的是,外部经济的变、外部环境变化所派生的需求,正是我们的机会,我们应该拥抱而不是拒绝。”

  “用投资界的一句话来说:我投资你,是因为你有被投资的价值;大气的人爱说双赢——在借用外资发展内部经济的同时,为外部环境带去一定的利益,这就是双赢。”

  “狭隘的人习惯拒绝,担心自己的付出让对方占了便宜,结果闭关自守、乃至自生自灭。”

  “那么我们在面对外部环境的需求时、在面对外来资金时,是选择双赢、还是选择埋头苦干,相信各位心里都有自己的选择。”

  “无论你怎么选,我只有一句话:你不要、有人要;你不发展、有人发展;你不借钱为政府多贡献税率、有人在为政府贡献税率的时候已经赚得盆满钵满。”

  “以上是亚安未来五年在中国、在J市的发展布局,希望与在座各企业家,都有合作的机会,谢谢。”

  夏晚微笑的神情里,依然有着倨傲的成份,而在灯光的修饰上,甚至还多了几份冷然——与他口中所说的欢迎合作,倒是没几分契合。

  在外人看来,他依然是那个傲气十足的世界第一大银行中国分行的行长,有着旁人无法匹敌的资本与高度,就算让所有人仰望,也不会觉得他嚣张。

  夏晚简洁而有力的演说,将大家的情绪调到一个热烈的状态,接下来新公司挂牌仪式,市领导也对亚安以多种资本状态在J市发展做了大力赞赏,并亲口许诺新的市政建设系统,会考虑与亚安的大力合作。

  J市的市政建设,从未有过与纯外资银行合作的先例,所以当黎副市长此话一出口,下面的媒体一片哗然,在夏晚从容走上去与黎副市长紧紧握手并拥抱时,所有的相机都记下了这一历史性时刻——政府官员接受外企管理人员的拥抱礼仪,也象征着政府向对资本欢迎与适应的态度!

  所以接下来亚安与慕氏的签约仪式,大家自然而然的拉高了慕氏在J市的地位——亚安如此有远见、有规划、有气魄的一个公司,在与慕氏解除合作后,又重启新模式的合作,可见对慕氏的看重。

  “请问夏行长,亚安与慕氏的合作,由解除到重启,请问这其中是否有另一股资本有关系?”有记者问道。

  “没有,慕氏内部做品牌规划调整,恰缝亚安的投行规划启动,所以解除合作正好给双方新合作模式一个契机。”夏晚从容答道。

  “请问慕总,指责慕氏违约,您怎么看?”记者将话题对准了慕青。

  “关于慕氏与的合作、以及慕氏的态度,我们昨天已经给了媒体全面的反馈,今天请关注慕氏与亚安的合作,我认为这个比较重要。”慕青淡淡说道。

  “的顾先生也过来了,请问慕先生有话对他说吗?顾先生如何看待慕氏与亚安的重启合作。”记者没有放过这个话题的意思。

  “慕氏与亚安启合作,是我与夏行长之间有合作共识,与别人没有关系。”慕青轻瞥了一下工作席上的顾止安,神色没有任何变化。

  “我今天是以家属的身份过来的,我和我太太慕稀,借这个机会邀请大家明天参加我们的婚礼,谢谢。”顾止安见所有人将目光转向他这边,便自然的站了起来。

  在说完这句话后,低头看着身边的慕稀,温润的笑着。

  慕稀下意识的看向夏晚,在对上他火焰直冒的眸子时,吓得缩了缩脖子。

  “慕稀?”顾止安脸上的笑容深了,眸色却变得沉暗。

  “我……”慕稀将手放进他的大手里,借着他手力度慢慢站了起来……

  ------题外话------

  不好意思,今天出去办事晚上才回来,所以字数比较少。下次补回来哈。那个掌们人投票,大家继续支持哦!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37 媒体见面会》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