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40 新的关系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为他心疼、为他柔软

  顾止安与慕稀的婚礼三天后,顾爸爸因抢救无效死亡,情况比井然预想的要好,但也算不上太好。

  这三天老人家一直处于抢救现疼痛之中,有时候甚至出现了幻觉。直到去世之前,还打了两针玛非,才能让他从疼痛中平静下来——而后,在这样的平静中离开。

  *

  “慕稀,抱歉……”顾止安声音沙哑的说道。

  “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做?”慕稀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若说两本结婚证的价值,在于满足她对婚姻所有的需求;那么这场婚礼的价值,便满足了顾止安对父亲孝顺的心、满足了走人离开之前最后一个心愿。

  这已经足够让她对这一场婚礼心怀感激了——想起在交换戒指的时候,她下意识的阻抗,现在不禁感谢有顾爸爸在现场,才让这场婚礼得以顺利的完成。

  这三天的时间,她与顾止安一起在医院守着老人,看到他这么一个冷情而理智的大男人,在看着老人在生死之间挣扎时那样的痛苦,让她的心一下子变得格外的柔软;看着他在老人离开时,拼命压抑的样子,她下意识的便想心疼他、安慰他。

  直到老人换好衣服后、被白布包起来,然后被宾仪馆的工作人员,如同拎一件器物般的随手拎起时,向来理智的他红了眼睛对工作人员一阵嘶吼,直到工作人员小心的抬起,他才再民忍不住的蹲在墙角哭出了声,她便再也忍不住走到他的身边,将他拥入怀里,陪着他一起,将所有的悲伤发泄出来。

  在他冷静之后,她陪着他安排火化、下葬,她不太懂这些,也帮不上什么忙,唯一能做的便是陪着他——她那么明显的感觉到,在她的身边,他偶示会露出悲伤的软弱,而在人前,却又一副家里唯一男人的冷静理智模样。

  她心疼他的坚强,也欣慰自己多少能让他柔软放松。

  在这样的陪伴里,不过三天时间,两人之间就似经历了三年一样,默契而柔软着。

  “你知道,我会做的不多,所以你也没得挑呢。”慕稀笑眯眯的看着他。

  “慕稀,你知道我有多感谢你……”顾止安张开双臂紧紧的拥抱住她,将脸埋在她柔软的脖颈里,嘶哑的声音一片感性:“我以为我早做好了他离开的准备,所以我以为我可以平静的接受。”

  “可是,看到他……”顾止安不禁低低吸了口气。

  “在没有发生的时候,我们都会以为,日子不会变化、身边的人不会变化、关系不会变化,却不知道在时间的流过里,一切早已变化,只是我们用习惯遮住了自己的眼睛而已。”慕稀低低的说道。

  如老人的病情,大家在习惯了他天天吃药、天天喘气后,以为最坏不过如此,谁知道会突然恶化;

  如她的爱情,她和夏晚都习惯了陪在彼此身边、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以为一直就这样了,谁知道突然会有一个人要离开。

  而离开的她,也那么容易的,开始心疼身边这个男人;那么容易的,心会为这个男人而柔软。

  时间用习惯为幕布,让所有人变得自欺欺人,最后,却又残忍的撕开真相的面纱,让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是啊,我和止念一直以为,再坏不过这样了……”顾止安低低的说道:“还好有你,否则我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崩溃掉。”

  “当然不会,你只会更冷静、更理智、更压抑,然后在办完所有的事情后,回到家里一个人发泄。”慕稀小声说道。

  “是。”顾止安深深吸了口气,抬头看着她低声说道:“你竟然这么了解我了吗?慕稀,你太让我意外、也太让我惊喜了。”

  “不应该吗?”慕稀的眸色微微朦胧——已经这么了解他了吗?

  呵,了解一个人真的不是件困难的事情;那么,忘记一个人,应该也不是件困难的事情吧。

  “当然应该。”顾止安低声说道:“我去做晚餐,你休息一下。”

  “我来吧,你……”

  “我常做的。”顾止安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来,便转身去了厨房——他常做的,一个人的时候是如此,现在两个人,他还是习惯如此,而对她,没有任何要求。

  *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过去了一个月,随着天气渐暖,街上的树都染上了一层新绿,脱掉厚重的冬装,换上轻松的春装,再看看这满眼的新绿,让人的心情轻松不少。

  生活的步伐匆匆往前,曾经的悲伤、疼痛都慢慢平复,在日复一日中,日子过得真实而平静。

  又是一个周未,夫妻两人在二楼共用的大书房里,顾止安在电脑前做着数据,慕稀在绘图桌前画着手稿,窗外的阳光斜斜的打了进来,将满室的忙碌染上慵懒的颜色。

  “今天的阳光不错啊。”慕稀放下手中的笔,起身伸了个懒腰后,绕着整个房间走了两圈。

  “出去晒晒太阳?”顾止安也将头从电脑里抬了起来,扭头看了看窗外后说道。

  “你忙你的,我出去走走。”慕稀知道他的工作习惯,也没想过让他陪她,所以只是朝他摆了摆手。

  “刚好做完一组数据。”顾止安起身走到慕稀的身边,与他一起往楼下走去:“你先出去,我给你拿些零食出来。”

  “不……”慕稀下意识的拒绝,却又想起什么似的,回头看着他点了点头:“好。”

  “我希望你在我面前,就如我在你面前一样,是自如的、放松的。”顾止安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微笑着说道。

  “本来就是啊。”慕稀笑得眉眼弯弯的看着他。

  “好。”顾止安温润的笑了笑,转身去餐厅拿她喜欢吃的零食——自从顾爸爸去世后,家里便只留了一个做卫生的阿姨,和一直照顾慕稀的秦婶儿。

  秦婶儿知道慕稀的习惯,所以总会在零食柜里给她备一些她爱吃的点心,久而久之,顾止安便也习惯了她这个习惯,偶尔他自己下厨不需要秦婶儿过来的时候,他也会将她爱吃的零食准备充足——只觉得她这些小小的习惯很是可爱、又觉得在为她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感觉到特别心安的感觉。

  应该是——是有家人在身边、有家人需要他照顾、有家人依赖着他的心安感。

  顾止安拎着零食篓,站在花园的门口,看着坐在阳光下、花丛中的慕稀,只觉得岁月如此静好,只希望岁月能一直如此静好。

  “是不是没有了?”慕稀见他站在那儿,扬起手朝他挥了挥。

  “有。”顾止安笑着,大步往外走去:“吃腰果还是夏威夷果?”

  “夏威夷果。”慕稀用手指了指装着夏威夷果的盒子说道。

  “好。”顾止安在她身边坐了下来,打开盒子、拿出工具,一颗一颗的帮她剥开。

  “干麻不买剥好的?”慕稀边吃边问道。

  “那岂不是少了一个讨好你的机会?”顾止安笑着说道。

  “你……”慕稀微微一愣,看着他低头剥壳的样子——那样温暖、那样沉静、那样安适。

  突然间,就觉得心里一下子全满了——这样的生活,不就是自己要的吗,她到底还想怎样?

  他做得还不够好吗?她却一再故作无意的拉开与他的距离,她到底还想他做到什么程度!

  “好,就给你这个机会。”慕稀接过他递过来的果食,看着他低声说道——那声音里,有着对现实的妥协。

  “从统计学上来说,当一个人连续做一件事情超过一周的时间,那么这件事情就会成为习惯。”顾止安微笑着看着她:“所以,你还想我做什么,都可以告诉我,我用一周的时间来习惯,然后用一辈子的时间来坚持。”

  “顾止安,你会把我惯坏的。”慕稀的声音不由得微微嘶哑——一辈子吗?想想,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

  夏晚那张冷峻而张扬的脸,猝不及防的又出现在脑海里,却又下意识的将他压了下去——她说过,要对得起自己的选择、要对得起身边这个男人。

  “惯坏不好吗?”顾止安微眯起眼睛看着她、慢慢的靠近她、慢慢的俯下身去,轻轻的吻住她:“慕稀,我觉得惯着你、宠着你,于我而言是件很幸福的事情。”

  “顾……”慕稀手里的夏威夷果跌在了地上,双手举在半空,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慕稀,慢慢的习惯我,好吗……”顾止安拉着她的手圈在自己的腰间,沉重而缠绵的吻密密的落了下去,有些强势、有些霸道、有些不容拒绝。

  “好……”慕稀低低的叹了口气,慢慢的闭上眼睛后,将自己完全放松在他的怀里——他们是夫妻,她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一个月的时间,有他对父亲去世伤心的未复、也有他对自己新身份适应的放纵,所以他们最亲密的,也不过是牵手与拥抱——亲吻,这是新婚以来第一次。

  “顾止安,谢谢你给我时间,我会努力的、努力做一个合格的妻子……”揽在他腰间的手微微用力,让自己依得他更紧一些——一切,就这么着了:他是丈夫、她是妻子,原本就该这样……

  只是,只是……

  不自觉的又想起夏晚,当下只觉得心里倏的一疼,象被针刺过一样。于是惦起脚尖,主动的回吻着他、主动的让他这个霸道的吻变得越发的缠绵而悠长——似乎要用另一个男人的味道,将他的影子驱逐……

  *

  两个人在花园里消磨了一下午,吃吃零食、聊聊天、看看花儿,只觉得时光一片静好。只是有了下午的缠绵拥吻,慕稀对晚上的时间,倒有些忐忑起来——无论是从心理还是从现实,她都还需要时间。

  “我明天要回法国总部做季度述职,早上5点的航班,就不送你去公司了。”

  晚上,顾止安对正坐在卧室的窗前看漫画书的慕稀说道。

  “好。”慕稀点了点头,看着他问道:“要我帮你收拾行李吗?”

  “不用,我习惯了自己来。”顾止安摇了摇头,走过去帮她将窗帘拉上:“加路程一共4天时间,你自己开车小心一些。我和秦婶儿打了电话,让她明天就过来。”

  “哦,好。”慕稀点了点头,将脚从沙发上移了下来,却没有起身上床的意思。

  “晚上睡觉前,提醒阿姨检查门窗,你胆子小,记得拉窗帘。”顾止安低头看着她笑了笑,温柔说道:“早些休息吧,不画图的时候尽量别熬夜。”

  “哦,再看会儿,几米新出的漫画,很好看。”慕稀扬了扬手中的书,脸上的笑容却显得有些勉强。

  顾止安伸手将她手中的书拿下,弯腰用头抵住她的头,低低的说道:“你在怕什么?”

  “我……”慕稀敛着眸子沉默着,半晌之后才抬眼看他:“顾止安,再给我一些时间行吗?”

  “我知道你的情况,我也说过我愿意等,但前提是:你不要逃避——否则,我们之间永远都不会有进步。”顾止安沉眸说道。

  “好,我不逃避,你出国这几天,我就找心理医生,恢复治疗。”慕稀点头,眸子里漫上一层淡淡的轻雾。

  “慕稀,不要怕,你现在有我,我陪着你,一起面对过去的自己。”顾止安柔声说道。

  “顾止安,谢谢你。”慕稀微闭双眼,轻轻仰起头,有些凉意的唇在他的唇上轻触了一下。

  “不说谢,我们一起面对未来所有的事情。”顾止安轻捧起她的脸,温柔的吻了下去——他说过,七天的时间养成一个习惯,然后让这习惯陪他们一辈子。所以他要让她习惯他的拥抱、习惯他的亲吻、习惯他丈夫的身份……

  *

  慕稀一个人窝在沙发里发着呆,一个月的平静与安适,却因着顾止安今天的两个吻,心绪突然的烦乱起来。

  她努力的在适应、体会现在的生活;她已经完全接受顾止安丈夫这个身份——他的脆弱、他的依赖、他的温柔、他的包容,她根本就没有办法拒绝。

  可夏晚的影子却又在不经意的时候就蹦出来,让她的心隐隐的发痛;他甚至不需要出现,只是这样的在自己的脑子里转一下,便能轻易的撕开她所谓对现在生活的适应。

  她只是用一颗不带感情的心,跟随着顾止安的步子,学着做一个妻子而已——所谓的安适与温暖里,她是没有心的。

  “不,不是这样的!”

  “夏晚,我求你,放手吧。”

  “夏晚,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是真的。”

  慕稀用力的摇着头,不许夏晚再来触痛自己沉寂而平静的心。

  *

  “顾止安?”慕稀打着赤脚跑到楼下,敲开了顾止安的房门。

  “不是说我走了就睡的吗?”顾止安拉开门,看着她温柔问道。

  “多订一张机票,我陪你去法国。”慕稀沉声说道。

  “好。”顾止安的眸子猛然一亮,揽在她腰间的手下意识的一紧,将她整个身体揽进怀里。

  “安排订票吧,我去收拾行李。”慕稀的眸光微微闪烁,却又告诉自己不要退缩。

  就让陪伴成为一种习惯吧,在顾止安如此的对待里,她必须为这段婚姻做更多的努力。

  第二节:为她心疼、为她沮丧

  【第二天,亚安银行夏晚办公室。】

  “这是股份转让书,现在,亚安就是慕氏第一大股东。”慕青将文件递给夏晚,显而易见的心情并不太好。

  “公司除了财务、证券部长、法务部长,还有谁知道?”夏晚接过文件,随意的翻看了一眼后,便放在了旁边。

  “没有。”慕青拉过椅子在他办公桌前坐下来:“既然你不准备介入慕氏的经营,为了避免股市动荡,暂是还是不说的好。”

  “恩,我也是这个意思。”夏晚点了点头:“慕氏的经营一切如常,亚安的资金分两批进入,实际上第一批资金已经属于你个人了,所以你怎么用和我没有关系;不过为了不引起怀疑,你的财报还是如期报过来——我重点看第二批资金的。”

  “没问题。”慕青点头应道。

  “这个消息慕稀也不知道?”夏晚看着慕青问道。

  “不知道。”慕青摇了摇头:“暂时不告诉她,怕她为难。”

  “会为难?”夏晚淡淡说道。

  “她今天和顾止安一起去法国了。”慕青突然说道。

  “度蜜月?”夏晚的眸色依然淡然平静,看不出曾经她的离开而颓废沮丧。

  “顾止安季度述职,她正好手中的工作告一段落,就一起过去了。”慕青淡淡说道:“我看她们夫妻相处不错,顾止安对她,可比你当初好得多。”

  “你过来还有别的事?”夏晚的眸色微暗,冷冷说道。

  “没有了,就是给你送这份股份转让书过来——最近都没有什么动作,但顾止安从法国回来后就不一定了。所以你的第二期资金,还是要尽量早些。”慕青站起来,看着夏晚说道。

  “喻敏的计划已经给你了,需要提前的话,你提前一周通知她,她会准备资金。”夏晚点头。

  “OK。我去找她聊聊后期的配合。”慕青也不多话,转身离开了夏晚的办公室。

  *

  直到慕青离开、直到他处理完桌上所有的文件,他都没有对慕稀的消息表现出任何反应——似乎,真的已经全部放下。

  只是,真的放下了吗、提起她已经不再心疼了吗——可是为什么,每天除了工作再不会对其它事情提起兴趣?为什么每天都把时间安排得满满的,不让自己的大脑有空下来的时候?

  一个多月的时间,今天是第一次听人再提起她的名字,似乎……真的已经放下——心,好象不疼了……

  *

  当天气暖起来之后,酒吧里的人也多了起来。

  夏晚似乎是这里的常客,进来时,调酒师已经认识他了:“夏先生,你不像在这种地方消费的呢。”

  “年纪太大吗?”

  “不是,您应该去更高档的地方,有专人服务。”

  “这里挺好,热闹。”

  夏晚笑着,接过调酒师调好的酒,慢慢品着,似乎并没有想喝醉,只是借着这样的热闹、借着这样微熏的感觉,解解工作的乏——仅此而已。

  只是在他看见温茹安的时候,不禁皱了皱眉头——慕稀说过,不喜欢她,他也就下意识的不喜欢她的接近。

  “别皱眉头,世界上没有这么多的巧合,我是特意来找你的。”温茹安看着他笑笑说道。

  “我不习惯在这种场合谈工作。”夏晚淡淡说道。

  “我这个人,向来工作时间和私人时间都是分开的。”温茹安挑了下眉梢,沉然说道。

  “自你不再是慕稀的心理辅导师后,我们之间就没有私人关系了。”夏晚说得很直接,对于他不想花心思的人和事,他向来直接。

  “你的个性很让人欣赏、也很有吸引力。”温茹安不以为意的笑笑说道:“以你这么聪明的人,当然是看出我对你有好感。”

  “不过既然你没这个意思,我向来出不喜欢在没有结果的事情上浪费时间。那么如你所说:除了工作,我们的私人关系,仅限于与慕稀相关的事情吧。”

  “好,爽快,我敬你一杯。”听她说完,夏晚的目光不由得一亮——如此利落的女人,他倒是第一次见识。

  “谢谢。”温茹安微微一笑,举杯与他轻轻碰了一下后,仰头一饮而尽:“你慢慢喝,我过去那边坐。”

  “请便。”夏晚将目光转向五光十色的灯光中,还有舞池中舞动的人群里——那么奇怪的感觉,在提起慕稀时,依然觉得她还是自己的女人,竟完全不觉得她已嫁人。

  “或许,所有的关系都需要一个时间来适应吧。”

  “你在适应与他的亲密、我在适合与你的分离。只是,如果连亲密、连相处都需要努力适应,你要的幸福和安适在哪里?”

  夏晚微眯着眼睛,几杯下肚,只觉得眼前晃动的全是慕稀的身影。

  “该走了。”夏晚在吧台拍下一沓钞票,脚步虚浮的往外走去。

  *

  “真的不需要我帮忙?”温茹安看着他靠在树上喘气,淡淡的问道。

  “我很欣赏你的干脆和利落,永远知道自己要什么。”夏晚低声说道:“慕稀就是个孩子,总是照顾不好自己。”

  “所以总有人将她照顾得很好——之前是哥哥、后来是你、现在是她先生顾止安。”温茹安淡淡说道。

  “送我一程吧。”夏晚将车钥匙扔给她后,用手撑着树干站直了身站,摇摇晃晃的往对面停车场走去。

  “连求人这样强势,还不是笃定了我喜欢你。”温茹安轻扬眉梢,淡淡的笑了:“你与慕稀之间,何尝不是因为你太笃定,一直是她在求你,而你从来没有对她温柔过。”

  “好在我不是慕稀,我知道自己要什么,所以你的态度——现在还无所谓。”温茹安拿了车钥匙快步往停车场走去——很自觉的,她没有去扶他。

  既然他不喜欢,她何必自讨没趣——既然慕稀嫁人了,她有的是时间来陪他耗。

  *

  将夏晚送到公寓后,温茹安帮他开了空调、烧了开水后,留了张纸条就离开了——夏晚,有时候喜欢是一种习惯,如我这般干脆的女人,不会纠缠于你。

  希望下次你喝得这么狼狈时,不要让我遇见。

  *

  “下次?”

  “狼狈?”

  “遇见?”

  第二天早晨,夏晚看着纸条微微的愣了一下——无论如何,她也只是个女人,他可以拒绝,但不要伤人。

  “温茹安,昨天晚上谢谢你。”夏晚打过电话低声说道。

  “不用,纸条你当没看到,我当时也喝了些酒,有些小情绪了。”温茹安爽朗的说道。

  “好,那先这样。”夏晚的眸光微闪,便挂了电话。

  确实是个爽朗的女子,若不是慕稀不喜欢,也值得一交。

  夏晚将纸条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里,快速的洗漱之后,换上西服、提了公文包——白天的他,依然一副金融精英的模样,不见半分颓废。

  第三节:依然心动

  一周后,顾止安与慕稀回国。

  因为慕稀的同行,顾止安将行程延长了两天,算是补上一个简单的蜜月旅行。而有了这次短暂的旅行,两人之间的关系自然的更近了一步,相处起来越见亲昵与自然。

  除了不能有更加亲密的接触,他们已如大多数夫妻一般——会在家里指挥对方做点儿什么、会对对方的小毛病有些抱怨、会有些小小的争吵,然后又在某人的让步中缓和下来。

  “慕稀,快些,要迟到了。”顾止安匆匆拿了早点出门,慕稀还没有下楼。

  “好了。”慕稀拿着包匆匆跑下来:“要不我自己开车吧,省得你绕路送。”

  “这么赶,你开车我不放心。”顾止安揽着她快步往外走去:“早点给你,就在车上吃。”

  “顾止安,其实我不赶,我们做设计的,不用按点打卡的。”慕稀一路小跑跟着他,有些不乐意这么早被他拉起来。

  “早睡早起是好习惯,以后早上要起来和我一起跑步。”顾止安瞪了她一眼,帮她拉开车门,护着她上车后,快速回到驾驶。

  “你呢?吃什么?”慕稀边吃边问他。

  “让准备了早餐。”顾止安扭头指了指她的安全带:“管好自己。”

  “哦。”慕稀忙扣上安全袋,看着顾止安有些无奈的宠溺眼神,只觉得心虚里,漫上一阵暖意。

  “我走了,你记得吃早点。”到了公司楼下,慕稀匆下车,朝顾止安挥了挥手后,看着他的车子离开,这才转身往办公大楼里走去。

  *

  “四小姐早!”

  “慕总监今天气色特别好呢。”

  “慕稀,你跟我过来。”

  慕稀刚到办公室,正和各设计师打着招呼,便被席怜拉进了她自己的办公室。

  “席姐,什么事?”慕稀放下包,看着她问道。

  “夏晚在慕青办公室,早上来公司的时候,过来办公室走了一趟。”席怜小声说道。

  “说什么了?”慕稀低声问道。

  “问你回来没有。”席怜直直的看着她:“你和老公度蜜月,这么临时的事情,他也知道?”

  “我怎么知道。”慕稀轻咬着下唇,眸色微微转了转,伸手拿起包对席怜说到:“我今天去工厂那边办工,有事过去找我。”

  “你在怕他?”席怜挑起眉梢,若有所思的说道。

  “你懂就好。”慕稀低声应了一句,匆匆往外走去——直到重新上了出租车,她一颗疯狂跳动的心,才算慢慢平复下来。

  原来,自以为是的平静、自以为是的习惯,只是听到他的消息,便足以打乱所有。

  “好吧,既然这样,不见就好。”慕稀深深吸了口气,转头看向窗外那成片的新绿时,心情却一阵没来由的低暗。

  *

  【公司,顾止安办公室】

  “顾先生,这是慕氏第一季度的财报。”夏千语将一沓报表递给顾止安,看着他说道:“销量同期同比增长300%、比上季度增长100%,利润比去年同期增长18%,慕氏整体利润比去年同期增长27%,完全达到我们对赌的业绩约定。”

  “品牌知名度由原108位,上升至70位,虽然还不是我们要关注的位次,但在去年没有推广机会的前提下,他们利用客户的能量,挤出推广空间达到这个上升幅度,已是意外;新年度他们新聘的市场总监于三月到位,全年度的推广策略相当强势,并且辐射海外。所以品牌价值的上升到我们要关注的程度,并非难事。”

  “恩。”顾止安边翻看着报表边问道:“专业部那边给我们的建议是什么?”

  “第三季度展开收购。”夏千语沉声说道。

  “亚安在慕氏的资金情况,财务部拿到确实的消息了吗?”顾止安的眸色微顿,淡淡问道。

  “亚安没有在股市上有所动作,资金购买了慕青的原始股,现在已经成为慕氏最大的股东。”夏千语快速说道。

  “最大的股东?”顾止安倏的合上报表,抬头看向夏千语:“也就是说,实际上,慕氏现在由亚安控股?”

  “是的。但这所有的事情,都是秘密进行,李总是想尽办法才拿到的消息。看样子慕氏与亚安,并没有打算公布这个信息。所以到底慕青手上还有多少股份?之后如果启动对慕氏的收购程序,我们的对手倒底会是慕青、还是亚安?”夏千语点头说道。

  “恩。”顾止安轻挑了下眉梢,又低头重新看报表。

  夏千语见他不再说话,便继续汇报道:“法国总部有消息过来,内衣品牌C&A已经全面上柜,这是C&A在法国的上柜资料,从柜台选择、推广方式、产品设计来看,定位为高端品牌。”

  “行动挺快的。”顾止安接过资料,快速看过之后,对夏千语说道:“回复总部的人,这个品牌在法国注册,与慕氏已经没有任何关系,所以不在我们关注的范围内。”

  “明白。”夏千语利落的应道。

  “继续关注慕氏的股权信息、以及稀世的市场占有率。”顾止安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出去了。

  “慕太太那边……”夏千语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想知道慕青卖了多少股份给亚安,慕稀处可以得到最直接的消息。

  “多事!”顾止安猛然抬头,止光犀利的看着她。

  “是,对不起。”夏千语忙低下头,转身快速往外走去。

  看着夏千语慌张的背影,顾止安的眸色一片阴沉——他怎么会去利用慕稀而得到这样的消息。

  “顾止安,今天晚上我要赶个设计稿,可能不回家。”刚想到慕稀,便接到了她的电话。

  “一个人吗?”顾止安柔声问道。

  “是的,是我要出的专项定制款。”慕稀的声音轻轻浅浅的,和她与他的相处一样:浅淡而自然,一种很舒服的状态,却又让人觉得缺少些什么。

  “好,我知道了。”顾止安点了点头,又交待了两句要按时吃饭、抽空睡会儿的话,便挂了电话。

  是的,他与慕稀的相处,比想象中的要好,她除了忙碌、除了家里的事情都不怎么会做外,基本没什么脾气;对于他的忙碌也能够体谅。

  在两个人偶尔碰到一起的休息日,还会约着一起出去吃饭、看电影、甚至打游戏——当然,他是不打的,只是在旁边看着她打;当然,也正是在那个时候,才看到慕稀的另一面:活泼肆意的一面。

  而不是在他面前,永远的淡然、平和、没有喜怒。

  “毕竟心还在夏晚那里吧,在夏晚的面前,她定然是另一副生动的模样。”

  “慕稀,我知道你已经很努力了,没关系,我们一起努力。”

  顾止安抬腕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班的时间,当下便收起了报表,拿了车钥匙和外套离开了办公室。

  “有事给我发邮件,我今天不回办公室了。”顾止安对正在一起商量事情的夏千语和交待了一句便径直往外走去。

  “好的。”夏千语和忙抬头回应,却见他已经离开。

  “顾先生真是太拼了,新婚和父亲去世,也没有休息。”夏千语呐呐的说道。

  “他向来这样,好在新娘子是慕家小姐,听说也是个工作狂。”不以为然的说道——他们做投行这一行的,有项目来的时候,向来都是日夜不分的,有时候甚至是十天半个月不回家。

  而现在,顾止安的身上背了‘华安’和‘慕氏’两大项目,特别是慕氏,无论是市场数据、还是股市数据,都一刻也不能放松。

  所以他今天刚拿到季度财报便准时下班,倒让她觉得意外。

  *

  顾止安开车直接去了慕氏,在接到慕稀的电话后,他突然逃离桌上、电脑、脑子里的那些数据、突然想见她。

  “顾先生来了。”

  “四小姐今天不在这边办公。”

  “在哪里?”

  顾止安和夏晚的声音同时响起,两人抬眼看着彼此,目光沉然里,带着隐隐强势的对峙……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40 新的关系》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