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41 曾经的感觉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经典项目

  “在……”席怜眼珠子转了转,张嘴半天,也没有说出在哪里。

  “我给她打电话。”顾止安淡淡说着,拿起电话便给慕稀打了过去:“我在你办公室。”

  “工厂?”

  “好,我现在过来。”

  “没什么事,今天提前下班,过来看看你。”

  “恩,你安心加班,没事。”

  *

  “她不在,我和你说也一样。”夏晚将一份文件交给席怜,看了一眼正打电话的顾止安,示意席怜去旁边的会谈室。

  “夏行长,四小姐她……”

  “去工厂了吧。”夏晚淡淡说道。

  “这……”席怜不禁语结——他知道还问!

  “给‘稀世’的资金已经恢复。所以我与你们慕总沟通后决定:稀世的设计与推广,不用亚安的资金;今年除了重推稀世之外,重点会推广‘慕氏经典’,这个系列我希望由你来负责。”夏晚指了指刚才递给她的资料,认真的说道。

  “我现在与小稀的分工是她负责南方市场的定制与年度设计规划;我负责北方市场的定制与年度设计稿的确认。说到工作量,她重在一年四个季度的前期工作;而我几乎是没有休息期的,每一季的款都是由想法到初稿、到不断的修稿删减,再到技术小样、跟单大货。”

  席怜很快就明白夏晚和慕青的用意——应该是仅凭‘稀世’,无法达到与的对赌业绩,所以必须在其它品牌上做文章。而‘经典’的利润率是一直都高于‘稀世’的,只是因为款数少、又偏老化,所以一直只让其自然销售,并款给予重视与推广。

  现在‘稀世’已经火力全开的进行全线推广,但无论如何也比不上曾经C&A最盛时候的业绩与利润,去年的年度利润能达到的合约数据,不过是慕青上位后,除了加大推广外,还用各个渠道贷来的钱做补贴,让客户压货,才勉强过关。

  否则不等到说收购,慕氏便已成的馕中之物。

  而今年必须在去年的基础上再增长18%,就算‘稀世’全力开火,也依然危险;所以必须有所补充——而‘经典’系列,早期是慕城开发的,老客户的忠诚度非常高,只要稍加用心去做,将会是很好的补充。

  而对于这个公司最老的品牌,她做为与慕城合作最久的设计师,感情自然是不一样的。所以就个人意愿来说,她很愿意独立去负责‘经典’系列。

  “而且,就算工作量可以重新分配,但我还是指定的设计师,在合约之内不能更变,否则算违约。”席怜看着夏晚,为难的说道。

  “合约定义了你的身份,定义了你的工作内容吗?而且,你的工作内容需要向汇报吗?”夏晚淡淡说道。

  “这……”席怜的眸光微转,微笑点头:“我清楚了,您今天过为找四小姐,是希望她能从整体上有统畴安排是吗?”

  “恩,你将我的意思告诉她,具体安排和慕青沟通,确定后给我电话或邮件。”夏晚点了点头,抬腕看了看时间后,对席怜说道:“在产品的思路上,你可以找慕城。”

  “城少?知道了。”席怜的眸光微亮,随即又了然的点了点头——除去C&A,‘经典’也是他一手主创的,自己又跟他最久,多少还是可以找点资源的。

  “我先走了,还有什么疑问,你可以直接找慕青,‘经典’是否能运营起来,关系着慕氏与对赌的结果,当然,我关心的是能否如期支付亚安的分红。”夏晚边说边往外走:“虽然慕氏被收购后,替慕氏归还银行贷款利息,但亚安与慕氏是以股份的方式合作,到时候只能如其它股东一样,一分钱也收不回来。”

  “有青少和夏行长的运筹,这种事情一定不会发生。”席怜笃定的说道。

  两人走出会议室时,顾止安已经离开。席怜下意识的看了夏晚一眼,却没发现他的神情有任何的异常,心里不禁对他暗自叹息——他对慕稀到底是有情?还是无意?

  若说有情,却在她嫁人时表现出如此冷漠理智;若说无意,那六年的陪伴与细心呵护又算什么?

  这个男人,浑身透着一股让人无法掌握的危险气息,也难怪六年的时间,慕稀还是没能将他成功拿下。

  第二节:失恋的人

  顾止安去工厂的时候,慕稀正去车间与工人讨论走线问题了,他一个人坐在慕稀在工厂的办公室,看着她放在绘图桌上,画了一半的草图、搁在桌面的绘笔与尺子,便觉得心安下来。

  拿起她放在草图边的市调报告,随手翻了翻,脸色不由得微微一变——市调报告所用的原始数据与绘图稿,全是夏晚的笔迹。

  顾止安一页一页的翻了下去,厚厚一本市调报告还没有完全完成,前面夏晚的手稿部分,也有铅笔改动的痕迹,数据引用,则全部是夏晚提供的原始数据。

  当然,从数据收集的维度与分析的深度来看,夏晚做金融出身、又与慕氏合作服装六年之久,两相结合,比慕稀自己做的更全面。

  “不好意思,刚才画到一半突然脑袋打结,所以去车间看了一下实物。”慕稀手里拿着两件样衣,快步走进来。

  “没关系,我刚来一会儿。”顾止安将手中的市调报告放下,起身看着她说道:“过来陪陪你,看看你是怎么工作的。”

  “你们做投资的人,不爱看这个。”慕稀下意识的看了一下他刚放下的书,眸色不禁微微沉暗,放下手中的样衣后,转身看着顾止安问道:“要不一会儿一起晚饭?然后你回家,我继续加班。”

  “也好。”顾止安点了点头。

  “等我一下。”慕稀转身打开市调报告,拿起刚放下的样衣看了看后,在市调报告的几个数据出做了记号,然后才将报告放回到抽屉里。

  “可以走了,今天我请你吧,这附近我熟。”慕稀抓起放在一边的随身包,与顾止安一起往外走去。

  “好啊。”顾止安点头,自然的牵起她的手,与她一起并肩往外走去。

  *

  “我们工厂的食堂伙食其实不错,不过大家吃腻了,就会出来找找新鲜。”

  “恩,挺好。”

  “这家鸭血米分丝煲我最爱了,不过比起我们家楼下的,味道还是要差一些。”

  “以后周未住你家,早上我帮你去买。”

  “就这么说定了啊。”

  “我说的话,就和财务的帐一样,做了就不能改。”

  “嘿,能不能别提你的工作,头疼。”

  “你呀……你点吧。”

  “说真的,顾止安,能吃得惯吗?你好象不怎么吃辣的?”

  “你一个大小姐都能吃,我有什么吃不惯的。”

  “算了,你这份不要辣的……老板,两份鸭血米分丝煲,都多加两份鸭肝,一份辣的、一份不辣。”

  “走吧,过去坐,老板会送过来的……”

  ……

  *

  夏晚看着他们牵着手从工厂走出来后,便离开了工厂。

  知道的伤、和看到的痛,其实也差不多,忍一忍就过去了——对,忍一忍就过去了。

  从酒吧出来的时候,又遇见温茹安,她正在旁边一个咖啡吧里与朋友聊天——或者说工作,她的工作原本就是聊天,只不过是收费的聊天。

  隔着咖啡吧茶色的玻璃,温茹安显然也看到了他,没一会儿,便从里面走出来,站在他的身边:“为什么每次在办公室以外看到你,你总是这么狼狈。”

  “还好。”夏晚淡淡笑了笑。

  “你这样子……”温茹安话说了一半,又敛下眸子轻轻摇头:“夏晚,你这样子很让人心疼,知道吗?”

  “在工作?”夏晚朝着玻璃窗后的男孩子扬了扬下吧。

  “是。”温茹安点了点头:“小朋友失恋了,很痛苦,想自杀。”

  夏晚的眸色慢慢沉了下去,许久之后,才冷声说道:“幼稚。”

  “不,我能理解。只要投入去爱了,失去一定会痛苦。只是他还年轻,经历的事情少,这种痛苦便成了最痛。不像我们大人,经历过很多种、很多次痛苦,这失恋的痛,也不过是其中一种——我们知道,挨过去就好了;”温茹安微微笑了笑,温柔而轻缓的说道:

  “就如亲人的离开,那种痛是不可再得,任我们多少情绪都无处宣泄;而失恋,那个人至少还在,想时、怨时、恨时,我们还可见着;所以,于成人来说,失恋的痛可以忍受。”

  “忍一忍就过去了,不是吗?”温茹安沉眸看着他,微微漾着水光的眸子,温润如水。

  “忍一忍,就过去了。”夏晚低低的重复着,转身慢慢往对面停车场走去,高大的身影在酒醉之后,仍带着一丝让人心疼的狼狈。

  “你这样的男人,该不会在一件无法挽回的事情上死嗑吧。”温茹安摇了摇头,转身回到餐厅,对着对面的男孩子指了指正在过马路的夏晚:“亚安银行行长,今年32岁,恋爱六年的女朋友刚刚嫁人了,新郎是他事业上的对手。”

  “啊?这……”男孩子不禁鄂然。

  “亚安银行在上个月,收购了一家本地投行,并挂牌成立‘亚安投行’,这是全世界的银行体系里,唯一一家成立投行的银行,用于银行系统外的企业投资。而他的女朋友,那时候已经决定要嫁给别人。”

  “亚安银行在上周,与本地最著名的服装企业,达成上百亿的合作项目;在签合约的时候,他的女朋友与新婚丈夫正在蜜月期。”

  “你或许会说,他是事业型的男人,不会为爱情这种小事伤春悲秋;你也可以说,他是成年人,心理承受能力已经很强了。”

  温茹安笑笑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约你在这里聊吗?”

  “不知道。”男孩子摇了摇头,目光还看在夏晚的身上——温茹安所说的那个人,与眼前的这个狼狈的男人,是同一个人吗?

  “因为我知道在这里会遇上他。”温茹安淡淡说道:“在他女朋友结婚后,他几乎每周都会过来两次。”

  “他也是温医生的病人吗?”男孩子这才回过头来看温茹安。

  “他女朋友是我的病人,他因此才认识我,而后来,我爱上他。”温茹安坦然说道。

  “温……医生……”男孩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和你说这些,只是要告诉你:他女朋友的离开,对他打击很大,大到这个理智得可怕的男人,每隔两天都需要用酒精来让自己忘却痛苦。”

  “但白天的工作时间,他依然要做最难的、影响无数人命运的决策——这不是因为他是成年人,而是因为他是有个责任的人——爱情只是他的私事,他只能用私人时间来放开疼痛。”

  “而事业是他的责任,一旦工作有失误、投资决策有失误,将会影响J市政府对海外资金的信任、同时会影响海外资金在中国投资的信心——他不能、也不敢,在工作上有任何一点闪失。”

  “而你说你想自杀——你现在告诉我,你和他比,你的不同在哪里?”温茹安的目光变得犀利起来。

  “我没有事业,没有使命。”男孩子嗫嚅的说道。

  “不是没有,是你没有把你所拥有的、正在做的事情,当作事业而形成你的使命感。”温茹安直接反驳着他:“每年的大学毕业生中,只有10%的人进入国际一流企业,15%的人进入国内一流企业,你是这10%吗?或者降一个标准,你是这15%吗?”

  “你的事业从你的学业为始;你的使命是,在你的父母还在世的时候,你必须活着、还要活出个人样;亚安的行长在对整个金融行业负责,这是大义;你对父母负责,这是大情;一样的重要。”温茹安的声音渐渐缓和下来,看着年轻的男孩子温柔说道:“所以,谁失恋都会痛,但看谁能让自己挺下去。”

  “对于我们不可改变的事情,我们学会忍受伤痛,就像亚安的行长一样;对于我们可以改变的事情,我们用尽一切办法去努力,就像我——我花了所有工作之外的时间,只为了与他不着痕迹的相遇。”

  说到这里,一向专业而沉稳的温茹安,脸上也多了几分柔媚的神采。

  “温医生,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谢谢你。”男孩子的眸光微微闪烁了一下,柔弱的眸子微微发亮,似乎对未来有了方向——不是不痛,只是该怎么面对痛,温茹安给出了很好的答案。

  *

  男孩子离开后,温茹安一个人坐在咖啡厅里,要了杯红酒慢慢的品着,听着耳旁温婉的音乐,思绪一片沉静——她如夏晚一样,是个目标明确的人。

  只是在不在不觉中,理智有时候好象不太管用了。

  以前做感情咨询的案子,她总会以旁观者的姿态去共情、去找同理心,但总是缺少一些感同身受的共鸣。

  而现在,他从夏晚的身上看到了爱情这种可以让人理智尽失的感情、也从自己身上感觉到这种心理知道应该放下,行为却一次又一次的接近的不由自主。

  爱情这东西,真是不好玩儿。

  温茹安苦笑了一下,低头轻轻摇晃着杯中红玛瑙般的液体,终于还是仰头一饮而尽——再爽快她也只是个女人,被自己爱上的男人拒绝,哪儿有那么好受的。

  只是她是聪明的成年人,她知道如何让自己在这种拒绝面前更有尊严、也知道如何让自己不失去继续的机会。

  第三节:那时一起工作的感觉

  【第二天,慕氏,慕稀办公室】

  “夏晚的意思是,我们内部重新分工,你手头的工作分到另外设计人员手里,你挂着‘稀世’首席设计的名头,主持‘经典’的项目?”慕稀看着席怜说道。

  “他没有明说,只说让我主持‘经典’的设计,至于咱们内部怎么操作,他不管。”席怜见慕稀有些发红的眼睛,递了杯咖啡给她:“昨天熬夜,今天怎么不休息再来?这事我也可以找慕总商量。”

  “你不是说他昨天来过了吗,没给我电话,我……担心他有事。”慕稀低低的说道。

  “……你呀。”席怜不禁无奈的摇了摇头:“真不知道生在你们这样的富豪人家,是幸还是不幸。”

  “他还好吧?”慕稀轻声问道。

  “看起来挺不错的,只是没有以前有精神了,感觉很疲惫的样子。”席怜看了她一眼,点头说道:“像你现在这样,睡眠不足。”

  “对他来说这很正常,他做新项目的时候经常这样。”慕稀的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摊开的边的资料对席怜说道:“我们定了方案再去找慕青。”

  “好。”席怜点了点头,从自己文件夹中拿出准备好的资料放在慕稀面前,指着红笔圈出来的人说道:“可以接手我工作的,现在我看好娃娃。”

  “设计稿的修改、定稿、技术参数制定和调整,她的专业度都可以达到;小样定制、跟单、大货出单,她和上游厂家也算熟悉。”

  “只是北方市场的设计定制和年度设计规划,她独挡一面的能力还稍稍欠缺。”

  慕稀点了点头:“定制和设计规划交给我,‘稀世’运行了四年,原来是照顾到北方市场客户对大哥款式的习惯,且不易接受新事物,所以才保留近似的设计风格。”

  “现在可以统一为同一种设计风格,对品牌的整体性和统一性来说是好事。你去做‘经典’,是在原款式的基础上进行创新,会比稀世有更多大哥设计的影子,所以老客户实在接受不了新的设计风格,可以转做‘经典’,我们不亏。”

  “那你的工作量?”席怜原本也这么想,只是不好说出来——她的工作量本来就大,特别是每年两场走秀的时候,一忙就是两个月。

  “你推荐个助理给我,打打下手还是忙得过来的。”慕稀笑了笑说道:“不过要能和我同步加班的,不能今天恋爱、明天失恋、后天大姨妈的,总有事的那种。”

  “知道了,那个人我带着,有点儿才华的人都会有些怪脾气,我吞了,你要的人,我再去考虑一下,明天给你。”席怜知道她在说去年新来的设计师,不由得笑了。

  “OK,就这么确定下来,我现在去找慕总,和他确认一下,整个项目就开始启动,你也准备一下手头工作的交接;娃娃的工作交给你那个大才子。”慕稀合上手边的资料,边起身边说道。

  “知道了,你确定不需要先休息一下?”席怜有些心疼的看着她。

  “得了,别作了吧,我们赶稿的时候哪个不是这样。”慕稀拉开椅子边往外走边笑着说道:“我现在倒是想着,还好找的老公是顾止安,他只会比我更忙,倒是不担心他对我天天加班有意见了。”

  “你以为,他忙是他的事,你要是一天到晚不归家,时间长了没意见才怪。”席怜轻哼一声:“别怪我没提醒你,婚前与新婚你能看到所有最美好的假像,但是维持的时间不会超过半年。”

  “好像挺有经验似的。”慕稀笑笑,拿着资料径直走进了电梯,对她的提醒并不在意——与顾止安之间,相亲的时候怎么说来着:各自工作、互不干涉。

  如顾止安这样理智的工作狂,自然是能做到的。

  慕稀笑了笑,去到慕青的办公室,将‘经典’设计项目的事情确定了下来,同时也确定,将原来做C&A的设计师重新招聘回来,放在工厂样衣部,工作直接由席怜领导,这样就是一个完整的设计团队了。

  “婚后生活可还习惯?”慕青看着她问道。

  “习惯,否则也不会跟他去法国了。”慕稀点了点头。

  “那就好。”慕青点了点头。

  “我回来没看到佳佳呢?她现在不和你一起上班了吗?”慕稀打了水,帮慕青料理办公室的花草——之前是于佳佳帮他料理的,因为这些花花草草,都是于佳佳亲手买过来的。

  “去面试了。”提到这事,慕青的脸色便难看起来。

  “你还是没能说服她到公司工作啊。”慕稀笑笑说道。

  “不知道发什么神经。”慕青点然一支烟,烦燥的说道:“投的都是些什么公司,当初也不知道看中她什么,就要了她了。现在通知去面试的,都是些不上流的公司。”

  “什么行业?”慕稀问道。

  “服装设计。”慕青说道。

  “服装设计……”慕稀沉吟了一下:“佳佳只有实习经验,没有独立操作一个品牌的经验,很难去大公司任职,这很正常。之前顾止安看中她,那时候正要做慕氏的案子,她懂设计、又有金融背景,加上没有工作经验好调教,所以就用她了。”

  “那是她狗屎运!”慕青冷哼一声:“现在什么破公司打电话,她都去面试,也不挑一挑。以出后去别说是我老婆。”

  “小哥,女人可最怕你这种男人了,你又不是养不起她、也不指望她给你长面子,那你就由着她去,干麻她干什么你都不满意。”慕稀不认同的皱了皱眉头:“我说小哥,你该不会是舍不得她出去吃苦,想绑她在身边吧?”

  “胡说八道。”慕青微微一愣,随即否认:“我是怕她太纱会上当。你知不知道,她18岁那年被人骗到国外,连身份证护照都被人收了,报了警才回来的。你说她得有多傻。”

  “小哥,我再和你认真的说一次:佳佳现在24岁,不是18岁;她一个人在国外留学四年,早已不是当年容易上当受骗的小丫头;她陪你工作这几个月,你也看出她的工作能力了——绝对是一流的投资预算师水平。”

  “小哥,她现在只是需要机会,不缺能力;你不要总以老眼光看她。六年时间,所有人都在变化;小哥,对不起,我不该这样说,但我真的不希望你失去这个好姑娘——但若她一直在往前走,在你面前却要倒退回去以适应,终有一天她会离开你的。”

  “她不再是当年那个单纯的小姑娘,只要爱情就觉得阳光灿烂了;她长大了,她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圈子,都是你所不知道的。”

  “小哥,对她多用些心吧——以她对你的感情,她绝不需要你改变了去适应她,你只要改变看她的眼光、只要愿意认可她做的每一件事、只要愿意在适当的时候陪着她就行了。”

  “小哥——”

  慕稀放下手中的水壶,看着慕青时,神情一片凝重与认真。

  “知道了知道了,好象自己是个大人一样。”慕青屈指将烟头弹到烟灰缸里后,朝慕稀摆了摆手:“你操心自己的事,我的事我心里有数。”

  “记得我说话,虽然你是哥哥,可是你是男人,我比你懂女人啊。”慕稀摇了摇头,拿起自己的资料夹转身离开。

  *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往前推进了半个月,慕氏‘经典’项目的设计团队已经搭建完成,席怜也去了一次法国,与慕城商定‘经典’设计大的基调与产品方向。

  慕稀的工作量比以前增加了三分之一,所以越发的忙了起来,开会、赶稿、熬通宵都是常有的事。

  好在顾止安的工作性质也是如此,除了有些心疼她,有时候会送些甜点、零食来给她外,对她的工作没有任何意见。

  夏晚每周会过来一次,去财务部看看报表,同时关注‘经典’的进展,如同过去关注一样。

  每次他过来,她都知道。

  她没有再躲出去,越来越平和的心境让她不必再躲;而越来越繁重的工作量,也让她不能再躲,她必须片刻不停的将手中的工作完成,才能在一周之中至少有两个晚上的时间能够回家。

  否则,真是家不成家了,那不是她想要的。

  而夏晚每次过来,都是先去慕青办公室、然后再去财务部,最后过来设计部——当然,会直接去席怜的办公室,了解项目的进展与盈利预测,有时候是一个人、有时候会带投资评估部的老沈过来。

  而在席怜办公室一呆,就是半天的时间——与从前在她办公室一样。

  只是,从前在她办公室的半天,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谈工作,还有三分之一的时间他们会喝喝咖啡聊聊天。

  现在与席怜呢?多的时间在干什么呢?

  在夏晚呆在席怜办公室的时候,慕稀偶尔会发发呆,却又刻制着让自己不去多想。

  *

  “夏行长,你在这儿呆着,让我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席怜边将手边的样衣进行分类,边说道。

  “我最近失眠,在你这儿补补觉。”夏晚坦诚的说道。

  “我的天,你这话岐义可大呢。”席怜不由得笑了起来。

  “席怜,我认识你有6年了吧?”夏晚突然问道。

  “差不多,你认识城少的时候就认识我了。”席怜边工作边和他搭着话。

  “你怎么还不结婚?”夏晚笑着看着她。

  “问女士这样的问题是很不礼貌的。”席怜抬头瞪了他一眼,看着他靠在沙发里懒散的样子,又笑着说道:“我知道你们行里都是金融精英,要不帮我介绍介绍?”

  “慕稀说,你们做设计的,不喜欢金融男。”夏晚摇头。

  “那慕稀还不是喜欢了……”席怜话说到一半,忙将没说完的话吞了下去,低下头继续工作不再说话。

  “席姐,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有组图你帮我看看。”慕稀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办公室的两个人同时抬起了头……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41 曾经的感觉》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