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4 妻子的身份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夏晚的威胁

  “你好。”夏晚转头看她。

  “你好。”他淡然而深邃的眼神,仍让她有瞬间的失神,却立即平静了下来——一个月不见,他憔悴了。

  神情中的冷冽,似乎又回到刚认识的时候——少了几分生动、多了几分沉郁。

  他嘴角有笑,只是这笑容看起来却是让人生出一股心酸的无奈。

  “小稀,我先去看图样。”席怜低低说了一声后,便匆匆转身离开。

  “我先过去了,席怜大约需要15分钟。”慕稀轻声说道。

  “还好吗?”半晌不出声的夏晚突然问道。

  “好。”慕稀点头。

  “所以……就这样了?”夏晚的声音变得暗哑而沉重。

  “就……这样吧。”慕稀深深吸了口气,慢慢转过身去。

  “希望一切能如你的愿。”夏晚慢慢站起来,看着她的背影,声音变得冷凝而强硬。

  “你什么意思?”慕稀微微犹豫,还是重新转过身来。

  “亚安与的慕氏之争,我不会再客气;亚安与的华安之争,若有什么意外,你别怪我才好。慕稀,你记住一点,你的丈夫,是我最重要的对手。”夏晚慢慢走到慕稀的身边,低头沉沉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在商言商,我们之间,再无情义可言。”

  慕稀只觉得一阵让人窒息的压迫,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后,轻扬起下巴,冷声说道:“在商言商,本无情义可言;商业之争,我的立场始终在慕氏;至于其它项目,你们是争是合,与我何干?况且,论实力谋略,他也未必输于你。”

  “我感谢你曾经对我的维护,感激与你一起走过的六年时光,事到如此,我们的爱情是时光的错位,你何苦用他来威胁我?又如何能威胁得到我?”

  “我以为,至少,我们还能见面问声‘你好’,既然如此,那么——最后我再说一句:夏晚,你有你的骄傲,不要为了一个女人让自己变得狼狈,那不是你。”

  “最后,再见。”慕稀说完后,眼圈微微红润,蓦转过身去。

  “慕稀——”夏晚低吼一声,伸手按住她的肩膀。

  “再见。”慕稀深深吸了口气,用力的拉下他按在肩上的手,快步往前走去。

  看着将空荡的手慢握成拳,转身稳步往外走去。

  “你这样的男人,该不会在一件无法挽回的事情上死嗑吧。”

  这是昨晚他转身之后,温茹安对着他的背影说的一句话。

  不愧是做心理咨询的,一句话并非他的状态,却将他逼回到这种状态——三十三岁的年龄,有多爱不能放下?有多痛不能忍过?

  何苦。

  第二节:夏晚的领悟与利落

  【温茹安工作室】

  “嗨,难得夏大行长百忙之中到我这里来考察工作呢?”看见夏晚过来温茹安的心里不由得倏的漏跳半拍,却又随即冷静了下来。

  “老天有好生之得,我惦着昨天那个男孩子。”夏晚看着她淡淡的笑了笑,径直走到窗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来杯咖啡,没问题吧?”

  “当然。”温茹安笑着点了点头,打电话交待同事去煮咖啡后,走到他身边坐了下来:“有一点我要对你说抱歉,我对男孩子说了你的故事——你的失恋、你的亚安投行、你的收购。”

  “哦?”夏晚轻挑眉梢,淡淡说道:“有用吗?”

  “年轻人愿意吃这套,蛮励志的,回去准备毕业设计了。”温茹安点了点头:“不过我交待他,你的事情要保密了,小孩子的诚信度比大人好,这个你放心。”

  “都是事实,也没什么要保密的。”夏晚摇了摇头,转眸看向窗外:近五月的天气,空中花园的花儿全开了,这一眼望去的风景美不胜收,让人的心情也积极起来。

  “还得感谢喻助理介绍的这个楼盘,无论是地理位置、还是楼盘环境,都非常适合。我们公司买的这半层,每一扇窗子打开,都是一片花海。是做心理咨询工作室最佳的环境。”温茹安接过同事煮的咖啡递给夏晚,边说道:“我这里的咖啡是我让法国同事寄过来的,不知道你喝不喝得习惯。”

  夏晚轻挑了下眉梢,似是不置可否,只是低头喝了一大口后,不禁点头:“法国香榭大道第**商铺的咖啡豆。”

  “哎?”温茹安不禁睁大眼睛看着他,想了想似是恍然大悟:“是不是慕稀爱喝的?我这咖啡豆也是她在法国的时候推荐给我的。”

  “她总给我寄回来,所以喝习惯了。”夏晚的眸光微微黯淡了一下,片刻便又恢复了正常,微眯着眼睛看着温茹安:“温茹安,谢谢你。”

  “呃……谢我什么?”温茹安这下是真没弄明白。

  “忍一忍就过去了,不是吗?”夏晚淡淡说道。

  温茹安这才明白他的意思,当下轻轻点头,说话的声音温柔而轻缓:“你原本就是明白人,需要的只是时间,所以也不用谢我。”

  “你那句话,让这时间缩短,当然要谢。”夏晚爽朗的笑着说道:“你知道,做为一个投资人,时间是很宝贵的。”

  “所以,你与亚安的合作案,一期结束后,我会交由人力资源部进行效果评估,合适的话,你做好二期合作的准备。”

  “在总监级别的员工个案咨询上,你做个计划报给人力资源部,抄送一份给喻助理,让他们评估一下合作的可能。”

  “这么大的谢礼?”温茹安微微笑着,眸底却是一片失望——即便在这样的时候,他仍如此的冷静理智。

  明知道自己对他的好感,便用这样的方式,让自己不能从感情上更进一步——夏晚,对于你不想要的感情,你就是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吗!

  “也算不上谢礼,只是让双方合作更顺利一些。既然是中国公司的合作,我们就在中国范围内将问题解决,不要总拿到总部去批,显得我们多无能似的。”夏晚低头喝了口咖啡,微微笑了笑,也不多说什么。

  他知道温茹安能明白,他给的谢礼并非合作项目,而是总部对她能力的认可——这可比做项止来得实在:做项目是公司赚钱、总部对她能力认可,她的好处才是最直接的。

  所以,这个谢礼,她是不接也得接了——感情的事情他拒绝得不算有技巧,却也好在明白直接;所以再不拿下点儿别的好处,也不是温茹安的为人了。

  至少,夏晚是这样看她的——一个与自己一样,目的明确的女子。比慕稀聪明、比慕稀成熟、比慕稀知进退、比慕稀解人意……只是少了慕稀身上的那份迷糊可爱。

  呵呵,是个不错的女人,只可惜错看了自己,希望她才开始心动,还不至于受伤吧。

  “我行里还有事,先走了,方案有问题可以直接联系喻敏,如何与人力资源部打交道,也可以问喻敏。”夏晚一口将杯中的咖啡饮尽后,便即站了起来。

  “还是谢谢你。一句话而已,换你这么大的回礼,感激不尽。”温茹安伸手与他轻轻一握,压下对他的情绪,微笑着将他送到电梯口。

  在看着他离开后,脸上的微笑才一点一点的收敛起来,一直到礼貌的微笑变成酸涩的苦笑,才在同事的招呼声中回到办公室。

  坐在他刚才坐过的地方,看着他刚才看过的风景,温茹安的情绪又慢慢平静了下来——至少,他不再是拒人于千里之外了。

  至少,他已经感受到她的好意了。

  于他们之间的关系来说,也算是进了一大步吧。

  想到这里,温茹安不禁微眯起眼睛,低头看着他刚才喝过的咖啡杯,温柔的笑了。

  第三节:真实的婚姻生活

  【慕氏,慕稀办公室】

  慕稀回到办公室后,席怜已经将要看的图稿全部看完。

  “你做记号的这几款,是不是觉得与经典的风格特别类似?”席怜看了一眼眼圈红红的她,也没有多说什么。

  “是的,所以这几款给经典用,你再结合经典的风格做微调。”慕稀点了点头。

  “是小戴的设计吧?”席怜轻声问道。

  “恩,我会告诉她稿子被淘汰了,但可以内部流通,若有其它品牌愿意用,以付费购买的方式,给她单独提成。”慕稀点头说道。

  “好,内部设计流通的流程你公布一下,然后将这几款放到流通平台上去,我通知经典的项目总监处理。”席怜拿手机拍下了设计图后,担心的看了慕稀一眼,犹豫了一下才转身离开。

  在席怜走后,慕稀冷静的处理完所有的工作,直到天完全黑下来、办公室的人走了大半,她才起身将办公室的门锁上——回到办公桌前,趴在桌上痛哭起来。

  她从没想过,与夏晚会走到今天这一步;这一绝裂,连曾经的温暖都变得冰冷、连想放在心底的怀念,都变得可耻。

  也好、也好,他那样的人,风度当真不及顾止安十分之一,不如他的意他就发恼,脾气比谁都大。

  慕稀心下又是生恼、又是难受,大哭一场之后,才觉得好过了许多。

  看看电话,有两个顾止安的未接来电,当下调整了一下情绪、喝了口水后,才回过去:

  “顾止安,什么事?”

  “大姐今天过来?几点?我可以回家,就是要晚一点,手头还有点事情。”

  “好,那你先回去,我尽量赶一赶。”

  挂了电话后,慕稀抬腕看了看时间,迅速打开电脑,开始写内部各品牌之间设计稿互用的标准流程。

  原本记着写完就快些回家的,却写写改改,又与慕青商量了一下,最后定稿后在系统里发布出去,看看时间,已经是11点了。

  再看手机,顾止安打过一个电话她没接后,也没再打过来,不知道顾止念过来没有。

  “喂,顾止安,我刚刚弄完。”慕稀抓起包边往外跑边打着电话。

  “止安现在忙着,可能没时间过来接你下班了。”电话是顾止念接的,语气似乎不太好。

  “大姐来了。”慕稀脚步微微顿了一下,仍是快步往外走去——顾止安没说顾止念为什么要住过来,听起来似乎心情不好。

  不过也没什么,她回家的次数少,也不会有太多接触就是了。

  慕稀没有多想,发动车子快速往回赶去。

  *

  慕稀到家的时候,顾止念坐在客厅看书,倒没看到顾止安,想来应该是在书房看书。

  “大姐,还没休息呢。”慕稀换过鞋,走到客厅在顾止念的身边坐下来——据她了解,医生的生活作息时间都特别的规律。

  “没有。”顾止念将手中的书放下,抬头看着慕稀,脸色看起来很是不愉:“小稀,你别怪大姐管你们夫妻间的事,有几句话,大姐觉得还是要说一下。”

  “大姐请说。”慕稀的眸色微沉,淡淡说道。

  “我今天看到止安做饭、打理房间和花园的植物、给你准备零食,我心里很难受。”顾止念沉声说道:“我知道你们夫妻有自己的相处模式,只要他乐意我就不该多说什么。”

  “但他是我弟弟,他的工作性质是忙起来就没有白天黑夜的,回家还要照顾你,作为姐姐,我很心疼。”

  “是,我知道了。”慕稀轻轻点头。

  “你知道了?”顾止念不禁皱眉:“你的意思是?”

  “以后让他不要做了,我们可以多请一个阿姨。”慕稀点头说道。

  “多请一个阿姨?”顾止念只觉得自己被噎了一口气,半天才能继续说话:“我说小稀,我的意思是,你是他妻子,你该会学照顾他,你说呢?”

  慕稀侧头想了想,看着顾止念点头说道:“好,我问问他,需要我做什么,我会去学习的。”

  顾止念只觉得自己没办法和她沟通——一个做妻子的,该做什么还要去问丈夫?该怎么做还要去学习?

  “大姐,我知道你不太开心我这样,但如你所说,每对夫妻都有自己的相处模式,我和顾止安的相处就是这样,我们习惯并接受,如果在此基础上,能不让他这么辛苦,当然就更好了。”慕稀看着顾止念,微笑着说道。

  “好吧,日子是你们过,我自然也不便多说什么。”顾止念脸色一片难看,站起来对慕稀说道:“我家里那边有些事,要在这里住两周,有没有问题。”

  “当然没有,这是顾止安买的房子,他的家人都可以随时来的。”慕稀也站了起来,笑着说道。

  顾止念有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在心里暗自摇了摇头,弯腰拿了沙发上的书,转身往楼上走去——这个大小姐,真是个大小姐,当真是什么都不懂。

  “我是临时才知道大姐过来,什么也没准备,大姐看看需要什么,给我列个单子,我现在就让人买回来。”慕稀上前一步,跟着顾止念往楼上走去。

  “不用,我习惯用自己的。”顾止念摇了摇头,抬起下巴指了指书房:“止安一直在忙着,你去看看他吧。”

  “好。”慕稀点了点头,便停下了脚步不再跟着她。

  顾止念摇了摇头,拿着书走进了顾止安的卧室。

  慕稀的眉头不禁微微皱了起来,眼珠轻轻转了转,便转身去了书房:“顾止安,不好意思啊,我一加班就忘了时间。”

  “没关系,因为大姐要在这里住两周,所以要当面和你说说,其它没什么事。”顾止安眼睛看着电脑,边说着话,双手也没有停。

  “你忙啊,那我先去休息了。”慕稀暗自挑了挑眉梢,转身往外走去。

  “慕稀,等我一下,两分钟就好。”顾止安抬头看了她一眼,又将目光调回到电脑上。

  慕稀转身回到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看着他忙碌的样子,想起顾止念刚才说的话,也觉得挺有道理。

  “好了。”顾止安伸手合上电脑,看着慕稀说道:“止念的前夫找她闹事,所以她现在住的地方不方便回去。需要花一些时间来找新房子。”

  “没关系,想住多久都可以啊。”慕稀看着顾止安说道。

  “我们都不习惯介入对方的生活,所以过渡两周就好。”顾止安笑着摇了摇头,看着慕稀认真的说道:“慕稀,止念在这边的话,我们可能不太合适分开两个房间住。”

  “这个……”慕稀的脸色微变,神情不禁有些尴尬。

  “我知道,你别怕,在你房间,我睡沙发,恩?”顾止安的眸光微微暗了暗,仍是温润的说道。

  “这样……”慕稀低低的应了一声,也没再说什么——虽然心底仍隐隐的排斥,却也知道,那么努力的经营这段关系,一定要面对这个问题。

  虽然她在与夏晚最浓情时也不能再进一步,更别说是顾止安了,只是同居一室,想来也没有太大问题。

  “我先去洗澡了。”慕稀低着头站了起来。

  “慕稀。”顾止安走过去,伸手圈着她的腰柔声说道:“改天一起去见一下心理医生,恩?”

  慕稀低着头,沉沉的吸了口气后,抬头看着他,沉声应道:“好。”

  顾止安低头在她额间轻吻了一下,默默的拥着她站了好一会儿才松开:“你先去洗澡,我去帮你泡杯牛奶——喝牛奶有助于睡眠,咱们尽量不要吃药。”

  “不用了,你大姐她……”

  “没事,去吧。”顾止安摇了摇头,揽着她的腰送她到门口,看着她缓缓离开、缓缓上楼。

  这才转身往楼下走去,打开零食柜给她准备宵夜的小食与牛奶。

  自己的姐姐自己了解,顾止安自然知道顾止念会对慕稀说什么,只不过在他看来这都是小事——其实看似他辛苦的工作又辛苦的照顾慕稀,其实是他在辛苦的工作之余,享受着这种照顾她的温柔感觉。

  前几天与温茹安聊天,她说:一个人这一生,总会有那么一次,想把所有的温柔、所有宠爱给到一个人,没有道理、没有逻辑。

  遇上了,便是劫,逃不过、躲不掉;对她一切的宠爱与纵容,在别人看来甚至是不可理喻的,而在自己看来,却甘之如饴。

  当时他就想,放在以前,他绝对不相信世间有这样的感情;而现在,他却只有感叹——没有逻辑、没有道理,原以为只是一个合适的结婚对像、只不过比陌生的相亲对像更让人安心,却在不知不觉中,想将自己虽然不多却是全部的温柔与宠爱,全部给她。

  *

  “吃点东西,喝了牛奶就睡,我下去拿衣服过来洗澡。”顾止安将托盘放在窗前的小几上,那里有一个超大号的懒人沙发,上面还放着她爱看的漫画书,是她在睡前最爱坐的地方。

  “好。”穿着睡衣的慕稀点了点头,在顾止安出去后,想了想,将自己的枕头和被子挪到了一边,然后从柜子里重新拿了枕头和被子放在床的另一边。

  看看并排在床上的两个枕头和两床被子,她不禁有些心慌意乱的感觉,那种心跳加速、呼吸急促的感觉似乎又隐隐袭来。

  慕稀转身回到窗边的沙发上盘膝坐下为,闭上眼睛慢慢的调整的呼吸,直到心跳慢慢平复下来,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不舒服?”顾止安担心的看着她。

  “我治疗的最后一期,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以我这几年的治疗经验,我大约知道接下来的步骤是什么。”慕稀接过顾止安递过来的牛奶,双手用力的捧住后,低低的说道:“所以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也知道该怎么办——纵是不能更进一步,也不会再往后退。”

  “虽说久病成良医,必竟也不是医生,别心急,看了医生再说。”顾止安微微笑了笑,起身给了她一个有力的拥抱:“你先坐会儿,我先睡了。”

  “好。”慕稀轻轻点了点头,看见顾止安从容的转身上床,慕稀小声说道:“顾止安,谢谢你。”

  “一个人别坐太久。”顾止安点了点头,将房间的灯光调暗后,轻松的躺了下去。

  慕稀盘膝坐在沙发里,将杯中的牛奶慢慢的喝掉后,扭头过头去——看着顾止安沉静的模样,心里也慢慢安了下来。

  “顾止安,谢谢你的理解与宽容。我想,大约没有一个丈夫可以做到这般地步吧。”慕稀低低叹了口气,却仍旧依在沙发上没有起来——直到慢慢睡去。

  *

  顾止安早上起床的时候,看见慕稀连被子也没盖,就蜷在沙发上,心里不禁有些发恼,却扔按下了火气,拿了被子帮她盖上,然后写了纸条放在桌上——

  “慕稀,我不是个会猜别人心的人,若现在这样的相处方式让你为难了,请你直接告诉我,我们会有很多种解决的方案,而不是让你睡在沙发上一整夜。我明确的告诉你,早上摸到你的手脚脸全是冰的,我很生气。”

  “我先去上班了,早餐留在保温柜里,记得吃。”

  “我又不是故意的,谁知道坐着坐着就睡着了。”慕稀边揉着被自己压得发麻的双腿,边看着纸条自语着。

  在腿恢复后,梳洗完毕,换了衣服跑下楼,顾止念也已经离开了。

  想到她昨天晚上和自己说的话,想来早起看到顾止安做早点、自己又赖床,心里更不舒服了吧。

  慕稀吐了吐舌头,打电话安排了阿姨过来整理房间、又通知秦婶儿这两周住到这边来,全部安排好后,才去厨房拿了早餐,用食盒装好后,提着快步往外走去。

  她自己是真不会做,现在也确实没这个时间去做,但是让顾止安不做这件事还是挺简单的——她可以办到。

  *

  慕稀到公司的第一时间,便给顾止安发了信息:“顾止安,昨天不小心睡着了,你生气了吗?”

  “好吧,我将功补过,今天下班请你看电影如何?”

  “还是我过来接你吧,娶了个工作狂老婆,都不敢说自己是工作狂了。”顾止安的信息很快回了过来,语气里有些宠溺的无奈、有些包容的叹息。

  慕稀握着电话微微的笑了——字里行间的温柔,带着淡淡的暖意,让她觉得轻松而舒服。

  这样直接的相处,不需要费尽心思的去讨好谁,真好。

  第四节:分开以后

  【一周后】

  接下来的时间,夏晚依然很有规律的每周过来慕氏两次,与慕青和席怜探讨‘经典’的重新包装上市的运作,偶尔有设计方面的问题,慕稀也会参与,两人也是彼此客气的招呼一声,就事论中的讨论,再无其它多余的情绪。

  似乎,一切就这么着了——她只是他投资企业的设计师、他只是她家族企业的投资商。

  “你们两个见面,总给人奇奇怪怪的感觉。”席怜边画图边说道。

  “哪里怪了?”慕稀翻着稿子的手微微顿了顿,便又继续往下翻去。

  “过于的客套和生疏了,反而让人觉得有些刻意。”席怜停下手中的笔,想了想说道。

  “并不刻意,只是关系走到这一步了,也只能如此了。”慕稀低声说道。

  “小稀,有没有想过……”席怜抬头看向她,本想问她是否想过在时机合适的时候离婚,可看到她脸上的安适平静,便又将话咽了下去,接着说道:“有没有想过,以后若还是收购了慕氏,而顾止安作为这一项目的负责人,你们要如何相处?”

  慕稀淡淡笑了笑说道:“没想过这个问题,我相信有小哥在、在夏晚在,慕氏不会被收购。现在亚安放了近100亿的资金在慕氏,若慕氏被收购,亚安最好的情况不过是收回本金,投资的利润便是全无。若没有把握,夏晚这样精于算计的人,岂会做这样的投资?”

  “你对夏晚很有信心,这说明你不相信顾止安有能力收购慕氏。”席怜笑着说道。

  “他与夏晚算是旗鼓相当,但加上我小哥,他便无胜算。”慕稀轻挑了下眉梢,看着席怜说道:“但是这一仗要赢也不易,所以我们的责任都很重,努力吧。”

  “努力吧。”席怜点了点头,低头继续修改图稿。

  慕稀看着手中的图纸,微微的发了会儿呆,也便恢复了正常:“我手还有些事,晚上你加班帮我处理一下,我今天要早些走。”

  “好啊,有约会?”席怜笑着问道。

  “恩,难得他今天也不加班,我们约了去看电影。”慕稀点了点头。

  “什么电影?你喜欢动漫、他喜欢金融,还真想不出你们能一起看什么片子。”席怜笑着问道。

  “是……呀,我忘了,一会儿问了他告诉你。”慕稀皱了皱鼻子,有些懊恼的说道。

  “……好。”席怜微微一愣,便低下头去不再说话。

  她这种状态,真的算好吗?她自己知道吗?她和丈夫要看的电影,居然连什么片子都不问?

  她大小姐的脾气,从来没有这么好伺候过,以前和部门同事看电影,起码要挑个半小时;和夏晚一起去,则更不用说,有一次惹得夏晚发脾气,将当天能买到的场次都买了两张,将票仍在她面前由她挑。她便又给夏晚道歉,说都好看,是她不好太挑剔了。

  呵,在夏晚面前,她就是那个恋爱中的小女孩,很是在意、有些紧张、想耍耍小性子、又怕夏晚真的生气,总之是恋爱女人有的毛病,在她身上全有。

  现在……

  席怜想想只觉得心酸,拿了画稿便往外走去:“我过去画,现在我也是独立负责人了,懒得和你共办公室。”

  “得瑟了吧你。”慕稀没察觉她的异常,只是放下了画稿给顾止安发了信息过去:“晚上是什么电影?席怜在问呢。”

  “浪客剑心京都。”

  “动漫?”

  “是啊,你不是爱看吗?”

  “好,知道了。”

  慕稀发了信息给席怜,对于顾止安的做法,心里倒是有些小小的感动,虽然这部电影她已经看过了;虽然她内心深处只是觉得,与他以这种形式消磨时间,也是增进相处的一种方式,对于电影内容并没有期待;但他处处以她为先的做法,仍让她觉得温暖。

  一定是自己长大了、成熟了,不再像以前那么任性了,已经这么容易满足了。

  慕稀给了自己一个淡淡的笑容,低下头来继续赶工。

  *

  【晚上,银厅电影院】

  “行长,我统计了下,看动漫的年轻情侣居多;动作片则30岁以上的人居多;爱情轻喜剧的人流量最少;无厘头的喜剧人流还行。”

  “而且今天放印的这四部剧,其中两部是做过全线推广,另两部只是中规中矩的推广,从推广效果比来看,类型的吸引力比推广有用,所以应该还是内容为王。”

  伊念对着笔记本,边快速的计算边说道。

  “数字给我看看。”夏晚伸手从她手上拿过记录本,快速的瞟过一眼后,拿出手机翻出一组数据,仔细核对了一遍,便给老沈播过去电话:“老沈,今天银厅影线报过来的融资料,关于影片推广效果与内容适应性分析的数据,你报给我听一下。”

  “恩、恩,好的,我知道了。”

  “是的,数据有出入,今天我和伊念看的四场,都是首映,排期是错位,所以不存在排期和客量分流的问题。”

  “你仔细审核他们的财报,并非关键数据也做假的话,财报数据的可信度不高。”

  “这个你不用问我,该怎么做怎么做。”

  “亚安怕谁的报复?想要和亚安合作,就老老实实拿计划书过来,想从我手里骗贷的人,还没有安稳无事的人。”

  “恩,依惯例处理,但审查仔细些,我和伊念再拿些数据。”

  夏晚挂了电话,在伊念的本子上写下一个号码:“给这个人打电话,要到每个放映厅出票的情况。”

  “好的。”伊念忙接过本子,拿起电话便打了过去。

  “你好,我是亚安银行的助理秘书伊念。”

  “对,这个项目现在由我来负责。”

  “我现在办公室加班,需要几组数据,麻烦您提供一下。”

  “……”

  夏晚听到这里,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着她打了个手势后,转身往旁边的零食摊走过去。

  *

  “一包爆米花、两杯可乐、一包薯片。”这声音是顾止安的。

  “两杯可乐。”这声音是夏晚的。

  两人将钱递出去,在听到对方的声音时,同时转过了头——而站在顾止安身边的慕稀,脸色则微微的变了变,顺着他走过来的方向,看见伊念正在打电话。

  那样年轻怡人的神采、专注用心的气质,看着让人自然的心动…。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4 妻子的身份》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