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45 让她不舒服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慕稀与止念的矛盾

  “到底怎么回事?他动手吗?”在于佳佳的麻药醒后,慕稀看着她包着纱布的头,不禁低吼出声。{看最新章节请到:文学楼}

  “这个好了,本来就嫌我笨,再打麻药,以后就更笨了。”于佳佳的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嘴角却努力的上扬出笑容的弧度。

  “佳佳,是他大男了主义,你才不笨呢。”慕稀抽了纸巾递给她,心疼的说道:“佳佳,我们家几兄妹,就数他脾气最坏最混帐,这个你也是知道的,所以……佳佳你别怪他。”

  “一会儿我回去呢,好好儿教训他,让他给你道歉,好不好?”慕稀轻声哄着她。

  “不用,他那么个人,我还不了解吗。”于佳佳笑着摇了摇头:“小稀,我头还是晕,我先睡会了啊。”

  “恩,睡吧。”慕稀点了点头,起身帮她将被子掖好。

  “唉,我还要打个电话,明天要开始生产大货了,设计确认单,我要最后和法国工作室再确认一次。”于佳佳强撑着睡意,看着慕稀说道:“不好意思,能帮我拿一下手机吗?”

  “行吗?要不我帮你确认?”慕稀从床头柜上拿过手机递给她,担心的问道。

  “应该没问题。”于佳佳勉强笑了笑,接过电话后,将电话拨了出去。

  “一共十个批次,技术参数与anna全部确认,我需要你将最后确认的消息回传给我。”

  “一小时是吗?”

  “好的,一小时后我再拨给你,谢谢。”

  流利的法语,专业的工作状态,完全的一个职场精英的模样;平时在慕青面前却又是乖巧又听话;这样的女孩子哪里去找呢!

  唉,这个小哥,真是让人操心。

  慕稀接过于佳佳手里的电话,柔声说道:“你先睡会儿,一小时后我喊你起来。”

  “慕稀,你也很忙,你看是不是帮我请个特护,不用守着我了。”于佳佳的眼皮边打架边说道。

  “我知道,你不用操这些心,睡吧。”慕稀点了点头,帮她将手机放好后,去护士站安排了个特别护士,然后打电话给秦婶儿,让她去慕青的家里,取一些于佳佳的日用品过来。

  安排好这些后,慕稀才又打电话回公司,让娃娃帮自己将电脑和桌上看了一半的图纸送过来。

  “顾先生在这里,他要和你说话。”娃娃在电话那边说道。

  “好。”慕稀转身走出病房,站在走廊里接顾止安的电话。

  “怎么去医院了,哪里不舒服?”顾止安的声音明显的低沉。

  “不是我,是佳佳受伤住院。”慕稀轻笑着说道。

  “她怎么受伤了,严重吗?”顾止安似乎松了口气,声音轻松了不少。

  “不清楚,上了麻药还在睡。我今天要在这边照顾她,就不回家了。”慕稀小声说道。

  “好,我帮你把电脑和资料送过来,想吃什么?我顺便买过来。”顾止安的声音有些微微的诧异,似是没想到慕稀会这么安排,因为她根本就是个不会照顾人的女人。

  “我的资料可是保密的,你送可不合适。”慕稀轻笑着说道。

  “我保证不看,行了吗?顾太太?”顾止安不禁也笑了起来,在电话那边,似乎同娃娃交待了一句。

  “好吧,你先过来,吃的等会儿再说。”慕稀低低的笑了,眉眼之间晕染着淡淡的恬适。

  *

  顾止安过来的时候,秦婶儿也正好送日用品过来,慕稀便安排了秦婶儿在这里照顾于佳佳,她和顾止安一起出去吃晚餐。

  “要在医院整晚吗?我看你好象不太会照顾人呢?”顾止安也没有多问于佳佳的情况,在他来说,对于与自己无关的人和事,向来少花心思去了解。

  “请了特护,我就是呆着就行。”慕稀微微笑了笑说道:“慕青太忙了没时间过来,住院这种事,怎么也得有家人陪着。”

  “好。”顾止安点头,想了想又问道:“需要我过来一起吗?”

  “不需要,不方便。”慕稀不禁失笑。

  “好。”顾止安点了点头,抬腕看了看时间后,对慕稀说道:“那我就不陪你吃晚饭了,止念那边有事找我。”

  “那快去吧。”慕稀点了点头,想了想又说道:“若是问起我……”

  “慕稀,不用太在意她的态度,晚上我回家再给你电话。”顾止安没等慕稀说完,便打断了她。

  慕稀于是笑笑不再说话,待他返身回到医院停车场后,才慢慢往前走去。

  提起慕稀对顾止念的态度,当然不只是顾止念住在他们家里的时候两人聊过那么一次,而是在随后住的半个月里,顾止念对慕稀许多的生活习惯都心生不满,有一次慕稀加班到半夜才回去,而第二天周未一直睡到了大中午,这也就罢了,她看不惯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也不会一起住。

  更要命的是,还要顾止安将午餐送到房间,她一看就怒了,忍着等到慕稀吃完午餐,起床出来,便以长姐的身份将她狠狠教育了一番。

  慕稀和顾止安没争执,不代表她脾气好,但看在她是顾止安姐姐的身份上,当时也只说了一句话:我只知道,如姐姐这般优秀知礼,还是和姐夫离婚了。我们做企业的一向有一个认知:那就是只向优秀的企业学习成功的经验;我想人生也是如此——我们该向幸福成功的人,学习如何经营家庭。

  这句话将顾止念气得当时拎着行李就走了,待顾止安从花园里看见追上去后,也不知道他们姐弟俩儿说了些什么,总之顾止念还是走了,顾止安回来也没问她事情的原委。

  事情就这么过了半个月,其实慕稀根本不知道,顾止安是否了解当时的情况,但他不提不问,也没有异常,她便也觉得没有说的必要。

  “难怪别人说,婆媳关系难相处,看来竟然是真的。”慕稀想起顾止念说的‘长姐如母’的话,轻轻摇了摇头:“还好没住在一起,否则这生活……”

  *

  慕稀草草吃了晚餐,给秦婶儿和于佳佳各打包了一份餐点后,回到病房时,于佳佳已经醒了,秦婶儿正坐在床边帮她削苹果。

  “吃饭了。”慕稀将打包盒放到桌上,看着于佳佳问道:“可以起床吗?还是就在床上吃。”

  “可以起来了,其实就是麻药劲儿没过,伤口不大,也就缝了三针。”于佳佳笑着说道:“听秦姨说,顾先生来过了,怎么你一个人回来?”

  “他还有事先走了。”慕稀边说边帮他们将餐点打开,秦婶见不得她做事,忙走过来按过她手上的食盒:“你可别做,这都是油,把皮肤给弄坏了。”

  “秦姨——我都被你惯得什么都不会了。”慕稀不禁幸福的叹息。

  “你会画图就行了。”秦婶儿理所当然的说道:“顾先生还不错,他那个姐姐……唉,我也不好在背后说别人不好,但实在是个太苛刻的人,不知道理解别人,你天天工作那么辛苦,偶尔睡个懒觉怎么就不行。”

  “她的医生,注重养生。”慕稀淡淡笑了笑:“听顾止安说,他们妈妈去世早,姐姐从小就很独立,她对自己要求严格,所以也会对别人要求严格。那天倒是我太任性了,她说她的、我做我的,原也没什么,偏挑了她的痛处说。”

  “我就觉得你说得有理。她哪里都好,怎么她老公不要她了。”秦婶儿护短的说道。

  “好了——秦姨——,我真是被你惯坏了。”慕稀起身趴在秦婶儿的肩膀上,将脸贴着她的脸,娇嗔着说道。

  “是顾先生的姐姐吗?你们吵架了?”于佳佳在桌边坐下后,听了半天,算是听出个眉目。

  “没有,争了两句。”慕稀不想多说这件事,回到桌前坐下后,对于佳佳说道:“我这小姑子不错吧?”

  “数你最好。”于佳佳低头笑了。

  “从小被很多的爱包围的人,习惯将温暖和爱也给别人;只是我除了这个优点,还有任性受不得气的坏毛病。”慕稀笑着说道:“当时止念走我就有些后悔了,就是拉不下脸找她道歉。”

  “你又没错,道什么歉。”秦婶儿瞪了她一眼,想想娇生惯养的四小姐被人指着鼻子的教训,她还一直不舒服。

  “总还是长姐,而且我说那样的话,是很没风度。要是大哥知道了也会骂我的。”慕稀笑了笑,指了指她们面前的食盒:“好了,别说我了,你们快吃吧。”

  三人边说边聊,没有商业压力、没有生活烦恼、加上秦婶儿对她们孩子似的娇惯,让两个过早踏入社会、承受社会冷漠压力的女孩子,像孩子般的相互打闹说笑。

  第二节:重活一回

  “秦姨真好,好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从法国回来后,就感觉自己一直绷着,都快断了。”在秦婶儿走后,于佳佳与慕稀在走廊上慢慢的走着,聊着天。

  “因为一直绷着,所以容易烦燥、容易生恼,所以现在放松下来了,就不要再生气了!”慕稀不失时机的劝着她。

  “真的没生气,就是和他相处,找不到从前的感觉了。”于佳佳抬头看着晚上的月光,如水的明眸似乎回到了从前——那时候不知道他是谁,相处起来从来没有压力,打闹撒泼怎么都行、生气不理也是常有的事。

  哪里像现在,小心冀冀的总怕出错、想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也想迁就他的需求。

  今天这样的爆发迟早都会来吧,她被自己压抑得喘不过气来——早年那个无畏无知的少女早已经褪变成一个成熟的、独立的、有自我追求的女子,早就知道这世界生存的艰辛、任性妄为的性子也早就被磨圆了。

  这样的她,却在他的面前努力的找回过去的样子,只因怕他心里惦着的是过去的自己。

  可是成长又怎容得下倒退?过去毕竟回不去了——即便他真的不喜欢现在的自己。

  “慕稀,我们认识太早了,他对我还停留在原来的印象里,他喜欢的还是过去的于佳佳。就算傻得把他送进了监狱,他都能接受。”

  “而现在的我,一个长大的我,他却不要了。”于佳佳低低的说道,明亮的眸子慢慢的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轻雾。

  “你有没有和他谈过这个问题?”慕稀问道。

  于佳佳轻轻的摇了摇头:“没有平静的谈过,今天吵架的时候说了,他不许。”

  “不许你做你自己吗?”慕稀追问道。

  “他要那个十八岁的于佳佳。”于佳佳深深吸了口气,摇头说道:“我也试图在他面前,做回十八岁的于佳佳,可两个人相处,毕竟不只是单纯的生活交集。工作中的那个我,他不喜欢。”

  “佳佳,你有没有想过,他不是不喜欢,他只是在害怕?”慕稀轻声问道。

  “害怕?”于佳佳将目光从远处收了回来,转眸看向慕稀:“害怕什么?”

  “害怕在他与社会隔绝的六年里,你走得太快,他追不上。”慕稀沉眸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慕青是我们家四个孩子中最骄傲、也最矫情的一个——他要的东西,可以去偷、去抢、去争、去夺,却绝不会说:‘我要’。”

  “我这样说,你懂吗?”慕稀看着于佳佳继续说道:“他害怕掌握不了现在的你、只能用这种粗暴的方式将你留住。”

  “佳佳,当然无论他出于什么心理,这样的粗暴甚至是武力一定是不可以的。所以佳佳,你尽管生气、尽管离家出走,我的房子至今还空着,你就去那边住着,没有我的开门指纹和密码,他也进不去。”

  “给他一点时间来重新认识现在的你、你也给自己一点时间,学会用现在的自己去面对现在的他——坐了六年监狱的他、骄傲与自卑掺杂的他、不想失去你的他。”

  于佳佳轻轻摇了摇头:“慕稀,谢谢你帮我分析。我会仔细想清楚这个问题,但我不住你那里——我想,离你们慕家人远一点。你们的光芒太盛,我总是不自觉的仰望。”

  “佳佳——”慕稀有些意外的看着她。

  “不关你的事,只是你们天生的这种气场,真的很迫人。我以前不想说,是因为我不想认输,我想我这么努力,一定可以和你们一样。”于佳佳边笑边摇头说道:“后来我才知道,无论我多努力,我都不会和你们一样。”

  “你不需要和我们一样,你自己已经很好了!”慕稀这才发现自己跟要劝不了她——她有心结,对自已与慕青身份差别的心结。

  “你是慕家宠着的四小姐,你可以按自己的想法做任何选择——爱一个人的时候便大胆的去追、家族有困难的时候便挺身而出、嫁给什么人为什么而嫁自己勇敢的决定、然后在自己选定的生活方式里努力。”

  “慕稀,只有拥有的人才会不怕失去的勇往直前;而我拥有得太少,所以我不敢放弃手中仅握的。”于佳佳看见慕稀皱起了眉头,知道她不懂,便笑笑说道:“你不会懂,就算是为家庭牺牲,也是要有资本的,大约就是这个意思。”

  “那你的意思……”慕稀看着她问道。

  “头痛啊,怎么想。”于佳佳掩下脸上的沉重表情,举手作势拍了拍缠在头上的纱布,调调皮的说道:“不想了,先好好儿睡一觉。”

  “好。进去吧。”慕稀点了点头,与她一起慢慢往病房走去。

  *

  于佳佳在医院住了三天,中间慕青过来看过她一次,两人都没有提当天的事,却也尴尬的相对无言——隔离掉脑袋里对方旧时的模样,他们竟陌生得没有话说。

  这样的相处,让他们心里都隐隐的发慌——是不是,他们爱着的都只是过去的那个她(他)?他们爱着的,只是过去在一起的感觉?

  现在的彼此,该怎么相处、该怎么相爱……

  “慕青,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吧。”于佳佳轻声说道。

  慕青看着她冷声说道:“一段时间是多久?”

  “就是……我们都弄清楚对彼此的感情,再做一个决定,可好?”于佳佳小声说道。

  “不行。”慕青断然否定:“要想在哪里不能想,非得分开想?小说看多了吧你。”

  “你……”于佳佳不禁语结,就知道和他无法正常沟通。

  “在家里住着,想说话就说话、不想说话就别说话;感情弄不弄清楚也没什么大的关系,难道你除了睡我还想睡别人?想都别想。”慕青淡淡说道:“就这样定了,我公司还有个会,出院那天我来接你。”说着便起身往外走去。

  “慕青——”于佳佳起身追到门口。

  “生孩子的事,忙完这阵一起去体检,可以的话就要一个吧。”慕青头都没有回,淡淡说完后便走了。

  “谁现在要和你生孩子。真是霸道。”于佳佳跺了跺脚,直骂自己不争气,和他谈判就从来没赢过。

  只是……

  慕青是个直接的人,他现在想要就留着她,不想要了就扔掉,倒是简单直接。

  而自己呢,岁月蹉跎不起,还是要想清楚吧。

  于是,在出院的当天,约好慕青下午来办手续,于佳佳上午就走了——

  “慕青,我一直是个糊涂的人,认准一件事就去做、认准一个人就不放手,可糊涂了这么多年,我想清醒一次,给我一段时间,让我想清楚:想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想走什么样的路。”

  “还有,不许逼我回家,否则我就申请去法国工作再不回来了,我说到做到,再见。”

  “臭丫头!”慕青将纸条撕碎了扔在地上,却也不得不帮她办出院手续。

  第三节:绽放光彩

  回到办公室,没有什么办公的情绪,坐在落地玻璃前的沙发上抽着烟,手机一直放在手边,几番拿起又放下,终于还是决定不打给她。

  如他对于佳佳所说,他没有女人那么多纠结的心思、也不会去想是爱还是不爱,只是愿意和她在一起,那就是要在一起。

  只是他对于佳佳的态度,向来简单粗暴,或许习惯了女人们主动的贴过来,让他没有机会修练如何去温柔对待一个女人;习惯了女人们都以他的意志为转移,努力的将自己打造成他想要的模样,所以女人于他,除了事业上的利用便是上床的功能,从来谈不上个性与自我。

  只是,她是于佳佳,她只是简单的爱着他、没有要求、也没有迎合,一直保持着她原本的样子,不管是十八岁时候的大大咧咧没心没肺、还是现在的努力向上,都是她自己原本的样子。

  所以……

  所以他该从现在开始,去学习,除了强势和粗暴之外,如何将一个女人留在身边吧——如果第一步是让她继续做自己,那就让她去吧。

  慕青屈指将烟蒂弹到旁边的垃圾桶,拿起电话给于佳佳发了信息过去:“女人,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我不强迫你。反正你赚那点儿钱我也看不上、你不赚钱我也养得起。在外面玩儿够了就回来,我不习惯一个人睡。还有,你要是和哪个男人不清不楚,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发完信息后,慕青将手机丢在桌上,起身回到办公桌前,继续处理桌上成堆的文件。

  *

  于佳佳在收到慕青信息的时候,正在市区老公寓里打扫卫生——这房子原本想租出去赚点儿房租,可想想自己没娘家,万一有事儿要回来呢?所以难得大方了一次,把这个小小的公寓给自己留了下来,没想到还真派上用场了。

  脱下做卫生的塑胶手套,于佳佳将信息划开——慕青式的粗暴感迎面扑来。

  于佳佳不禁笑着直摇头——这个男人,人前一副高贵冷峻的年轻企业家模样,在她面前总是这么一副无赖的样子,让人无可奈何。

  “慕青,看来让你变成顾先生那样斯文有礼的样子是不可能了;让你变成安齐大哥那样温暖如阳光的模样更不可能了。”

  “慕青,这么多年来,我心里一直有个梦,就是按自己的想法活一次,不去在乎别人的眼光、不去纠缠过去的对错,只当一次新生,人生再次来过。”

  “慕青,其实我之所以不敢如十八岁的时候那样理直气状的面对你,因为我心底还有个小秘密——不能告诉你的秘密,我知道这个秘密永远不能说、也永远不会变成现实,但终归我还是对不起你了。”

  “所以,我真的需要新生一次,能像慕稀一样无所顾忌的为自己而选择——无论对错。”

  “如果未来我们还能走在一起,我这一生再不会变卦;如果未来我们不能走在一起,那么……二十四岁的于佳佳,对你说对不起。”

  于佳佳推开窗子,将新买的花儿搬到窗台上,看着满满阳光的花儿,迎着轻风微微点头,只感觉整个眼前、整个人生都明亮起来。

  *

  “于佳佳,这批单的设计,客户指定由你来做。”

  “好的,有什么特殊要求吗?”

  “这是需求表和业务部签的合同,你看完后,列出疑问和关键点,然后和业务部一起开个会。”

  “ok,我需要四个小时。”

  “没问题。”

  *

  “靳总,这十款的设计稿,无法改成中国版,肩宽一减少,整个形就变了。”

  “你的意见呢?”

  “重新设计,东方人的身材特点是肩窄、身材纤细,比起华贵的感觉,他们更适合优雅的风情。”

  “你一个人行吗?”

  “从时间上来看,我最多只能设计五款,所以我想和法国设计师有个面对面的沟通,说服他们修正对中国订单的认识。”

  “如果不能说服,你自己设计也来不及的话,这笔单我们可是要赔偿的呢?”

  “靳总,总要试试,这次如果沟通成功,以后会省去很多沟通成本与设计失误。”

  “好,我陪你一起去。”

  “这……”

  “你的结婚戒指都戴上了,还担心别人会误会我们的关系?”

  “不是……”

  “护照报给行政部,我安排他们出票了。”

  “好的。”

  *

  从一个实习设计师,到独立负责一个整单设计,她用了两个月的时间;从一个独立的设计师,到挑战法国合作设计工作室的设计风格,她用了一个月的时间。

  现在,她代表公司去和对方谈判,或许不仅是代表公司、还代表中国——因为他们高傲得,在做中国单的时候,依然用西方人的体型做设计蓝本,除了成本问题,还有就是……

  她心里真的很不爽!

  她一共用了三个月的时间,让法国设计工作室看到了她专业的设计功底,不敢对她指出的问题马虎对待;她以在投行工作的数据分析的精准与犀利为武器,将中国人的身材特点做了解剖式的切割,告诉法国工作室:这样的身材特点,他们与生俱来有着柔软而优雅的气质,不是你们想象中的职场女子,穿着铠甲似的职业装,在职场里拼打厮杀。

  所以,她现在有底气去和他们谈。

  第四节:让她不舒服

  【j市国际机场】

  “有些紧张?”靳凡看见于佳佳在车上的时候一直在看资料,不禁笑着问道。

  “不好意思,这是以前工作时候的习惯,一直改不过来。”于佳佳收好资料,拉开门下车后,帮老板拉开了车门。

  “应该是男士为女士服务才对。”靳凡笑着说道。

  “在我们原来公司,没有男女之分、只有上下级之分。”于佳佳笑笑说道,在抬眼看到一个快还往里走的人影时,不禁轻咦了一声:“夏行长?”

  “于佳佳?出差?”夏晚听到于佳佳的声音,便即停下了脚步。

  “是啊,去法国那边有点事。”于佳佳点了点头:“这是我老板靳凡,靳总,这是亚安银行的夏行长。”

  “你好。”

  “幸会。”

  两个男人草草打了招呼后,夏晚对靳凡说道:“靳总,方便的话,我问于小姐两句话。”

  “请便。”靳凡做了个请的手势,于佳佳朝他点了点头,便随夏晚走到一边。

  “夏行长是想问慕稀的事吗?”于佳佳睁大眼睛看着他。

  “几点的航班?不赶时间的话,旁边咖啡厅坐坐?”夏晚轻扯了下嘴角,淡淡说道。

  “还有一小时,应该可以。”于佳佳转头看了看靳凡,他已经往值机处走过去了,当下便发了信息给他,然后随夏晚来到机场咖啡厅。

  “你想知道她的情况,怎么不自已去看看她呢?”两人点了咖啡坐下来后,于佳佳开门见山的问道。

  “她的身份不允许。”夏晚黯淡说道。

  “那安言呢?安言结婚后,你一直护在她身边。”于佳佳犀利的说道。

  “对安言我是彻底的放手,对慕稀不是。”夏晚淡淡说道:“我担心在合适的时机到来之前,会给她的生活带去不必要的麻烦。”

  “是这样?”于佳佳敛下眸子,想了想之后,抬眼看着夏晚认真的说道:“其实我不确定我是否要将慕稀的消息告诉你,因为她给自己选择的男人和婚姻真的不错。”

  “不错?”夏晚冷笑:“你看到她对顾止安发过脾气吗?”

  “没有。”

  “那你知道她原本的脾气是什么样的?”

  “这……”

  “她会对顾止安的安排挑三拣四吗?”

  “不会。”

  “慕家四小姐是这么好伺候的人吗?”

  “呃……”

  “和顾止安相处,她是主动还是被动?”

  “被动。”

  “你知道她当年为了赶安言离开慕城身边做过什么?你又知道她和我相处是什么样子?”

  “不知道。”

  “细节你也不用知道,我只告诉你,慕稀从来都不是被动的人。”

  “你想说明什么?”

  “她或许过得安稳,却并不幸福;她将自己的脾气与个性全部压力,只为成全一段别有目的的婚姻;”

  “……”于佳佳无言以对——因为他都说得对;因为婚后的慕稀,甜蜜、温馨、安宁,就是一个温婉的小女人模样,她身上的锐气与灵气,已经完全不见了。

  这是幸福吗?

  如是这是幸福的一种,那也会让人隐隐觉得心酸。

  *

  “你和慕青分开了吧?”夏晚突然问道。

  “你怎么知道?”于佳佳一愣。

  “不用管我怎么知道,我只是告诉你,憋着性子的生活,没有幸福可言。”夏晚淡淡说道。

  “那你能给她幸福?”于佳佳反问。

  “我能让她做自己——开心的时候大笑、恼怒的时候砸东西、想折腾我的时候可以让我跑遍全城买电影票、我发脾气的时候她也愿意回头哄我。”夏晚轻扯嘴角,柔润的笑了——很久以后想起那样的她,才发现那个暴躁却生动的慕稀,他一直都是爱着的。

  于佳佳盯着他半晌,终于说道:“好,你想问我什么,你问吧。但说实话,我见她的次数也很少。其实要真的了解,秦姨知道得比较多。”

  “谢谢,问你足亦。”夏晚低头轻啜一口咖啡,沉然问道:

  “她和顾止安有矛盾吗?”

  “没有。”

  “和顾止安的家人呢?”

  “顾先生的姐姐不喜欢慕稀,主要是对她的生活习惯不认可。”

  “矛盾到什么程度?”

  “有过口角之争,慕稀将顾先生的姐姐气走了。”

  “恩。她加班的次数还多吗?”

  “一周三四次吧,有时候顾先生会过来陪她。”

  “公司的事情,她都还参与吗?”

  “参与的,慕青都和她商量。”

  “ok,我只需要知道这些就行了。”

  夏晚点了点头,看着于佳佳说道:“找机会告诉她你曾遇到过我。”

  “只说遇见吗?”于佳佳调皮的看着他。

  “其它的你自由发挥。知道我的目的就行。”夏晚微微笑了笑。

  “什么目的?我们还是说清楚的好,弄错了就麻烦了。”于佳佳轻挑了下眉头。

  “让她不舒服。”夏晚微眯起眼睛,沉声说道。

  重磅推荐【我吃西红柿(番茄)新书】&;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45 让她不舒服》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