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46 求助夏晚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佳佳的矛盾

  “夏……”于佳佳不禁失语。

  “谢谢你。”夏晚站起来,转身之际对于佳佳说道:“很多事情等你想清楚了,或许机会就不是你的了,我劝你先握自己拥有的,想清楚之后再决定是扔掉还是继续持有。”

  “呃……”于佳佳只觉得自己的思路跟不上他的速度。

  “去法国有什么困难给我打电话,我那边有朋友,一般问题都能解决。”夏晚轻瞥了她一眼,转身大步往外走去。

  在夏晚离开后,于佳佳抬腕看了看时间还早,便又在咖啡厅坐了会儿,好好梳理了一下与夏晚的对话。

  刚才说话的时候不觉得,现在他走了,才发现手心都是汗——面对这样平时高高在上、冷峻不苟言笑的男人,她打心里有些惧意。若不是占着慕青女人、慕稀嫂子这个身份,怕是根本不能好好儿和他说话的。

  看来自己确实是心理压力太大了,太想走进他们的圈子,以至于总是清晰的看到自己与他们的差距。

  无论如何,总算是起步了不是吗!

  于佳佳从桌上抽了张纸,将手心的汗慢慢的拭净后,侧头看着玻璃窗里的自己,给了自己一个努力的笑容。

  *

  “你和亚安的行长很熟?”飞机上,靳凡看着于佳佳问道。

  “他和慕氏有合作。”于佳佳很官方的说道。

  “恩,新闻上看过。”靳凡点了点头,微微笑了笑:“若我们这样的小公司想找亚安办贷款的话,你能引荐一下?”

  “我可以帮靳总约一下,不过夏行长在国内只负责上亿的项目,他现在的主要工作都在国外。”于佳佳小心的答道。

  “我知道了,有需要的话,我再找你了解。”靳凡点了点头。

  “好的。”于佳佳点了点头,便拿出文件慢慢看起来——其实要过去谈的文件,她连背都能背下来了,只是她想安静下来想想夏晚与慕稀的事情。

  刚才在咖啡厅将慕稀的消息告诉了夏晚,但现在想想又觉得不妥——毕竟她和顾止安是夫妻,也没有大的矛盾;若说他们夫妻那样平静恬适不算幸福的话,自己和慕青这样真实激烈就算幸福吗?

  好象也谈不上。

  想来是夏晚的气场太强大,让自己先怯了场,无法坚持自己的立场;加上他的道理似是而非,自己在跟不上他思路的情况下,自然被他牵着走了。

  他与慕稀相处六年都不提婚姻,慕稀一嫁他倒急了,是不习惯还是不甘心?又或是对顾止安不服输?他爱慕稀吗?

  他说慕稀只有在他面前才是率性真实的,其实也不尽然,如自己所见,慕稀在他面前其实很压抑:性子是真实、情绪却压抑。

  这是否说明,慕稀真正爱的是他,却为了挽救慕氏不得不嫁,因而压抑对夏晚的感情?

  唉,真是头痛。

  为什么爱情不能象年轻的时候那样简单,爱就在一起、不爱就分开;偏人长大了,便要思前想后、左右为难。

  于佳佳合上手中的文件,轻轻闭上了眼睛,内心挣扎许久之后,还是决定回去见了慕稀再说——她不想因为她错误的决定,影响慕稀的幸福。

  只是,夏晚刚才问的那几个问题,又是什么目的呢?顾止念与慕稀的关系虽然不好,但两人不住在一起,所以根本不会影响慕稀的生活。

  听慕稀与秦姨的聊天,顾止安对她们的矛盾似乎也没有什么意见,自然也不会影响他们夫妻的感情,更不能达到让慕稀不舒服的目的。

  而除了这句话,其它的话对他到底有什么用呢?

  于佳佳想得头都疼了,想起慕青常说她笨的话,或许这些话让慕青听见,他会知道夏晚要干什么?

  于佳佳暗自轻哼了一声,想要不服气,嘴角却不自觉的噙起一弯淡淡的笑意。

  第二节:艰难的谈判

  到法国后,于佳佳和靳凡到法国后,去酒店稍事休息了一下,便去了设计工作室。

  这家本土的设计工作室,是在由一个法国老工厂改造的艺术街里,在这个浪漫之都,这样一个地方除了浪漫之外,更具有浓厚的艺术气息,租在这里的公司,全是艺术行业——不是服装设计、就是艺术绘画、又或是古老的手工艺制作等等。

  工业时代车间的房屋造型、色彩斑斓的墙壁彩绘、风格各异的装修、屋外别具风情的休闲椅与大片的花汇,再加上慵懒的阳光,真正是一个让人有种惊艳的年代感。

  “法国旧工业时代很多这样的地方,只需要简单改造,便具有十足的年代感,很适合做艺术的这一行;反观我国全部折了重建,无论是成本性、还是历史性、还是艺术性,都远远比不上。”靳凡介绍着说道。

  “真是太有感觉了。”于佳佳感叹着说道。

  “从工业到自由、从流水线到艺术感,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靳凡点头说道。

  “应该……都会有个过程吧。审美和情趣不仅和眼界有关,也和生存的状态有关,我们那样快节奏的城市,无法想象这样的慢时光感觉。”于佳佳说道。

  “有道理,没想到你年纪不大,懂的事挺多。”靳凡笑着说道。

  “年纪也不小了。”于佳佳的面容不禁微赫。

  “一会儿和他们沟通,你有什么想法直接说,不用顾忌什么。”靳凡突然说道。

  “呃……好。”于佳佳不太明白靳凡的意思,不过知道他的态度后,心里也有底了不少。

  *

  走进合作的设计工作室,设计师们见靳凡亲自过来,态度比电话里要好了许多。

  但谈起设计版型的变化,他们便拿出专业而高傲的姿态,细数这些年两家公司合作的惯例与他们设计的优势,以及他们现在有多家客户的合作订单,如果要以亚洲人的身材为第一设计版,会增加许多工作量,也失去欧单的风味。

  等等等等,总之许多理由,拿数据、拿图例,就是表示现在的合作方式非常好,不同意改变。

  “其实这两年的国际成衣市场,已经开始流行中国风;连最骄傲的EY的设计,为了迎合中国市场,也引入了大量的中国元素,有不说这些元素与品牌味道是否能有效的融合,至少能说明一个问题:中国消费者不再是被动消费,当世界的大门向他们打开以后,他们有了更多的选择。”

  于佳佳将手中一份资料推到主设计师面前,同时将这份资料的电子档投到了投影仪里,边翻动边说道:“这份资料是国际大牌引入中国元素的时间、作品、在中国的销售数据。从其元素运用的密集度、到销售数据的变化,都呈直线上升的趋势。”

  “如果连国际一线大牌都已经在向古老的东方风情靠拢、向中国消费者弯腰,我们只不过是做设计师风格的散牌,凭什么不考虑这样的国际趋势呢?”

  主设计师看完手中的资料,淡淡笑了笑:“正因为我们是设计师品牌,所以我们保持自己独有的风格才最重要。”

  “保持风格不代表固执已见。而且我们的要求,并非要求改变风格,而是在初稿时,以适合亚洲客户的技术参数来制版,省去不必要的沟通和改版。”于佳佳沉静的说道。

  “于小姐自己做设计,自然也知道术业有专工,设计和制版原本就是两个不同的技术领域,我们合作的只是设计,制版是贵公司自己的事情。”主设计师言辞犀利的说道。

  “制版确实是我们自己的事情,但我们是根据贵工作室提供的技术参数来制版的,我们现在认为你们提供的技术参数给我们带来巨大的操作困难与沟通成本,希望你们能调整。”于佳佳也强硬的说道。

  “我们是做设计的,技术制版这种工匠的工作,我们无法配合,对不起。”主设计师淡然而傲气的说道。

  “你……”

  “既然这样,那们暂停合作。”久未出声的靳凡淡淡说道。

  “Mr.Jin?”主设计师对靳凡的强硬感到非常意外。

  “于佳佳,还有未完的单需要沟通吗?”靳凡转头看向同样意外的于佳佳。

  “没有。”于佳佳摇了摇头,在看向靳凡时,目光里闪烁出隐隐的慌张。

  “好,那我们先走了。”靳凡合上手中的文件夹,边起身边说道:“大家的争执都是工作上的事,虽然无法继续合作,我和于小姐都很感谢各位这几年来对我们的帮助,晚上请各位一起用餐,OK?”

  “这个……当然。”主设计师也站了起来,神情中惯有的高傲稍稍收敛。

  “感谢,晚上见。”靳凡伸手与主设计师握了握,便与于佳佳一起离开了设计工作室。

  而于佳佳直到现在才明白,靳凡在进他们办公室前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合作多年,他当然比自己更了解这些设计师的强硬与傲慢,也能预测到谈判的结果。

  “靳总,对不起。”于佳佳愧疚的说道。

  “为什么对不起?你刚才的解说很精彩,既然全世界都是这种趋势,她们为什么不能调整?”靳凡轻挑眉梢,认真说道:“从业务的发展来说,这是必须要改了,你有这个提议,我也有这个决心。”

  “从谈判的角度来说,我们不强硬,他们会更嚣张。取消合作,我们损失的是熟悉合作伙伴、他们损失的是利润,两相比较,他们应该比我们更紧张才是。”靳凡笃定的说道。

  “可我看Anna并不在意的样子?”于佳佳小声说道。

  “因为以她认为我们在本地找不到风格类似的设计师工作室,继续完成我们在法国的单。”靳凡淡淡说道。

  “而她认为的,好象是事实呢……”于佳佳的声音不禁更小了,完全没有刚才面对对方时的犀利与利落。

  “当然找得到,不过要多花些时间罢了。但也不能让他们夺了谈判的气势去。今天晚上约他们吃饭,也是一个缓和的机会,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换合作设计师;他们也同样不会因为义气之争,而丢了我们这个稳定的客户。所以还有谈判的余地。”靳凡笑笑说道:“别担心了,你只管技术和要求,其它的交给我。”

  “哦,好。”于佳佳心虚的点了点头。

  “先回酒店休息吧,准备一下晚上和他们见面的材料。”靳凡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大步往前走去。

  刚才,是不是应该先和他们谈,需要做出调整的事项、以及这些事项的操作方案呢?在知道并非关键性改动,只是习惯性改变的时候,他们会不会没有这么大的抵触?

  一上来就拿出国际大牌的数据,显得过于强势了,会让对方因强势而生反弹情绪吧?

  于佳佳站在原地想了好一会儿,觉得自己只考虑了数据和现状,便认为他们没有不改的理由,所以态度下意识的便强势了起来;而没有考虑到情的因素,而让谈判陷入僵局。

  唉,还是自己经验不足,很多事情并不是有理有据就行了的。若对方僵持着不肯让步,该怎么办呢?第一次出来谈事就,就搞砸了,还是一个稳定的合作商,不知道靳总会不会生气。

  “于佳佳?”靳凡见于佳佳没有跟上,便又回头喊她。

  “来了。”于佳佳快步跟上去,对靳凡说道:“靳总,这边设计师工作室您熟吗?”

  “不算太熟,但找起来应该也不会太困难。怎么,你怕谈崩了?”靳凡笑着问道。

  “是啊,毕竟对她们不了解,我以为有数据和事实支持就可以了,其实不是这样的……”于佳佳叹息着说道。

  “别给自己太大压力,走,我带你出去转转,省得你想来想去的。”靳凡笑着说道。

  “不用了不用了,我下午回酒店给一个朋友打个电话,看能不能要点儿这边设计师工作室的资料。”于佳佳忙摇了摇手。

  “也好,你在这里留过学、又是学的服装设计,应该有些资源。”靳凡点了点头,便由着她去了。

  第三节:求助夏晚

  于佳佳从星吧克带了两杯咖啡回酒店,边喝边给老同学打电话,几小时下来,倒也记了一大堆的设计工作室的电话。

  一个一个的打过去问了后,又在网上查了资料,最后风格近似的设计师工作室,倒也让她找到三家。

  “唉呀,真是累死了。”于佳佳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之后,起身在房间里走了几圈。

  想了想,又觉得这几家公司的接单实力、口碑、互联网作业能力不知道如何,想起夏晚说他这边有朋友,不知道有没有成衣设计方面的。

  于佳佳想了想,有些犹豫,必竟对于与这样的大人物打交道,心里自发的就有一股怯意。

  只是犹豫了又犹豫之后,狠狠的拧了自己一下,告诉自己:为了目标,必须克服这样的心理障碍。

  “夏行长,我是于佳佳。”

  “我们过来找成衣设计工作室,想请问您有没有熟悉的朋友,对这方面熟悉的,我手上有三家,想了解一下是否适合。”

  “真的?太好了,谢谢夏行长,回去我请你喝咖啡。”

  “那不行,两码事儿。”

  “我欠你的人情可不能用小稀的消息来换,你不帮拉倒。”

  “那谢谢夏行长了。”

  挂了夏晚的电话,于佳佳深深吸了口气——其实相处起来,他也没有想象中的让人害怕。所以,一切的恐惧都是自己想象的。

  于佳佳做了个WIN的手势,抱着电话坐在书桌旁,等着夏晚的朋友联络她。

  夏晚果然是个高效的人,挂掉电话15分钟,于佳佳的电话便响了起来——

  “您好,我是于佳佳。”于佳佳立即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边接电话边拿起了笔,准备记下对方所说的资料。

  “佳佳,我是安言。”电话那边,安言温润柔软的声音,让于佳佳吓了一跳——怎么会是她?

  “夏晚说,你在这边找成衣设计工作室是吗?你手上的三家公司名称说给我听听?”安言似乎感觉到她的紧张与意外,也不多问,直接向她要了设计工作室的资料。

  “安姐,没想到是你。”于佳佳小声说道。

  “恩,我在这边大学做客座教授,对于设计的各个领域的资料都熟悉一些。”安言温润的说道。

  “谢谢安姐。”于佳佳忙将手头的三家资料告诉了安言,并将自己公司的设计风格、目前遇到的问题一并告诉了她:“安姐,这家设计公司挺强势,我担心老板无法说服他们改变,到时候公司的业务就接不上了。”

  “恩,这三家工作室,SL这家和你的需求更接近,但他们的价格在业内是偏高的,如果换这家,你们的设计成本会增加,你的老板不知道会不会有想法。”安言想了想说道:“你们晚上约在哪里见面?”

  “晚上7点,在工作室旁边的一个法餐厅。”于佳佳不禁皱起了眉头——如果一定要换,那也是因为自己谈判不利,给公司增加成本了。

  “好,我知道了,你提前十五分钟过去,在大厅显眼的地方定个位置,我过来找你。”安言的语调没有什么变化。

  “这个……要不我改天过来看你吧。”于佳佳忙说道。

  “改天的事改天再说,晚上我先去找你,记得时间和定位。你不要太担心,你们老板与他们合作这么多年,对这次的谈判至少有6成把握。”安言淡然的语气,却有种让人信服的力量。

  “好,我记下了。”于佳佳忙点头应下。

  挂了电话后,于佳佳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然后用手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心脏,自语着说道:“看吧,怕也没用,一件事麻烦了夏行长、又麻烦了安言。”

  “不过,和他们说话其实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麻,是自己太紧张了吗?”

  “好象……离他们的圈子越来越近了。”

  于佳佳起身走到洗手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眸子里隐隐有着连自己也不明白的激动与喜悦——曾经与他们是两个世界的自己,终于也有了与他们对话的机会、有了与他们沟通的能力与胆量。”

  于佳佳为了让自己晚上的状态更好,便回到床上睡了两小时,起来后,又挑了半天的衣服——既要适合晚上与合作公司谈判、又要适合去与安言见面。挑来挑去挑了一套半职业、半休闲的西服配长纱裙。

  在餐厅见客户不能太正式,否则会显得刻板;也不能太休闲,会让人觉得不够重视;去见安言,又不能太随意太低端,否则差别太大,会让人连说话的勇气也没有。

  化完妆后,于佳佳对着自己笑了笑:“可以了,很漂亮了,你见慕青也没这么打扮过呢。”

  说完不禁又愣了愣——是啊,她见慕青从来没有刻意打扮过,不知道是因为太熟悉了、还是因为不在乎他的目光呢?

  现在却为了见客户、见另一个出色的女子,而展现出自己最美好的一面。

  “真是人长大了,变得这么复杂。十八岁那会儿,见安言、见安齐、见夏晚,从来都是仔裤衬衫,从不觉得不妥。岁月不仅让人失去纯真、也让人失去了勇气,需要这些身外之物,裹住自己一颗胆怯的心。”于佳佳用手指蘸了一下唇上的颜色,在玻璃镜上写下模糊的‘十八’二字。

  第四节:安言相助

  于佳佳订的是近门临窗的坐位,外面的人一进来就能看到她,却又有一排繁花相隔,并不显吵闹。

  所以安言一走进门,她便看见了——低挽的长发,额前还零散的散着几缕,让她原本就立体的五官,看起来越发有种线条分明的明朗美感;一件军绿色的针织衫,腰间束一条米色丝带,下面是一条米白色及踝长纱裙,脚下是一双军绿色软皮平低鞋。

  整个人看起来极为优雅恬适,有股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灵动柔软气息。

  这让她想起慕稀,原本她是用恬适这个词给夏晚形容婚后的慕稀的,在看见安言后,才发现这个词只能用在她的身上。

  慕稀身上的恬适与她比起来,多了份沉重与沉闷;而安言的这种恬适,让人觉得她身边的阳光都是快乐的,而她在这样的快乐里安静着。

  原来还是夏晚更了解慕稀,他说的是对的——现在的慕稀并不快乐,她用沉默与安静,给人以恬适的错觉。

  想到错觉两个字,于佳佳不禁又觉得心酸。

  “嗨,佳佳,越来越漂亮了。”安言看见于佳佳后,便快步走了过来,一点也没有故作优雅的矜持。

  “安姐,喝点儿什么?”于佳佳站起来,帮她将椅子拖开后,笑着问道——看着她肩上民自己同样的超大帆布包,只觉得与她的距离一下子就拉近了:她们同是做设计的人,都习惯将所有的工具和文件,不加分类的全扔进这样一个大布袋里。

  “卡布奇诺。我推荐你也喝。这家的味道很特别。”安言放下大包,拎了拎裙子后,在放着软垫的木椅上坐了下来。

  “好啊。”于佳佳伸手招来服务员,点了单后,边坐下来边对安言问道:“两个小宝宝这个时间应该放学了吧?”

  “放了,慕城带他们去游泳了。”安言点头说道:“这三家公司的资料我给你带过来了,你看一下。”安言低头从包里拿出一沓资料递给她:“你们合作的这家公司,确实有些问题。”

  “哦?”于佳佳边接过资料边看着安言,只觉得目光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你提到要求他们以亚洲人的体型为参考标准,提供设计的技术参数,他们以专攻设计、保持设计的原汁原味为借口来拒绝是吧?”安言问道。

  “是的。”于佳佳点头。

  “他们们的设计版师今年走了三个,现在他们确实没有这个实力改。但也正因为如此,他们应该不会想要丢掉你们这个客户,所以继续合作的可能性比较大,但给出的技术参数有多精准,倒不好说。我建议你们让一步,自己安排两个驻地设计版师。由这边出设计出稿,你们的版师出技术参数。至于驻外费用,由他们公司出好了。”安言看着于佳佳说道。

  “好的,我先记下,一会儿找机会和老板商量一下。”于佳佳拿出笔,在随身笔记本上,快速的记录着。

  “我知道的就这么多,其它的就帮不上忙了。”安言看着她写完,笑着说道。

  “已经很好了,谢谢安姐。”于佳佳忙说道。

  “不用谢,我们算是一家人吧?”安言看着她笑着说道。

  “这个……”于佳佳的脸微微一红,并不接话。

  安言也就不再提这个,拉着她聊了聊这家店的历史,咖啡的特别之处什么的,总之是闲闲的与工作无关。

  “好了,时间也快到了,一会儿我和他们打个呼就走了。”安言抬腕看了看时间,对于佳佳说道。

  “你有事就先走吧,不好再耽误你了。”于佳佳忙说道。

  “见见面,他们就会知道你一会儿聊的事情属实了。”安言笑着说道:“夏晚交待我办的差事,我总得给他办好才行。”

  “夏行长……”于佳佳看着安言。

  “他说他有事托你在办,让我务必帮你把事情办妥了。”安言若有所指的看着她,温温润润的样子,让人毫无压力,却又无法拒绝。

  “我知道。”于佳佳点了点头。

  “哈哈,和你开玩笑的,别被我吓到了。不过慕稀的事情你能帮就帮一下吧。”安言笑着说道。

  “夏行长和我说的话,我都仔细考虑过了,小稀现在的情况,基本如他判断。所以我能做什么,我会尽力去做的。”于佳佳点头说道。

  “你喊他夏行长?”安言有些惊讶的看着她:“他和慕稀是比朋友还好的朋友、更是我的发小,你又是慕青的老婆,别把自己弄得像个外人似的。他们兄弟以前不和,现在也都在为同一个目标合作,你也是一家人喽。”

  “哦,我知道了。”于佳佳轻轻低下头,暗自吸了口气——一家人?她只觉得自己与慕青的距离本来就远,与他们的距离就更远了。

  “他们来了,一起过去打声招呼吧。”安言侧眸看见外面走进来的三个人,便微笑着站了起来。

  “?”走进大门的设计师们,看见安言都不禁愣了一下。

  “嗨,这么巧?我约闺蜜过来喝咖啡,你们呢?”安言优雅的走了出来,纤纤素手就这么温润而不容置疑的伸在他们面前。

  “原来于小姐是的闺蜜,真巧,我们约了于小姐谈一个合作。”工作室的主设计师的眼珠子转了转,忙伸手与安言轻轻握了握——在法国,他们其实习惯施以拥抱礼,但安言与于佳佳都是中国人,在安言主动的情况下,她也不得不迁就。

  “哦,佳佳说约了合作伙伴谈事情,原来就是你们,真是巧。”安言作势抬腕看了看时间,笑着说道:“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希望你们合作愉快。”

  “佳佳,合作谈成了请我吃饭哦,别忘了我刚才托你办的事。”安言侧身给了于佳佳一个法式的拥抱告别礼后,转身施施然往外走去。

  “于小姐……”主设计师有些疑惑的看向于佳佳,似乎想知道她和安言实际的关系——其实也不用打探,安言已经表示与相当的亲密,甚至还有事情托她去办,可想两人之间的关系了。

  “她有些事找我,时间上有些紧,所以就约了这里,原来你们认识吗?”于佳佳不惯说慌,也没那脸皮承认自己是安言的闺蜜,便耍了个巧,只承认了安言一半的话。

  “原来是这样,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进去聊吧。”主设计师做了个请的手势,便与于佳佳一起往定好的包间走去。

  因为安言是巴黎最著名设计学院的客座讲师,所以对各个流派的设计以及本地各设计工作室都有接触,加上教授的特别推崇,所以与慕城一起,在业内的名气非常大。

  加之前两个月,他们的自创品牌C&A在本地全面上市,一下子便带动了巴黎的东方时尚风,品牌一经推出便与国际大牌比肩而立,这是设计界前所未有的事情。也让他们夫妻一时间名声大燥。

  所以说在巴黎服装设计界,还少有不认识安言和慕城的,比当时他们在国内的名气还要大。

  而于佳佳有了这么个有名气有实力有背景的闺蜜,他们的合作当真只能退一步接受了。

  *

  果然,在靳凡来后,于佳佳找机会与他单沟通了一下设计工作室的情况,靳凡以生意人的敏感,便一下子抓住了事情的核心。

  进去之后便调整了谈判的方向与思路,一直不提重启合作的事情,而于佳佳又在从包里拿纸巾的时候,将安言推荐的那家设计工作室的资料掉了出来,当然,更恰好的让主设计师看到了。

  最后的结果,自然是由他们重提合作的话题,靳凡以他们的设计版师力量不足为由表示不合适,最的谈到由中方派驻三个设计版师过来协助工作,但一应费用,均由对方设计工作室来支出。

  显然这是最好的结果,所以双方没有在细节条件上过多的纠缠。设计工作室对设计版师的要求和工作职责做了要求;于佳佳对之后合作的出稿、出版、出技术参数的详细要求做了陈述;在双方达成共识后,便都放下心来,安心的享用这里特别有味道的咖啡和红酒窝牛餐。

  *

  “佳佳,没想到你有这么广的人脉。”靳凡看着于佳佳惊喜的说道。

  “不是我的,是慕青的。”于佳佳笑着摇了摇头。

  “你们是夫妻,他的也就是你的。别的不说,至少别人肯为你跑这一趟,给你布下这个局,这就是给你面子了。”靳凡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

  “当然,还好这次的事情没搞砸,否则真没办法向您交待呢。”于佳佳吐了口气,笑着说道。

  “你有这么些资源,办起事来事半功倍。再说,你提的要求原本就合理,就算他们强势着继续摆谱,我也是要支持你的。”靳凡认真的说道。

  “谢谢靳总。”于佳佳微微笑了笑。

  “好了,今天辛苦了,明天还要重新过去签合同,早点休息吧。”靳凡满意的看着她,微笑着说道。

  在刚要转身时,似又想起什么:“我想请你朋友吃个饭,感谢她帮这个忙,你看约个时间吧。”

  “不用不用,她是帮我私人的忙,正好她了有事托我办,和公司没关系,您别放在心上。”于佳佳忙摇头。

  “恩,这样也行。”靳凡点了点头:“你自己看着办,不管她是帮你私人还是怎么着,最后受益的总还是公司,你要觉得我不方便出面,你帮我好好招待,费用找我报销。”

  “好,这个最实惠。”于佳佳用力的点了点头,看着靳凡睁大眼睛看着她,不禁笑了起来。

  “调皮。”靳凡笑着摇了摇头,转身往酒店走去。

  于佳佳挑了挑眉头,背着大包在大街上慢慢的走着。

  *

  巴黎街头的夜景,有种古典与现代融合的绚烂的美,让人看了有种喧嚣热烈的感觉。

  “喂,我是于佳佳。”电话突然想起,于佳佳看了也没看便接了起来。

  “在法国?”电话是慕青打过来的。

  “是啊,今天早上到的。”于佳佳只觉得喉咙有些微微的发涩——三个月没有见面了,隔着这样遥远的距离,心里突然间生出想念的感觉。

  “以后出远门和我说一声,我不放心。”慕青没有如以往一样,吼着她说她乱跑,轻轻的声音里,只有淡淡的担心;而这样的温柔,并没让于佳佳感觉到温暖,反而感觉到心酸——慕青那样一个暴躁的人啊,怎么能这样小心冀冀呢。

  她真的不习惯。

  “好。”于佳佳轻轻点了点头。

  电话那边的慕青也沉默了下来——在失去以往的相处习惯后,他们都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对方。

  “今天我看到安言了,她帮了我一个忙。”最后还是于佳佳打破了沉默。

  “恩,她在那边服装界挺有名气的,有事儿只管找她。不过那是你的事,和我无关。”慕青冷然说道。

  “我知道。”于佳佳小声说道。

  “你知道什么?”慕青的语气又有些不耐起来。

  “知道你和他们不和、知道你不愿意欠他们的人情。”于佳佳轻声说道。

  “看来是变聪明了呢。”电话那边的慕青轻轻的笑了。

  “慕青,我还要两天回来,手头的事情还要再忙一个月左右。”于佳佳低声说道。

  “好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回来给我发信息。”慕青的声音一下子冷了下来——她的意思他当然明白:至少还要一个月,才会给他答复。

  “那我先挂了,你也早些睡,晚安。”于佳佳低低的吸了口气,小声说道。她的话音刚落,电话那边的慕青已经掐断了电话。

  “呵,还是这样呢。谁说他变了。”于佳佳看着被掐断的电话,低头笑了——真的,她还是习惯这样的慕青:粗暴、无礼。

  “慕青,再给我一个月时间,让我完成那个心愿好吗!我从来不敢在他的面前有什么表示,但我还是想在决定和你在一起之前,再见见他。”于佳佳仰头看向天空,暗夜里的星星,早被繁华的霓虹灯给照得黯淡不已,远远看去一片漆黑……

  ------题外话------

  我是有多拼啊,虽然发得晚了些,居然写了一万字。还写了2000字的公众号文章!

  大家记得去加公众号,搜索——公众号——袁雨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46 求助夏晚》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