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47 巧合的事情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于佳佳的两难选择

  第二天的合约签得非常顺利,也就改了几处文字描述的方式,双方便将补充合作条款确认了下来。

  “靳先生有于小姐这样的员工,可以省不少心了。”主设计师Anna与靳凡热情的拥抱之后,将他们送到了门口。

  “我也这么认为。”靳凡笑着点头说道。

  *

  “佳佳,你说我是给你发奖金呢?还是给你升职呢?”离开工作室后,靳凡看着于佳佳笑着说道。

  “谢谢靳总。”于佳佳开心的看着靳凡,眼珠快速的转了两下,小心的问道:“不过,是不是真的!”

  “你这是在质疑老板的诚意吗?”靳凡作势瞪眼。

  “当然不是,是幸福来得太突然,所以不敢相信。”于佳佳笑得眉眼弯弯,看起来有些期待、有些喜悦、有些调皮。

  “如果你再不选的话,可能真的要过期作废喽。”靳凡见她可爱的样子,只觉得好玩儿。

  “那……我可不可以明天再回答?”于佳佳皱了皱鼻子,讨价还价的问道。

  “真有这么难决定?”靳凡奇怪的看着她:“升职自然会加薪,长期累积起来,比一次性奖励可实惠得多。”

  “我……”于佳佳低下头,仔细想了想才回答道:“我有些别的原因。”

  “因为慕青?”靳凡敏锐的说道。

  “他特别忙,希望我可以稍稍的不那么忙。”于佳佳轻轻的点了点头,眸光有些闪烁的转到了一边——她在公司努力把自己打造成一个专业的职业人模样,在面对现实的时候,却仍逃不开小女人思维。

  下意识的便去考虑慕青的要求、慕青的意见、慕青会不会不开心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无药可救,一边挣扎着想要在职业上继续往前走、一边又在意着他的意见和对待。

  “于佳佳,两条路你最终只能选一条:要么安心做一个豪门阔太,你的主要工作就是照顾好你的丈夫,业余生活就是喝茶聊天买衣服,或者画画不能转化成商品的图。这样的结果是失去自我,但也不一定能得到圆满的婚姻和完整的丈夫——当你老了,换一个年轻的女人做老婆,可以做得比你更好,还有新鲜感。而你,除了老去的容颜和一笔赡养费,你剩不下什么。”

  “另一条路,就是选择一直向上的职业生涯,让你的才华与光彩,能与你的丈夫并肩;家庭生活由你和丈夫共同经营,你的业余生活可以和你的先生去旅游、去学习,或做一切你们可以去做的事。这样的结果,有可能失去你丈夫,因为他可能不喜欢一个比他还忙的太太。但最终你得到一个有价值的自己。就算离开你先生,依然有自己的价值、依然有人会欣赏你、喜爱你。”

  靳凡看着这个年轻得光彩照人的女孩子,语重心长的说道:“于佳佳,做为工作上的上级,我说这些话,倒显得有私心,希望你不为生活影响工作。”

  “但看到你这么努力,我确实不忍心你放弃。每种生活都会有得有失,你得弄清楚自己想得到什么、可以失去什么——千万不要为了一时的得到、失去最宝贵的东西。”

  于佳佳对着夜空深深的吸了口气,沉静而轻缓的说道:“靳总,谢谢你告诉我这么透彻的道理,其实让我为难的不是豪门生活与职业发展的选择,我在意的是那个人的态度——不能改变、不能说服、不想妥协、不想放弃,这么多的矛盾该怎么办?”

  “靳总,我明天再答复你,行吗?”于佳佳看着靳凡轻声说道:“如果只是豪门,我会毫不犹豫的放弃。可是,是那个人,我要考虑的因素很多。”

  “回国再告诉我。”靳凡点了点头。

  “谢谢靳总。”于佳佳用力的笑着,刻意忽略了靳凡眼底的期待与心疼,慢慢的往前走去。

  *

  为什么不能两全呢?那么多人都两全了啊!

  安言、慕稀都是如此,为什么自己不可以?

  只是因为,自己与他遇见的时候不够优秀,便失去了优秀的机会?还是说,自己没有运气遇到与慕城、顾止安、夏晚这样既优秀又懂得尊重女人的男子?

  又或是,自己的起点太低,在他眼里也只能如此了,不值得尊重——床伴的开始、出国被骗的经历、联合对手将他送进监狱……

  一桩桩、一件件,让于佳佳的眼圈红了又红。

  以为与他们的圈子越走越近,却发现自己再努力也不可能成为他们那样的人。

  于佳佳拿起电话,一个号码一个号码的录入慕青的电话,却怎么也按不下去拨通键……

  *

  回国当天的航班上,于佳佳告诉了靳凡自己选择升职——她不知道这件事有没有两全的方法,但她想给自己一个破茧的机会。

  若慕青也愿意给自己这个机会,她会很开心很开心;若慕青不愿意,那她也只能忍痛放手。

  第二节:夏晚的消息,慕稀不舒服了

  “今天这顿是不是该你请呢?听说升职了呢?”慕稀看着于佳佳,笑着说道。

  “老板问我,是要升职还是要奖励,我犹豫了许久。”于佳佳看着慕稀,轻声说道。

  “因为慕青?”慕稀了然的答道。

  “你真是聪明剔透。”于佳佳笑着摇了摇头,对她们慕家人如此的聪明,有些无奈的感慨。

  “每种生活都值得努力。”慕稀微微笑了笑,看着于佳佳说道:“生活有时候是有捷径的,如果捷径就在眼前,不要轻易放弃。”

  “是吗?我倒觉得,所有的捷径最终都是要付出代价的,而这代价有人付得起、有人付不起。”于佳佳低头搅着杯中的咖啡,轻声说道:“比如说我,若我放弃自己的职业,有一天慕青放弃我,我便一无所有,所以我不敢。”

  “比如说你,你放弃了爱情得到了婚姻,即便这段婚姻最后失败了,你还有事业、有慕氏的股份,还是设计T台上那个耀眼的慕家四小姐;这样的慕稀,没有了顾止安,张止安、李止安,都排着队等着你呢。”

  “佳佳,你这是什么比喻。”慕稀不禁失笑。

  “是真的,你自身拥有的资源越多,你的选择也就越多。”于佳佳抬头看着慕稀:“如果我是你,我在做选择的时候根本不用犹豫。”

  “哪儿有这么现实,是你想多了。”慕稀摇头不信:“听说你去法国遇到安言了,我看你是被她打击的没自信了吧?”

  “差不多。”于佳佳笑了笑:“能活到她那境界,做为女人,真是值了。”

  “都是从苦处修炼而来,她幸运的是,身边一直有大哥守护着。”慕稀笑笑说道,眸子里一闪而过的黯淡,连她自己也没有察觉,转而看着于佳佳问道:“你是怎么遇到她的?”

  “我工作上遇到点事情,给夏晚打了个电话,夏晚就请她过来帮我处理一下。”于佳佳看着她说道:“夏晚与她可没什么避忌,很坦然。”

  “他们之间……”慕稀的眸光微转,思索着用什么词会比较合适。

  “他们之间早已不是当初了。”于佳佳替她说出了事实的真像。

  “佳佳?”慕稀有些诧异的看着她——她与他们?

  “其实,我在去法国的机场碰到了夏行长。”于佳佳看着慕稀点了点头。

  “你们……”慕稀低下头,轻轻搅动着杯中的咖啡,声音有些犹疑——确实,她做不到安言对夏晚那样,坦然率性;也做不到夏晚对安言那样,无欲无求。

  在心里虽已将他放下、也习惯了没有他的消息,但每每提起,心依然还会悸动。

  “他看起来工作机器的样子,走路和跑步似的、边走边打电话,语速也是极快,即便我被顾先生训练了一段时间,听着他讲话依然觉得紧张,只觉得自己还没听清他说什么,他便转了思路。”于佳佳叹息着摇了摇头:“我真是佩服他的下属,是怎能在他的手下生存的。”

  “哪儿有你说的这么恐怖。”慕稀失笑着说道。

  “平时不这样吗?不仅快,脾气还不好。反正,我现在是挺你和顾先生啦,他那么暴躁,一点儿也不好。”于佳佳的眸光微微闪烁了一下,淡淡的说道。

  “可能……是遇到什么事儿了吧。工作上他大多数时候是冷静的。”慕稀的手无意识的搅动着杯中的咖啡,眼睛里漫上一层担心的颜色。

  “可能。”于佳佳点了点头:“反正电完电话就是抽烟,以前没觉着他烟瘾大,现在看起来……真的不好。我看顾先生就不抽烟。”

  “是吧……”慕稀的眸色更深了,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小。

  “虽然平时打交道不多,但怎么也算认识,所以我和老板一起过去打了个招呼。整个人身上都是很重的烟味儿,就和……。就和慕青刚回来那阵一样;那时候,我是劝也不敢劝、躲也不敢躲。这个夏行长,我看是没人劝。”于佳佳摇了摇头,端起咖啡轻啜了一口,看着慕稀笑着说道:“所以说啊,安言和你都有眼光,身边的那个男人没出现前啊,就是没挑他。”

  “佳……”

  “哎呀,我该走了,刚刚升职,手下要管人呢,不光是做设计那么简单了,我订了一些网上课程,要回去听课了。”于佳佳招手喊来服务员,边买单边说道:“我这人吧,最大的优点是努力。”

  “慕青那边你怎么考虑?”慕稀问道。

  “他不问我,我也先不说,一个月时间也足够我适应新的职位了,或许他会同意呢?也或许我能做到两全呢?”于佳佳眸色微微黯淡了下来,接过服务员的找零后,低下头来,慢慢的放进钱夹里——动作慢得和慢动作似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你放心工作吧,小哥这边你放心,现在忙得打仗似的,没功夫搞七搞八的。”慕稀笑笑,拿起包后起身与她一起往外走去:“而且,我觉得他自去那地方呆过后,人好象转性了,现在就是一个标准的工作狂,比顾止安还狠。”

  “因为顾先生身边有你。”于佳佳无意的说道,说完后,才发觉自己说了什么,当即停下脚步看着慕稀:“他现在就和夏晚一样,也只有工作可以寄托了。”

  “所以,我希望你别让他等得太久。”慕稀的眸色微转,柔声说道:“佳佳,上次的事情他真的很后悔,所以他想你的时候,跟本不敢给你打电话。”

  “你也知道,以前的慕青有多嚣张,对女人都是挥之即来、呼之即去的。我不敢说他对你有多大的不同,你是当事人,比我更能体会。但他真的变了——变得不自信了。他只是用这样的强势、还有事业里的争夺,找回自己被压制了6年的自信和勇气。”

  “他需要一些事情来告诉自己——慕青,回来了!”说到这里,慕稀的眼神变得特别的柔和,让一向任性而孩子气的她,居然多了份母性的感觉。

  “我知道了,我会认真考虑这些问题的。”于佳佳点了点头。

  两人默默的往停车场走去,直到走到停车场中间,各自转身去取自己的车时,于佳佳才又回头对慕稀说道:“小稀,如果你对现在的生活满意,就不要再给夏晚希望。让他身边也有个人可以让他温暖吧——看着那个高高在上的夏晚,变成一个颓废的烟鬼,我这个旁人,都觉得不忍。”

  “我知道了。”慕稀的嘴角勉强挤出一个算不上是笑容的笑容后,转身往自己车边走去。

  *

  自以为可以平静的面对他所有的消息,却发现还是不行。

  夏晚,不是说好了的吗?接受我的现在,让我有事还可以去找你,干麻要这么自苦?

  夏晚,你不是最理智、最冷静的男人吗!我都可以做到不见你、不听你、不想你,平静生活了,你怎么可以连我都不如?

  因为我有顾止安,而你只有自己吗?

  那么,温茹安、伊念,你喜欢谁都行,我不管了、我不介意了,只要她们……能陪着你,温柔你以后的岁月。

  慕稀坐在车里良久,直到阳光沉暗下去,空气里袭来丝丝凉意,她才察觉到,在思绪的挣扎与纷乱中,她在车里竟坐了有2个小时。

  “或者,不管就是最好的放手、不问就是最好的对待。时光是最好的治疗师,我知道你会好起来的。你这么骄傲的一个男人,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女人而一直颓废下去?”

  “你那么智慧的一个男人,将这股力量用在了事业上,就这么两个月的事情,便取得如此的突破,荣誉与实惠加身的你,早晚有更好的女子走进你的生命;我这个过去式,当真不该再操心了。”

  慕稀催眠似的,反复说着与自己无关的话,发动车子慢慢往回开去。

  第三节:顾止念再次入住

  “四小姐,顾先生回来一会儿时间了,他那个姐姐也来了,还拎着行李。”慕稀刚把车停好,秦婶儿便从花园跑出来,拉着她悄声说道。

  “哦?知道什么事吗?”慕稀停下脚步,看着秦婶儿问道。

  “不知道,两个人脸色都很难看。”秦婶儿看了一眼别墅里面,摇了摇头。

  “恩,我知道了,我去看看。”慕稀点了点头。

  “小稀,这是你的家,你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你没必要受别人的气,知道吗!”秦婶儿郑重的说道:“你能处理我就不管,你要是处理不了,你三个哥哥那里,我可是不会替你瞒着的。”

  “知道了,秦姨,我这人,什么时候让自己吃过亏了。你放心吧。”慕稀伸手搂了搂秦婶儿,娇嗔着说道。

  “恩,知道就好。礼貌要讲、长姐也要尊重,可有些人就拿自己当圣母,那也没道理,你说是不。”秦婶儿愤愤的说道。

  “是,我先进去了。”慕稀知道无法改变秦婶儿护短的个性,哄了她两句便进去了。

  *

  “大姐,你来了。”慕稀进门,顾止念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这当然很少见,因为她平时不是看专业书籍、就是看案例,从不看这些所谓的没营养的电视。

  “你回来了,止安在书房。”顾止念淡淡点了点头,表情虽然阴冷,在语言上却并没有为难她。

  “哦,那我去看看他。”慕稀顺着她的话说道。

  顾止念仍然面无表情的盯着电视屏幕,慕稀看了她一眼,想了想后,放下手中的包,去厨房煮了壶咖啡,给顾止念倒了一杯后,也给顾止安送去一杯。

  顾止念的表情,这时候才有些微的缓和。

  慕稀在心里暗自叹了口气,端着咖啡往楼上走去——这世道,女人总是为难女人,但凡年纪大了些的女子,无论在事业上有多独立、多成功,还是会把女人放在从属的地位。

  在顾止念的眼里,怕是她将顾止安当太上皇伺候着,她才会满意。

  “顾止安,咖啡。”慕稀将冒着热气的咖啡放在顾止安的手边。

  “今天挺早。”顾止安从电脑里抬起头来,用手揉了揉脖子后,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恩,不错,比我办公室的咖啡好喝。”

  “你办公室是速溶的,还加了奶精,咖啡原本的香气被压住不少。”慕稀笑着说道。

  “这是你刚才现煮的?”顾止安再喝了一口才问她。

  “恩。”慕稀点了点头。

  “今天怎么这么有……看到止念了?”顾止安立即想到了原因。

  “止念怎么啦?脸色看起来很不好呢?”慕稀伸手拉过椅子坐了下来,随手拿了本书随意的翻动着。

  “她前夫。”顾止安简洁的说道:“将旧房子还给医院,自己买了新房子,以为他不容易找到,谁知道这才两个月不到的时间,就又闹上门去了。”

  “到底什么事?要这样躲着。实在不行就法律途径,哪有正当途径解决不了的问题呢!”慕稀将书放在脸盖上,皱眉看着顾止安。

  “他想复婚。”顾止安伸手按着太阳穴,头痛的说道:“所以总去骚扰止念,但又没什么过份的举止。所以既不能报警、又不能武力,让人相当的无奈。”

  “呃……那就无视他好了。”慕稀顿了一下说道。

  “这个……总之是有些问题。”顾止安也没说细节,只是也显得烦燥:“止念还要在这边住一阵子,等事情解决了再搬回去。”

  “准备怎么解决?”慕稀问他。

  “钱。”顾止安淡淡说道。

  “既然钱能解决,干麻拖到现在呀!”慕稀不解的看着他。

  “不是小数目,止念一直不愿意向我开口。”顾止安看了慕稀一眼,认真的问道:“你的意见呢?”

  “自尊没有现实重要。”慕稀摇头说道。

  “我是问你,我给钱止念,你有没有意见。”顾止安伸手揉了揉额头,低下头轻轻的笑了。

  “没意见,我为什么要有意见?”慕稀奇怪的看着他。

  “止念让我和你商量一下,我也觉得应该。毕竟结婚了,我们的资产应该属共同财产了。”顾止安微笑着看着她。

  “那你每个月是不是要做资产负债表给我?”慕稀笑着说道。

  “好主意,那就这个月开始吧。”顾止安点了点头,打开手机备忘录记下了这件事。

  慕稀看他认真的样子,不禁失笑:“顾止安,我开玩笑的。”

  “我觉得这个主意挺好,你做设计的,对数字不敏感,但大体上心里还是要有数才好。”顾止安认真的说道:“至于你的资产情况就不用告诉我了,我知道你也不会做资产负债表。”

  “随便你。”慕稀知道他刻板起来,旁人也没办法说得通,便也不再理会这件事。

  “止念的事情大约还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这段时间……”顾止安看着她,脸上有些为难的样子。

  “这段时间我尽量早些回家、然后……尽量闲妻良母一些,如何?”慕稀知道他的意思,轻轻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

  “不好意思,让你受委屈了。”顾止安走到她身边,伸手将她拥进怀里。

  “也没有,我的哥哥们还为难你呢,咱们相互忍一忍吧。”慕稀微微的笑着说道:“不过,真的不能太久啊,我这人脾气其实不太好,憋久了的话,我怕我会对她不礼貌。”

  “好。”顾止安低声应着,低下头着怀里慕稀的头顶,表情不禁有些复杂,但最终仍是什么话也没说。

  *

  【第二天早上】

  因为今天有个早会,所以慕稀醒得早。

  “不用起这么早,只要不是我做早点,她都不会有意见。”顾止安拍了拍她的背,轻声说道。

  “我今天有早会,要早些去公司。”慕稀抓着被子坐了起来,被对着顾止安披上了睡袍后,才扯开被子下床:“时间还早,你多睡会儿。”

  说完便拉开柜子,拿了今天要穿的衣服往洗手间走去。

  原本并没有完全清醒的顾止安,在慕稀起床离开后,也慢慢坐了起来,看着身边另一床卷着的被子,眸色变得深沉一片。

  他不知道有哪对夫妻,结婚三四个月,仍然分开睡的——他知道慕稀的心理有障碍,但平时的拥抱接吻已经不再抵触了,即便不能到最后一步,同被而眠,自不是问题。

  可是她……

  她到底是因为夏晚、还是因为心理障碍?

  想到这里,顾止安的只觉得情绪一片烦燥——在结婚前,他是真的以为,自己对那方面是没有需求的、对于她的情况她完全可以接受。

  但当对一个人生出爱情来之后,那种从身到心都想占有的欲望便开始冒出来了——她其实不知道,每次与她在家里拥抱接吻,他得需要多强大的克制能力,才能不让自己有进一步的动作;

  她当然更不知道,在这同床分被的这段时间里,他又有几次半夜起来去冲澡的——他确实没有这方面的经历,但他是个成熟的男人,看着爱人就在身旁触手可及、呼吸可闻,他有多难受,只有他自己知道。

  看看被子里又一次湿掉的床单,他有种难以言喻的痛苦。

  第四节:顾止安不安于现状

  “止安,今天不用去公司吗?”顾止念在看到慕稀走后,见顾止安还没起床,便上来看他——却在推开门后,脸色变得很难看:床上明显分开的两床被子、还有顾止安有些尴尬的神情,都让她有种不好的感觉。

  “那你再睡会儿吧,我先去医院了。”顾止念帮他拉上门后,转身离开。

  房间里的顾止安面无表情的起床,拿了衣服去洗手间里冲澡,再回到房间,将床单和换下的内裤全卷了起来,一起扔进在了卫生间的大垃圾篓里。

  反正这里的阿姨知道他的习惯,扔在那里的衣服物品,都是必须扔掉不可以再用的。

  *

  “不是说去医院吗?怎么还没走?”顾止安下楼后,看见顾止念正在厨房里倒腾着什么。

  “秦婶儿做的早点不是你惯吃的,我重新帮你做了一份。”顾止念将早点端到桌上后,又戴上手套,将厨房的卫生做了一下。

  姐弟俩儿一个做着卫生、一个吃着早点,没有如往日般的交流——他们之间的某些心事与尴尬,都不容对方知晓。

  “止念……”

  “小安……”

  顾止念转身、顾止安抬头,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口。

  “你先说吧。”顾止念脱下手套和围裙,走到餐桌边坐了下来。

  “秦婶儿对慕稀的感情,就像妈妈似的,是看着她长大的。”顾止安想了想说道:“秦婶儿做的餐点,其实我也已经吃习惯了,很精致也很营养。”

  “恩,我明白了。”顾止念很聪明,一听就知道,顾止安担心不知道秦婶儿留的早点会让秦婶儿难过,然后惹得慕稀不舒服。

  “止念,结婚是两个不同生活习惯、不同成长背景人的磨合,要相互适应,不可能以一个人为主。我和慕稀,正在努力。所以她有些什么你看不惯的习惯,你就多包容一些,你们的相处毕竟是短暂的。”顾止安放下筷子看着顾止念,声音轻轻的,似是怕这样的话,伤了这个唯一亲人的心。

  “我明白,既然你觉得没问题,那我自然也就没问题了。”顾止念的脸色当即冷了下来,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谢谢大姐。”顾止安微微的笑了:“你刚才要说什么?”

  “你替我出钱的事,慕稀怎么说?”顾止念敛下眸子问道。

  “她对钱没概念,只希望尽快帮你解决问题。”说到这事儿,顾止安不禁笑了。

  “你告诉她需要多少钱没有?”顾止念依然不放心——四五十万,不是个小数目,放到一般人家里,那还不吵翻了天。

  “不用告诉,我了解她。你就别为这事操心了。”顾止安伸手拍了拍顾止念放在餐桌上的手背,安慰着说道:“我这两天就约他去谈,争取迅速解决。”

  “恩。”顾止念闭了闭眼睛,只觉得一阵疲倦。

  “但这次他若再反悔,我们只有走法律途径,不能再姑息了。”顾止安的声音一下了冷了下来,眸色凛冽的说道。

  “既然让你插了手,就按你的方法去办。”顾止念低声说道。

  “好,你也不用担心了。”顾止安抽了纸巾擦过嘴后,边起身边说道。

  “小安,医院最近有个家属免费体检的活动,你和慕稀说一下,让她在这周安排时间过去检查一下。现在的空气又不好、食品也不安全,还是要每年体检才放心。”顾止念突然说道。

  “好,我给她打电话。”顾止安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餐厅,拿了公文包和钥匙后就离开了。

  顾止念走到大厅与花园相连的大门处,看着顾止安开着车离开后,拿起电话打给了医院妇科主任:“汪主任,我是顾止念。”

  “麻烦帮我安排一个女性全面体检,内脏妇科都要、癌症筛查也要。体检人名字叫慕稀,手续我一会儿到医院来办。”

  “是我弟媳妇儿,工作强度特别大,加班熬夜是常有的事,我弟弟担心她的身体。”

  “恩,好,麻烦了。”

  顾止念挂了电话,下意识的抬头看向三楼卧室的方向,只觉得心塞得历害。

  第五节:慕稀劝说慕青

  【慕氏,慕青办公室】

  “我昨天和佳佳见面了。”慕稀半趴在慕青的办公桌上,若有所思的看着他。

  “有话就说,没话走人。”慕青瞪了她一眼,低头继续看自己的文件。

  “当然有话啦,否则我留在这儿看你的白眼啊!”慕稀将趴在桌上的身体往前蹭了蹭,看着慕青说道:“佳佳现在面临为难的事,她和我诉了诉苦。不过我知道她的意思,其实就是想让我传话给你。”

  “什么事你不能帮她解决?非得和我说?”慕青仍然没有抬头,手中写字的笔却停了下来。

  “她这次去法国,事情办得相当漂亮,所以她的老板要给奖奖励。这个奖励呢,就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升职、一个是一次性奖金,佳佳她……”

  “你没说她没脑子吗?这还用选,当然选升……”没等慕稀把话说完,便不耐的说道——只是话说到一半,便明白了慕稀和他说的目的,当下眸光微微转动了一下,沉声问道:“她的意思呢?”

  “她问你的意思。”慕稀沉眸看着他,认真的说道。

  慕青放下手中的笔,敛着眸子沉默许久,然后淡淡的说道:“随她去吧,我没有意见。”

  “她说,以前你们相处,你从来不管她,她总是天南地北的跑着,你们有时候一两个月见一次面,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很疯狂、两人分开的时候也很自在。”

  “现在你们相处,你总是处处管着她,她知道你是在乎她,可她真的很不习惯。”慕稀起身拉了椅子在慕青的身边,看着他认真又小心的说道:“小哥,你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的。”

  “你还在里面的时候,将所有的钱都交给她管,你怎么不怕她拿着钱就跑了?”

  “她不会!”慕青断然说道。

  “既然信任她,何不继续信任?”慕稀看着他柔声说道:“小哥,她长大了,视野也开阔了,她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知道别的女人都在怎么生活、她有自己的想法和选择了——一个自信的男人,该让他的女人越发耀眼,而不是捆在身边。”

  慕青猛然抬头看向慕稀。

  “小哥,你没有以前自信,你在怕,怕佳佳会越来越优秀、会离开你。”慕稀沉沉吸了口气,缓慢的说道。

  “胡说八道!”慕青霍的站起来,将手中的笔用力的扔了出去。

  “这些话,除了我就没人敢和你说了,佳佳现在对你,就像老鼠见猫的。”慕稀仰头看他,眸色一片明亮:“一个不被丈夫温柔对待的女人,走出去走没自信。”

  “难道你希望,你的老婆走出去,比起安言、比起我、比起其它什么女人,永远拿不上台面的小家子气模样?”

  慕稀看着他黑得能滴出默的脸色,轻俏的笑着说道:“如果你愿意,那你就依然故我吧。”

  慕稀说完后,拉了椅子站起来,弯腰拾起他扔在地上的笔,从容的帮他放回到桌面上:“小哥,若是这样的结果,我也会笑你——六年前你输给了大哥,现在你的老婆也输给了安言,你还有什么机会可以赢了大哥?”

  慕稀说完后,转身快步往外走去——她这个小哥就是个霸王,从来不按牌理出牌。她这番挑衅,可拿不准他是否会对她动粗。

  所以,还是先走为妙。

  *

  “臭丫头!教训起我来了。”慕青抓起被慕稀放在桌面的钢笔,作势就朝慕稀离开的背影扔去,只是手举到一半,自己却笑了起来——

  这个成天跟在慕城的屁股后面打转、被妈妈骂了又来找自己哭的小丫头,是真的长大了。

  慕青放下手中的笔,拿起电话给于佳佳打了过去:“在干什么?”

  “画图。”

  “不是升职了吗?还要亲自画图?”

  “我……”

  “晚上过来,我请吃饭,我老婆这么能干,我们得庆祝一下不是?”

  “青……”

  “地点我让慕稀定,下班我去接你。”

  “……好。”

  放下电话后,慕青嘴角不自觉的弯起一弧温柔的笑意——其实,不对她发火,也挺好。

  “慕总,股市有些异常。”慕青刚放下电话,证券部的部长便急急的推门进来。

  “哦?”慕青神色一紧。

  “今年新增的几个小额帐户,有大额资金存入,目前还没有下单,应该是在做准备了。”证券部长快速说道。

  “我去看看。”慕青沉声应着,与证券部长快速往证券部走去。

  *

  慕稀回到办公室后,便接到了顾止安的电话,说是顾止念那边有家庭免费体检的活动,让她安排时间过去。

  “我今年3月才做了全面体检的呢?”慕稀边打铺开手边的图纸边说道。

  “她住在这里,总觉得过意不去,医院又有这个活动,你就勉强配合一下吧。”电话那边,顾止安柔声说道。

  “好,那就明天吧,了她一桩心事。”慕稀不觉有异,爽快的应了下来。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47 巧合的事情》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