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48 情不自禁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的异动

  【慕氏证券办公室】

  “慕总,你看,这几个帐户突然多出几十万的资金。”证券部长将屏幕里的信息拉下来后,用手指着交易帐户的内容说道。

  “加起来连1个亿都不到,会是什么意思?”慕青在脑袋里迅速算了一下总数,却想不透对方的用意。

  “投石问路?”证券部长盯着帐户的交易情况,思索着说道。

  “或许是打前站的资金,先拿这几千万买一些在手里,有节奏的进出以控制股价。我们手上并没有流通股,我们能控制的方式是新闻、注资、或抽取资金,在我们不要以资本动摇市场的情况下,我们可操作的余地不大。”

  “如果他们有小额资金介入,通过买卖来动摇股价,再乘机动作,就掌握了收购的主动权。”慕青很快就想明白了顾止安的这番动作的目的。

  看来,经典的推出,让慕氏的声誉和业绩都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同时用情怀和怀旧,成功的拉回了曾失去的老客户,这让对于将来用对赌协义的赢面来收购慕氏失去把握,所以提前走了介入股市这条路。

  “我们现在该怎么做?”证券部长将目光从电脑屏幕上调回来。

  “稳定股价,无法用资金搅动市场;若有大额资金不计成本的介入,我们就开始回购;你现在安排所有资金准备待用。”慕青沉声说道。

  “好的,一小时后我会将资金报表呈给您和财务部。”证券部长点头说道。

  “让人盯着盘面,不放过任何一个微小的变化。”慕青看了一眼盘面的,眸色一片沉暗的离开了证券部办公室。

  *

  “喻助理,我是慕青,第二笔资金到位时间提前,一周内需要。”慕青回到办公室后,便给喻敏打去了电话。

  “这个你放心,你们的投资款会放在市场与渠道的扩张上面;股市对抗的是第一笔资金。财报一清二楚。”

  “好,我等你的消息。”

  慕青挂了电话,转身回到办公桌前坐了下来,打开电脑仔细看着资金流转情况——的资金是不能动的、自己卖股份的钱,现在全投到了店铺扩张和推广投放上,还有设计部新开发的线上试衣与定制设计系统,也在持续花钱。

  TMD,钱真是太好花了。

  慕青伸手揉了揉额头,想了想,又给慕稀拨过去电话:“小稀,线上试衣与定制设计系统的开发,合同能不能暂时中止?”

  “什么问题?”慕稀的声音有些小小的惊讶,因为合同一共四期,现在已经做到了三期,也就是进入了系统内测阶段。

  这时候停的话,重新启动的时候,需要做数据初始化,无论从时间还是从资金上都是浪费。

  “我们可能没有多余的钱支付四期合同款。”慕青沉声说道。

  “如果暂停的话,延长对方的工期费用,也是不低的,整体成本是升高了。”慕稀沉吟了一下说道:“要不我先用我私人的钱支付着?”

  想了想又说道:“我到你办公室来。”说着便挂了电话。

  当慕稀抱着文件夹匆匆过来时,慕青将一份财务报表推到她面前:“已经有少量资金介入股市,若能成功拉动股价,他们便会趁机吞噬我们在市场上的流通股。”

  “所以我向亚安申请了第二批合作资金的提前到位,但若对方猛然全面启动收购,我们的资金显然还是不足——若是在与亚安合作初期,任他们如何动作都无妨;偏他们又拖了这许久,这批资金我们放在市场上的也都是长线业务,所以……”慕青的脸色一片沉重。

  “所以他们的时机选得不错,既不在我们刚拿到钱的时候、也不在我们市场收益的时候。”慕稀点了点头,脸色也有些难看。

  “没错,当初引进亚安的资金是为了对抗收购。突然宣布暂时放弃收购计划,让虽然给了我们一个喘息的机会,但我们的对抗也越来越被动:既不能中止与亚安的合作、更不敢中止与亚安的合作;而拿到资金后,我们更不可能把钱放在帐上不动,等着他们来收购。”

  “所以这个时间他们是真的找得很准。”慕青冷然说道:“但时机虽好,收购慕氏也不是他们想象的那么容易。”

  “二期资金提前到位、暂停部分可以中止的项目、将所有资金全力放在收购对抗上吗?”慕稀看着慕青问道。

  “对。”慕青点头。

  “如果只是试探,那我们拿回亚安的第二批资金,却无处可用的话,放在帐上就是纯亏了。”慕稀担心的说道。

  “主动出击!”慕青冷冷说道。

  “好,在线定制的项目暂停,我的钱也准备好放到股市。销售部是不是要通知他们压一下回款?”慕稀问道。

  “我去和销售的说,这事儿得不动声色的进行。”慕青点了点头。

  “好,那我先去准备了。”慕稀起身快步往外走去。

  第二节:佳佳回头

  兄妹俩儿一头扎进了工作中,动手清理手边所有正在进行的合同,但凡还有款项未付的,宁愿付些违约金、或增加项目成本,也决定全部暂停。

  除此之外,慕稀坐在电脑前,将自己帐上所有的钱全部集中了起来,然后委托自己的理财经理,将自己存在银行的首饰金条之类的资产也尽快处理掉。

  高度紧绷的神经,让她早忘了对顾止安说过的:在顾止念住在家里这几天,会尽量的早回家。

  而慕青除了归集自己的私人帐务、通知慕允准备资金外,与销售部一起分析了所有客户的资产与销售情况,最后确定下来一批还可以压货的客户,单独制定了提前打款定货的奖励政策,算算还可以从客户手上拿几个亿回来。

  “慕总,这是我们刚才商定的计划,您签个字就行了。我的销售经理已经在给客户打电话。”销售总监将文件递给慕青。

  “好,注意要隐蔽,不要显得我们缺钱的样子。”慕青拿起笔边签名边说道:“就是说C&A回来,我们需要有些行动,具体怎么说,你看着办。”

  “好的,我明白。”销售经理拿着慕青签好的文件匆匆离去。

  而慕青自然也忘了,要去接于佳佳吃饭庆贺的事情。

  *

  整个公司,只有于佳佳的办公室亮着灯,她合上电脑站起来,慢慢走到窗边——窗外明亮的灯光,早已将夜色点亮。

  12点了,他没来,也没有电话。

  她知道他很忙,慕氏现在也处于特别紧张的时候,所以她以为自己可以理解他的失约,可她心里还是难过了。

  虽然她知道,每个人的爱情都不同,但还是希望自己的爱情,也能和大多数人一样——无论那个人有多忙,仍能记得与你的约定、至少打个电话来抱怨一下这该死的时间,也比这样被人无视、遗忘的好。

  于佳佳在窗边站了好一会儿,才慢慢转身回到办公桌前,收拾了资料后,关掉办公室的灯——当整栋大楼都归于黑暗后,她的心一点一点的沉了下去,几乎再无波澜。

  *

  “都安排好了吗?”慕稀处理完手上的事情,去到慕青的办公室。

  “恩,走吧。”慕青点了点头。

  兄妹俩儿离开办公室的时候,销售部的同事还在加班,而早已下班的财务部,这会儿又重新潜回办公室,开始帐上资金,并调整亚安的投资记录。

  “自家公司,倒像做贼似的。”慕稀轻轻叹了口气。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拿了人家的钱,就要受人家管。”慕青淡淡说道。

  “也是。”慕稀点了点头:“你给佳佳打过电话没有?她说明天就要答复老板了。”

  “佳……”慕青这时候才想起来——他还欠了于佳佳一个约会。

  “哎,佳佳?”慕稀只觉眼前一亮——那个提着一盒外卖的女孩,不是于佳佳又是谁呢!

  “原本有事找你,结果打你电话你没接,打家里的坐机是顾先生的姐姐接的,说你还没回家,我估计你就在加班了。”于佳佳慢慢走过来,将手里的食盒递给慕稀。

  “只有一份啊?”慕稀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慕青。

  “我是来见你的啊。”于佳佳扭过头不看慕稀。

  “下午临时出了点事,我们两个都还没吃晚饭,一起找个地方吃吧。”慕青伸手将她扯到边,低声说道。

  “我家大姑子在家里,还得在我家住一两个月,我这样彻夜不归的,她很有意见。”慕稀叹了口气,将手里的食盒提到慕青面前晃了晃,无奈的说道:“我在路上吃就好,你们好好过过二人世界吧。”

  “慕稀,你比顾先生还忙,他的家人肯定会不高兴的,要是她说你你就忍一下,别和她吵。”于佳佳提醒说道。

  “知道了,向你学习,做个乖女孩。”慕稀笑笑,拎着食盒快步往停车场跑去。

  *

  “她家里……”的着她们的对话,慕青不禁皱起了眉头。

  “上次住院的时候听秦姨说过一些事情,不过顾先生的姐姐是医生,挺有修养的,也不至于为难小稀。”于佳佳简单说了一下。

  “没听她提起过,明天倒要问问她,难不成嫁过去,还要受他家人的气。”慕青沉着脸说道。

  “他们有他们磨合的方式,也不是每件事都要争个你赢我输的,她不说,你就不要介入吧。”于佳佳摇了摇头,不赞同他的做法。

  “再说吧。我没去接你,怎么也不给我打电话?”慕青皱眉看着她。

  “知道你忙,怕打扰你了。”于佳佳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轻声说道。

  “和我较着劲儿吧?”慕青才懒得听她的敷衍的话,直接说道:“股市上有些问题,一下午我和小稀都在凑钱,没敢打岔。”

  “是顾先生出手了吗?”于佳佳不由得一惊——那慕稀怎么办?

  “对。而且还是很巧妙的出手。”慕青冷哼一声说道。

  “那……慕稀怎么样?会不会很难过?她和顾先生……”于佳佳担心的问道。

  慕青诧异的看了她一眼,理所当然的答道:“慕稀为什么难过?这事又不是今天才发生的?不过是顾止安整个局里的一环,安静了一阵,又找到一个好的节点启动而已。慕稀早就做好了准备,整个下午都在公司安排项目和应对的事情。”

  “哦。”于佳佳有些尴尬的转过头去——自己和他们真的是不同的。遇到这种事情,他们的第一反应是想对策;而自己想到的却是会不会在感情上被伤害。

  有些格局、有些眼界,无论自己在职业上多努力,都是追不上他们的呵。

  “饿死了,找个地方先吃东西吧。就坐你的车,我恐怕不能开车了。”慕青拉着于佳佳往她停车的地方走去。

  *

  慕青也没问于佳佳吃了没有,直接点了两人的份量。

  “我吃过了。”于佳佳皱了皱眉头。

  “这么晚还找慕稀谈事情,看来情绪不怎么好。情绪不好,吃得下吗?”慕青斜眼看着她,一副懒得理你的样子。

  “喂,就是吃不下怎么啦,不许说!”于佳佳恼怒的踢了他一脚。

  “就这德性,一会儿多吃点儿,都多久没见面了呢。”慕青邪邪的说道。

  “我没准备和你和好呢!”于佳佳恼声说道:“我今天来找慕稀,就是告诉她,我要和你分手,让她别再劝我了。”

  “结果也没谈成,那就别谈了。”慕稀伸手将她的头按到自己的怀里,用力的揉了揉她的头发,叹了口气说道:“佳佳,我承认我的脾气太暴躁、我太不顾念你的情绪和想法,这些都是我不好。”

  “以后你有想法可以和我商量,我尽量客观的给你建议,而不帮你做决定;你希望过什么样的生活,你告诉我,我努力的为你实现,可好?”

  窝在慕青宽厚的怀里,独自挣扎了几个月的于佳佳,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无论有多少想法,在他这样温柔的拥抱里,她却又溃不成军。

  “佳佳,我们分开六年,我们都不再是当年的自己,我们都需要重新来认识彼此、来了解彼此。”慕青声音低低的说道:“就当给我们自己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我们都用现在的样子。最后若你仍然选择离开,我不留你。”

  “我没有求女人回头的先例,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行不行?”慕青低头看她。

  于佳佳深深吸了口气,慢慢将头从他胸前移开,坐直身体后,看着慕青认真的说道:“慕青,我觉得我可能就远也走不进你的世界。”

  “恩?”慕青有些烦燥的看着她。

  “不管我怎么努力,我的眼界、我的能力,都达不到你们这个程度。”于佳佳低下头,难过的说道。

  “我是找老婆、又不是找员工,你说的这些有什么重要的?”慕青不能理解的看着她。

  “你真是不懂,我压力很大。”于佳佳也不禁烦燥起来。

  “你知道安言以前是干什么的?”慕青突然问道。

  “什么?”于佳佳抬眼看着他。

  “边吃边聊吧。”慕青见菜已上齐,端起碗边吃边说道:“她以前只是一个设计师,后来被上司非礼,然后将上司的事情弄得全城皆知,然后在业内名声也不好了,一时间连新工作都很难找到。”

  “后来机缘巧合认识慕城,然后到慕氏工作,最后和慕城一起创办了C&A。她在设计方面虽然有才华,但也还比不上慕城。”

  “在商业上更不用说,她的脾气又臭又硬,与客户打交道完全不行。”

  “在经营上,她又是个数盲,基本记不住数字。”

  “你说说看,结婚前的安言,哪点儿比你强了?”慕青淡然的看着她。

  “你说的这个安言,和我认识的这个安言,根本就不是一个人。”于佳佳轻哼一声,不搭理他。

  “她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是因为身边有个什么都比她强的慕城。原本就聪明,有这么个高手在边上听着、看着、学着、宠着,距离也就越来越近了。”慕青笑笑说道:

  “成绯你算熟的吧?你该知道她以前也不过是个4S店的培训师,还离过婚吧?现在呢,也成了你羡慕的对像了?”慕青看着她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因为成绯身边有个安齐,所以把她调教得不错。”

  “可你既不是慕城、也不是安齐(安言的哥哥)。”于佳佳的眸光微微闪了一下,下意识的低下头去,让慕青看不到自己的眼睛。

  “我也不屑做他们。”慕青的脸色一沉,淡淡说道:“我就是告诉你,你若想变得更好,就要和更好的人在一起。”

  “你可以找个和你没有距离的人结婚、然后不用自卑、不用有压力,然后你一辈子也就不可能进步了。”慕青淡淡说道:“那你和安言、成绯别说比较,连想你都不敢想了。”

  “我……”于佳佳不禁语结。

  “女人最聪明的做法,是找个能让自己增值的男人,而不让自己贬值的男人。”慕青看着她说道:“若既有感情、又能让自己增值,那你承受点儿压力又如何?没有压力能进步吗?”

  “若慕氏没有压力,我也不可能提前出来。所以压力是好事还是坏事,看你怎么面对它。我认识的于佳佳,不是这么没用的吧?光看着就怕了?不敢争取了?还不打就认输?”

  “谁说的!”于佳佳睁大眼睛瞪了他一眼。

  “原本不想和你说这些,搞得我像个老师一样,你听着越发有压力了。就是看你这笨样子,不点不透。”慕青看着她摇了摇头,低头快速将碗里的饭吃完后,便放下了碗筷。

  “我也吃好了。”于佳佳便也放下了碗筷。

  “吃了几口呢?和我说话连吃饭的情绪都没了?”慕青不禁瞪了她一眼,见她乖乖的重新拿起碗筷,才收回可怕的眼神,拿出电脑边开机边说道:“我是我们家最小的,你看我现在的样子,比慕城还老。”

  “我没有压力吗?”慕青沉声说道:“慕城说是不管公司,一直在暗地里遥控着公司,我和慕允做得好就好,做得不好他随时有办法收回去。”

  “我不怕他收回去,我只是不想认输——慕氏现在掌控在我手里,凭什么要被他控制?”

  “你知道慕允拼着被吃掉也要踩死C&A吗?我们几兄弟从小到大都在争,谁也不会对谁心甘情愿认输的。”

  “但不管怎么争,也得要是为了公司的发展好,这一点上我支持慕城,不支持慕允。”于佳佳正色说道。

  “对,所以我能和慕城合作,也是基于这个底限。”慕青点了点头:“但从另一方面来说,我们兄弟若是相亲相爱长到大,按我老爸的方式培养成一个互补的铁三角的话,慕氏不一定有今天——因为我们的能力不可能被激发到极至。”

  “好勇斗狠,说得这么好听。”于佳佳轻哼了一声。

  “好勇斗狠也好、男儿天生不服输的个性也好,总之是因为压力和仇恨,才有了今天的慕城和我、才有了今天的慕氏。”慕青轻扯了下嘴角,看着电脑里已经有销售部传过来的数据,便不再说话。

  于佳佳见他这个时间还在处理工作,便也不再打扰他,只是细细的相着他说的每一句话。

  慕稀劝她的话,她自己在犹豫矛盾中也想了很多,却是自己说服不了自己去走那个需要付出惨痛代价的捷径;而慕青的话,似乎在她的眼前打开了一扇前所未有的窗,让她看到的不再只是压力、自卑、挣扎,而是那扇窗后的成长资源。

  也让看到了更深的恐惧——如果真的自卑而放弃慕青,以后再遇见怕是连对话的能力也没有了;若是真的因为与他这个圈子的差距离而不敢走近,最后哪怕在事业上有所成就,也不过是小富即安的小农意识而已。

  这么努力的走到今天,是为了最后的放弃吗?

  于佳佳慢慢的咀嚼着口中的食物,抬眼看着低头忙碌工作的慕青——刚过三十便有一半的白发、线条分明的侧脸上,眼角的细纹也越来越明显。

  面对这样一个在压力下拼尽全力的男人,她怎么还能要求他还有温柔……

  “吃完了吗?吃完了就回家吧。”慕青处理完数据后,合上电脑,边抬头边说道。当他看见于佳佳眼睛里闪烁的泪光时,不由得愣了愣,忙问道:“怎么啦?我刚才哪句话说重了?”

  “不是。”于佳佳吸了吸鼻子,轻轻摇了摇头。

  “或者不想回家?那你先送我回去。”慕青的眸色微暗,却也并不怪她——或者也没有力气怪她了。

  “我吃好了,我送你吧。”于佳佳放下碗筷,低头拿纸巾擦嘴,快速的将眼泪擦了一下。

  “好。”慕青沉应一声,招来服务员买了单后,拎起公文包与于佳佳一起往外走去。

  一路上,两个人也都没有说话。

  于佳佳几乎要想通了,在她与慕青的巨大差距里,压力与机会对等的未来;只是心里放着的一个模糊的人影,却不能就此放下。

  看着这样的慕青她确实又心疼了,她也习惯了慕青的霸道和暴躁,可她却又那么贪恋另一个人不是爱情的、却那样温润柔软的对待。

  她知道那真的只是一场梦、一场不切实际的梦,可在心底却总有一股隐隐的念想。

  “佳佳,把我放在那边,你自己开车回去吧。”一直沉默的慕青突然说道。

  “恩?干麻?”于佳佳忙放慢车速,扭头看着他问道。

  “你返回来的时候不太安全,到这里走大路,15分钟就到你那边了。”慕青收起一直看着的手机,指了指前面过来的一辆出租说道。

  “我……”于佳佳只觉得喉头一阵发紧。

  “一会儿开慢点儿,我先走了。”慕青按下车窗,朝着开近的出租车挥了挥手后,对于佳佳说道:“停稳,我下车了。”

  “我又没说我不回家。”于佳佳哑声说着,一脚油门将车子飙了出去,伸手按下玻璃窗的中控锁,将玻璃升了上来,若不是慕青的手收回得快,便要被夹着了。

  “疯女人。”慕青不禁无奈的摇了摇头,嘴角却轻扯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都是被你逼的。”于佳佳恨声说道,沙哑的声音里,有种放弃的失落,还有终于决定的轻松。

  “已经不是十八岁了,既然知道是梦,就该早些醒来。”

  “碰到慕青这样的男子,是缘、也是劫,既然用六年赌来一段婚姻,那就再用六年去赌一段未来吧。”

  “慕青,六年时间,我们之间的爱情已经模糊,我却再无法将自己的情绪与你分开,既然这样,那我们就绑在一起吧。”

  *

  “我先去洗澡。”于佳佳放下车钥匙后,直接往里走去。

  “等你洗完过来,我都要睡着了。”慕青一把拉住她,边脱鞋边吻住了她……

  “那你先去洗?”于佳佳伸手扶住他的背,小声说道。

  “一起吧。”慕青声音嘶哑的说道:“女人,你有多久没回来了……”

  两人一路吻着走到了浴室,一路激烈着从浴室到梳璃台、再到床上……

  好象回到了十八岁那年,每次见面都是从这件事开始,每次也都是不知疲倦的相互索取着,直到精疲力竭的睡去,再醒来时,也必然要再疯狂一番,才能好好儿的说话。

  那时候……

  那时候也是并不多半个月、一个月见一次面吧。

  这次分开了差不多有三个月,他都疲惫成这样,却依然疯狂……

  于佳佳低低的叹了口气,抱得他更紧了——慕青,给我些信心吧,就算要成长,也别让我太难过……

  第三节:顾止安的情不自禁

  【第二天早】

  慕稀昨天晚上12点多才到家,回家时顾止安还没有回来,而顾止念又已经睡下,所以她松了口气似的,快步回到房间,拿了衣服洗了澡后便回房间睡下了。

  她不知道顾止安是几点回来的,只记得朦胧中有人喊了她两声,她挣扎着应了两声又重新着了。只是早上起床时,看见顾止安已经坐在床上看报纸。

  “哎?你今天不去公司?”慕稀揉了揉眼睛,扯着被子边坐起来边问道。

  “陪你去体检。”顾止安笑笑说道:“昨天回来晚了,就是把今天的事情挪过去了。听止念说,体检的项目挺全面的,要半天还不止呢。”

  “唉呀,我一忙就忘了这事儿了。”慕稀这才想起来,停下揉眼睛的手看着顾止安,担心的说道:“我昨天也回来得晚,休息不好会不会影响检查指标?”

  “那和这些方面有关的指标我们就忽略掉。”顾止安认真的说道。

  “顾止安,你这人……”慕稀不禁失笑:“检查身体就是要看有没有毛病的麻,你这样一说,坏的都忽略掉,好的就认可,那就不用检查了。”

  “我觉得你挺健康。”顾止安伸手拉下她放在眼睛上的手,看着她笑着说道。

  “止念是不是……”慕稀似是若有所悟,眼珠子不禁晃动了一下。

  “不是自己做生意的人,但凡单位有什么福利,都是非享受不可的,这也是人爱占便宜的劣根性。”顾止安伸手拍了拍她的脸,笑笑说道。

  “你这人说话真难听,白送的谁不要啊,一次全面体检大几千块呢。”慕稀不禁瞪了他一眼:“起床吧,止念应该已经起来了。”

  “她已经去医院了,今天是早班。”顾止安抚在她脸上的手,慢慢移到她的耳后,声音变得低沉而轻缓。

  “那……我们也快些……”感觉到他慢慢压近的气息,慕稀的心不禁微微的发慌。

  “慕稀,有些想你了……”顾止安低声说着,唇在她的唇角轻轻的磨蹭着。

  “那个、顾……”

  “想吻你。”顾止安的大手轻托起她的头,唇不再犹豫的重重的覆了上去,而她清晨初起的唇,又是别样的温润柔软,让他一吻再吻,不觉间将柔舌深深的探了进去,带着狂野的搅动着独属于她的甜蜜……

  抵不住他突如其来的力度,原本坐起的慕稀,又被他压着躺了下去,双手轻握着他的肩膀,不知道是要借力还是要推开,却是无法挣扎的,由着他将这个吻一再的加深、再加深……

  “慕稀,我想要……”顾止安大口的喘着粗气,唇由她的唇间移到了下巴、脖子、琐骨间,大手自然的抚上她的空荡……

  “顾止安!”慕稀尖叫起来。

  “慕稀,我们试一试、只试一下,好不好?”顾止安低低的吟语着,声音里带着不容拒绝的强势,大手从未触过的感觉,让他越发的难以克制……

  “啊——不要!”慕稀用力的推开他,自己也从床上跌到了地上,披头散发的看着他,满脸的惊恐模样,紧抓在胸口衣襟上的双手,微微的颤抖着。

  “慕稀……”顾止安不禁吓了一跳,一身的Q欲和热度,一下子全清醒了——只知道她有病,却从没见她发作过。

  原来,原来她真的这么严重,自己真是太混蛋了。

  顾止安扯好凌乱的衣服,走到她身边蹲了下来,看着她轻声说道:“慕稀,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有些情不自禁。”

  “你、你先出去,让我静一静……”慕稀颤抖着说道。

  “好、好,我就在门口,你有什么事就喊我。”顾止安不敢多呆,忙起身离开。

  *

  在听到门被‘啪’的一声关上后,慕稀伸手扯了床上的被子将自己整个人都裹了进去,在感觉到被子的温暖后,整个人才慢慢的平复了下来。

  紧紧的闭上眼睛,轻轻的吐了一口气后,慢慢做起慢吸吸的吐呐动作,直到人完全恢复。

  “慕稀,有没有事?”门外,顾止安担心的问道。

  “没……”慕稀张了张嘴巴,声音却咽了下去——迟早都会有这么一天吧,三个月,他还能在自己不对劲的时候控制住;三年呢?五年呢?十年呢?

  慕稀,别再逃避了,与他的亲密是你必须面对的——你必须努力治好你的病:从身体、到心理。

  而其实呢,不得不说温茹安是个非常出色的心理医生,那么那么的讨厌她,她依然找到合适的途径,让她的治疗更进了一步——催眠还原的场景,她居然推开了门,只是下意识的告诉自己,第一眼看到的是躺在床上的爹地和给爹地打针的小然哥哥。

  然后……

  然后她的记忆拒绝再往前走。

  但这个进步是巨大的——巨大到顾止安的手能贴着肌肤碰触到她的身体,而她成然在恐惧之后,自己便调整了过来。

  上一次……

  上一次,夏晚还给温茹安打了电话。

  “慕稀,时间在往前走,你也必须往前走。要对得起你嫁的这个人,不要给自己、不要给夏晚胡思乱想的机会。”

  慕稀慢慢的从地上站起来,从容的将床被整理好、从容的从柜子里拿了衣服换好后,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散乱的头发,这才慢慢的走出去。

  *

  “慕稀……”顾止安看见慕稀神色镇定的从房间里走出来,一直提着的心才慢慢放了下去。

  “顾止安,对不起,我……”慕稀想起他刚才满头大汗、难以抑制的样子,依然有些恐惧、有些难受、也有些愧疚。

  “是我不好,明知道你还没恢复,却没能控制好自己。”顾止安伸手想去拉她的手,伸到一半却又犹豫着不敢向前。

  “去医院吧,身体方面也检查一下。”慕稀低头看着伸在半空的手,相伸手安慰,但一想起他刚才的神情,便又缩了回去:“我先去洗漱一下,你先吃早点。我要体检,我就不吃了。”

  “好。”顾止安看着她伸出又缩回去的手,眸子里闪过一缕心疼,看着她低低的叹了口气后,转身往楼下走去——她怕他,他看出来了。

  从抗拒到抵触、从抵触到接受、从接受到习惯,他们之间走了半年的时间,而这半年的成果,被他这一时的失控,又打回了原形。

  打回原形且不说,却让他看到她最无助、最恐惧、最柔弱的样子,让他因她而柔软的心,第一次有了心疼的感觉。

  *

  “好了,可以走了。”慕稀洗漱好下来时,还画了点淡妆,将刚才因恐惧而变得苍白的脸给掩了起来。

  “好。”顾止安其实也没吃什么,见她下来,便站了起来。

  两人一路上有意识的保持着距离,上车时,慕稀站在副驾驶门口犹豫了一会儿,才拉开门坐进去——她知道自己心里的抗拒,但她还是想为这段关系做更多的努力。

  与顾止安一样,她不想因为他一次理所当然的失控,便让两人的关系又回以最初的原点。

  “坐好了,我发动了。”顾止安看了她一眼,嘶哑着声音说道。

  “顾止安,我自己能调节,你不用这样小心冀冀的。”慕稀主动将手放在他的大手里。

  顾止安低头看着她放在自己手心的手,慢慢的收拢手指、紧紧的握了起来,将她的冰凉慢慢捂热:“慕稀,我很心疼。”

  “没事,温茹安说,这也是治疗的一个环节,治疗的时候,你不要心疼我。”慕稀低低的说道。

  “心疼也是不能控制的。如果太痛苦,你的治疗慢慢的来,不要急。”顾止安低低叹了口气,直到顾止念打电话来催他们,他才松开慕稀的手,发动车子往医院开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48 情不自禁》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