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49 攻略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慕稀发怒

  “我和体检科主任约的是9点。”到顾止念办公室后,顾止念第一件事就是抬腕看时间。

  “昨天加班晚了,早上多睡了会儿。”顾止安淡淡说道。

  “与期这样,不如早睡早起,工作效率还高,人也精神,看看你们两个的样子,人跨了事业成功有什么用。”顾止念不耐的说道,拿了体检手册递给慕稀:“在我这里把基础信息填一下,一会儿我带你去体检科。”

  “谢谢大姐。”慕稀接过体检手册,坐到她办公桌对面填写基础信息。

  顾止念拿着另一张体检基础情况表问道:“吃早餐了吗?”

  “没有。”

  “喝过水吗?”

  “没有。”

  “排尿呢?”

  “这个……”

  “有。”

  慕稀抬头有些尴尬的看着顾止念——这种问题当着男人的面问,很尴尬的好吗!

  “三个月都过新婚期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顾止念的眸光不禁微闪,本想开个玩笑,但看着他们两人都是一脸尴尬的样子,却怎么也笑不起来。

  “好了,还挺有常识的,一会儿抽完血、做完妇科B超后,可以先去餐厅吃早餐,再做接下来的检查。”顾止念在体检基础情况表上签字后递给慕稀:“都是熟医生,有什么特殊要求只管说,不用不好意思。”

  “知道了,谢谢大姐。”慕稀放下笔,拿了表格站起来。

  “小安在这里等会儿,我送小稀过去,大约三四个小时。”顾止念说着,便陪着慕稀往体检科走去。

  *

  十分钟后,顾止念回到办公室,看着正坐在她的办公桌上办公的顾止安,心里不禁有些恼火:“小安,你的生活里除了工作还有什么!”

  “止念,你今天情绪不太好?”顾止安仍然从容的录完最后一个数据,才抬起头来看顾止念:“你的事情我已经安排了,你别着急。”

  “我急你的事。”顾止念坦诚的说道。

  “我?”顾止安不禁诧异,看着顾止念问道:“我的什么事?”

  顾止念在他对面坐下,看着他半晌,想了想才说道:“你和慕稀的婚姻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想问的是?”顾止安伸手合上电脑,眸色清润的看着顾止念问道。

  “你们……”顾止念只说了两个字,便又停下来,想了想才又继续说道:“算了,等她体检完再说吧。”

  顾止安的脸色不由得微微一变:“什么意思?我们的婚姻和她的体检有什么关系?”

  “你们没有夫妻生活是不是?”顾止念沉声说道。

  “是。”顾止安点头:“慕稀曾经受过创伤,现在在做心理治疗。”

  “是心理原因?”顾止念求证的看着他。

  “恩。”顾止安点头,看着顾止念说道:“体检是怎么回事?”

  顾止念的心里微微一慌,慢慢说道:“常规体检,但是有些妇科项目不适合没有过性和活的女性做。”

  “你故意的?”顾止安霍的一下站了起来。

  “我没想到她是心理问题,以为会有其它毛病。”顾止念也站了起来:“不过,也不一定她在你之前,就没有过性生活,你说呢?”

  顾止安的脸色一片可怕的铁青色,看着顾止念沉声说道:“你现在通知体检科,那些项目取消。”

  “止安……”

  “现在,立刻,马上!”顾止安低声吼道。

  “好吧,我亲自过去一趟。”顾止念无奈叹了口气——原本是怕他们是假婚姻,现在看来不是。

  只要不是假婚姻,她在婚前是否有过性行为、现在是否处女,这些问题都不重要了。

  顾止安快步跟在她身边,一脸的铁青——他只觉得太可笑了,顾止念,这个在国外念医科大学的现代医生,竟然用这种方式去测试一个女子是否处女、是否有性疾病。

  “顾止念,你该穿越回古代去,一定是个一流的医官。”顾止安咬牙切止的说道。

  顾止念的脸微微一红,低声嘟哝道:“难得你还知道穿越。”

  *

  【妇科体检室】

  “小稀过来了,前面的项目怎么样?”医生热情的接过慕稀递过来的体检表,仔细的看过后说道:“还不错,体重偏轻、体脂偏低,这个要调调,否则过了35会老得很快。”

  “好呀。”慕稀伸手摸了摸脸,笑着应了一句。

  “恩,一般多长时间做一次体检?”医生边记录边问道。

  “一年。”

  “妇科检查做过吗?”

  “您说的妇科,是指哪些?”

  “子宫、附件、宫颈、白带、妇科癌症筛查……”

  “这个……好象没有。”

  “这是体检常规呢?”医生将体检表翻到第一页,看了一眼点了点头:“结婚才三个月是吧?那就对了,这些检查婚前不能做。”

  “哦。”慕稀是第一次到这种检查室,倒也不知道这些检查和结婚有什么关系。

  “过来,脱下一条裤腿躺在这里,第一次检查会有些不舒服,忍着点儿,疼就和我说。”医生起身,拿起一次性中单在检查床上铺好,然后利落的戴上了一次性手套。

  “要脱……”慕稀看着那个形状奇怪的床,在分开放脚的那个仪器的上方,还有个特别亮的灯,脸色不禁一片苍白——也就是说,要把裤子脱掉,将自己最隐私的地方,放在灯光上让人来看。

  “都结过婚了,还这么害羞呢?”医生笑笑说道:“你放心,我是我们医院最好的妇检医生,手法很轻,不会疼的,我的手放进去时会有一点点胀的感觉。”

  “那个、医生,这个检查我不做。”慕稀摇头说道:“我以为只做B超就可以了。”

  “傻姑娘,这是所有检查里最重要的一项,B超只能看到子宫,附件的情况,我们医生手摸的情况才是最准的。”医生见她确实有些害怕的样了,声音也放温柔了下来:

  “很多附件炎、子宫内膜异位症都是B超看不出来的。白带成份的分析,也决定着你能不能怀个健康的宝宝。你才结婚三个月,应该没有避孕吧?”

  “对不起,这个检查我真的不做了,谢谢。”慕稀的脸色一片难看,转身从桌上拿了病历,拉开门便走了出去。

  “哎——”医生边脱下手套,边喊她,却只听见门‘啪’的一声被关上,只得给顾止念办公室打去电话,却是打了半天都没人接。

  “顾姐这个弟妹真是奇怪,都结婚了还怕妇检。”医生摇了摇头,也没在意,接着叫了下一个体检者。

  *

  慕稀拿着病历坐在门口,看着并不多的几个人,下意识的问道:“你们这个体检套餐多少钱?”

  “1880。”女孩子答道。

  “还挺贵呢,私人出钱吗?”慕稀问道。

  “当然了,不过健康最重要,检查一下也放心。你是多少钱的套餐?”女孩子问道。

  “我这个,是医院免费送给家属的,不知道多少钱。”慕稀笑笑说道,看了一眼旁边专做指引的护士。

  “啊?我们医院有这个福利吗?我怎么不知道?”小护士从慕稀手里接过体检表,摇头说道:“这是2380的套餐,因为是医院职工所以打了8折,但不是送的。”

  “是吗?那我今天可赚了。”慕稀的脸色微变,声音却渐冷。

  *

  慕稀换好衣服,拿着检查表走出去时,正好遇到顾止安和顾止念匆匆走过来。

  “慕稀。”顾止安快步走上来。

  慕稀往后退了一步,将手里的检查表举在他的眼前,冷冷的说道:“这事你知道吗?”

  “不知道。”顾止安摇头。

  “好。”慕稀点头:“你说的我都信。”

  “慕稀,我们回家再说。”顾止安伸手去拉她的手。

  慕稀又往后退了一步,看着他淡淡的说道:“我和顾止念说两句话。”

  “你说。”顾止念走过来,脸色有些尴尬的的看着她。

  “顾止念,我没想到你居然这么恶心。你有本事管好自己的婚姻、管好自己的老公,不要把你多余的母性用在你弟弟的身上。我慕稀不算恶媳,却也绝对算不上贤妻,你用这种下作的方法来查我的隐私,这次我看在顾止安的面子上就算了,再有第二次,我对你不客气。”慕稀说完,便将病历摔在了顾止念的脸上,大步往外走去。

  “慕稀!”顾止安沉喝一声。

  “把你的姐姐教育好,不要让我做出没修养的事来。”慕稀顿了顿步子,冷冷的说完后,便即离开了医院。

  *

  姐弟俩儿气氛紧张的看着彼此,良久都没有人出声说话。

  最后还是有人来找顾止念,顾止安才说道:“这段时间慕稀不住家里,你的事情我会尽快处理好,以后别再管我的任何事情。”

  “小安……”顾止念难过的看着他。

  “慕稀的话说得是难听些,但也未偿没有道理——对我来说,你过好自己的生活,别让我操心,比你天天盯着我的生活,对我有益得多。”看着顾止念受伤的表情,顾止安的喉头微微动了动,却仍是狠心的抛下她,大步往外走去。

  他知道母亲早逝后,父亲有很多事情都和止念商量,自己又少小远离,不问家事,所以在家里,止念不仅担当着长女的责任、还担当着女主人的责任。

  她确实很辛苦。

  可他们的相处,向来是各自独立互不干扰。连他自己也不清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开始干涉他的生活——是从父亲生病开始的时候?还是从张罗给他相亲的时候?

  唉,长姐如母,那又如何,任何时候,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不应该被别人所干涉。

  慕稀,呵,慕稀不知道会有多么生气,那样现代而骄傲的她,怎么受得了这种委屈。

  “慕稀,我代止念向你道歉,你若生气,止念住在家里的这段时间,你就暂不回家吧,我帮她解决完了问题后,过来接你。”顾止安给慕稀发了信息后,便开着车去了慕氏。

  只是,信息才发过去,慕稀回了过来:“顾止安,我需要是简单的生活,这一点你很清楚,我非常讨厌,在生活里还有这些心机、这些手段。我不是个好脾气的人、同时我也不是个复杂的人,所以我明白的告诉你,我不喜欢顾止念、很不喜欢。”

  看着她冲满火气的文字,顾止安轻轻叹了口气,放下电话的,加速往慕氏开去——这是他认识慕稀以来,第一次看到她的脾气:除了火爆,还有些得理不饶人。

  第二节:好好过

  “金价刚刚下跌,这个时候出手并不是好时候。”

  “马上出手,越快越好,价钱不是问题,我要现金。”

  “这个……好的。”

  “有消息马上通知我,我这边等钱用。”

  “好。”

  银行的理财经理,看着慕稀,眼神有些奇怪——这样子,像要跑路似的。只是从外面进来的时候,员工忙碌工作的样子,似乎又不是那么回事。

  “这是我私人的事情,与公司无关,你替我保密。”慕稀看着理财经理说道。

  “四小姐,如果是私人事情的话,我可以帮你操作不出手,只转户,这样也不会计入婚后共同财产。”理财经理似乎有所领悟。

  “恩?”慕稀暗自翻了翻白眼,只是淡淡说道:“现金,我现在很急。你不用再给我建议了。OK?”

  “好的好的,我这就去帮你安排。”理财经理只觉得这些富家小姐的想法奇奇怪怪,当下也不再多说,拿着资料起身告辞。

  顾止安过来的时候,正看到这个理财经理从慕稀办公室出来,两人擦肩而过时,那理财经理还用奇怪的眼神看了顾止安一眼。

  “TM经理的头牌理财经理?”顾止安扭头看了一眼那理财经理的背影,略显疑惑的问道。

  “嗯哼,处理我的理财产品、金条、首饰,省得和你打离婚官司的时候麻烦。”慕稀轻哼着说道。

  “若真有那么一天,我净身出户好了。”顾止安无奈的笑着,走到她办公桌前,双手撑在她的办公桌上,倾着身体看着她说道:“还生气呢?”

  “我也没那么些时间和她一般见识。”慕稀轻扯了下嘴角,看着顾止安认真的说道:“顾止安,这事儿婚前我告诉我你的,我不算骗婚,对吧?”

  “当然。”顾止安点头。

  “OK,但我给你后悔的机会。”慕稀沉然说道。

  “这件事我不知道。”顾止安直起身体,看着慕稀严肃的说道:“慕稀,我们都是理性的人,我希望你不要把事情混在一起来谈——我和止念是两个独立的个体,至于她需要我的帮助是一回事,但我不认为我需要为她的错误而承担后果。”

  “是吗?”慕稀看着他冷然说道:“既然这样,这件事到此为止。以后我不会和她打交道。她先夫的事情处理完后,请她搬出去,我不会与这种人同处一室的。”

  “没问题。”顾止安点头。

  “好,那我们再来谈谈我们两个人之间的问题。”慕稀伸手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看见顾止安皱起眉头后,沉声说道:“我今天心情不好,需要咖啡刺激一下神经。”

  “慕稀!”顾止安无奈的看着她。

  “顾止安,给我一个期限。”慕稀看着他认真的问道。

  “什么意思?”顾止安沉声问道。

  “说实话,我这病到现在,治了六年。虽有进展,却……即始终跨不过最后那道关。”慕稀握着咖啡杯的手,微微的用着力;目光却坚持着看顾止安不愿回避:“我真的不知道,我还要多久才可以。”

  “我说过,只要你在努力,多久我都可以等。今天早上只是个意外,以后绝不会再发生。”顾止安沉静说道。

  “我相信你,可是我知道这对你很不公平、也很残忍。”慕稀低低的吐了口气,哽声说道:“就像顾止念今天这样做,我现在可以把她骂回去;可是三年以后呢?或是再一个六年呢?”

  “我想我没有勇气再面对她。现在最可恶的她,会成为将来我最怕见到的人;而你,我又怎么对得住你。”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哪一天你受不了了、哪一天我不能忍了,我们都可以坦诚的说出来——是分开还是继续,交给时间去回答。”顾止安绕过办公桌走到她身边,伸手将她手中的咖啡杯拿下,看着她认真的说道:“现在的我学着怎么去爱人、现在的你安心治疗,可好?”

  “那么……就先这样吧。”慕稀伸手圈住他的腰,将头靠在他的怀里低低的叹了口气——自己选的路,总归要努力的走好;若没有这病、若没有顾止念,他们现在的生活,也算是安稳恬适了吧。

  无论如何,每次回家、每次拥抱,都会感觉很安定、很安心。

  “慕稀,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所以你一定要努力。”慕稀依在他的怀里,轻轻的闭上眼睛,细细的体会他怀抱的温暖与安心。

  顾止安感觉到她的依赖,便也用力的拥紧了她。

  直到顾止安的电话响起,两人才相视而笑,慢慢的松开紧拥着对方的手:“你忙吧,我这边也还忙着。”

  “我先接个电话,没事的话,我就在这里陪你会儿。”顾止安俯头在她唇间轻吻了一下后,才走到旁边接通电话。

  慕稀看着他拿着电话站在玻璃窗前逆光的背影,嘴角不禁噙起一缕温柔的笑意——这样的亲吻、这样的背影、这样的忙碌,似乎很久以前,她和另外一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这样。

  那么熟悉,就像回到从前;有那么一瞬间竟有种时光倒流的感觉。

  有那么一瞬间,她竟有些分不清,眼前这个男人,究竟是夏晚、还是顾止安——原来,在他的温柔与包容里,她对爱情早已没有当初的执着。

  原来,有时候让人心动的,不只有爱情——还有男人的温柔对待。

  *

  “你再说一遍?”顾止安听了夏千语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有人安排了资金介入慕氏股市,所有帐户加起来大约1亿,目前还没有任何动作。但我可以肯定,慕氏一定知道了这些帐户和资金的存在,而且以慕青的个性,也一定会有反应。”夏千语沉声说道。

  “好,我知道了,我现在回办公室。”顾止安沉着脸挂断了电话,在转身看向慕稀时,只觉得目光被她的温柔给吸引住了——如果可以,他现在真不想说商业上的事情。

  顾止安大步走到慕稀的面前,沉眸看着她问道:“你在筹钱,是因为慕氏的股市有资金介入是吗?”

  “你现在才知道?”慕稀敛下眸里的柔情,看着他诧异的问道:“我以为,就算不是你安排的,至少你也是知情的。”

  “不知道,你告诉我是不是?事情到了哪一步?”顾止安脸色铁青的问道——一天之类,家里出问题、公司也出问题,看来是该花点儿精力在慕氏的项目上了。

  “二十来个帐户,差不多1亿的资金突然打进来,不知道意欲为何。”慕稀只说了顾止安可以知道的信息,对于慕氏的对策却是只字不提。

  “你以为是我吗?”顾止安低声问道。

  “没有以为,认为就是。”慕稀坦然说道:“在做项目上,你给慕氏争取了10亿流动资金、争取了一次缓冲的时间,这就足够了。”

  “你有你的立场和职业操守,慕氏也不能将未来寄希望在你的不断退让上。”

  说到这里,慕稀看着顾止安傲然而笑:“真正对上的时候,我们认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若是我出手,首先要抽回10亿资金、再撤掉稀世的投资款,让慕氏四处都是坑,填都填不及。”顾止安轻哼一声,看着她沉声说道:“我那边可能有问题,我先回去处理,你们这边该怎么应对,你们自己安排吧。”

  “知道了。”慕稀点了点头,绕过办公桌走了出来,将他送到办公室门口。

  第三节:谁的计

  “不是顾止安?”慕青听慕稀这样说,不禁也和慕稀刚知道的时候一样诧异。

  “看他的样子不像说谎,而且他也没必要说谎。”慕稀点头说道。

  “那就是总部亲自布局?”慕青沉吟着说道。

  “答应过顾止安,慕氏的操作由他全权负责,若是亲自出手,而且不通知人这个项目负责人,那就是对顾止安失去了信任和信心,准备亲自出手了。”慕稀分析着说道。

  “一个目的是要亲自出手、第二个目的是试探顾止安的态度、第三个目的是试探慕氏与亚安合作后,究竟有多少资金在手里。”慕青点了点头。

  “那我们现在?”慕稀看着慕青。

  “一切照原计划进行——总部已经不在乎顾止安的态度亲自出手,无论试探的结果如何,总之是要出手了。”慕青沉声说道。

  “好。”慕稀点了点头。

  “早上去体检,情况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妥?”慕青这才想起慕稀体检的事。

  “还不错,一切正常。除了睡眠不足。”慕稀眸子里的不愉一闪而过,看着慕青笑着说道。

  “那就好,这件事你除了帮着筹钱,其它事就不用管了,每天早些回去,结婚了要有结婚的样子。”慕青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叮嘱着说道。

  “知—道—了—,啰嗦。”慕稀用力拉下他揉在头顶的手,娇嗔着问道:“你和佳佳呢?人家有没有原谅你呀?”

  “你看小哥我,是需要人原谅的那种人吗?”慕青轻挑了下眉梢,骄傲的说道。

  “你就得瑟吧,我提醒你,对人家好一点儿,现在像她这种才貌双全,还有些积蓄的女生是很抢手的。”慕稀笑着说道。

  “知道了,你也一样,啰—嗦—”慕青也笑了起来,笑眼眯眯的看着妹妹,只觉得心情大好。

  *

  【法国,某服装公司】

  “这是我刚收到的消息,慕氏已经请求亚安将第二批合作款提前支付。”

  “慕氏今天开盘放了一条不疼不痒的消息,旨在对贵公司资金介入的反应——发出的信息不用说各位也清楚:稳定股价,减少交易。”

  “他们会将一部分资金放在股市备着,只要你们的资金有动作,他们便开始反收购;若你们没有动作,他们便继续等到所有资金到位后,自行拉下股价,造成价格动促进交易的活跃度,然后一举回购21%的流通股。”

  少女的声音,清脆明亮;展示的官方数据与隐蔽消息,都极具说服力。让人不得不相信,这个有一对酒窝的圆脸女孩子,不仅有过人的资料能力、还有过人的金融分析能力。

  “伊小姐果然高见。那么伊小姐能否预测到在知道真像后的反应?”该服装公司的老总看着少女,沉声问道。

  “中国项目组的顾止安肯定会质问总部,总部当然不会承认,因为他们根本就没做。但这一问一答之间,总部与顾止安之间便有了隔阂,加之贵公司的操作初现成效的话,便只能默认贵公司的做法,说不定,还会将顾止安调离慕氏项目组。”少女自信的说道。

  “这件事成功后,对伊小姐有什么好处?”该服装公司的老总笑眯眯的看着伊念,似是要用这笑眯眯的眼神将她看个透。

  一周之前,这个少女突然拿了一份慕氏与亚安银行的合作合同影印本、与慕氏的财务及业务投资报表过来。

  告诉他们,慕氏的业务发展顺风顺水,借亚安的资金一路走高;根本不可能借对赌协议的业绩制约来收购慕氏。

  而现在慕氏将亚安资金的一半用于业务扩张,余下资金不足以回购流通股份的一半,所以现在是通过购买流通股收购慕氏的最佳时机。

  原本这个看起来才20出头的小女孩的话,他们根本就不信,但各部门报回来的数据和市场形态,居然与她说的分毫不差。

  连笔迹专家也鉴定证明——她手上的这份合同影印件的上的签名,确实是慕青和夏晚本人,并非伪造。

  包括财务报表、业务投资报表上也都有慕青和夏晚的签名。

  该服装公司这才对少女的话重视起来,在投资部的建议下,投入了试水性质的资金——而结果,果然如少女所料并无二致。

  所以他们现在几乎可以完全相信这个少女的话,但对这个少女的目的,却仍心存疑问。

  “仅仅只是因为嫉妒、因为爱情,就要毁掉一个公司?”该服装公司的老总眯着眼看着她。

  “女人嫉妒的力量,您当真是不了解。”少女淡淡的笑了:“慕氏的四小姐嫁给了的顾先生,却对我们行长念念不忘。”

  “我可是我们行长母亲认可的媳妇儿,她一个有夫之妇算什么?我就是要让她破产、就是要打碎她那高高在上的嘴脸。”少女恨恨的说道——只是那水灵的大眼睛里,却怎么也看不出她努力想做出的恶毒表情。

  没错,这个少女就是伊念——为了扳倒情敌慕稀、为了顺利嫁给夏晚,所以拿着资料过来找该服装公司谈判。

  反正,她就是这么说的,她的故事有多少人相信就不知道,只知道她带来的方案和思路,与事实的吻合度太高,让该服装公司想不动都不行。

  “好,那我们合作一把,帮你达成这个心愿。”服装公司的老总笑眯眯着说道。

  “如果有这样的消息你们还收购不下慕氏,我只能怪自己没有嫁给行长的运气了。”伊念轻挑了下眉梢,抱起文件夹站了起来:“有新的消息我会随时告诉你们,反正我和夏晚因为那个四小姐吵架了,暂时不回国。”

  “年轻人好好儿沟通。”服装公司老总敷衍的劝说着,一直将她送到了门外。

  *

  “怎么样?”

  “按她说的做。”

  “可信吗?”

  “看不出这样做对她有什么好处——除了她说的目的。”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原来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是啊,一个慕氏,花了我们多少钱、多少心思,才做到现在这个程度,却因为一个不懂事的少女的嫉妒,便要就此跨掉。”

  “开始准备吧,这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好的。”

  两个西装男子,对视了一眼后,拿着各自的文件,匆匆的离开会议室,脸上都带着必胜的紧张与兴奋。

  *

  伊念在走出写字楼后,便长长的吐了口气,对着办公大楼外墙的玻璃镜里的自己说道:“伊念,你的演技都可以得奥斯卡最佳表演奖了。”

  “唉,要是有一个男人肯这样为我用心的话,我真是死了也值了。”

  “慕家四小姐,真是有福气,却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伊念对着玻璃镜嘟着嘴,拧着眉,一副羡慕嫉妒恨的小表情。

  “行长啊,事情办妥了。”回到酒店后,伊念便即给夏晚打电话汇报进度。

  “是吧?表扬一下。”电话那边,夏晚的声音淡淡然然的,似乎这是他早已预料的结果——伊念的表演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手上的资料足以让人心动。

  “是的,他们都相信了,你知不知道,让我演嫉妇啊,我这么年轻这么美好,真是为难死我了。”伊念踢掉鞋子,整个人躺进沙发里,表情夸张的说道。

  “这件事成功之后我补偿你,不是喜欢旅游吗?给你一个月假期,费用行里报销。”夏晚不禁也被她逗笑了。

  “真的?我要去埃及。我现在就来做攻略,我先要看看啊,一个月时间够不够,我要自助不跟团的那种。还有费用啊,我会做预给行长的。”伊念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在电话里兴奋的大喊大叫着。

  “斯文点儿。”听夏晚的语气,就知道他皱起了眉头。

  “啊哈,又不是真的要嫁你,要那么斯文干什么。”伊念边说话,已经边打开了网页,开始浏览埃及的信息。

  “要是办不妥,知道后果吗?”夏晚轻笑着问道。

  “唉呀,我的大行长,这事儿于我来说就是个传声筒的作用,有你在后面策划着,哪儿有不成的呀。”伊念笑着说道:“在这边,我提都没提顾止安的名字,只说要慕氏被收购、要慕家四小姐落魄,他们根本不可能知道我们的目标是顾止安。”

  “恩,知道你聪明。好好办事,旅游跑不了的。”夏晚又交待了几句才挂了电话。

  “好好儿办事,旅游跑不了的。”伊念握着已经被挂掉的电话,低低的叹了口气,对着盲音一片的话筒小声说道:“你知不知道,我是真的很嫉妒她呢。”

  “不就是个大小姐吗,干麻都争着抢着要的。”

  “如果她真的不回头了,你会娶我吗?”

  “哈哈,伊念,做梦就做一小会儿就可以了,没有了慕稀,还有个温茹安呢,哪个不比你强啊,你还是滚回去办事儿,然后积攒旅游机会吧!”

  伊念笑笑,眯着眼睛看着盲音的话筒半晌,才将电话扔在了沙发上,开始搜索埃及的攻略。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49 攻略》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