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50 高级黑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顾止安的决定

  【中国公司,顾止安办公室】

  “顾先生,这是所有的资料,帐上的资金来源我让资源部查过了,并不来源于总部,而是AX公司(的委托公司)。”

  “至于总部是否知道、是否默许,这就不清楚了。”

  顾止安匆匆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夏千语已经将所有的资料都准备好了——包括帐户清单、帐户打款金额、打款时间的记录等等。

  “你的分析?”顾止安接过资料,边往办公室走边问道。

  “从表面上来看,现在介入是个不错的时机。”夏千语快步跟在顾止安的身边,沉静的说道:

  “慕氏与亚安签约3个月,无论手上有多少资金,都不可能放在帐上不动,这是纯亏的事情;亚安也不可能给过长的放置期,让钱放在自己帐上,等慕氏随时调取。”

  “所以在我们宣布暂时取消对慕氏的收购计划后,慕氏与亚安必然就资金使用的方式和期限做了新的约定——三个月的资金置放期,已经是业内的极限了。”

  “所以现在这个时间点,亚安的资金应该已经进入了慕氏;加之慕氏这段时间的大肆扩张也给了大家一个信号:他们拿到的钱都用于业务和品牌发展了,似乎忘了还会启动收购这回事。”

  “那么,这时候启动收购,慕氏几乎是毫无还手之力。”走到顾止安办公室门口,夏千语抢上一步,伸手推开办公室门,待顾止安走进去后,她才拉上门并快步跟上。

  “你刚才说的是‘从表面上看?’”顾止安回到办公桌前坐下,示意她也坐上后,看着她问道。

  “是的。”夏千语点了点头:“如果慕青完全没有准备,那么AX先用少量资金搅动股价,拉大交易量,乘机一举收购,自然没问题。”

  “但慕青不是慕允,这个人做事向来都以狠辣为名——他确实在快速扩张,也都是需要长期见到收益的项目,但分析他给客户的销售政策、以及向上游客户争取的帐期来看,一直在做快速收款、延长帐期的动作。”

  “也就是说,他一边在花钱、一边在想办法屯钱,增强企业自身的资金运转能力。所以即便他这时候困难,但也不至于束手无策。”

  “加之AX出手,完全没有策略,直接将收购的信号丢出去,更让慕氏有了缓冲的余地。您和我一样都记得:刚刚进入中国市场的还有一个C&A,这个品牌说是与慕氏无关,可实际上呢?”

  “C&A在中国启动独家代理机制,代理费、订货费、质压金——全部是慕青可以用的资源。他们兄弟打了这样一场资源配合,实际上在一年之内,都不怕我们的启动收购。”

  夏千语犀利的说道。

  “很好。”顾止安合上手中的资料,抬眼看着夏千语,满眼的欣赏,但仍然反问:“你的意思是,实际上现在不适合出手?”

  “如果是我们出手,情况又自不同。”夏千语自信的说道。

  “哦?”顾止安的眸光微微闪了闪,嘴角轻扯出一弯欣赏的笑意。

  “我们会先撤回10亿资助资金、再撤回在‘稀世’项目里的投资款,然后直接通过新闻和价格操控的方式促进交易量,最后一举收购。而慕氏这时候就存在‘稀世’和‘营运’的大洞,C&A的钱拿回来,最多补上这个洞;这时候的慕氏,我们才真正的有机可乘。”夏千语笃定的说道。

  “非常好,下一个案子,由你独立负责。”顾止安点头说道。

  “独……”夏千语突然失语,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可是、可是我的数据分析能力还不够。”

  “给你配一个数据能力强的助手。”顾止安淡淡说道:“这件事情我考虑一下如何与总部沟通,你继续关注。”

  “好的,那我先下去了。您的咖啡会给您送过来。”夏千语收好文件,转身快步往外走去。

  *

  顾止安重新打开夏千语收集的资料,手指在办公桌上轻叩着,想了半晌之后,拿起电话给AX公司打了过去:

  “你好,我是顾止安。”

  “慕氏的收购已经启动了吗?”

  “总部和中国项目组似乎并没有得到通知?”

  “OK,既然汪总认为你们比更有能力操作这件事情,那么我代表通知您——AX公司与合作的慕氏收购案,到此为止;会继续在慕氏单纯性投资合作;AX在此项目的所有行为与再无关联。”

  “是,我能代表,我们法务部稍后会给您发去解约文件。”

  “若我们总部有意愿与您沟通,我没意见。再见。”

  顾止安轻挑眉梢,将手中的资料拍照发给后,便即打了电话过去:

  “,文件收到了?”

  “OK,我的意见是终止合作。”

  “原因有两个:第一,他们违反合同约定,不知会便擅自行动,这将会使我们失去最佳收购时机;第二,他们的收购会失败。”

  “谢谢,律师函我这边会发过去。”

  顾止安原以为还需要与有个拉踞战,没想到他同意得这么快,当下笑着说道:“汪总会给你打电话,你不妨告诉他,最佳收购时机是今年年底,这个消息算是送给他一个人情。”

  “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对于不配合的客户向来没什么好感,不过也希望他们有逆袭的机会,以证明我是错的。”顾止安轻松的笑笑,便挂了电话。

  在资本的操控上,AX这样的业余选手,对上亚安这个专业选手,不输才怪。

  只是……

  慕稀与他的婚姻,有多少是因为感情、有多少是因为时间刚刚好、又有多少是因为他在里掌控着慕氏的生杀命脉。

  现在他们的感情尚未稳固、刚刚又出了顾止念这样的事情,他的身份再对慕氏价值,他们的婚姻还能走多远?

  顾止安拿起电话、又放了下去——她是个理智的女子,已经做好了自己在后期亲自操控收购的心理准备,现在放弃,其实又好过收购。

  她现在对家、对他都有了惯性的依赖,他该相信她的——无论因何而起的婚姻,她都是一个会对自己选择负责的女子;

  他也该相信自己,近半年的相处、三个月的婚后生活,难道他除了手中的资源,便再无吸引她之处?

  顾止安微微笑了笑,放下电话,起身离开办公室,召集慕氏项目组的成员召开临时会议。

  第二节:夏晚的笃定

  【法国】

  在顾止安给AX的总裁打过电话后,总裁助理便直接给伊念打了电话:“并不认为现在是合适的收购时机。”

  伊念微微一愣,眼珠子快速的转了几圈后,沉静的说道:“你可以先问问他们是否知道亚安与慕氏的合作方式,若不知道,所有的认为和建议,也不过是拖延时间、寻找机会罢了。”

  “我明白伊小姐的意思,只是。Gu,在这方面有非常丰富的经验。”总裁助理的语气里带着些试探的意思。

  “那么他会告诉你,今年年底是佳的收购机会,因为慕氏的投资项目刚刚开始收益、亚安的资金已经放完。”伊念轻哼一声,心里越发佩服行长了——今年年底,确实是最佳收购机会:慕氏从亚安融到的第二批资金也投出去、第一批资金刚刚开始收益、C&A在中国的代理正到运行期、不可能有新的资金收回、慕氏自己的贷款帐期与客户合作帐期,年底也是现金流最紧张的时候……

  因为慕稀的关系,顾止安绝不会在稀世的项目款上作文章——所以,年底,是慕氏各方面都最弱的时候。

  但是,这个最弱,投资外行的AX并不知道——现在告诉他们,他们也不敢相信。

  果然,电话那头的总裁助理犹豫了一下,沉声说道:“我们再算算,你有什么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

  “当然,我们合作麻,你们想要的结果,也是我想要的。”伊念等对方挂了电话后10秒后,才按上电话。

  看着手机轻挑了下眉梢,便给夏晚打过电话去:“行长,听说顾止安要主动退出呢。”

  “主动?”夏晚微微一愣,随即冷冷说道:“果然是个人物。”

  “啊?那我们的计划还需要继续吗?”伊念不明白,为什么顾止安不战而退,还被行长夸做是个人物,但她的关注的重点还是在计划上。

  “顾止安主动退出,说明他看出了AX的败局,既然如此,有什么理由不继续?”夏晚淡淡说道。

  “哦,好。”伊念点了点头,好奇的问道:“行长,为什么那个顾先生主动退出是了不起的?”

  “和你说你也不懂,专心办事。”夏晚淡淡说道。

  “好的,我知道了,行长再见。巴黎的风景很美、东西也很好吃,谢谢行长,我会努力的。”伊念碎碎念的表达了自己对工作安排的满意后才挂了电话。

  “男人的世界太复杂了。”伊念自语着,也没有多想,放下电话后便开始分析手上所有的资料,准备应对退出后,会产生的动摇。

  第三节:与慕青共谋

  【慕氏】

  “夏行长。”慕青的秘书看到夏晚,忙站起来打招呼。

  “慕总在办公室吗?”夏晚边往里走边问道。

  “慕总在证券……”

  “你现在过来,是知道些什么了?”

  秘书还没答话,慕青与慕稀正边说话边往这边走来。

  “办公室说话。”夏晚看了慕稀一眼,淡淡点了点头后,转眸对慕青说道。

  慕稀只觉得呼吸微微一窒,在看见夏晚转身后,才恢复平静,转眸看了一眼慕青,便快速与他一起往办公室走去。

  *

  “什么消息?”慕青急急的问道。

  “主动撤出慕氏的收购项目。”夏晚沉声说道。

  “主动撤出?”慕青不禁一愣,看着夏晚说道:“难道不是发动的收购?”

  “的委托者。”夏晚淡淡说道。

  “原来是AX……”慕青的眸子里不禁闪出一片狠厉的冷光:“向来对委托者身份保密,你是怎么知道的?”

  “保密的对像是企业界,不是投资界。”夏晚淡淡说道:“你现在要做的是,不要等所有资金到位去和他们拼,而是闪电出手,回购10%的流通股,然后将他们的资金拉进来后,再慢慢吞吐。”

  “我磨不起。”慕青沉眸看着他。

  “亚安不可能再出钱,不过……”夏晚微微眯了眯眼睛,看着他沉声说道:“我私人借钱给你。”

  “为什么?”慕青警惕的看着他。

  “你知道我在做华安的地产项目?”夏晚突然问道。

  “是。”慕青不明白他的意思。

  “在华安上,我最多能做到让华安扎进项目,不被国外公司给踩死,他们现在各得一部分的分包项目,但华安仍然应对十分辛苦。”夏晚淡淡说道:“有机会拿下AX,我就是要让国外的这些大佬、让看看,想做死我们的品牌,我就做死一个给他们看看。”

  “没看出来……”

  “废话少说,这是机会,按我的节奏来,我包你这一次能渡过危机。”没等他说完,夏晚便将他的话瞪了回去。

  “有钱是大爷,成,听你的。”慕青爽快的笑着,将办公室里的白板拉到会谈桌面前,三个人沟通着行事的节奏与布局。

  夏晚的这番话,让慕稀想起刚刚进驻中国时,夏晚曾对她说过的话——他不可能也没必要去阻止所有的投资项目,但对于这种干预中国品牌发展的恶意资本运作,他一定会出手。

  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他对慕氏的出手,早已超越了赚钱的商业目的;而他对华安的出手,更是险些以生命为代价的,在华安、S国政府、美国总部三者之间,周旋了整整半年,才达成一个并不如意的结果。

  走在近处时,他不过是个为利是图的商人,还是那种会出阴招损招的商人;站得远一些,他身上竟有男人最直接的爱国情爱,原始得不像从这个国际化得一塌糊涂的男人身上迸发出来的情愫。

  在国际化平台的年代、在利益为王的商界里,说爱国,多少显得有些老土、有些矫情,却又那么自然而然的让人有种心动的感觉——试问哪个女人,骨子里没有一点英雄情结呢!

  慕稀低着头,写写算算着,嘴角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这样的夏晚,值得任何好女孩来爱。

  所以,所以曾经的慕稀是很有眼光的;所以,所以夏晚未来,会有好女孩在身边的。

  第四节:忍不住的思念

  一直到晚上八点,三人才将整个局的节奏和方向确定下来,慕青继续留在公司,召集重要部门进行布署调整,慕稀则将夏晚送了出去。

  “谢谢你。”慕稀将夏晚送到了大楼外。

  “是我自己的事情,正好是慕氏而已。”夏晚淡淡说道。

  “正好是慕氏,所以自然还是要谢你。”慕稀微微笑了笑:“我先走了,再见”

  “再见。”夏晚看着她,眸光微微闪了闪,转身往停车场走去——以她现在的身份,他纵使有再多的思念与情绪翻涌,也只能硬生生的压下。

  夏晚从来都不是不理智的人,所以他不会在不合适的时候让自己的感情泛滥——克制,是一个男人最可贵、也是最可怕的能力。

  夏晚开车出来,看见慕稀还站在路边,便将车滑到了她身边:“没开车吗?”

  “没有,早上顾止安送过来的。”慕稀点了点头。

  “介意我送你吗?”夏晚微微笑了笑。

  “当然……”慕稀的眉头微微动了动,看见夏晚坦然而明朗的眸子,不禁释然的笑了:“不介意。”

  “上车。”夏晚咧唇而笑,将车子往路边迁了一下。

  “买了些新CD,你看有没有喜欢听的。”慕稀上车后,夏晚发动车子,边开边对她说道。

  “夏晚,这次的事情,对顾止安有没有影响?”慕稀将夏晚车上新的碟片拿在手里,边看边问道。

  “没有。”夏晚用余光看了她一眼,淡淡说道:“原本AX主动对慕氏出手,总部和顾止安都不知情,原本可能会引起顾止安与总部相互的不信任。若是这种结果,很可能总部会与AX联手将这个项目做下去,而受损最大的就是顾止安。”

  “现在顾止安先下手为强,利用自己项目负责人的身份直接停掉了合作,并第一时间报给了总部,的退出便显得名正言顺。”

  “未来AX收购失败,还会感谢顾止安的全身而退。所以这件事顾止安处理得很聪明,不仅从慕氏全身而退,从而将项目给你们夫妻将会带来的影响降到最低;还让自己在总部那里记上一功,他未来在的发展会更好。”

  “放心了吗?”夏晚转头看向慕稀。

  “原本也没有不放心,只是想了解一下。”慕稀轻声说着,随手选了一张CD放进车载CD机后,便没有再说话。

  “这件事顾止安处理得很聪明。”

  这句话原本是句夸奖,从夏晚的嘴里说出来,却像是充满了浓浓的讽刺——相较之他的大气与大义,这种明哲保身的小聪明,他哪里瞧得上。

  慕稀扭头看向窗外,不想面对他那张平静得近乎不屑的脸——或许是她敏感、或许是她太在意他的目光,以至于在抬头仰望他的时候,更骄傲得不愿意承认,自己的丈夫是不如这个曾经的恋人的。

  “没想以这个点,路还这么堵。”夏晚似是没有察觉她复杂的情绪,只是随意的聊着天。

  “哎,不是这条路。”慕稀这才发觉,他开的是回去婚后别墅的那条路。

  “还有别的路也可以到吗?”夏晚侧头看她。

  “我……”慕稀转头看他,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倒是知道另一条路,不过不太好走,听说挖开了再建高架。”夏晚皱眉看了前面只能用蹭来形容的路况。

  “是,我想说的也是那条路,好久不走,倒不知道已经挖了,那算了。”慕稀笑笑说道——毕竟,还是不想让他知道,才新婚三个月的她,居然到了要住回娘家的地步。

  先回去吧,正好拿些东西过去。

  “不急的话,就这条路吧,现在这情况,也没办法调头。我想以顾止安的为人和个性,对你不会有门禁才是。”夏晚淡淡说道。

  “没有。”慕稀低低的应了一句后,便不再说话。

  车行得很慢,两人一时间不再说话后,车载CD里的音乐便清晰了起来,让两人不禁又是一阵尴尬……

  *

  路灯下的恋人

  多像是曾经的我们

  深情拥抱亲吻

  爱的难舍又难分

  曾相爱的光阴

  全世界只有两个人

  为何一个转身

  就能变成陌路人

  藏在我回忆里的那个人

  愿你现在过得幸福安稳

  *

  “这种音乐,其实、其实不适合你听。”慕稀轻声说道。

  “是吗?”夏晚不置可否的应着。

  “好了,动了。”看见前面的车子动了起来,慕稀只觉得松了口气。

  “所以说不能着急,无论有多堵、无论等多久,终归会有通畅的时候。”夏晚似是意有所指的说道。

  “好象是出了事故。”慕稀没有接他的话,看了看被迁到马路边的两辆车说道。

  “原来是这样。”夏晚便也不再多说什么,淡淡的应了一句后,便专心的开车不再说话——或者,他也在细细品味着这首歌里的故事。

  就像他和慕稀之间一样,只能‘转身变成陌路人’,而他却还在这陌路里挣扎,不想她在别的男人身边,过得‘幸福安稳。’

  *

  “我进去了,你开车小心。”当车停在别墅门口后,慕稀推开门下车,绕身到驾驶室这边,对夏晚说道。

  “花园挺漂亮,出太阳的时候应该会很舒服。”夏晚也推开门下车,看着眼前有斑斓的春日花园、看着在昏暗的路灯下,明亮得有些华丽的别墅,他的眸子不禁黯淡了下来——这就是她与顾止安共同生活的地方吗?这么近距离的站在这里,几乎能那一扇扇的玻璃窗里面,她们共渡晨昏的模样。

  而他,只能站在窗外,独自黯然。

  “夏晚,我进去了。再见。”慕稀那么轻易的看出他的情绪,只觉得心里微微一痛,却片刻也不敢多留的转身快步往花园里走去。

  *

  “怎么回来了?我正在整理你的……”顾止安边伸手接过慕稀手里的包,边说道,在看见花园外的夏晚,便将未说完的话咽了下去。

  “他到公司有些事,我又没开车,就让他送我回来了。”慕稀转回身,朝夏晚挥了挥手。

  “再见。”夏晚向慕稀点了点头,与顾止安对视了两秒后,转身回到车里,发动车子疾驰而去。

  *

  “温茹安,出来喝一杯吧。”夏晚坐在酒吧里,已经喝得有五六成的醉意。

  原本是想回行里处理文件、原本不想喝酒,只是看到他那么从容的从房子里走出来、看到他那么自然的从她手里接过物品、看到她那样小声的向他解释自己为何会出现在那里,心里突然有种压抑得心慌的感觉——在他不遗余力的破坏她生活的平静、拿掉顾止安可以给她的价值的时候,时间已经往前走了快四个月了。

  而他们成为法律夫妻已经快一年了、成为形式上大家都认可的夫妻,也已经近四个月了——这样的晨昏共度的时间里,有多少旧情能不被忘掉?有多少现实的安稳能不把激情磨掉。

  他说服于佳佳的那些理由,却不能说服自己——他不能否认,顾止安能给她一个安稳平顺面没有波澜的现在;他更知道,她从小生活在你争我斗的环境里,她一直向往简单安稳的生活。

  凭什么,她就不会爱上顾止安?

  凭什么,她就不会对他日久生情——在她这么渴求一段安稳的生活时,他刚刚好的出现在她的身边。

  破坏了这一切,她还会回来吗!

  “听说你最近又升职、又加权限的,是喊我过来庆驾吗?”温茹安向调酒师要了一杯酒后,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所以更忙了,一直没时间和你一起坐坐。”夏晚举起酒杯与她轻碰了一下后,抬头一饮而尽。

  “真不希望,你和我一起坐坐就是在酒吧。虽然我也常来,但我是心情好的时候来,心情不好的时候绝对不来。”温茹安笑笑说道。

  “有道理,借酒浇愁愁更愁,老祖宗的话还是有道理的。”夏晚伸手向调酒师又要了一杯酒后,低头看着杯中鲜红的液体,涩涩的笑了笑,仍是抬头一饮而尽。

  “哎、夏晚,这么喝……”温茹安有些心疼的看着他。

  “她还在找你治疗吗?”夏晚低声问道。

  温茹安沉眸看着他,心底一片嫉妒的愤怒。

  “是,你的职业操守告诉你,不可以和我说,对吗!”夏晚笑了笑,伸手向调酒师又要了一杯酒,淡淡说道:“那就不说吧,我只是随口问问。”

  “我怕我说了刺激你。前段时间还挺正常的,今天又发什么疯呢?”温茹安低头轻抿了一口杯中的酒,涩涩的问道。

  “刺激?”夏晚摇了摇头:“已经是夫妻了,还有什么事能刺激到我。”

  “那你现在是发什么疯呢?”温茹安冷冷说道:“不过是你希望,他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而不会有实质性的进展——其实你根本不知道,若他们成为事实夫妻,你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够接受?”

  “又或者,他们成为真正的夫妻,你才能真正的死心?”

  “或许吧,谁知道呢。”夏晚神色阴郁的说道。

  “夏晚,你或许不了解女人,而我了解——女人对她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有着致命的感情——无论曾经爱还是不爱,突破那一道关后,他们会迅速的成为最亲密的两个人。”温茹安看着他沉声说道:

  “这和学历无关、也和贞操观无关,只和……感觉有关——那能让人产生类似于爱情的感觉。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没有爱情的婚姻,最后也能非常和谐一样。”

  “在日积月累的亲密里、在年年月月的相互习惯里,早已分不清爱情有多少、亲情有多少、习惯有多少了——而这些累积起来,也早已大过了爱情的份量。”

  “是吗……”夏晚低头看着杯中的空酒杯,手指慢慢的用力——直到‘咯嚓’一声,酒杯被他捏碎在掌心,灯光下,一股暗红的血液顺着掌心流了出来。

  “喂!”温茹安惊呼一声,忙放下手中的酒杯站了起来:“服务员,你们这里有没有医生?”

  “对不起,没有。”服务员忙摇头,只是从吧台里拿了常用的医药箱出来。

  “有灯光明亮些的地方吧?”温茹安用力的捏住夏晚的手,着急的说道。

  “有的……”

  “不用了,我回去自己来。”夏晚单手拿了钱包递给温茹安:“帮我买单。”

  “你……”

  “我在车上等你,送我回家。”夏晚说完后,扯开了温茹安的手,也不管那手上还滴着血、掌心还有玻璃渣,便大步往外走去。

  “你……”温茹安起身下意识的跟上一步,低头看了看手里的钱包,只得先去买单——她没有私自翻看别人钱包的习惯,所以最后当然是她自己买的单,连带这个碎掉的玻璃杯,也一起买了单。

  *

  “家里有医药箱吗?”温茹安上车后,边打着车子边问道。

  “有。”夏晚点头。

  “好。”温茹安也不再多问,发动车子快速往夏晚公寓的方向开去。

  “不用开这么快,一点儿血,死不了。”夏晚淡淡说道。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为情所困,想不开了呢。”温茹安轻哼一声,冷冷说道。

  “胡说八道。”夏晚放开椅背靠了上去,声音淡淡的,还带着萧瑟的伤感。

  “喂,你别睡了,一会儿我没办法把你给弄上去。”温茹安伸手拍了拍他的腿。

  “不会。”夏晚淡淡的应道,大手却覆在了她的手上。

  “夏……”温茹安的心不由得一慌,转头去看他,他却已闭上眼睛,整个人像没什么知觉似的。

  温茹安慢慢平复着突然狂跳起来的心脏,被他覆住的手却是一动也不敢动——她知道他毕竟还是喝多了、有些糊涂了。

  在这样伤心落寞之余,有一个女人在身边安慰着,不自觉的就会产生是那个人的错觉——人是于她来说,与暗恋的人如此亲近,却足以让人慌乱心跳了……

  “夏晚,到了。”温茹安将车停好后,轻轻推了推他,放在他手心的那只手,早已濡湿一片。

  “好。”夏晚轻应了一声,人却没有动。

  “夏晚,手上的伤口必须处理了。”温茹安看着他有些发红的脸,侧过身去,用力的拍了拍。

  “慕稀,别走……”夏晚用那只流血的手抓住了她的手,轻轻的放在额头上,却是紧紧闭着眼睛不愿意睁开。

  “夏晚,你真是糊涂了,我就说了不能让你睡。”温茹安忍着手被玻璃碴硌着的疼痛,还有那黏糊的血感,用力的反握回去。

  “嘶……”夏晚疼得轻哼一声,下意识的便睁开了眼睛。

  “快起来,伤口必须要处理了。”温茹安轻声说道。

  “你会处理?”夏晚低声问道。

  “会。”温茹安点头。

  “那心里的伤口呢?”夏晚的声音一片嘶哑。

  “你……”温茹安只觉得一片酸涩的心疼。

  “温茹安,有时候我真的会觉得心疼,特别是看到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夏晚重新闭上眼睛,低低的说道。

  温茹安沉眸看着他,粗邝的眉头紧紧拧在一起,有种让人心疼的难受:“你知道,看到你这样,我也会心疼——心疼你、心疼我自己……”

  温茹安低低的叹了口气,慢慢的俯下头去,将唇轻轻的印在他的唇上……

  “温……”夏晚猛然睁开眼睛,看着温茹安带着氤氲的眸子里,那样明显的痛意与无助,只觉得心微微一软,松开握着她的手,轻轻揽住了她的头。

  “夏晚……”温茹安轻轻闭上眼睛,睛泪慢慢的流了出来,不管不顾的将柔软的舌探了进去——被他当作替身也好,那么多的设计、那么多的心思,也不过是为了离他更近一些。

  这样的吻,来得有些突然、有些让人心痛,但她却不愿意放开……

  “慕稀,回来我身边……”夏晚低低的轻吟着,大手按着她的头,在她的唇间用力的吮动辗转,吮住她探进去的柔软的舌,一阵疯狂的纠缠搅动,似是要将所有的思念,全都倾注在这个吻里…。

  “夏晚……”在激烈的热吻最后,温茹安伏在他的胸口哭出了声。

  “温茹安,对不起。”夏晚的大手,轻揉着她的短发,低低的叹了口气。

  “夏晚,你就把我当作她好不好?就像她和顾止安一样?”温茹安哭着说道。

  夏晚抚在她头上的手,慢慢停顿了下来……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50 高级黑》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