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51 看谁都是你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温茹安的决心

  “对不起,刚才我是糊涂了。”夏晚声音嘶哑的说道。

  温茹安用力的闭上眼睛,再慢慢的睁开,看着他沉郁中带着内疚的眼神轻声说道:“不是糊涂,是可怜我,是吗?”

  “温茹安……”

  “没关系,我承认我被你安慰到了。”温茹安吸了吸鼻子,涩涩笑了笑,慢慢的从他胸口爬了起来,看着他说道:“我扶你上去吧,手上的伤口真是必须要处理了。”

  “不用,我自己可以。你先走吧。”夏晚用手背撑着额头,低低的说道:“今天晚上的事情我很抱歉,但还是希望你不要误会。”

  “我真的很想误会,可惜你连误会的机会都不给我。”温茹安转过身去,拉开驾驶室顶的化妆镜,看着头发有些散乱的自己,眼里还有那代表软弱的哭意——刚才那个在他的吻里意乱情迷的女人、在他的怀里哭泣请求的女人,真的是自己吗?

  原来,在一份爱情面前、在一个男人面前,所谓的骄傲与自尊,那么容易便溃不成军。

  “我先走了,伤口记得要处理。”温茹安伸手推开车门下了车,转身对夏晚说道:“你放心,大家都是成年人,我不会因为一个吻而缠上你的。你也一样,别让我小看你了,和那十八岁的小男生似的,为了一段失去的爱情把自己弄得颓废不堪。”

  温茹安说完后,便利落的转身离开——在离开之后,她又回到那个酒吧,将自己灌得大醉。

  谁的心又不是心?可以任人这样一次又一次生硬的拒绝?

  谁的爱又不是爱?明明想要更加靠近,偏要假装冷静的离开。

  夏晚,慕稀不过是任性的大小姐一个,放过火、杀过人、现在还嫁作他人妇,我温茹安哪里比不上她呢?

  我晚六年,现在,我再陪你六年——如何?

  温茹安摇晃着走出酒吧,看着夜色里闪烁的霓虹,将身体依在树边,低低的哭泣着——人前,她是洞悉人心的心理专家,背地里,她也不过是一个等爱的小女人而已。

  *

  夏晚回到房间后,拿了医药箱出来,用酒精将伤口清洗了一遍后,用小镊子将掌心的碎片一点一点的取出来,看着点点碎片剥离时掌心渗出的鲜红的血,脸上却是一片漠然,看着让人觉得有些可怕。

  还好小的玻璃渣不多,看着血肉模糊的,不过是两三片比较大的碎片,清理起来倒也不算费事,用碘酒再次消毒后,拿了纱布仔细的缠起来,动作相当的熟练。

  这也拜他年少时爱打架所赐,在外面打架回来,常常父亲会再打一顿,所以一般是不回去的,有时候找安言帮他包扎、大多数时候自己就包扎了,虽然这功夫多年不用,却也和开车一样,学会了就不会忘。

  夏晚从容的收好医药箱,就势躺在沙发上动也不动,温茹安的影子已经模糊,慕稀的影子似乎也并不清晰。

  世上的事,力尽则殆,他想为自己的后知后觉,再努力一把。

  第二节:不要爱我

  【顾止安家里】

  看着顾止安帮慕稀整理好的行李箱,顾止念起身说道:“我去住酒店吧。”

  慕稀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说话,只是对顾止安说道:“这两天公司会有大的变化,我并不会天天回家。”

  “我知道,我也还有些事情要安排,先陪你几天,过几天会去法国,和AX的项目要结一下。”顾止安微微笑了笑后,转头对顾止念说道:“这段时间我们都会很忙,回来的时候少,家里就拜托你了。”

  “你们回不回来和我没关系,我明天就去搬去酒店。”顾止念冷声说完,转身往楼上走去。

  “你们聊聊吧,我先走了。”慕稀的语气也一片冰冷,从顾止安的手里接过行李箱,快步往外走去。

  “慕稀——”顾止安快步上前,伸手将她扯进自己的怀里:“慕稀,对不起。”

  “和你没关系,我得把车开回去,没车不方便,你送我要怎么回来?算了,别送了。她对我是不好,我可以不喜欢她。她对你不错,该陪还是多陪吧。”慕稀看着他轻声说道。

  “也好,你路上小心。”顾止安低头在她额间轻吻了一下后,将她送到门口。

  看着她并无留恋的快步往外疾走的背影,顾止安突然有种不安的感觉——似乎这离开的背影有种定格的怪异感觉,似乎会有那么一天,她真的会离去再不回头。

  “慕稀——”顾止安下意识的追出两步。

  “还有事?”慕稀转身回头。

  顾止安大步走过去,张开双臂将她拥在怀里,低低的说道:“突然间有些害怕,你会就此离开。”

  “顾止安?”慕稀不禁失笑:“顾止安,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顾止安吗!”

  “不是。”顾止安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居然开始相信直觉,这是我以前最鄙视的东西;我居然开始害怕,而不是分析你离开的可能性有多大;慕稀,我想……”

  “我想我是……”

  “那正好,我离开几天,你好好儿反省,到底是哪里不对了,你快把我那个理智历害的顾止安找回来,还给我。”慕稀只觉得心里同微微慌乱了一下,没等顾止安把话说完,便急急的阻止了他。

  “你真的希望,我还是那个不解风情、不懂温柔、理智刻板的顾止安吗?”顾止安将额头轻抵着她的,眸色微微变暗。

  “对于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不想改变太多。”慕稀略显慌张的说道:“顾止安,我准备好了一段婚姻、可我没准备好一段新的感情,你别逼我。”

  “是这样……”顾止安敛下眸子,淡淡的笑了:“不需要你准备,你接受就好了?这应该不为难吧?”

  “为难!”慕稀大声说道,见顾止安凝结在嘴角的笑容,声音不禁又低了下来:“因为我会有负担、我怕还不起、我怕我不能回应你,会让你心生怨意、会让我们的婚姻变得一团糟。”

  “顾止安,我们只要婚姻、不要爱情,行不行?不要爱上我、不许爱上我,好不好?”慕稀用力的推开他,看着他低婉的说道。

  看着她眼底的慌张,顾止安沉默半晌后,不禁淡然而笑:“慕稀,你想得太远了;未来我们谁都无法预期,何必把自己束缚在现在?”

  “至少我现在不要。”慕稀用力的摇头。

  “那好,我收回来。”顾止安温润的点头。

  “你最好还没有开始,以后都不要开始,否则我……顾止安,我会生气的。”慕稀拖着行李一步一步的往后退去,在说完这然话后,便转身快步往车边一路小跑而去——逃也似的,她真的无力再负担一份爱情,一份她还不起的爱情。

  “最好还没有开始、最好以后都不要开始……”看着她发动车子逃也似的离开,顾止安低低的呢喃着这句话,心里一片涩涩的难受——她的意思是,这辈子都不会爱上自己了吗?

  她的意思是,她只要一份没有爱情、没有负担的婚姻吗?

  “慕稀,我曾经何尝不是这样想?我怎么知道自己会爱上你……其实你也没什么好,心里还放着别的男人、对止念态度又这么差、也不会照顾人,可是……我为什么会爱上你?”顾止安低低的叹了口气,转身慢慢往屋里走去——第一次,为这莫名的感情而烦恼了。

  *

  回到公寓的慕稀,将身体重重的扔在了床上,情绪一片烦燥——她有什么好,一个让哥哥顶罪逃过法律制裁的杀人犯!

  她有什么好,她因为他的钱、他对慕氏的控制力而嫁给他,成为她逃避爱情的替身,这么现实女人,其实是该让人讨厌的啊。

  顾止安,不要爱上我,爱过慕城、爱过夏晚,我再不会爱上第三个男人了;顾止安,对不起,如果你有一天爱上别人,我愿意退出这段婚姻来成全你——只是,你别爱上我,那对你不公平;那对我,也将是劫难……

  慕稀将头塞到了枕头下面,逼着自己睡觉不要再想——顾止安那么个刻板的人,一定不知道什么是爱情。

  他一定搞错了,他只是感谢自己在他父亲去世后的陪伴与抚慰、他只是习惯了自己在身边的感觉、他只是少有与女人打交道的经验而已……

  一定是这样!

  慕稀自欺欺人的对自己反复的说着,然后故作安心的睡去……

  第三节:幕后的手

  【第二天,某茶馆】

  “顾止安给我打过电话,问我什么条件可以放过顾止念。”一个戴着鸭舌帽、四十岁左右的男子,看着对面长相阳光俊朗的男孩子说道。

  没错,这个男孩子就是程成,在不用做慕稀的保镖后,夏晚就让他陪在母亲的身边,反正他得罪的人也不少,有个人在母亲身边也放心。

  程成看着鸭舌帽男人淡淡说道:“你怎么回答?”

  “没有条件,我就是喜欢她,要和她复婚。”鸭舌帽男子说道。

  “你真的这样想吗?”程成轻挑眉梢看着他。

  “你说呢?”鸭舌帽男子淡淡着说道:“当初确实是我负了她,她也害得我丢了公职,我们算是互不相欠。”

  “若不是我现在确实手头困难,我也不会回头去找她——她那种女人我再清楚不过了,清高得很,我现在开一个黑诊所,她怎么肯和我复婚?不过不用这一招,他们姐弟都不会顺利拿钱就是了。”

  “我懂了。你需要的钱我都给你,我多缠她一段时间,什么时候放手,我会通知你。”程成点了点头说道。

  “我缠着她,你老板有什么好处?”鸭舌帽男子奇怪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们替人打工的,不过是拿钱办事,哪儿知道这么多。”程成摇了摇头,笑得一脸憨实单纯的样子,天然的就让人信了几分。

  “也是,反正你有工钱拿、我有钱可以赚,我们配合就是了。”鸭舌帽男子笑了笑,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微眯起眼,竟有几分儒雅的味道。

  “就是就是,这是我们老板给的订金,你先处理一下诊所那边的事。”程成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卡递给鸭舌帽男子后,警觉的看了看四周,便起身往外走去。

  “有钱人真TM有钱,什么事没干就是十万。”鸭舌帽男子看了一眼卡后面写的数字与密码,眸色一片黯淡。

  看着眼前烟雾缭绕的茶水,似乎又回到很久以前——只是,社会是现实的、顾止念也是现实的,被医院开除的医生,就算有行医执照,也很难再做了。

  “混日子吧,说过要对你好一辈子,结果出轨了,算是我的报应。”鸭舌帽男子仰头将整杯茶水灌下后,起身后将帽沿压得更低了些后,才大步往外走去。

  *

  “夏先生,已经办好了。”

  “先让他拖着,我这次从法国回来后再处理这件事。”

  “好的,没问题,我会盯着他的。”

  “恩,辛苦了。”

  “夏先生,是因为慕小姐吗?”

  “……”

  “对不起,是我多嘴了。”

  “我妈那边问起,你不用说什么。”

  “夏姨在问,您和伊念小姐的婚事。”

  “……说你不知道就行了。”

  “好的。”

  *

  放下电话,抬头看着机杨外湛蓝的天空,心情却是懒懒的、做什么也提不起劲来。

  没错,他现在机场,准备去法国。

  有一些逃避的意思,他以为在经过婚礼那场撕心裂肺的疼痛之后、在经过那段时间夜夜买醉之后,他已经可以平静的面对她的一切。

  却不想,每见一次,思念便加深一次。

  那就离开吧,别让自己醉死在某个夜里、也别让自己再犯昨夜那样的错——看到那样的温茹安,他想到了曾经的慕稀:她喝醉后吻着自己,哭着说:夏晚,爱我好不好……

  “慕稀,我怎么看到每个人,都会想到你?”

  “温茹安喝醉的时候,就像你一样软弱;伊念可爱的时候,就像你初入我的办公室时,那样霸道嚣张不讲道理;还有喻敏,她严谨专业的时候,和你专注绘图的时候很像。”

  “怎么办,我把每个人都看成你。”

  夏晚微微眯起眼睛,玻璃窗外的阳光有种刺眼的明亮,幻化成慕稀各种的模样……

  *

  “行长,要开始了吗?”伊念看着夏晚亲自过来,有些紧张兮兮的问道。

  “就这两天,要看你和AX沟通的情况。”夏晚点了点头,在桌前坐下后,将一沓资料递给伊念。

  “是什么?”伊念忙接了过来,边急急的翻看边问道。

  “慕氏给亚安的资金使用报表、慕氏给客户的回款政策。”夏晚淡淡说道:“你拿去给AX公司,告诉他们本周是最好的动手时机——政策放出去,钱没收回来。亚安的资金,全变成了投资项目。”

  “我听汪总助理说,她们汪总在和联络的时候,真的说了年底是最佳收购时机。”伊念快速的翻看之后,看到重点的部分已经做了记号,便放下心来。抬头看着夏晚,一脸佩服的说道。

  “恩,有你那句‘年底是最佳投资时机’的话,他们在和沟通的时候自然会问起。”夏晚点了点头,抬腕看了看时间后,对伊念说道:“你可以和他们约了。”

  “好的。”伊念点了点头。

  “然后将你的电脑拿过来放在这里。”夏晚指了指自己的电脑边。

  “OK。”伊念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只是听话的将自己的电脑打开后,放到他电脑的旁边。

  夏晚看了看电脑,便没有再理会伊念已:戴上耳机,连接了在证券部的慕青:“你的帐户情况发给我。”

  伊念见他开始忙碌,便拿着资料走到窗边的沙发上坐下来,将做了记号的几处重点数据仔细看了一遍,又拿稿纸演算了一遍,这才拿包起身,朝夏晚打了个手势后,便离开了房间。

  *

  “OK,每个帐户放1亿,今天出新闻,将价格拉高。”夏晚与慕青继续说道。

  “新闻已经出了,明天涨5个点开盘。”

  “OK,你进这个网址,将你的系统连接到我的电脑,试试能不能看到我电脑里的盘面。”

  “不行,提示差一个有效文件。”

  “截图给我……我知道了。”

  “怎么回事?”

  “有个启动程序的U盘没有带。”

  夏晚用手揉了揉额头,不知道是醉酒误事、还是真的被这段感情弄得有些疲惫了——这是这许多年来,从没出现过的失误。

  “有什么办法可以弥补?”慕青问道。

  “你让慕稀联络程成,他有我家里的钥匙,去我家里,拿车钥匙,U盘在车子中控台的箱子里。”

  “好。”

  “我先下线,拿回来之后你给我电话,我告诉你怎么操作。”

  “OK。”

  两人说完后,便分别下了线。

  夏晚拿起手边的资料,开始重新模拟价格变化、交易量变化——对于这么有把握的一次操控,竟也因为心不静而担心起会有失误、会而造成不可逆转的结局。

  *

  “我过去拿。”慕稀看着慕青说道。

  “你有他家里的钥匙?”慕青沉眸看她。

  “我有他的门禁秘码。”慕稀摇了摇头。

  “那他为什么不让你直接过去取?难道还怕你去他家里不成?你们两个到底再搞什么鬼。”慕青不解的看着她。

  “我怎么知道,或许他家里有什么秘密不想让我知道啰。”慕稀勉强笑笑说道:“我和他说吧,现在通知程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赶到。”

  “拿到东西再说,也别通知他了。过去吧。”慕青点了点头,转身坐回到操作台上,看着股市的各个指标。

  “慕总,新闻通稿写好了,您看一下。”公关部部长走过来,将新闻稿递给慕青。

  “我先过去了。”慕稀便也转身离开了证券部。

  *

  “或者……让喻助理去?”

  “不行,谁知道他不想让人知道的是些什么东西,或者也不方便让下属知道呢?”

  “也不一定,或许就是想和我拉开距离吧。”

  慕稀开着车往夏晚公寓的方向而去,心里却反反复复的想来想去。

  “慕青说得对,现在没有什么事比反收购更重要的了,拿到东西再说。”慕稀心思微定,当下加大油门快速往前开去。

  “零零四五三二七。”

  门应声而开,慕稀却觉得有股想哭的冲动——他的秘码,果然是没有换的。

  慕稀快步走到吧台里面,熟练的打开其中一个抽格,果然——钥匙还是放在惯常的老地方。

  慕稀伸手将钥匙握在手心,轻轻的抬起头来——许久没来,房间还是旧时的模样,连沙发边烟灰缸的位置都没有……

  医药箱?血?

  慕稀快步走过去,放在烟灰缸边的是蓝色的药箱,药箱旁边还有几块颤着血迹的纱布。

  慕稀的心微微一紧,顺着纱布往旁边看去——几块大大小小的、带血的玻璃碎片赫然在目。

  “受伤了?为什么会受伤?谁给他包的?严不严重?怎么就这样跑出去了呢?”慕稀用手指轻轻拈起较大的那块玻璃片,从干涸的血迹可以看出,这块玻璃片是整个扎进肉里的。

  “夏晚,我是慕稀。”慕稀不暇思索的拿起手机打了过去。

  “有事?”夏晚的声音淡淡的。

  “茶机上的碎玻璃片是怎么回事?你哪里受伤了?严不严重?”慕稀连声问道。

  “你在家里?”夏晚轻声问道。

  “告诉我你哪里受伤了,严不严重!”慕稀大声说道。

  “手,不严重。”夏晚听话的回答。

  “整个玻璃片都扎进去了,怎么会不严重……”慕稀斥责着他。

  “真不严重,你拿到钥匙没有?拿到了就快下去,我这边等着安装系统呢。”夏晚轻声说道。

  “你……身边有没有人照顾你?”慕稀看了一眼小几上的碎玻璃片,眼圈不禁微微的发红。

  “我从小受伤长大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乖,别担心。”夏晚的声音低低的,带着温柔的诱哄,让慕稀不禁又一阵心悸,慌张的说道:“照顾好自己,我下去拿U盘。”

  说完便把电话给挂了,起身匆匆的往外走去。

  想在他的面前做到坦然,真的真的太难了——仅仅是一个远隔重洋的电话,便能击溃她武装许久的漠然与坚持。

  所以……还是不要联络了吧。

  慕稀看着电梯镜子里自己慌张的眼神、微微红润的脸颊,不禁迅速的闭上了眼睛——她的优雅呢?她的从容呢?她在面对顾止安时候的沉静呢?

  现在的她,象个偷情的小妇人,因着旧情人一句温柔的话而心动不已。

  慕稀,你真是不知羞。

  慕稀用力的咬着下唇,在听到电梯门打开之后,看也不敢看镜子里的自己,便快速的冲了出去,并一路向他的车位跑去。

  黑色的老奔驰车安静的停在那里,慕稀沉沉的吐了口气,按下遥控后,拉开车门,却又被座椅上一串串的血迹给吓到——他到底在搞什么鬼,怎么车上也是血。

  “好吧,他的事情与自己无关,不要管他、不许再想他、不许再担心他。”

  “他那样一个从小打架长大的人,什么伤没受过,没什么要紧的。”

  慕稀恨恨的咬着下唇,伸手拉开操控台旁的柜子,找到一个金属色U盘,当即拍了照片发给夏晚。

  “是的,交给慕青。”夏晚很快回了信息过来。

  慕稀想了相,又将满是血迹的座椅也拍了发给他。

  这一次,他没有信息回过来。

  慕稀轻哼一声,锁了车门后,又返身回到他家里,将车钥匙放回原处后离开。

  “你不是说过,我的车太老了吗,我也觉得该换了。”

  似乎是思索许久的话,不多的几个字,让慕稀感觉到他一个字一个字写下去时候的心情——这车有许多他与安言的记忆,所以被她笑过很多次老爷车,他一直也没舍得换掉。

  只是,他现在换车,与她又何干。

  慕稀轻轻闭了闭眼睛,快速往外走去——就似逃离一段过去、逃离他爱情的呼唤,想要快速回到安全的地方。

  *

  “小哥,U盘。”慕稀将U盘递给慕青。

  “恩。”慕青接过U盘后,便戴上耳机,连线接通了夏晚。

  然后在夏晚的口述下,将U盘里的文件安装好:“好了,我可以看到你电脑里的模拟系统了。”

  “好,将你的交易系统共享给我。”夏晚说道:“你同时打开三台电脑,一台看我的摸拟系统,一台看实时交易系统,一台和我进行线上交流,同步给你的证券部长下指令。”

  “好。”慕青点了点头,对慕稀和证券部长说到:“张部长的电脑打开交易系统、小稀的电脑打开与夏晚的通话连接,然后交给我。”

  “OK。”张部长与慕稀拿了电脑便在慕青的身边坐了下来,各自连好系统后,慕稀调试着与那边的通话效果:“可以了吗?”

  “我能听见你说话,你打开文字系统。”

  “打开了。”

  “我的手真的没事,现在还在打字呢。”

  “喂,你……”

  “我发的信息看到了吗?”

  “到了。”

  “OK,将电脑转给慕青。”

  “知道了。”

  慕稀不禁低头轻笑了一下,这才将电脑推到慕青面前,然后将模拟系统拿到自己面前。

  看了一眼两人试机的聊天内容,慕青轻瞥了慕稀一眼,微微扯了下嘴角,沉声说道:“一切就绪。”

  “交易系统和模拟系统保持连状态,明天9点我们连线。”夏晚清朗的声音明晰的传来。

  “OK。”慕青点了点头后,便退出了联络系统。

  *

  “你们之间……”慕青侧头看向慕稀。

  “他的手受伤了,我拿钥匙的时候给他打过电话。”慕稀小声说道。

  “我不是问这个。”慕青看着慕稀,微微皱起了眉头:“顾止安现在已经没有能力影响慕氏的结局,你若有其它想法,也未尝不可。虽然我并不喜欢夏晚,可那有什么关系,你喜欢就行。”

  “我和夏晚……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慕稀轻轻摇了摇头:“虽然我和顾止安结婚,确实有慕氏的因素,但现在的生活,也确实是我想要的。”

  “可我在你的身上,看不到一点活力。”慕青沉声说道。

  “我马上要28岁了,还能有什么活力?还能怎么折腾?”慕稀敛下眸子,轻轻的笑了笑:“小哥,我确实还没有完全放下对夏晚的感情,但我在努力,我不想自己的生活再生什么变化。顾止安待我很好,我想让这段婚姻能好好走下去。”

  “也好,就按你自己想的去做,只是别太委屈自己了。”慕青点了点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51 看谁都是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