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52 如此熟悉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彼此都如此熟悉

  【第二天,法国,AX公司】

  “这是伊小姑娘送过来的最后一份资料手抄本,她说已经有人盯上她了,多的资料不仅拿不出来,若有人知道她泄露了这样的商业秘密,整体布局怕是会有调整。”AX的总裁助理,将手抄的资料递给老总,表情严肃的说道。

  “这次的文件没留复印件给你?”汪总接过文件,将画圈的数据仔细看了后,又拿笔在纸上测算了一下,与最后分析的、慕氏年底的财务状况大致相似。

  “没有,她说这次不敢留。不过文件的公章和签名,都没问题;报表格式也是与前两次提供的无异。”助理沉声应道。

  “你怎么看?”汪总将测算的数据推到助理面前。

  助理看了一眼后,抬头看着老总:“我抄完的也测算过,与所描述的最佳收购时机的财务状况一致,只是时间提前了。”

  “为什么一定坚持到年底?”AX老总沉吟着问道。

  “因为他们拿不到这样的内部数据,顾先生的市场预测与推算能力算是很强,按照市场规律做出这样的判断情有可缘;但他忽略了亚安的夏晚与慕氏的关系、与他太太的关系,所以不仅给钱,而且操控整个布局——这是一个实力只比他高不比他低的男人,所以他会判断失误,也在情理之中。”助理很客观的分析着顾止安的判断。

  “恩,因为有他太太这层关系,所以伊小姐并不清楚他收购慕氏的决心,所以把目光放在了我们这个源头上。”AX老总点了点头,拿起电话打给了证券部、资金部和市场部,要求他们随时关注慕氏这两天的新闻。

  “伊小姐的资料可真准,您看……”AX老总刚放下电话,市场部的Tina便抱着电脑走了进来:“慕氏今天果然有新闻,股价开盘上涨5%。”

  “什么新闻,拉动这么历害?”AX老总接过他的电脑,国际财经中国区的财经头条,正是慕氏刚刚发布的新闻——关于慕氏第二季度财报的公告、亚安对慕氏第二季度为亚安供献的利润表示欣赏。

  “伊念的所有材料都是真的。”看着新闻上的财报的数据、格式、签名,三个人不禁倒抽一口凉气——经过笔记鉴定后,他们知道伊念拿的资料是真的,但也只认为是内部流通的初步文件,官方公布应该另有数据调整。

  没想到,居然就是官方最新文件——这个伊念,真是太历害了。

  “股价拉升5%,是因为他的资金流有问题,想利用舆论稳住股市,让没有可乘之机。”助理沉声说道。

  “没错,所以……”AX的老总抬头看着助理,沉声说道:“都到证券部办公室,开始按计划操作。”

  “伊念那边……”助理看着老总。

  “我们能收购成功,她便得到了自己想得到的。至于操作细节不要透露给她。”AX老总收起资料,起身快步往外走去。

  “好的,我知道了。”助理与市场部部长对视一眼,便急急的跟在了他的身后。

  *

  【酒店小会议室。】

  “行长,怎么AX还没有动作?”

  “恩。”

  “他们往帐上打钱了吗?”

  “没有。”

  “会不会我被暴露了,所以他们现在选择相信?”

  “你能不能安静会儿?”

  “……哦。”

  伊念缩了缩脖子,安静的看着自己的电脑,上面是夏晚的股票实时模拟系统,夏晚做的模拟是慕氏今天拉高3—5个点开盘,短利股民就会开始出清,AX趁机接盘,在合适的时候再出手拉低股价,适时抛出几个对慕氏不利的消息,然后资金大举介入,一举收购慕氏。

  慕氏的机会在于,当AX将股价拉低后,先于AX的资金进场,将流通股抢在手里,把AX的路堵死。

  然后做出资金后继乏力之态,但这时候慕氏的股价已经被过大的交易量给拉高了,所以这时候放AX进场,需要耗掉AX几乎于原计划一倍的资金。

  可现在的情况,显然AX并没有按这个模拟的节奏去运作。

  直到上午收盘,市场成交量比平时活跃了三分之一,但AX还是没有动静。

  “行长,如果AX相信了的话,我们现在怎么办?”

  “去买两套盒饭上来。”夏晚甩了两张欧元给她,伸手拖过了她面前的电脑。

  “哦。”伊念皱了皱眉头,抓起钞票起身往外走去。

  *

  “对方没动静。”慕青那边打过来一排字。

  “下午还没动静的话,你自己先接盘,凡是出货的,你全部接下来。”夏晚沉声说道。

  “OK。”慕青点了点头。

  夏晚在伊念的电脑上,开始修改模拟程序,交节奏进行重新定义。

  *

  “小哥,怎么样?”慕稀紧张的看着慕青。

  “对方没动,应该是想试探我们的态度,也有可能是对我们的策略有所判断,所以想打乱我们的节奏。”慕青边说边将夏晚刚才说的话,下了指定给证券部长,同步发给了坐在模拟系统旁的于佳佳。

  “收到。”于佳佳回了一句后,便快速启动了模拟数据的运算程序,大约15分钟后,便将新节奏下的资金需求发给了慕青。

  “好。”慕青收到后,快速看了一眼,便打印出来交给了慕稀:“给财务。”

  “恩。”慕稀点了点头,拿着资金需求表快速往财务部走去。

  “比之前的预算多了25亿,有问题吗?”于佳佳抬头看他。

  “夏晚是个有钱人。”慕青轻瞥了下嘴角,不置可否的说道。

  “这次他收利息吗?”于佳佳好奇的看着他。

  “嗯哼,这个人吃人不吐骨头,什么时候做过亏本买卖。”慕青冷哼着说道。

  “要是回购失败呢?”于佳佳笑着看着他。

  “失败也要还本钱。”慕青不禁笑了。

  “他借给你的可不仅只是钱——还有是好的掌控慕氏的机会。”于佳佳笑着说道。

  “这才是夏晚。”慕青沉眸说道:“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慕城会对他心悦诚服——他有这种让人信任、让人服气的本事。他的钱,绝不会放在无用的地方。”

  “从这点上来看,他的道行还是要比顾先生高。”于佳佳沉吟着说道。

  “他心里有全局,而这个全局又是在变化中;顾止安心里也有全局,这个全局是相对静止的。”慕青点头说道。

  “这么会算计的两个人,怎么都让小稀给碰上了。”于佳佳转头回到自己的电脑里,边看着模拟走势,边笑着说道。

  “可不是什么好事儿。”慕青皱了皱眉头,抬头看见慕稀走进来,便打住了话题。

  “除了客户的资金还没到位,我们的和夏晚的已经全部到位了。”慕稀将财务到款记录递给慕青。

  “你怎么这么多钱?”慕青扫了一眼财报,抬头看着慕稀。

  “我就留了现在住的房子,其它的全卖了。”慕稀笑笑说道。

  慕青用手指弹了弹文件纸,叹息着说道:“我是不是将一个女财主变成了穷光蛋?”

  “谁说的?我的我买的那些股份算我自己的,我还等着增值呢。”慕稀笑着说道。

  “哎?你什么时候也这么会算计了?看来嫁给一个投行的老公,还是有点儿长进了。”慕青伸手去捏她的鼻子,却被她躲了开去:“我让行政部点了套餐过来,吃完饭看看下午的情况。”

  “这是夏晚重新做的模拟环境,你看一下。”慕青指了指于佳佳的电脑,对她说道。

  “好。”慕稀点了点头,走到于佳佳身边坐下,仔细的看了一会儿走势后,对慕青说道:“他对这个方案并没有信心。”

  “恩?”慕青皱眉看她。

  “可能是对AX不熟悉,没办法摸到他们行动的轨迹,所以他应该还有第三套方案。你看这里,如果正式启动收购程序,在这个价位的时候,我们应该全面投入,拿下至少10%的流通股,然后再用当时的价位将AX逼进股市。”

  “但他在这里只做了6%的份额,手法有些犹豫。”慕稀用手指着摸拟K线图,对慕青解释道。

  “我也看到是6%,倒没想到是这个原因。”慕青将头凑过去,看了看后沉吟着说道。

  “他在有绝对把握的时候,下手从不留余地。”慕稀皱了皱眉头,看着模拟K线图半晌,起身对慕青说道:“小哥,对于这边散户的出货情况,你共享给他,并将你对交易量的判断及时告诉他,但操作节奏上一定要听他的。”

  “哦?”慕青沉眸看着她。

  “他在投资上有种让人不能理解的直觉,极少出错。但对于慕氏股市的数据,他几乎没有接触,这会影响他的判断,所以你把数据和判断都告诉他,但不要怀疑他的决定。”慕稀沉声说道:“我现在要去找一些资料,看看能不能让局势变得明朗一些。”

  “好。”慕青点了点头,看着慕稀转身匆匆离开的背影,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她之于夏晚,熟悉得如她自己一般;她这些以前没有表现出来的商业禀赋,倒底是慕家人天生能力、还是与夏晚五年相处所带来的成长?

  与顾止安的婚姻,真的如她说的那般,是一段刚刚好的生活吗?

  *

  慕稀离开证券部以后,打开电脑开始搜索AX老总的个人资料,但刚刚按下搜索键便又放弃——AX要收购慕氏,这个消息夏晚比慕青晚早知道,那时候他就做好了反收购的策划,那么这些官方消息,他自然是早就研究过了。

  对于AX的行事风格,他一定也有了解,所以才会有第一套方案。现在的变化,不知道因为AX对这次的收购太重视,所以调整了节奏?还是因为在其中的影响?

  慕稀起身,在办公室来回的走动着,想着其中的关键点,可是无论想到哪里,都觉得以夏晚的缜密,应该都有安排,他现在的不安,恰恰来自于:实际进展与他了解的情况有差别。

  “慕稀,今天晚上回去吗?我明天要去法国。”正想着,顾止安打了电话过来。

  “我……”慕稀的眼珠快速的转动着,脑袋里一片天人交战——要不要向顾止安了解AX的情况?AX是他的委托商,现在对AX最了解的人莫过于他了。

  只是……

  若只是慕氏的事情,她大可以坦荡的去问,可偏有个夏晚也介入其中。

  “你忙的话没关系,我晚些过来看你。”顾止安以为是她太忙不能回家,又不好意思说。

  “好,你忙完了过来,我在办公室等你。”慕稀低声说道。

  挂了顾止安的电话,慕稀想了想,便给夏晚发去一条信息——顾止安明天去法国,AX总部。

  因为项目里有夏晚,她若向顾止安了解对手信息,对他不仅不公平,也会让他为难——AX毕竟是他曾经合作的客户,他的职业操守不允许他将客户的信息透露给竞争对手。

  而这个项目关系到慕氏的存亡,所以她会将自己所知道一切对项目有帮助的信息,全部告诉这一战最关键的人:夏晚。

  “知道了,不必知道更多信息。”夏晚很快回了信息过来——那么默契的,知道她的为难。

  慕稀看着屏幕半晌,慢慢将两条信息都删了去,返身回到办公桌后面坐下来,依然打开AX的官方网站,找到所有媒体对AX首席执行官的采访与评价,逐条逐条的看了起来。

  第二节:调整节奏

  【法国巴黎,某酒店会议室】

  “顾止安要过来?那么AX至少要等到和他面谈过才会有动作?”伊念看着夏晚。

  “你去订最早班返程的票,我们回国。”夏晚拉过伊念的电脑,开始着手修改模拟系统。

  “回去?他们都还没动手呢?顾止安来了,他们又不出手了怎么办?”伊念睁大眼睛看着夏晚。

  “你不适合在这里与顾止安碰面。”夏晚轻瞥了她一眼淡淡说道。

  “哦,知道了。我要怎么和AX说?”伊念点了点头。

  夏晚皱了皱眉头,斜眼瞥了她一眼:“这还要我教?你为什么来的呢?”

  伊念看着他鄙视的目光,脸不禁微微一红,嘟着嘴说道:“我现在是进入工作状态了,把演戏的事儿给忘了。”

  “去吧。”夏晚低头在电脑里忙碌着,不再理会有些迷糊的伊念。

  *

  “小姐(AX总裁助理),我明天要回国了,你们准备得怎么样了?”伊念在酒店前台订好机票后,便给AX公司打去电话。

  “高层非常重视伊小姐带来的资料,正在开会制定方案。”非常聪明的给了一个模糊却又标准的答案。

  “哦,希望你们收购成功,否则我可是做白工了。”伊念淡淡说道。

  “伊小姐不多呆阵子吗?等这件事完了,我陪伊小姐四处转转?”巧妙的追问着伊念的行踪。

  “我未来婆婆催我回去,很着急的样子,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我们中国,哄好婆婆比哄好老公还重要,所以为了顺利的嫁给我们行长,我必须回去哄婆婆了。”伊念的声音娇娇软软的、很有一些软萌的味道,让人不得不相信,这是个听长辈话的乖乖女。

  “噢,原来是这样,真是遗憾,欢迎你再次来巴黎,这是个美丽的城市。”似乎了解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客套的寒暄了两句后,便挂了电话。

  “哈,人的想象空间是无限的,我未来婆婆为什么要催我回去呢?这和顾止安要来法国有什么关系呢?小姐应该会有很好的推断吧。”

  伊念挑了挑眉头,笑意满满的往电梯间走去。

  *

  “解决了?”她进会议室的时候,夏晚刚刚处理好电脑里的事情。

  “当然。”伊念得意的笑道。

  “怎么说的?”夏晚随口问道。

  “这个……演员临场发挥,可不可以不告诉导演?”伊念的脸微微一红——她可以演戏,但站在夏晚的面前,可没那么厚的脸皮说要嫁给他、说什么未来婆婆的话。

  “可以。”夏晚轻挑了下眉梢,将已关机的电脑递给伊念:“回房间收拾东西,我在大厅等你。”

  “O……”伊念张大嘴吧看着他:“行长怎么知道我订到今天的航班了?还有还有,你下了飞机就过来工作,现在又直接上飞机,不用……休息的吗……”

  伊念有些担心的看着他——还有他那只包着纱布的手,为什么受伤,她做下属的也不好问。只是带着伤,连飞了7个小时后接着便是精神高度紧张的工作。

  现在又……

  他以为自己是铁人呢!

  “我去大厅等你,速度快些。”夏晚轻瞥了她一眼,拎着自己的随身大包起身往外走去。

  “哦,知道了。”伊念点了点头,收拾了自己的文件后,抱着电脑快速往外走去。

  *

  飞机上,夏晚似乎有些心事,眯着眼睛看着舷窗外,整个人显得有些萎靡。

  “行长,你的手要不要重新包一下?我看有十几个小时没换纱布了呢。”伊念小声问道。

  “不用,你在飞机上休息会儿,回去后睡不了几个小时,早上直接去慕氏。”夏晚低声说道。

  “哦,好。”伊念看着他与工作时判或两人的消沉模样,只觉得心里一阵微微的发堵——一定是为慕小姐吧。

  可是放不下又怎么样呢,她已经结婚了呀。再说,顾先生也是个不错的男人,慕小姐也不像是那种三心二意的女人,所以……

  “所以行长,你真的没机会了。”伊念在心底暗暗自语着,目光黯然的看了他一眼后,招手向空姐要了张毛毯,闭上眼睛睡觉休息——他的事轮不到她来担心,做好工作才是她的本份,她懂。

  *

  【AX集团】

  “明天上午,若开盘涨3个点以上,就开始介入。”AX总裁沉声说道。

  “顾止安,明天下午4点到。”助理提醒说道。

  “在他来之前,我们要做一个漂亮的开局,让他看看——什么是最好的时机。”AX总裁微眯起眼睛,脸上是志在必得的表情。

  “OK,我明白了。”沉声应着,朝证券部长和财务部长分别点了点头后,便在电脑边坐了下来,将之前操作文件共享给大家,做收购前的最后一次讨论。

  她知道,在慕氏的季度财报新闻之后,加上亚安银行的应和,老板对伊念资料已经有了100%的信心;而伊念在顾止安离开国内的时机赶着回去,也让她的动机显得越发简单而真实。

  所以,时机上绝不能再耽搁,只能微调介入时间与节奏,避免全在伊念的掌握之中,而被有心人利用。

  至于顾止安,老大很是推崇他投资的眼光和控盘能力,但现在对他的立场却再无信任,加之顾止安过于强势的作风让他不舒服已经很久了,现在解除合约,正是时候——甚至还有些想给他点儿颜色看看的味道。

  微微笑了笑,余光轻瞥了一下自己的老板,为自己精准的分析而满意着。

  第三节:试着相爱

  顾止安是第二天上午9点的航班,差不多7点要从家里出发,和平时上班的时间一样,所以慕稀想了想,还是没有在办公室和慕青一起熬通宵。

  “准备得怎么样了?”顾止安看着慕稀有些疲惫的神色,轻声问道。

  “差不多了,应该问题不大。”慕稀转过脸看他,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笑容。

  “以前觉得,生活里只有工作是件太正常不过的事情,现在看到你这样,却觉得这样不好。”顾止安侧眸看了她一眼,笑笑说道。

  “是在提醒我呢?还是在警告我呢?”慕稀伸出双手慢慢按压有些发胀的太阳穴,笑笑问道。

  “都有。”顾止安轻笑着说道:“希望你能轻松一些,不要这么累。”

  “这阵子过了就好了。我也不能看着小哥一个人撑着,慕允现在是冷眼旁观,帮不上什么忙了。”提以慕允,慕稀低低的叹了口气,眸子里流露出隐隐的伤感。

  “恩。”关于她家里的事情,顾止安也没有往深里问。

  车子到小区后,顾止安突然对慕稀说道:“要不我背你上去?”

  “恩?”慕稀不禁愣愣的看着他。

  “我们家乡有个背新娘的习俗,我们的婚礼有些仓促,倒底还是没背成。”顾止安笑笑说道。

  “你别发神经了,这里可不是你们家乡。”慕稀不禁低头失笑,下车后自然的将包递给了顾止安:“那是小女生玩的把戏,我们两个加起来都六十岁了,不适合玩儿了。”

  “是吗,我总觉得,我们还年轻。”顾止安接过她的包,伸手揽着她的腰,慢慢往前走去——其实,他只是觉得慕稀与自己在一起,沉静有余、活泼不足。

  不是说不喜欢这样的她,而是希望她快乐、希望她的快乐是自己给予的。

  他的意思,他不知道慕稀懂不懂——只是,大多数时候,她只是沉默着、安静着,给人极低的存在感。

  她的个性原本如此吗?好像自认识她起,她就是这样,大约是家庭环境和家庭变故的原因吧。

  她和夏晚在一起又是什么样子呢?会不会要快乐一点?

  顾止安低头看着慕稀依然平静的面容,心里有股淡淡的无力感。

  “怎么啦?AX那边的工作很棘手吗?”慕稀见他沉静的面容中带着忧郁,以为是工作上的问题——她从不认为,自己会成为他的苦恼、会影响他的情绪。

  “还好,只是达成解约备忘录,对项目做个交割。”顾止安摇了摇头,放在她腰间的手微微加重了力度:“慕稀,有些舍不得呢。”

  “哎,我想想,当初是谁说的‘我的工作很忙、我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国外、三分之一的时间在国内、三分之一的时间在飞机上,所以我没有很多时间陪你。’”慕稀仰头看着他,学着他相亲时候说的话,笑得眉眼弯弯的。

  “我可不记得对你这么说过。”顾止安摇头。

  “夏千语和我说的。”慕稀调皮的说道。

  “那丫头,尽泄我的底呢。”顾止安不禁失笑,垂眸看着慕稀,若有所思的说道:“我说的是实话,可是我现在就是想多一些时间陪你。”

  他一惯温润淳和的目光,突然变得多了些压迫感,让慕稀下意识的转开眼去:“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

  “慕氏的项目结束后,我亲自操作的只有S国的地产项目,在国内这三分之一的时间,可以有一半给你了。”顾止安笑着说道。

  “好啊,公司这件事了了,我也只是单纯的做设计了,时间也会多下来。”慕稀笑笑说道。

  “那有没有这个容幸,请顾太太随顾先生一起去S国工作?”顾止安低头看她。

  “好远的事情,到时候再说吧。”慕稀心里微微一慌,脸上的笑容却更深了,惦起脚尖在他唇上轻吻了一下,柔软的说道:“顾止安,我好累了呢。”

  “好,不说了,早些休息。”顾止安的眸色微微沉暗,伸手按开电梯后,搂着她一起走进去。

  他对自己现在的状态也有些不满意,似乎总在有意无意试探着什么——早就知道她和夏晚的感情、也早就知道她结婚的目的,在爱上她后,便只管好好儿爱她就好。

  现在自己拥有诸多的优势,还如此患得患失,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而被他揽在臂弯的慕稀,却更加沉默了。

  若是从前,顾止安这样说自然是真诚而坦然的,可自他表达了婚姻之外的感情后,她就变得越发敏感起来——他在不安、他也是在试探。

  会不会有一种可能,朝夕相处、耳鬓斯摩,真的能让两个原本不相爱的人,慢慢的爱上?爱情的问题,真的是时间可以解决的吗?

  如果他爱上自己,而自己始终爱不上他,那又该怎么办?曾经害怕与夏晚结婚,会陷入求而不得的怨妇地步;被人爱着无以回应,是不是又是另一种痛?

  慕稀,你该怎么办?

  你会爱上他吗?试着去爱他,行吗?

  *

  回到公寓,慕稀才发现顾止安没有换洗衣服在这边:“怎么办?睡衣我这里都有,可明天出差你没有换衣服呢?”

  “早上我去机场买。”顾止安边擦着湿发边说道。

  “也行。”慕稀点了点头:“那你只拎着电脑就可以了。”

  “别操心,快去洗吧,我看你也累得不行了。”顾止安从床上抓起她拿好的睡衣递给她。

  “好。”慕稀笑笑,抱着睡衣去了浴室,心里仍为刚才那个问题苦恼着。

  “慕稀,你不可以再给自己留退路。”

  “慕稀,你也不可以再让夏晚有任何的希望。”

  “一定、一定、要对得起,这个愿意任何情况下都与你结婚的男人。”

  充满雾气的浴室里,慕稀的脸被热气熏得通红,镜子里的她,眸子里有股绝然的坚持——为这段婚姻而坚持、为这个男人而坚持。

  “顾止安,我们试着以爱情相处,可是,若最后我仍然无法爱上你,那么——对不起,请你离开我。若说我最不愿看到谁伤心,那个人一定是你。”

  慕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突然发现竟比印象中老了好些——都这么老了,好好过日子吧。

  她伸手轻轻拍了拍脸,转身往外走去——却没有深想、也不感深想,这样的疲惫的老态,何尝不是过于平静的生活,而让整个人失去了动力所致……

  *

  回到房间,看到顾止安正靠在床头看书,慕稀微微犹豫了一下,走过去将他身旁的被子慢慢的叠好抱起,放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你睡沙发?”顾止安眸色一沉。

  “和你一起。”慕稀声音沙哑的说道。

  “慕……”顾止安微微一怔,下意识的放下了手中的书。

  “可能会让你为难了,行不行?”慕稀扯着睡衣的一角站在床边,满脸不自在的看着他。

  “行。”顾止安掀开被子的一角,将大手伸到她的面前。

  慕稀将手慢慢的放进他的手中,上床后,将身体轻轻的滑进了被子里——她身体的僵硬,让他忍不住的心疼,松松的搂着她,连力也不敢用,只是将大手放在她的后背上,轻轻的拍着,帮助着她慢慢放松。

  他知道,走出这一步,她要克服多大的心理障碍——无论是心理阴影的障碍、还是基于夏晚的障碍,都不容易。

  “慕稀,相信我,我们的婚姻,会是最好的。”顾止安将唇印上她的额头,久久的,没有松开……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52 如此熟悉》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