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53 还是在乎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清晨相遇

  慕稀以为自己会半夜都睡不着觉,结果她却是一整晚都睡不着。

  “我去晨跑,你自己再睡会儿。”早上5点,顾止安满眼红血丝的看着慕稀,无奈的说道。

  “顾止安,对不起啊。”慕稀将头抵在他的胸前,声音软软的说道。

  “以后等你睡着了,我再抱你过来?”顾止安轻轻拍着慕稀的后背,无可奈合的说道。

  “好啊,所以你也别去跑步了,去客房睡会儿吧。”慕稀点了点头,心里满是内疚。

  “你睡吧,不用管我。我加班连续熬夜是常有的事。”顾止安拍了拍她,扶着她躺下后,起身下床。

  慕稀双手抓着被子半晌,终于熬不住困倦沉沉睡去。

  直到电话震天的响起,慕稀才猛的一下坐了起来。

  “今天必须要去公司吗?”顾止安推门进来。

  “今天很关键,夏晚的模拟系统已经做了三套方案,如果仍没有预测到AX的……”慕稀急急的说着,在披好外套抬头看向顾止安时,突然停了下来:“顾止安,你介意吗?这件中情是夏晚和慕青联手在做,慕青一个人恐怕不行。”

  “我为什么要介意?夏晚是慕氏最大的投资商,于利于义,他都该做,不是吗?”顾止安笑了笑,伸手将她拉进怀里,轻轻拥着她说道:“慕稀,做你该做的,我只介意我该介意的。”

  “顾止安,谢谢你。”慕稀低低的说道。

  “好了,还有半小时要开盘了,你收拾一下,我帮你把早餐装好。”顾止安的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大手用力的揉了揉她的头发,松开拥着她的手臂,转身往客厅走支。

  “顾止安,谢谢你。”看着他依然从容而优雅的背影,慕稀除了说‘谢谢’,再找不出其它的语言。

  转身回到浴室,慕稀快速的洗漱梳理着,现在公司的事情第一重要,其它的都以后再说吧。

  她知道自己再努力努力,适应顾止安的怀抱没有问题——曾经不也拒绝夏晚的接近吗?沙漠里的七天,偶尔的与他相拥而眠,她却可以安睡一整晚。

  所以不用担心,她知道自己需要的只是时间而已。

  15分钟时间,梳洗完毕,还化了一个简单的淡妆,将整夜未睡的倦容给掩住,匆匆跑下楼时,顾止安已经将早餐打好包,在玄关处等她。

  “秦婶儿没过来呢,你做的早餐吗?”慕稀快步跑过去。

  “恩,晨跑的时候煮上小米粥,回来的时候再煎个小葱鸡蛋软饼就可以了,挺快的。”顾止安接过她手里的包,在她换好鞋后,才将早点递给她。

  “你开车去机场吗?”慕稀接过早点,看着他问道。

  “我先送你去公司,然后打车去机场。否则你还要专门去一趟机场取车。”顾止安笑笑说道。

  “几点飞机呢?要不我和慕青说一声,先送你过去吧。”两人很自然的走到慕稀的车边。

  “不用,你没休息好,开车不安全。今天去公司后,记得找时间补补觉。”顾止安拉着慕稀将她塞进副驾驶后,自己绕身回到驾驶室,发动车子后,将车子平稳的开了出去。

  慕稀侧脸看他脸上似乎并无倦容,这才安心的低下头来吃早点:“你吃了没有?”

  “我去机场吃。”顾止安笑笑说道。

  “我不吃不葱,所以这软饼给你吧。”慕稀打开食盒,用专用纸巾将软饼包好后,递在他手里。

  “秦婶儿没说过这个?”顾止安接过软饼,笑着问道。

  “我关心你,想让你吃行了吧!”慕稀轻哼一声,小声说道。

  “当然行,我很开心。”顾止安微微眯起了眼睛,整张脸、整个眸子里,全都是笑意。

  慕稀不再看他,低头吃自己食盒里的粥——很特别的做法,加了一点点姜丝和虾米,味道一下子就鲜美了起来。

  “味道不错,很好吃。”慕稀连连点头。

  “我们理工男的做法,就是在米下锅时,冰箱里有什么就放什么。幸好你的冰箱里只有虾米和姜丝了,否则我得做成八宝粥。”顾止安不禁笑了。

  “原来是这样,我以为你对饮食多有研究呢,姜丝去海鲜味儿、虾米提鲜,这两样搭配恰到好处,原来竟是误打误撞。”慕稀轻轻叹了口气,却仍吃得满足。

  “你现在说我就记住了,下次不会乱来了。”顾止安笑笑,将手中包过软饼的纸递给慕稀,在慕稀帮他拿走后,他自然的将手伸在慕稀的面前,让她帮他擦净。

  “不够的话,去机场再买点儿。”慕稀拿了湿纸巾边帮他擦手边说道。

  “好。”顾止安点了点头。

  慕稀吃完后,便开始看文件,夫妻俩儿并没有更多的交流。只是这样自然的相处,却让他们心里都涌上一层淡淡的暖意——若不去刻意追问关于爱情的话题、若没有她身体的毛病,他们之间便如他所说:会是最好的婚姻。

  慕稀低头看着文件,嘴角噙起一弯淡淡的笑意:既然如此,那就继续努力吧。

  *

  夏晚与伊念拎着电脑包匆匆走进慕氏写字楼广场时,正看见慕稀下车,顾止安将车停好后,看了慕稀一眼,又弯腰从车里抽了一张纸,走到慕稀身边,帮她将唇边未净的粥汁给抹掉。

  “中午记得找时间再睡会儿。”

  “我知道了,你在飞机上也睡会儿吧,常期这样熬是不行的。”

  “恩,再见。”

  然后两个相视而笑,相互挥了挥手后,转身分开。

  *

  “行长,我们快上去吧,慕总催了几次了。”伊念看着那对夫妻亲密恩爱的模样,回头再看夏晚——平静的脸上不见分毫情绪,只是那眼底却是连半分的温度也没有了。

  “夏晚?”慕稀微微一愣,看着他受伤的手,只觉得心里一阵轻扯的疼痛,下意识的便皱起了眉头。只是在转眸看向他身边的伊念时,随即恢复了自然:“伊小姐,早。”

  “四小姐早。”伊念乖巧的应了一声,担心的看了夏晚一眼,小声说道:“行长,上去吧。”

  夏晚却只是紧紧的盯着慕稀,既不走、也不与慕稀打招呼——只是这样一语不发的看着她。

  而慕稀也就这样任他看着,沉静的站在那里,如他一般的——既不离开、也不上前。

  伊念不禁佩服慕稀的大胆,若是换了自己,恐怕要被行长这冷冰的神呢吓个半死——可是,行长是真的伤心了吧,看着他们夫妻这样和谐,他是一点希望也没有了呢。

  伊念睁大着眼睛看看慕稀、又看看夏晚,想要先行离开,却又担心他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来、又担心慕稀会更加刺激到他。

  “行长,该上去了。”伊念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袖。

  “恩。”久未出声的夏晚,终于发出了一点声音,让伊念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一些。

  “那……我先上去?”伊念试探着问道。

  “走吧。”夏晚转身,与伊念一起快步往里走去。

  身后的慕稀,在原地站了许久,直到看不到他们的背影,才抬脚慢慢往里走去。

  第二节:紧张时刻

  【慕氏,证券部办公室】

  “夏行长早,伊小姐早。”于佳佳与证券部部长向走进来的夏晚和伊念打着招呼。

  “于小姐早、林部长早。”伊念乖巧的打了招呼。

  “你…。赶回来了?”慕青看见夏晚进来,不禁意外:“你在当地盯着不是更好?”

  “我这是帮你干活儿呢,意见不少。”夏晚将电脑放在桌上,直接坐了下来。

  “也不光是帮我吧,不过既然你回来,自然是有把握了。”慕青抬腕看了看时间,还有3分钟开盘,便也在桌前坐了下来,边刷新系统边说道:“慕稀说你的操作手法有些犹豫,没有信心,我还着急着,我们自己掌控的局面都没有信心,若AX拿去了主动权,情况怕是会更糟糕。”

  “哦?”夏晚的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淡淡说道:“现在没事了。”

  “哪套方案?”慕青问道。

  “第二套。”夏晚边开系统边看向伊念:“将第二套模拟系统打开。”

  “好的。”伊念见进入工作状态的夏晚,完全没有刚才在楼下的失态,心里的担心便完全放了下来——行长这个人当真是个工作狂,要治疗失恋,唯有加工作量喽。

  伊念暗自想着,手下未作停留的电脑的模拟系统迅速的打开。

  “OK,看看开盘五分钟的情况了。”慕青看了之后,点了点头。

  9点准时开盘,慕稀最后一个进来,坐在了慕青的身边——正好是夏晚的对面。

  两人对视一眼后,便瞬即低下头去看手中的电脑,眸子里均不见波澜。

  *

  9:00,慕氏股票拉高3个点开盘。

  “现价买进。”夏晚沉声说道。

  “好。”证券部长在系统里快速操作着。

  伊念看着模拟系统里数据K线的变化,再看看夏晚电脑里的实时K线图与成交量变化图,基本保持一致。

  9:04,有帐户开始与慕氏抢单,价格打到比现价要高2分。

  “现价,不动。”夏晚冷静的说道。

  “好的。”证券部长快速应道。

  9:15,对方帐户已经先于慕氏抢到这10分钟内所有的出单,后台系统显示仍然为刚才的但价,继续在排单。

  “高3分,抢单。”夏晚迅速说道。

  “OK。”证券部长及旁边坐的一排员工,将键盘敲得噼啪直向,整个办公室一片紧张。

  在所有的单都打下去后,伊念快速调整了模拟系统的节奏,于佳佳根据模拟走向,将资金算出来后,递给了慕稀,慕稀则直接进入公司的财务系统,与慕青配合着将款项分布打入帐户。

  9:25,这10分钟的出单,已经被慕氏全部抢下。

  9:40,基本已经没有出单。

  *

  “开盘涨3个点,现在涨7个点。”慕青看着K线图,对夏晚说道。

  “上午就到这里,控制不要涨停。”夏晚点头,起身走到伊念的背后,将身体靠在身后的桌子上半坐下来,用手指着伊念电脑屏幕说道:“这里调到涨停,看看后面的趋势。”

  纱布包着的手,在电脑屏幕前笨拙的晃动,让慕稀的余光不自觉的往他那边看去,表面上却又只能装作不在意。

  “好的。”伊念点头,十指在键盘上飞快的敲动着,只看见电脑屏幕上红红绿绿的线条不停的变化着,直到最终确定下来,才停下敲动的手指,抬头看着夏晚:“是这样吗?”

  夏晚点了点头,用手托着下巴,盯着K线图和交易图看了半晌,摇了摇头:“恢复刚才的设置。”

  “恩。”伊念点了点头,按下复原键,将系统恢复到最初的模拟设置。

  夏晚再次回到自己的电脑旁时,整个盘面有些僵持。

  因为两方抢单,让价格一下子拉了起来,原本短利的散户见利就收,但在股价迅速的拉升后,却又担心错过更好的价格,所以交易的活跃度反而降低了下来,交易量也比开盘要少。

  慕青盯着面许久,看着夏晚说道:“AX昨天没有动作,想必还在思考时机问题、与操作手法问题;选择今天出手,价格也打得高,所以应该是已经确定在这一波全面启动收购,再不只是试探性的动作了。”

  “这一波出手是肯定的,今天就和他们抢单,但价格每次只高1分;明天再放出不利的新闻,但手中股份不动,利用新闻将股价打下来一些;整体制造慕氏已经启动回购股份的动作,但手上资金不够,所以只能压价操作。”夏晚推开电脑,起身看着慕青说道。

  “没问题。”慕青点头,转对慕稀说道:“通知公关部,去找新闻点。”

  “好的。”慕稀点了点头,起身迅速往外走去。

  “今天不会有大的变化了,明天我和伊念再过来。”夏晚合上电脑,对慕青说道。

  “这么笃定?”慕青微微笑了笑,却也没有反驳他——慕氏股票的变化规律,他比夏晚熟悉得多,知道今天的交易量是上不去了,大家较劲儿的只是价格和造势,实际能买回来的股份并不多。

  关键的争夺会在后天——也就是明天出新闻,将价格拉低后,后天如果持续走低,慕氏仍没有利好的消息放出来的话,造成市场恐慌,然后出现大面积抛售的局面后,双方再行抢单。

  “明天收盘前抢。”夏晚突然说了一句。

  “恩?”慕青不解的看着他。

  “新闻出来第二天,他们也能判断出趋势了,那时候再出手的话,份额会流失不少。”夏晚想了想,对慕青说道。

  “好,明天我们看看新闻出来的效果。”慕青点了点头。

  “明天见。”夏晚见伊念也已收拾好资料,便与她一起往外走去。

  第三节:还是在乎

  慕稀从公关部回到证券部的时候,夏晚与伊念已经离开,看着空下来的两个座位,她似乎觉得松了一口气——清晨在广场上的对峙,她当然看出夏晚眼底的失望与冷意,即便她决定要和顾止安好好过,却仍然在意夏晚的情绪。

  所以在他如此的目光之下,她依然紧张、依然感觉到压迫、她并不若伊念看到的那样平静无波,只是她必须克服对他的在意与紧张,让自己以这样的面貌去面对他——告诉他、也告诉自己,他们之间再无可能,彼此都不要再惦记着。

  “公关部两小时后会把题材送过来。”慕稀将目光从那两个空位子上转开,看着慕青说道。

  “注意跟进他们,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耽搁。”慕青边站起来边说道:“佳佳,你和证券部继续盯着盘面,我去销售部。”

  “知道了。”于佳佳与证券部长边看着盘面边应着。

  慕青与慕稀一起往外走去:“你好象没休息好?怎么回事?”

  “昨天公寓这边,久没住人,打扫了许久。”慕稀自然不好意思说她与顾止安夫妻之间那些事,只得扯了这个理由。

  “说谎。”慕青轻哼一声,伸手在她后脑勺上重重的拍了一下,皱眉说道:“秦婶从不会忘记安排人给你定期打扫;而你,如果家里不卫生你会直接住酒店也不会自己动手。骗谁呢!”

  “小哥!”慕稀有些无奈的看着他——有个这么了解自己的哥哥当真不好,一点儿慌也撒不了。

  “说说看,什么事?和夏晚临时回来有关?”慕青推开办公室的门,从冰箱拿了瓶果汁递给她。

  “不是。”慕稀摇了摇头,低头拧着瓶盖,小声说道:“可以不说吗?”

  慕青轻哼一声说道:“你倒是可以不说,那你告诉我,为什么搬公寓住?和顾止安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慕稀犹豫了一下,抬头看着慕青淡淡说道:“他姐姐遇到点儿事,现在住在我们家,我和乐意和她住,所以无搬出来。”

  “那是你的家,你不乐意和她住让她滚蛋,你凭什么搬出来?他就让你这样搬出来?”慕青恼声说道。

  “也就住个十天半个月的就走了,她没地方去,我这不是有地方住吗。”慕稀笑笑,无所谓的说道。

  “你自己的事情,自己看着办法。我只提醒你:若他姐姐一直对你不待见的话,你们的婚姻不可能长久。”慕青沉声说道:“我是将心比心,你和佳佳比起来,我总还是要更疼你一些。”

  “并不会总住在一起。”慕稀小声说道。

  “你自己看着办吧,你既然有想与顾止安一起过下去的打算,我也不能就说你们不能过下去。但你记住一点:我们慕家疼了几十年的女儿,不是嫁给别人去受气的。”慕青伸手在她额头上弹了个爆栗,眼底却只是心疼。

  “知道了,不会的。”慕稀伸手揉了揉额头,笑着说道:“我回办公室了,多少事儿都给搁下了。”

  “去吧。抽时间休息一下,女人休息不好容易老。”慕青笑笑说道。

  “恩,中午会午睡一下,股市那边有什么消息你通知我。”慕稀点了点头,拿着饮料转身离开。

  看着慕稀离开,慕青不禁摇了摇头——这个妹妹,有时候也够一根筋的。

  *

  【亚安银行】

  “伊念,行长的情绪不对,你哪里惹到他了?”喻敏在从夏晚办公室汇报完工作出来后,走到伊念办公桌前问道。

  “喻助,你真历害,行长那样面无表情的样子,你都能看出他不对劲了。”伊念嘿嘿了一声,小声说道。

  “到底什么事?”喻敏皱眉问道。

  “我这虾兵虾将的,哪儿敢惹他呀。”伊念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喻敏身后,确认没人后,才对她小声说道:“我们早上去慕氏,正好碰到四小姐和顾先生了,两人很亲热的样子。当时行长的脸都绿了,然后……然后一直到现在。”

  “恩,我知道了,好好儿工作,不要乱说话。”喻敏微微愣了愣,叮嘱了伊念一句后,默然的转身离开。

  “知道了,要不是你问我,我才不说呢。”伊念皱了皱鼻子,坐下来看着自己的电脑,情绪不由得也低落了下来。

  爱情是什么?就是这样你追我逐,然后终有一人要出局吗?

  如果连行长这样的人物,都免不了要被爱情所伤害,那如她这种平凡的小人物,若爱错了人,结局又会如何呢?

  “又会如何呢?在没有深爱的时候,全身而退可不可以?”伊念呐呐自语着,抬眼看着夏晚办公室的方向,愣愣的发着呆。

  *

  第二天,慕氏盲目压货以冲销量,造成慕氏第二季度销量虚高的假像的新闻,以爆炸似的方式扩散开来,人们还来不及去核实消息的真假,便有慕氏的客户站出来僻谣,但同时C&A在中国最大的代理商,也就是慕氏以前的老客户,随即报料了一组过去慕氏要求客户压货的短消息。

  虽然时间显示是去年,但人们惯性的依此推测,慕氏既然曾经这样做,现在也同样会这样做。

  在签了亚安贷款的前提下,给亚安投行以信心,以确保顺利拿到后面的款项,这也是大多数企业会选择的做法。

  于是再没人去核实这条消息的真假,连消息的源头都没有去查,只是对慕氏的做法一片谴责之声,同时对慕氏未来发展的业绩也失去了信心,昨天涨了7个点的股市,一下子便跌了下来。

  “伊小姐,我是。”所以伊念一大早便接到了AX总裁助理的电话。

  “。”伊念边看新闻边接着电话。

  “看到今天的新闻了吗?”直接问道。

  “我做的。”伊念大言不惭的说道。

  “噢!伊小姐,你这是……”故作惊讶的问道。

  “昨天股票涨得不错,价格那么高,你们会心疼吧。我用这消息将价格拉下来,你们快些出手。这女人让人烦透了。”伊念有些不耐的说道。

  “伊小姐好手段。”轻笑一声,叹息着说道。

  “我在办公室呢,不方便和你多说,我只能做到这里了,后面看你们自己的了。”伊念皱了皱鼻子,一副娇蛮的模样。

  “这就够了,伊小姐等着好消息吧。”爽朗的笑了笑,便挂了电话。

  “我确实在等好消息。”伊念对着已挂断的电话轻哼了一声。

  “AX的电话?”夏晚站在她办公桌前看着她问道。

  “是啊,看了今天的新闻,看样子要准备出手了。”伊念点了点头。

  “恩,带上电脑,去我办公室。”夏晚点了点头,转身往自己办公室走去。

  “哦。”伊念忙抱起电脑,却突然想起,今天的咖啡还没给他煮——先煮咖啡、还是先去办公室?

  小伊念只犹豫了半秒钟,便抱着电脑去了他办公室——喻助理教育她,工作要分轻重缓急,行长现在最急的应该就是慕氏的项目了。

  第四节:最后博奕

  慕青在收到夏晚今天不到慕氏办公室的信息后,便打开电脑与他开通了联线。而慕稀坐在他身边的慕稀,在淡淡的失落中,又似是松了口气——他终于接受自己嫁人的事实了吧,终于要放弃那些无用的坚持了吧。

  慕稀打开电脑,开盘前系统已经开始波动。轻瞥了一眼慕青的电脑,夏晚已经有好几条信息发过来。

  挺好,他就是这么一个人,从不会因为私事、因情绪而影响工作。最多……最多不过影响一下身体而已。

  “他的手,到底是怎么伤的呢?”

  “看那包扎的样子,当是他自己包的,会有问题吗?”

  慕稀低低的叹了口气,克制着让自己不去想他、不去想他受伤的手、不去想他冰冷失望的脸……

  “果然,成交量起来了。”

  慕青有些兴奋的声音,将慕稀从夏晚的思绪中拉扯了回来。

  “现在要抢单吗?”慕稀问道。

  “没错,所以出货,全部接下。”慕青沉声说道。

  “好的。”证券部长点了点头,与同事们快速操作着。

  对方显然也看到了这个机会,同时在后台加价进行抢单,原本跌了2个点开盘的局面,被两方几十个帐户同时开抢,价格一下子便拉到了涨幅3%的位置。

  “慕总,还要继续吗?”证券部长问道。

  “继续,今天不惜代价。”慕青沉声说道。

  “夏晚怎么说?”慕稀问道。

  “他和我一样的意思。”慕青说道。

  慕稀走到他身后,看见电脑屏幕上,夏晚已经有十几分钟没有说话,心里不禁着急:“他怎么没有消息。”

  “他打字不方便,消息发得少。”慕青淡淡说道。

  慕稀暗自吸了口气,回到自己的坐位上,强迫自己不要在这个时候乱了阵脚。

  *

  下午2点30。

  “慕总,今天截止目前为止,出单量有7%,我们抢到4%,AX抢到3。8%,还有些散户介入,可以忽略不计。”证券部长看着慕青说道。

  “明天继续,我们必须拿到9—10的份额,后面才好操作。”慕青沉声说道。

  “好的。”证券部长点了点头。

  “夏晚,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慕青戴上耳机,对夏晚那边问道。

  “顾止安今天到AX,与AX沟通解约细则,并做项目移交,AX明天的行动会有所迟疑,所以明天继续抢单,争取拿到总量10%的份额,但要看是否有这么些单抛出来。现在再用消息刺激肯定不行,你看看收盘前的情况,不行就抛一些出去,让股市继续恐慌。”耳机那边,夏晚沉声说道。

  “我知道,已经在安排。”慕青点了点头。

  “OK,今天大致情况就这样了,不会有大的变化,明天若能跌势开盘,便是最好的机会。”夏晚沉稳的说道。

  “我这边没有问题,我看你打字不利索,你的手怎么回事?”慕青看了一眼一直盯着电脑屏幕,实则却一直在听他对话的慕稀,淡淡关道。

  “不会耽误你的事儿,挂了。”夏晚轻应了一句,便关掉了联线。

  “倒是怕你耽误呢。”慕青瞪了耳机一眼,怏怏说道。

  “小哥,没别的事我先回办公室了。”慕稀起身对慕青说道。

  “去吧。”慕青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没有再说什么。

  *

  “小稀在担心夏晚。”于佳佳倒了杯水递给慕青,看着慕稀的背影,有些淡淡的心疼。

  “她自己要死心眼儿,我也没办法。”慕青接过水喝了一大口,转身回到电脑边坐了下来——感情的事情,自己不想通,谁也帮不了忙。

  “是啊。”于佳佳微微一愣,低低的应了一句。

  “慕青,这边资金的情况就是这样了,不会再有大的波动,明天我就不过来了。”于佳佳回到电脑边坐下,边看系统边对慕青说道。

  “不是请了一周的假吗?催你回去上班?”慕青头也没抬,边工作边问道。

  “是啊,突然来了个单子,我要回去看一下。”于佳佳的眸光微微闪烁了一下,有些心虚,却又坚定的说道。

  “好,处理完了早些过来,我这边也就这两天的事了。”慕青点了点头,也不疑有他。

  “知道了。”于佳佳盯着慕青的侧面,心里突然有种隐隐的慌张……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53 还是在乎》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