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54 争执与灰心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夏晚的策略

  当天收盘前涨幅为4%,而慕青将前期捏在手上的1%在收盘前全部出掉(当天的买入的股份不能当天交易),果然引来散户的一阵恐慌,系统里打单又撤销的情况很普遍,看得出大家心里都很犹豫。

  所以在收盘前,股价拉下了1个点,仍以3%的涨幅报收。

  “终究不能完全控制。”收盘之后,慕青就去了夏晚的办公室。

  “人心是最难控制的,大的趋势把握住就行了,明天开盘前后台操作一下,若能平开或跌开,想办法做个跌停。”夏晚看着全天的K线与交易量,沉眸说道。

  “今天拿的到全部扔出去,基本可以做跌停,但若被对方抢了呢?”慕青有些疑虑。

  “就算全被对方抢去,也不过是4%;市场上还流通着33%,一跌停,第二天拉个1%、第三天再拉个3%,出货的就多了。”夏晚淡淡说道。

  “我再算算。”慕青沉吟着,显然是担心出手之后,情势没办法控制。

  顾止安现在AX总部,的意见抢在出手,若不能最终拿下慕氏,必然会成为业界和眼中的笑话。

  “AX此举不仅是利益之争、还有义气之争,所以一定会下狠手。”慕青说道。

  “慕氏此举,却不是利益与义气之争,而是存亡之争。”夏晚轻瞥了他一眼,淡淡说道:“坐了几年牢,胆子都坐小了?你拿出点儿当年对付慕城的气魄来让我看看如何?”

  “你只管笑话我吧。”慕青无所谓的说道:“投鼠忌器你懂吗?当年慕氏不在我手里,现在慕氏在我手里,情况怎么会一样。”

  “你慢慢考虑吧,无论怎么决定,明天开盘前15分钟必须确定下来。”

  “进来。”

  夏晚听见敲门声,扬声应道。

  “行长,你的手好象要换纱布了。”伊念拎着医药箱走进来。

  “小丫头挺会看事的,你们行长给你奖金了吗?”慕青看着伊念笑笑说道。

  “我们行长健康安好,能处理更多的事务,我们行里的业绩一天比一天好,我们的业绩有保证,比拿奖金合算,慕总您会算这帐吗!”伊念瞪了他一眼,将医药箱放在了夏晚的办公桌上。

  “我可记得你们夏行长不喜欢多话的员工,小丫头伶牙利齿的,怎么还呆在行长办公室?”慕青只觉得在夏晚这里,难得见到这么活泼有趣的小姑娘——他这里的员工,都和他一样,一副精算师的晚娘面孔,谈话的时候,都是三句不离价值回报、不离利润比率,让人的精神一直紧绷着。

  “我是行长助理办公室的,不是行长办公室的,我们喻助理喜欢我这样的,我们行长不越级管下级。”伊念又瞪了他一眼,嘟着嘴对夏晚说道:“喻助理说您自己包扎,不用我帮忙。”

  “出去吧,煮两杯咖啡进来。”夏晚点了点头。

  “哦,好。”伊念点了点头,转身之后,见慕青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不禁小声说道:“真不想煮给你喝。”说着便扬着脸出去了。

  “你这个小助理挺有意思的。”慕青见夏晚用一只手打开药箱,便伸手帮了帮他:“你干麻不让她帮忙?避嫌?”

  “我倒觉得你真该避避嫌,见着女孩子就嘻皮笑脸的习惯,早晚得出问题。”夏晚拿出剪刀将手上的纱布剪断后,慢慢的扯了下来。还好天气尚属初夏,几天没换虽然有些难闻的味道,却也没有发炎恶化。

  “小女孩,逗着好玩儿,哪儿能真的有想法。”慕青笑笑说道:“这个年龄,也玩不起了。”

  “知道就好。”夏晚指了指活力碘,让慕青帮他拧开。

  慕青拿起瓶子边帮他拧开边皱眉说道:“我说你这办公室现成的人不用,你偏使唤我?”

  “你不是正好在吗?”夏晚轻瞥了他一眼,拿了棉球上好药后,扯了纱布自顾的包扎起为。

  “我说,你这伤是怎么弄的?也不像和人打架的麻。”慕青笑笑问道。

  “你怎么变得娘儿们似的?话这么多?”夏晚抬眼瞥了他一眼,眼底有些微微的不耐。

  “我看你才是娘儿们,更年期似的,没一刻好心情的。”慕青脸一沉,当下站了起来:“我先走了,明天的要怎么操作我再通知你。”

  夏晚只是低头慢慢的缠着手中的纱布,并不应声,也没让人送他。

  第二节:慕氏的处境

  “夏晚的意思是先抑后扬,用的是诱敌深入的方法,先用股份诱对方入局,我们要和对方抢时间差,等我们手上有了9%,再拉高股价让对方把钱全部砸进来。”慕稀沉吟着说道:

  “我猜他后期,会在对方购进20%的流通股后,让我们增发,以摊薄对方的占股比例,让对方离最大股东只有一步之遥,进有风险、退又不甘的情况下,再诱出对方更多的资金,直到把对方拖跨。”

  “若我们的目的只是保住慕氏,实则明天出2%的量,就可以将股价拉跌5%,接下来保持每天下跌1%——2%的节奏,出货量必然加大,我们乘机收购入10%的流通股,并与亚安并股,待AX完全退出后,再将我个人的股份分出来,这样慕氏便算是完全保住了。”慕青沉吟着说道:“夏晚的操作方式,除了拿回慕氏,还要逼死AX。”

  “没错,他就是这个意思。”慕稀点头:“从长远上来看,我同意他的做法,这样才能永绝后患,也可以满足他想做死AX这个国际一流品牌的愿望。可从操作上来看,不可控的风险很多,太冒险了。”

  “所以保守的做法,是这次先让对方失去收购的机会,以后再图其它。小哥,你的意思呢?”慕稀看着慕青问道。

  “夏晚若这样想,就不会建议我们明天拉到跌停再出手了。”慕青沉吟着说道。

  “我们只要保证他在慕氏的资金,拿到合约确保的回报即可;现在情况已经很明朗,我们的想法可以和他沟通,然后取得共识。”慕稀看着慕青,有些疑惑他的为难。

  “他倒是和我说过,想为中国品牌出一口气,所以趁这个机会做死AX。我以为他只是有这个想法,却没想到他是下了决心去做,并布了这么长远一个局。”慕青的脸色一片严肃,看着慕稀说道:“我现在是非听他的不可。”

  “为什么?”慕稀不禁皱起了眉头。

  “当夏晚知道暂时放弃收购后,便即改变了与慕氏的合作条款——亚安的资金,一半用于投资慕氏的运营、一半用购买我手中的股份。”慕青沉声说道。

  “你的意思是……”慕稀不禁倒抽一口凉气。

  “没错,我手上只有1%的原始股,公司现在最大的股东其实是亚安银行。”慕青点了点头。

  “也就是说,若与夏晚不能达成操作节奏的共识,那么他也可以不与你并股,那么我们必须收购20%的流通股,才能堪堪压住AX;而亚安仍然是慕氏最大股东;而只有我们回购到33%的流通股后,才能压过亚安,是这个意思吗?”慕稀语气沉重的说道。

  “没错。”慕青点了点头,苦笑着说道:“当时夏晚开出这个条件,我以为他只是不想损失时间差里的股价差;现在想来,我还是小看他了——他的格局,何至于为几个月的价差来和我谈条件。”

  “太过份了,给你下这样的套。”慕稀恼怒的说道。

  “也不算,就算他说明白了是这个目的,我也不得不同意——我们没有亚安的钱,不用等到AX动手,就会出手了。其实我们是别无选择的。”慕青淡淡说道。

  “做生意讲究的诚信,就算是我们别无选择,他也应该把话说清楚,或许我们愿意选择被收购,而不选择他亚安做慕氏的大股东呢!”慕稀恼怒的说道。

  “生意场上,讲究的原本就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谁和你谈判时,会将自己的意图摆到桌面上来呢?”慕青若有所思的看着慕稀,轻声说道:“再说,或许他当时真的只是为了时间差的利损,才提这样的合作条件。否则的话,现在不出手,他这一招就是白出了。”

  “说不定AX的出手,也是他促成的。他这种人,走一步能往后看四五步,只要有这个想法,不择手段也要达成。实际上我对AX为什么会突然与决裂,放弃专家的意见,选择现在出手,都觉得疑惑。”慕稀着恼的说道。

  “因为他是夏晚,所以你觉得他将一切都算死在手心,才符合他的才能与手段;因为他是夏晚,所以你觉得他不该给你、给你全力维护的公司下套;是吗?”慕青看着她一脸恼意的样子,不禁淡淡的笑了。

  “这种时候,你还有心情分析我的想法?你心态可真够好的。”慕稀轻哼了一声,却没的反驳他的话。

  “我曾经说过,夏晚对局势的把控能力强,强在局势变化他的策略也能随之变化;顾止安对局势的把控能力强,强在他能先制造一个定局,然后依着自己的节奏去推进。”慕青轻扬下巴,沉然说道:“一个强在控局、一个强在布局,而这次慕氏的局是个变局,所以夏晚赢了顾止安。”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慕稀沉着脸问道。

  “我的意思是,这个局不一定是夏晚布的,但他依然能利用手中所有的资源,将局控住。而你我在局中,却又被他控得动弹不得。”慕青微微一笑,傲然说道:

  “如夏晚所说,我坐了几年牢,把胆子都坐得缩回去了——他夏晚既然出这冒险的一招,我慕青自然也是敢应的。”

  “赢了,我赢回慕氏、他拿回利润;我们共同的让AX在服装界消失;输了,我输掉慕氏、他输掉75亿;大家彼此彼此,他能赌,我为什么不能赌。”

  “小哥!”慕稀紧皱着眉头看着慕青,只觉得心里有一股气堵得慌。

  “就这样了,今天晚上别回去了,算算后续的趋势和资金需求。”慕青从椅子里站起来,边往外走边说道:“对了,他的手我看过了,伤口不深、也没有恶化,今天刚换了药,你也就别老惦着了。”

  “我才没有……”慕稀话还没说完,慕青已经走出了办公室。

  第三节:再起争执

  “我就不信,他只是顺势而动,即便是顺势,这个势他也能造出来。”慕稀轻咬下唇,心里一阵恼火——在慕氏四面楚歌的现在,他居然还要利用一把,他还能再过份一些吗!

  “夏晚,我觉得将手中的股份全抛出去后,股价拉到跌停,风险很大。”慕稀深深吸了口气后,拿起电话给夏晚拨了过去。

  “你给我打电话就是为了这事?”电话那边,夏晚的声音淡淡的。

  “不然呢?慕氏已经被人逼到死角,你还要在这时候利用一把,你不觉得自己太过份了吗?”慕稀强压着心里的火气,低声质问道。

  “……”电话那边的夏晚,一阵沉默。

  “怎么,被我说中了,没话可说了是吧?”慕稀不禁气极反笑:“夏晚,我甚至怀疑,AX现在启动收购,也是你操控的。”

  “……”夏晚依然沉默着。

  “现在,你的双手就掐在慕氏的咽喉上,我们不得不按照你的节奏来走,是不是?”慕稀冷声问道。

  “不是。”夏晚终于出声,声音里却带着淡淡的疲惫与无奈。

  “你现在还否认有什么意思呢?你居然利用慕氏的资金缺口,拿走慕青手上所有的股份。夏晚,你和AX又有什么区别!”听到他的声音,慕稀不禁更恼了。

  “慕稀,你现在以什么身份来质问我?”夏晚的声音一冷,阴森森的问道:“若是以合作伙伴的身份,你自己去看合同,我拿了慕青的股份,却没有要慕氏的经营权,这样的合作条款,既保证慕氏的管理平稳、又保证亚安资金的安全——难道你认为,我应该放弃亚安的资金安全,只考虑慕氏的资金需求吗?”

  “我没有这个意思,但很明显的,你已经利用了大股东的身份,让我们现在不得不配合你去做出冒险的行动。”慕稀沉声说道。

  “我有说过一定要你们配合吗?我有说过若抢股不及,我不同意并股吗?我有说过,我置慕氏的安危于不顾了吗!”电话里,夏晚的声不禁大了起来,一声接一声的质问,步步逼人。

  “你是没有说过,但显然你是可以这样做的。”慕稀冷声说道。

  “……慕稀,我听到慕青说,我出手有犹豫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高兴吗?五年的合作,你必竟还是了解我的——知道我的手法、知道我手法里隐藏的思绪。”夏晚的声音不禁又低了下去,无奈又心痛的说道:“可现在,你却在怀疑我给慕氏下套,怀疑我用手中的股份迫慕青就犯。”

  “慕稀,你对我的了解呢?你对我的信任呢?我那么多的不择手段,对你、对慕氏,何曾使过!”说到最后,夏晚不禁又吼了起来。

  “你刚才问我,我以什么身份质问你——咱们在商言商,既然是商业合作,你出手又什么时候留过情!你在帮助安言的时候,不也拿走了好60%的股份,成了C&A的控股人吗?你要我怎么信你!”慕稀的声音,不禁也大了起来。

  “好,很好,你还知道安言、你还知道我拿走了她60%的股份,我以为你不知道呢!”夏晚不禁气极而笑:“那现在呢?亚安投了慕氏多少资金?拿走了慕氏多少股份?我有没有要经营权?投资占股比是多少?”

  “慕稀,我以为你和顾止安结婚了,至少在算帐上头能长进一些,没想到还是和以前一样没脑子!”

  夏晚的话刚说完、应该说刚吼完,慕稀还没来得及答话,便听见一声机械碎裂的声音,然后就是喻敏冷静的提醒他手不能用力的声音、然后就是电话断线的盲音……

  “很历害吗!一发脾气就摔东西!”慕稀看着断掉的电话,几乎能想像夏晚在办公室里盛怒的样子。

  “我说错了吗?原本就是你的步步为营、原本就是你的招招算计;你倒想再拿慕氏60%的股份,可惜慕青手上没有。”慕稀也着恼的将电话扔在沙发上,沉沉的坐进办公椅里,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亚安银行,夏晚办公室】

  “行长,你的左手还不能用力。”喻敏走过去,从地上拾起已经摔裂的电话,从容的打开外盖,倒腾了两下后,对夏晚说道:“坏了。”

  夏晚看着她半晌,才慢慢说道:“系统和资料我都有备份,不影响工作。”

  “好的,我想新的不需要我来订吧?慕先生和安小姐那边快递过来很方便。”喻敏放心的点了点头。

  “恩。”夏晚冷着脸应了一声,沉声问道:“投行这边最近进展怎么样?”

  “你亲自去谈的那个项目已经签了下来,各方面条件都很满意;我最近在谈的是一家电子产业,虽然在国际电子行业排不上名,但在国内也是一流的企业,管理风格很稳健,产品也很专注,所以我很看好他们未来的盈利能力。这个企业的资料我已经发在你的邮箱里,你有兴趣可以看一下。”喻敏有条不紊的汇报着。

  “好。”夏晚点了点头。

  “还有,这个项目,也在做。”喻敏笑笑说道。

  “在项目可投预期上倒是加分项。”夏晚点了点头:“继续跟进吧,客观去做就行,不用专门去抢——我只对赚钱的项目感兴趣、并不是对顾止安作的每个项目都感兴趣。”

  “明白。”喻敏点了点头,伸手将放在他办公桌上的资料拿起后,转身往外走去。

  在喻敏离开后,夏晚看着桌上摔裂后又被喻敏拆一的手机,嘴角不禁噙起一丝无奈又气恼的苦笑。

  或许不能怪她做如是想,在她面前,自己从来都是最冷静最理智的那个人,又怎么会为了她而放弃项目中的利益呢!

  只有这样的算计,才符合自己的本性——她这样想,有什么不对!若她知道AX的收购,原本就是自己的诱使的,不知道又要做何猜测了。

  慕稀,你真的已经完全适应了顾太太这个身份吗?我们之间,仅仅只是合作伙伴了吗?

  慕稀,你可知道,我夏晚做事,从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怎么说,可你——你的指责,让人心痛,你知道吗!

  夏晚轻轻闭上眼睛,只觉得满心的疲惫——她已走远,他的坚持还有意义吗?

  *

  “夏晚,明天的趋势分析我发给你了,你看一下。”下班的时候,夏晚接到慕青的电话。

  夏晚打开邮件,快速的扫过一眼后,沉声说道:“没错,就是这个节奏。资金上应该可以应付吧?”

  “可以。”慕青点头。

  “明天我让伊念过来配合你。”夏晚淡淡说道。

  “这么紧张的时候,我以为你会亲自过来。”慕青笑着说道。

  “第一,明天不过是个引子,成交量真正拉起来要看后面两天;第二,我已经很少亲自操作项目了。”夏晚淡淡说道。

  “随你,你让那丫头明天早些过来,明天佳佳有事不在,她是帮我盯着模拟盘和资金需求变化。”慕青无谓的说道。

  “好。”夏晚应下后,便挂了电话。

  因为慕稀的误会和指责,夏晚突然生出一股心灰意冷之感——最能让他兴奋的资本争夺战,他竟然也感觉到兴味索然了;最能让他生出豪气的打压AX之战,他竟也没了亲自参与的兴致。

  第四节:夏妈妈的西点

  “伊念,明天8点30到慕氏,操作策略我发在你邮箱了,你抓紧时间看,不懂的一会儿去半公室问我。”夏晚出来倒了杯热水后,直接走到伊念的办公桌前。

  “好的,我现在就看。”伊念忙站起来,认真的回答着夏晚的话,想了想似是觉得不对劲:“行长不去吗?我一个人去吗?”

  “恩。”夏晚点头。

  “哦。”伊念的眼珠慢慢转动了一圈,慢慢坐了下来。

  “有问题随时给我打电话。”夏晚知道她没一个人跑过项目,心里没底。

  “恩恩,好的,我一定和行长保持联线。”伊念用力的点了点头。

  *

  “阿姨,来接行长下班呢?”

  两人正说着话,便听见喻敏柔和得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声音。

  “我今天去上西点课了,这不,做了好些,给你们送些过来。”夏妈妈爽朗的声音随之传来。

  夏晚下意识的看了伊念一眼,便转身往自己办公室走去。

  “唉,小晚,你正和念念说话呢?”

  只是,刚抬起步子,夏妈妈已经走了进来,将他给堵在半路——实际上,是将他堵在伊念的办公桌前。

  “在交待一些工作。”夏晚伸手接过喻敏递过来的一大袋不知道是什么的点心,看了看对夏妈妈说道:“做得不错,有进步。”

  “你都还没吃就说有进步,明显的敷衍我。”夏妈妈瞪了他一眼,转头看向伊念时,又是一脸的笑容:“念念,帮阿姨把这些糕点分一下,不减肥的就多吃点儿、要减肥的就少吃点儿,阿姨不耽误你们减肥。”

  “夏阿姨,办公室不许吃点心的,这是总部的规矩。行政部看到要罚款的。”伊念站起来,看了一眼夏晚后,一脸尴尬的笑容。

  “啊,还有这个规矩呀?”夏妈妈不禁一愣。

  “给老沈拿一些过去,余下的你和喻敏分了。”夏晚将袋子递给伊念。

  “行长自己不留一点儿吗?”伊念悄悄的扯了下他的袖子。

  夏晚轻挑了下眉梢,点头说道:“再帮我留一份。”

  “哦,好的,我这就去办。夏阿姨、喻助理,你们聊。”伊念忙接过袋子,快步往茶水间走去。

  *

  “这姑娘我看着真心喜欢,又乖巧又懂事,还长得甜。”夏妈妈的眼睛跟在伊念的身后,笑眯眯的样子,似是非常满意。

  “我还有一小时下班,你等我?”夏晚揽着夏妈妈往办公室走去。

  “不等,我西点班的同学还在下面等我呢,我就是上来看看你。”夏妈妈摇了摇头,在走进夏晚的办公室后,收起脸上的笑容,看着他说道:“小晚,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妈,对不起,本来答应你年后就结婚的,一直拖到现在。”夏晚低下头,眸色一片黯淡。

  “你有两个月没回家了,是不是怕妈妈催你?”夏妈妈伸手将夏晚受伤的手拿起来放在自己手里,半晌之后,才慢慢说道:“你是个有主意的孩子,妈也想通了,不逼你,你觉得怎么好、就怎么过好了。”

  “人家还有孩子同性恋的呢,最后不也接受了。”夏妈妈叹了口气,用手轻轻摸着夏晚包着纱布的手,柔声说道:“妈就是担心你,错过一次又一次,最后弄得自己难受。”

  “妈……你都知道……”夏晚低声问道。

  “自己的儿子,能有什么不知道的,妈就是不想逼你,当年安言,是你回来晚了;现在小稀,妈能做的也都做了,本来想通过相亲,逼逼你们两个,没想到还是没用——你倒是明白了,她却要嫁了。”夏妈妈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不管她有多好,终究还是结婚了。”

  “念念是个不错的孩子,妈先帮你看着,等你缓过这阵子,再说,行吗?”夏妈妈抬头看着儿子,那张早已成熟的脸,在她的眼里,却永远是少时顽劣的模样。

  “妈……”夏晚张开双臂将妈妈拥进怀里,声音不禁嘶哑一片——原来妈妈早就看穿了一切,却一直装做什么也不知道;原来妈妈早就明白他的心事,却装泼撒赖的帮他追慕稀,以为只是她想媳妇儿的原因。

  “好了,我儿子是最优秀的,其实就算一个人我也放心,就是妈妈想看看你结婚的样子,你想通了就结个婚让妈妈满足一下。想不通就不结,妈妈没关系的。”夏妈妈用力的拍着儿子的背,豪爽的说道。

  “好。”夏晚轻轻点了点头:“妈,我想我终究还是不会让你失望的。”

  “别勉强,妈还年轻呢,等得起。”夏妈妈挑了挑眉梢,抬头看着儿子,慈爱的笑了笑:“我要走了,约了老姐妹喝晚茶。”

  “我送你下去。”夏晚点了点头,揽着夏妈妈一起往外走去。

  *

  夏晚送夏妈妈下去后,又陪着那群阿姨一起参观了亚安银行的办公区域、满足了她们的好奇心后,又将他们送上车,才转回办公室。

  “行长,操作策略我看过了,没有不懂的。”伊念见夏晚回来,忙起身对他汇报。

  “好,明天上班直接过去,不要晚了。”夏晚再三交待着。

  “我知道了。”伊念点了点头,看着夏晚说道:“夏阿姨的西点我放在你桌上了。”

  “好。”夏晚转身往办公室走去,走了一半,突然又回过身来:“把我那份带到慕氏办公室。”

  “是给四小姐……”伊念话说了一半,忙小心的低下头。

  “给她,说是我妈给的。”夏晚的眸色里是不见波澜的沉暗,还有些灰心的沉寂。

  “好,我知道了。”看着这样的夏晚,伊念只觉得心里一阵难过,起身绕过夏晚,一路小跑到他的办公室,将分好的西饼提了出来。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54 争执与灰心》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