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55 梦想破灭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慕稀看着她微微的笑了,突然觉得这个女孩子真的很可爱——这么自我、这么率真。樂文小說|

  “知道了。”伊念回了信息后,便关了内部联络系统,打开时时模拟后,人立即认真了起来。

  “好好干活儿。”夏晚的信息永远这样没有表情。

  “行长说话不算数。”伊念用力的坐下,岔岔的说着,双手在键盘上用力的敲着,似将那键盘当做了夏晚来敲:“我知道了,但是旅游不可以取消!”

  “怎么啦?”慕稀抬头看她。

  “喂,怎么能这样!”伊念霍的站了起来。

  “再多事,你的埃及游取消。”夏晚发过一条冷冰冰的消息。

  “我是帮你,你得感谢我。”伊念发了个调皮的笑脸过去。

  “多嘴!”夏晚立即回过来两个字。

  想到夏晚受伤的手、沉郁的眼神,伊念不禁敛起了笑容,低低的叹了口气,在电脑里打开银行内部系统后,给夏晚发去了信息:“四小姐收到了,说谢谢你,夸你想得周到。”

  伊念却是暗自扯着嘴角笑了起来,心里暗自说道——对不起了四小姐,让你不舒服了,可谁让你让我们行长不舒服呢!

  “不知道。”慕稀敛下眸子看着自己的电脑,开始进入交易系统后台,不再理会伊念。

  “啊?”伊念停下写了一半的信息,皱着眉头看向慕稀:“我不知道,那我怎么和他联系?”

  当下忍不住问道:“夏行长的手机坏了。”

  看着她单纯得毫无世故的样子,慕稀只觉得无语,却也不再理会——夏晚的手机摔了,好不知道吗?

  “好的,我会帮你转告的。”伊念说完,当即拿起手机,给夏晚写信息。

  “我知道了,替我谢谢你们行长,他想得很周到。”在伊念的面前,慕稀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回转——似乎除了说实话,别无他法。

  “行长特意交待的,单独包一份给慕小姐。还交待我今天别来晚了,说慕小姐对这个项目太紧张,昨晚恐怕在公司熬夜加班了,我来得早些,慕小姐可以作早点吃。”伊念睁大眼睛看着慕稀,眸底没有半点儿的回避。

  “这……”慕稀看着她不禁发梗——她当然知道是夏晚让送的,只是不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他们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谁知道这个小丫头……

  “不是行长妈妈,是行长让我送过来的。”伊念皱着眉头,强调着说道。

  “帮我谢谢夏行长,以前我和夏阿姨说过,她哪天学做西点了,我一定要尝尝,没想到她还真记得。”慕稀勉强笑着说道。

  只是,她终究与她是没有婆媳缘分的。

  “夏阿姨?”慕稀伸手接过,低头看着那包包装精致的点心,心里不禁难过——夏阿姨待她一向是极好极好的。

  “喻助理也这么说过,所以对我今天一个人过来很不放心。”伊念淡淡说着,伸手从包里拿出一包包装精致的西点递给慕稀:“行长的妈妈做的,行长让我带些给四小姐。”

  “伊小姐说话很直接。”慕稀笑了笑,也打开了电脑。

  “是吗?”慕青脸色一沉,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慕总真是操心,难怪白头发这么多。”伊念抬头看着他,一脸的厌恶的模样。

  “女孩子喝咖啡对皮肤可不好。”慕青笑笑说道。

  “咖啡,谢谢。”伊念将电脑拿出来放到长形的会议桌上,边开机边坐了下来。

  “我去财务部看看,你们先坐。小伊念要喝什么,我帮你拿?”慕青和慕稀交待后,对伊念说道。

  听着他的称呼,伊念皱了皱眉头,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小伊念,早啊。”慕青笑着朝她挥了挥手。

  “慕总早、四小姐早。”伊念礼貌的打着招呼。

  伊念是在早上8点30到的慕氏公司,来的时候,慕青和慕稀也已经在证券部办公室了。

  【慕氏。】

  第二节:搞怪伊念

  于佳佳将车开到国际广场,从一楼的珠宝专柜、到二楼的奢侈品牌专柜、再到三楼、四楼,一直这么逛下来,刷着慕青的信用卡,买了许多以前看都不敢看的东西。

  好,那么她也任性一次吧。

  做自己?

  于佳佳轻扯嘴角,淡淡的笑了,将胸针轻轻的放回到礼品盒里后,起身往外走去——就当自己忘记拿了吧,她不想收这个礼物。

  她真的很会挑礼品,这么短的时间,便选了这样一款既不失礼、又有品味、还适合女孩子用的礼物。

  目光不自觉的转移到成绯送来的礼品上,放下刀叉,慢慢的打开——一个火焰形的水晶胸针,很漂亮、也很热烈。

  第一次单独和他见面、第一次主动和他说这么多话、第一次像朋友一样的谈心——可心底那样的情愫,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竟让自己给弄丢了……

  安齐,这个四月阳光般的男子,离她真的是太遥远了,比慕青还远——时隔一年再见,她没有了当年小女孩般的仰慕、也少了不敢接近的胆怯。

  在目送着两人离开后,于佳佳转身坐下,拿起桌上的刀叉,慢慢的将已经冷了的牛排切成一小块,然后一块一块的吃下肚去——终究,这个生日还是自己一个人过。

  *

  “好,再联络。”成绯干脆的说道,当即站了起来,与安齐一起往外走去。

  “当然。”于佳佳轻扯嘴角,勉强笑了笑,对成绯说道:“绯姐,你们有事先走吧。”

  “我觉得是,佳佳,你的意思呢?”安齐温润的看着于佳佳,眸子里一片沉然。

  成绯的眼珠微转,微微笑了笑说道:“佳佳的问题回答完了?”

  “你还有课?正好我没开车过来,我送你过去,车借我用一下。”安齐转头看着成绯说道。

  “好,谢谢安齐大哥、谢谢绯姐。”于佳佳伸手接过礼物,脸上带着笑容,眸底却一片黯淡。

  “佳佳,生日快乐。”安齐将礼品递给于佳佳:“以后有事,都可以给我打电话。找你成弼姐也行,她是培训导师、又是女人,她的意见可能对你帮助更大。”

  “哇,他们两个最贪吃了,这下肯定开心。”成绯伸手接过,脸上一片爽朗的笑意,转头看着安齐说道:“安齐,快把礼物给佳佳。”

  “不用不用,我们已经聊完了。”于佳佳忙摇头,拿起桌上两袋小礼品递给成绯:“这是给两个宝贝的礼物。”

  “难为你还能想起他,他这几年倒是越发会讲大道理了。”成绯微微笑了笑,在安齐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来后,看着于佳佳说道:“我喝口水就走,下午还有一堂培训课。你们继续聊。”

  “哪里。”于佳佳轻轻笑笑,下意识的看了安齐一眼,对成绯说道:“我遇到些事情,请安齐大哥帮我出出主意。”

  “哇,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于佳佳吗,真是漂亮极了。”走到桌边,成绯扯下了安齐揽在腰间的手,看着于佳佳笑着惊呼起来。

  于佳佳站起来转过身,看着逆光而来的他们:高大的他、俏丽的她,看起来那么和谐而甜蜜。于佳佳不禁心里一阵黯然。

  说着便接过了成绯手里的礼盒,自然的揽住她的腰,快步往里走去。

  “又在上课了吗?安大总裁?”成绯的声音自门口明亮的传来,原本认真得有些沉闷的安齐,脸上立即生动起来,起身大步往门口走去:“不错,还算及时,要是连饭都吃完了,礼物还没到,你说多难看。”

  “他粗暴你同样对等的粗暴回去、他不尊重,你可以严正的警告他,不尊重你的后果——因为你相信,自己值得。”安齐很快吃完了盘中的牛排,拿了纸巾优雅的擦拭过嘴角之后,总结似的说道:“只要你认为自己值,没有人会觉得你不值。明白我的意思吗?”

  “很认真。”安齐沉眸看着她:“佳佳,做你自己,不是让你任性率性,而是让你用平等的状态去对待身边的每个人——若你足够的自信,相信你是慕青重要的、不可替代的亲人和爱人,他粗暴的时候,你不会自卑的认为是因为你不够好;他不尊重的时候,你不会想到是因为自己与他的距离太远,导致他的不尊重。”

  “安齐大哥,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帮我想呢?”于佳佳不禁皱起眉头。

  “不都是你的问题,但你可以解决一大半的问题。”安齐边吃边说道:“不信你试试,若解决不了,我支持你离开他。”

  “都是我的问题?”于佳佳不禁气闷。

  “你将自己放在与他平等的位置,你就会知道如何处理与他的关系、如何看待他的粗暴和不尊重。”安齐拿起了手边的刀叉,笑笑说道:“边吃边说,牛排凉了就不好吃了。”

  “是这样吗?”于佳佳轻轻低下头:“是因为我不自信吗?”

  “如果你再自信些,如果你知道自己于他的重要性,我想你肯定能理解并心疼这样的他、也能用你独有的特质,去安抚到他。你说呢?”安齐沉静的看着她,语气仍然温和。

  “佳佳,从男人的角度来讲,他现在还处于一边适应六年后的社会、一边为慕氏全力拼杀的阶段,他没有时间关注你的情绪、也没有精力关注你的需求。”

  “佳佳,慕青是真真正正把你当作亲人了——他出狱之后的压抑、自卑、对外界环境的不适应,全部暴露在你的面前;而将一个成功的、优秀的、果决的年轻企业家的形象,留给了员工、留给了对手、留给了媒体。”

  “你责怪他粗暴不懂尊重,你有没有尝试去理解他这些行为被后的真实用意——他是只对你粗暴、还是对别人也如此?”

  “当你没有与一个人共同生活,永远不要说了解他——你看到的永远只是光环而已。”安齐看了一眼有信息发过来的手机,翻下之后,继续说道:

  “你看到温和稳重的我、看到大气优雅的慕城,你可曾知道这样表面的被后,安言和成绯又经历了多少我们在婚姻里的狭隘与偏执所带来的痛苦?”

  “在慕城眼里,慕允从来都不是对手,而慕青,却是他用尽手段要对付的,你说,慕青会是你看到的那样一个痞痞的、不成熟的人?”安齐轻笑着摇了摇头:“人都有表象和真实两面,你看到了他的表像,却没有理解他真实的成熟——若非成熟,慕城为何要提前把他弄出来,以制肘慕允日益膨胀的野心?”

  “知道。”于佳佳点头。

  “因为你看人、看事,仍停留于表面。”安齐端起酒杯轻抿了一口后,看着于佳佳说道:“你知道慕城?”

  “为什么?”于佳佳皱眉看着他。

  “你这样想,恰恰是你的不成熟。”安齐笑笑说道。

  “我觉得,我不能习惯他粗暴的相处方式。或许十八岁的时候,我喜欢他的直接、甚至喜欢他酷酷中带着痞气的样子。可现在我二十四岁了,我觉得,男人应该更成熟一些,应该懂得对身边人的尊重与理解,就像……像安齐大哥这样,而不是永远自我为中心。”于佳佳暗自吸了口气,鼓足勇气,努力的把话给说完。

  “你以为分开六年,你们之间的感情是停滞的,所以六年前的你们和现在的你们,无论是生活还是成长,都断裂开来无法很好的链接,是吗?”安齐看着她温和的问道。

  “在我看来,你与慕青的感情,已经超越了爱情,是比爱情更高一层的感情。”安齐将身体慢慢靠进沙发里,在想清楚于佳佳的心思后,没有等她回答,便直接说道:

  当下心里只觉得荒唐,看着于佳佳在他的目光中有些无措的样子,又有些心疼——这个小姑娘,不管长多大、不管见识多少,却永远学不会心机。

  所以她突然打电话说要约见,安齐还有些诧异,匆匆出来没有多想,但以他的世故和精明,在听到她的苦恼之后,又如何能不明白她那隐秘的心事。

  他们的关系,不过是因着慕青的案子有些交集,送她出国留学是给她同意指证慕青所做的承诺,之后的学校安排和学习计划,是安言帮着处理的。

  于佳佳与他见面的次数并不多,在处理完慕青的事情后,送她去法国是一次;她每年回国去探试慕青,会与自己见一面;去年回国时,与自己汇报了一下学习成果与未来的打算;此后再未见面。

  “你觉得什么是爱?”安齐的眸光微微闪了一下,原本前倾的身体,不动声色的往的移了一下。

  “安齐大哥,我很矛盾、也很痛苦,不知道和他的这段关系要不要继续——甚至不知道,我还爱不爱他。”于佳佳睁大眼睛看着安齐,低低的问道:“安齐大哥,我想你给我一些意见。”

  “我们的相处,更多的是惯性——没有依赖、没有想念、没有沟通。”

  “我和他的相处,更多的是惯性——似乎他不说分手,我就没办法提出来。”

  安齐看着她微微笑了笑,沉静问道:“所以,你的问题是?”

  说到这里,于佳佳沉眸看着桌上跳动的烛火,似是在想,接下来应该怎么说。

  “有时候很安静、有时候很暴躁,和我曾经了解的、曾经相处的,并不是一个人。”

  “现在我们在一起,可我发现自己总也走不进他的圈子、更别说更深入的去了解他。怎么说呢……我们之间,只有最浅最浅的沟通,知道彼此在干什么,可他从来不知道我在想什么、我想要什么样的生活;自然的,我也没办法了解他在想什么,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六年前他对我隐瞒了身份,所以我并不了解他;这六年里,我通过其它的渠道知道他很多事情,却又觉得这些事情离我好遥远,似乎和我认识的慕青并不是一个人。”

  “慕青从监狱出来了,我这六年一直单身,其实不是为了等他,只是因为他入狱多少有我的原因,所以我有些愧疚,想等他出来,由他来将我们的关系做一个了结。”于佳佳的语速放得很慢,似乎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想了又想,才说出来的:

  “恩,你问。”安齐见她格外认真的样子,便也放下手中的餐具,认真的看着她。

  “恩,因为和慕氏有个合作。”于佳佳暗自吸了口气,放下手中的刀叉,抬头看向安齐:“安齐大哥,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可以吗?”

  “刚刚一年吧,初入社会,频繁的换工作并不好。”安齐有些意外的看着她。

  “恩。”于佳佳拿起刀叉,边吃边点头。

  “当时?”安齐不禁轻挑眉梢:“也就是说,现在离开了?”

  “是,所以虽然不是所学专业,当时还是毫不犹豫就去了。”于佳佳点了点头。

  安齐却只如平常的寒暄着:“听说你回国后去了,挺让我意外的,不过是个很好的起点,不管以后从事什么行业,这段经历都会有帮助。”

  “谢谢安齐大哥。”于佳佳举起酒杯,与安齐轻轻碰了一下,低头轻抿一口后,只觉得微微的上头,脸也微微的发热。

  “好,祝你生日快乐。”安齐端起酒杯,看着于佳佳轻轻举起。

  “安齐大哥,先吃吧,一会儿得冷了。绯姐一会儿来了,我再单独帮她点。”于佳佳敛下眸子,心里微微慌了慌。伸手将分酒器里的红酒,给安齐和自己各倒了一杯。

  提到孩子时候的宠溺与包容、温暖与满足,是他无需伪装的表情。

  “今年刚满8岁,不爱读书,喜欢缠着我画图。”提起孩子,安齐脸上越见温柔,语气里是一般家长都有的,明明是喜爱却做出无奈的包容表情,看得于佳佳有些发愣——大孩子是成绯和前夫所生,他竟没有一点芥蒂。

  “老大应该很大了吧,算算该有8岁了呢。”于佳佳的眸光微闪,状做无意的问道。

  安齐挂了电话后,看着于佳佳笑着说道:“两个小鬼头,抢去了她所有的注意力,对于我的事情,她总是不上心。”

  “恩,好,我在这边等你。”

  “在忙?不行,这事儿你得帮我安排好,佳佳长大了不少,你也该过为给她庆贺庆贺。”

  “恩,在千语简餐吧。”

  “收礼的人都这么说,但生日礼物应该是基本的礼貌,你说呢?”安齐微微笑了笑,仍将电话打了过去:“成绯,佳佳今天生日,你帮我挑份礼物。”

  “安齐大哥,我真的不需要礼物,我就想和你聊聊天。”于佳佳有些紧张的看着他。

  “你的生日反让你送礼物,那怎么行,我让成绯给你补份礼物过来。”安齐笑笑说道,拿起电话就要拨出去。

  “安齐大哥能来,就是最好的礼物了。”于佳佳看着服务员送过来的小生日蛋糕、还有一些特色烤饼、还有两个包装精致的小礼盒,以及两份茶香牛排,看着安齐温婉的说道:“这两份小点心,是给两个宝贝的。”

  “你太客气了,你所经历的、你所得到的、包括你的现在,都是你自己努力得到的。”安齐笑笑说道:“不好意思,没想起来今天是你生日,我可是什么礼物也没准备。”

  “是啊,所以想和安齐大哥一起过,然后还有,就是仍然要谢谢安齐大哥当年的帮助,才有现在的我。”于佳佳轻声说道。

  “是吗?好象是的。”安齐想了想,点了点头:“所以,今天是你的生日?”

  “我记得安齐大哥送我去法国的那天,正好是我生日。”于佳佳抬头看着安齐,温婉的笑容里,还有着近似当年的单纯。

  “没关系。”安齐似是有些意外,但也没有表示什么,看着她温润的问道:“有事找我吗?还是工作上有困难?”

  “我已经订了,没有和安齐大哥商量,安齐大哥会不会怪我?”于佳佳接过餐单,低头慢慢的翻看着。

  “没发现这里还有这么一家这么温暖的店,你吃什么?”安齐将餐单推到于佳佳面前。

  “来了?坐。”安齐抬眼,温润的笑笑——较之六年前初遇时温暖中带着些冷峻的模样,更多了几分淡然的沉稳。

  于佳佳轻轻的咬了咬下唇,慢慢的走了过去:“安齐大哥。”

  到底是因为自己见过优秀的男子多了?还是因为时间改变了自己的眼界?

  于佳佳低头看着自己精心挑选的衣裙,心里不禁涌起一股浓浓的失落——深藏于心中六年的、这个遥不可及的梦,也没有了吗!

  只是当年在心中最完美的他,现在看来,似乎少了些光环、多了些真实;似乎,当年那小女孩般的崇拜,也变得淡了。

  只是……

  站在门口,远远的,温暖的灯光下,高大俊朗的他,正低头看着菜单,那样随意懒散的样子,在慕青身上是痞气、而在他身上,却是一股优雅的率性。

  千语简餐吧,是慕稀爱来的地方。后来于佳佳也喜欢来这里,这里的人总是不多,灯光也总是很暗,给人很安全、很自由的感觉。

  *

  于佳佳拿起唇彩,最后补上一点妆后,转身往外走去。

  “安齐大哥,这么多年过去了,知道你和绯姐特别幸福、知道两个宝宝特别可爱、知道我……其实有些感觉不应该,只是……我还是想见见你。”

  而他,笑容永远温暖如四月暖阳、声音永远温润如琴弦低拨般让人心动;而她,在他面前永远不会大声说话、永远如一个小妹妹般,那么小心的、崇拜的仰望着他——甚至连心底隐隐的心动,也觉得不应该、配不上。

  她如一个异类般的闯入他们的生活圈,象个丑小鸭一样,在他的安排下,一步一步往着白天鹅的方向慢慢游去——直到现在,拥有自己可以选择的生活。

  会永远不知道还有一种生活,是自我的、从容的、优雅的。

  会因爱生嫉?会和慕青分手?会看着慕青与慕城不择手段的斗?会黯然从他们的圈子里退出?

  十八岁的她,一时间陷入恐惧、迷茫、无助之中,现在想来,当时若没有遇到安齐和成绯,她现在会怎么样?

  初遇他那年,她刚刚知道交往了大半年的慕青,原来是一家大公司的少东家、刚刚亲眼看到慕青和别的女人上床、亲耳听到他为了得到慕氏制造了产品投毒事故……

  “这个样子,应该看不出来特别打扮过吧?”于佳佳看着镜子里,明媚如少女般的明朗眼神,还有沉静如岁月洗礼过后的婉约。

  这般模样,站在人群中,既不特别打眼、也不至于毫无特色的被淹没。

  随手抓的这一件,是一条蓝色亚麻半袖及踝长裙,腰间一条米白色布质腰带,松松的挽成一个随意的绳结;长发松松的挽在脑后。一副邻家美女的亲和与懒散模样,更带了几分文艺的气质。

  “好了,再选就要迟到了。”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走、看着被扔了满满一床的衣服,于佳佳最后心一横,随手抓了一件便去了房间。

  明知道他或许根本就不会留心自己穿的是什么,却又期待这两年来的第一次见面,还是会有些不同。

  却又想让他看到自己的成长、自己的不同、自己一直以仰望的姿态,默默的注视着他。

  在他那么一个够品味又淳和阳光的男子面前,她总是显得不够自信、甚至有些胆怯,害怕他发现她仅有的那么一点点心思,以至于会让自己陷入难堪里。

  慕青昨天晚直接呆在公司没有回家,所以于佳佳一个人在家里觉得特别的放松。早上起床后光挑衣服都花了半小时——似乎怎么都觉得不对,太正式显得作、太随意又缺少些品味、太高端的会让人觉得刻意、太平常的又少了些特色。

  第二天,早。

  第一节:再见安齐

  书中之趣,在于分享u.com】-趣读屋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55 梦想破灭》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