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56 决战前夕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职业的顾止安

  慕青回到证券部办公室的时候,身后跟着一个行政部的男员工——双手托着托盘,上面有七八杯冒着热气的咖啡。

  “大家辛苦了,喝杯咖啡提提神。”慕青快步走进来,在证券部长的身边坐下后,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伊念笑了笑。

  伊念将头从电脑里抬起来,看了一眼那些冒着热气的咖啡,张嘴想说什么,却又沉默着低下了头——只是她嘴角的笑容却让人觉得诡异。

  “喻助理,你不是说咱们办公室的咖啡豆,是慕氏四小姐指定的品牌吗?可他们居然用速溶咖啡来招待我。唉,行长不在,我一个人在这边很难熬呢。”

  “工作。”

  伊念在系统里,朝喻敏发了一通牢骚,被喻敏‘工作’两个字给堵回来后,不禁皱了皱鼻子,随手端起慕氏员工放在手边的咖啡喝了一大口,放下后,看着慕青和慕稀笑眯眯的说道:“咖啡真香,谢谢慕总、谢谢四小姐。”

  慕青倒没有继续逗她,在离开盘只有15分钟的时候,慕青走到伊念身后,仔细看了看她电脑里的模拟系统后,回到自己的电脑边,给证券部部长下了操作指令。

  9:30,电脑上的红红绿绿的线条一阵活泼的跳动,慕氏股票的价格最后定格在较前日下跌4个点的价位开盘。

  “点位高了些,现在可以平缓买入。”伊念一脸严肃的将夏晚的话转发给了慕青。

  而后台系统里,可以看到AX的那些帐户,也全部是现价排单,甚至还有低价排单的情况,看得出来——经过昨天的价格低走的波动,AX对于拿下慕氏,显然有了十拿九稳的信心。

  所以夏晚‘平缓买入’的操作手法,实际上是给AX以观望和不放弃的信号。

  在两边都不急不徐的操作下,价格的波动非常缓慢,交易量也呈平均趋势慢慢前移。场外散户犹疑的心态特别明显。

  “我认为现在可以出货了。”慕青抬头看向伊念。

  “缓出。”伊念头也没台,直接说道。

  慕青不禁翻了翻眼皮,手下却快速的操作着。

  *

  【法国,AX总部办公大楼。】

  顾止安在最后一页文件上签下名字后,慢慢将签字笔放下,然后将面前的文件缓缓推到AX总裁的面前:“很抱歉,这是我第一次,以这样一种方式结束与客户的合作。

  “我们很感谢与顾先生在这个项目上所做的努力。”AX总裁接过文件,一一签字后,转给坐在旁边的法务部部长。

  然后对顾止安说道:“在慕氏的个别品牌里还有股份,若我们这次成功收购慕氏,实际上是与合作的继续。”

  “没错。”顾止安轻扯了下嘴角算是回应,连‘希望以后合作愉快’这样场面上的话都没有多说一句,便站起来告辞:“我这次过来只有一天的时间,若AX对这份终止合同说明书,与项目移交手续没有什么不清楚的,那我就先告辞了。”

  “顾先生可否看看我们现在交易的情况?”AX总裁笑笑问道。

  “抱歉,不便。当我们不再参与客户的交易时,客户的任何操作对我们来说都是机密。”顾止安轻扬了下眉梢,眉宇间显现的,并非职业的礼貌,却是冷峻的拒绝。

  “既然如此,那就不麻烦顾先生了。”AX总裁的目光微微闪动了一下,嘴角的笑意依然,起身送顾止安出去,边走边说道:“看今天的盘面,慕氏的策略应该是想再往下拉拉价格,然后出手回购,这也便说明:他们手中的资金并不充裕。”

  “恩。”顾止安既不往深里探听、也不给予意见。

  “如果现在是年底,顾先生会如何操作?”AX总裁笑笑问道。

  “您心中已有定论,不必问我。”顾止安微微笑了笑,仍然不对AX此次收购,发表任何意见。

  “其实从盘面的发展来看,顾先生的判断原本没错。只是中间发生了一些事情,让整个局势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以至于这时机便提前了。”AX总裁状作神秘的说道。

  “原来如此。”顾止安的眸光微微闪了闪,轻轻点了点头,表示认可AX总裁的判断。

  AX总裁见顾止安自在文件上签下字后,始终不肯再对这个项目发表任何看法,当下也觉得无趣,将他送进电梯后,便收起了脸上礼貌的笑容,转身回到了办公室。

  “顾先生有什么意见?”助理问道。

  “他们这种做投资的人,没有钱怎么肯多说话?在签字之前,还回答了我几个问题,文件签字好,对于项目的问题,便一个字也不肯多说了。”AX总裁不悦的说道。

  “他们靠这个吃饭的,每一个判断、每一个建议,都是要收费的,结束合作后,自然是不肯多说的。”助理笑笑,傲然说道:“更何况,我们拿到的慕氏资金的第一手资料,他可不一定知道。所在他现在的判断,对我们来说并没有多少价值。”

  “情况怎么样?”AX总裁弯腰看着电脑里不停跳动的数据。

  “胶着状态。新闻一出,之前涨的点数全跌了回去。慕氏现在手上捏着的不会出、又不敢大量将股价拉起来。因为交易量在那里摆着,若价格起来了,再有大量抛售,他们便接不住了。”助理沉静的说道:“所以他们偶尔接两单再放两单,将价格维持在平稳状态,以稳住股民情绪,不至于出现抛售。”

  AX总裁点了点头:“这样以争取更多的时间去筹资金、一旦实力达到,便不计代价的回购。”

  “没错,所以我们不能给他们太多的时间,否则等他们缓过劲儿来,我们就真的只能等到年底再操作了。”助理点了点头。

  “好,随我去证券部。”AX总裁点了点头,转身大步往证券部走去。

  *

  “老板。”

  “昨天购进的,分量放掉,将股价拉下去。”

  “好的。”

  一阵急促的键盘敲击声响起,帐户之间自买自卖的几笔交易之后,交易量明显活跃了起来。

  第二节:各自出手

  【慕氏,证券办公室】

  看见交易量的突然跃,慕青不禁暗自叫好:“他们居然帮了我们一把。”

  “怎么说?”慕稀抬头看他。

  “AX和我们想法一样,将价格拉下去,让散户快些出手,他们再一举收购。所以现在没等我们出手,他们便将手中的股份给抛了出来。”慕稀快速的说道。

  “那现在,我们是跟?还是等?”慕稀下意识的看向伊念。

  “等。”慕青沉声说道:“他们只想将价格拉下来,我们的目的是拉跌停,所以现在不动,下午收盘前再出手。”

  “行长现在没消息过来。”伊念抬头看了一眼慕青后,又重新低下头去,双手在键盘上快速敲动着。

  慕稀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却也只是重新坐了下来,紧盯着盘面的变化。

  在伊念敲健盘的声音停下来后,慕青接到了夏晚的电话——意思与他想同。

  “等着对方的动作,目的是拉停,谁拉停的都不重要。”

  “OK,我正是此意。你说他们现在也是急了吗?”

  “不是急,是认为胜券在握。”

  “谁给他们这样的自信了!”

  “股市连连下跌、慕氏求盘无力,这就是他们信心的来源。”

  “看来,人有时候太自信,也不是什么好事。”

  “今天的行情就是这样了,做好资金准备,明天必须出手了,最迟后天,应该可以全部拿下了。”

  “你的电话是怎么回事?”

  “不关你的事。”

  夏晚冷声应了一句,便即挂断了电话。

  “臭脾气。”慕青摇了摇头,放下电话,却看见好几条信用卡消费的信息闪了进来。

  “搞什么鬼?不是去上班了吗?”慕青皱了皱眉头,眼睛看了一眼电脑里的K线图后,将手机调到震动扔回桌上。

  一直到下午2点30,价格一直停留在下跌7%的价位上。

  证券部部长看了一眼慕青:“现在出手?”

  慕青轻轻摇头:“在关闭系统前5分钟,来得及吗?”

  “可以。”证券部长低下头,算了算价格和成交量,便迅速在系统里做好单,只单到时间,便点击确认。

  *

  【AX总部。】

  “非常好,今天维持这个价格,散户还会犹豫,收盘前再打几单出去,成不成交没关系,争取明天拉低5个点开盘。慕氏若再没有救市的行动,散户就支持不住了。”AX证券部长对部裁说道。

  “好,明天平稳操作,后天全线收购。”AX总裁沉着点着。

  *

  【慕氏证券部】

  “出手。”

  “OK。”

  “跌停!”

  “收盘……”

  *

  【AX总部】

  “怎么突然跌停了?”助理低声应呼。

  “应该是有人出单。”证券部部长沉声说道。

  “慕氏?”AX总裁微微皱起眉头。

  “不会。第一,这样做的前题,是他们有大量的资金备着,明天一旦出现抛售,便开始抢单——这要的不是一亿两亿、也不是十亿、二十亿、而是八十亿!”证券部部长皱着眉头分析道:

  “第二,如果我们的那些信息是错的,慕氏有钱,那么他们早就可以这样操作了,为什么要等到快收盘的时候?而且,他们完全可以看着我们将价格拉低,暗自回购,何必将价格拉停,股市上损失的,可是真金白银呢。”

  助理想了想,点头说道:“有道理,或许是某个大的散户,看情况不对就出了,只是凑巧而已。”

  “能查到出单帐户吗?是否伊念提供的那一些?”AX总裁谨慎的问道。

  “查不到,成交便跌停,然后就收盘了。”证券部部长说着,心里也有些不对劲的感觉——为什么会这么巧,偏在收盘的时候出单?

  而且,由下跌7个点,直接拉到跌停,这中间要出多少股、什么时间出,掌握得刚刚好——这可是一般散户做不到的。

  不过,如果是有经验的大客户,倒也可能算到刚刚好,也可能从这个趋势上,算到还会继续下跌,所以现在出手,等待时间再进场。

  出单的时间太巧,现在看不到出单的帐户,没有办法做进一步分析。

  “跌停也没什么不好,和我们的计划基本吻合,只是恐慌**易会来得早一天,不影响我们的操作。”证券部部长说道。

  “好,成功与否,就在明天一举,你和同事们都盯紧盘面。”

  “你在这里配合,有任何情况第一时间通知我。”

  AX总裁一脸沉重的说道。

  “OK。”证券部部长和助理沉声应着,快速回到自己的电脑边,将全天的交易情况以及进出可查的帐户情况,全都调出来,仔细的分析着明天可能的趋势,以及所需的资金。

  *

  【慕氏证券部办公室】

  所有人在跌停收盘的那一瞬间,都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手上还有多少?”慕青沉声问道。

  “1%。”证券部长说道。

  “1%”慕青低声沉吟着。

  “今天出手的3%,一天时间净亏10个点。”伊念收起电脑,看着慕青说道。

  “这个时候,要的是盘面,不是盈亏。”慕青淡淡说道。

  “有钱人玩的游戏,我们不懂。十几亿,一下子就没了。”伊念摇了摇头,看着慕青和慕稀说道:“我先走了,明天见。”

  “开车来的吗?”慕稀低头整理着电脑,淡淡问道。

  “拜托,我才上班三个月,没钱买车。”伊念轻挑了下眉梢,拎着电脑包,帅气的转身往外走去。

  “我让司机送你吧。”慕稀淡淡说道。

  “不用了,我习惯了坐地铁。”伊念说着,人已走远。

  慕稀便也不再坚持,埋头在电脑里,接收过证券部长发过来的全天交易信息后,开始做数据测试。

  在证券部同事都出去透气了,慕稀才抬头对慕青说道:“现在真的很危险,你手上的原始股只有1%,流通股也只有1%,明天如果出现恐慌性抛售,我们如果抢单不及就完了。”

  “为什么会抢不及?”慕青沉然说道:“趋势是我们在掌控,我们没有理由抢不过对方。”

  “也只能这样了,赌谁的单快、谁对价格拿捏得准了。”慕稀满脸忧虑的点了点头。

  “不用太担心。”慕青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今天早些回去休息,这些数所交给老王去处理。

  “慕青,让员工放假吧,只留财务和证券部、还有IT部。”慕稀突然说道。

  “你怕网速不够?”慕青笑着看着她。

  “一切都为明天的事情让路。”这时候,慕稀根本笑不出来。

  “我都安排了:明后两天全公司禁网、备用电机,都准备好了。”慕青点头说道。

  “差不多就是这些了。”慕稀点了点头,起身与慕青一起往外走去:“我今天还是不回家了,回家也一样是睡不着。”

  “今天下班我先回家看看,晚些再过来。”慕青知道劝也无用,只能由得她去。

  “晚了不过来也行,数据部长这边都能测试完毕,也没你什么事,你在家里陪佳佳吧。”慕稀微微笑了笑。

  “到时候再说吧。”慕青拿起手机看着近十个消费信息、差不多二十万的消费提醒,心里不禁有些不安——这丫头,受了什么刺激了?

  第三节:夏晚的柔软

  【亚安银行,夏晚办公室】

  “对方出手将价格拉到下跌7%的点位,收盘前5分钟,慕氏一举将盘面拉停。”伊念站在夏站的办公桌前,汇报着当天的情况。

  “慕总将跌停的时间控制在收盘前,所以AX公司即便有所察觉,也不能通过大客户后台看到交易户头,所以做得很隐蔽。”

  “根据目前的情况,明天若出现恐慌性抛售,慕氏与AX拥有同等的收购机会——现在慕氏上手有1%的流通股、AX手上连1%也不到,所以从起点来看,慕氏小有优势。”

  伊念快速汇报完后,便放下手中的文件夹,抬头看向夏晚。

  “今天没事就早些回去,明天早上按时过去。”夏晚听完,表情没什么特别的变化,只是淡淡的说道。

  “我看慕小姐非常紧张,收盘后也没有离开,一直在电脑里做数据测试。”伊念突然说道。

  “我有没有说过你的话很多?”夏晚抬眸看她。

  “喻助理教我,要想对一件事做出客观准确的判断,数据、参与事情的人、直觉,缺一不可——所以说不定慕小姐的状态,就影响了明天的节奏呢。我这是如实汇报可能影响到项目的所有原因。”伊念撇了撇嘴,抱着文件夹转身往外走去。

  “慕小姐很担心。”伊念的话,如魔音穿耳般,一直在他耳边回旋。

  “怎么会这么多话!”夏晚烦燥的将手中写写画画半晌的稿纸揉成一团扔了出去,用力的将椅子转动到背面,看着窗外入夏之后,显得格外明亮的天空,思绪又慢慢平稳下来。

  “慕氏股票连续下跌,今天更是以跌停收盘,我还以为你这个慕氏的投资人一定会守在那边呢。”门口传来的是温茹安淡然而清和的声音。

  “我守着,也不能改变什么。”夏晚转过椅子,一袭衬衣长裙的温茹安正缓步走进来。

  “做投资的人确实不同,对情绪的掌控能力如此之好。”温茹安笑笑说道:“大多数人都知道有些行为于结果不可改变,却还是忍不住去做,求个心理安慰。”

  夏晚的眸色不由得一顿——是这样吗?他与慕稀之间还能挽回吗?

  让顾止念去介入她的生活又有什么用——她确实会不舒服,但以她不轻易放弃的个性,又岂会因这一点点不舒服而改变与顾止安的婚姻?

  这次在股市上的一石二鸟,将顾止安成功逼出了AX的项目,让他对慕氏再无掌控的资源,可又怎么样?

  不过是她更费心费力去应对,却对她与顾止安的关系毫无影响。

  夏晚,明明你是最懂她的,却做出这些幼稚的行为了——于事何益!

  “怎么?你认为我说得不对?”温茹安自然的在他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一脸安然笑意的看着他。

  “对。”夏晚轻扯嘴角,应付着笑了一下,看着温茹安问道:“过来有事?”

  “有点儿合作上的事,本来想电话里说的,你的电话却突然打不通。”温茹安微眯起眼睛,若有所思的看着他,声音突然放低了下来:“所以我在想,会不会把我拉到黑名单了?”

  “怎么会。手机摔坏了。”夏晚淡淡说道。

  “我想也是,再怎么着……”温茹安低下头,有些难堪的说道:“再怎么着,也是我趁你酒醉主动的;再怎么着,你一个大男人,也没什么损失对吧……”

  “没有我办公室电话吗?记得给过你我的名片。”夏晚的眸色微微沉暗——如她所说,大家都是成年人,一个酒后的吻本不算什么。只是若再加上她的心意,便是重要的事情。

  现在的温茹安,与曾经的慕稀何曾相似,即便知道与她之间根本就不可能,却仍无法再如从前一样,对她过于的疏淡冷硬。

  “有。”温茹安敛下眸子无奈的笑了:“也就是想着,我们两个加起来都六十多岁了,一个吻而已,总不至于以后不见面了吧。”

  “既然你忙,那就是我过来啰。”说到这里,温茹安抬头看着夏晚,如水的眸光,沉然一片而无波澜——似乎真如她说的那般:成人之间的游戏而已,她不介意。

  “一直在忙。”夏晚轻扯了下嘴角,给了她一个淡然的微笑。

  “好了,知道你没把我拉入黑名就行了。”温茹安咧唇而笑,低头从包里拿出笔记本和记录笔,即刻便是一副专业而干练的模样:“我们与亚安的员工援助合作刚好一个季度结束,我同事过来做个回访,我也想了解一下你对这个项目的看法,以方便我们后期的工作改进。”

  “这件事你直接找喻敏,一直是她在跟进。”夏晚说着,拿起电话给喻敏拨了过去:“喻敏,温医生现在我办公室,员工援助的季度效果评估报告出来了吗?”

  “好,那你准备一下。”

  夏晚挂了电话后,对温茹安说道:“她那边已经有成形的效果评估报告,你直接过去就行了。”

  “OK。”温茹安眸子微微沉了一下,仍保持着脸上的笑容,边将笔记本放回到随身包里,边起身说道:“和你们人力资源部沟通的分级别、分工种的心理援助计划,进展很顺利,现在正在测试各级别压力指数的阶段同,这件事还谢谢你的支持。”

  “不用,这也是我们的需求。希望未来能有更好的合作。”夏晚点了点头,起身走到她身边,做了个请的手势。

  “听说喻助理这边来了个小姑娘,挺活泼的,倒和你们银行系统的职员惯有的个性有些不同。”温茹安暗自轻轻闭上眼睛,又慢慢睁开,沉沉吸了口气后,转身往外慢慢走去——那晚以后的第一次见面,他的态度少了疏淡而多了温柔,却又连应付的寒暄也这么急迫。

  他是明知道自己的感情不会有结果,所以才会有这样慈悲的温柔,却又怕自己因误会而缠上,所以才会这样吧。

  温茹安嘴角职业的笑容将那丝苦意与无奈掩下,看起来还是那个干练而专业的温医生。

  *

  “你说的是伊念?刚才进来碰着她了?”夏晚伸手拉开门,伊念正端着两杯咖啡站在门口:“唉,行长和温女士聊完了吗?喻助理让我送的咖啡。”

  “送到喻助理那边。”夏晚淡淡说道。

  “好的。”伊念点了点头,转眸看着温茹安俏皮的说道:“温女士,这边请!”

  “谢谢。”温茹安侧头看了一眼已经停下脚步的夏晚,暗自吐了口气后,微微笑着说道:“我先过去了,有需要与你沟通的,再与你约时间。”

  “好。”夏晚点头。

  温茹安转过头去,看着一直等在旁边的伊念,脸上的笑容依然沉然而温润。

  “温女士这边稍等,喻助理去取文件了。”伊念将温茹安带到喻敏办公室旁的小候客室。

  “你的气质倒不像银行职员。”温茹安接过一杯咖啡,看着伊念微微笑道——不在夏晚的身边,温茹安仍是那个自信又专业、温润中带着强势的女子。

  “温医生的气质也不像医生。”伊念笑笑说道。

  “听说你和夏晚是相亲认识的?”温茹安低头轻啜着咖啡,似是无意的问道。

  “呀,我和行长倒是相亲认识的,可我没有心理疾病,我看就不需要温医生操心给我诊断了。”伊念的眸光微转,倾身凑近温茹安的耳边小声说道:“你是心理医生,该知道治病用对药哦!”

  说完便直起身体,笑眯眯的离开了,出门看见喻敏,还乖巧的打了招呼。

  只是温茹安不是别的女人、她是一个心理足够强大的、从来都知道自己要什么、并知道自己拥有什么优势的女人。

  伊念这样的小姑娘,几句不轻不重的话,对她来说,还真是连情绪都不会被影响一下——也或许,能影响她情绪的,现在也只有夏晚一个人吧。

  温茹安低低的叹了口气,低头翻开笔记本,将今天沟通的主题写了下来。

  第四节:没有改变的于佳佳

  下班后,慕青回到家里,便看见扔了满沙发大大小小的购物袋,穿着瑜伽服、扎着丸子头的于佳佳,正在旁边的房间做瑜伽。

  “今天去逛商场了?”慕青抱臂倚在门口,看着于佳佳正做着高难度的动作。

  “帮下忙,在我腰上撑一把。”于佳佳说道。

  “我怕一碰着你就松不了手。”慕青笑着走过去,蹲下来用大手帮她托起腰,然后看着她用力的将脚举起并越过了头顶。

  “柔韧性还不错呢?”慕青转过头与她平视。

  “还行,就是力量差了点儿,自己起不来。”于佳佳点头。

  “你先练着,我去洗澡,一会儿来和你合练一套夫妻功,如何?”慕青看着她笑着。

  “去吧,我一会儿就好了。”于佳佳知道他说话没个正经,也没理会他。

  在慕青离开后,于佳佳又练了一会儿便起来了。

  *

  回到客厅,于佳佳看着满沙发的购物袋,不禁低低的叹了口气。

  “心情不好,购物发泄?”慕青洗完澡走出来,边拿着毛巾擦着头边问道。

  “你不老说我小气、有钱也舍不得花吗?我今天就放手去买了试试看——刷卡确实很爽,就刷那么一下,也没看清多少钱,东西就属于自己了。”

  “难怪大家都越来越喜欢刷卡。”于佳佳轻咬着下唇看着慕青,低低的说道:“可把这些东西拎回来,再加加手里的购物小票,我觉得我心疼得都快要挂掉了。”

  “要挂掉了吗?怎么我看着挺好的?”慕青不禁大笑,随手将毛巾扔在一边,大步走过去将于佳佳仅穿着露腰瑜伽服的身体搂进怀里:“我看看,哪里要挂了,是这里、还是这里。”

  说着,一双大手,在她裸露在外的肌肤上这里揉揉,那里捏捏。

  “不和你开玩笑呢。”于佳佳伸手圈住慕青的脖子,坦然而低沉的说道:“慕青,我真是特别小家子气,是不是?”

  “是。”慕青点头。

  “你和我在一起,会不会觉得特没面子?”于佳佳轻咬下唇小声说道。

  “男人的面子需要女人来给吗?”慕青伸手拧着她的脸,皱着眉头说道:“你成天都胡思乱想些什么呢?”

  “我今天生日。”于佳佳突然说道。

  “所以我不是回来了?”慕青用力托起她的身体,让她的双腿缠在自己腰间,沉眸看着她说道:“没时间去买礼物,准备回家给你做顿饭,行不行?”

  “你?”于佳佳将脸贴进他的脖子里,怯怯的说道:“才没指望呢。”

  “那你指望什么了?”慕青笑笑说道,倒是破天荒的第一次,没有抱着她就办事——这么多年来,见面就办事成了他们固定的见面方式了。

  “指望你看了刷卡消息,不会朝我黑脸。”于佳佳没出息的说道。

  “恭喜你,如愿了。”慕青不禁大笑。

  “可是我真的很心疼,你说,我能不能拿去退子?”于佳佳将头从他脖子里抽出来,睁大眼睛看着他问道。

  只是在看见他的脸色一变再变,到最后黑得不能再黑时,不由得噤声不敢说话。

  半晌之后,慕青闭了闭眼睛,又重新睁开,看着她说道:“没拆封、发票还在,都可以退。”

  “你……”

  “行了,别纠结这个了,办完事儿过来挑挑,喜欢的留下,不喜欢的我陪你去退。”慕青摇了摇头,抱着她往房间走去。

  *

  “喂,你说做晚饭的呢!”

  “把我自己送给你不更好?”

  “啊……”

  “吼……”

  *

  他一向如此,于她之间,最默契的也就是这件事了。

  于佳佳随着他的节奏沉浮着,心情却是越来越平静——安齐说:你的价值在于你自己。

  所以于佳佳,努力的让自己更好,让他爱上除了身体之外的你——若终究等不到那一天,离开也不会太难过吧……

  “在想什么,专心点儿。”慕青的额头滴着汗。

  “想我们之间,最默契的,是不是这个?”于佳佳的双臂用力的搂在他的腰间,说话之间还喘着气。

  “你介意?”慕青突然停止所有的动作,安静的看着他。

  “我希望我们的默契会更多、希望你喜欢我的也更多。”于佳佳目光明亮的看着他。

  “喜欢就喜欢了,哪里分得清是喜欢哪里。”慕青灿然而笑,越发的用力了:“我告诉你于佳佳,我喜欢你的时候就特别的想干你……”

  “你这人真粗鲁。”于佳佳轻哼着配合着他,嘻笑之间却又觉得——这就是慕青,这也没什么不好……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56 决战前夕》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