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57 一别两宽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夏晚的局

  在于佳佳睡着的,慕青打电话叫了外卖,然后自己洗了澡后便直接去公司了。超快稳定更新小说,本文由。。首发

  果然,慕稀与证券部部长都在,而让人意外的是,亚安的伊念也在。

  “小姑娘挺敬业的。”慕青看着伊念吹了声口哨。

  “慕总也挺敬业的。”伊念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的回了一句后,低头看自己的电脑,对拿着今天全天分析趋势图的证券部部长说道:“明天开盘可能有三个点位,在这里。”

  “不同的点位我们的操作方式不同,你看,我做了三条曲线,以及会引起的市场变化。这些都是可预测的,模拟系统都有完备的变化方案。唯一不可预测的,是对方的反应意图上已经很明显,他们已经启动全面收购。”

  “在操作手法上,ax在世界各地的收购项目,几乎全是委托办理的,所以我们没有先例可循,但以我们行长对ax商业手法的分析他们很少与对手硬碰硬的打,而擅长找到对方的薄弱点出手,以最小的付出博得最大的收益。”

  “按王部长的分析,即便是明天会有恐慌性抛单,但出单量不会超过总量的30%,到达这个量,盘面就会被拉得跌停。”

  “但有人接盘的情况下,又自不同价格会慢慢被抬起来,交易量就大了,最后能出到多少,我们很难预估。”

  “所以我们行长的意思是,我们只能有两种操作节奏:第一,开盘即接盘,将价格稳住,无论对方进入多少资金、购入多少股份,我们都不管,只将价格控制在上涨3%的幅度;到收盘再拉一次跌停,后天全面收购。对方只要略有犹豫,我们便是100%的胜算。”

  “第二处方案,就是无论市场如何,全面进入,与对方硬碰硬的去抢。因着我们占了可以看交易后台的优势,所以我们实际上是有先机的。”

  伊念边说边在摸拟系统中做出趋势图:“看王部长的意思,选定方案之后,我将确定的趋势图做出来,这样我们操作的时候,参考性会更强。”

  “好的,我知道了。”证券部部长点了点头后,抬头看着慕青:“慕总,伊小姐说的第一种方案比较策略,第二种比较直接;从操作性上来讲,第一种可回旋调整的余地大,就算有什么闪失,也有补救的机会;第二全凭手法与速度,战线短、速度快,整体看来也比较凶险。”

  “夏晚的意思呢?”慕青看着伊念问道。

  “行长说,到现在这个阶段,除了拼实力、就是拼运气,由得您来选了。”伊念笑笑说道:“省得他做了建议,有人会以为他有私心。好心被人当做驴肝肺的事儿,我们行长也不屑多做。”伊念说完便低头看自己的电脑,对于慕稀有些难看的脸色,完全不予理会。

  “那就第二种。”慕青的脸色一样难看,却并不和她一般见识。

  “ok,我通知行长做模拟。”伊念点了点头,双手在电脑里快速的敲打起来。

  “你真牛,还能指挥你们行长呢。”慕青轻瞥了她一眼,淡淡说道。

  “不是我牛,是有的人牛,让我们行长大半夜的等在办公室里,就为了怕某人担心得睡不发觉。”伊念轻哼一声,看了看电脑里发过来的信息后,抬头对慕青说道:“大约半小时后,交易模型完全做好。”

  “恩。”慕青低应了一声,让慕稀安排二十四小时的外卖小食,也给夏晚那边送一份过去。

  “我回办公室去点。”慕稀低低的应了一声,起身往外走去。

  *

  窗外的天空,早已是繁星点点,慕稀站在窗边良久,才转身回到办公桌前坐下来,拿起电话点外卖刻意的,给办公室和夏晚点的都是一样的。

  他在为她的那通电话怪她吗?怪就怪吧,就这样断了所有的念头也好。

  放下电话,顾止安的电话正好打进来,慕稀沉郁低落的情绪里,只觉得一阵微微的暖意。

  “喂,顾止安。”慕稀的声音里,自然的带上了淡淡的暖意与娇软。

  “真的没休息呢?”顾止安不由得轻轻的叹了口气。

  “这两天的情况很紧张。”

  “夏晚的布局如何?”

  “……还在沟通。”

  “这可不像他的风格。”

  “中间……有点儿争执,所以可能需要调整一下节奏。”

  “慕稀……”电话那边,顾止安的声音似是有些犹豫,停顿了一下才又说道:“在投资的时机和节奏上,你可以相信夏晚。”

  “不是这个……顾止安,你那边情况怎么样?都办妥了吗?什么时候回来?”慕稀的态度明显的回避着。

  “这次ax之所以这么坚持在这个时候启动收购,是因为他们手里拿到一些关于慕氏的资讯,而这些资讯,夏晚会有准确的判断所以,这次的反收购,若没有意外的话,便已是定局。”顾止安的话说得很慢,似是在思虑如何措词、又似是在给慕稀思考分析的时间。

  慕稀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这边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明天的早班机回来,这两天行情会非常紧张,你晚上要好好休息。精神紧张会导致错误判断,恩?”顾止安等了一会儿后,温润的说道。

  “恩,我知道了,我这边还有一些数据要看,就不和你说了。”慕稀这才出声,简单的应了一句后,便挂了电话。

  顾止安的意思很明显,ax突然出手是因为手上有对慕氏不利的资料,而这资料,很显然是夏晚放过去的。

  这样一来,所有的事情都很清楚了夏晚制造了ax收购的机会、亦或说是假像,以将ax对慕氏的收购,从年底提前到现在。

  收购提前对慕氏来说,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就是资料是夏晚放的,他对资料有绝对的控制权,能够部分左右ax的节奏,增加了慕氏的胜算;而慕氏在这个时候完成股份回购,早日走出资本威胁的泥潭,可以尽早回归到发展品牌的正途上来。

  而坏处就是:慕氏没有足够的资金完成这次的回购,所以就算时机再好、再有先机也是白搭所以,夏晚在布局之前就已经想好,用他自己的私人资产来资助慕氏的股份回购。

  在成功让顾止安从慕氏的项目里撤出去后,他的个人资金进来,让自己嫁顾止安的理由,变得不再重要;顾止安由此失去对慕氏的控制权,而夏晚则对慕氏控制权已达到自由的地步慕氏回购是否成功已非关键,而他是否则意并股才是关键。

  当然,他主动给ax放料以提前这场收购,以慕氏为饵掌控了收购的主动权与节奏,让他想做死ax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所以,在这场慕氏与ax的并购大战里,最大的赢家,恰恰成了亚安、成了夏晚。

  “夏晚,我可以相信你没有拿慕氏冒险的意思,但仅此一招,竟然让你埋下这许多的目的,实在是太可怕了。”

  “夏晚,在你的布局里,我已经看不清,有多少是为了商业利益、多少是为了个人抱负、又有多少是为了私人情绪。”

  慕稀缓缓闭上眼睛,夏晚那张沉静而冷凛的面容,那样清晰的出现在她的眼前他眸子里沉静的坚持,突然让她觉得害怕。

  “小稀,你给夏晚点的没留地址吗……你怎么啦?”慕青推门进来,看着慕稀沉暗而落寞的面容,不禁心疼。

  “怎么?我记得留了呀。”慕稀睁开眼睛,见慕青拎了一套食盒过来,情绪不禁有些郁郁:“可能是忘了。”

  “我让小丫头送过去吧。”慕青点了点头。

  “不用了,我过去吧,我有些话对他说。”慕稀轻声说道。

  “好,那小丫头没开车,回去倒真是不方便。”慕青伸手将餐点递给慕稀,转身与她一起往外走去:“小稀,既然你已经全面参与公司的事务,那你就要把自己放在一个企业经营者的位置去思考问题。”

  “我们做企业的,想得到投资方的钱,就要站在投资方去考虑我们能给他们带去什么?当我们发现自己有被利用、被投资的价值的时候,我们便有了底气。”

  “所以,我们对于投资方的利用应该持感激的态度。若因一个棋局让对方占尽便宜而生恼,这不是一个商业人的思维方式这世上没有谁能在一局棋里占尽便宜,无非是赢面的大小、无非是棋局的掌控。”

  “所以小稀,你若以曾经恋人的身份去看,夏晚此局在你我并不知晓的情况下,将慕氏推到了一个危险与机会并存的地步;夏晚此番作为,将你现在的丈夫赶出了项目;哪一个结果,都没有为你多做考虑,你生气确实理所当然。”

  “但你若以一个商业人的姿态去看:他是利用了手中的资源布了这一局棋,慕氏和亚安均在其中,哪一个有危险,另一个都无法独善其身。”

  “包括让顾止安撤出项目,客观来说,是恶意资本、亚安有合作前情,我们当选亚安而弃,他这样做,慕氏倒是应该感谢他。”

  来到车前,慕青停下脚步看着慕稀说道:“无论是夫妻还是恋人,在商业合作上,我们不要寄希望于对方看在你身份的不同上,多给你一次机会、多给你一分利益。”

  “小稀,你要记住,人情不适用于商业法则。其它的你自己考虑。”

  “我懂了,我会仔细想清楚这个问题的。”慕稀点了点头,将手里的食盒放好后,上车发动了车子。

  黑丝绒般的天空,星光一片;璀璨的夜灯将城市装典得华贵而明亮,热闹的街灯与温柔的星光交互辉映,照在刚洒过水的柏油马路上,有种让人温柔的安静。

  慕稀白色的白色阿斯顿?马丁,在反射着隐约灯光路上平稳前行着,犹如一道白色的流线,缓缓穿过温柔的夜色,似乎车里的人也如这夜色般,那样低沉阴郁的情绪,在这夜色里也变得沉静平和下来。

  第二节:夏晚,放手吧

  “夏晚。”慕稀推开夏晚办公室的门,他正低头在电脑里忙碌着。

  听见慕稀的声音,夏晚是意外的,慢慢的将头从电脑里抬起来,看着站在门口许久未见的她,更意外的是情绪竟有些微微的紧张。

  “你来了。”夏晚慢慢的站起来。

  “给你送宵夜,点的时候忘记分两边地址了。”慕稀从容走过去,将食盒放在他的办公桌上,边帮他打开边问道:“现在吃,还是等一会儿再吃?”

  看着打开的食盒,夏晚的脸色微微变了变:“你点的?”

  “和大家一起点的,怎么?”慕稀抬头看他。

  “没什么。”夏晚的眸子里一片失望:“不光是为了送宵夜吧?”

  “当然。”慕稀点头,看着一字一句的问道:“,提前启动收购计划,是你安排的?”

  夏晚听言,暗自皱了皱眉头,却仍沉静的点头应下:“是。”

  “所以这次慕氏在流通股回购上,应该是用券在握?”慕稀再问。

  “70%的胜算,市场是变化的,我做的是让ax错判慕氏的资金实力,在抛开专业机构的操作下,匆匆出手,让慕氏以从容应对ax的匆忙、以专业应对ax的非专业,以增加胜算。但从事件本身来说,没有100%的把握。”夏晚诚恳说道。

  “ok,70%,我与慕青、与慕氏所有员工,还是该感谢你。”慕稀点头,坦然的将手伸到他的面前:“谢谢你,夏行长。”

  “你想说什么,一口气说完吧。”夏晚低头看着她纤长的手,眸光微微沉暗,说话的话气也越发低沉:“你该知道,于你而言,我要的是拥抱,而不是握手。”

  慕稀敛眸看着自己悬在半空的手,轻扯嘴角勉强笑了笑,慢慢的收回来后,抬头看着夏晚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们,永不可能再有拥抱的机会。”

  “你就这么笃定?”夏晚沉着脸,声音一片低沉。

  “顾止安现在不在慕氏的项目里,大约我和他的相处,需要避讳的事情会更小了。”慕稀淡淡说道。

  “所以,我是帮了你们一个忙,是吗?”夏晚的声音不禁暗哑起来。

  “算是吧,虽然这并不是你的本意,有时候,无心插柳,柳也能成荫。”慕稀微微笑了笑,缓缓的后退两步,柔声说道:“夏晚,缘分是件挺奇妙的事情。我爱了你五年,从未后悔;我嫁给顾止安,也从未想过会分开。”

  “你是知道的,我若想做一件事,便是拼了全力也要去做不管结果如何,我努力过,就不后悔:包括曾经爱你、包括决定分开。”

  “但是,不悔的是过去,我要坚持的是现在;骄傲如我、理智如你,我们都不要在已经过去的事情上打转了。”

  “所以,夏晚,再见。”慕稀缓缓转身,快步往外走去。

  “慕稀,我说过我不同意!”夏晚低声吼道。

  “温医生是个非常好的医生,她建议我和顾止安快些生个孩子,对我的病情治疗有很大的帮助。”慕稀紧咬的下唇,缓缓松开后,转过身时,一脸轻松的看着夏晚,俏皮而温婉的说道:“我觉得这是个好主意。若你不再执着、若你不怪我,明年年的,就会有个小宝宝喊你伯伯了。”

  “慕稀,什么时候开始,你变得这么冷血?”夏晚的眸子猛然一收,一片冷凝的看着她。

  “在维护自己的家人和利益的时候,我一向如此。若让你难过了,对不起。”慕稀的喉头微微的发哽,却仍是一字一句的、那样清晰的将这句话说完深爱着夏晚的她当然知道,这句话对他有多大的杀伤力。

  可她更知道,他的坚持,于他们两人来说,毫无意义。

  *

  她脸上一直带着微笑,一步一步的走出他的办公室、一步一步的走进电梯直到电梯门完全合上,她转头看着电梯镜子里的自己:脸上的笑容其实比哭还难看。

  紧紧咬住下唇,坚持到一楼后,慕稀用手捂住唇,快速的跑回到车里,趴在方向盘上便失声哭了出来若说她最不愿意伤害谁,那便是曾经的慕城、现在的夏晚。

  可她现在,却只能用伤害的方式让他放手。

  “夏晚,对不起,我曾经任性、曾经放不下,可现在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自己未来要过什么样的生活。

  车门被猛然拉开,趴在方向盘上的她,猛然跌进一个宽厚而温暖的怀抱,他嘶哑而熟悉的声音,如同仙女手中的魔法棒一般,将她所有的委屈、所有的隐忍、所有的压力,全释放了出来,伏在他的怀里,哭得嘶心裂肺。

  “好了好了,哭出来就好了。”夏晚轻轻拍着她的背,低低的叹了口气。

  良久之后,慕稀吸了吸鼻子,将头从他怀里抬了起来,看着他低声说道:“夏晚,我的压力真的很大。公司的、家里的、还有你的。”

  “夏晚,你知道,我决定的事情,少有回头的。所以,我承认我放不下你、我承认我刚才的话都是故意刺激你的,但那又如何,不可能改变我的决定。”

  “夏晚,你拒绝过我很多次,这一次,能不能不要拒绝我夏晚,我们一起放手,好不好?”

  “如果我说不好呢?”夏晚低头看着她,沉沉说道。

  “你是夏晚啊,你说不好,我能有什么办法。最终不过和顾止安离开、又或忧郁成疾。反正我原本就是个病人,也无所谓了。”慕稀低着头,淡淡说道:“夏晚,我们相爱一场,如果这就是结局,我无话可说。”

  夏晚低头看着她,红色在眼圈里一圈一圈的漾开,直到布满整个眼眶,最后将唇重重的印在她的额头,在慢慢松开拥着她的手后,低低的说道:“好,我不再打扰你的生活。祝你,幸福。”

  说完后,将唇移开她的额头,转身慢慢往大楼里走去广场里的灯,一盏又一盏的点亮着整个夜晚,而他沉重的步子、却让这明亮而轻快的空间,突然间变得局促而拥挤起来,让人看着有种无法呼吸的痛感。

  “夏晚,我们都要幸福。”在他转身的一瞬间,慕稀突然间泪流满面,心里却又一阵轻松不是所有的爱情都一定要有结局、不是所有相爱的人,最后都能在一起。

  但曾经相爱的人,能够对彼此说一声祝福,是不是,也算是完美的结局?

  “夏晚,谢谢你。”慕稀拉开车门,看着夏晚的背影大声说道。

  夏晚的脚步微滞,犹豫着、犹豫着,还是慢慢的转过了身,看着泪流满面的她,微微笑了笑:“回去的时候开车小心些。”

  说完后便又重新转过身去,背影笔直、步伐沉稳的、一步一步的往里走去。

  *

  回到办公室,慕稀买来的外卖已经冷了。

  这家外卖是他们曾经一起加班时常叫的,她当然知道他不吃干辣椒、不吃大蒜,每次点的时候,她总是会笑话他大男人还这么挑,却又总是记得叮嘱对方不要加这些。

  所以,她是真的决定了,让他从此走出她的生活、她的世界。

  “让你不舒服有什么用?知道你不快乐又有什么用?你用一个自以是的选择,将自己困在那段婚姻里,我又能如何?我不能如何……”夏晚拿起筷子,将已经冷掉的外卖一口一口的吃掉似乎,那难以入口的干辣椒、那闻着就让人反胃的蒜味儿,也没那么难吃了。

  “每一种结果,不去尝试就不知道自己原来也可以接受。”夏晚放下筷子,轻声对自己说道:“或许失去你的结果,也并非如我想的那样难以接受。”

  推开手边的食盒,重新回到电脑里文件里,将刚才未完成的模拟交易环境继续完成一切如她来过之前的样子,所有的痛楚与伤怀,全在平静之下,不被人所知。

  *

  我们的开始是很长的电影

  放映了三年我票都还留着

  冰上的芭蕾脑海中还在旋转

  望着你慢慢忘记你

  朦胧的时间我们溜了多远

  冰刀画的圈圈起了谁改变

  如果再重来会不会稍嫌狼狈

  爱是不是不开口才珍贵

  再给我两分钟让我把记忆结成冰

  别融化了眼泪你妆都花了要我怎么记得

  记得你叫我忘了吧记得你叫我忘了吧

  你说你会哭不是因为在乎

  第三节:成为朋友

  【慕氏证券部办公室】

  “喂,行长,您做好了吗?”伊念吃完宵夜后,见夏晚的程序还没传过来,不禁着急。

  “还要10分钟。”电话那边传来夏晚沉稳的声音。

  “哦,你是不是手不方便?要不你说我来做?”伊念皱着眉头问道。

  “不用,再等十分钟。”夏晚淡淡说道。

  “好的,我知道了。”伊念放下电话后,便安静的看着自己的电脑,神色有些淡淡的忧郁。

  “怎么说?”慕青问道。

  “还有十分钟就好。”伊念淡淡答道。

  “恩。”慕青没再多说什么,低头翻看着手中的数据,脸色也是一片严肃。

  *

  十分钟后,夏晚的环境摸拟程序准时发了过来的时候,慕稀刚刚回来红红的眼圈特别明显。

  伊念抬头看了她一眼,一句话也没说,只是低头回到电脑里,与夏晚对接摸拟程序的运用与走势分析。

  慕青轻轻的叹了口气,走到她的身边,伸手用力的揉了揉她的头发,伸手将她揽进自己的怀里。

  慕稀深深的吸了口气,抬头看着慕青,轻声说道:“小哥,别担心,没事了,都说清楚了。”

  “好。”慕青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心疼,却仍是什么话也没说。

  “系统ok了,明天就按这个节奏操作,如果有变化,我们行长会随时通知的。”伊念将系统调好后,站起来对慕青说道。

  “辛苦了,稍等一下我送你回去。”慕青点了点头,走到她身的,将系统的每个节点价位、成交量、交易要点全部看了一遍后,这才对证券部部长说道:“记住每个价位点的趋势变化,分析一下每个价位点的购入数量与价位。”

  “我明白,慕总放心。”证券部部长点了点头。

  “好了,小伊念,今天辛苦你了,住哪里,我送你回去。”慕青转过身,看着伊念笑笑说道。

  “我住旁边酒店,走过去就是了,不用送。”伊念收起桌上的资料,将大包往肩上一甩,淡淡说道。

  “我送你吧,太晚了,虽然近也不安全。”慕稀看着她淡淡说道。

  “行啊,和四小姐在一起,还算有安全感。”伊念轻瞥了慕青一眼,扯着嘴角快步往外走去。

  “牙尖嘴利的小丫头。”慕青不禁失笑。

  只是看着妹妹红肿着眼睛回来的样子,心里又是一阵担心:“小稀,你晚上就在酒店多加一间房吧,不用过来熬着了,好好儿休息一晚上。”

  “一会儿再说。”慕稀知道哥哥的担心,回头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笑容后,带着伊念往外走去。

  *

  “夏晚,小稀刚才来过了?”

  “恩。”

  “你对她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

  “那她怎么哭了?”

  “不知道。”

  “你……”

  “没别的事我挂了,今天好好休息,明天好好操作。”

  “夏晚,我警告你,不要仗着她心里有你,你就欺负她。”

  “谁欺负呢……”

  夏晚低低的叹了口气,便将电话给挂了。

  *

  “四小姐,谢谢你送我过来。”到了房间,伊念踢掉鞋子后,将随身包扔在床上,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后,对仍静静站在那里的慕稀说道。

  “那好,你休息吧,明天见。”慕稀这才收回有些走神的思绪,淡淡说道。

  “四小姐刚才是哭过了吧?”伊念突然问道。

  “呃……”慕稀没想到她这么直接。

  “你肯定也是喜欢我们行长的。”伊念看着她肯定的说道。

  “你还小,有些事不懂。不过你现在这样挺好,简单、快乐。”慕稀有些羡慕的看着她,低低叹了口气,轻声说道:“你早些休息,我先走了。”

  “我是还小,也不懂你们那些复杂的事情,可是你喜欢他、他也喜欢你,你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你要替顾止安行孝,他父亲也去世了,这件事已经结束了;慕氏以前被顾止安控制着经济命脉,现在行长也帮你解决了,成功的将顾止安赶出了项目。”

  “你和行长之间再没有后顾之忧,你为什么要呆在那个顾止安身边,而让自己心爱的人难过呢!”伊念跟上一步,大声说道。

  “人与人之间,并不是简单的交易关系,人与人的相处,也不是只有爱和不爱那么简单。不是每一段爱情都会开花结果,也不是每一段婚姻一定要用爱情为底色,我们的生活,除了爱情,其它很多感情需要兼顾。伊念,有一天你会明白,爱情可以让你快乐和幸福、爱情有时候也是伤人的匕首,会将你伤得体无完肤。”

  慕稀转过身,看着伊念,温润的笑着:“在你这个年龄的时候,我追求爱情,比你疯狂得多;可是,人总会变的为爱不顾一切、为爱奋不顾身,是年轻人的事情。”

  “其实也不是,虽然我这样说你,可我自己,还没有你有勇气。”看着慕稀顶着红红的眼圈,却依然一幅沉然静好的样子,伊念突然觉得自己并不了解她,并不了解她与行长的这段感情,所以她有什么立场来讨厌她、怪她让行长伤心了呢。

  “四小姐,对不起,我不该针对你的,我只是心疼我们行长,他真的很苦的。”伊念低头拧着自己的手指,小声说道。

  “你说得没什么不对,只是我们经历不同罢了。”慕稀微眯着眼睛看着她,轻轻的说道:“反而,我很喜欢你,有时候我想呵,我要能是你该多好,简单、直接、不用面对那么多事情。”

  “四小姐开玩笑呢,你可不知道我要面对的事情有多少我要是一点儿事也没有,哪儿能还没毕业就被拖出去相亲呢。现在在相亲对像的公司工作,压力也特别大。”

  伊念挑了挑眉梢,笑笑说道:“不过大多数时候,我选择忘记那些事,轻松一天是一天啦。”

  “挺好,你这个性一定要保持。”慕稀点头夸赞着她。

  “哎,四小姐,我看你今晚就住这里好了,那个系统只要你们王总看明白了就没问题了。行长说你们现在的资金完全没问题。”伊念笑笑说道小姑娘不记仇,想清楚是自己无故针对慕稀后,便也放开了心怀,大方的邀请着她。

  “我……”慕稀的目光随即在房间转了一圈。

  “哦,这是标间,床是有些小,你可能会不习惯吧。”伊念不禁笑了人家慕氏企业的四小姐呀,出门要住五星级套房的吧!

  “习惯。”慕稀笑笑,往回走了几步后,也将包扔在了靠墙的床上:“你先去洗澡,我打电话给服务台再送一套洗漱用品过来。”

  “好啊,你自己安排吧。”伊念咧嘴笑了笑,轻哼着歌儿,拿了睡衣往浴室走去。

  *

  很神奇的,两个原本该敌视的女子,却因为同一个男人成为了朋友。

  睡在这样冷硬又小的床上,慕稀也没有觉得不适,与伊念将床拼在一起,聊了很久的天有她认识夏晚时候的张扬、有她只有在喝醉的时候表达的胆怯、有她决定分手时候的决心。

  “我曾经爱过另一个男子,那时候我不顾一切,认为只要是我想的,就一定要得到。”

  “后来爱上夏晚,却又爱得小心冀冀,生怕追得紧了,他会不耐烦;又怕我不说,他会不知道我爱他。”

  “后来我才明白,对于以前那个男子,我是习惯性的想拥有,而不是真正的爱情;对于夏晚,我是真的爱了,所以患得患失,不管松也不敢紧。”

  “伊念,你可知道,当你爱得没有自己、没有自尊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自己无法呼吸。”

  慕稀低低的说道,扭头看着已经睡着的伊念,淡淡的笑了真是个幸福的小姑娘。

  当下接熄了灯,拉着被子躺下后,对自己低低的说道:“夏晚,我们都会幸福的……”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57 一别两宽》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