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59 未婚妻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诱敌人深入

  第二天开盘之前,AX后台的单居然打到了比昨天收盘价高出0.1元的高价——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开盘之后,证券公司和证监会便会发布慕氏增发流通股的公告,那么AX就算将昨天的市场余额全部拿下,原本的21%的份额,也只余到16%。

  “增股发行,比发行价高1分买入,如何?”证券部长看着夏晚问到。

  夏晚看了他一眼,表情不变,只是淡淡说道:“发行价购入即可。”

  “可能会一下子就被AX抢光了。”证券部长担心的说道。

  “按夏行长的意思做。”慕青沉声说道。

  “好的。”证券部长低下头去操作,不再说话。

  慕稀开着系统,一直紧张的看着盘面;伊念见夏晚笃定的样子,虽也紧张,却不如慕稀那么担心。当然,于她而言这只是工作,而于慕稀而言,却关系到家族企业的存亡,所以慕稀也不可能有她这么从容。

  夏晚看了慕稀一眼,淡淡说道:“不用过于担心,基本已是定局。”

  “恩。”慕稀轻扯嘴角,勉强笑了笑,便又回头盯着自己电脑中的数据。

  *

  果然,开盘之后,在证券所和证监会关于慕氏新股增发的公告一发出去,AX的后台的排单便波动了起来——打单撤单好几个回合。

  还继续持有慕氏3%股份的小股东,却迅速的将出单给撤了,与慕氏打了相同的价格,开始抢购慕氏增发的流通股。

  “原来高手在民间。”夏晚直到这时,眸子里第一次露出明亮的色彩。

  “确实是高手,居然能判断出慕氏不会就此放弃。”证券部部长赞叹着说道。

  *

  慕氏增发的新股,在有意放水情况下,AX抢了近三分之一——也就是说,再多拿三分之一不到的份额,便即成为慕氏的第一大股东。

  而慕氏这边,却突然拉高了买进价位,给AX以一种最后的疯狂的错觉。而AX只差最后一步便能全盘控股慕氏,自然不肯不此放弃,在感觉到慕氏已经没有多余资金支撑的情况上,提高买价,疯狂抢单。

  而慕氏却冒险将手中握有的股份,悄悄的放了出去——是伊念没有提供给对方的那些帐户。

  同时,喻敏将AX昨天放出的国际新闻,在各大主流媒体全面转载;慕氏对国内媒体报道进行全面澄清;顾止安发布与慕氏的官方声明;

  一时间风向大变,几乎被判了死型的慕氏,在上午的一场增发股份抢购拉踞战后,上午以上涨3%收盘。下午却以上涨6%开盘。

  夏晚将AX持有股份始终控制在离21%(慕青与亚安并股后的全额占股)只差3%——5%的份额,运用手中的帐户购进时间差,进行进出操作,昨天低价进的份额,今天由AX高价抢了去,这一来一去之间,便形成了近20亿的巨大差额。

  而AX似乎已感觉到自己进入了一个旋涡——若继续跟进,似乎有人不断的放出股份来,却又在最后关头卡住点位;若现在退出,抛开手中持有的股份不谈,这两天的差额操作,损失近达20亿;

  一边是跨一步就能掌控慕氏、另一边是20亿的巨额亏损,于AX来说,几乎已经失去思考的能力,到了被慕氏牵着鼻子走的地步。

  *

  第二天,慕氏继增发股票之后,股价继续上涨,以上涨5%的价格开盘,AX公司如输了的赌徒一般,看到对方公司股价的拉升,完全是因为自己的收购与新闻点,在心里依然执着的认为:慕氏已是秋后的蚂蚱,蹦哒不了几天了。

  所以仍然在慕氏的市场里伺机而动,甚至将公司营运与品牌发展的钱也挪了过来,以支撑收购。

  而一直旁观的慕城,却趁此机会,全面铺开C&A在法国的通路,同月上了两倍的款数与货量,将AX逼得无路可走。

  一边是股市上还需要继续投入、一边是市场上通路被C&A堵死。

  原本久居世界四大内衣公司之一的AX,因为自己的狼子野心与过份贪婪,被中国的品牌与资本,碾压得毫无还手之力。

  第二节: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一周后】

  “AX已经开始大面积关店。”电话是慕城打过来的,声音沉稳而从容。

  “AX现在拥有慕氏19%的股份,算是慕氏第二大股东。”夏晚沉声说道。

  “他现在已经没有余力在股市里继续拼了。”慕城答道。

  “好,我们就放一些股份出去。”夏晚点了点头,在电脑里打出‘出单’的字样。

  证券部部长愣了愣,硬是不敢下手——还有2%就要超了,怎么敢!

  “放。”慕青看了夏晚一眼,走过去接过证券部长手里的键盘,看了一眼他旁边电脑里的测算数据,迅速的将单打了出去。

  夏晚当即挂了电话,全神惯注的看着电脑里成交系统的数据变化。

  慕氏分15个帐户打出去的单,被对方一点一点的啃下来,除了慕青和夏晚,所有人都紧张得手心全是汗。

  “再放。”夏晚沉声说道。

  “好。”慕青继续打单。

  “小哥……”慕稀不禁紧张得站了起来。

  “你出去走走。”夏晚沉眸看着她。

  “我……我坐下。”慕稀沉沉吸了口气,又重新坐了下来。

  *

  【法国,AX公司总部】

  “总裁,C&A公布了我们与合作的合同细节。”法务部部长匆匆走到证券部,将手中的新闻递给AX总裁——

  【AX公司对中国品牌充满惧意、对中国市场充满恶意;AX,你还是法国人心目中的国际品牌吗?】

  煽情加质问的标题,下面却是绝对数据化的罗列,事实详尽,没有标题里明显的指责,却似一个品牌专家,就此现象及数据,所做的品牌自强与互强的案例解说,让人服气之余,又让人有理由放弃这样一家以卑劣手段打压竞争对手,以实现自身品牌独大的品牌。

  “提供的数据?”AX总裁眸色阴森的问道。

  “不是,总部已经发了声明,他们是投资公司,只做对收益有关的投资项目,不参与企业之间的竞争,对此文章所列数据有不实之处,将保留诉讼的权利。”法务部长说道:“所以资料不是提供的,同时他们也担心背上恶意收购的名声,影响以后的生意。”

  “这个C&A、这个慕城,倒真是历害,这些数据和事实,都是八九不离十。他到底是什么来头?”AX总裁咬牙切齿的问道。

  “C&A创始人,长期旅居本国,在**大学服装学院任客座教授。至于数据方面,参与此事的亚安国际,有全世界最全的投资数据网络、**大学研究室,也有世界服装品牌发展历史与品牌研究。”法务部长知他会问,随即递上慕城的个人调查报告。

  “所以,将C&A赶出了中国,他这是来报仇了?”AX总裁冷冷的说道:“中国人有句古话,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凭他一个刚起步的小品牌、就凭这则新闻,能把我们AX如何?”

  法务部长看了一眼都是满眼红血丝站在旁边的证券部部长和助理,咽了口口水后,往后退了一步,小声说道:“我们的股票,已经连续跌了两周了,已经跌破发行价了。”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AX总裁挥了挥手。

  在法务部长出去后,抬头问证券部长:“还差多少?”

  “3%”证券部长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与自己相同状态的老板,声音里一片嘶哑。

  “上午不是只差1%了吗?”AX总裁用力睁大布满血丝的眼睛,低声吼道。”

  “帐上资金不够,做了个价差出了几单,想着拉低后能再买回来,反正对方也没钱再玩儿了——上午10点起,他们排队的单,价格都极低。”证券部长说道。

  “那结果呢?结果为什么还差3%?”AX总裁用力的拍着桌子。

  “因为……因为虽然没有人抢单,但价格却是一路走高,现价收购,这3%我们的钱也不够了。”证券部部长气短的说道。

  “没钱?怎么可能没钱?”AX总裁低头翻看着财务报表,边说道:“慕氏的整体收购预算是90亿,我们公司的现金流是100亿,还有流动回款、还有股市资金,我们的市值是300亿,怎么会没钱!”

  “收购慕氏的底价是75亿,我们预估到抢与交易成本,做到90亿的预算。但我们在发过公告后,慕氏股价一路走高,成本上我们多花了20亿;同时对方增发20%流通股,我们再又多花40亿,现在已经用了135亿。而且,我们的股票因为这则新闻和连续关店的事情,已经跌破了发行价——股市上拿不回钱来了。”证券部长一脸倦意的看着总裁,声音一片沉重。

  “股市上拿不回钱了?”AX总裁似是不信的,转眼看向自己的贴身助理>

  只是摇了摇头。

  “那卖场呢?只差这3%,对方已经力竭,只要撑过这口气,什么舆论、什么专家、什么品牌形象,还不是我们自己说了算——有钱才有话语权。”AX总裁霸气的说道。

  “卖场……”看了一眼一直站在门口没有进来的销售总监,身体向旁边让了让。

  “卖场业绩如何?”AX总裁目光锐利的看向门口的销售总监。

  “老板,我正要向您汇报,这几天您一直也没时间听,市场上有些变化。”销售总监面色灰暗的说道:“C&A似乎早有布局,在我们将目光放在中国市场的时候,他们在本地的店铺,全部开在我们店铺的临近位置,这一周时间,大量的新品上架以及推广活动,将我们的店铺压得死死的。所以零售回款也几乎停摆。前天小姐说急需钱,我们已经开始将不赚钱的店铺关掉,至目前为目,关店数达28家。”

  “谁让你们关店的?零售是命根子,你们懂不懂?他们不懂,你也不懂?”AX总裁拍着桌子大声吼叫起来。

  “老板,是您要求关掉的,说不赚钱开着赔工资水电租金,要求销售部清理关闭,拿钱回来。”小声说道。

  “是我说的?”AX总裁慢慢的转过头看向>

  轻轻点了点头。

  “真的没钱了?这3%拿不下来了?”AX总裁再转头看向证券部长。

  证券部长沉沉的摇了摇头。

  “银行贷款呢?”AX总裁似是不死心。

  “时间不及。”证券部长再摇头。

  “总裁,如果现在收手,将手上的股份全部以现价出掉,我们至少能拿回60亿。”证券部长小心冀冀的看着总裁。

  “我再想想。”AX总裁闭了闭眼睛,高大的身躯重重的跌入了椅子里——证券部长这样说,显然是公司已经弹尽粮绝了。

  “总裁,如果能拿回60亿,我们还能把市场和股市救一下,慕氏被我们这样一耗,损失也不小。后期我们再委托去做,如此以来,我们现在损失90亿,未来还能在慕氏身上赚回来。若一直套在里面,怕是公司这边支撑不住。”证券部长小声劝道。

  AX总裁微微睁了睁眼睛,看着他说道:“这是慕氏的一个局。”

  “恩?”证券部长疑惑的看着他。

  “慕氏在中国,以3%的份额诱我不断的加大投入;C&A在本国,趁我们无钱投入的时候,拼命压缩我们的市场——他们在报复,报复AX将C&A赶出中国!”AX总裁紧握拳头,用力的垂打着桌面,嘶声说道:“我要告他们,告他们恶意报复。”

  证券部长和对视了一眼,都说不出话来——现在想来,慕氏步步为营、C&A寸寸紧逼,全是有备而来。

  那么慕氏没钱一说,当然子乌虚有;那么伊念那个小姑娘所谓的最好的收购时机,当然也是他们设的饵了。

  可怜AX这么大一家国际公司,为利所诱,居然信了一个二十出头小女生的话……

  两人一声叹息,都沉沉的坐了下去,静静的等着总裁的决定——是守、还是出。

  第三节:完美落幕

  这一场收购与反收购战,布局一年,实际操作历时半个月,夏晚将逼出棋局,再与慕青在股市上诱敌深入,让对方步步跟进,直到欲罢不能;慕城在市场上乘虚而入,以贴身肉博的方式占领了对方主要的销售渠道,将对方赚钱的路堵死。

  局势虽然危险,赢局却几无悬念。

  最后AX还是鸣金收兵,将吞下去的股票全部吐了出来,拿出钱去救市——只是,慕氏确实已经没有多余的钱去回购了,市场上的散户对慕氏这两个月来这么大的变化,大多还是持观望态度,进货的有,但量都不大。

  所以AX现在被卡在中间,无法出手。

  而负责国际收购业务的亚安国际事务部总监夏晚,则直飞法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将AX收入馕中。

  *

  “各位好,这位是我的老板,亚安国际事务部夏晚,现代表AX最大股东,与各位办理股权移交手续,并商定后续公司经营思路。”当喻敏与夏晚一身气势的站在AX办公室的时候,AX整的办公室整个气压都低了下来。

  这本就是铁板定丁的事,所以AX总裁也没说什么话,和其它股东一起,办理了股权以及经营权的移交手续。

  而夏晚也毫不客气的将AX总裁、以及核心管理人员全部赶出了新公司的管理层。

  “伊念小姐……”AX总裁将签完字的文件推到夏晚面前,仍不死心的问道。

  “我未婚妻,有问题吗?”夏晚边翻看着文件边说道。

  “我要告她商业欺诈罪!”AX总裁的双手紧握,愤怒的说道。

  “请便。”夏晚淡淡说道:“不过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她给你看的那些文件,每一个数字都是真的,而且她是通过合法手段得到的。”

  “至于欺诈,我倒想问问:她欺了什么?又诈了什么?她从中得到好处了吗?若有,不等你告,我首先将她送到法庭上去。”

  夏晚轻瞥了AX总裁一眼,边接起手边的电话边对AX总裁说道:“关于我未婚妻的事,你还是三思才好。”

  说完对电话那边问道:“伊念,什么事?我在AX开会。”

  “行长,你要帮我顶着,我怕他们会告我,前三期的资料,我都放他们那里了。”电话那边,伊念的声怯怯的。

  “知道,在处理了。”夏晚不禁轻扯了下嘴角,轻轻的摇了摇头——这丫头,有时候无法无天的,有时候胆子又小得要命。

  “谢谢行长,要是我没事,这次去埃及,我一定帮你求个顺愿锁回来。谢谢行长了,我先挂了。”伊念小心的挂了电话。

  夏晚轻挑了下眉梢,看着AX总裁笑笑说道:“我未婚妻的电话,真是小孩子,问我贵公司会不会告她。”

  AX总裁看着夏晚笃定的眼神,不禁咬牙切止的说道:“当然不会。”

  “我也这么对她说。”夏晚笑眯眯的说道:“您可以离开了。”

  “我不希望你将AX交给C&A去管理。”AX总裁沉着脸说道。

  “你对AX已经没有建议权。”夏晚微笑了笑,做了个请的手势后,看着AX总裁满脸阴沉的离开了办公室。

  *

  名震一时的AX国际公司,就此落幕。夏晚转手将AX卖给了慕城——当然,中间也替总部狠赚了一笔,倒让安言念叨他许久。

  而C&A则名正言顺的成了慕氏第二大股东——似合而分、似分而合的慕氏,终于还是在慕家人自己的手中。

  *

  “小哥,真没想到结局是这样。”慕稀看着慕青,还有点儿如梦初醒的感觉。

  “夏晚、夏晚,真是下得一手好棋。”慕青摇晃着杯中的酒,目光沉沉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和大哥联手,天下当真少有人能够匹敌。”慕稀转眸看向窗外,已经是仲夏时节,经此一战,却似过了几年一般,再提起夏晚,竟有些陌生的感觉了。

  “顾先生也不能敌吗?”于佳佳端了冰镇的水果过来,分别递给他们兄妹后,好奇的问道。

  “单从这一局来说,是顾止安输了。”慕稀点头。

  “也亏得是顾止安,换了别人,就算是输,也未见得能全身而退。”慕青仰头一口将杯中的酒饮尽,眉宇间却是低沉黯淡。

  “小哥,每个人擅长的领域不同,他们是做投资的,布这样的局虽惯常的。你是做营销的,企业经营才是你的优势,没什么可比的。”慕稀看着情绪低落的情绪,轻声安慰着:“大哥在经营公司的时候,也不及你有成就;二哥则不必说,若这次的局由他来把控,就不可能有现在的局面。”

  “你让夏晚和顾止安来经营一家实体公司看看?保证他们一个头两个大,所以我们慕青一点儿也不比他们差。”慕稀笑笑说道。

  “倒要你个小丫头来安慰我了。”慕青收起低落的情绪,爽朗的笑了起来:“我本不如人,不如就不如。”

  “我小哥什么时候开始会反省了?会认输了?”慕稀看着他笑了起来。

  “人要先学会认输,才有机会进入下一局。”慕青淡淡笑了,将杯子递给于佳佳,让她再倒一杯酒后,这次喝得慢了些。

  “小哥毕竟还是小哥,还是不服输的。”慕稀微眯起眼睛,看着越见沉稳的慕青,暖暖的笑了:“你们夫妻俩个慢慢喝,我先走了。”

  “还住自己公寓里吗?”慕青看着她问道。

  “没有,回家了。”慕稀轻扯了下嘴角,勉强笑了笑:“顾止安从法国回来后,帮他姐姐把事情处理好了。”

  “你和夏晚,是真的分了?”慕青认真的问道。

  “是。”这一次,慕稀没有犹豫,虽然每每提起,心里总是忍不住有一丝疼痛,但她觉得——这疼痛代表着一段过去,却不会左右她的未来。

  “好,我看顾止安对你也好。”慕青低低叹了口气,让于佳佳送慕稀出去,自己只握着酒杯坐在沙发里,一副倦佁的样子,懒洋洋的。

  *

  “秦婶儿,我回来了。”慕稀拎着行李推开门,不禁感觉有些恍然。

  “我给秦婶儿放假了。”走过来的是顾止安——在家里穿着大大的沙滩裤、一件简单的圆领T恤,看起来随意又温暖,伸手接过她手里的行李后,揽着她的腰往里走去:“怎么不打电话让我去接你?”

  “不知道你在家里,而且,我一个人习惯了。”慕稀笑笑说道,感觉到他的目光停留在自己的脸上,不禁仰起看着他:“怎么啦?”

  “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以后也不会是一个人。”顾止安沉眸看着她。

  “我……”慕稀不禁眯起眼睛笑了:“好,我从现在开始习惯。”

  “我比你更早开始,所以你得抓紧了。”顾止安低头在她唇间轻吻了一下,笑笑说道:“我去帮你放行李,你洗个澡下来吃饭。”

  “知道了。”慕稀脸上的笑容更甚了,转身一步一步的往楼上走去,脸上的笑容一直没有收回来。

  在浴室,褪下一身的外衣,让温水从容的自头顶淋下,闭起眼睛,听着这流水滑滑的声音、感受着这温柔的力度打在皮肤上的感觉——有种安静的美好,是一种让人贪恋的平静里,让她留恋着,不想离开……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59 未婚妻》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