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60 顺愿绳结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眼中只有她

  亚安银行的半年度客户答谢会。喻敏身着宝蓝色礼服跟在一身西服的夏晚身边,身上散发着与夏晚相同的强大气场;

  而伊念则穿着透明轻纱的花朵仙女裙,抱着笔记本跟在喻敏身边,高挑的个子,乖巧的模样,看着就十分讨喜。

  “现场流程核对过了吗?”喻敏边快速往会场走边问道。

  “与行政部核对过了,每个环节的道具、布场也全部检查到位。一切就绪。”伊念快速答道。

  “需要行长参与的环节是哪些?”喻敏下意识看了一眼夏晚,沉声问道。

  “开场致词、抽奖之前的发言、特等奖的颁奖、半年度总结。一共四个环节。”伊念打开手中抱着的文件夹,边看边说道。

  “通知行政部调整,只留开场致词。抽奖发言交由人力资源总监、特等奖颁奖交由投资部总监、半年度总结我来做。”喻敏淡淡说道。

  “这……”伊念不禁停下脚步。

  夏晚连目光都没闪一下,继续往前走去;喻敏当然也就这么一直跟在他的身边。

  伊念张了张嘴,又推着裙摆快速的跟了上去:“好的,我这就通知行政部调整,还有什么需要调整的吗?”

  “没有了,你去安排吧。他们调整后的名单你把握一下。”喻敏点头说道。

  “我……我把握?”伊念有些为难的看着喻敏。

  “我现在很忙。”喻敏停下脚步,转身皱着眉头看着伊念。

  “哦,好,我有不懂的再来问喻助理。”伊念只得点了点头。

  “恩。”喻敏这才转身追上夏晚的脚步。

  “喻助理,要是有我的电话,你一定要接啊。”伊念追上前一步,对着喻敏喊道。

  “知道了。”喻敏顿下脚步,转身看着她,不禁无奈失笑。

  “谢谢喻助理,我先过去了。”伊念吐了吐舌头,一个俏皮的转身,拎着裙摆快速往临时搭建的后台工作间跑去。

  摇曳的群摆,如风吹柳絮般轻舞飞扬;薄纱上的花朵,更随着她急促的脚步朵朵散开,如她脸上的笑容一般,飞扬着青春肆意的风采。

  早到的温茹安看着伊念,嘴角噙起淡淡的笑意——确实年轻,可也太年轻了些,站在夏晚面前像个孩子。

  自己也是糊涂了,夏晚怎么会看上这样的女孩子,他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

  “不能换,投资总监安排了一等奖的颁奖。”行政经理皱着眉头拒绝伊念的意见——他们忙死忙活,到要开场了,来说换人,哪儿有那么容易的。

  “要不财务总监颁一等奖吧。”伊念建议说道。

  “人家都是大总监,我一个经理能临时指挥得动吗?你行你去呀!”行政经理对着对讲机,安排着现场机器的调试,对伊念的态度越发不奈烦起来。

  “我只是建议,反正行长只做开场讲话,你要安排他也不上。”伊念见好说歹说都说不通,不禁也发恼了。

  “你能代表行长?行长的意见一向只和喻助理说,你算哪根葱,拿行长来压我们。”行政经理恼怒的说道。

  “我不代表行长,我代表行长办公室,这就是要求,你们安排不了是你们的事情。”伊念将手里记录的纸条塞进行政经理的手里,气呼呼的说道。

  “一张随手写的纸条,谁知道是真是假。”行政经理轻瞥了一眼,淡淡说道:“你们喻助理能代表行长做半年度总结?她是想当领导想疯了吧。”

  “你……”伊念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在行长办公室呆久了,大家平时都按流程做事,也相互体谅,就连和喻敏、夏晚说事情,也是直来直去。从没遇到过被同事刁难的情况,这下还真不知道该继续说服、还是甩手就走。

  “喂,行长,我在临时办公室。”伊念接起夏晚的电话,声音还带着些委屈。

  “AX那边有几套资料?”夏晚淡淡问道。

  “三套。”一提AX,伊念的神经立即紧张了起来。

  “好,我知道了。”夏晚的语气仍是淡淡的。

  “行长,有没会问题?”伊念神色紧张的问道。

  “没有。”夏晚应道。

  “哦,你一定要帮我处理好啊,我答应帮你带的……”伊念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旁边正用力听她说话的行政经理,忙又收住了嘴,小声说道:“我答应帮你带的东西一定带到,以后你那个一定会顺风顺水的。”

  “恩,办完事快些过来,喻敏有事交待你。”夏晚的声音,比起刚才,似乎多了些温度。

  “行长……”伊念看了一眼有些紧张的行政经理,只是轻应了一声:“好的,帮我告诉喻助理,我马上就过来。”

  挂了夏晚电话的伊念对行政经理说道:“我给你的几项安排,绝对是行长自己的意思,你要不相信我也没办法。反正是真的,你安排了行长也不会上的。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伊秘书,不好意思,我刚才是太忙了,态度有点儿不好,你别放在心上。我这就行总监去商量换人的事,你在行长和喻助理那边……”行政经理尴尬的看着伊念。

  “你安排好把确认的名单发我一下,行长和喻助理那边要看的。”伊念见她软了下来,便趁机又交待了一句。

  “好的,我就去安排,伊秘书慢走。”行政经理讪讪的笑着。

  “我先走了,记得给我发确认信息。”伊念点了点头,一手抱着笔记本、一手拎着裙子,快速往外走去。

  看着她仙气十足的样子、还有灵气生动的脸,行政经理似是有些明白——为什么这个没有银行职员气质的小女孩,能够直接聘上助理秘书的职位,还在行长办公室生存了下来。

  “真是好险,希望她不要乱说话才好。”行政经理神色紧张的吐了口气,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纸条,快速拿起笔,做好计划后,拿起对讲机和总监说明并确认。

  *

  喻敏其实没什么事情找伊念,而是夏晚因为AX的事情给伊念打了个电话,听出她语气的不对,所以顺便催了一下。

  伊念过来后,听着夏晚和喻敏讨论S国的建筑项目,她也不太听得懂,所以索性抱着笔记本熟悉晚上的流程,将时间节点都做了闹钟,准备到时间提醒两个老板。

  被邀请的客人陆续到达,伊念抬腕看了看时间,转头看夏晚和喻敏,他们似乎没有出去的意思,便放下笔记本,准备出去看现场。

  当她出去看到与顾止安相偕而来的慕稀后,终于后知后觉的明白了,喻敏为什么一直拉着夏晚谈项目、喻敏为什么那么默契的取消了夏晚大部分议程——行长这次是真的难过了吧。

  “伊念,今天好漂亮,像个小仙女。”慕稀快步走过来,给了伊念一个大大的拥抱。

  “哇,你这裙子好漂亮啊,满天的星星一样,又高贵又迷人。”伊念拉着慕稀转了一圈,感叹着说道:“在你面前,我就是个小丫头。”

  “一个仙气十足的小丫头。”慕稀笑着说道:“你去忙吧,不用管我们。”

  “那你们随便看看,那边有香槟和点心,还有咖啡;我再去看看其它客人。”伊念点了点头,朝顾止安点了点头后,做了个请的手势,看着他们夫妻低头交流着,边往茶点区走去。

  一副琴瑟和鸣的样子,伊念只觉得一阵心酸——为行长而心酸。

  *

  会议开始后,是夏晚对所有客户做答谢致词。

  那么多人、那么多客户,而他却在上台后的第一眼,就看见了她——人群中、顾上安的身旁,修长的个子,海底蓝的长裙上,闪烁着明亮的繁星,那样的典雅迷人;站在顾止安的身旁,安静而沉然,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

  她果然说到做到,已经将自己活成了顾太太的模样——大气端庄、沉静平和,却没有了她原本的俏皮灵动、慧黠张扬。

  现在的她,只是顾太太,而不是慕稀;现在的她,已经失了灵魂,不再是他爱的那个女子——爱哭、爱笑、敢爱、敢恨、大胆、张扬。

  “亚安今年的业绩实在是让人欣喜,我们行长看到各位伙伴真是太激动了。”主持人见夏晚站在台上,目光直直的盯着慕稀的方向,久不说话,不禁着急。

  一直站在外场的伊念,忙快步跑到慕稀的身旁,抬起手朝台上的夏晚用力的挥了挥,见他沉然的收回目光,这才长长的吁了口气。

  慕稀一直紧抓着顾止安的手,也才慢慢的松了开去——虽然手心里已被全部汗湿。

  若他这么一直失态下去,她该如何?她能如何?

  “要提前走吗?”顾止安体贴的问道。

  “不用。”慕稀轻轻摇了摇头,看着台上重归从容的夏晚,轻声说道:“我没有躲的必要,不是吗?”

  “当然。”顾止安点了点头,重新拉起她手,松松的握在手心。

  余光看着他们的伊念,心里只是一阵难过,下意识的站在了他们的前面挡住夏晚能看到慕稀视线——她希望,她心目中神一般的行长,永远是工作中那个战无不胜的模样。

  直到夏晚发言完毕,伊念才悄悄的离开会场中心的位置,端了一杯香槟随着喻敏去认识行里的大客户。

  第二节:总要顺一个人的意

  “做了这么一件漂亮的案子,怎么看起来还这么不开心呢?”温茹安端着酒杯,找到坐在角落窗边的夏晚,微微笑着说道。

  “值得开心吗?不过是工作而已。”夏晚淡淡应着,抬起酒杯轻抿一口。

  “工作占了人三分之一的时间,所以工作成就当然值得我们开心。”温茹安沉眸看着他,笑笑说道:“如果连工作都不能让你开心了,我想能让你开心的事情,怕是会很少了。”

  “或许吧。”夏晚的眸光一片散然,似乎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来。

  “我的夏大行长,你这失恋低潮期的时间真是太长了些,比我的那个小客户还长。当真让人不敢相信。”温茹安走到他面前,不容他躲闪的说道:“夏晚,你这样根本就于事无补。”

  “我也没想要补什么。”夏晚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那你为何还不如她洒脱?”温茹安将军似的问道。

  “我只是我,忠于自己的感觉而已,关她什么事。”夏晚看见正与客户说话的伊念,将手中的酒杯向她举了举,见她聪明的转身去拿酒后,侧眸看着温茹安说道:“温茹安,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我们没有可能。”

  “我只是我,忠于自己的感情而已,关你什么事?”温茹安苦笑,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后,眯着眼睛看着夏晚,软软的说道:“或许有一天我会转身离开,你求我我也不会回头。只是在那一天来到之前,我忠于自己爱你的心。但请你放心,我不会打扰你的。”

  “在这一点上,我们可以说是同类,所以我劝你不要浪费时间——真的是浪费时间。”夏晚轻扯了下嘴角,抬眼看着抱着酒瓶走过来的伊念,轻声说道:“如果我不能让自己满意,起码要让别人满意。”

  “你就对自己放弃到这个地步?”温茹安不禁沉下了脸。

  “生活总是要继续的。”夏晚微微笑了笑,从伊念手中接过酒,给自己倒了半杯后,看了看温茹安,便也给她倒了半杯。

  “行长,那边有‘华安’的项目经理,您需要见见吗?”伊念接过酒瓶轻声问道。

  “好,我一会儿就过去。”夏晚点了点头。

  “好的。”伊念点了点头,抱着酒瓶转身离开——没有如温茹安所想的借机缠着夏晚、也没有如夏晚所想,会帮他将酒留下。

  “看似天真,欲擒故纵。”温茹安淡淡说道。

  “有什么关系呢。”夏晚也不辩解,慢慢的喝完杯中的酒后,便起身往‘华安’客户那边走过去。

  “别人?他母亲吗?还是慕稀?”温茹安握着酒杯,沉眸看着夏晚站在一群优秀的客户中间,依然光彩不减的模样;再转眸看着跟在喻敏身边,始终带着一脸笑容的伊念;只觉得一阵苦涩、一片恼意——凭什么是她!

  第三节:顺愿绳结

  当天客户答谢会之后,伊念便如约去了埃及。温茹安来亚安的次数更多了,也不再提感情之事,只谈工作。

  只是每次找喻敏聊完工作,也都会去夏晚办公室坐喝杯咖啡再走,而每次,也都会隐约提到慕稀的治疗情况。

  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夏晚每次竟有些期待温茹安的到来——不能相见、不能相恋,却总还是想知道她的消息。

  知道这样不好,但是——好与不好又如何?不影响别人的事情,何苦再逼自己。

  “她最近的配合越来越好,通过催眠的方式,已经将慕老先生去世当天的事情全部回忆完毕。但这一段太痛苦了,所以对她的身体和情绪伤害都特别大,这段时间只做情绪修复,不会再往下继续。”温茹安双手捧着冰咖啡,看着夏晚没有变化的脸,淡淡说道。

  “她现在没什么不妥吧?”夏晚微微皱眉问道。

  “还好,顾止安照顾她很好,每次都陪她过来,等她治疗完后,陪她一起坐一会儿再走。看得出来,在治疗上,她现在很依赖他。”温茹安的眸光微微闪了闪,看着他沉然说道。

  “挺好,这样也算是她求得其所。”夏晚低低的应了一句后,半晌都不再说话。

  温茹安看着他好一会儿,才慢慢说道:“最多一年时间,她便可以完全恢复。”

  “谢谢你的费心,这对她很重要,你要多鼓励她。”夏晚声音涩涩的说道。

  “当然,这是我的责任。”温茹安微微愣了愣才回答——他明明知道,治疗彻底后会怎么样,却仍以家人的口气拜托自己,是该说这个男人强大呢、还是该说这个男人用情太深呢!

  温茹安只觉得心里一阵烦闷,随意的说了两句后,便起身离开了。

  夏晚一个人坐在办公室发着呆,不知道突然想起什么,起身拿了钥匙准备离开办公室。

  “行长,我回来了!”

  伊念清脆的声音,随着她俏皮可爱的笑容,一起出现在办公室。

  “行长要出去呀?”伊念见夏晚拿着钥匙往外走的样子,不禁微微愣了愣。

  “恩,销了假就去上班吧。”夏晚点了点头。

  “好,这是给行长的礼物,我没有食言哦。”伊念将一个用七彩绳结编织的小铜铃递给夏晚:“七彩铜铃,也叫顺意结,配戴它的人,都会顺心顺意。”

  “是吗?”夏晚伸手接过,眸色却是一片黯淡。

  “行长你别不信,我是三步一叩首,诚心诚意求来的,一个人只准求一个,所以我自己都没有呢。”伊念皱着眉头说道,生怕夏晚不相信,而让这绳结的效果打了折扣。

  “谢谢。”夏晚的心头不禁微微一热,看着伊念柔声说道:“我信。”

  “只要相信,就一定会灵验,我问过那里的老巫师的。”伊念用力的点了点头:“所以行长不用再烦恼了,用心想念、心想事成。”

  “去工作吧。”夏晚的嘴角轻轻弯起一弧温暖的弧度。

  “我出去了。”伊念也眯着眼睛笑了,转身快步往外走去。

  *

  慕家被烧的别墅,几年了依然还是一片废墟,只是单独做了护栏将房子围了起来。

  站在这片废墟外面,夏晚的脸色一片沉静——似乎真的已经接受了她已成为别人妻子这个事实,偶尔的心疼,也不过是惯常的生理表现而已,就如每天刷牙洗脸一样,成为了习惯。

  “好吧,好好做你的顾太太吧。”夏晚低低的叹了口气,低头看着手中的七彩绳结,低低自语着:“用心想念,心想事成……”

  “怎么可能,我既不能用心想念、也不敢心想事成,你现在安然自若的生活,我再打扰,真的是多余了。”

  夏晚将七彩绳结捏在手心,缓缓的转过身,慢慢的往回走去——缓慢却沉稳的步伐,如他待她的心一样,一寸一寸的疼痛、一寸一寸的放开……

  第四节:安全事故

  离客户答谢会不过一个半月的时间,S国却传来项目出现重大安全事故的消息。夏晚与顾止安听到消息,便第一时间往S国赶去。

  *

  【顾止安家里】

  “很严重吗?”慕稀接到顾止安要去S国的消息后,匆匆赶到家,他已经拎着行李准备出门。

  “严重。”顾止安伸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目光不禁微微闪烁。

  “S国的项目,你当时只是插手了‘日夏’的竟标,和你、和没有直接关系吧?”慕稀与他一起边往外走边问道。

  “直接关系没有,但我当时为‘日夏’做了担保,出了事故我必然要去的。”顾止安沉声说道。

  “恩。”慕稀点了点头,见他着急的样子,便发动车子快速往机场开去。

  *

  【亚安银行】

  “行长,您的行李都准备好了。”伊念拖着行李箱,气喘嘘嘘的来到夏晚的办公室。

  “我来不及等喻敏回来,喻敏回行后,让她给我电话,并全方位了解S国的所有信息。”夏晚匆匆合上手中的文件夹,推了行李便往外走去。

  “司机在车上等您,您直接去停车场就好。”伊念一路小跑的跟在他的身后。

  “我知道了,你不用跟过去。”夏晚点了点头。

  “行长,那个顺愿绳结您随身带了吗?”伊念匆匆问道。

  “带了。”夏晚停下脚步,看着伊念半晌,仍只说了句:“回办公室吧,我走了。”

  “哦。行长再见。”伊念停下脚步,朝着夏晚的背影挥了挥手,在看到他上电梯后,才低下头来呐呐自语着:“行长刚才想说什么呢?”

  “我不该问她顺愿绳结是否随身带吧,男人哪儿能把下属送的东西随身带呢,唉,可是这个东西有特别的意义麻,是专门为行长和慕小姐求的呢。”

  “唉,算了吧,随便他怎么想,只要带在身上就好,一定会灵的。”

  伊念挑了挑眉头,步履轻快的往办公室走去。

  *

  【机场】

  夏晚到机场的时候,正看见慕稀与顾止安拥抱告别。

  似乎时间真的能化解许多的痛,现在见着,心里也只是习惯性的疼痛而已,许多想念、许多不甘,竟似全都化解。

  反而是慕稀在抬眼看到他时,脸色倏然慌张了起来,随意转身匆匆离开。

  “你好。”顾止安走到他面前。

  “你好。”夏晚将手直直的伸到他面前。

  在两人轻轻一握后,夏晚看着顾止安似有所止的说道:“希望这次的事故,不是的手笔——这次已经不只是商业之争、更不只品牌之争;安全事故,关系到的是人命。”

  “不到现场,谁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顾止安淡淡说道。

  “好,S国再见。”夏晚拖着行李,转身大步离开——纵是同一班机,他也是不愿与顾止安同行的。

  “再见。”顾止安轻扯嘴角微微笑了笑,神情却无没有想象中的轻松——安全事故!天知道与他们的计划有几分关系!

  ------题外话------

  抱歉,今天键盘坏了,临时装了个外接键盘,用不习惯,所以速度龟爬。发晚了,还少了,大家见谅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60 顺愿绳结》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