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61 埋下因果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事故现场

  夏晚一到S国,便去了阿里所说的事故现场——整个建筑地面下陷了有100米左右,基建的框架歪歪斜斜着,虽没有散架,看着却也吓人,像是随时都会塌陷的模样。

  现场所有的人都戴着头盔,探测、指挥、营救都有序的进行着。

  “伤亡情况怎么样?”夏晚看都没看郑迅与黎华,径直走到阿里的身边,沉声问道。

  “事发当时,华安有80人在现场、日夏有12人在现场、还有518人,是我国的工人。”阿里一脸沉痛的说道:“目前被困在里面的,有60名华安员工、5名日夏员工、180名我国工人。”

  “是本国搜救队吗?专家怎么说?”夏晚没有事故原因,目前最重要的是营救。

  “这块地表面与正常土地没什么两样,测试之后才知道沙化严重,而且越往下,越严重。所以现在轻易也不敢让人下去。现在根据‘华安’施工安排,绘制了工人分散区域的图纸,搜救人员分了10队,每队一个专家,做完现场地势测试后,安排分批进场营救,一来确保营救员人的安全,二来怕人多了引起更大面积的塌陷,所以营救进程非常慢。”阿里吸了吸鼻子,沉沉说道:“从事发到现在,48小时,只救出了38人。”

  说到这里,阿里的声音不禁也带了些哽咽。

  “部长……”阿里的秘书迅速递了纸巾过来,而旁边的记者也不失时机的将这一幕给拍了下来。

  阿里没有接秘书的纸巾,只是看着营救现场,沉痛的说道:“这个工程是为了民众,所以好些人工人都辞了外乡的工作回来参加建设的,他们想,一来能在家边上工作、二来也能挣不少工钱、三来呢,自己未来的家自己来建,心里总有个盼头。却不想,连命都赔在了这里。”

  “天灾人祸,谁也不想的,你自己还是要多保重。”夏晚低低的说道:“需要外援吗?中国和R国对于灾难的救援都是很有经验的。”

  “暂时不需要,这也不是人多能解决的问题,对于沙化地带的经验,自然还是我们自己国家的人更有经验。”说到这里,阿里的语气不禁冷了下来——沙化建筑,日夏的设计、华安的施工,都是取之最优经验,为什么还会这样?

  夏晚知他所想,现在也不便多作探讨,向旁边的警卫人员要了个头盔后,往事故中心走去。

  “夏行长……”黎华见夏晚过来,这个一米八几的男儿,不禁哭出了声。

  “先救人,其它的事再说。”夏晚沉声说道。

  “我知道。老郑的脚瘸了,不肯回去,你和他说说。”黎华也不觉得自己哭得难看,只是扯着夏晚的手,低低说道。

  “让他在这里吧,这么多条人命……”夏晚声音低沉的说道。

  黎华收了眼泪,怔怔的看着夏晚冷凝的眸光,心里不禁一阵寒意——他在怀疑,这起事故是因‘华安’与‘日夏’的争执而起吗?

  所有人都是这样想的吗?

  黎华沉沉吸了口气,目光从身后S国的官员和记者身上一一掠过后,回转到夏晚的脸上,一字一句的说道:“老郑一直守在工地上、每组当地工人里,都有两个华安的技工指导;”

  “这批人,都是国家按牺牲自己、保全财产的模式训练出来的老工人,出事故的时候,他们有的不肯自己独跑、有的本能的跑出来后,又回去拉人……”

  “我平时都笑他们有些愚,有些愚……留着命,比什么都好……”黎华说着又哭了起来……

  夏晚只是一语不发,看着瘸了腿的郑迅和专家一起在纸上指指划划,确定救援方位;再看着事故中心的营救人员,小心而谨慎的一步一步往里蹭;进展确实是太慢——却也无法更快。

  “行长,资料我正在搜集,与您想的大致相同。”电话是喻敏打过来的。

  “我知道了,你一个资料一个资料的分析,越详细越好;有任何不清楚的,你都找黎华。”夏晚看了泪眼婆娑的黎华一眼,沉声说道。

  “好的,我明白。”喻敏紧声应道,犹豫了一下才又问道:“你自己是安全的吧?”

  “恩。”夏晚轻应一声,一个多的字都没有。

  “我先挂了。”喻敏有些不自在的挂了电话——若不是现场情况太危险,她绝不会问出这样私人的问题。

  *

  顾止安到S国后,便直接去了‘日夏’公司驻S国办事处。

  “到底是怎么回事?”顾止安沉着脸问道。

  “华安的地基浇灌材料,稳定性不够。”‘日夏’项目负责人淡淡说道。

  “你们给的技术参数做了手脚?”顾止安的脸一沉。

  “没有,他们的技术人员认为我们的标准太严苛,所以擅自修改了技术参数。”项目负责人冷哼一声,目光里闪过一抹冷冽的光。

  顾止安轻轻吐了口气,目光直直的盯着他,一字一句的问道:“他们的技术人员,你很熟悉?”

  项目负责人的语气微微一滞,慢慢说道:“认识。”

  “知道这样做的后果?”顾止安哑声问道。

  “我们的员工只有5人,华安的技术人员几十个,都不在工地最深处,要跑也来得及;真正出问题的是S国本地的工人——这些人,命本来就贱,用他们的命,换我们在这个项目里的全面胜利、换中国建筑业在国际市场的后退五年,难道还不值得吗?”项目负责人轻仰起下巴,冷冽的说道。

  “和你们做的是地产生意、不是人命生意。”顾止安站起来,看着面前这个一脸自大的人,冷森森的说道。

  “是地产还是人命,谁知道呢。与我们的合约,结局就是要将华安赶出国际建筑市场。”项目负责人冷眼看着顾止安,沉声说道:“顾先生,我知道你做案子向来不择手段,这次不会……”

  项目负责人看着顾止安阴沉的脸,不禁轻扯嘴角,笑笑说道:“妇人之仁,何成大事?这样的项目,顾先生也不是第一次接。”

  “S国方面什么反应?华安有什么动作?”顾止安不想再和他扯这些已经无法改变的事情,只希望花这么大代价,事情不会有什么反复才好。

  “S国全力救人,对两家公司的态度相同,想来是准备秋后算帐了。‘华安’忙着救人,还没人想过来这事儿有问题,真是愚昧。”项目负责人说到这里,眼里不禁满是轻蔑。

  顾止安沉眸看着他半晌,慢慢站起来,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伊腾,从合作的角度来说,我对这次计划所造成的后果感觉到震惊。但是已经发生了,我只能推动结果往我们计划的方向去走,不要因此再有更多的变故。”

  “但这并不代表我认同你的做法,此其一;其二,这种情况下选择救人而非其它,这是中国人的良知,而不是你眼里的愚昧。我不希望再次听到你这样的说法。”

  叫伊腾的项目负责人,见顾止安如此严肃,脸上不禁浮现尴尬之色,立即站起来向他鞠了一个躬:“抱歉,是我欠考虑。我即刻安排营救协助。”

  “不用了,等我通知吧。”顾止安冷冷看了他一眼,拖起行李箱便即往外走去。

  “嗨。”伊腾弯着腰目送他出门,直到看不见他的背影,才重新直起了身体。

  第二节:隐隐失望

  【国内,温茹安工作室】

  “温医生,你今天好象有些不专心?”慕稀慢慢睁开眼睛,看着温茹安若有所思的问道。

  “被你看出来了?”温茹安微微笑了笑,伸手按开了治疗室的灯后,对慕稀说道:“你现在是催眠恢复期,所以我有些不在状态也不影响,否则我不敢给你做。”

  “你的专业度,我绝对相信。”慕稀笑笑说道。

  “这是S国民建项目的新闻,虽然被封锁了,国际上面也还是有些消息流出来。”温茹安起身拿起一份打印稿递给慕稀:“夏晚在现场,所以……我想你应该明白。”

  慕稀的呼吸不由得微微一滞,看了温茹安一眼后,从她手里接过打印稿,细细的看过之后,低声说道:“基建塌陷?”

  “地基沙化,但地基和钢构都很牢固,所以是整体塌陷,比钢构散架危险更大。”温茹安轻咬下唇,一脸担心的说道:“他一个做投资的,能去救人还是能去解决技术问题?这时候跑去现场不是添乱吗!”

  “给他打过电话吗?”慕稀轻声问道。

  “这个时候除了喻敏,谁的电话他也不会接。”温茹安摇了摇头。

  “顾止安也在那边,我打电话问问。”慕稀当然知道夏晚的性子,当下点了点头,拿起电话给顾止安拨了过去。

  “在现场吗?还危险吗?救援进展顺利吗?”接通电话后,慕稀急急的问道。

  “刚从‘日夏’公司出来?现在酒店?”慕稀的神情不由得微微一僵,心里隐隐掠过一丝失望,半晌才说道:“哦,知道问题所在了吗?”

  “这样,我知道了,你自己注意安全,我看新闻说那边地基沙化的程度不轻,钢构又太结实,所以是整体下陷,目前还没有解除危险。”慕稀的声音不由自主的放淡了下来。

  “好,我很好,在温医生这边,她也很关心这边的情况。听说被困的人不少。”慕稀其实已经没有话要继续说,只是握着电话不肯挂掉——潜意识里,她似乎想等他另有所表。

  只是,她还是没等到。

  “温医生在催我,我先挂了。”慕稀的神色有些寡淡。

  “再见,注意安全。”

  慕稀挂了电话,缓缓转过身去,看着温茹安轻声说道:“顾止安现在不在现场,还没办法知道那边的情况。如果亚安那边有消息,麻烦你和我说一下。”

  “你还关心他吗?”温茹安沉眸看着她。

  “做不成爱人,难道就该把这个人从生命里抹去吗?”慕稀反问温茹安。

  “当然不是。”温茹安笑了笑,朝她做了个请的手势后,两人一起往外走去:“有消息我就给你电话,生命悠关的事,我们这些小情小爱、小争执,都算不了什么。”

  慕稀心里只觉得一阵隐隐的难过,却仍强撑着笑脸看着她说道:“谢谢。我以前对你有不礼貌的地方,还请你见谅。”

  “一切皆因爱起,如我这般理智清明,又何尝能完全接纳他爱着的你呢?”温茹安笑着摇了摇头。

  “不是这个意思。”慕稀轻声说道:“我们都不可能心无芥蒂的接纳彼此,但我们该尊重对方的感情——他本未婚,你爱他有什么错?你为自己的爱情争取又有什么错?”

  “所以,为过去的我向你说声抱歉。”慕稀诚恳的说道。

  “不愧是顾止安的太太,有胸怀。”温茹安将手伸到她的面前,脸上是坦然而大方的笑容。

  慕稀伸手与她轻轻一握,慢慢转身往外走去。

  看着慕稀有些萧瑟的背影,温茹安暗自感叹——这样一个安静温润的女子,谁会相信,她曾为了一股难抑之气纵火杀人?

  眼前这个沉静得让人感觉有些压抑的慕稀,让认识六年的她,感觉到一股说不出的难受。

  只是,这是她自己选的路,明明身边有个好得让人眩目的男人,却就这样放手——顾止安,她原也以为,那是一个能与夏晚一较高下的男人。

  这一次……

  毕竟不如夏晚的格局、毕竟不如夏晚的胸襟。

  慕稀怕是真的失望了——女人的心理便是如此,她拒绝了夏晚、她不爱顾止安,但她依然希望顾止安不会逊色于夏晚。

  *

  慕稀心里其实是矛盾的——既为夏晚而骄傲、又担心他的安全;既然对顾止安感到些许失望,又为他还是安全的感到安心。

  但所有的情绪加起来,最终还被对顾止安失望的情绪压了下去——难道生意里的那点儿得失,真的比生命还重要吗?

  又或许,原本并不觉得他有不好,只是潜意识去与夏晚比较,便偏向了夏晚吧。

  “顾止安,我这样很不好,是吧?”

  “你就是你,干麻要和别人一样呢。”

  “你去现场也干不了什么,既做不了技术分析、也做救不了人,不过是徒增负担而已,你这么个理智的人,自然是知道的。”

  慕稀低低叹了口气,将车里音乐声开得极大,似想用这音乐,将脑子里的胡思乱想、将心底隐隐的失望给赶走。

  第三节:真像

  【S国】

  经过一周的全方位救援后,地基再次下沉,救援工作已经无法继续进行——余下有17个人(华安4人、日夏1人、S国工人12人)仍无信息,但在这种情况下,也只得放弃。

  “失踪17人、伤120人,这个样的事情能有这样的结果,也算是大幸。”阿里沉沉的吐了口气,整个人颓然的坐进沙发里,看起来比去年见时,竟老了5岁有多。

  民众的哭声、政敌的打压、心里的愧疚、几天几夜的不眠不休,不老也不可能啊。

  “已经是最好的结果,连我们国家这样的救援能力,也达不到这个救援比率。”同样几天几夜没睡的夏晚,声音嘶哑的劝着他。

  “我知道。”阿里点了点头,看着夏晚说道:“学弟,这个项目,今年怕是还不上你的利息了。”

  “如果是你继续主管民生建设,利息方面我可以向总部申请;若不是,又另当别论。”夏晚连想都没想,便快速答道。

  “我知道你的意思,只是怕不能如愿了。”阿里沉眸看着夏晚,恳请着说道:“学弟,这个事故一出,我绝无可能继续留任,但这个工程还得继续、S国外资引进的进程还得继续——我会想办法让我的下属在工建部占几个席位,继续推动这个项目和国家外资引进的发展。”

  “你只当是帮我的吧,他日我再复位,这也是我的倚仗。”

  夏晚紧紧皱起眉头,想了许久,才缓缓点了点头:“好,我暂且答应你,有什么变化我们再商量。”

  “谢谢了。”阿里犀利的目光这才放软下来,看着夏晚沉沉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千挑万选的两家公司,为什么还会出这样的问题?”

  “我始终没弄明白,以华安这样资质的公司,为什么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擅自修改施工图纸的技术参数。这是做房子啊、不是做衣服啊,做得不合身就算了!”阿里看着夏晚,一脸的无可奈何,已经连脾气都发不出来了。

  “都查清楚了吗?”夏晚问道。

  “恩,我们计划是建25层的楼房,日夏做了地基牢度测算后,做了17层的设计。但华安认为完全可以做22层,在地基凝度加高、钢构材料密度加大的情况下,22层没有问题。”

  “当时专家组讨论测算,被华安拿出来的数据给说服了,而现在想来,这个方案恰恰是致命的——在普能地基上,这是个好的方案;可在沙化地基上,地基凝度越高、钢构密度越大,对地面形成的压力也就越大,以至于……”阿里叹了口气,到这时候,不知道该追究谁的责任才对——日夏最后同意了华安的方案、S国的专家也没提出异议、华安自己内部倒有争论,听说是吵了一周才确定下来。

  “我了解到的情况和你说的大致相同,细节又有些区别,我明天能拿到材料,到时候我们再看看。”夏晚点头说道。

  “好吧,也该休息了。”阿里点了点头,说着将头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夏晚面色沉郁的看了他一眼,起身通知秘书进来后,便拦了车回酒店。

  *

  夏晚回到酒店,便给喻敏打去电话,在简单的沟通后,喻敏做出如下结论——

  “阿里部长说的与事实相符。”

  “华安提出修改方案的技术人员是在项目组成立后新招聘进组的,身份值得怀疑。”

  “自项目动工后,这个工作人员一直在一线,包括事发当天。”

  “这个技术人员正在失踪人员名单中,所以无法再查出更细节的问题。”

  “无论从身份还是从资历、以及他最后的命运来看,任何人都无法对此人的目的提出质疑了——他拥有留R设计经验、得国世界建筑设计大奖、有远东一代沙化地质建筑经验,所以华安招他进来理所当然。”

  “他日日在一线工作,若知危险,又岂能拿命来搏一个项目的输赢?所以让人无法质疑他的目的。”

  “他现在已经没了,再说他的责任,就是推脱,这对于已经处理不利境地的‘华安’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所以就算我们知道是他的问题,也不能说、更不能公布。”

  喻敏快速将情况说完后,等着夏晚的指令。

  “我再想想。”夏晚用力的按揉着疼痛难忍的太阳穴,声音嘶哑的说道。

  “你……还扛得住吧?”喻敏低声问道。

  “我还行。总部那你边先顶着,我还需要两天才能确认后一步怎么做。”夏晚低低的说道。

  “总部这边你放心,我和老沈能顶住,你也不要太着急,对于不能改变的结果,我们尽量求一个略好的结局。”喻敏沉声说道。

  “教育你的话,你倒用来教育我了。”夏晚不禁轻笑。

  “听你声音,确实有些担心,你挺住吧,这一次真的没人能帮你。”电话那边的喻敏不禁也笑了。

  “你放心,我还是夏晚,还是你们的行长。”夏晚的眸光一片凛然。

  在挂了喻敏的电话后,回浴室洗了个澡,本想休息一下,却怎么也睡不着。

  *

  “顾止安,我是夏晚。”

  “恩,晚上见个面吧。”

  “事故现场,我两小时以后到。”

  夏晚看着窗外如火般的夕阳,眸子的目光却冷冽如冰。

  ------题外话------

  关于夏晚与慕稀的初相识,在公众号里有小剧场,亲们可以去看一下哦。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61 埋下因果》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