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62 同飞S国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关于事故的对话

  大漠地代的月光,倾泄千里毫无遮挡,映照着灯光通明的事故现场,还有里面渺小如蚁般走动的人们,让人不禁生出酸涩悲凉之感。

  一周后的现在,负责搜救的人员已经全部撤离,而连尸体也没找到的那些个民工的家属,却仍不肯离去,自动组织起来,在事故现场一寸一寸的找着——他们晚上晚人、白天就睡在事故中心,拉着大横幅,说死要见尸、活要见人,否则绝不允许工地重新开工。

  出了这样举国性的事故,政府已经很是被动,所以在重新开工的计划还没有完全启动以前,除了不阻止家属继续搜救外,还派了搜救专家轮值跟着,避免再出事。

  夏晚和顾止安站在灯火通明的事故现场,看着在事故中心、那宠然大物般的钢构里,那些民工家属渺小而苟蒌的身影,久久的无法出声。

  “一个项目的输赢,难道比人命更重要?”良久以后,夏晚缓缓转过身来,看着顾止安沉声说道。

  “这并非我本意。”顾止安的声音也一片低沉。

  “你别告诉我,让‘日夏’在与‘华安’的合作环节里做手脚,以让项目出问题,并让‘华安’担责离开,这个思路,不是你的谋划。”夏晚看着他冷冷说道。

  顾止安沉默着,半晌之后才缓缓说道:“我承认我错误的估计了建筑这个行业的危险性。”

  “你一个错误的估计,十几人的性命,这代价,确实够大。”夏晚淡淡说道。

  “这件事确实让人痛心,但若你我交换,未必你不会做此谋断。”顾止安沉声说道。

  “至少我会控制事情的过程。”夏晚冷冷说道:“案子的输赢、项目的赢利,我都想要;但这些与生命比起来,又算什么呢?”

  顾止安沉默着,在十几条人命的面前,再多的理由,都显得牵强。

  “这十几条人命自然不能白白牺牲,所以,日夏这个项目,你一定要赢,是吗?”夏晚冷声问道。

  “没错。”顾止安沉声应着,看着倾泄下的夏晚,心里不由自主涌上一阵冷意——他若全力出手,日夏真有胜算吗?

  “事已至此,不可挽回。你若不想有更大的事情发生,最好劝‘华安’就此放手。这个项目无论谁来做,于‘亚安’,于你,并无半分损失。”顾止安看着夏晚,一字一句的说道。

  夏晚听罢,不则得紧紧皱起了眉头,深深吸了口气后,不怒反笑着说道:“顾止安,在做项目上,讫今为止,你是第一个威胁我的人——还是拿别人的生命来威胁。”

  “不是威胁,是事实——‘日夏’用了这样的手段,不可能在这时候收手。我了解他们,而事到至今,对事情的过程已失去控制。”顾止安看着夏晚,认真的说道。

  “华安的结局我不知道,也不是我能控制的。至于‘日夏’……”夏晚转身面对顾止安,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夏晚从不受人威胁。”

  “我说过了,不是威胁,是警告!”顾止安怒声说道:“一个项目而已,已经搭进去十几条人命,你为什么还要争?”

  “警告?”夏晚冷笑:“我若不争,这些死去的人就真成了‘日夏’胜出的祭旗了。”

  “在我印象中,华尔街的传奇夏晚,是嗜血的。”顾止安看着夏晚,微微眯起了眼睛。

  “那要看谁的血——臂如说‘日夏’的,多死几个我还真不会心痛。”夏晚冷哼一声,转身离开事故现场。

  “你如此想,日夏何不如此想?流血又如何避免。”顾止安沉声说道。

  “没有对手是寂寞的,我曾以为你顾止安可以算一个。”夏晚停下脚步,转身看着顾止安,轻蔑而笑:“原来竟不是。”

  “你——”顾止安的眸色猛沉。

  “再见。”夏晚再不停留,迈开长腿,大步往前走去。

  清冷的月光依然不动声色的照映着大地,他疾行而去的背影里,有一股不属于商人的悲怆力量,让顾止安感觉到阵阵的不安。

  *

  第二天,顾止安起床便接到慕稀的电话,自然还是询问事故现场的情况。对慕稀一直十足耐心的他,在事故的压力、在夏晚的压力下,语气不禁也有些急燥起来:

  “这件事情S国已经展开调查,与‘日夏’只是资本合作,事情又关系到政府和‘华安’,所以我并不能详细知道原委。”

  “近千人的工程,死亡人数20人左右,也算不上特大事故了。”

  “我现在很忙,不和你多说了,你不用担心我,一切都好。”

  “项目的结果?已经走到这个地步,难道就此停步?除了‘慕氏’,我没有中途退出过任何一个项目。”

  “商业的事情你也不是很懂,有结果了再和你说。总之,现在仍然是项目之争,人身安全并没有危险——包括夏晚,所以你不用担心。”

  “好了,我有电话进来,我先挂了。”

  顾止安说完便挂了电话,连给慕稀说再见的时间都没留。

  放下电话后,顾止安打开电脑,快速浏览着S国国内对这件事情的报道——明显的,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华安’,并将他们这种做法归结为‘中国人好大喜功的劣根性’。

  顾止安的脸色一片阴沉,却仍细密的思考着——这件事情经过S国专家认同、高层拍板,所以内里真像是不会公布的。那么要给民众一个交待,替罪羊无非两个:一个是‘日夏’,没有对自己的设计稿最终负责;一个是‘华安’,擅改设计,施工失误。

  现在从舆论来看,‘华安’下课的呼声最高,但他们参与救援的积级姿态又给他们加了分;而工程拍板时负责人郑迅和黎华不在、主帅郑迅因工残疾、主要设计者小关死亡;这几条加起来,又增加几分同情;

  若夏晚再去阿里部长那里做做工作,说不定只予处罚、不予解约了。

  ‘日夏’表面上似乎并未被波及,但态度太过笃定,后续也未参与救援,姿态上已失了民心;加上在设计上,大家对于R国的工匠精神都有耳闻,这次却并不坚持专业,在人命关天的设计上让了步,也会让S国政府对‘日夏’失去信心。

  在此肖彼长之下,看似优势占尽的‘日夏’,其实并无100%的胜算。

  那么现在,如何才能让‘日夏’表面的优势,转化为真正的优势呢?

  顾止安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的叩着,眸底一片忧烦的思虑。

  第二节:完整的真像

  【‘华安’工地办公室】

  郑迅躺在床上,看着夏晚久久无法出声。

  “最后是谁拍的板?”夏晚沉声问道——他知道,以他对‘日夏’的戒备、在黎华的精明,断不至于以‘华安’的名义去指正‘日夏’的方案。

  若真有问题,他也会让让‘华安’避其锋芒,把决定权交给S国自己去选。

  “原本小关(指出可修22层的技术人员)提出‘日夏’的设计过于保守,我私下拿了‘日夏’和小关的方案找了S国的老工匠去论证,他们认同‘日夏’的设计。”

  “所以在这个环节,我们完全忽略了‘日夏’可能的作为,以为小郑太过自负、又太想表现,所以只是驳回了他的意见。”

  “却不想他直接将图纸递到了总部——这是我们与总部的沟通文件。”郑迅将一沓打印稿递给夏晚,沉声说道:“我们直接指出,项目是以分公司的名义签的,总部没有权利干涉。”

  “却由此牵出我们擅用公章,私自成立分公司,擅改合同分公司的主体的事情,所以那段时间我和小黎都被停职,回国接受调查。”

  “后来我给阿里部长写了封邮件,把事情的始末都说了个清楚,请他安排国内专家把关。”

  “后来的事情,就是这样了,阿里部长请了国内的专家,不知为何,最后还是用了小郑的修改方案。等到事情拍板,开始施工的时候,阿里给总部施压,我和小黎才重新回来。”

  郑迅声音沉痛的说道:“我一直以为,只是小郑好大喜功,现在想来,从小郑的入职、到小郑在两天内便拿出新的设计稿、再到总部施压,步步都是有计划的推进,直到华安跌入这个局里。”

  “如果是这样,华安就必须得退出这个项目了。”夏晚沉沉的叹了口气。

  “我知道。”郑迅的面色一片黯然:“这中间牵扯的不仅是‘华安’与‘日夏’的问题,还有S国政府内部的腐败问题——他们可以关着门来处理这件事,对民众却必须找一个替罪羊。而这个替罪羊,非‘华安’莫属了。”

  “既然是这个结局,你也不必多想了,安心养伤吧。事已至此,你也尽力;有些事情,当真是我们无法控制的。”夏晚黯然说道。

  “当初以投资方式介入‘华安’总部,想来就是为了对抗我们成立分公司,从资金和立项上摆脱总部控制这一着。”郑迅点头,看着夏晚叹息着说道:“顾止安的智计与远见,远超一般的投资客,夏行长,你们在中国的资本市场还会有许多的碰撞,你真的要小心这个年轻人。”

  “恩。”夏晚低低的应了一声,两人看着对方,却又相对无语——这么精密的一个布局,居然还是输给了‘日夏’,他们没有不服,只感沉痛:‘日夏’以人命为代价来搏这个项止,这番狠毒,他们确实做不到。

  *

  【S国政府办公厅,阿里办公室】

  阿里慢慢合上手上这厚厚的一本资料,心里不由得惊疑不定,看着夏晚问道:“你的意思是,‘日夏’委托以资本介入的方式,阻止‘华安’入选;而后‘华安’以分公司名义接下项目,所以便注资‘华安’总部,在关键时候以撤资威胁,让总部在关键时刻调走了知道内情的郑迅与黎华,以便于‘日夏’在这边的活动。而‘华安’的设计师小关,也是‘日夏’的卧底。是这个意思吗?”

  “没错。”夏晚点头。

  “明知会出事,他们还是促成了设计改动,他们拿我们S国的人命不当人命吗?小关也是以命祭礼这个项目吗?”阿沉声问道。

  “R国的凶残,在历史上也是有名的;至于小关,我不知道他是否拿命在赌,还是没有计算好出事的时间,以至于把命赔了进去。但你看这一招招、一步步,环环相扣,又岂是‘巧合’二字可以解释的?”

  夏晚说着,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放了一段录音出来——

  ……

  “一个项目的输赢,难道比人命更重要?”

  “这并非我本意。”

  “你别告诉我,让‘日夏’在与‘华安’的合作环节里做手脚,以让项目出问题,并让‘华安’担责离开,这个思路,不是你的谋划。”

  “我承认我错误的估计了建筑这个行业的危险性。”

  “你一个错误的估计,十几人的性命,这代价,确实够大。”

  ……

  “的顾止安?”阿里神色不由得一惊。

  “昨天晚上我们见过面。”夏晚点头:“谋划,‘日夏’实施,没有把控执行环节,所以出此事故。”

  “日夏的目的是什么?难道觉得50%的单子太小吗?他们味口也太大了。”阿里恼怒的将手里的电话用力的摔了出去:“十几条人命,几百人伤残,都在他们的股掌之中!”

  夏晚看着被摔碎的电话,不禁苦笑——看来今年要换第三部了。

  “我必须给他们些教训,否则笑我S国无能,任他们一个小小的建筑公司摆布。”阿里迅速收起愤怒,整个人看起来杀气一片。

  “作为这个项目的投资者,我有权利知道一切的事实,并评估这个项目继续投资的可能性。这是我来这两天,我助理收集到的所有信息。”夏晚看着一身寒气的阿里,沉然说道:“我对‘日夏’并了解,对却是了解的,在国内也有过项目上的沟通,所以为什么会介入这个项目我了解,但用这种方式却不是他们的风格。”

  “所以我昨天约了的顾止安,也所以有了刚才你听到的对话。”夏晚说着,弯腰将已经摔碎的手机碎片一一拾起来后,看着阿里继续说道:“只重项目,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却还是‘日夏’。”

  “一个投资公司,并没有直接参与到这次的项目中来,我确实也难耐他何——至于‘日夏’,自然不同。”阿里的意思很明显——他治不了,‘日夏’是肯定不会放过的。

  这也正是夏晚的意思——目标太多的话,效果便会打了折扣。

  第三节:搏奕

  第二天,顾止安请求拜访阿里部长,被阿里的秘书所拒绝。

  第三天,中国、R国,都传来关于这个项目事故的官方报道——

  R国在对自己对设计把关不严的反思之后,从施工角度分析,力证‘华安’因为有沙化地基施工经验,所以才会如此强势的要求更改设计图纸,却错误的估计了S国地质沙化的程度,因而犯下如此大错。

  因此‘华安’是一个具备专业能力、却盲目自大、没有合作精神的团队,不适合操盘国际化项目。

  评论的立场客观,还把‘华安’的专业实力、过往项目经验全展示了出来,让人更加信服R国新闻观点:‘华安’这家中国公司,虽有实力却不具备承担国际化项目的能力与经验。

  中国两家被吹嘘为主流媒体的媒体,则鱼型图分方位分析了事故的各方原因,最后将责任归结在设计师小关的身上。

  而后如扒皮一样,将小关的过往资料全扒了出来,以力证此人确实有好大喜功、不听指挥的先例,曾在之前两家公司都因擅改设计图纸,而引发事故,只是没有这么严重。

  所以最后将责任归结为‘华安’识人不明,引入这样一个有前科的人,还放在这么重要岗位上,以至于制造出这么大的事故,最后连命都送了。

  说到最后,结论依然是责在‘华安’,‘日夏’确实技术专业一流。

  *

  “中国知名媒体?主流信息?真TM扯蛋。”看到这样的新闻,夏晚不怒反笑:“两家不入流的网站,不过欺负S国离中国离得远,不知道罢了。”

  “顾止安来拜访,我没有见,然后就出现这种新闻了。”阿里冷笑着说道:“想通过国际渠道给我们施压呢。”

  “需要中国官方媒体来点儿料吗?”夏晚冷冷说道。

  “不用。”阿里摆了摆手,对旁边的秘书说道:“我桌上的材料,第12页到15页,交给媒体发布出去,说是事故调查小组的调查结果。后续还有详细信息批露。”

  “好的,我这就去。”秘书合起记录的笔记本,起身迅速走到阿里的桌前,将夏晚交给他的那一沓资料的12—15页扯了下来,然后匆匆离开。

  “我也是糊涂了,你亲自出手自然更有说服力。不过,什么是中国主流媒体,我却也不能让他们给糊弄了。”夏晚轻扯嘴角,脸上一片冷冽的笑意:“借你电话给我用一下。”

  说着拿了阿里的手机,给喻敏打了电话过去:“通知财经媒体、经视媒体、国际新闻网,可以网络采访S国工建部部长,同时可以帮他们联络‘华安’驻S国项目部。”

  “恩,你将阿里部长秘书的电话给他们,预约网络采访的时间。‘华安’那边阿里部长也会安排。”

  “好,确定后给我邮件,我手机暂时不能用。”

  “OK。”

  夏晚说完后,将电话交还给阿里,看着他说道:“你希望中国媒体发出什么样的声音,这次由你主导。‘华安’那边你安排黎华接受采访,他比郑迅更懂得与媒体打交道——我见过顾止安,当然也去找过郑迅和黎华,他们已做好退出项目的准备,但他们同样也不想背负十几条人命在身上。”

  “就算退出,也是正常合作终止,而不是因为他们制造了事故。”夏晚沉眸看着阿里,目光里的意思很明显——他不求‘华安’继续这个项目,却要洗清‘华安’不能承担国际项目的耻辱、洗清‘华安’身上背着的十几条人命。

  那并不是黎华哭几场、郑迅断一条腿可以换回来的——就算他们两个都死在故事中,也还是换不回来。

  “你和‘华安’什么关系?”阿里突然问道。

  “同是中国人的关系。”夏晚轻挑眼角,沉眸说道。

  阿里定定的看着夏晚半晌,在他从容沉静的眸底,看不出丝毫的犹豫与慌张,当下沉沉的点了点头:“我尽量。”

  “感谢。”夏晚的脸上,这才露出了淡淡的浅笑。

  第四节:同飞S国

  【中国,亚安银行】

  “电话联系不上?那是什么原因?”温茹安现在每天都来亚安银行报道,已经完全不避嫌了——比起对他的关心来,避嫌又算得了什么。

  “现在我只能与他邮件联系,回邮件的速度也很慢。偶有电话,也是借的别人,不清楚出了什么事。或者温医生给我们行长发封私人邮件问一下。”喻敏看着温茹安淡淡说道,但眉宇间淡淡的忧虑却让温茹安更加担心。

  夏晚的这个助理,就和他一样,有着钢铁的意志,若真没事,绝不会在她一个外人的面前露出这样的情绪。

  “喻敏,你和我说实话,那边情况是不是很危险?”温茹安急切的问道。

  “我真的不知道,我又没去现场。”喻敏有些不耐的摆了摆手,拿着文件转身离开。

  温茹安不禁皱眉,想了想,便即离开了亚安银行,打电话订了去S国的机票后,便回家去收拾行李——她向来是个行动派,与其在这里天天担心,不如亲自过去看看。

  “过去?”温茹安的眸色不由得一亮,从行李箱里拿出电脑,打开后,迅速给夏晚写了封邮件:“S国的事情进展如何?事故现场中救回来的受难者,是否面要心理援助?我这边可以安排团队过来,算做国际援助。收到请回复,我正在订机票。”

  “当真是糊涂了,这么大的灾难,几百人从地下挖出来,明明是需要心理辅导的,却一心只惦着他个人的安危。”温茹安轻咬下唇,对自己这种因私忘公的状态很是不喜。

  “需要,这是工建部部长秘书电话和邮箱,你与他联系,确定需求方向与人数。可告诉他,你是亚安的合作伙伴。”夏晚的邮件很快回了过来——如同往常一样,简洁干练,没有一句多余的话。

  “OK,发出前联络你。”温茹安快速的将邮件回了过去后,看着他不带感情的几行字,只觉得心里一阵暖流蓦的涌了上来——看到这几行字,一周以来的担心终于全部放下。

  刚刚才责怪自己因为他而将工作忽略的温茹安,此时盯着这几行字,仍是半晌无法从这激动而喜悦的情绪里逃脱出来——原来,在爱情里,她也不过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女人而已。

  他的安好,比什么都重要。

  在将这几行字看得都能背下来的时候,一阵电话让她回过神来:“你好,温茹安。”

  “我是慕稀,这几天有那边的消息吗?我看到新闻多了起来。”电话那边,是慕稀低沉的声音。

  “听说电话联系不上,都是邮件联系。”温茹安关掉夏晚的邮件,重新开了邮件,准备写给阿里的秘书。

  “联系不上?什么原因?人有没有事?我才和顾止安通了电话,说是都安全呢?”听说电话联系不上,慕稀的语气不由得急了起来。

  “不清楚,我这边准备安排心理辅导人员过去做援助,最迟明天走。”温茹安的眸子微微转了转,定定说道。

  “过去……”慕稀似是有些犹豫,只是这犹豫也不过是一瞬间:“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信息,我安排一下。”

  “OK,我现在要与那边政府联系,先不和你说了。”

  温茹安挂了电话后,微微笑了笑,便即给阿里的秘书写了邮件,介绍了‘维适’国际心理服务机构的历史与专业,以及过往服务经验后,同时介绍自己与夏晚的合作关系,表达自己希望为此次事件略尽薄力之意。

  写完之后,便收好行李,匆匆往机场赶去——她总是要提前过去的,在工作之前,她还想见见夏晚。

  *

  【机场】

  温茹安在安检处看到慕稀时,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不管她下了多大的决心结束与夏晚的感情,但她在心底深处对他的牵挂,却从来没有少过。

  “没想到你真的会去,他知道了该会感动吧?”温茹安看着她笑笑说道,微微眯着的眸子里显然是另有所指。

  “你放心,他不会知道。”慕稀轻扯了下嘴角,似是轻讽、又似是苦笑——只是无论是哪种表情,她都无力也无心再与温茹安争什么,也没有立场去争。

  曾经相爱的两个人,现在已经不能够坦然担心、自由想念。

  “我没有什么不放心的,担心的应该是你:若他知道你为他而去,不知道会有多开心、不知道会生出多少期待来。”温茹安笑了笑,转身将身份证和机票递进安检窗口,在证件核查完后,拎着行李往里走去。

  慕稀的脸色不由得微微发白——温茹安说的她当然明白,这也是她不能亲自去打听他消息的原因,她比任何人都担心,在他终于愿意完全放手后,她不当的行为又会让他燃起希望,以至于陷他于不幸之中。

  “小姐,到你了。”后面的人推了一下慕稀。

  “哦,好的。”慕稀轻应了一声,将一直捏在手心的机票和身份证递进窗口。

  在慕稀安检完后,拖着行李往航站楼走去时,温茹安已经离开许久了。

  *

  “你好,我是温茹安。”

  “是的,OK,没办法评估吗?”

  “OK,我明白您的意思,我现在已经在机场,明天早上可以到,先与您面谈后,我还想看看现场和被救的民众,做现场分析评估后,再安排我们的团队过来。”

  “不用谢,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麻烦转告亚安的夏行长我到贵国的时间,不知为何,我实在是很难联系上他,他对事故会更熟悉一些,我来贵国的行程,可能还需要得到他的帮助。”

  “OK,谢谢,明天见。”

  温茹安挂了阿里秘书的电话后,感觉到有一束目光正看着自己,转身抬头——却是慕稀正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没错,我这算是假公济私。”温茹安笑笑说道。

  “其实,有你在他身边,我该可以放心的。”慕稀轻扯了下嘴角,勉强笑了笑。

  “我觉得也是。”温茹安轻挑眉梢,转身坐下,打开行李箱拿出电脑,给自己的秘书写邮件,将S国的情况做了基础分析后,让她安排12人的援救小组,首次名单明天上午发给她,确认后马上出票启程。

  慕稀也给顾止安打了电话过去,说是不放心他的情况,要过去看看事故现场,顺便买一些样品。

  两人安排好后,恰好到了登基的时间,两人对视一眼,拎着行李快步往里走去——只是,温茹安的心里满是喜悦,而慕稀的心里却是平静中带着苦涩……

  ------题外话------

  各位亲,明天要出去吃年夜饭啦,所以更新可能会更晚,大家不要等,后天再看哦!

  关于慕稀与夏晚的过去,大家有兴趣的话,雨会陆续更新在微信公众号里,还没有关注的亲,快快去关注;关注了的亲,也可以在评论区,和雨的私信里留言,是否希望继续看。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62 同飞S国》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