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64 矛盾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有惊无险

  “夏晚——”一声尖叫从事故中心传来,慕稀定睛看去,夏晚所处的地方突然往下陷去,温茹安尖叫声中,下意识伸手扯住了夏晚的手。

  “夏晚!”慕稀扔下手中的报纸,快速警戒中心跑去。

  “我没事,你别过来。”夏晚抬头看见慕稀,脸色不由得微变。

  “小姐,这里危险,无关人员请勿靠近!”警卫人员伸手将慕稀拦住,面对着夏晚站着的地方,扬声喊道:“夏先生,你站着别动!”

  “你松开手,慢慢移到那边去。”夏晚看着脚下松软的土,对温茹安低低的说道。

  “夏晚,我……”温茹安抓着他的手却更用力了。

  夏晚微微皱了皱眉头,想了想说道:“好吧,你后退一点儿。”

  温茹安紧咬下唇,小心冀冀的往后挪了两步后,抬头看着夏晚,颤声问道:“好了吗?”

  “嗯。”夏晚点头,慢慢的抬起一只脚,却在重心移到另一只脚时,脚下的地猛然又往下陷去。

  “夏晚!”温茹安不禁失声喊了起来。

  夏晚心底猛然一慌,却仍然坚持将抬起来的脚踩在了温茹安刚才让出的地方,温茹安扔掉手中的笔记本,双手抓住他的手,用力的往上一扯,居然将夏晚给扯了回来。

  “好……好了,没事了……”温茹安看着夏晚声音嘶哑的说道。

  “没事了,先离开这里。”夏晚长长的吐了口气,声音同样也是一片暗哑——刚才说不怕是假的,当脚下的土开始下陷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就要将抬起的脚收回来,天知道那一刹那他用了多大的意志力,才将脚踏到上面的土地。

  站在警戒线外的慕稀,看着他们牵着手,一步一步、小心冀冀的往上走,心都快提到嗓子眼儿了。

  救援组的人员站在上面,朝他们两个扔了绳子:“抓住!”

  “谢谢!”夏晚接过绳子,帮温茹安在腰间系好后,对她说道:“双手抓着绳子,慢慢往上走,若脚下有松动,就先停下来。”

  “我等你,我一个人……不敢……”温茹安点了点头,脸色苍白的看着夏晚。

  “好。”夏晚伸手握了握她的肩膀,在她脸上露出勉强的笑容后,才从地上捡起另一条绳子,快速的在腰间打了个结后,双手握着绳索跟在温茹安的身后,一步一步往上走去。

  *

  “好了。”到了安全的地方,夏晚解开绳索后,抬头看着脸色还没恢复的温茹安,边帮她解开腰间的绳结,边轻声说道:“其实没事,那么大的钢构沉塌下去,已经到底了。不过是脚下有些松动而已。”

  “吓死我了……”温茹安张开双臂,紧紧搂在夏晚的腰间,那力度如失而复得般的,连夏晚都后退了一步才站稳。

  “没事了,没事了。”夏晚低头看着有些失态的温茹安,轻声安慰着,双手微微抬起后,抬头看向高处的慕稀,她努力的笑了笑,低头和旁边的工作人员说了句什么,又用手指了指夏晚和温茹安后,便快步往这边跑了过来。

  “夏晚,有没有事?”慕稀喘着气看着夏晚问道。

  夏晚将举在半空的手,慢慢的落在温茹安的背上,轻轻的拍了两下,目光却看着慕稀,声音暗哑的说道:“没事。”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慕稀这才将目光转向温茹安,见她紧紧的拥着夏晚,心里不禁微微酸涩,却又一片平静——他的未来,终究不是自己可以左右的。而温茹安,该会是个好伴侣吧。

  “对不起,刚才我……”温茹安听见慕稀的声音,这才从夏晚怀里抬起头来,看了夏晚沉静的面容一眼后,从他怀里退了出来,一只手却仍抓着他的。

  “一个人来的?”夏晚看着慕稀问道。

  “恩。”慕稀的目光不自觉的就往温茹安拽着夏晚的手上看,嘴角扯出勉强的笑容,小声说道:“知道你没事就好,我先走了。”

  “工地以后不要来了。”夏晚沉声说道。

  慕稀轻轻点了点头:“我明天就回国了。”

  “好。”夏晚点头,看着她转身之后,慢慢离开的背影,有种让人心疼的消沉与失落,却也只是直直的看着。

  “夏晚,这件事是不是顾止安做的?”慕稀突然转过身来,看着夏晚认真的问道。

  “为什么不去问他?”夏晚沉声问道。

  “是我在问你,回答我行吗?”慕稀轻咬下唇,坚持着问道。

  “我说的,你信吗?”夏晚轻扯嘴角,淡淡冷笑。

  慕稀沉眸看着他,半晌才说道:“你不愿意说就算了。”说完后便缓缓转过身,慢慢的往前走去——在这异国的街头,看起来那样的孤单、那样的……让人心疼。

  夏晚只觉得心里生生的被扯得发疼,双手紧握成拳,克制着自己想要追上去的脚步,直直的看着她落漠的离开。

  “我送你回去,笔记本让工作人员捡上来后给你送过去。这次了解得差不多了,以后就不要下去了。”夏晚反手握住温茹安拽在自己手臂上的手,牵着她往工地外走去。

  温茹安低头看着被他握在手心的手,心里只觉得一阵慌乱的跳动,完全一副陷入恋爱中的小女人感觉——如果这一场危险、这一场惊吓,能让他再靠近一些,她真的愿意将刚才的危险再经历一次。

  第二节:关心的身份

  送温茹安回房间后,夏晚回到自己的房间,却怎么也无法平静下来——曾经和慕稀说:我不会祝福你。

  曾经对于佳佳说:我就是要她不舒服。

  而现在,她的不舒服已经到了极至吧,可他为什么没感觉到开心——反而心里阵阵撕扯疼痛,恨不能将她拥入怀里好好的疼爱。

  “慕稀,我是夏晚。”终于,还是舍不得;终于,越发明白她了——倔强如她,即便这段婚姻并不如她意,她也没有打算回头。

  他恨自己的理智、也恨她的坚持,却仍是不忍她的生气被一点点的抽离身体。

  “你好。”电话那边,慕稀的声音怏怏的,似是对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来。

  “方便说话吗?”夏晚低低的问道。

  “方便。”慕稀低弱的应道。

  “工程的事情,顾止安是代表公司在操控,事件的走向他大约是知道的,事件的后果,想来是他没有算到的。如果硬要说他有责任,对他……似乎并不是太公平。”夏晚淡淡说道。

  “你……你的真心话?”慕稀的声音立即多了些力量,似乎这个问题对她至关重要。

  “事情的始末是我说的这样,他到底有没有责任、有几分责任,看你自己怎么看了。”夏晚低低叹了口气,淡淡说道:“还有什么要问我的吗?”

  “你……”慕稀犹疑了一下,轻声说道:“注意安全,别再冒险,阿姨还在家里等你回去呢。”

  “……”夏晚沉默着,听到她这几不可闻的声音里,说出来的担心,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我,不好意思,是我多事了。再见、再见……”慕稀似是觉得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慌张的便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嘟嘟’的盲音,夏晚半晌没有将电话拿开——他们之间,曾经那么的亲密,现在竟连关心彼此的身份也没有了。

  第三节:夫妻矛盾

  【第二天】

  “今天就走?为什么这么急?”顾止安看着她收拾原本就没有多少的行李,眸光不禁微沉。

  “就是不放心你,现在知道你没事,我自然就要走了。”慕稀直起身体看着顾止安:“公司还有事情,我不适合离开太久。”

  “只是……”顾止安只说了两个字,却又欲言又止,半晌之后才说道:“工程的事情,你可有怪我?”

  “你说呢?”慕稀见他提起工程的事,不禁轻扬眉梢,沉眸反问。

  “我只是给了‘日夏’方向,没有给具体的方案;后期慕氏的事情又牵扯了大部分的精力,认为这边只是工程对接了,便少花心思过来;然后就是这样的结果了。”顾止安双手握着慕稀的肩膀,看着她沉声说道:

  “慕稀,我的工作需要我不择手段的去取得收购的成功和品牌操作的控制权,但我们都是生长在现代的文明人,没有人会因为一个项目的成败而罔顾生命。”

  “这是最基本的原则,我以为你会明白。可是……”顾止安低低的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很明显,你在怪我,不是吗?”

  “我相信你不会以生命为代价去赢得一个项目的成功,但从项目的开始,到事故的发生,一步一步,却全是在推进——华安技术人员的修改方案、华安内部的反对、以撤资为胁让总部召回知情人员、方案达成投建、事发。”

  稀皱着眉头看着顾止安,激动的问道:“顾止安,我问你——在华安总部召回郑迅和黎华时,你有没有想过修改后的方案将导致什么后果?”

  “一定是知道的吧?否则,为什么要召回郑迅和黎华?为什么要让二次方案通过?就是为了让华安的施工出问题是不是?”

  “我没有预料到问题会这么严重。”顾止安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愧疚,声音不由得放低了下来:“我的专业是投资,对建筑技术并不懂。”

  “你不懂,所以就可以置几千工人的生命于不顾?”慕稀大声吼道。

  “难道我是故意的吗?”顾止安低声吼道:“慕稀,我不想跟你吵。但是我希望你能弄清楚一件事:没有人想出这样的事情,我在听到消息的时候,一样的震惊、一样的难过、一样的愧疚。”

  “是,你震惊,却连现场也没去;你难过,却认为近二十条人命不算大的事故;你愧疚,你的方式就是想方设法让日夏压过华安,以让这些死亡价值最大化。”

  “顾止安,这样的你,真的让我很失望、让我很难过。”慕稀转身看着窗外,似是无法面对过于冷血的顾止安——以为他不懂情绪只是刻板、以为他不择手段的推进资本收购只是专业,却不想,他期实是冷血的!

  顾止安看着她倔强而坚持的背影,只觉得一阵无力——与她一样,他从来没想过。他们在感情上都能相互理解、相互妥协,却在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上,这道坎儿过不去了。

  “慕稀,我们成长的背景完全不同,对事情的理解不同、解决问题的方法也不同,这很正常。我不求你理解我,但求你不责怪。”

  顾止安走过去,轻扳过她的肩头,让她面对着自己:“慕稀,我们不要因为工作的事情吵架,好吗?我们结彼此的工作都不可能完全理解,但我们至少做到不干涉,你说呢?”

  慕稀看着他半晌,张了张嘴又合上,最后才慢慢说道:“好,我们互不干涉。”

  “慕稀,我只是说工作。”顾止安看着她变得淡然的眸色,不禁有些恼怒的慌张——他们的关系,还在一步一步的努力融合中,远没到经受得起吵架的地步。

  “顾止安,我真的需要再想想,我对这件事情能接受到什么程度——或许是我太敏感了、或许是我不该将自己的价值观强加于你。所以,给我些时间,让我再想想。”慕稀低低的叹了口气,无力的说道:“我先回去了,在这里徒增烦恼。”

  “或许离开这个环境,便不会再想起这些烦心事。”慕稀伸手扯下顾止安握在自己肩头的手,转身拎着行李快步往外走去。

  “也好,我送你去机场。”顾止安沉着脸,快步走到她的身边,从她手中接过行李后,一手抓起她的手,拉着她往外走去。

  慕稀抬头看了一脸沉暗的顾止安一眼,心里只觉堵得发慌——她知道他在乎自己的情绪与脾气,而他对生命、对底限的理解,显然与自己是不同的。

  而这不同,却是自己不可接受的。

  *

  “温茹安既然也在这边,你回去就不能如期治疗,自己好好儿休息,不要胡思乱想。”在慕稀进安检口之间,顾止安低声交待着。

  “恩,我先走了,再见。”慕稀轻应了一声,神思有些飘忽的转身。

  “慕稀,如果你不喜欢,以后我不再做这种案子,好不好?”顾止安伸手扯住她的手,声音低哑的说道。

  慕稀轻轻摇了摇头,轻扯嘴角勉强笑着说道:“你的工作,我不干涉。我们之间,等你回去后再淡吧。”

  “好吧,路上注意安全,到了给我电话。”顾止安低低叹了口气,俯头在她唇间轻吻了一下,放手让她离开。

  看着她头也不回的走进安检处,然后拖着行李消失在转角,顾止安的心绪不由得一阵烦燥——这是自认识以来,她脾气最大的一次。

  而她发脾气的原因,他却连改也没处去改。

  顾止安看着电话里‘日夏’公司的号码,强压下心里的烦燥,沉然问道:“什么事?”

  “恩,现在的新闻于‘日夏’不利,通过S政府内部,逼阿里下台。”

  “我现在机场,我太太刚刚离开。二十分钟后到你们这边。”

  “好,你们先商量。”

  挂了‘日夏’公司的电话,顾止安抬头看了看蓝得让人眩目的天空,还有天空中飞机飞过的痕迹,低低叹了口气,快步往停车场走去。

  *

  【日夏公司办公室】

  “你的意思是,我们一边逼阿里下台,一边注册日夏全资子公司,但名称不用日夏,是吗?”伊腾看着顾止安问道。

  “没错。”顾止安点头:“以现在的媒体导向,所有的责任全指在‘日夏’,所以‘日夏’的合同不可能继续。就算阿里下课,你们也要改头换面才有机会。”

  “阿里……”伊腾的眸光转动了两下,似乎有了主意。

  “不要使用暴力手段,不要再出人命,否则,退出这个项目。”顾止安瞪了伊腾一眼,拿起桌上的资料,边往外走边说道:“也并非什么单都接,你自己想清楚。”

  “是,请多包涵。”伊腾转身对着顾止安的背影,嘴里说着请多包涵,眼底却是一股阴森的冷意。

  ------题外话------

  大家新年快乐!

  雨的读者群里在做最佳男女主新年贺词大评比,还没看到的亲快去看哦!评比内容在袁雨公众号里,没加的也要快加啦!

  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64 矛盾》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