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67 迟疑那五秒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迟疑那五秒

  “那个人,快下来,危险!”顾止安也大声吼叫起来。

  骑在钢构上据钢管的人,似是受了惊吓,扔下抓着据下来的一条钢管,用力的跳了下去——随着他的跳动,宠然大物般的钢构随着地面的松动,陡然往下陷去。

  夏晚与顾止安所处的边缘地带也不可幸免的朝着深坑的方向塌陷了下去……

  “夏晚——”

  “顾止安——”

  听到动静的温茹安迅速从简易工棚冲了出来,又被工作人员及时的拉了回去:“温医生,是大面积塌陷,请随工作人员暂时撤离。”

  “我的朋友在里面。”温茹安大声喊道。

  “现在谁进去都是送命,你们先撤离,我们才有时间通知救援队赶过来,你现在和我拉扯,就是浪费时间。”救援看着尘烟翻滚的事故中心,还有那个巨人似的钢构也因着地面塌陷的倾斜而摇晃起来,当下连吼带拖的,将温茹安往外拖去。

  夏晚与顾止安随着塌陷的地面直直的跌了下去,零散的钢管与碎石、尘沙满天飞舞着,将他们砸得晕头转向。

  *

  大约半小时之后,除了空中依然飞舞着零星的钢管和尘石外,整个现场都静了下来,救援队的人员也已经赶来,正紧张的做着救援可能性的勘测。

  被埋在深坑深处的夏晚,小心的将身上的碎石尘沙慢慢的剥开,慢慢的将身体从尘堆里扒出来,缓解呼吸困难的压力。

  “你还好吗?”夏晚看着离自己不远处的顾止安,正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死不了。”顾止安小心的动了一下,见地面没有再继续下陷,便慢慢的坐了起来,看着刚从土堆里将自己扒出来的夏晚,干咳了两声后问道:“你怎么样?受伤没有?”

  “感觉不出来,腿在下面没知觉。”夏晚微微皱了皱眉头,用手撑着地面,用力的将身体往上拔了拔,依然动不了,当下对顾止安说道:“这是第二次大面积塌陷,这下应该差不多到底了,等着吧,援救人员这次有经验,应该也快过来了。”

  “恩。”顾止安点了点头,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上面,空中依然还有一些钢条和碎石在飞,偶尔落在身边,也能造成惊心动魄的效果。

  “你说‘日夏’在找本地工匠,怎么,他们还想卷土重来?”夏晚低下头,边刨着依然埋着自已下半身的土,边问道。

  “与‘日夏’的合作已经结束,他们后续要做什么与我们无关。”顾止安淡淡说着,看着空中零落的钢管与碎石,又将身体往里挪了挪。

  “这么说,在‘华安’的投资,也将转为正常投资?”夏晚沉然问道。

  “我们与‘日夏’只是终止此次合约,日后还有合作机会也说不定。”顾止安笑笑说道。

  “原来如此。”夏晚轻扯了下嘴角,冷然说道。

  “看样子,‘华安’并没有完全撤离S国的项目,而‘日夏’也并不打算就此离开,只有两家公司还有竟争,对华安的资金控制,就有价值。”顾止安抬头看他,眸光微微转动后,冷冷说道。

  “若‘日夏’以谋杀的方式得到参与权,也继续参与吗?”夏晚突然抬头,眸色凌厉的看着顾止安,发上厚厚的尘土、眼角青肿的伤痕,还有被埋在土里的双腿,丝毫无损于他的气势。

  顾止安的沉默的看着他,半晌之后才慢慢说道:“我的计划,无需向你交待。未来品牌市场上,我们还有再战的机会。”

  听了顾止安的话,夏晚轻扯嘴角,微微一笑:“很好。”

  聪明如夏晚,自然听出了顾止安话里的意思——亚安的资金还在S国的民建项目,的资本还在‘华安’,他却只说未来品牌市场还有再战的机会,那么在S国民建项目上,自然是就此收手。

  顾止安是骄傲的,也是有底限的,这让他多少放心——这放心,是为了未来品牌市场的再战,也是为了慕稀。

  某些方面,慕稀是个天真的人,若顾止安是个没有职业底限的人,以后慕稀难过的日子还在后头。

  还好,还好……

  “能让前辈赞一句,当真不易。”顾止安淡淡说道。

  “我可不想做你的前辈。”夏晚淡淡说道,远远似乎听到救援人员试探性的呼喊声,当下精神不由得一振,仰头正想回答,却看见头顶整体的钢构图然散裂开来,直直的朝他头顶砸了下来。

  “夏晚——”顾止安一个激淋,霍的一下站了起来。

  “拉我起来!”夏晚下意识的将手伸向了顾止安。

  “你……”顾止安的手微微的伸出,眼睛直直的看着夏晚,却没有往前更进一步。

  头上的钢管呼啸而下,夏晚的眼底不禁一阵惧意,整个身子往下蹲去,收回伸出去求救的手,紧紧的护住头部。

  一个钢管重重的插在了夏晚身边,只听夏晚低吼一声,然后就看见成片的血从沙土里迅速的渗透了出来。

  “夏晚——”

  顾止安再无犹豫,一个箭步冲上去,扯着他的手,用力的将他拖了出来——在夏晚的整个身体刚刚被拖离土坑时,上面几十条钢管就这样生生的砸了下来……

  一个辅助的钢架完全崩裂,这阵钢管雨下了足足有5分钟,空中不再有重物落下来时,被顾止安拖着的夏晚,已经浑身是血——他的左腿上插着一根穿透的钢管、右脚被三根钢管生生的砸重后,顾止安在拖出他时,已经是血肉模糊的一片。

  所幸是上方的落口有限,只集中在一处掉下来,否则他们两个此番当真是没命回去了。

  “夏晚……”看着血肉模糊的夏晚,想起自己刚才那几秒钟的犹豫,顾止安的声音一片嘶哑。

  “还没死呢。”夏晚有气无力的说道。

  “夏晚,对……”

  “你的速度总快不过地心引力。”夏晚打断了他的话,冷静沉然的模样,没有人知道他此刻心里在想什么——对于顾止安那几秒钟的犹豫,他到底有没有怪过?

  “救援的人进来了。”顾止安声音嘶哑的说道。

  “你受伤没有?”夏晚虚弱的问道。

  “皮外伤,不打事。”顾止安摇头。

  “慕稀回国没有?”夏晚的问题,直让人觉得有些无厘头。

  “第二天就回去了。”顾止安见他随时都有晕过去的可能,说话的速相当的快。

  “好。”夏晚似乎这才放心下来,轻轻闭上眼睛,撑着最后的余力对顾止安说道:“你不要告诉慕稀我受伤的消息。”

  “你……”顾止安拽着他的手不禁微微松开。

  “我会托人给她消息,总之你若想与她婚姻常久,不要透露任何与我有关的消息,否则,后果自负。”就算一身是血,这个男人却仍是这么有气势的威胁着别人,当声让人有些奈。

  顾止安沉沉的吸了口气,轻轻点头:“你熬不住就晕过去吧,我与慕稀的事情,我自己心里有数。”

  “照顾好她,她看似坚强,实则天真,别让她伤心……”夏晚反手用力的抓住顾止安的手手腕,话没说完就晕了过去……

  第二节:夏晚的眼泪

  夏晚醒来,是两天后的重症监护室——左腿的钢管抽出来后,腿上一个大洞,倒还好,只是肉洞,不伤筋骨;而右脚却从脚腕到脚掌,整只脚呈粉碎性伤害,医生将整只脚切开进行骨头重塑,然后进行筋脉重接。

  “感觉怎么样?”医生看着他问道。

  “我能说没感觉吗?”夏晚笑笑说道。

  “没感觉就对了,麻药还没散呢。”医生见他如此乐观,不由得也笑了:“有亲属在这边吗?要不要通知亲属过来?”

  “医生,你见过三十几岁的大男人,看病带家属的吗?”夏晚暗自动了一下被子里的两条腿,右脚是根本就动不了,连疼都不知道,心里不由得直发突,却仍做镇定的说道。

  “OK,那我们来聊聊你的病情——你的左腿没有伤及筋骨,做肌肉复健后,半年可以恢复;右脚严重一些,整个踝骨都粉碎了,现在开骨做了重新定位,脚筋也重新接上了。但能恢复到什么程度还不好说。你要有心理准备。”医生看着他,缓慢说道。

  “……需要我怎么配合?”夏晚沉声问道。

  “我国的技术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了,建议你以最快时间转移到中国或美国专业骨科医院做治疗,他们的定型技术以及粘合材料比我们好,若及时粘合,有可能恢复到健康平。”医生说着递给夏晚四家医院的名单,两家美国、两家中国:“你若决定了,我现在就帮你安排这医院的治疗预约。”

  “加利福尼亚这家。”夏晚看了一眼后,迅速便做了决定。

  “好的,我们会以S国政府的名义安排这次治疗,安排好后,我们医院会安排医生送您过去。另外,您还有什么家人需要通知吗?”医生合上手上的资料夹,满眼佩服的看着夏晚问道——他从来没见过一个人,在如此重伤之下,仍能如此从容的。这个人的内心,实在是太强大了。

  “送我来的人中,有一位顾止安或温茹安吗?”夏晚问道。

  “那两位都在。”医生点了点头。

  “麻烦帮我请顾止安进来。”夏晚点了点头。

  “好的。”医生还以为他会先让温茹安进来,毕竟从治疗这两天的情况来看,那位小姐表现出来的关心和紧张,绝非一般的朋友关系。

  这个年轻人,着实让人看不透。

  *

  顾止安进来的时候,手上和头上也打着纱布,而比这个更引人注目的,是他苍白得毫无血色的脸。

  “你别紧张,我没事。”夏晚看着他淡淡说道。

  “粉碎性骨裂,可能永远不能复原,也算没事?”顾止安声音嘶哑的说道。

  “这场事故,不是死了十几个人吗?还活着,就算没事。”夏晚轻扯嘴角,淡淡笑了笑:“我会去美国治疗,时间上不好说。还是那句话,不要和慕稀提起我。也不要说你离开S国的时候见过我。”

  “只有这个要交待吗?”顾止安低声问道。

  “对。”夏晚的眸色微微闪动,眼底似乎有淡淡的莹亮一闪而过,片刻间却又恢复正常,似乎那一抹莹亮只是顾止安的错觉。

  “麻烦帮我请温茹安进来,谢谢。”夏晚轻声说道。

  “夏晚,这件事……”

  “这件事和你没关系,几秒钟的时间,改变不了结果。你是个男人,以后就不要再提这事。”夏晚低声吼道。

  “夏晚,你们在吵架吗?”外面是温茹安的声音,低哑沉暗,听起来满是担心。

  “帮我请她进来吧。”夏晚淡淡说道。

  “好。”顾止安看着他平静沉然的样子,只觉得心里一阵闷闷的难受——就算他受伤无法站起,他也还是比自己更有力量。

  他想,因着迟疑的那五秒,他这辈子也不可能赢过夏晚了;而慕稀呢,慕稀若知道,会原谅吗?慕稀若知道,会瞧不起他吗?

  “顾先生?”温茹安看着脸色苍白的顾止安,紧张的喊了一声。

  “没事,状态也挺好,他让你现在进去。”顾止安轻扯嘴角,勉强笑笑说道。

  “好。”温茹安轻瞥了他一眼后,快步往里走去——半躺在床上的夏晚,看起来比送进来的时候要好得多。

  温茹安不禁咧开嘴笑了,不管眼底还带着眼泪,就那么滑稽的样子站在他的面前,哽咽着说道:“真是吓死我了。”

  “我想拜托你一件事。”夏晚看着温茹安,认真的说道。

  “什么事?”温茹安一愣,心里隐隐觉得不安。

  “我明天会转到美国加利弗利亚的医院,治疗周期保守估计是半年,至于康复期,现在还不知道。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将我的消息告诉慕稀。”夏晚直直的看着她,声音低沉的说道。

  “可是,前后至少一年吧,她又怎么可能不知道。”温茹安看着他眼底的请求,心里不由得一酸,伸手擦了眼泪,低低的说道。

  “这个你不用管,只是从你处,不要说给她听就好,至于你要怎么和她说,你随便。”夏晚沉眸看着她,那样的柔软,又那样的坚持。

  温茹安勉强扯了下嘴角,点头说道:“好,我答应你。”

  “谢……”

  “你也别谢我,我答应你是有条件的。”温茹安吸了吸鼻子,认真的说道。

  “你说。”夏晚轻扯嘴角淡淡笑了——肯讲条件的温茹安,他才敢相信,否则,这个资深的心理医生,说是不告诉慕稀,可要让她知道的方法,可太多了。

  “这一年时间给我,我来照顾你。若你能爱上我,一年之后我们结婚;若这一年你仍然不能爱上我,我离开。”温茹安伸手擦了眼泪,定定的看着他说道。

  “其实,你告诉她也无妨,我不太喜欢受人威胁。”夏晚皱了皱眉头说道。

  “这算威胁吗?又不是逼你娶我。”温茹安轻哼一声,有些羞恼的说道:“这连条件都算不上,不过是一个知情的朋友,会经常去看你、陪你,然后……加一点儿小私心而已。现在是你不能动,不是我不能动,你还能不让我去?”

  夏晚看着她又是泪、又是恼、还带着羞的表情,不禁失笑,声音低低的说道:“你这算欺负残疾人吗?”

  “我……”温茹安的眼睛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夏晚的腿,面容不禁微微尴尬:“我不是这个意思。”

  “麻烦帮我去酒店拿一下电脑,我还有些工作需要处理。喻敏那边也帮我联系一下,两天联络不上我,她会着急。”夏晚微微笑了笑,声音淡淡的,自然的安排她的协助,显然是已将她做为可以信任的朋友。

  “好,我这就去安排,明天我会和你一起去那边,等你的治疗安排好后我再回国。”温茹安点了点头,沉沉的看了他一眼后,才慢慢转身往外走去。

  *

  在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后,夏晚轻轻揭开盖在脚上的毯子,左腿缠着纱布,右脚打着石膏,或许是麻药的原因,现在还不知道疼痛。

  只是……

  真的就此再站不起来了吗?

  真的就此再不见慕稀的面了吗?

  或者,以这样一个契机,让我不要再打扰你的生活吧。既然你选择了安稳这条路,那你就好好走吧……

  轻轻闭上眼睛,一滴类似于眼泪般的东西自他的眼角流出——在人前坚强的让人瞠目的他,心里的苦楚与难舍,却无法说与人听。

  *

  “喻敏,我短时间大约无法回行里,你若愿意接手中国分行,我会把你推荐给总行,但你要考虑清楚:一旦坐上这个位置,你就没有自己的时间了——你的生活里就只有工作。”在温茹安打通喻敏的电话后,直接将电话交给了夏晚,她自己则去了夏晚所住的酒店。

  “行长,到底怎么回事?”喻敏的声音里满是担心。

  “事故现场二次塌陷,所以受了点儿伤,治疗的时间会比较长。”夏晚轻声说道。

  “会确定在哪里治疗?”喻敏利落的问道。

  “明天,加里弗利亚州。”夏晚不由得笑了——他的这个助理,永远是这个风格,总是在第一时间找到事情的最核心问题,然后决定自己下一步计划。

  “OK,稍后我会找温小姐要你那边的具体地址,我们在加里弗利亚医院见面,工作的事情,我会列个清单,我们一一确定下来。至于对总部的交待,我们商量之后再确定,你现在不要给总部发邮件,包括你受伤的事情,暂时搁下来。”喻敏思路清晰的快速说道。

  “……”夏晚沉默着。

  “行长,我不是要隐瞒总部的意思,我们需要听到医生最准确的答复,才能做出最合适的安排。”喻敏见夏晚沉默,便紧声说道:“行长,我的决定原本就该是你的决定,是什么原因让你变得慌张急燥了呢?”

  “……”夏晚依然沉默。

  “行长,你不出声我就当你同意我的意见了。”喻敏的话里气势十足,声音却不自觉的小了下来。

  “同意,我家人那边,暂时都不要声张。”夏晚沉声说道。

  “家人……包括慕小姐吗?”喻敏低低的叹了口气——刚才在问他,是什么让他变得慌张而急燥了,除了慕稀又有谁呢。

  “……恩……”夏晚轻应了一声。

  “我知道,我现在去安排。”喻敏低声应着,轻轻的挂了电话。

  夏晚将电话递还给温茹安,轻轻闭上了眼睛——手术醒来后,安排了这许多的事情,他是真的累了;又或许,直到安排这所有的事情,他才能静下来,接受自己可能会残疾的事实。

  温茹安沉沉的看了他一眼,眼底有心疼、有担心、还有隐隐的期待……

  第三节:谎言的世界

  【中国?亚安银行】

  “喻助理,我也要去。”伊念可怜兮兮的看着正匆忙订票、安排工作的伊念。

  “你一去咱们办公室不就空城了?”喻敏有些不耐的看着她:“我先去和行长将后期的工作安排下来,回来后你再过去。”

  说完后,想了想又看着她仔细叮嘱道:“行长受伤的消息,任何人都不许说,包括行长的母亲。我若知道有人知道这件事,你就完蛋了。”

  “是怕行里人心不稳会影响外面的项目进展吗?”伊念小声问道。

  “知道就好,就凭你这聪明劲,在这里大有发展,记得我刚才说的话,别自毁前途。”喻敏狠狠的威胁了她一把后,示意她回位置继续工作。

  她这一去,也不好说是几天,手头的事情、待处理的文件,必须今天连夜处理完,还真没时间慢慢和伊念磨。

  *

  【慕氏,慕稀办公室】

  慕稀回来已经一周了,这一周时间,除了与于佳佳聊过一次外,其它时间都忙碌于工作中,特意的不去看S国的新闻,也没有和顾止安联络。

  倒是顾止安例行的每天会给她发两条信息过来,也不提项目的事,只是叮嘱她好好照顾自己,不要熬夜、少吃安眠药什么的。

  慕稀都只看看,也不回过去。

  其实失眠已经好些天了,只是她并没有刻意去吃药,就那么清醒着,想着与顾止安这段婚姻的未来。

  而到今日为止,有两天没有收到他的信息了,心里不自觉的又慌张了起来——会不会出什么事了呢?

  打开S国的官方新闻网,阿里的三条政令、‘日夏’的公开声明、事故中心的二次塌陷,让她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拿起电话便给顾止安打了过去:

  “顾止安,你有没有事?”

  “没事,怎么啦?”电话那边,顾止安的声音有嘶哑,这让慕稀越发担心了。

  “你的声音怎么啦?工地二次塌陷你有没有受伤?温医生也在现场做心里援助,她有没有事?怎么这次新闻没有报道受伤人员的情况?顾止安……。”夏晚的名字,在喉头转了又转,始终没有问出口。

  “没有,事发当时,我不在现场。温医生听说也没事。”顾止安低低的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慕稀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一半,而为夏晚提着的另一半,却怎么也放不下来——似乎,真的不能问他。

  “我明天回来,有什么事情回家再说,这两天特别忙,所以没给你发信息,让你担心了。”慕稀不问,顾止安便矢口不提夏晚的名字。

  “好,你注意安全。”慕稀低低的应了一声,便挂了电话。既然说明天就回来,想来是真的没受伤了。

  慕稀看着电话,终究还是忍不住给温茹安打了过去——只是,那边却怎么也接不通。

  不是说是安全的吗?为什么不接电话?

  她明知道自己为什么打这个电话,难道是夏晚出事了?

  不会的,为什么别人都好好儿的,他偏要出事!

  不会的。

  慕稀的心一下子慌张了起来,挂掉电话又给喻敏打过去——还好,还好,喻敏的电话一打就通。

  “喻敏,我是慕稀。”

  “知道,什么事?”喻敏的声音一始既往的刻板而冷清。

  “听说S国的工程出现二次塌陷,我想知道,夏晚有没有事?”慕稀直接问道。

  “行长在美国。”喻敏声音顿了顿,淡淡说道。

  “在美国?什么时候去的?”慕稀不禁微微一愣。

  “这我就不清楚了,他的工作或许会有变动,到时候若我接任中国分行行长,还请四小姐多关照。”说到这里,喻敏的声音不禁轻快起来。

  “变动……什么变动?离开中国吗?”慕稀不禁颓然坐下,整个人似丢了魂似的。

  “当然不是,他原本在总部就挂了两个职,一个全球新项目开发总监、一个新项目研安组长,以后会有更多的精力放在总部——或许,未来全球行长的位置也是他的。你该恭喜我们行长:想来这就叫做,情场失意,职场得意。”喻敏的声音仍然一片轻快,只是话里隐隐的轻讽,慕稀倒是没有听出来。

  “是吗,那真是要恭喜他了……”慕稀轻轻挂了电话,却发现自己不知道是什么心情——开心?难过?失望?松一口气?

  好像都是,又好像都不是。

  或许,这是她们之间最好的结局——她安心的做她的顾太太,他在事业上一直往更高处追求。

  等到他再次回来的那一天,身边应该已经有了能够伴他左右的人了吧。

  很好、很好……

  慕稀脸上挂着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为他担着的心却也放了下来——只要他是安全的、只要他别让她再担心,她会将他完全放下的……

  第四节:失控的顾止安

  第二天晚上,顾止安如期回家,慕稀也特意让秦婶儿多做了两个菜。

  “不是说不在现场吗?怎么身上还是有伤?”慕稀接过他手中的行李,看着他手上和额上的纱布,皱眉问道。

  “事故后过去看了下,被石子擦到的,都是皮外伤。”顾止安看着慕稀,目光却有些微微的躲闪。

  慕稀只当他太疲倦了,安排帮佣将他的行李拿到楼上后,对他说道:“是先洗澡还是先吃饭?你这样能洗澡吗?”

  “难道你会帮忙?”顾止安不屑的话脱口而出,两个人一时间全愣住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是太累了,都不知道自己的在说些什么了。”顾止安看着慕稀微变的脸,为禁张开双臂将她紧紧拥进怀里——抱得那样紧,生怕会将她弄丢似的。

  “这是你的……”慕稀张嘴,说了一半又停下,用力的闭了闭眼睛后,重新再睁开,心绪慢慢平静了下来,低低的说道:“去洗吧,我在餐厅等你过来吃饭。”

  “慕稀……”顾止安眸低一片苦涩的看着他。

  “你对我一直很好,好得我都不习惯你有情绪、你有脾气了。”慕稀轻扯嘴角,淡淡说道:“你说的原本没错,是我不好。”

  “我没有怪你的意思。”顾止安低声说道。

  “去洗吧,我也饿了呢,等你过来吃饭。”慕稀轻轻拉下他圈在自己腰间的手,推着他往前走了两步后,转身回到餐厅——坐在餐桌前,却愣愣的发起呆了。

  看着一脸失神的慕稀,顾止安低低的叹了口气,快步往浴室走去——那件事给他的压力太重了。他下意识是将自己的迟疑那五秒,归结于对夏晚的醋意、因慕稀而生的醋意。

  这种见死不救的自责、夏晚淡然冷洌却不责怪的眼神,都是他几乎承受不了的压力,而在自身承受不了时,便下意识的将脾气发在了他的归因对像慕稀的身上。

  明知道不对、却又无法控制。

  顾止安,不要被夏晚打跨了,他说得对,没有迟疑那五秒,结果依然不会改变。

  顾止安将水的温度调到最低,将冷水从头顶直直的淋下来,也不管头上的伤口是否完全恢复。

  就这样一直淋了有一刻钟之久,直到觉得头有些发晕,他才关了水,草草的擦干之后,便系上浴袍走了出去。

  “你……”慕稀看着他折了纱布的地方,都被水泡白了,不禁一阵恼火;但在看见他有些昏沉阴郁的样子时,又不忍再责备:“你现在估计也吃不下,先回房间吧,我帮你把伤口处理一下。”

  “好。”顾止安的声音比刚进门时更加的嘶哑。

  “小张,帮我拿两条干毛巾、吹风机、还有药箱到卧室。”慕稀触着他的身体冰冷,不禁吓了一跳,半扶半抱的拖着他往房间去,边喊帮佣拿东西。

  *

  “我没有生气,你这是干什么?”

  “就算我生气了,你哄哄我不行吗?非得这样?”

  “还是你在S国那边出了事?顾止安,我看你很不对劲。”

  慕稀边帮他将发上的水擦干,边说着。

  “真是太累了,又怕你生气。”顾止安伸手搂住半跪在面前的慕稀,将头埋在她的腹部,低低的说道:“你知道,你离开的时候是生我气的,回来又生气了。我们之间……那里禁得起这样一次又一次的争吵……”

  慕稀拿着吹风机的手微微一顿,低头看着他轻声说道:“夫妻吵架不是很正常吗。你不喜欢,以后不吵就是了。”

  “慕稀,忘了夏晚好不好?他太优秀,我没有把握去和他争……”骄傲的顾止安,第一次说出认输的话——只是不知,这认输,只是在慕稀的感情上?还是在投资的专业上?抑或是做人的格局上……

  慕稀静静的看着他,一时间竟不知该做何反应——那么骄傲的顾止安,即便在慕氏的项目里被迫出局,也没有这样沮丧过。

  现在,他到底是为了什么?

  “夏晚和你说什么了?”慕稀轻轻的问道。

  “你们在机场见面的时候,那种感觉,我多希望你那种眼神里看的是我……”顾止安的身体微微一僵,伸手拉下慕稀的头,重重的吻了上去:“慕稀,给我一个期限可好?”

  慕稀只是不语,轻轻闭上眼睛,任由他在唇间噬啃辗转,如同受伤的野兽般,有种发泄的难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67 迟疑那五秒》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