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69 酒后事故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安言与温茹安

  在治疗的日子,夏晚除了不能走路外,依然在旁边支起的临时办公桌前办公。安言则在床尾支了个大的板面桌,用以画图。

  至于温茹安则有时候一周过来一次、有时候一周过来两次,原本以为可以趁机与夏晚培养培养感情,却发现这个叫安言的女人,在夏晚面前甚至比慕稀还随意。

  而夏晚对她也不客气,什么粗活儿重活儿都让她干,自己倒是插不上手去,心里不禁一阵发恼,可看那安言眸底隐隐透出来的了然,却又不能有更多的表示。

  *

  “心理医生?”安言穿着运动服,与旁边的护工一起,帮夏晚做着腿部的伸展动作,避免他长期不动,腿部功能退化:“对你有意思是吧?”

  “你是不是不想干活儿?话这么多。”夏晚抬头瞪了她一眼。

  “唉,还真不想干,慕城在家可怎么伺候我呢,真是好多年没干过这么种的粗活儿了。”安言伸手擦了擦额头的汗,喘着气说道:“不过也好,这下再回去,我估摸着安安和果果,我可以一起抱了。”

  “好了,行了,今天就到这里。”看着她气喘嘘嘘的样子,夏晚不禁又心疼。

  “还差两个八拍呢。”安言抬头看他,手里的动作放轻缓了些:“是不是不舒服?我碰到你脚踝了吗?”

  “没有。”夏晚摇头,声音却低暗。

  “那就成。”安言点头,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小心把控着力度和角度,淡然说道:“你也别郁闷,就你这性子,张扬惯了,也好有这个机会,让你静下来修身养性。”

  “恩。”夏晚轻应,也不再说话,省得她边说话边用力,越发的吃力。

  “好了,,你帮他做腿部按摩,注意避开伤口的部位。”安言将夏晚的腿轻轻的放平在床上后,对一直站在身后的另一个按摩护工说到。

  “我明白,小姐。”那护工说着不太流利的中国话,走到床边,用熟练按摩手法,在夏晚的腿上缓缓按捏移动着。

  “一身的汗,我去洗个澡。”安言伸手掠了掠头发,看了一会护工的按摩后,对夏晚说道。

  “洗完澡就在酒店休息吧,晚些再过来。”夏晚淡淡说道。

  “好。”安言点头,抬腕看了看时间,对夏晚说道:“S国工建部部长秘书今天会到,慕城晚上也会到,喻敏的工作报告会在6点发给你,你安排一下吧。”

  “恩。”夏晚伸手拿起桌上的日历表,快速的记了下来。

  安言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快步往外走去。

  *

  “安小姐。”温茹安拦住安言。

  “温医生,慕稀的心理医生,是吗?”安言点头,以示打过招呼。

  “夏晚对安小姐似乎颇为依赖。”温茹安看着安言,眸光微微闪动。

  “被人依赖是一种幸福,有人可依赖也是一种安心。”安言淡淡说道。

  “安小姐如何看待这种依赖?”温茹安轻扯嘴角,笑容里带着犀利。

  “温医生是有名的心理医生,我先生在向我提起时,推崇备至,所以其实我想听听温医生对这种依赖的分析,然后给我和夏晚一些相处的建议,如何?”安言的笑容依然温婉而柔润,只是那话里,却是咄咄逼人着毫不留余地。

  “这与心理分析扯不上任何关系,安小姐是想掩饰什么吗?”温茹安自然也不会让步。

  “原来是这样,我听温医生的话,以为会给我上一课关于‘依赖’与‘被依赖’的心理课。”安言不禁咧唇而笑,脸上柔润的光彩,如五月玫瑰般的明艳照人,却让人看着心里难受。

  “安言,夏晚说你刚才流了一身的汗,怎么就这样站在风里?”一个温润淳和的声音自安言的身后响起,一件宽大的外套便即落在了她的肩上。

  “不是说晚上才到吗?”安言拢了拢身上的外套,侧身看着已走到身边的慕城问道。

  “你不是说有客人吗?我先过来和夏晚聊聊。”慕城对温茹安点了点头,淡淡打着招呼:“温医生也在。”

  “原来是慕夫人,刚才真是冒昧了,两位慢聊,我先进去。”温茹安微微点了点头,拎着手里的袋子往病房里面走去。

  “她刚才说什么了?”慕城不禁皱了皱眉头。

  “一个心理学话题,不太懂的。”安言笑了笑,将手插进慕城的臂弯里,娇软的问道:“慕城,你觉得夏晚是不是有些不对劲?”

  慕城的眸光微微闪了一下,温润说道:“还好,一个骄傲的大男人突遇此变,需要一些时间来适应,温医生在这里也好,即便不是治疗,只是平常的聊聊天,也是有帮助的。”

  “你觉得她和夏晚合适吗?”安言皱眉问道。

  慕城却只是不语。

  “你在担心慕稀?”安言仰头看着他。

  “或许是我的私心,我总觉得小稀与顾止安长不了——小稀虽然倔强,人却单纯,黑白分明的一个人,而顾止安身上有许多边缘化的商人特质。这些特质是我们从商的人可以理解的,但小稀不一定能接受。”慕城皱眉说道:

  “一件、两件、或许她可以说服自己不去深虑,但多了呢?一辈子几十年,要遇到多少超越她底限的事情?”

  “可是她那个倔丫头,是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个性,什么时候才能醒悟呢?五年?十年?二十年?难道让夏晚一直等着?”安言摇头:“夏晚今年33了,就算他不急,夏姨是真的急了。”

  “刚来时还在和我说,要接小伊念过来,被我阻止了。”安言低低的叹了口气,将整个脸偎在慕城的肘弯里。

  “你不操他的心,成吗?”慕城低头看她。

  “好吧,这种事情,也得看他自己怎么想了。”安言点了点头,与慕城一起往旁边的酒店走去:“不过,我总觉得夏晚的不对劲,应该不止是自己受伤这回事,他有和你说什么吗?”

  “若连你都不肯说的事,自然是不会和我说了。”慕城微微皱眉,低头捏了捏她的鼻子,不满的说道:“刚才说了不操心了,他是最心里有数的一个人,你不必担心。”

  “是真的有些担心呢。”安言轻声说道:“这伤虽然重,又不是没有完全恢复的希望,我却总觉得他心灰得历害。小时候从来没有过这样。”

  “或许是累了,S国的项目,该算他职业生涯里最大的输局——而且输得惨烈。”慕城搂着安言,边走边说道:“给他一些时间,会慢慢好起来的。”

  “恩。”安言点了点头,也不再说话——她心目中的夏晚,向来是无所不能,遇到任何事情都能安然化解。

  而这次,项目的重创、爱情的失意,他会就此一撅不振吗?

  第二节:慕稀的努力与失神

  在夏晚寂然治疗的同时,慕稀的治疗,也进步很快,似乎突破了心里那道坎后,她的勇气便一下子鼓了起来。

  “恢复得很好。”温茹安拉开窗帘,看着刚刚从催眠中醒来的慕稀,眸光明亮的说道。

  “还要做几次催眠?”慕稀声音略显沙哑的问道。

  “根据你现在的进度,大约还做三次,因为越往后面,越接近你极力逃避的那一部分,所以后面间隔的时间会拉得长一些,顺利的话8月份可以进入实地阶段。”温茹安微笑的看着她。

  “是吗?其实也就是下个月了。”慕稀的眸光微微闪烁,自语的说道:“好快呀。”

  “我可以放慢一点。”温茹安笑着说道。

  “你今天心情不错。”慕稀从墙上的图纸上收回目光,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我希望将最好的状态呈现在客户面前。”温茹安轻轻挑了挑眉梢,淡淡说道。

  “谢谢。”慕稀的眸光微微转动了一下,点头之后,便离开了温茹安的工作室。

  *

  “温医生不在。”

  “对,去美国了,大约呆两三天吧。”

  “与您预约的时间还有两天对吗?应该可以赶回来的。”

  “哦,这个我不清楚,我们的医师都有自己安排行程与治疗的自由,不用备案。”

  “好的,我会告诉她您的意思,她收到会给您回电话的。”

  这是上周与维适的预约客服通话,慕稀想起来,总觉得疑窦重生:

  “维适的总部在法国,她却每周去美国,一次两三天的停留时间,是项目还是私事?”

  “夏晚也在美国,这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唉,慕稀,不是说好了的,再不想他的事情了;只要他喜欢、只要他幸福,你都该祝福的呀。”

  慕稀低头轻咬下唇,闷的打着车子后,漫无目的的向前开去。

  “四小姐?”一个清脆明亮的声音,将慕稀的思绪打断,定睛一看,却原来在不觉间,将车子开到了亚安大厦的楼下,打招呼的正是伊念。

  “伊念,是你。”慕稀只觉得眼睛微微发热,推开门下车,快步走到伊念面前,看着她问道:“伊念你们行长真的从此再不回来了吗?”

  “这个……”伊念的眼珠子飞快的乱转着,嘴角的笑容也逐渐加深着,努力的掩饰着知道真像的慌张。

  “伊念,我们是朋友是不是?”慕稀只觉得伊念的表情有些古怪,用力的拉住她的手,沉声问道。

  “行长不打算回来了。”伊念低头轻声说道。

  “就只这样?没有其它事瞒着我?”慕稀的眸低不禁涌上一层淡淡的失望——只是这样吗?和猜想中的一样。

  “是啊,行长不让说呢,怕你误会什么。他只是去工作,暂时没有其它打算,你别乱想。”伊念心虚的说道。

  “我知道了。”慕稀苦笑一下,轻轻点了点头。

  “我先上去了,出来买咖啡的。行长不在,喻助理……哦不对,喻代行长觉得办公室的咖啡味道都不对,可行长常喝的那种,我在海淘上都不见卖,真是为难死我了。”伊念扬了扬手中刚买的咖啡豆,笑着抱怨说道。

  “是吗,改天去我那边拿一些,我那里多。”慕稀听到‘喻代行长’四个字,只觉得心如死灰——连喻敏也成了代理行长了,他是真的不会回来了。

  “哦,好的,谢谢四小姐。”伊念看着她失望而又沉然的脸色,心里只觉得微微不忍,拿着咖啡豆快速转身往大厦里面走去。

  慕稀也转身回到车里,看着方向盘发了许久的呆,不知道接着该去哪里。

  “秦姨,什么事?”正想着,秦婶儿打过电话来。

  “小稀呀,今天加不加班?几点回来?”秦婶儿厚厚的声音暖暖的问道。

  “不加班,就回来了。”慕稀轻声答道。

  “唉呀,这么早……我正要出门一躺,家里的菜不够了。”秦婶儿有些为难的说道。

  “要买什么,您发个信息给我,我去超市买。”慕稀的眸光突然一亮,发动车子慢慢往前开去。

  “好,我知道了,我先去超市,今天我和您一起做。”慕稀微微笑了笑,放下了电话。

  该有个妻子的样子吧,自己买一回菜,做一回饭,这样的居家日常,能不能将他完全忘掉,而不要发神经似的,不知不觉就来到他曾工作过的地方。

  慕稀挣扎着想着,不经意见看见后视镜里熟悉的身影,不由得微微愣了愣,放慢车速再看过去,却已不见。

  当下只当是自已眼花,加快车速往超市开去。

  第三节:顾止安的心痛

  “顾先生怎么不过去打声招呼?”看见慕稀离开,与顾止安一起出来谈项目的不禁诧异的问道。

  “资料都准备好了?”顾止安目光阴沉的看了一眼慕稀离去的方向,又仰头看着高耸入云霄的亚安大厦,面色一片沉郁。

  “是的,准备好了。”点头应道。

  “你先过去,去亚安办点事。”顾止安点了点头,将手上的资料一并交给后,径直往亚安大厦走去。

  “顾先生……”张了张嘴,低头看自己手中的资料,只得收好后,转身往旁边的另一栋大厦走去。

  *

  “顾先生好,请问是找喻行长吗?”来到行长办公楼层,接待他的依然是伊念。

  “麻烦帮我通报一声。”顾止安淡淡说道。

  “不用了,顾先生过来,哪里还需要通报,夏行长知道的话,定会怪我不懂事了。”喻敏的声音不远不近的传来,顾止安抬头,一声深蓝色西服套群的喻敏,正拿着个黑色文件夹快步往这边走来。

  “喻行长,恭喜。”顾止安轻扯了下嘴角,将手伸到喻敏的面前。

  喻敏低头看着顾止安的手,淡淡说道:“若是恭喜,我倒真不敢接受,我若接受,倒显得我踩在我们行长的伤口上往上爬。”

  “倒没看出来喻行长还是这么讲情义的。”顾止安坦然的收回伸出去的手,也不觉得尴尬,看着喻敏淡淡说道:“不过喻行长待客人确实没有夏行长的礼数,准备在走廊和我聊吗?”

  “确实,夏行长这人有风度,对什么人都有礼貌;我们女人在这方面确实差一些,见到不喜欢的、有过节的,就自然的失了风度。”

  喻敏轻扯嘴角冷冷笑着,却仍做了个请的手势,在顾止安沉着脸往办公室走去时,喻敏走在他的身边,淡淡说道:

  “夏行长总是说我,做了行长千万不要让性别的狭隘给局限了。这不,顾先生一来,就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

  “喻行长当真是做了行长后,说话水平见长。”顾止安径直走到落地玻璃窗前,对着光线笼罩里的喻敏沉声问道:“夏晚的手术结果如何?”

  “顾先生是真心问候呢?还是希望我们行长永远不要恢复、永远再不要出现在国内?”喻敏犀利的反问。

  “我和夏晚之间的事情,怕是喻行长还没有立场来过问。”顾止安沉眸看着她,眸子里带着恼意的凛然。

  “怎么会没有立场?他是我上司、我们是一起战斗了七年的战友,论资格,我比谁都有资格。”喻敏老辣的说道。

  “既然你不愿意说,那便作罢。”顾止安脸色一收,转身往外走去。

  “我与顾先生的相见,希望只是在项目上,我们亚安,不欢迎顾先生少儿光临。”喻敏看着他的背影,凛声说道。

  “夏晚说得果然没错,女人气的狭隘,不是高职可以弥补的,希望你这个行长的位置,能够坐稳。”顾止安扬声说道。

  “你最好求神保佑我坐稳了,否则你最害怕的夏晚,可就要回来了——这是我和他的约定。”喻敏冷哼一声,沉然说道。

  顾止安疾走的步子微微顿了顿,瞬即便恢复了正常,快速离开了喻敏的办公室。

  *

  “喻行长,你好帅哦。”小伊念捧着咖啡进来,一脸崇拜的看着喻敏。

  “我刚才看起来是不是很没风度?”喻敏接过伊念递过来的咖啡,有些郁郁的问道。

  “刚才很真性情,那个以冷脸严肃著称的顾先生,也被你呛得没话说呢。”伊念开心的说道:“你和夏行长都有个毛病,老是端着个什么风度,其实就该像刚才这样真性情、帅气又有Feel……”

  “好了好了,去工作吧,一说起来就没完,年纪不大,话不少。”喻敏瞪了她一眼,端着咖啡杯回到办公桌里,在伊念离开后,便打开电脑,与夏晚接通了视频,对近期行里的业务与各方报表进行汇报。

  喻敏是中国分行的代行长,按内部体制,这个‘代’字一般一年时间可以去掉;而她现在的直接上级仍然是夏晚。

  “行长,刚才的顾止安来过了,问你的手术情况。”喻敏轻声说道。

  “恩,其它没说什么?”夏晚淡淡问道。

  “没有,感觉整个人不太有精神的样子。”喻敏答道。

  “恩,他是个骄傲的人,那件事情还需要一段时间来消化。”夏晚点了点头,便将话题就此打住:“上周新旧业务的利润比如何?”

  “新业务的利润总额已经达到总利润额的40%,同时手上正在进行的两个新项目,未来可能会创造出更惊人的利润,资料我和老沈正在分析。以这两个项目的体量,到时候我自己怕是做不下来的。”喻敏边说,边将两个正在谈的项目名称发了过去。

  视频那边,夏晚看到项目名称后,有片刻的沉默,稍缓之后说道:“体量确实够大,你和老沈先分析,我看到数据后,再考虑总部如何支援。”

  “好的。”喻敏的目光微微闪了闪,心里的波动没有显露出来——这样体量的项目,即便夏晚在,也会申请总部支援,而她大胆的参与了进去,也无非是希望夏晚有机会再回来。

  每次视频时他的状态她是能看到的,也和安言通过两次电话,安言那样从容的一个女子,也毫不掩饰对夏晚状态的担心。

  所以在知道有这样一个项目机会后,喻敏仍小心的问了安言的意思,果不其然,安言的意思与她相同——用项目将他逼回来。

  脚伤算什么、残疾算什么、失恋算什么,他夏晚还是金融业里那颗最耀眼的明星。

  *

  “喻敏,这件事若是能成,C&A我给1%的股份给你,你以后若不在银行业做了,来我这里,做我的财务顾问。”安言利落的说道。

  “好。”喻敏没有矫情的拒绝,她动容于安言对夏晚的重视,也钦佩于她的利落与爽快——在这方面,她可不想落了下乘。

  *

  在汇报完这一周的工作后,喻敏关掉了视频,拿起手机给安言快速发过去一个‘OK’后,抱着资料便去了沈从宽的办公室。

  第四节:恍若温暖的家

  【黄昏,某酒店包房】

  顾止安与正与一个项目方的老总与财务总监边喝酒边谈合同。

  而在客户面前向来点到为止的顾止安,今天却频频举杯,让项目方的老总都觉得有些受宠若惊了。

  “顾先生,您今天喝得有些多了。”趁项目方去卫生间,担心中夹着些害怕的看着顾止安。

  “多了吗……”顾止安低头轻握着酒杯,眸色却一片深沉。

  在项目方回来后,顾止安又了几杯才离开,由公司预算部的经理与继续陪客户。

  *

  “喝多了吗?”

  顾止安坐在车里,用手撑着发疼的太阳穴,心里却是一片苦涩与愤怒——慕稀,你非得让我败得一塌糊涂才甘心吗?你不是说好了要努力回归正常的家庭生活吗?为什么又去亚安?为什么又在想他?

  顾止安将拳头重重的锤在方向盘上,心里是前所未有的难受——为什么?为什么他顾止安,就处处不如夏晚?处处都要输给他!

  夏晚,我若真想不救,现在的你就只是一具尸体了、一具尸体了!

  “先生?”

  有节奏的车窗敲声和低沉的说话声,隔着车窗传进来。顾止安抬起腥红的眼睛,看着见一张毫无特色的脸。

  “什么事?”顾止安摇下玻璃,声音嘶哑的问道。

  “我是您的代驾司机,这是我的名牌,打电话的是小姐,这是她的呼叫记录。”那人将自己的名牌和呼叫记录递到顾止安的面前。

  “好,谢谢。”顾止安点了点头,拉开车门下车,绕身到副驾驶室坐了下来。

  那人上车后,将自己的驾照和名牌全放在驾驶台上,然后发动车子,往留的地址开去。

  一路上,顾止安闭着眼睛似睡着了一样——只是他心底翻涌的心事,连他自己也无法掌控。

  *

  【晚上,慕稀家里】

  今天的晚餐是慕稀与秦婶儿一起做的,秦婶儿直夸慕稀有天份,第一次做,居然都有成品可食。

  “我的小姐,玩玩就行了,可别把手弄粗了。”菜都摆上桌后,秦婶儿推着慕稀去洗手、擦手霜。

  “秦姨,看起来还可以呢。”慕稀看着餐桌上色欲十足的菜,满心欢喜的说道。

  “所以说,我们四小姐做什么都有天份。”秦婶儿骄傲的说道。

  “有这么夸人的吗!要是他姐姐听了,肯定不屑。”慕稀吐了吐舌头,笑着说道。

  “又不住一起,管她呢。”秦婶儿撇了撇嘴,脸上一片难看。

  “好了秦姨,我只是随口提提,她一个人也挺可怜的,以后别说她了。”慕稀笑笑,转身过去洗了手,擦了护手霜后,正待解下身上的围裙,便看见顾止安推门而入。

  “回来了。”慕稀停下解衣服的动作,趴在吧台上看着他。

  “你这是……”顾止安看着穿着围裙的慕稀,不由得微微一愣。

  “我做饭了啊,不过看起来你好象吃过了呢。”慕稀看着他眸色微微发红的样子,知道他不仅吃过了,还喝过了酒。

  “今天谈一个新项目,陪客户喝了两杯。”顾止安绕过巴台走过去,看见满桌鲜妍欲滴、刀功讲究的菜式,心里不禁微微一暖:“你做的?”

  “这两道是我做的。”慕稀指了指脆青笋和蒜蓉扇贝说道。

  “看起来就让人有食欲。”顾止安笑笑说道:“我洗个手过来。”

  “还要吃点儿饭吗?”慕稀眯着眼睛看着他问道。

  “你做的,当然要吃。”顾止安微微伸手拍了拍她的脸,将手中的资料袋与电话放在桌上后,笑笑转身往洗手间走去。

  看着他有些微晃的步子,慕稀知道他喝得不少,而且不止是与客户喝酒这么简单——一来他酒量极好;二来与客户喝酒他也从不会让自己喝多,以保持最佳的状态进行项目跟进。

  “顾先生,有份现场要签的合约是否在您处?”

  落款为的信息闪了进来,慕稀微微皱了皱眉头,疑惑的看向洗手间的方向——真是与客户喝酒?却喝得这么多?

  他这是怎么啦?

  “我看见你电话闪了两下,可能有信息。”见顾止安过来,慕稀转身去盛饭。

  “我看看。”顾止安拿起电话看了一眼后,便给回了过去:“不是说过今天不签了吗?”

  “合同在我这里,今天不签,明天我会再去拜访他们郑总。”

  “郑总要求现在签?”

  “稍等。”

  顾止安迅速的拿出文件袋里的资料,翻开后问道:“第二条第三款、第七条第五款,他们都同意?”

  “很好。不过你告诉他们,我不习惯在酒桌上签合同,明天我亲自登门拜访。”

  “先这样。”

  顾止安说完便挂了电话,见慕稀正沉眸看着他,不禁摇头笑笑说道:“怎么?我谈工作的样子,你应该不陌生吧?”

  “我记得有客户在的时候,你不会喝很多。”慕稀将盛好的饭递给他,看着他若有所指的说道。

  “今天的项目基本可以确定下来,就多喝了些。”顾止安点了点头,看着慕稀说道:“你不喜欢的话,以后我就不喝了。怎么,可以吃饭了吗?老婆大人?”

  “吃吧。”慕稀微微笑了笑,夹了自己做的菜在他碗里,看他吃得心满意足的样子,也不再追问他情绪低落的缘由。

  “秦姨说我做饭还是有天份的。”

  “我觉得也是,非常好吃。”

  “那以后每天我都做一个菜,如何?”

  “也不用刻意,做菜于你来说,不过是工作忙时的休闲方式,主要还是画图。”

  “好象对我不太有信心?”

  “我更喜欢你画图的样子。”

  “好吧。”

  两人边吃边聊着,只觉得这样的时光难得,很日常、很温暖、很默契,就像他们之间没有那些隔阂一样。

  第四节:酒后事故

  毕竟还是酒喝多了,再又吃了一碗饭后,顾止安跑到厕所抱着马桶吐了个天翻地覆。

  “到底为什么喝这么多呢?”慕稀将装着清水的杯子递给他,看着他吃力的漱完口后,扶着他站了起来。

  “就是有些想你了。”看着眸色沉然、面容平静的慕稀,顾止安只觉得刚才在餐桌上吃饭时的温暖与默契全是假像——她很努力的在做一个妻子该做的事,可她的眼底却是没有温度的。

  “你……”慕稀看着他闪烁而带着侵略性的目光,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只是后面原本就是一面墙,她是退无可退。

  “慕稀,我要怎么做,你才能忘了夏晚?”顾止安伸手将她拉入怀里,将额头重重的抵在她的额上,粗砺的拇指在她柔润的唇上轻轻的摩挲着,声音一片沙哑的说道:“慕稀,我在吻你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他?”

  “顾……”

  “嘘……”顾止安凑过唇去,轻轻的吻住了她——柔润辗转、轻吮浅吸,极尽温柔的在她的唇间留下自己的气息……

  “顾止安……”

  “慕稀,爱我好不好……”顾止安的吻,一寸一寸的加深着,那力度恨不能将她拆骨入腹:“如果有一天,你真正属于我,你会不会就忘了他?”

  “慕稀,我要你,我要你真正成为我顾止安的妻子……”

  顾止安痛苦的低吼一声,整个身体重重的朝慕稀压去,直直的将她抵在了冰冷的墙上,身体在她的身体上用力的磨蹭着,唇齿在她的唇舌间辗转吮动,整个人与她之间贴合得毫无缝隙……

  “顾止安,你听我说,你喝醉了,你放开我,我们好好儿说,行吗?”慕稀用力的闭了闭眼睛,努力的再睁开时,强压着心里的恐惧,保持着平稳的声调说道。、

  “放开你?”顾止安停下唇间的吮动,看着她低吼着说道:“慕稀,你告诉我,你不愿意给我,是真的……”

  话说到一半,顾止安猛然打住,有些惊慌的看着慕稀,低低的说道:“对不起,我真是喝多了。”

  “那现在,你可以放开我了吗?”慕稀努力控制着身体想要颤抖的感觉,平静的问道。

  “好……”顾止安声音一片嘶哑,紧贴着她的身体慢慢的移开,两人低头看见他身体明显的变化,脸上不禁都是一阵尴尬……

  “对……不起……”顾止安声音嘶哑的说道。

  “我不怪你,这原本就是我的错。”慕稀尴尬的将目光转了开去,双手用力的撑在梳璃台上,保持着身体的稳定与直立。

  “你……还好?”顾止安看着她发白的指关节,心里一阵懊恼——他怎么能说出那样的话呢,她是真真的怕呀。

  “你的电话在响,出去接吧。”慕稀低低的说道。

  “我去客户那边,晚些回来,你自己先睡。”看着她冷然又戒备的眼神,顾止安只觉得一阵狼狈,转身踉跄着往外走去,在下楼的时候,还差点儿摔了一跤。

  直到听见大门被关上的声音,慕稀才将双手的力度慢慢松了下来,整个人顺着墙壁慢慢滑了下去——男人在这方面,果然是没有太多的耐心的。

  她让他再给自己两个月,可显然——他不想再等了。

  慕稀坐在地上良久,在僵硬的身体慢慢恢复柔软后,才用手撑着地面慢慢站了起来——甚至无法在这间浴室继续呆下去,她逃也似的去了主卧的浴室,将自己扔进浴缸泡了足足有半小时,才回到床上,沉沉睡去。

  *

  “顾先生?”看见顾止安这个时间又重回办公室,预算部经理和都有些吃惊,特别是他眸子里足以冻死人的冷气,让他们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怎么谈到现场签约的?”顾止安沉声问道。

  “郑总说,他们公司那边有人请了企业创始人过来,怕拖久生变,所以想趁着目前董事会还没有反对的浪潮起来,把合同给坐实了。”小声汇报着。

  “预算这边,总价与收益评估如何?”顾止安看着预算经理问道。

  “符合我们收购的收益预期。”预算经理忙将预算文件递给顾止安。

  顾止安仔细的看过之后,对说道:“通知他们,明天早上到公司来签约。”

  “好的。”与预算部长这才暗自吁了口气,都各自出去安排手中余下的工作。

  一直忙到了10点,预算经理将所有文件打印好交给后,小声对她说道:“我先走了,顾先生好象有些不对劲,你走的时候进去看看。”

  “你不陪我啦?”小声问道。

  “大小姐,我儿子非得我回家才能睡觉,可真是不能等了。”预算经理小声说完后,拎着包便急急的离开了。

  留下一个人,在给项言方总经理打了电话后,又将所有文件分类整理好,然后将明天签约的合同、附件,一个字一个字的核对完之后,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深夜11点了。

  下意识的看了看顾止安办公室里面,愣是一点儿动静也没有,她想了想,拿起电话想打给夏千语,却又鬼使神差的又放了下来——在心底深处,她竟似隐隐有着某种期待……

  *

  “顾先生,我要下班了。”捧着一杯热水走进顾止安的办公室,却见他桌上放着一瓶空了的红酒,而他却靠在转椅上,一脸冷漠的看着天花,脸上有一股她从未见过的脆弱与无力。

  “顾…。先生,需要我送您吗?”小心的朝顾止安走过去,身体一点一点的靠近中,只觉得他身上那股浓郁的酒味儿和着男子独有的道,让她每走一步,心便漏跳半拍。

  “你先下班吧,我今天住休息室。”顾止安淡淡的说道。

  “顾先生,你喝多了,我给您倒了热水。”定定的站在他的身边,那么近距离的看着他,温柔的说道。

  “不是说好是蜂蜜的吗……”顾止安突然的一句话,让只觉得莫明,却见顾止安伸手握住她的手腕,一把将她扯进了怀里:“?”

  “顾先生,是我。”心慌意乱的应着。

  “你现在走,还来得及……”顾止安声音嘶哑的说道。

  “我不走……”鼓起勇气,双臂绕上他的脖子,主动吻住了他……

  她用温润唇与灵动的舌,富有技巧的带动着他的感官;在感觉到他浑身紧绷起来后,她一个用力,带着他倒在了扑着长绒地毯的地上;

  接下来,这一场酒后意外,便由他主导了余下来的整个过程……

  *

  “这件事到此为止,要什么条件你明天告诉我,现在穿好衣服,走!”一翻激烈之后,顾止安披上外衣,看着蜷在地上的冷冷的说道。

  “我……”用手撑着地面坐起来,却不禁下身的酸痛,又跌了回去。

  “你……”顾止安闭了闭眼睛,想起刚才的力度,心里越发烦燥起来:“能不能走?”

  “对……对不起,好象……。”伸手扯过衣服将身体盖住,那被揉躏的模样,显然连站起来都困难。

  “那就暂时在这边休息吧。”顾止安只得弯腰将她抱起,然后将她放在了休息室的床上。

  “顾先生……”伸手拉住他。

  “恩?”顾止安有些不耐的看着她。

  “您喝了两种酒,刚才又流了一身汗,这时候出去容易见风生病。”娇娇软软的说道:“您放心,我休息两三个小时就走。”

  顾止安皱了皱眉头,出去将办公室地上被扯烂的衣服拎了进来,扔在休息室的沙发上,然后从柜子里拿出一床被子扔在的身上,安顿好后,他才拿了掀开另一床被子,一语不发的倒头就睡。

  轻咬下唇,微微的笑了,虽然浑身酸痛得历害,却只觉得满心的欢喜……

  *

  在夜的最深处,顾止安只觉得身体一阵燥热,一个用力翻身,身下却是一具柔软的身体,他连想都没想,拉着身下那人,便开始了一场人类最原始的运动……

  在醉意朦胧中,他甚至在想——如果她是慕稀,该多好……。

  不觉间,他的力度更大了,不知是因为脑里想的是她、还是因为第一次的放纵让他欲罢不能——这一折腾,竟又是两个回合,大半夜就过去了……

  *

  临晨撑着被汽车辗过似的身体坐起来,对睁着眼睛的顾止安说道:“顾先生,我先走了。”

  “恩。”顾止安淡淡应了一声——发泄过后的清明与虚脱,都让他有些无法面对这样的场面。

  “顾先生您放心,这是我们两人之间的秘密,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尽量快的穿好不太完整的衣服后,起身站在床边,对顾止安柔声说道:“我喜欢您,也喜欢您像刚才那样对我,所以……”

  似乎有些羞涩,低头在顾止安唇上飞快的吻了一下后,转身快速往外跑去……

  *

  “慕稀,我们之前,还可能有未来吗?”顾止安愣愣的看着天花,眼泪竟在不觉间流了出来——他无法否认,与身体的纠缠让他产生前所未有的感觉,像要上天的那种感觉;而他更无法让这样的自己,站在慕稀的面前……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69 酒后事故》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