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73 恍若隔世

作者:袁雨 书名:蜜婚晚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一节:哭泣的慕稀

  慕稀,你的坚持简直就是个笑话!

  慕稀,你就是天底下最愚蠢的女人——你在废墟里跌跌撞撞身心俱伤,他却在和女人翻云覆雨……

  慕稀,这就是交易婚姻的下场,你……活该……

  慕稀看着黑暗中闪动的红烛,羞恼、愤怒、慌张的情绪,齐齐的涌了上来——一时间,她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

  【顾止安办公室】

  “她说,用这些照片,让你身败名裂、净身出户。”将手机举到顾止安的面前——她也没想到,居然不用自己想办法,他主动提出拍裸照,并发给慕稀,还让自己说些刺激她的话。

  “恩。”顾止安从她手里接过电话,仔细看着慕稀的回话,不禁笑了——慕家四小姐本该有如此的霸气,任何时候,都不会让自己处于下风。

  只是,自己终究还是伤了她吧。

  “顾先生……”看着他突然笑起来的样子,只觉得一阵恐惧。

  顾止安伸手将手机里的照片删掉后,掷手将手机扔在的身上,冷冷说道:“明天不用到公司来上班了。”

  “顾先生,我是真的喜欢您,我没想过要破坏你和慕小姐。”大惊,就在她以为要成功上位的时候,居然听到被开除的消息,心里完全的接受不了:“顾先生,我不求名份、不求金钱,只求您让我呆在您身边好吗?”

  “去读个语言学校,然后去法国,语言过关后,工作我会帮你安排好——若你再回国,刚才转到我手机里的三张照片,便会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顾止安冷冷说道。

  “可是顾……”

  “我的事业根基原本就不在中国,我和慕稀必然会离婚,同时,我是男人。你一直都足够的聪明,明白我的意思?”顾止安起身,拿起车钥匙边往外走边说道:“房间和办公室收拾干净,交接文件发给夏千语,明天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顾先生……”

  “TMD,臭男人,我还以为你和别人不同,都TMD提起裤子不认人。”看着顾止安离开的背影直跺脚。

  不过不可否认的,这个男人并不是占人便宜的那种——他在无法摆脱自己的时候,便决定与慕稀离婚、赶自己出国,却并没有趁机多做几次。

  呵,也是傻得够可以的。

  只是……

  是就这样罢手呢?还是继续缠着他?

  一屁股坐进顾止安的办公椅,看着他放在桌面上的工作照,平时看起来只觉得帅气冷峻,现在再看,却感觉到他眼里冒出的那股寒气,冻得人直发抖。

  那三张照片,应他的要求,不仅拍了两人纠缠的身体,还拍了两人的脸,若这样放出去,他一个男人无所谓,爸爸妈妈非得气死不可,到时候国内一样也是混不下去了。

  “好吧,算你狠!”

  恨恨的自语着,恶作剧的将自己的黑色Bra摆放在他的办公桌上,吐了吐舌头,轻快的往外走去,想想未来有一段日子可以不用为生活打拼,专心学习语言,再去法国大公司工作,这条上升通道,也算是不错了。

  想到这里,原本不岔的情绪,也慢慢平复下来——虽然能做顾太太是最好的结果,不过先抓住可以拿到的,只要他不结婚,也不一定就完全没有机会。

  也不想得罪顾止安,当即打开电脑专心做工作交接清单……

  *

  【顾止安家里】

  大门被人轻轻的推开,慕稀抬起眼睛,看着站在门口的顾止安,眼泪止不住的掉了下来……

  “慕稀……”顾止安看着黑暗里的那片摇曳的烛火、还有烛火边一身红衣却满脸是泪的慕稀,不禁愣愣的站在那里,无法再进一步。

  “顾止安,我知道让你为难了,可是,我真的相信你,我们当初选择彼此的时候,你说的都是真的……”

  “顾止安,你若悔了,为何不直接告诉我?何必、何必用这种方式羞辱我、羞辱这段婚姻……”

  慕稀看着他哽咽的说道。

  “慕稀,对不起,是我……负了你……”顾止安反手关上门,一步一步的走到她的身边,将在办公室打好的离婚协议递给她。

  “是要和她结婚吗?”慕稀用手撑着桌面想要站起来,发麻的双腿却一个虚软,又跌了回去。

  “小心。”顾止安扔下那一张纸,伸手将她扶住。

  慕稀低头看着他扶在自己手臂上的手,眼底不禁一股冷意。

  顾止安顺着她的眼光,看向自己的手,就似碰一火一样的忙缩了回来,低低的说了句:“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我,还是对不起她?”慕稀低声吼着,将整个带着火光的蜡烛掀翻在顾止安的身上。

  “你……”顾止安只觉得一阵狼狈,慌乱的往后退去——还好,烛火甚小,一翻就灭,只是一身的蛋糕与烛蜡,依然狼狈得让人无法直视。

  只是在看着她将整个头缩进膝盖,浑身因哭泣而微微发抖的样子,却连责备也不能,只是心疼着:“不早了,休息吧,明天请个假,把手续办了。”

  “顾止安,你觉得我会不会拖着你?”慕稀低低的问道。

  “不会。”顾止安心痛的答着——他想都没想过,她还会愿意留在自己身边。

  “为什么?”慕稀凄然而笑。

  “因为你不爱我,没有爱,也就没有恨、没有怨、没有不甘,既然如此,何必受这屈辱、何必陪着我耗……”顾止安慢慢的、一字一的说道。

  慕稀低头,沉思半晌,轻轻点头:“这样说来,是我负你。”

  “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负你的,与爱情无关。”顾止安深深吸了口气,看着仅着内衣,哭得满脸泪水的慕稀,只觉得心里一阵针扎似的疼痛,却无力再安慰她。

  “好个与爱情无关。”慕稀点了点头,淡淡说道:“坐下吧,现在还不到12点,还是该祝我生日快乐吧。”

  “何必呢,我知道你现在不想见到我。慕稀,算了吧——去休息,明天去办手续。办完手续,我告诉你夏晚的消息。”顾止安轻声说道。

  “坐下,吃蛋糕。”慕稀起身,从冰箱里拿出为秦婶儿备的蛋糕,又重新拿了蜡烛点上后,对着烛光默默的看了许久,然后也不吹灭,只是一语不发的伸手就去拔。

  “我来。”顾止安忙伸手将整个蛋糕移开,看着她恼声说道:“你心里不痛快就拿我出气好了,不要和自己过不去。”

  “我只是想试试,我是不是真的不怕火了。”慕稀惨然而笑,眼泪不由自主的直往外流:“原来,我是真的不怕火了;原来,我想在生日这天送给你的礼物,是真的可以送出去的。只惜你不要。”

  “我的命运似乎从来就是个死结,我拼命追求的东西,总是在最后一刻,从我手中溜走——顾止安,这一次,我是真的懂了:命运无所谓坚持,不是你的,永远都不会属于你。”慕稀用手撑着桌面,慢慢的站了起来:“我去换衣服,你把蛋糕切好。”

  顾止安这才发觉,她刚才用手去触火,是真的不怕了;她这一身火红的内衣,原来竟是这个意思——这世上还有比这更可笑的事吗?

  他等了一年的爱情、等了一年的女人,在拼尽全力的为这段婚姻努力的时候,他这个说爱她的男人,却因为她的不爱,而失控犯错。

  所以她说得不对,他若再自信些、他若再坚持一些,他与她的未来,一定会不一样……

  *

  慕稀换了简单的仔裤背心下来,顾止安也换了衣服,将客厅的狼藉收拾干净。铺满金黄色向日葵的蛋糕,被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在他和慕稀的面前各放了一块。

  “慕稀,生日快乐。”顾止安哑声说道。

  “这是我和你结婚后的第一个生日,真是,足够惊喜。”慕稀低着头,一勺一勺的吃着蛋糕。

  那么努力的样子,看得顾止安眼圈一阵发红,伸手将她面前的盘子拖到自己的面前,将余下的蛋糕大口吃完后,看着她说道:“我从来不认为什么日子是值得特殊记念的。蛋糕也吃了,休息吧。”

  慕稀点头、起身,转身往楼上走去。

  而顾止安却坐在餐厅里,将余下的蛋糕,一口一口的全部吃完——他的生命里并没有特别值得纪念的日子,他也从不过生日,但他却想记住今天:

  他未来的前妻,曾经为了他,拼尽全力、吃尽苦头,去接受创伤性心理治疗。

  他也到现在才明白,即便没有爱情,只要有心,生活一样可以因努力而精彩——只可惜,他明白得太晚,以至于将未来可能的美好全部错过。

  *

  “我走了,明天9点,我在民政局等你。”慕稀拖着行李箱站在大厅里,看着被一直在吃蛋糕的顾止安,心里微微一痛,却仍然冷声说道。

  “最后一晚,也不留下吗?”顾止安放下手中的勺子,缓缓抬头,定定的看着她,深邃的眸子里带着淡淡的哀求。

  “不了。”慕稀红着眼圈轻轻转头,拖着行李箱慢慢往外走去。

  “天晚了,一个人不安全,我送你。”顾止安低低的叹了口气,起身跟在她的身后。

  “顾止安,你和她不是第一次,对不对?”慕稀突然停下脚步,转身看着他问道。

  “是。”顾止安点头。

  “别送了,不需要。”慕稀木讷的转身,缓缓往外走去。

  “我送你,路上我和你说说夏晚的事情,他并不没有调去美国总部。”顾止安低低叹了口气,快步走到她身前,将她拦住——深夜12点,他怎么能放心这样的她,一个人开车回家。

  “我们的事情,不要把夏晚扯进来。让开。”慕稀沉声喝,只是站在门口,即不伸手拉他、也不后退。

  “你……”顾止安紧紧闭上眼睛,半晌之后,才慢慢睁开,侧身让出一条路来:“走吧。”

  慕稀冷着脸,拖着行李一步一步往外走去,步履缓慢而沉重……

  顾止安倒底是不放心,仍开着车跟在了她的后面,一直看到她上楼、一直看着她房间的灯亮了,这才开车回家——收拾好客厅、收拾好离婚协议,洗完澡后,去到三楼慕稀的房间,拿了被子,睡在自己惯常睡的那一边。

  就像,很久以前,他们刚刚搬到一间卧室一样——慕稀,若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必不负你……

  说完,眼泪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

  当慕稀洗完澡回到床上时,只觉得浑身虚脱似的难受——一段婚姻、一场坚持,竟然是这种结局。

  她甚至连顾止安说的‘夏晚没有调去美国总部’的信息也没听进耳里,只是难受着——难受着她一败涂地的人生……

  第二节:离婚

  向来不太守时的慕稀,第二天早到了,去的时候民政局还没有开门;向来掐着秒钟算时间的顾止安,第二天迟到了,慕稀一直等到9:30他才来。

  当他看到脸色发红、虚软的坐在等候区的慕稀时,心里不由得一惊,连忙快步走了过去:“慕稀,怎么回事?”

  “你终于来了,你就不怕我跑了,不和你离了。”慕稀低头,将身份证从包里拿出来递纷给他:“我有些不舒服,手续就拜托你了。”

  顾止安接过她的身份证,当手触及她的指尖时,那滚烫的温度吓得他不禁低吼起来:“怎么回事,这么高的温度。”

  “所以你快些办,办完我还要去医院呢。”慕稀虚弱的说道。

  “好。”顾止安沉眸看了她一起,捏着她的身份证,过去向工作人员要了杯开水递给她后,便去离婚窗口询问流程和表格。

  “离婚离由?”工作人员接过表格,例行的问道。

  “我出轨。”顾止安冷着脸答道。

  “你……”对于他这么直白的回答,工作人员吓了一跳,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后,低头迅速在表格上盖上章,然后甩出两个红本:“和结婚证一样,一人一本。”

  “谢谢。”顾止安拿过两个红本,轻扯嘴角,苦笑一下,快速走到慕稀的身边,将离婚证交给她后,低低的说道:“我送你去医院。”

  “这样好吗?你现在只是前夫呢。”慕稀轻笑一声,接过离婚证放进包里,伸手扶着椅子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顾止安也不理会她的倔强,伸手将她抱起,快速的往外跑去——天知道,她这个样子自己是怎么开车来的。

  这个女人,从来都是这样,要做的事情,无论如何也要坚持做完——就如坚持结婚、坚持治疗、坚持离婚……

  *

  “看起来挺爱太太的,怎么就出轨了呢。”

  “是啊,房子车子存款合给太太了呢,主动净身出户的男人可不多。”

  “可能财产转移了吧。”

  “不可能,你看这有几千万呢,难道他还能有几个亿?”

  “也是,可能只是一时糊涂吧,这女的也是,哪儿有男人不犯错的,这离了,也不见得能找到更好的。”

  “带着这么多钱,好找。”

  “那人家也是看中她的钱,不是她的人,反正这女的脑袋进水。”

  “也不能这样说,几个女人能受得了男人出轨的。”

  “反正只要她正宫的地位稳稳的,由他去。”

  “一个人一个想法,我是挺理解她的,多恶心呀,都睡不下去了……”

  *

  顾止安与慕稀刚走,离婚登记处的工作人员,便七嘴八舌的八开了,竟还有觉得慕稀不对的……

  *

  顾止安将慕稀送到医院后,通知了秦婶儿过来照顾她,并告诉秦婶儿,他和慕稀已经离婚,他现在回家去收拾自己的行李后,就不会再回去了;给慕稀的东西和离婚协议书的文本,都会放在慕稀卧室的床头柜里。

  “她心情不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去,您先帮她收着。”顾止安低低的说道。

  “这、这、顾先生,昨天不是还好好儿的,小稀还开心的准备生日礼物呢?那蛋糕是小稀学了一星期自己做的,还说有惊喜要给顾先生,让我早早的就走了,现在这是……”秦婶一急一愣,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起来。

  “我们之间发生了些问题,你先按我说的去做,后面慕稀会告诉你。拜托您了。”顾止安给秦婶儿深深的鞠了个躬后,转身大步往外走去。

  八月的阳光,还带着夏日猛烈的余温,顾止安却觉得,天空没有一刻有如此灰暗,让他几乎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第三节:恍若隔世

  平时不觉得,到要离开的时候却发现,这家里到处都是慕稀的影子、到处都有她的气息——

  卧室里,她说:再给我一点时间,可不可以;

  工作间,她说:顾止安,出去走走吧,我真是给累坏了;

  厨房里,她说:我可以学做饭,我的天份还不错;

  拖着行李箱站在大门口,8月的时节,花园里的花儿开过又谢了,新的一波又已经开了,被风吹动的秋千下,似乎又看到她笑语盈盈的看着他,对他说:顾止安,我好像看到,我想要的生活的样子;

  似乎又看到,她轻轻的惦起脚尖,回应着他温柔的吻。

  曾经那么多的记忆、那么多的美好,却被他全部给弄丢了……

  顾止安低低叹了口气,似乎又想起什么似的,放下行李箱,匆匆跑到书房里,将慕稀的放在工作台上的相框收了起来——这段婚姻,除了一张离婚证,至少还该有些别的记忆吧。

  顾止安低头看着照片上,明黄色的衣服衬着她轻俏的笑脸,手拿软尺的专业模样,让人舍不得移开眼去。

  “慕稀,你笑起来真漂亮,可惜,我看到的你,笑得太少了——唯愿从今以后,夏晚能让你如从前般灿烂明亮。”

  顾止安将相框小心的放进行李箱里,反手锁上门后,便快速离去——这间与慕稀共同住了近一年的家,就此一别,便成永远……

  *

  【顾止安办公室】

  早上夏千语一到公司,便收到了的工作交接报告,以及离职申请,并注明个人特殊原因,由顾止安特批离职,不到公司进行工作交接。

  “特批离职?”夏千语不禁皱起了眉头,略略看过她的交接文件后,大致完整,当下急急的去到顾止安办公室——之前顾止安办公室是由早上来整理,并煮好咖啡等他过来。

  现在不在,她必须在顾止安来之前,将他办公室给收拾利落了。

  “这个……”当夏千语看他紫檀木的办公桌上,那个摆放整齐的黑色Bra时,脸不由得刷的就红了。

  当下急急回头,生怕有人看见。

  见没有人过来,才想自己实在是太紧张,顾止安的办公室,除了她和可以在他不在的时候进来外,其它人是不敢随便过来的。

  所以,这个Bra应该是的,并且与她突然的辞职有关。

  “难道……”夏千语的脑袋飞快的转动着,很快便将事情猜了个七七八八:“当真是大胆,竟敢勾引顾先生。”

  夏千语迅速将那个Bra拿起扔进垃圾桶后,连垃圾袋一起清理了出去。随后将顾止安的办公室整理干净。

  已经是9点的时间,顾止安还没来。

  难道…。竟被得逞了?然后被慕家四小姐知道了?

  夏千语微微皱了皱眉头,拿起手机给顾止安发了信息过去:“顾先生,收到的辞职报告与交接才料,正在整理中。”

  “通知人力资源部,重新招聘秘书,男性。”顾止安的信息很快回过来。

  “收到。”

  夏千语看到‘男性’这两个字,便知道自己所有的猜测全部坐实了——,当真是下贱!

  夏千语不禁恼怒,却也为顾止安难过。以她对慕稀的了解,知道慕稀定然不会接受这样的事情。

  当天,顾止安一整天都没有来公司,甚至连一个电话也没打过来,这是以前都不敢想象的事情。

  “顾先生,希望你好好儿挺过这一关吧。”

  夏千语叹了口气,回到办公室后,便迅速给人力资源部发了的离职说明与新的用人报告。

  *

  【医院】

  慕稀在医院病了有整整一周的时间,给慕青打电话,只说去南方出差,却只字不提离婚、也不说生病的事情。

  “小稀呀,离婚可是大事,要和哥哥们说呢。”秦婶儿叹息着看着安静得过份的她。

  “现在我没力气和他们解释,等我的病好了再告诉他们。”慕稀小声说道。

  “好吧,你总是有道理,我拗不过你。”秦婶儿无奈的看着她,将从家里取来的东西递给她:“这是顾先生让我取来给你的,他说让我先收着,可这么一大笔钱,我看着觉得心慌。”

  慕稀伸手接过,翻开来一一看了后,轻声说道:“我知道了,我会处理的。”

  “小稀,你能告诉秦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他嫌你……”秦婶儿有些担心的看了慕稀一眼,小心的问道。

  “性格不合,他太木讷了,我不喜欢。”慕稀淡淡的说道。

  “哦,好,也是,他姐姐也不好相处,离就离了吧。”秦婶儿点头,知道她没说实话,却也没有再问——若是性格不合要离婚,何至于生日当天那样用心的准备。

  唉,这个四小姐,总是这样,做什么事情都不问别人的意见,女孩子这个性,可真不好,到头来吃亏的还不是自己。

  秦婶儿唉声叹气许久,直到慕稀自己办完了出院手续、收拾好行李,才急急的跟上她:“我的好小姐,怎么就办完了呢。”

  “好了,秦姨,以后又是我们两个了,你可别嫌我麻烦喽。”慕稀伸手搂着秦婶儿的肩膀,语气轻松调皮,眼底却是一片沉暗。

  “丫头胡说什么呢,秦姨还要帮你带孩子呢。”秦婶瞪了她一眼,只是心疼着,牵着她的手慢慢往医院外面走去——就如小时候牵着她一样,曾经也是那样的孤单,那么大一家子,却只有她这个下人陪着她。

  *

  【慕稀家里】

  回到家里,慕稀与秦婶对视一眼,心里都觉颇多感慨——离开许久,再回来时,竟已是失婚身份。

  世事变化,总是让人有意想不到的结局。

  在医院躺了一星期后,她其实也理解了顾止安,也心疼顾止安——一个正常的壮年男子,天天睡在老婆的身边,却是只能看不能碰,该有多压抑多难受,想来她并不能完全领会,却多少有几分明白。

  而那三张照片,无论角度还是相素,都清晰得如同摆拍,可见的挑衅是他本人的授意——在做出这样的决定时,他应该也会难过吧。

  曾经那样一个骄傲的男人,被一段名不副实的婚姻弄得如此狼狈,想来,该是她对不起他的。

  而到最后,他仍在为她着想——将所有的错误都揽在自己身上,让她顺利从这段辛苦的婚姻里走开;将所有的资产都留给她,让她知道他一直是在乎她的、让她知道,在这段婚姻里,她并非一个唱独角戏的傻瓜。

  所以,在这段婚姻里,没有谁对不起谁,只是他们在错误的时间,遇到了错误的彼此,成就了一桩婚姻,却无法成就一段现世安稳的生活。

  *

  “秦姨,我去书房了。”慕稀轻声说道。

  “才出院呢,先回房间休息吧。”秦婶儿皱眉说道。

  “知道了,要去处理一点事情,很快的。”慕稀微微笑了笑,拖着行李往里走去。

  秦婶儿只是摇头叹气,却又拿她没有办法。

  *

  慕稀上网后,打开网上银行,找到顾止安曾给过她的一张银行卡,将他留给她的几千万资产全部打了回去。

  婚后住的别墅,她也在网上委托了中介公司,挂了出售。

  在这段婚姻里,他付出太多,不应该是这种结局;虽然知道他有能力赚更多的钱,但她更知道,身家几千万的男人与净身出户的男人,以后的境遇自然会完全不同。

  “顾止安,我们的婚姻由金钱开始,就不要以金钱结束吧。这段婚姻我负你的更多。”

  慕稀给顾止安发了信息后,起身走到窗边,看着窗外暖暖的夕阳,有种南柯一梦的感觉。

  “小稀呀,工作完了没有?去休息一下。”秦婶儿在门外喊着。

  “好了,这就去。”慕稀转身应了一声,出门给了秦婶儿一个大大的拥抱——还是家人好,无论什么时候,都陪在自己身边。

  “没事了没事了,现在离婚的女人多了去,小心不伤心啊。”秦婶儿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慈详的安慰着。

  “秦姨,你一定要一直陪着我,无论在什么时候。”慕稀眼圈红红的说道。

  “知道知道,说好了要给你带孩子呢。到时候你可别嫌我人老不利落。”秦婶儿的眼圈不由得也红了。

  “好。”慕稀努力的笑笑,松开抱着秦婶儿的手,转身回到卧室里,拉起被子,将自己整个儿埋了进去——还有太阳的味道,一定是秦婶儿回来晒过的。

  *

  【半个月后】

  慕稀离婚的消息,依然只有包括秦婶儿在内的三个人知道。

  她婚后的作息时间原本也没有改变,所以每天上班下班,偶尔出差、偶尔加班熬夜,也没人怀疑她的生活有什么变化。

  挂在网上的房子,也很快就卖出去了,买家非常爽快,连价都没谈,直接委托中介办了手续。

  卖房子的钱,慕稀同样打给了寄回给顾止安的那张卡。

  “到现在为止,这段婚姻,算是真正结束吧。”慕稀从绘图中抬起头来,看着办公室里那一排排的样衣,恍若回到当初——顾止安第一次来她办公室的时候,一个大男人,看着这满屋的内衣,竟然连耳朵都红了。

  后来被她戏弄,又被娃娃调侃。那时候的顾止安,高高在上,却又羞涩可爱。

  一切好似就在昨天,一切,却又似流年划过指尖——他们之间,再也回不到从前……

  *

  回到别墅的顾止安同样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我知道你的骄傲,绝不肯接受我半点东西,那就这样吧,我们的这段婚姻虽然无果,于我来说,却仍是一个曾经发生过的、美丽的梦。”

  顾止安站在花园的秋千旁,顾止安伸手推着空荡荡的秋千,看着阳光深处的树影婆娑温润的笑了。

  (会再修一遍,若订,请稍晚再看)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蜜婚晚爱》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蜜婚晚爱Chapter173 恍若隔世》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蜜婚晚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蜜婚晚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